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傳說中的七雄塚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傳說中的七雄塚

"我說,我說,快把那東西拿開."被我踩著的骷髏拼命的喊叫著.

我並沒有將手指移開,只是將手指停在了他的面前道:"要麼現在說,要麼馬上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痛不欲生.你自己決定吧."

"我說我說,我們真的是修建七雄塚的勞工,不過我倆不是一般人工,我們是這里的工頭,專門負責監督其他勞工的工作.至于騙你說入口在外面,那是因為我們想自己得到七雄塚里的寶藏.我啊……"

那家伙的話還沒說完便已經將手指猛的按在了他的額頭之上,跟著那家伙就仿佛觸電了一般劇烈的抖動了起來,那力量強的我整個人都站了上去都差點沒壓住他.要一個骷髏爆發出如此之大的力量必須燃燒靈魂才能做到,畢竟骷髏是沒有肌肉的,他們的力量就是靈魂之力,而想要爆發超出正常值的力量就必須超量燃燒靈魂才能做到.不過這家伙可不是為了把我掀下來才燃燒靈魂的,他實際上根本就沒打算燃燒自己的靈魂.剛才的情況其實是因為我用精神燃燒接觸了他的靈魂之火造成的副作用.他不是主動燃燒靈魂,而是被動的在被我燃燒靈魂,而爆發出來的能量卻反過來增加了他的力量.當然,這種力量是不可能持久的,畢竟靈魂這東西可不是單純用來燒的.

連續按了幾秒之後發現那家伙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我才松開了手指,而對方的靈魂之火則已經變成了一團好象煙霧一樣的東西在那個骷髏的腦袋中翻滾融合著,過了近一分鍾那團混沌的煙霧才重新聚合在一起並轟的一聲再次燃起了靈魂之火.

"現在想說實話了嗎?"我帶著一種不容質疑的口氣詢問道.

"我……我剛剛說的就是實話,我真的啊……"

這次我干脆直接把手指從那家伙的眼眶中按了進去,然後那家伙就瞬間爆發起了比剛才更嚴重的掙紮,竟然一下子把我從他身上給掀了下來.因為我的脫離靈魂燃燒失去了支撐立刻就停止了,不過我立刻就叫出了一大幫子死神守衛將那家伙再次按倒在地,然後在他的靈魂之火重新聚攏之前又把靈魂燃燒按了上去.

"啊……"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倒黴,那家伙居然在我接觸他的最後一瞬間恢複了靈魂之火,不過他的靈魂之火才剛點燃就立刻被我的靈魂燃燒給再次戳滅了.

之前給了他一次機會他居然不好好珍惜,這次我干脆一口氣按到了他的靈魂再燒就完全無法聚攏的地步才放開了手指.不過,因為剛剛燒的太厲害了,等他的靈魂重新聚攏至少需要十幾分鍾的時間,所以我干脆走到了另外一個骷髏的身邊.死神守衛們聰明的先一步跑過去如狼似虎的將對方按倒在地,然後我才舉著那根燃燒著滅靈之火的手指問道:"你的同伴已經被我燒的快要靈魂崩潰了,那麼你是不是也打算和他一樣試試靈魂被一點點燒掉的痛苦呢?可能你不知道那是一種怎樣的痛苦.我可以告訴你,那是你之前想都想不到的痛苦,因為人在受到過度打擊後是會昏迷的,可是靈魂卻不會昏迷,即使被燒成混沌狀態你依然會感到痛,而且是那種痛入心扉的劇烈折磨.以前我用這方法搞瘋過三個天使外加倆惡魔,以你的靈魂強度我覺得你的抵抗力至多能堅持一個小時.那麼你是打算接受這一小時比死還要痛苦的折磨還是直接告訴我我想知道的東西呢?"

