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四章 瘋狂(2)   
  
第十九卷 第四章 瘋狂(2)

"浮空炮台群升高至安全高度,後方炮群進入攻擊狀態,請空戰單位注意避讓己方炮彈.地面二級防衛單位啟動,進入接近戰模式."

隨著提示聲結束,支點城兩側的山頭上幾處偽裝成山體的懸崖突然在隆隆的轟鳴聲中向前倒下變成了一個平台,同時幾根金屬軌道從山體中伸了出來.在那些鋼軌完全展開之後,山體內立刻就有幾門軌道炮順著軌道開出了山洞,那有如穿山隧道一般粗大的炮管在一陣金屬齒輪的轉動聲中開始緩慢仰起.

"最後一遍通知,炮群已就位,請所有單位注意隱蔽,特裝炮地圖彈開始裝填,三秒後自由發射.三,二,一,開始炮擊."

轟.支點城兩側的山體上同時響起了一片巨大的轟鳴聲,同時那些伸出山體的軌道炮也在恐怖的後坐力之下紛紛滑進了山洞中,而同時山上則是升起了一片濃密的煙霧,炮擊產生的巨大共振居然將山體上的灰塵全都震到了半空中.

"全體臥倒."站在支點城城牆上幫助守城的外行會玩家正准備對城牆下的敵人進行攻擊,突然就聽身邊的冰霜玫瑰盟NPC呼喊著讓他們趴下,雖然不清楚為什麼要臥倒,但既然人家喊了肯定是有用的,所以那些玩家也都學著身邊的冰霜玫瑰盟人員一樣扒在了地上並雙手抱頭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

就在我們這邊的人員剛剛掩蔽好之後,數只閃著紅光的光點便閃電般滑過城牆上方落入了外面的日本玩家群落之中.只聽轟的一聲巨響,所有扒在城牆上的人都感覺到了地面猛的一陣劇烈的搖晃,感覺就好象城牆要倒了一般,不少人甚至被從地上震的彈了起來,那恐怖的沖擊波甚至讓人連呼吸都無法做到,不少人雖然捂著耳朵卻依然被震的暈頭轉向好象剛灌了兩斤二鍋頭一般.

其實相比之城牆上的效果,真正倒黴的還是直接承受了炮彈全部威力的那些日本玩家們.本來之前的炮擊就已經讓他們夠震撼的了,但是沒想到當兩側山體上的炮群開火後情況卻變的更加糟糕.那些軌道炮發射的都是直徑超過兩米重達十噸的超級炮彈,每枚炮彈內都預裝了三千枚裝滿了液化魔晶蒸汽的擴散彈,當母彈在地面上爆炸後這些子彈會被均勻的散布到周圍半徑一公里的范圍內,然後當這些子彈一起引爆後這一公里半徑內的所有東西都將承受一瞬間的兩萬度高溫和超過一百萬個大氣壓的超級壓牆,比起空氣燃料彈,這種純粹依靠魔晶過度釋能引起的爆炸不但威力更大,而且還會產生連鎖反應,因為爆炸時潰散的魔力波動太強,甚至會導致周圍的空間出現魔力紊亂的現象,而在此區域內如果有魔法師存在,其本身就會變成爆炸的一部分,而且法師等級越高魔力越強爆炸威力就越大,可以說這種炮彈根本就是法師殺手,越是高級法師越不能抵抗這種炮彈的威力.

當炮群的第一輪炮擊結束後整個支點城外圍的陣地上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原本已經沖到城牆下日本玩家幾乎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瞬間就全都不見了,戰場上除了數百個正在冒著青煙的大坑之外根本看不到任何一具尸體,情況詭異的有些不正常.

"前面的人,為什麼不走了?堵著門干什麼?"位于秘密據點通道內的日本玩家雖然聽到了炮彈爆炸產生的巨響卻看不到外面的情況,而他們前面的人卻站在門口發呆堵住了後面的人出來的通道,所以後面的玩家紛紛推搡著前面的人想出來看看怎麼回事.

