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地獄妖魔   
  
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地獄妖魔

看到孔雀冥王指我手上的棍子,我連忙解釋道:"這是向導之杖,就是之前那個真理之門任務的獎品."

向導之杖其實不算什麼很罕見的東西,因為很多任務中都會出現這個東西.一般來說向導之杖就像是個定位儀,可以幫助使用者找到希望到達的那個地方.當然,作為一種常見物品,向導之杖和其他常見物品一樣也是分級的.最低級的向導之杖都是一次性的,指能指出目標地點的大概方向,而且指一次就會失靈.中級的向導之杖能力稍強點,可以比較精確的指出目標位置,而且可以在尋找過程中多次使用以便于不斷的糾正方向,但是這種向導之杖依然屬于單任務消耗品,因為它始終只會指向它最初設置的那個目標.最後一種是高級相當之杖,這種東西不斷目標精確,而且可以無限次使用.也就是說在你使用它找到一個目標後還可以輸入別的目標再次使用,當然,這種高級貨肯定是很罕見的.

我手里這根向導之杖並不是高級貨.真理之門只會按照使用者的目標決定獎勵品的等級,我們只是需要找到那個妖魔,不需要重複設置目標,所以最後我們得到的也就是這種普通版的,可以多次指向,但使用只針對那只妖魔的向導之杖.雖然和高級的向導之杖比起來,這種向導之杖的功能略微差了那麼一點點,但就本次任務來說卻沒什麼太大區別,再說高級任務獎勵也就意味著高難度的任務,相比之下這種一般的任務獎品反到是最合適的.

孔雀冥王雖然沒見過向導之杖長什麼樣子,但是她卻聽過這種東西的功能,一聽我說這玩意就是向導之杖立刻便明白了這根向導之杖的用途.

銀雪看著我手里的向導之杖道:"那個真理之門提供的任務物品確實是不錯,只是它為什麼把我們突然送過來而不給我們准備時間呢?"

"我想這可能和我們現在所站的這片位置有關系."剛被傳送過來的時候我也很疑惑為什麼會被送到這邊來,但是結合附近的環境加上我的思考,很快我便猜到了原因.

"你知道?"本來也沒指望能從我這里獲得回答的孔雀冥王和銀雪都是一愣,一起看向了我這邊."到底是什麼原因?"

我沒有直接回答她們的問題,而是反問道:"你們難道沒發現這里的環境比較奇怪嗎?"

銀雪點了點頭道:"其實剛進來的時候我就想說來著.這里簡直就像一個死掉的空間一樣.沒有風,沒有時間流逝,連能量都靜止了."

孔雀冥王聽銀雪這麼說也點點頭道:"確實,我感覺周圍空間中的能量就像被粘住了一樣完全無法流動.這麼奇怪的地方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什麼能量流動?我怎麼感覺不到?"一直被晾在一邊的夜之子這個時候忍不住插嘴道.

孔雀冥王一聽他說話直接就說道:"就你那麼點等級自然能感覺到空間中的能量那才叫有鬼呢,你也不想想我們都是些什麼人."

夜之子想了想道:"說的也是哦.這里好象就我等級最低了!"

孔雀冥王又再次打擊他道:"就是嗎.本來也沒打算帶你來的.這個任務難度相當高,之前你這個位置是維娜的,結果被你占了位置,也不知道之後真碰上那妖魔我們幾個搞不搞的定."

"好了孔雀,你就不要再說他了,夜之子也不是故意要擠進來的."銀雪看夜之子被孔雀冥王說的腦袋都快垂到地上去了,終于不忍心的幫夜之子說了孔雀冥王一下.

我也跟著道:"是啊孔雀,你就別說了,這又不是他的錯."

孔雀冥王大概也知道自己說的太狠了點,不過她可沒有道歉的習慣,只是在我們說完之後轉移話題道:"對了,你還沒說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對啊,這到底是哪兒啊?"銀雪也轉向我問道.

"這里其實就是傳說中的……"我故意拉著長音,然後突然說道:"十八層地獄."

"什麼?"我這個十八層地獄一出口,在場的另外三位一下子全都叫了起來.

"你剛剛說什麼?十八層地獄?我沒聽錯吧?"孔雀冥王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再次看了下四周的環境,然後說道:"應該是沒錯了.之前我來過一次這邊,所以對這里的特點還有點了解.如果我沒搞錯的話,這里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第十八層地獄了."

