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暗藏的殺機   
  
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暗藏的殺機

"我不是蒙古人."聽到我指認她是蒙古人,對方立刻用中文叫喊了起來,不過這一聲辯解非但沒有撇清她和蒙古人的關系,反到證實了我的猜測.

"不用狡辯了."我看著她道:"你剛剛雖然用的是中文,但中國人的口音你可學不來,一聽就知道你不是中國人了.另外,如果你真不是蒙古人,你反駁個什麼勁?反正你又不是蒙古人,讓他們變成替罪羊不是更好?那麼你這麼急著辯解唯一的原因就是你就是蒙古人,不想讓我們知道你們的身份."

"卡桑,別裝了,他們這些人圓滑的很,我們已經暴露了!"之前那個肌肉刺客出聲對女法師說道.他連翻譯機都沒啟動,直接就是用的蒙語在交談.

"肯承認就好."冰封女妖看著那些人道:"說,你們來這邊到底想干什麼?"

那名強壯的戰士說道:"你們俄羅斯人和中國人把我們夾在中間,不斷的壓迫我們的生存空間,我們反抗一下不是很正常嗎?"

"既然你這麼說……!"我看著那名戰士笑著說到這里便停了一下,然後才接著說道:"那我們就不用再扮什麼仁義了.搞定他們,下一個就是你們."我說話的時候是指著冰封女妖的,不過冰封女妖只是瞪了我一眼卻沒再說什麼.我說完又對那四個人道:"好了,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你們的身份了,那你們就沒用了.是你們干脆點自己解決還是讓我們送你們上路?"

"哼,想留下我們,你們別妄想了."那名法師突然抬手向天空中扔出了一枚紅色的好象台球一樣的東西,不過那玩意只是往上飛了不到三米高就突然轟的一聲爆成了一大團的紅色煙霧.不過等紅霧散開之後,在場的四人卻一個也沒少,全都站在那里,只是人數不但沒少反而還多了幾個.

在場的四名蒙古玩家每人脖子上都架著一柄劍,持劍的分別是國王,玲玲,小龍女以及米拉,四人現在都是一臉通紅,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

"白癡也要有個限度啊!"看著四人我故意諷刺道:"在場的可都是中俄雙方的頂尖人物,就算你們四個代表著蒙古的高端武力,對于我們這些代表中國和俄羅斯高端武力的存在也該保持起碼的謙遜吧?即使是槍神那家伙也不敢在我面前說狠話,你們幾個名字都沒聽過的小角色居然敢跟我放狠話,你說你們不是白癡是什麼?"

"哼,既然被抓了,要殺要刮隨你遍,不用再侮辱我們了."女法師生氣的說道.

"侮辱?不不不,這不是侮辱.我只是在陳述事實而已."

"哼!"大概是知道辯不過我,那女法師終于在冷哼了一聲之後不再出聲了.不過說起來還真是好笑,他們幾個跑來挑撥我們和俄羅斯人之間死戰,這個戰略本來是沒錯的,只是他們的行為卻異常的搞笑.首先他們引爆炸藥刺激我們的行為完全就是多此一舉.俄羅斯入侵軍團現在整個都在我們的國土上,就算他們什麼都不做,我們難道還能看著俄羅斯軍隊停在我們的國土上不聞不問嗎?他們這樣搞爆破除了把自己搭進去我實在看不到什麼好處.另外,他們在被制住之後的反應也很搞笑.現在是俄羅斯人在入侵我們,他們做為第三方國家派出的特別行動小組,本身就沒有任何立場可言.可是他們在被抓住了之後卻表現的跟烈士一樣,居然還擺出一幅受了委屈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我們入侵他們國家抓到他們這些衛國戰爭的烈士呢.

好笑的搖了搖頭,對于這種不可理喻的腦殘我實在無話可說,直接朝國王他們揮了揮手,四道血泉飛起,四只頭顱分別滾落地面.

"好了,搗亂的已經解決了,我看我也該走了."

"怎麼?你把我們這里搞的一團糟就打算走嗎?"冰封女妖一臉誰欠了她幾百萬的表情瞪著我說道.

"難道你還能攔住我不成?"我瞟了眼地上的那四具尸體道:"可別搞錯了,我可不是地上那四個家伙一個級別的.不客氣的說,你們對我就和他們對你們一樣,根本毫無威脅可言.你們要是明白的話就讓我離開,然後我們大家戰場上見真章.不然我們就在這里再打一場,反正你們就算一起上頂多也就是給我制造點麻煩,你們不怕死我就奉陪到底."

冰封女妖聽了我的話之後臉色黑的跟鍋底有一拼.她之所以這麼生氣不是因為我說了什麼錯話,正相反,她生氣就是因為知道我說的都是實話.以前她一直以為可以和我正面抗衡,但現在的事實卻證明不但她做不到,即使集合了全俄羅斯的高手也一樣做不到.我的個人戰斗力實在是超越他們太多太多了,這讓冰封女妖覺得相當的絕望.盡管國家戰爭不是單靠一個人就能支撐的起來的,但一個無堅不摧的超級高手在戰場上的作用實在是太誇張了.想象一下,只要有我存在,和我們作戰的國家根本就沒辦法保證任何一個地方的安全,我可以在戰場上任意突破到任何一個我想去的地方,不管那里是後勤車隊還是指揮中心都一樣,反正沒什麼能擋的住我的.