那個骷髏眼中的靈魂之火劇烈的跳動了很長時間,期間各種顏色都在那靈魂之火上交替閃爍了多次,最後那團靈魂之火終于徹底變成了純白色,然後那骷髏才開口說道:"我就是建議修建七雄塚的那名護國法師,你剛剛折磨的是負責修建七雄塚的秦國大將武遁."

"那麼之前的那枚風珠?"

"風珠根本不是鑰匙,只是一件用來制造風洞陷阱的道具,我們只是希望你因為去取那風珠而被吹進上面的靈魂粉碎陣中,可惜你實力太強沒能成功."

"那麼剛才你們為什麼要跑?"

"我們想趁你找入口的時候躲進真正的七雄塚中."

"真正的七雄塚?那東西在這里?"我終于聽到了最想知道的東西.

"沒錯."突然的一聲回答並不是來自地上的亡靈,而是我側後方的洞口.以現在這個時間,能從那邊過來的除了俄羅斯人的第一梯隊之外根本不做他想.

"到的挺早啊?"

"沒有你早."帶隊的法師看著我說道:"我們為了這個計劃布置了那麼久,甚至不惜動用全國的大部隊來配合我們演戲吸引你們的注意力,可沒想到最後還是功虧一簣,紫日就是紫日,果然名不虛傳."

"我名不虛傳的東西你還沒見過呢.現在名不虛傳的應該是我們行會的情報收集能力,靠我一個人可發現不了你們的行動.不過話說回來,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們國家的任務的呢?貌似這種和國家曆史進程有關的任務是不會向外籍人員發布的才對啊?莫非……?"

"能想到你就自己猜,我反正是不會告訴你的."對方識破了我詐他的意圖,狡猾的直接把我的意圖給說了出來.

"其實現在知不知道已經沒什麼意義了."我示意死神守衛先放開那個骷髏,然後順手扔了把水晶粉到他眼眶里,他的靈魂之火瞬間便燃起了熊熊火焰,多余的部分甚至從眼眶里噴了出來.不過隨著那陣火,他摔斷的胳膊到是很快就長了出來,而且身上的骨骼竟然也有逐漸向金屬質地變化的趨勢,不過很可惜,顏色只是略微變了一點就停止了,顯然那點水晶粉還不足以讓他從灰骷髏進化到金屬骷髏."先帶上他走."我對那骷髏小聲說了一句便指揮死神守衛扛著還沒恢複過來的那只骷髏一起爬上了洞壁.

看到那倆骷髏和我的死神守衛往牆上爬,那法師那邊的人立刻緊張的想要上前,不過我卻往中間移了一步將他們全部擋了下來."喂喂喂,人家好歹是戰力榜第一,給點面子好吧?不要拿我當空氣哦,不然可是要吃虧的."

就在我說話的工夫那個國師骷髏已經爬到了洞頂.因為有了我補充的水晶粉,他的身體素質明顯比之前強了很多.一把拽開洞頂的一塊岩石,立刻在洞壁上露出了一個可容一個人勉強鑽過去的洞.那骷髏迅速的從洞口鑽了進去,然後我的死神守衛也跟著他紛紛爬了進去.

看到那骷髏和死神守衛消失在牆壁上,下面的俄羅斯人立刻就急了,但是他們剛想動我就突然向側面再次邁了一步將其擋了下來,對方立刻膽怯的又退了回去.群毆的話這幫人到是不怕我,可是單挑就不一樣了,只要沒完全傻掉,戰力榜前十之外的人沒幾個會認為自己能和我單挑的.

"想過去嗎?"我向剛才打算往前沖的那個家伙勾了勾手指."打敗我就可以了.來吧,年輕人不要怕失敗,要勇于挑戰嗎.來吧,打敗我你就可以過去了.被嚇住了可就永遠沒有戰勝我的那一天了."