前面的玩家在被後面的人推過後便主動讓出了一條通道,但是剛剛從通道里出來的人卻立刻就愣在了出口將通道再次堵死,後面不明情況的人無奈只好繼續推開發呆的人群,可是當他們出來後卻也立刻和前面的人一樣了,因為他們看到的是一片好似月球表面的巨大空地,之前出來的那些人員已經全部消失,從他們所站的位置到城牆下一個站著的人都看不見.後面這些玩家雖然不知道在自己之前具體出去了多少人,但幾萬人肯定是有的,可是沒想到這才一分鍾不到,外面的幾萬人居然一個站著的也沒剩下,如此恐怖的傷亡即使是抱著必死決心的日本玩家也不由的有些動搖了起來.

"別被中國人的炮擊嚇住了,他們的大炮再厲害也不敢往自己人頭頂上扔,只要我們沖到城牆上他們的大炮就沒用了.為了帝國,沖啊!"

日本這個國家從來就不缺少熱血的人,隨著幾個最先恢複過來的人的叫喊,後面的人的士氣立刻又被鼓舞了起來,加上後面的人很多根本就沒看清楚外面的情況,現在發現大軍又再次動了起來之後他們也立刻本能的跟了上去.

看著城外的日本人又動了起來,城牆上的那些剛剛被自己人的炮擊嚇到了的中國玩家紛紛叫道:"靠,小日本今天是打了雞血了嗎?這樣還敢沖?他們不要命啦?"

一名年紀比較大的玩家拍了旁邊的人一下."笨蛋,他們就是來送死的.日本被滅國了,這些人如果不能盡快恢複日本的國家領土就要變成亡國玩家了,這種時候誰還在乎死不死的啊?"

"說的也是哦!"

就在中國玩家們紛紛從地上爬起來重新站到城牆邊上的時候,下面的日本人也已經沖到離城牆不足五百米的距離上了,不過後方的炮群卻沒有再次響起,到是頭頂的浮空炮台群密集的火力將下面地毯一樣的日本大軍炸的跟斑禿一樣東缺一塊西少一塊.不過,即使浮空炮台攻擊再猛烈,在不怕死的日本人面前完全就是擺設,他們依然像發了瘋一樣瘋狂的往前沖鋒,就好象只要跑到城牆上就有五百萬拿一樣.

其實事實也確實差不多.為了這次日本玩家能夠拼命,松本正賀不但對日本玩家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還直接使用了金錢誘惑.按照松本正賀的承諾,第一個沖上城牆的日本玩家可以得到一枚九百級以上的魔寵蛋,前十名沖上城牆的按照先後順序也各自有獎勵.而第一個沖過城牆進入牆內的玩家還有特別獎勵,之後每攻陷一道城牆都有獎勵,想拿到更多的東西就要不怕死的往前沖.在民族大義和個人利益的雙重動力下,也難怪日本玩家發瘋了.

"我靠,這幫家伙集體嗑|藥了嗎?"城牆上的守衛人員眼睜睜的看著日本玩家幾乎是手腳並用的沖到了城牆之下,盡管在整個沖鋒過程中他們的減員比例達到了二分之一以上,但剩余的人員卻是絲毫不受影響.這些人沖到城牆下之後因為沒有攻城武器,紛紛拿出了隨身攜帶的繩索開始往城牆頂上扔准備爬牆,但是上面的守衛們又不是站在那里擺造型的模特,看到拋上來的繩索直接就是一道砍斷.那些順著繩索爬到一半的日本玩家在繩索斷裂後紛紛慘叫著摔落城頭,但後面的人就好象沒看見一樣,依然繼續往城牆上扔繩子並拼命的往上爬.

"該死!弩箭手准備."一名玩家小隊的隊長指揮著身邊的幾名弩箭手沖到城牆邊上對著下面快要爬上牆頂的日本人就是一排短箭射了過去,中箭的日本人紛紛墜落牆頭,但是下面的人又拉住他們的繩子繼續爬了上來,搞的弩箭手們連換箭的時間都沒有.