有我這樣的高手存在不僅是對戰局的巨大影響,同時也是對整個俄羅斯入侵軍團士氣的巨大打擊.可是,即使知道我這樣的存在對他們接下來的戰斗影響有多大,可冰封女妖依然無法下令攔截我.不阻擋我就會讓我重新回到本陣,之後的戰爭中我依然可以肆無忌憚的破壞他們的戰陣,可要是攔截我的話他們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但損失卻是一定的,而且絕對低不了.

因為難以抉擇,冰封女妖最終也沒能說出一句話,而我自然是不可能站在那里等她慢慢想清楚的,所以看她半天不動我便直接轉身走了出去.周圍的俄羅斯高手們和那幾個日本鬼神看著我離開卻不知道是否該出手攔截,如果是一般人攔下也就攔下來了,可問題是他們誰也沒把握說能干的過我,因此他們都不想擔這個首先出手的責任.至于日本的那些鬼神,他們就更不會插手了.反正現在是俄羅斯人和我們打仗,他們不過是來支援俄羅斯人的,論到利益關系怎麼也輪不到他們出頭啊.

這邊的高手沒人出手,周圍的低級俄羅斯玩家和NPC就更不敢動了,最後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大搖大擺的走到了防護罩出口.那些負責守大門的人看到我靠近全都緊張的要死,一個個全都擺出了防禦姿態並隨著我的接近而不斷的往後退,直到我完全穿過防護罩他們才敢重新回到門邊.

之前我來偵察俄羅斯人的情況是和軍神打過招呼的.雖說本行會的人對我的實力都很放心,不過放心是一回事,做好萬全的准備卻是另外一回事,因此即使知道我不會有事紅月他們卻還是派出了幾組高手分別蹲守在俄羅斯人的各個防護罩出口處等著接應我安全離開.不過,那些負責接應的人沒有等到我被一大群俄羅斯人追殺出來,也沒看到我巧無聲息的從防護罩內溜出來.大出他們意料,我竟然就跟游行示威一樣帶著一大幫魔寵從防護罩出口處慢條斯理的晃了出來,而後面的那些俄羅斯人居然看起來比我還緊張.

本來不知道我的情況那些負責接應的人還不敢暴露行蹤,現在看到我這麼高調的從俄羅斯人的軍營里走出來,這些接應的人再也蹲不住了,一個個直接從藏身處跑出來直接沖到了我身邊.

"會長你也太牛了吧?怎麼就這麼直接走出來啦?"

我笑著開玩笑道:"被發現了唄.反正再藏也藏不住了,我就干脆去問冰封女妖要不要追殺我,然後她考慮了半天啥都沒說,我覺得老這麼等著有點傻,所以就直接出來啦."

"這樣也行?"一名年輕的完家驚訝的感歎道.

旁邊的人笑道:"你要是像會長這麼厲害你也可以在俄羅斯人的軍營里繞一圈再走出來,保證沒人敢攔你,反正攔也攔不住.不攔還沒事,真攔的話不但要死人,還會打壞很多東西,傻瓜才去攔呢."

"說的也是啊!會長的實力太強了!那幫長毛根本攔不住嗎."

我一邊收回跟隨我的魔寵一邊問道:"你們在這邊是接應我的嗎?"

旁邊一名玩家拿出個本子道:"是的,不過還要順便記錄俄羅斯人的進出情況."

"有什麼發現嗎?"

"有."之前那名問我這樣也行的玩家回答道:"軍神統計了我們在幾個門口蹲守的情況,結果發現俄羅斯人好象在往外運兵."

"往外運兵?"我沒聽明白他的意思.

那名玩家直接把本子遞給我看,然後在我翻本子上的記錄時解說道:"前面那豎排是離開防護罩的人數,兵種和時間,後面那排是他們回來時的人數,兵種和時間."

"怎麼回來的部隊數量比出去的少那麼多?"記錄上的信息很明確,一眼望過去立刻就能發現不對之處.

那名玩家回答道:"我們也不知道那些部隊哪去了,反正軍神說不是被我們干掉的.所以我們猜測俄羅斯人在秘密的往什麼地方藏兵."

"好一招偷梁換柱.俄羅斯人這是想開分戰場啊!"我想了想問道:"數據軍神那邊有備份嗎?"

"有的,我們每半小時彙報一次."

我點點頭道:"那你們繼續觀察,我先回去,你們就不用跟著我了."

"是."

離開那幾名會員之後我直接騎飛鳥返回了軍陣,然後直接把紅月和玫瑰她們都找了回來.看到我出現紅月立刻問道:"偵察結果如何?"

"挺複雜的."

"複雜?"