剛才打算往前沖的那家伙本來在隊伍里就是比較年輕的,十七八歲的年輕人正是沖勁十足的時候,現在被我一激便再也忍不住了.他突然大叫一聲便揮舞著武器沖了上來,站他身邊的庫可伸手一把沒拉住他,下一秒就是一道紅光閃過,那家伙瞬間便被炸成了一堆漫天飛舞的血沫噴了追出來的庫克一頭一臉.

"哈哈哈哈,年輕真好啊,隨便說兩句他還真信了."

"你這個惡魔!"庫克忍不住叫喊道.

我冷笑著看著庫克道:"不,我不是惡魔.我是魔王,惡魔中的惡魔.不想死在我手里就最好給我滾遠點,尤其不要再踏入我的勢力范圍,否則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才是真的惡魔.順便說一下,你們這次大概都要死在這里了,所以我建議你們現在就開始攻擊吧,反正等會我還是會把你們全部殺光的."

"你……"

"別什麼你啊我啊的了,我們不是敵人嗎?敵人就該有個敵人樣子.來吧,盡情的攻擊我吧,我會讓你們死的很痛快的."

"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我抬手一道紅色點芒甩出瞬間將那個插嘴的家伙炸成了一堆爛肉."首領們講話你個小兵插什麼嘴?"

"等下去也是死,大家一起上啊,和他拼了."一個家伙叫囂著首先沖了上來.

我一邊隨手將其放倒在地一邊表揚道:"不錯,就是要這種精神.其他人呢?難道你們之中就這麼一個男人嗎?"

被我一通激將法搞下來剩下的第一梯隊人員終于全體發動了沖鋒,不過很可惜的是我現在又不是不能召喚魔寵.在我的實力不受限制的情況下我是不會怕群毆的.那些家伙往前沖我的魔寵也往前沖,兩邊的人迅速撞在一起並發生了混戰.不過不同的是我的魔寵不是體積超大就是等級超高,一個個實力都極端恐怖,整個戰場幾乎就是一面倒的大屠殺,開戰不到十分鍾現場就只剩了一地的尸體.當然尸體都是對方的,我這邊除了凌被一枚破魔箭擦傷了胳膊之外幾乎可以說是零傷亡.

擺平了那些蝦兵蟹將,對方就剩了那三名首領而已,當然對我來說他們是否活著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反正他們什麼也做不了.

"干掉他們."看到只剩三個人了我連動手的興趣都沒了,直接揮手讓魔寵們擺平,而我自己則已經往之前的洞壁走了過去.

看著逐漸向他們圍過去的我的三個魔寵,中間那個法師突然喊道:"等一下."

"嗯?你還有什麼事嗎?"我轉頭看著那三個家伙問道.

"我們想和你談比交易."法師說道.

"你瘋啦?"大熊和庫克一起驚訝的看向法師問道.

法師連忙向兩個同伴解釋:"如果不做交易我們什麼也撈不著,和紫日交易至少還能拿到一些好處,你們想要一點好處還是一點都沒有?"

聽了法師的話兩人也逐漸安靜了下來.正如法師所說的,他們如果和我做交易可能還能弄到點好處,可如果他們堅決抵抗到底,那除了害自己死一次之外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見兩名同伴接受了自己的觀點,法師便再次向我道:"紫日會長,我知道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殺了我們你也一樣拿不到任何好處."

"哦?難道說我和你們做交易就能拿到嗎?"

"當然."法師說著便向袍子里摸了起來,我身邊的魔寵動作迅速的向中間靠攏將我擋在了身後以為他要拿什麼武器出來,結果那家伙卻從身上摸出了一根卷軸和一塊寶石道:"既然你能跟蹤我們到這,應該也知道里面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了.不過那東西即使拿到也沒用,因為它的核心不在."

"這麼說來你們手上的那東西就是核心嘍?"我看著那塊寶石和卷軸問道.