"注意,有鬼子上牆了!"隨著一聲喊,守城牆的人立刻發現有一處地方有幾名日本人居然爬上了跺牆正要往城牆里跳,不過不等他們跳起來就見玩家群後方突然飛來一排投矛,那幾個剛站到跺牆上的日本人立刻被投槍貫穿並向後摔出了城牆,但是還不等他們的身體消失在牆外,後面的人又接他們的繩索爬到了牆頂,而剛才扔出了投槍的長矛手都還沒來及拿起新的投槍.

"閃開."隨著一聲喊,一名法師玩家突然一抬頭,一排火球飛了出去將幾個剛要爬上跺牆的日本人炸飛了出去,但是他的法術畢竟不是機關槍,轟掉了幾個人之後他還沒來及聚集下一披火球就見一名一身閃亮紅甲的日本玩家飛身直接從跺牆外面翻了進來.

"殺."幾名中國的戰士玩家舉著劍沖到那名日本人身邊集體一個劈斬,沒想到劍還沒砍到人就見對方突然把手搭到腰側的刀上,然後白光一閃,這幾名玩家全部被彈了回來.

"是拔刀術,這是個高手.重盾手."隨著一名玩家指揮的呼喊,兩名身高近兩米,舉著一人高塔盾的NPC突然像兩台攻城坦克一般轟隆隆的頂著盾牌朝那名日本玩家撞了過去.

那名日本玩家雖然會拔刀術,但那畢竟是一種輕巧的格斗技巧,拔刀術再厲害也是砍不動幾寸厚的重盾的.伴隨著咣當一聲響,兩名重盾手直接將那名日本玩家頂飛了出去,然後不等他重新站穩腳跟,兩名重盾手再次向前,硬是用盾牌將他緊緊的壓在了城牆邊上動彈不得.日本玩家的屬性大多以輕靈為主,和力量型的盾牌手比力氣肯定是不行的.被擠在牆邊的那名高手根本無法動彈,而就在此時兩名盾牌手突然向兩邊微微讓了出一道縫,幾名長矛手立刻舉著長矛從他們之間紮了進去.感覺到前面的抵抗力消失,兩名盾牌手立刻退到一邊,更多的長矛迅速補上將那名已經中了幾根長矛的日本玩家紮成了刺猬一般.

不過,雖然這個家伙被干掉了,但他耽誤了太多的時間,後方的日本玩家紛紛爬上牆頭開始往里跳,幾名撤退慢了一點的長矛手還沒來及躲回人群就被跳進來的日本人抱住滾成一團,雖然後面的人迅速沖上來將他們救了下來,卻也因此放進了更多的日本玩家.

"不行,日本人太瘋狂了,這樣下去我們守不住城牆的!"幾名中國玩家呼喊道.

"頂不住也得頂,堅持一秒是一秒."另外一些人叫喊著指揮身邊的玩家和NPC繼續沖上前去和爬上城牆的日本玩家繳在一起混戰了起來.

就在城牆頂上打成一團的時候,城外的一處高地上幾名日本行會首領興奮的說道:"哈哈,終于沖上城牆了,沒想到傷亡比我們預期的要低很多嗎!"

"就是."另外一名會長道:"沒想到松本正賀的計劃這麼有用,我本來還以為傷亡能達到七到八成以上呢,沒想到這還不到一成的傷亡就已經沖上了第一道城牆,照這麼看,最後的總傷亡應該能控制在五成以下.要是當初鬼手信長指揮我們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一名女性行會會長也道:"是啊!你們說怎麼都是不計代價的沖鋒,松本君指揮的戰斗就能把傷亡降低這麼多呢?"

另外一名年紀比較大的會長道:"什麼叫都是不計代價的沖鋒?你們要搞清楚其中的關鍵.雖然松本君要我們沖的是中國人的最強防禦據點,但他用了多個計劃迷惑中國人,使他們沒時間反應,而且還找到了這種對方防禦空虛的關鍵時間點.鬼手信長那家伙雖然同樣也是讓我們攻城,可他是讓我們攻擊有冰霜玫瑰盟的大批精銳駐守的城市,兩者能一樣嗎?"

"確實,有腦子就是不一樣,鬼手信長那家伙就一白癡,你說我們當初是不是腦袋被門板夾了要跟著他混?"