銀雪聽了我的話之後也自言自語似的跟著說道:"地獄之底,世界之外,時間之結點,大道之墳塚.傳說中的十八層地獄果然是真的.這里的環境和傳說真的是一點不差啊."

"什麼?這里真是十八層地獄?"孔雀冥王還是有點不太相信的問道.

"應該沒錯."銀雪道:"十八層地獄據說是一片獨立于世界之外的小世界.當初盤古大能開天辟地之時,其實並沒有把整個混沌鴻蒙都分解開來產生世界,有一小塊沒有被完全分開的混沌世界最後組成了一個獨立的小世界,也就是第十八層地獄.它是獨立于世界之外的,享有完全獨特的世界法則.在這里時間是完全沒有意義的東西,能量也會在這里完全停止,所以你們最好借用使用自己的技能,在這里恐怕無法回複魔力."

聽銀雪說完我笑著伸手打了個響指,跟著我的身上便立刻藤起了幾丈高的地獄之火.夜之子一看到這火焰嚇的連忙跳到了一邊,嘴里還不斷的抱怨著."我靠,老大你這是想自焚啊?"

和能力較低的夜之子不同,孔雀冥王和銀雪一看到這熊熊燃燒的火焰立刻就露出了了然的微笑."我到是忘記了你這身屬性了."銀雪笑著道:"到了這種地方你反到是最強的了."

我也是嘿嘿一笑道:"在別的地方我不知道,到了這種地方,估計能干的過我的人可還真不太多."

"好了好了,就別炫耀你那一身的邪惡屬性了,還是快看看我們的目標到底跑哪去了吧."孔雀冥王建議道.

"嗯,我好."我聽了孔雀冥王的話立刻將之前拿到的那根向導之杖立在了地面上,然後用一根手指按著杖頂使之盡量保持垂直于地面.這個動作對于向導之杖來說很重要,因為向導之杖的指向准確性會受到這個動作的指引.

其實向導之杖這東西就是根造型古怪的拐杖,然後需要指路的時候只要把它往地面上一豎,跟著松開手指,讓它自然倒下之後看下杖頭指向的方向就行了.但是,大家都知道,自然狀態下,一個物體倒下的話肯定是會向重心偏移的那個方向倒下去的,而向導之杖雖然能借助它的神奇能力使之倒向目標所在的方向,但向導之杖的這種引導力量其實非常的弱.如果你能把它完全垂直的立在地面上使之根本不會傾斜倒下,之後由向導之杖自身的引導力使之倒下,那樣肯定就是最准的.但是,如果你之前放的就不直,比如說朝著某個方向來個比較大的傾斜角度,那最後向導之杖雖然不會就直接倒向那個方向,但它也肯定無法倒向正確的方向了.所以,最好的情況就是能把它完全垂直的立在一塊平整的地面上.當然,因為現實中不太可能找到完全平整的地面,也不大可能真把向導之杖完全豎直,所以小小的偏差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除了那種只能指一次路的低級相當之杖之外,普通版以上的向導之杖都是可以多次指向的.只要在移動過程中多次使用向導之杖,就可以不斷的修正偏差並最終找到目標所在.

隨著我將向導之杖完全立直,然後輕輕松開手指,那根向導之杖並沒有立刻就倒下去,而是先保持靜止停留了一秒多,然後才慢慢的往一個方向傾斜,最後突然倒了下去.看到這個結果我就知道這次應該算是比較准的,因為之前的那一秒多靜止就說明了我立的比較直,沒有讓重心傾斜影響到向導之杖的導向力.

收回向導之杖,我們幾個便開始朝著向導之杖指示的方向前進了起來.

其實在十八層地獄中,大部分區域都應該被化為無人區.當然,這個人不是特指的人類,而是泛指所有智慧生物.十八層地獄中雖然也有城市這種東西存在,但這里更多的是一望無際的廢土平原.在那些廢土平原之上,到處都彌漫著我們身邊這種紫色的霧氣,而且經常是連續好幾萬公里都找不到一個人的那種超級荒蕪區.也虧了十八層地獄下面時間是靜止的,即使被困住了,也不會餓死,要不然估計十八層地獄中的生物都得死在這些荒蕪區里不可.要知道沙漠中光是那一望無際的沙丘就足夠困死大多數人了,這里不但面積比沙漠還要大,而且還被一層迷霧給遮擋住了,二百米之外根本啥都看不清.在這樣的地方想要找到正確的方向,那還真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現在我們的目標不是離開荒蕪區,而是找到那只妖魔,所以我們根本不擔心迷路.至于最後怎麼返回人間,這個其實也很簡單.我手里還有一次呼喚黑麒麟幫忙的機會,這是上次碰到他的時候搞來的承諾,等需要回去的時候我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承諾叫他來幫忙.雖然原本黑麒麟答應我的是幫我在俄羅斯人的陣營中來場大屠殺,就這麼讓他當一回搬運工稍微有點浪費,但是反正俄羅斯人已經提前撤退了,黑麒麟的那個承諾不用也用不上了,所以這樣也不算太虧.