法師點頭道:"寶石就是核心,卷軸上則記錄著一段咒語.不過你可不要動搶劫的心思,因為即使搶到手你也拿不到東西,因為卷軸上的咒語是用一種很特殊的文字寫的,我們在接受任務的時候發布任務的NPC曾教過我們如何讀這些文字,而你看不懂這些文字,所以根本無法正確使用咒語.沒有咒語即使你拿到寶石,那寶藏也只能是一堆沒用的垃圾.怎麼樣?來和我們做交易吧?我們要的也不多.四六開,你拿大頭,我們只要小頭,同意的話我們就一起進去開啟寶藏,然後我們幫你讀咒語.怎麼樣?做個決定吧?"

聽到那家伙的話我便伸出一只手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把東西交給我吧.反正按照你的說法,光有東西也是沒用的.如果你說的都是真的,你應該不會介意把東西先給我吧?"

那法師聽到我的話之後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向我走了過來,而大熊和庫克則一把拉住了他.他看了看兩人道:"放心吧,反正東西給他他也看不懂."

兩人略微想了一下便松開了手,法師見他們松手了便走了過來將卷軸個寶石遞到了我的手中.我接過寶石之後並沒有仔細看,而是直接遞給了身邊的凌幫我抓著,然後我自己又把卷軸拿了過來在面前展了開來.

法師自從把卷軸交給我之後就一直緊張的盯著我的臉在看,當他看到我的眉頭皺了起來之後便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然後笑著問道:"怎麼樣?你看不懂吧?告訴你,這個東西我早就鑒定過了,既不是漢字也不是中國古代的文字,就算你是中國人也沒用,這東西你根本看不懂.來和我們合作吧?我們只要四成,你拿大頭.怎麼樣?同意嗎?這個交易你可不虧,合作你至少還能拿到一半以上,不合作你連根毛都得不到,這個帳你應該算的過來吧?"

在法師得意的笑容中我終于將頭抬了起來,然後突然就是一巴掌將那個法師給扇飛了出去.大熊和庫克立刻就想沖上來幫忙,但是他們才剛做出要移動的姿勢就突然停了下來,因為兩人的脖子上各多了一個血窟窿,而夜月正在他們身後好整以暇的擦著她的雙蛇劍上的血跡.

兩個家伙毫無防備的被干掉之後我直接一招手帶著眾魔寵轉身向著牆壁上的那個洞走了過去,不過我才走了幾步那法師便突然撲了過去抱住我的腿大喊著:"紫日會長你不能走啊!沒有我你們根本讀不出咒語,沒有咒文你就算打開寶藏也沒用,我說的都是真的,你不要走,和我交易吧!"

看著抱著我的腿不放的那名法師我直接抬腿一腳將他踢到了前面的牆根底下,然後拿著那根卷軸說道:"你個白癡居然還跑去驗證這是不是中國文字,我看你應該先去學學中國曆史.我們中國不是你們那種昆蟲一樣短壽的國家,我們是五大古文明中唯一沒有斷代的一支.中國曆史上有過多少種文字連我們自己都還沒研究清楚呢,你居然說你查過了這不是中文.好,我現在就讓你知道知道我們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沒錯,這東西確實不是用漢字寫的,也不是任何一種用于交流的古中國文字.這東西上記錄的是鼎文,一種只用于祭祀用法器和陪葬品上的專用文字.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種寫給死人看的文字,而且是專門用來寫給自己去世的祖先看的文字.在中國人的禮教中這東西是神聖的用來和祖先溝通的文字,所以絕對不會出現在日常生活中.在中國古代就只有專門的祭司才會寫這種文字,一般人根本不認識這東西.你居然會蠢到找人去鑒定這東西是不是中國文字,你鑒定的出來嗎?"