在這些日本會長們的討論聲中城牆上的日本玩家是越聚越多,最後居然和那些主動幫忙守城的中國玩家以及本行會的NPC部隊形成了勢均力敵的態勢,兩邊的人員密度幾乎完全一樣,加上日本玩家完全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來的,他們根本不躲閃攻擊,看到我們的人就直接撲上去抱住將其按倒,後面的日本人沖上來也不看是不是自己人上去就是一劍將被抱住的中國玩家和他們的人一起捅個對穿,然後自己再飛身抱住前面的中國玩家等著被後面的人把自己和敵人一起捅穿.這樣的戰斗方式雖然傷亡非常可怕,但也不得不承認對對方的壓力非常之恐怖.中國這邊的玩家什麼時候見過這種打法?那些習慣了常規戰的中國玩家根本不知道怎麼應付對方這種半無賴的戰斗方式,搞的中國玩家明明人數不比對方低卻被打的節節敗退.

"不行啊,這樣下去城牆就要守不住了!"幾名中國玩家聚在一起一邊抵抗著前面瘋狂的日本玩家一邊說著.

旁邊的一名戰士縱身向前砍倒一名日本玩家後又迅速退回同伴的掩護中,然後道:"該死,冰霜玫瑰盟的人為什麼還不到?"

後面一名女性玩家道:"冰霜玫瑰盟的人都在中俄前線,臨時調回來也是要時間的啊!"

"可是這邊就要守不住了啊!"另外一名女性玩家說道.

"守不住也得守,這是冰霜玫瑰盟的財產也是我們中國人的財產,能守住是幸運,守不住也算我們為冰霜玫瑰盟出過力了."

"那就盡力吧!"

隨著這些玩家發動最後的反擊,日本玩家的沖鋒又被往回壓了一點,但是中國玩家的戰斗決心畢竟不如日本人那麼變態,所以戰線最後還是被逐步壓向了城牆內側.不過,就在中國玩家感覺他們就快要頂不住了的時間,頭頂上的那個提示聲突然又響了起來.

"警告,確認第一城牆防線有被突破危險,按照最終決議,允許保密單位參戰,所有參戰人員注意不要誤傷己方單位."

"保密單位?"正被日本人壓的喘不過氣來的中國玩家們全都愣了一下,但他們很快就明白了什麼叫保密單位.

就在中日雙方玩家的交接線上,地面突然升起了一排正方形的平台.這些平台的長寬都是兩米,並且正以緩慢的速度逐漸升出地面並越升越高.當所有平台完全升出地面後,後面的中國玩家才發現這些平台其實都是一些三米多高的仿佛電梯間一樣的長方體結構,而就在大家猜測這里面到底裝著什麼東西之時,就見這些長方體面對城牆外側的一面突然打開了一道門,跟著就是一陣燃氣設備啟動的聲音.眾人只看見一個個巨大的金屬人形從那些房間中走了出來.

"我靠,冰霜玫瑰盟居然在城牆上還藏著機動天使,怪不然說是保密單位呢!"

隨著那排機動天使走出房間,那些高出地面的平台又緩慢的縮回了地面下,而那些機動天使則是紛紛摘下了身後那柄兩米多長,邊緣滿是鋸齒的重劍.隨著一聲整齊的仿佛摩托車啟動一樣的聲音,那些重劍邊緣的鋸齒突然轉動了起來,原本恐怖的鋸齒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圍著劍刃高速旋轉了起來.

一些懂行的中國玩家立刻叫道:"我靠,是鏈鋸劍,這可是屠殺武器啊!哈哈,這下小日本要倒黴了."

事實就如這些玩家所說的一樣,隨著那些機動天使的鏈鋸劍啟動,前方的日本玩家都是本能的一滯.鏈鋸劍這東西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見過,但這東西的威力卻是人人都清楚.一柄兩米多長粗的跟人腿一樣的重劍就更可怕了,這玩意邊緣還有一圈像汽油鋸一樣旋轉的刀齒,別說碰了,這玩意看看就能嚇人倒一排人.更何況拿著這些東西的機動天使還盡是那種身高三米,粗壯的好象矮人一樣的超重裝型機動天使.