為了最大限度的加快速度,我和夜之子都把各自的守護長槍召喚了出來.夜之子就一只守護長槍,只夠他自己用.我因為是雙號一體,所以有兩只守護長槍,再加上飛鳥這個魔寵也是長槍系列生物,所以我就等于有了三只噴氣式坐騎.飛鳥留著自己用,另外兩只長槍剛好可以分給孔雀冥王和銀雪,這樣我們四個就可以做到完全噴氣化了.

依靠長槍們的速度,我們在大荒園上可謂是推進神速,不過因為我們追蹤的目標是個會動的個體而不是固定的某個地點,所以為了防止中途飛過頭,我們不得不每隔半小時就停下來用向導之杖重新確定下方向.

就這樣飛飛停停的跑了足有兩個小時,當我們第四次跳下長槍開始測算方向時,突然發現向導之杖做了個很大的回旋,指向了我們的正左方.雖然之前的幾次測量,向導之杖每次都會有個小范圍的偏移,可是這次的變化角度卻是異常的大.

"看來我們離目標不遠了."看到向導之杖的指向,孔雀冥王和銀雪他們都明白了我們實際上已經很接近目標了,不然向導之杖不會在兩次指向間發生這麼明顯的轉向.

在連續測量了兩次確認剛才的方向不是因為我手滑造成的之後,我們又再次跨上長槍開始向向導之杖指引的方向跑了過去.因為這次我們確定了目標已經距離我們不遠了,所以我們沒敢像之前那樣一口氣飛半小時,而是剛飛了十分鍾就停下來又做了一次測試,不過這次測算發現目標似乎又移動了位置,因為指向又再次往左偏了一個十幾度的角度.

夜之子一看方向又變了,立刻就閃到了自己的長槍背上准備繼續飛,不過他還沒來及讓長槍飛起來就被我喊出了."不要用長槍了,目標距離已經不遠了,我們直接就這麼過去吧."

聽到我的話剛准備爬上長槍的孔雀冥王和銀雪也連忙跳了下來.收回長槍之後我們又轉換出了鋼爪代替長槍.不用長槍是因為長槍速度太快,我擔心一不小心飛過頭,可我也沒打算走路過去.鋼爪雖然跑的不算快,怎麼著也比人走路要快多了,所以這會我們又都換上了鋼爪.

事實證明我的決定是非常之英明的,因為才剛換上鋼爪跑了不到五分鍾前方被遮擋的視線就突然一清.這十八層地獄之中雖然有很多地方都被這種遮擋視線的紫色迷霧所遮蓋,但也不是每個地方都是這樣的,比如說像是那些十八層地獄中的生物們聚集的地方一般就是沒有迷霧的.

我們這才剛跑了五分鍾,前方的迷霧便突然消失,顯然是讓我們從迷霧區沖了出來.而幾乎就在我們剛剛離開迷霧區的瞬間,我們的目標也同時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中.

"看到她了."孔雀冥王眼睛最好,老遠就發現了目標,我們其他人都還只看到遠處有一大群人在混戰而已.

沒錯,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群人.雖然從總面積上來說,十八層地獄屬于那種地廣人稀到極點的地區,但是因為這十八層地獄之中絕大部分地區都是那種被紫色霧氣覆蓋的荒蕪平原,所以真正有生命體居住的區域反到是人員相當密集,所以同時看到一大群人到也不算太奇怪.只是……"他們在干什麼?"雖然距離還比較遠,可我還是發現了那群人的站位不太對.

"他們好象在攻擊那個妖魔."夜之子拿著個望遠鏡一邊看一邊說道.

銀雪轉頭看向我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其實現在我們能決定的無非也就是兩個方案:一,立刻沖過去加入混戰;二,等那妖魔和那些本土居民打出結果了再過去.

