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二十一章 歇斯底里的最後突擊   
  
第十九卷 第二十一章 歇斯底里的最後突擊

"既然你們想死,那就不能怪我了!"看著嚎叫著向前沖來的眾多日本玩家,我忽然將雙手張開,然後輕輕向上做了個抬的動作,跟著一直懸停在我面前的六只永硠雂あ茼赤漱M輪便隨著我的手一起升了起來,然後那六只刀輪突然開始加速,高速旋轉的刀輪甚至帶起了一陣小型旋風."去吧."隨著刀輪的轉速達到極限,我微微向外一彈,六只刀輪就像是不被發射了出去一般突然尖嘯著沖向了正在沖鋒的日本玩家的人群.

仿佛割麥子一般,六只刀輪飛入人群之中便開始在人群之中橫沖直撞.永琲滲姥僖}壞屬性決定了沒有武器可以阻擋它的前進,即使有玩家看到刀輪靠近而提前將武器擋在身前也一樣,鋒利的刀輪會將他的武器和他一起一切兩段然後速度絲毫不減的繼續向前沖入下一個人的身體之中並將其切成兩段.

六只瘋狂的刀輪的殺傷速度超出了所有日本玩家的預料,短短幾秒之內現場就倒了下好幾百人,沖鋒的日本玩家陣營竟然生生的被六只刀輪給擋了下來.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用魔法砸他."反應過來的日本玩家和NPC中會用遠程攻擊的紛紛開始聚集魔力,然後就見各種魔法技能和遠程武器紛紛飛出人群朝我撞了過來.

因為技能特點的原因,最先到的自然就是弓箭了,畢竟射手的准備速度肯定比法師們要快.不過,如蝗蟲一般飛來的箭矢剛剛飛到距離我還有兩三米的距離時,我身邊一直圍繞著我上下翻飛的六只半月飛刃突然帶著嗖嗖嗖的聲音從我身邊脫離主動迎向了那些飛箭,跟著我面前便傳來了一陣叮當亂響,所有飛向我的箭矢無一例外的全部被絞的粉碎掉落在地,而那些半月飛刃卻沒有就此停下.其中兩只月刃各自飛回了我的身邊繼續圍繞著我開始旋轉起來,而剩下的四柄月刃則是一頭紮進了日本玩家的人群開始配合著那六只刀輪到處絞殺.雖然月刃沒有永琩犖堻s人帶武器一起切斷的能力,但和永琱ㄕP,月刃的速度比較快,而且撞到敵人的武器後還會反彈,盡管一些人僥幸的擋住了從前方攻擊的月刃,但經過反彈的月刃卻可以在加速後將他身邊的一圈人全部干掉.

在弓箭手們的攻擊剛剛結束的瞬間,戰士們的遠程技能也紛紛完成,一只只半月形或者尖錐形的劍氣之類的東西飛出人群朝我撞來,但是這次效果卻更糟糕.擋在我身邊的六面魔導光環將所有飛向我的技能全部擋了下來,每個技能打在魔法陣一般的光環上後只會使之閃耀一下,但是下一秒,發出這個技能的人就會被一道突然從天而降的黑色閃電劈成焦碳.黑魔導光環的特殊屬性就是吸收敵人的能量攻擊,然後轉化為魔法技能進行遠程報複,因此甚至都不需要我去處理,凡是攻擊我的那些人在一瞬間就全都遭到了雷擊報複.整個戰場上一瞬間到處都是電閃雷鳴,沖鋒的日本玩家人群瞬間就被電倒了一大片.

剩下速度最慢的法師們在看到戰士們遭到報複後反應卻是各不相同,一些反應快的人立刻便明白了這是魔法反擊,所以他們果斷的驅散了自己正在准備的法術,但反應快的人比較是少數,大部分人最終還是把他們的魔法扔了出去.當然,扔出魔法的結果絕對比直接驅散要倒黴一百倍,因為就在法師們或了然或驚訝的目光中,凡是撞擊在魔導光環上的魔法技能全部都被原樣彈了回去.

在手忙腳亂的擋下自己發射出去的法術之後,那些法師中的一些人開始抱怨道:"這紫日的技能也太變態了吧?全系魔法反彈,這不是成法師克星了嗎?系統怎麼能允許這種變態技能出現?這是賴皮啊!"

"沒你想的那麼誇張!"旁邊一個知道內情的人說道:"我以前在紫日的技能討論區看到過,那個魔導光環的技能反彈是有限制的.只要你的魔力強度能達到紫日魔力強度的四分之三以上,他的那個魔導光環就會被擊穿,否則就會以百本之百的威力被反彈回來."