聽到我的話那法師幾乎是面如死灰,之前他還信心滿滿的指望用那誰也看不懂的咒語要挾我和他分享寶藏來著,結果我居然能認識這文字,這等于是瞬間讓他的利用價值無限接近于零了.而且更讓他郁悶到死的是,他居然就這麼直接把東西交到了我手里,要是早知道我認得這文字他當初就算把東西毀掉也絕對不會交給我的,畢竟交給我的初衷是他們也能分到一部分,要是他們一點都得不到,他們當然甯可我也得不到,畢竟現在是敵對關系,讓我們得到不如毀掉.現在那法師後悔的恨不得扇自己個大耳光.

看那家伙後悔的那樣子我實在懶得親自動手干掉他,不過我不動手自然有魔寵幫我代勞.國王直接走過去一只手抓住他的頭發,另一只手拿著劍在他脖子上一拉,然後就更丟小雞一樣把他扔在了地上讓他在那踢蹬著逐漸死透.

我將卷軸和寶石都收了起來之後又將魔寵們也收了起來.牆上那個洞比較狹窄,大型魔寵肯定過不去,再說帶這麼多人鑽來鑽去也不方便.收起魔寵後我一個人走到洞壁邊緣順著牆上突出的岩石很快就爬到了洞頂上,至于那個洞,貌似我鑽過去還真有點費勁.好在這個洞不過是岩石組成的,用永琤i以輕松的切開突出的岩石擴大洞的直徑,這樣鑽起來就方便多了.

其實那個洞真正狹窄的就只有入口那地方一米多來長的一小段而已,穿過那段通道後後面的洞就開始逐漸增大,往前爬了三四米之後就已經可以四肢著地的爬行而不是匍匐前進了.再往前推進一兩米之後洞穴高度甚至可以讓人彎著腰在里面行走了,而十米之外的洞穴更是寬大到在里面玩跳高都沒問題了.

順著這條通道向前走了五十多米之後通道便突然向左側轉了個九十度的直角彎,而當我轉過彎角之後,眼前的的景象讓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彎道之前的部分雖然逐漸開闊,但依然是條通道,可是彎道之後的部分則根本不能用通道來形容了.這簡直就是一座地下城,而且還是那種超級大都市型的地下城,其面積大到我在不啟動觀察輔助的情況下竟然看不到對面的洞壁.

"大人您終于過來了,那邊的事情處理完了嗎?"之前被我獎賞了一些水晶粉的那個國師骷髏看到我出現在轉角便立刻跑了過來獻媚的說道.

"這是什麼地方?"看著眼前巨大的地下城,我根本沒心情去理睬這個曾經的國師.那些古老風格的建築和整齊的街道無不讓我興奮不已.要知道這里可是在中國領土上,也就是說這里可以被我們占領並修建成自己的城市,而眼前這座城顯然已經基本完工了,我們要做的不過是對它進行一些小小的改造然後就可以直接用了.不說這里的寶藏,就光是這座城市就已經值回票價了.

不過,在看到這座城市之後,我到是有點後悔將那三個家伙給干掉了.因為我很想知道他們俄羅斯人的最初目的到底是寶藏還是這座城市.要知道這城可是修在地下的.在《零》中有條關于城市城市的規則是——除出口和通氣口之外,沒有其他地面建築的城市,不享有城市領地圈.

本來按照系統解釋,這條規則應該是一種懲罰性的規則.因為地下城在進行怪物攻城的防禦戰時明顯比地面城市要簡單很多,而且地下城天生就比較好防守,這都屬于先天優勢.不過,如果大家都修地下城,那整個游戲的風格就會被打破,因此為了對地下城做出一點平衡,系統就賦予了地下城這麼一條法則.

一般的城市在建立後都會有自己的領土圈,如果城市等級夠高的話,在這個范圍內本城人員是可以得到一些特殊屬性加成的.另外,城市領地圈有一個更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劃分邊界線.當兩個行會在一個比較接近的區域內修建了兩座城市後,系統就會自動根據兩座城市的領地圈來劃分邊界線,這樣就可以比較明確的知道哪里是誰的領土了.同樣,在國家與國家的戰爭中,城市領地圈也可以被用來標記和占領別國領土,而這也是在別國修城市的最主要作用.