本來如果是在別的地方,沖過去看熱鬧其實也是個不錯的辦法,但是這里是第十八層地獄,這里的生命形式比較特殊,如果我們現在沖過去,十有八九會導致那些人把我們也當成敵人圍起來,所以如果不想攙和的話最好的辦法就是干脆別過去.

我看著那些正在混戰的人思考了半天,最後還是道:"我們還是現在就過去吧."

"哈哈,這下有架打了."孔雀冥王這個暴力份子一聽現在過去立刻就興奮了,不過銀雪卻是另外一個反應.

"為什麼要現在過去?"

"坐收漁利本來也不錯,不過這里是十八層地獄,根本不存在坐收漁利這種說法.在其他地方,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都是適用的,但是在這里不同."

"怎麼個不同法?"

"這個牽涉到十八層地獄的環境.你之前也說了,這里的能量流動是完全死的,根本不會有能量在空間中傳遞.但你其實不知道,這里實際上還是有能量流動的,只是不是空間中的游離能量,而是生物之間的靈魂能量.這一整個十八層地獄就像一個巨大的蟲蠱,在這里你每殺死一個生物,對方體內的能量就會以幾乎無損的方式流到你的體內.所以……"

"所以如果那妖魔殺光了那里的人,她就會吸收掉那里所有人的能量變成更強的存在?"銀雪直接把我沒說完的話接了下去.

我點點頭肯定了她的猜測,然後道:"所以我們不用想什麼漁翁得利的事情,那只會讓我們的這個敵人變的更加強大而已."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等了,我們沖吧."銀雪這下也明白了,多等不但不會讓我們獲得好處,只會讓我們更加被動.

在我們集體沖向那妖魔和本土生物混戰的區域時,那妖魔也注意到了我們,所以她在看到我們之後就拼命的想要跑開,只是因為周圍到處都是企圖干掉她的存在,搞的她實在是逃無可逃.

其實這妖魔剛到這里的時候還只是個頭顱形態,而且還缺損的非常厲害.最後逃離我們的襲擊的那次傳送實際上也不是沒有代價的,為此她損失了當時剩下的那個不完整的腦袋近三分之一的體積.這樣大的付出直接就把她傳送到了這個第十八層地獄.

剛到這邊的時候那妖魔也是很迷茫,因為她並不知道這里是哪.不過和我們不一樣,我們是因為知道這里是十八層地獄而迷茫,她則是因為完全沒離開過七雄塚而對所有外界環境都很迷茫.不過,她的迷茫很快就被恐懼所代替,因為就在她剛出現在這里不到十分鍾,就有一大群生物沖向了她所在的地方試圖把她吃掉.

十八層地獄中的生物互相攻擊就是為了吸收能量,而這妖魔整個都是魂金組成的,這簡直就是一團濃縮的能量,在這樣的地方,一團超級濃縮的能量那是多麼有誘惑力的東西啊?于是呼,那些興奮的本土生物們便一湧而上,想要搶食這個巨大的能量團.只是,他們的想法不但沒能讓他們飽餐一頓,反倒把他們自己給害了.

盡管那妖魔的魂金身體已經在戰斗中被我們給搞沒了,但魂金的高濃縮性卻還在.那些最初發現她的都是些沒什麼實力的小人物,他們不但沒能從那妖魔身上吸出能量來,反到在能量通道建立的瞬間被反向吸收掉了.這就好象用一根繩子將一個物體拴住,然後用力拉這根繩子.如果拉繩子的人比被栓住的東西重,那自然是可以把那東西給拉到自己身邊來的,但如果那東西比拉繩子的人還要重,那麼在不考慮這人力氣大小的問題下,最後肯定是他把自己給拉到那個物體那邊去了.這妖魔和那些想吸她的本土生物就是這麼個情況.那些本土生物和她建立起來的能量通道就是那根繩子,但是因為這妖魔的能量密度太大,結果那些想吸收她的家伙不但沒把她吸收掉,反到是把自己拉到她的身體內被她給吸收了.

本以為這次自己就要死了的妖魔沒想到居然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大堆的力量,不但重生出了身體,連之前在戰斗中的那種狂暴化現象也似乎停止了,理智又重新回到了她的思維中.