"那還不是一樣?聽說紫日現在已經兩千級了,他的魔力強度該高到什麼程度?就憑我們這些人,別說四分之三,能有他一半的強度就不錯了!"

一直在旁聽的人焦急的問道:"那現在怎麼辦?法術攻擊全都被彈回來了,箭又射不進去,難道沖上去肉搏?"

"肉搏?那不是死的更快?"旁邊的另外一個玩家道:"對了,我們不是還有大炮嗎?丟到哪去了?把那東西拖過來就是了!"

"大炮?"一聽到大炮這個詞眾人都反應了過來.是啊!對付單個敵人的方法雖然沒用,可是大炮這種攻城武器多少總該有點用吧?一想到這點,周圍的日本人紛紛開始找起了大炮.不過,大炮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找到的.日本人在攻城的時候大炮幾乎都被我們轟掉了,剩下的炮雖然還有那麼幾門,但是攻城戰時大部分日本人都是翻牆過來的,城門畢竟就那麼點寬,相對于日本玩家的數量來說實在是太窄了一點.可是人能翻牆,炮怎麼翻啊?所以現在日本玩家雖然已經沖到傳送陣附近了,可他們的大炮卻是一門也沒弄進來.至于說拆我們的炮用,這個就更別想了.本行會的炮大多是能量武器,而且因為魔能管道技術和能源核心技術比較發達,所以本行會的大炮一般都是用的城市動力管道集中供能.使用這種方式供能的大炮就像是使用市電的家用電器一樣,只有插到電源接口上才能啟動,一旦搬離原先的位置沒法連接電源就成了一堆廢鐵.當然,支點城里也不是沒有火藥型大炮,只不過火藥武器和能量武器比起來威力較低,所以為了達到足夠的殺傷力,火藥炮的口徑都很大.這種重型武器一來數量少,二來也不好搬運,根本不可能拆下來使用.

著急上火的日本玩家到處找炮,但我可是不會站那里等他們,飛舞的刀輪就仿佛割草機一樣在人群里來回的穿梭,一批又一披的日本玩家和NPC沖上來又倒下去.不過,人多畢竟好辦事,再耽誤了幾分鍾之後,日本玩家的人群後方突然跑來一群人大喊著:"閃開,快閃開,炮來了!"

聽到炮來了,日本玩家趕緊分散讓出了一條路,跟著就見一根尾部連著一堆金屬零件的鋼管被抬了出來.一名負責區域指揮的玩家驚訝的指著那東西問:"你們管這東西叫大炮?"

運炮的人一邊指揮幾個人在那安裝設備一邊說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管它什麼樣子,能打想不就行了嗎?城門那邊兵荒馬亂的,大炮根本運不進來,我們能把這根炮管和發射機拆過來就算不錯了."

"可是炮架呢?一會開炮後坐力怎麼解決?還有瞄准呢?"

運輸隊的指揮立刻道:"這麼近瞄個屁啊瞄?讓一個人到前面抱住炮管口大致對准就行了.後坐力也別管了,反正我們就一發炮彈."

"我……"本來還想說什麼,但是看看後方那個混亂的樣子,這名玩家也沒辦法了,最後干脆把話咽了回去轉而道:"那誰去抱炮管誰來發射?沒有炮架,扶炮和開炮的人在開炮瞬間就得完蛋,你們誰上?"

運炮的指揮立刻道:"中川,你去扶炮,我來負責開炮."

"是."被叫到的人立刻跑到前面把大炮的炮管給扛了起來.雖然這炮體積不小,但是重量主要都在後面,炮管前方實際上並不太重,何況炮尾架在地上,位置比較低,重量大部分都集中到了這邊,一個人也足夠把炮管抬起來了.

那邊炮管調整好之後那名指揮立刻讓人全都閃開,炮彈在運過來之前就已經填進炮管了,現在只要瞄准了馬上就能開炮.

看到這些炮兵已經打算拼命了,那名區域指揮連忙讓前面的人趕緊讓路,跟著其他人也都紛紛讓開了一條通道.

其實大炮距離我所站的位置已經非常近了,通道一讓開負責瞄准的玩家立刻調整了一下姿勢讓炮管對准了我這邊,然後大喊道:"快,我快堅持不住了!"大炮的炮口雖然一個人就能抬起來,但瞄准的時候無法保持完全直立的姿勢,必須根據我們之間的距離調整姿態,因此比較費勁,十幾秒還行,再長人就很難穩的住了.

這邊負責瞄准的那家伙剛一喊完,後面負責開炮的那名指揮立刻便一拉發射柄,只聽當的一聲悶響,整支炮管連著負責操作大炮的兩個人都一起向後飛了出去,同時一發炮彈也以數倍音速穿出炮膛朝我飛射而來.