可地下城不同.它沒有領地圈,除了城市范圍外,包括它頭頂上的土地都不屬于它的領地范圍.這個屬性使得地下城無法被用于占領別國領土,也不適合行會之間劃分邊界,甚至連高級練級區的補給點都不適合用地下城.畢竟高級地面城市是可以為練級的人提供一些屬性輔助的,可地下城啥都提供不了.這樣的城市自然不適合修在練級區.

但是……地下城沒有領地圈的這個問題,在現階段,可能反而是一種非常有用的屬性.因為如果俄羅斯人在這里占領了這座地下城,那麼因為地下城沒有領地圈,所以周圍的行會根本不會發現自己的領地變小了.那麼也就是說他們不會知道這里多了一座俄羅斯城市.相反的,雖然地下城市沒有領地圈,可如果俄羅斯人占領了它,那麼它的城市內部就的的確確算是俄羅斯的領土.也就是說俄羅斯人以後可以用他們的國內傳送陣隨意的傳送到這邊來,然後他們只要從地下城的出口離開,就相當于是跨越國境進入我國內陸區域了.這簡直就相當于在我國內部建立了一座超級傳送點,要是國門之內被插了這樣一根釘子,那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後悔歸後悔,不管怎麼說人都殺過了,想反悔也沒機會了.再說就算他們沒被干掉,十有八九也不會告訴我實話,所以即使不殺他們大概也沒用.

那名骷髏國師在我詢問他之後立刻非常客氣的回答道:"這里是當初修建七雄塚時勞工們居住的地方.因為七雄塚很大,短時間內無法完成,所以我們在這里修了座城市方便勞工們生活工作."

"什麼?這地方不是七雄塚?"

"當然不是."國師骷髏回答道:"七雄塚是一座建築不是一座城市.當然,七雄塚的實際體積其實也和城市不相上下,而且施工難度也比城市大多了.要不然也不至于用了三代人的時間才修成."

我點點頭接著問道:"這里既然有座城市,那麼勞工應該很多吧?"

"嗯,具體數量我不太清楚,但大概應該有十五萬人左右吧."

"十五萬人?那為什麼我在那邊只發現了你們幾千個骷髏?"

"哦,是這樣的."國師解釋道:"我們一開始是征召了很多人進來工作的.他們有的原本就是一個個家庭,有的後來在這里成婚,然後生下了後代.他們一輩子都在這里勞動,而他們的孩子也成為了修建七雄塚的勞工.等他們死後,尸骨就被埋葬在了七雄塚的外面用來提供死氣.他們的兒子在這里繼續勞作並節成新的家庭,不過這些家庭的孩子在斷奶之後就會被帶走送到外面去撫養,所以他們不會知道這里的事情.而隨著兒童被不斷送走,這里的人口就因為老人的死去和各種事故不斷的減少,到最後總共就只剩下了大概兩三萬人,而且這些人都已經是老了.他們中的大部分都在七雄塚建成的最後幾年相繼死去,然後在七雄塚完成後一共就剩下了幾千人."

"就是我發現你們的那個地方的幾千人?"

"是的."國師道:"我當時奉命和將軍一起去那里處死那些最後的勞工,這樣就沒有人知道這里的情況了.不過……"說到這里國師的靈魂之火便開始閃個沒完,明顯感情波動很大."不過……不過最後讓我沒想到的是陪同我們一起來的那名官人竟然是個死士.他以完成任務為借口要和我們喝慶功酒,誰知道他用的是毒酒,最終連他自己和我們一起都中毒而死."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你們也死的挺冤的."我說到這里突然話鋒一轉問道:"不過你們既然是被君主害死的,那為什麼還要為他保守這里的秘密?"