因為有了思維能力,所以這位妖魔小公主就開始動起腦子來了.人作為萬物之靈,最強大的不是我們的體內,而是我們的智慧.擁有思維能力的妖魔小公主在總結了之前的情況後,立刻便意識到了應該多找些這樣的生物吸收掉,以便于大幅度提升她自己的實力.雖然她剛剛再生出了身體,但是這個身體其實和她之前那種身體根本沒法比.之前她的身體完全就是由魂金構成的,不但抗打擊能力出眾,而且還有著一堆特殊屬性,關鍵時刻甚至能直接通過燃燒身體釋放能量.相比之下現在這個身體可就差多了,再生的肢體雖然具備大部分生物功能,但畢竟只是簡單的肉體而不是魂金,在防禦力和各種屬性方面都要明顯弱于之前的身體,而且由于將原本只剩一小塊的腦袋中的魂金平均稀釋到了這個身體中,所以她的整理妖力也下降了很多.不過即使之前就知道平均魂金會使妖力下降,她也會毫不猶豫的那麼做的,因為如果不那麼做,她的身體將根本無法自如的控制.

之前的妖魔小公主其實就是個靈魂體,我們完全可以把她想象成一個幽靈.她之所以會具有實體,那是因為她身上的靈魂之力凝聚過度形成了魂金這種能量物質化的產物.之後她的被打掉了大部分身體後,剩下的那一部分腦袋就成了她的全部身體,而後再生出來的肢體其實只是個空殼,而她如果想要操縱這個空殼軀體,就必須向別的幽靈一樣將自己的靈魂附著上去.而妖魔小公主的靈魂是什麼?她的靈魂就是那個魂金身體,因此她想附到那個新造出來的身體上就必須把自己那只剩一塊腦袋的身體分解並重新構造成人形附到那個新身體上,這樣那個身體才算是真正屬于妖魔小公主的身體.

這種魂金稀釋分散的方式雖然使妖魔小公主獲得了新身體,但是不得不承認,她的防禦力和各種戰斗屬性確實因此大幅度下降了.不過,她雖然感覺到了自己的實力下降,卻並沒有太在意,因為她已經找到了使自己再次強大起來的方法.

要不說天庭會那麼著急想滅掉這個妖魔呢?這丫頭才到十八層地獄十幾分鍾就已經開始計劃要把這里的生物全部"吃"光了,這要是真讓她做到了,等她回到人間的時候估計不但不會比之前逃跑時弱,搞不好還會更強一些也說不定.當然,執行這個計劃是需要時間的,也不是說完成就能完成的,而我們發現這位的時候,她就正在執行她的計劃.

雖然魂金之體被稀釋分散到了新軀體中,但魂金就是魂金,十八層地獄中的存在們來說,這種東西的誘惑基本上是無可抵擋的.所以在妖魔小公主主動的誘惑之下很快她身邊就追了一小群企圖"吃"掉她的家伙.在聚集到了這些人後,妖魔小公主便將這些家伙引到無人區邊緣,然後將他們全部"吃"掉,然後回去那些聚集區重新引一幫人出來.

大概是這種方法用的太順手了,妖魔小公主一時沒控制住吞噬的快感,所以一不小心這次就引多了那麼一點,于是也就出現了我們看到的那麼多本土生物圍攻妖魔小公主的情況.幸好我知道這里的法則是類似于蟲蠱的性質,否則讓她慢慢把這些家伙殺光再吸收掉他們,那她的實力肯定又要狂升一大截了.

在看到我們出現之後,妖魔小公主自己也是嚇了一跳.孔雀冥王之前沒有參與對她的絞殺戰,所以她並不知道孔雀冥王到底是個什麼實力的存在.至于夜之子,因為能量反映太低,直接就被人家無視了.但是,雖然那位妖魔小公主不認識孔雀冥王和夜之子,可她卻認得我和銀雪,尤其是我.之前的戰場上,雖然是通過那些神族大神們提供的輔助能力才把我提升到那麼強大的地步的,但是不管怎麼說,從頭到位一直在壓著她狠揍的就只有我一個.所以說,如果問這位妖魔小公主在這個世界上最怕什麼人的話,她肯定會第一個想到我.

之前在戰場上,擁有一副完整的魂金身體的妖魔小公主都被我打的那麼慘,現在她的身體變成這樣,看到我哪有不怕的道理?雖然我現在的實力也不能和當初在戰場上繼承了那麼多大神的屬性後的能力相提並論,但這一點妖魔小公主可是並不知道的.她反正就記得被我揍的很慘,所以現在一看到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趕緊跑.