這些隱藏在城牆上的機動天使全都是專門應對近距離作戰的超重裝機動天使,以犧牲機動性為代價的這種機動天使全部裝備了半米厚的特種鋼裝甲,別說這種材料的硬度一般武器根本砍不動,就算能砍的動,你的武器有多長?插進去半米深才剛穿過外掛裝甲,後面的部分怎麼辦?你的劍再鋒利能連劍柄一起捅進去不成?所以說除非碰上某些特殊裝備,這些家伙簡直就是無敵的存在.

"該死,冰霜玫瑰盟那幫混蛋居然在城牆上安排了這種東西!"日本人看到這些機動天使也是傻眼了,對付玩家他們還能不要命的抱住對手同歸于盡,這些機動天使要怎麼抱?先不說這些家伙的那些粗手粗腿能不能抱的住,就算抱住了,以他們的動力你就算把自己整個掛在上面又如何?能影響到人家的攻擊動作嗎?

雖然日本人被嚇住了,但機動天使可不會等他們緩過來,手上的鏈鋸劍剛進入戰斗狀態立刻便邁開步子沖進了日本玩家的人群,然後就見這些家伙拿著鏈鋸劍像揮狼牙棒一樣左右不停的揮舞了起來,那些靠近一定范圍內的日本玩家只要被那巨大的鏈鋸劍掃到一下立刻就會被切的粉碎並撞飛出幾十米遠,不少人更是直接被扔到了城牆外面.

看到這些機動天使這麼生猛,那些日本玩家終于意識到了再等死的更快,紛紛嚎叫著又朝那些機動天使發動了反沖鋒.但是機動天使和玩家不同,這些家伙一不怕死二不知道疼,再說他們身上那些裝甲也實在太厚了一點,大部分日本玩家即使僥幸沖到他們身邊也只能在他們身上留下一道道的青色印痕,根本砍不動這些鐵疙瘩.

"閃開."一名日本法師類玩家正好爬上城牆,隨著他的叫喊前面的日本玩家立刻讓開了一條道.這名日本法師立刻單手一指前面那台機動天使."雷霆射線."

一道藍色光束突然從法師的手指尖激射而出,直接命中了機動天使的胸口並發生了劇烈的爆炸.周圍的日本玩家看到爆炸的火焰都興奮的叫道:"好樣的."不過他們的歡呼還沒結束就見前方的火焰中突然伸出一只手臂猛的橫向一個揮斬將火焰硬生生的劈散了,跟著那台機動天使從火焰中走了出來抬手對准那名法師.機動天使的手腕處突然彈起一個小開口,嗽的一聲一發小導彈直接嵌進了法師死不瞑目的雙眼之間,跟著轟的一聲響,法師連帶著身邊的一大群日本人一起被炸成了一堆碎肉.

關閉發射口,那部機動天使抓起鏈鋸劍又開始繼續橫掃附近的日本玩家,搞的那些日本玩家完全不知道要怎麼搞好了.打又打不動,撤又不能撤,繞還繞不過去.這些金屬大塊頭簡直就是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

"娘的,冰霜玫瑰盟的機動機動天使太給力了!我要是也有幾台就好了."看到機動天使大殺四方的效果,後面的中國玩家都羨慕的不得了希望自己也能搞幾台隨身帶著防身,這玩意砍人簡直就跟砍西瓜一樣,一千級以下玩家在它們面前不比兔子強大多少,而就算超過一千級的玩家也只能說不會被他們輕易干掉,想干掉它們那非得一千三百級以上的玩家才有希望.

"啊……跟他們拼了."一名日本玩家突然從空間裝備內摸出了兩枚巨大的跟熱水瓶一樣的液化魔晶炸彈抱在懷里向最近的一台機動天使沖了過去.

看到這名玩家沖過來,機動天使立刻毫不猶豫的甩手一劍將那人直接劈成了兩半,不過那人也夠牛,身體被切成了兩截居然還堅持著拔掉了手上的炸彈保險,然後用最後的力量將炸彈推向了機動天使的腳下.