我點點頭,然後將在防護罩內看到的鬼神族和那個魔法陣以及蒙古人的事情都說了一遍.聽完我說的這些事情後玫瑰才恍然大悟的道:"這該死的皇天後土碑,每次都只顯示個大概提示,說了跟沒說完全一樣嗎!要不是你這次發現了問題所在我們搞不好還被蒙在鼓里呢!"

"怎麼還有皇天後土碑的事啊?"

"那個皇天後土碑不是可以提前顯示對我們的將來至關重要的信息嗎?"

我點頭道:"沒錯啊!之前就是靠皇天後土碑的提示我們不是破獲了好幾次日本人對我們的小動作嗎?"

玫瑰道:"這次也一樣.實際上昨天早上皇天後土碑上就顯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畫面,其中顯示的是一幫子巨型的日本神族和幾個正常體型的日本神族一起坐船在海上航行.當時我們行會的情報分析師都被那段畫面給搞糊塗了,完全不知道皇天後土碑到底在提示什麼.不過現在一切都清楚了,看來皇天後土碑當時就是在告訴我們日本鬼神族在秘密支援俄羅斯人."

"現在知道也不算晚啊."我說道:"至少皇天後土碑顯示的東西能幫我們提前分析出一些看似沒有關聯的情報.不過這次我想說的不是我偵察到的那些東西,而是你們派去接應我的那幾組會員記錄的信息.從記錄上看俄羅斯人一直在偷偷的從軍營里往外派兵,你們知道那些出去的人都上哪去了嗎?"

玫瑰搖了搖頭道:"雖然這片區域是我們中國領土,但俄羅斯人畢竟是從那邊打過來的,再說附近的本國勢力都被我們集中到了這邊參加阻擊行動了.俄羅斯人派出的小隊每次都混在運輸隊中,一次少幾個到十幾個人根本看不出多少變化,要不是那些接應你的會員發回的信息我們都還不知道俄羅斯人在偷偷藏人呢!"

我皺著眉頭說道:"游戲里和現實中不同,部隊的戰斗力不能完全靠人數來衡量.俄羅斯人目前隱藏在外面的人數雖然不少,但相對一場戰爭需要的人數來說這些其實只是很少的一點人.如果俄羅斯人費這麼大勁只為了在外面隱藏一支無關緊要的部隊,這怎麼也說不過去.所以我估計失蹤的肯定都是高手,俄羅斯人應該是藏了一支精銳部隊.按照一般規律,這支部隊應該有著遠超平均水平的戰斗力,而且機動和隱蔽能力應該都不低."

"如果是這樣我們不是更難找到他們了嗎?"紅月問道.

"不,之前不知道確實不好找,既然我們現在知道了,真找起來應該還是挺快的."玫瑰道:"不管怎麼說這里畢竟是我們中國人的土地,主場優勢可不是說著玩的.俄羅斯人要是只派出個把人往山溝里一貓我確實不敢說一定能找到他們,可這畢竟是一支上千人的隊伍.就算分散在多個區域,每支小隊至少也得有幾十人,絕不可能一點線索也找不到的."

我想了想便按著通訊器道:"軍神.把我們行會的搜索隊派出去,看看俄羅斯人都去過哪些地方,讓他們順著俄羅斯人經過的區域找,一定要把那些隱藏起來的部隊給我翻出來.不要小看這幾千人,仗打到關鍵時刻如果有支幾千人的強力戰隊突然插入戰場是可以改變戰局的!"

"明白,我馬上安排."

交代完軍神調查那邊的情況後我又道:"好了,搜索交給軍神負責,我們這邊的戰略安排怎麼樣了?"

紅月連忙報告道:"基本上都完成了,現在要做的就是等俄羅斯人主動掉頭回來攻擊我們的防線了.不過,好象有點小問題需要你親自處理一下."

"小問題?"

"其實也不算什麼問題."玫瑰把話題接過去說道:"參加聯軍的兩個小行會在防務問題上出了掉小矛盾,其中一個小行會的人不同我們的勸阻直接退出了聯盟.你不在,我們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處理這兩個小行會."

紅月補充道:"其實那個留下的小行會有錯在先,本來這事應該他們負責來著.不過問題就在于另外一個行會沒有聽我們的直接就退盟了.如果不懲罰他們,將來我們的聯盟就無法穩固,大家都會以他們為榜樣,一有事就拿退盟出來說事.可要是懲罰他們,本來錯不在他們,好象從情感上又說不通.畢竟人家是受害者啊!"

了解完情況後我到是沒有猶豫.不管是誰的錯,從聯盟的角度來說,退盟的行會必定是要接受懲罰的.不管他們有一萬種理由,只要他們退盟了,那就是在破壞聯盟穩定,而這種時候聯盟就等于國家,反聯盟就相當于反國家.哪怕他們是竇娥我也非得拿他們開刀不可.我現在擔心的就是拿他們開刀之後會損害我們行會的形象,畢竟這事合法了就沒法合理.

"那這樣,你們先去調整防線,把參加糾紛的兩個行會造成的缺口先堵上再說.留下的那個行會也不要再用,把他們先撤下來.具體怎麼處理,等我去實地了解下情況再說."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被遺忘的國家    下篇:第十八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 女人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