雖然我們和戰團距離不近,但是在發現目標後我們就收回了鋼爪改成自己往那邊飛了過去.夜之子雖然速度慢點,但我們反正也沒指望他參戰,所以壓根沒等他.我和孔雀冥王以及銀雪幾乎是在三十秒內就飛到了戰團外圍.剛一落地銀雪就看著我問道:"先打哪邊?"

"先把外面那些家伙干掉,被我們吸收總比被她吸收掉好."

"好主意."銀雪說完便突然一伸手,一道白色的光柱就仿佛一道激光似的瞬間劃過人群,整個戰團右邊的區域就好象被人咬了一口一樣突然就倒了一大片人.

十八層地獄里關著的這些家伙雖然當初都是大能之類的存在,但是在十八層地獄這種能量荒蕪區關了這麼多年,就算當初是個法力通天的超級大能,現在能量也應該被耗的差不多了.所以,這些大能們現在的實力其實都非常的低微.論戰斗技巧,論技能理論,這些家伙絕對都是宗師級的,隨便拉一個出來都可以開山立派,但是理論知識再強,沒能量支撐也是白費.銀雪這道能量射線可以說就是毫無花哨的普通技能,純粹以能量傷人,而這地方偏偏最缺的就是能量,因此那些被攻擊的家伙幾乎就是毫無反抗之力的瞬間被放倒了一大片.

在銀雪出手的同時,孔雀冥王也動了起來.不過和銀雪的高效不太一樣,孔雀冥王的七彩神光雖然也是一掃一大片,但因為距離短,所以殺傷效率並不像銀雪那麼誇張.當然和她們比起來,其實效率最低的應該就是我了.因為我用的不過是普通的劈砍,雖然對付這些家伙也是跟砍瓜切菜一般,但畢竟速度和人家沒法比.

在我們的強勢襲擊之下,那些圍攻妖魔小公主的家伙轉眼之間就被全部掃蕩一空,現場除了一地的尸體就剩我們三個還站著了,而夜之子這個時候也才剛剛趕到戰場而已.

"咦?你們不是說那妖魔很厲害嗎?怎麼這麼輕松就解決啦?"夜之子看到現場躺了一地的尸體還以為我們連那妖魔也一起干掉了呢.

"沒有,我們只是先把那些礙事的人清理了一下."我向夜之子解釋道.

沒想到夜之子聽完我的解釋不但沒明白反而很疑惑的問我:"既然你們沒把她干掉,那她人呢?"

"我靠,她什麼時候學會逃跑的啊?"看著空無一人的戰場我驚訝的說道.

銀雪糾正我道:"她本來就很會逃跑,你不記得剛從七雄塚出來她就一直在跑嗎?後來到了俄羅斯人的營地中她不跑是因為她進入狂化狀態了而已."

"那她現在知道逃跑豈不是說她恢複理智了?"

"應該是的."

"我說她怎麼見到我們就跑呢?原來是恢複理智了.不過這樣也好,說不定能就這樣把她嚇住."雖然知道那妖魔恢複理智後我們就沒法再欺負她沒腦子了,但是反過來想,既然她恢複了理智,必然會非常忌憚我,而我正好可以用這一點來威懾她,或許不用打就可以讓她屈服也說不定.不過,不管之後要怎麼處理那妖魔,先追上她才是正經的.

有引導之杖,我們根本不用擔心失去目標,這玩意就是超級定位追蹤器,任你怎麼跑都沒用.因為交通工具的問題,我們只用了不到一分鍾就發現了那位逃跑的妖魔小公主,此時她正在拼命的往附近的聚集點跑,因為她知道那里人多,可以比較容易的混在其中使我們失去目標.當然我們也可以來個無差別覆蓋攻擊,但是本土生物的反擊多少也會耽擱我們一些時間,所以不管我們用什麼方法,在聚集點里都是對那妖魔有利的.只是她顯然沒考慮到我們的速度問題,結果她才跑了不多遠就被我們給追上了,遠方的聚集點此時也不過才剛看到個影子而已,這種距離她根本別指望跑過去.

"你這是打算去哪啊?"騎在夜影背上的我速度最快,直接繞到了那妖魔前面將她擋了下來,然後故意騎在夜影背上用一種戲謔的口氣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不靠譜的真理之門    下篇:第十八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絕望的妖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