成圓筒形的炸彈直接滾到了機動天使腳下撞在機動天使的腳上發出了當的一聲響,周圍的日本玩家都是本能的一咬牙,但是炸彈卻沒響.機動天使低頭看了眼腳下的炸彈,然後一腳將其又踢飛了出去,但是炸彈剛落地城下就爆了.伴隨著轟的一聲,城牆下的日本玩家中又缺了老大一塊.

"該死,中國人的城牆上有魔晶能量穩定器,魔晶武器在這里沒用!"一個比較聰明的日本玩家終于發現了問題所在.

另外一名玩家叫道:"不可能,剛才那機動天使自己不是也發射了導彈嗎?它的導彈為什麼能爆炸?"

"也許不是魔晶炸彈,或者它們有干擾穩定器.既然魔晶能量穩定器都是冰霜玫瑰盟發明的,他們有穩定干擾器應該也不奇怪吧?"

"說的也是啊!可這樣的話不是只有他們炸我們,我們拿他們完全沒辦法了嗎?"

"沒關系,我這還有原始型的炸藥和起爆卷軸."一名玩家貢獻出了大量收藏,附近的人紛紛拿起了老式炸彈綁在身上瘋狂的沖向了機動天使.

看到捆著炸彈朝自己沖來的日本玩家,機動天使卻並沒有像之前一樣揮劍就砍,而是突然抬起了左手對著那些沖過來的人,然後手腕上突然伸出一根管子,伴隨著呼的一聲,一道火龍突然從管口噴射而出,瞬間便將前方的幾名身上捆滿了炸藥的日本玩家變成了人體火炬.

看到前面的人被點著之後後面發炸藥的人立刻驚叫道:"不好,快閃."可惜他們喊的不夠快,只聽轟的一聲那些人身上的炸藥突然被火焰引爆,跟著就是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沖向機動天使的那群人全部化為了飛灰消失在火焰之中.

近戰砍不動,魔晶武器無效,炸藥又帶不過去,面對超重裝機動天使這種變態級的武器日本玩家們算是徹底暈了.這種啃都啃不動的武器實在太打擊人了.

"這怎麼辦啊?那些機動天使太強了!"站在山頭上指揮的幾個日本行會會長看到大批的日本玩家和NPC前赴後繼的沖向機動天使又一個個的倒在機動天使的腳下,急的他們在原地團團轉卻跟本想不到辦法.

按照我們交給松本正賀的計劃,日本是要還給日本人的,也就是以日本玩家來控制日本,然後用松本正賀控制日本玩家,我們只要控制松本正賀就行了.這樣比直接接管日本要省心不少,而且好處也一樣拿,只不過名聲上聽起來要比直接占領差那麼一點.但是我們要的是實際利益而不是虛假的面子,所以這種背後遙控的方式才是我們最需要的.

既然決定要遙控日本,那麼現在這個支點城自然也是要讓日本人打下來的,而如果就靠這些機動天使就把城市給守住了,那我們後面的計劃豈不是都沒用了?這種自己給自己找麻煩的事情我們怎麼可能會做?

實際上正在大殺四方的這些機動天使雖然很厲害,卻存在著一種缺陷.這個缺陷不是我們自己有意留下的,而是真實存在的.本行會的大部分量產型機動天使都有這個毛病,而且這還屬于核心技術問題,不是簡單就能解決的.這次為了讓松本正賀徹底成為日本玩家們的偶像,我們不惜把這個缺陷都傳授給了松本正賀讓他在關鍵時刻解決掉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這樣他才能真正成為日本玩家心目中的偶像.

當然,機動天使作為我們行會的主要戰力之一,如果其缺陷被傳了出去,對我們的打擊也太大了點,所以我們給松本正賀安排的計劃並不是直接公布秘密,而是把秘密捏在手里用來要挾那些企圖對他動歪腦筋的日本行會首腦們.

戰場上,正當沖上城牆的日本玩家眼看著就要被機動天使部隊重新趕下城牆之時,一群穿著統一裝備的日本玩家和NPC突然出現在了那些驚慌失措的日本玩家身後.這些人剛一爬上城牆立刻就用輕靈的身法直接躍過前面的人沖到了日本玩家的最前面,然後朝著那些機動天使沖了過去.