"我們沒有啊!"這下不光國師,連剛剛那個將軍骷髏也一起叫了起來.這麼會工夫他的靈魂之火早就恢複過來了,只是因為被燒的太厲害,所以反應有些遲鈍.不過剛剛我說的話讓他以為我又要懲罰他們,嚇的他連忙否認.

"沒有?既然你們不想隱藏,剛剛干嗎把我騙到假入口那邊?"

"這個……這個……"

"什麼這個那個的?又想嘗嘗靈魂燃燒的厲害嗎?"

"不是的不是的."一聽我又要用那個靈魂燃燒,那倆骷髏立刻嚇的魂火亂晃."我們不是要幫君主隱瞞這里的秘密,只是想利用七雄塚里的寶藏複活而已."

"複活?"聽到那倆骷髏的話我頓時緊張了起來,不是因為寶貝太好,而是太糟糕了.對現實中的人來說,複活這種事情可以說是天方夜譚一樣的存在,可別忘了這里是游戲.我老婆玫瑰就是複活法師,生死人肉白骨這種事放現實中那叫靈異事件,在這根本就是家常便飯.如果那七雄塚里的東西僅僅是可以把骷髏變成活人,那利用價值也太低了."七雄塚里的東西就是用來複活的?"

"不不不."大概是聽出了我的不滿,那倆骷髏連忙搖頭.靈魂比較健壯的國師骷髏更是迅速解釋道:"複活只是功能之一,七雄塚里的東西非常強大,怎麼可能只有複活這一種功能呢?其實複活死人這種能力對那東西來說不過是最基礎的能力而已."

"那還差不多.要是個只能複活死人的東西那我不是白忙活了嗎?好了,現在趕緊帶我去看看那個七雄塚."

"好的,大人請跟我來."

七雄塚其實藏的並不隱秘,或者說它壓根就沒藏起來.就在前面這座地下城的正中央,有著一個直徑超過三十米的大洞.在這洞口有兩圈好象DNA那種雙螺旋結構一樣的旋轉樓梯互相盤旋著一直延伸到洞底,不過我並沒打算從這樓梯上下去.要知道那可是秦代的東西,這麼多年了沒爛光就算奇跡了,我要是站上去不塌才怪呢.

從地洞中央直接飛到洞底,通過一個很寬大的拱門穿過一道很薄的石壁之後前方再次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而在這個地下空間中竟然豎立著一座……一座……一座我也不知道該稱之為什麼的建築.

首先可以確定的是這建築很大,面積已經超過一座小型城市的范圍了.

建築的基座是正方形的,在其四個角上有類似箭塔一樣的東西豎在那里.箭塔後方空出一截就是建築的主體,其結構看起來有點像瑪雅金字塔,可是又不太像.這建築的下部雖然和瑪雅人的金字塔一樣成階梯狀逐層向上收縮,但這種結構卻只延伸到建築的一半位置,然後就突然變成了垂直向上延伸,最後又在其頂部向外擴大成了一個類似房頂一樣的東西.整體來說這東西就好象是把瑪雅人的金字塔削掉一半之後在上面放了一座好象天守閣一樣的東西.不過這座建築並不是天守閣常見的木結構,而是全金屬的.

雖然現在很多人都把天守閣當成日式建築,但那東西其實根本不是日本原產的,而是地地道道的中國貨.事實上天守閣就是中國春秋戰國時期很流行的一種建築風格,只不過後來國內的建築風格發生了改變,而日本人卻完整的保留了這一建築結構,最後搞的很多人中國人反到把這東西當成是日本建築了.

要說這七雄塚用了天守閣的風格我不奇怪,畢竟曆史時期能對的上,可這全金屬結構算個怎麼回事?那時候中國雖然能冶煉青銅,可眼前這東西明顯不是青銅啊.事實上看著眼前這一整座金碧輝煌的建築,我心里一直都有個疑問——這東西該不會是純金的吧?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被耍了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一十六章 秘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