看到突然有人躍過自己,那些排在前面的日本玩家都是一驚,隨後他們便發現了這些人身上都穿著統一的黑色裝備,他們立刻想到了之前聽到的傳說."鬼龍!是鬼龍的人!松本君的人來了!"

松本正賀在被日本玩家趕下台之前掌管的行會叫做黑龍會,現在他在日本又重新上位,但是當初的黑龍會已經解散變成了無數個小行會,且黑龍會這個名字還別一個很不起眼的小行會給繼承了.其實真正的黑龍會早就解散了,現在存在的黑龍會是是當初鬼手信長為了羞辱松本正賀而特地強迫一個小行會改名而成的.現在松本正賀在日本重新當政,但是想要重建黑龍會卻是不可能了.一來當初的黑龍會給日本玩家留下了太多不好的印象,二來現在的黑龍會名稱和旗幟都被那個小行會占用了,想要重組黑龍會就必須先逼迫那個小行會讓出旗幟和名稱,這樣做雖然難度不大,可畢竟對聲譽不好,而且也沒那個必要.後來經過我們和松本正賀的磋商,最終由松本正賀提議組建了這個鬼龍會,意為黑龍死亡之後轉化成了幽靈龍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這樣既承載了當初黑龍會的曆史,又不至于把那些不好的東西一起帶過來.

吸取當初的教訓,松本正賀這次重建的鬼龍會沒有像當初的黑龍會那樣變成一個幾乎把全國玩家都囊括進去的超級行會,因為那樣的行會不但管理麻煩,而且機構臃腫,反應遲鈍,效率非常低.這次經過我們的協助,松本正賀的鬼龍會只建立了一個類似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精英行會.這個行會的人員非常少,但個個都是精銳,而且絕對服從命令,不管是應對緊急事件還是干點被的事情,總之不會像當初的黑龍會一樣一個決議都得討論半天.

由于得到了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秘密資助,加上本來行會人員就不多,其中又有不少是我們支援給松本正賀的間諜,所以這個行會實際上就是個半傀儡行會,其中除了松本正賀之外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間諜,剩下的人則都是些日本的極端民族主義者.這些人熱血而智力低下,非常適合當槍使.這樣一支少而精的行會,在我們的資助下全部裝備了統一的行會制式裝備,而且由于這些裝備全部是我們支援的NPC生產的,所以以後行會擴大了也很容易生產更多的裝備.

這次參戰的日本玩家都知道松本正賀有著一支重新整和過的行會,也見過這些人的裝備,現在看到這統一風格的裝備立刻就認了出來.

看著那些穿著鬼龍會裝備的玩家和NPC沖向那些殺神一般的機動天使,那些之前被機動天使打的節節敗退的日本玩家紛紛在心中驚訝的念道:"他們這是要干什麼?難道他們要去送死嗎?"

送死自然是不可能的.這些來自鬼龍會的人就是松本正賀的秘密武器,是掌握了機動天使缺陷的特殊人員.他們的戰斗力可能不一定很強,但他們無一例外的要麼是我們行會派給松本正賀的間諜,要麼就是松本正賀的死忠,反正都是絕對無法挖角的人.只要這些掌握著擊敗機動天使方法的人不被策反,松本正賀在日本的地位就將無可動搖,因為除了他們沒人能對付機動天使.誰要是想繞開松本正賀竊取勝利果實,那就要做好獨自應對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大軍的准備.

就在那些日本玩家緊張和疑惑的目光中,那些鬼龍會的人全部以詭異的身法繞開了機動天使的巨劍沖到了它們身邊,然後就見他們突然跳起,然後拿出各自的武器對著機動天使的頭部某個位置重重的砸了上去.而隨著這一擊結束,那些看到這一幕的日本玩家都以為下一秒那些機動天使就會將面前的鬼龍會成員劈成兩半,可實際情況卻是那些機動天使居然像被按了暫停鍵一樣突然全體定格了.

"我靠,這什麼情況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三章 瘋狂(1)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五章 瘋狂(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