同時操縱六只永琤[上月刃發動攻擊,我的注意力根本無法集中到一個點上,不過盡管如此我還是在最後炮響的瞬間發現了飛來的炮彈,只不過這個時候已經略微晚了點,調集月刃去擋顯然是來不及了,最終我也只來及將雙臂交叉護在了面前而已.

吱……炮彈命中我之前先撞上了我身邊的魔導光環,但是炮彈並沒有爆炸,而是將魔導光環撞穿了一個大洞並帶著一陣刮玻璃一般的刺耳尖叫聲穿過那個大洞撞上了我交叉的手臂,而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看到我的面前突然滕起一個巨大的火球,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我真個人瞬間被向後掀飛了出去,一直飛進了傳送陣中才落地,至于那些一直在屠殺日本玩家的飛刃和刀輪則是在我被轟飛的瞬間一起掉到了地上,仿佛它們也失去了生命一般.

雖然我被炸飛了,但是現場的日本玩家卻一直沒敢動,只是緊盯著飛進傳送陣內的那團煙霧在看,他們希望那團煙霧散開之後能顯現出已經被干掉的我來.不過,這些日本玩家沒有等到煙霧散開,反到是先發現了地面上那些剛剛落地的飛刃的異樣.

"快看!"隨著一名玩家的叫喊,眾人很快便注意到了剛剛在我中彈瞬間掉落地面的飛刃竟然在地面上抖動了起來,跟著就在眾人擔憂的目光中,那些刀輪和飛刃竟然突然一下全部飛了起來並且以閃電般的速度射入了煙霧之中.隨著那些武器飛入煙霧之中,眾人突然驚訝的發現煙霧上方出現了一個彩色光圈,跟著煙霧中段突然亮起了一道光束,然後那光束突然橫向一揮將煙霧全部驅散露出了煙霧內部的情況.

"嘶……這是什麼情況?"看到煙霧內的情景,眾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只見煙霧之中的我竟然不知什麼時候換了一身造型出現在傳送陣中.神龍套裝那原本厚重華麗的暗死調鎧甲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一套閃著華麗光芒的銀白色戰甲,而且與造型彪悍的神龍套裝不同,這套新出現的裝備明顯要細膩圓滑很多,貼身的設計看起來要比神龍甲苗條了不少.不過,這些都只是表象.真正懂行的人都知道,這是套魔法戰甲.《零》中的盔甲並不單單是為戰士們設計的,在《零》中幾乎所有職業都可以選擇鎧甲型裝備,其中戰士和騎士們穿的那種比較厚重的可以算是戰斗裝甲,弓箭手和刺客穿的屬于輕便裝甲,而法師們穿的就是魔法戰甲了.神龍套裝擁有厚重的外觀和大量伸出鎧甲的刀刃,那種誇張而極具侵略性的風格一眼就能讓人認出來那是一種偏向近戰的重行裝甲,而現在我身上這套表面華麗無比,很多地方都鑲嵌著彩色寶石的鎧甲則充分說明了它是一套魔法戰甲,一種專門給法師准備的,用來進行中等距離作戰的魔力強化型鎧甲.

轟.就在眾人為我的華麗造型而驚訝不已時,我背後的翅膀突然伸了開來,跟著原本保持著半蹲姿勢的我猛的一蹬地面,身體瞬間便躥上了高空.不等下面的日本玩家反應過來,飛上天空的我便將手中那柄看起來像裝飾品多過武器的寶劍向前一揮."生命之火."

"啊……"隨著我的呼喊,下面的日本玩家人群中突然出現了很多抱著腦袋滿地打滾的人,周圍的人剛開始還沒明白怎麼回事,但是很快他們就發現那些人的眼睛,耳朵,鼻孔和嘴巴里開始往外冒煙,而隨著那青色的煙霧升起,一些人的盔甲縫隙和領口,袖口之類的地方居然往外躥出了火苗.那些想要救他們的人看到火苗立刻便明白了這些人慘叫的原因,但是他們使用的滅火手段對這火焰卻是毫無作用,不管是水也好冰也罷,一切用于滅火的手段在這里全都失去了作用.

眼看著火焰迅速點燃擴大,最終將那些著火的人全部燒成了焦碳,周圍的日本玩家全都嚇了一跳,但是不等他們想到對策,我的第二波招又到了.這次我到是沒使用生命之火,剛才這招雖然威力不錯,但是有冷卻時間限制,短時間內用不了第二次.這次我直接召喚出了一道火牆將整個傳送陣與日本玩家徹底隔離了開來.

看到傳送陣被火焰保護了起來,外面的日本玩家也開始著急了.天空中的那些自爆蝙蝠已經快被巨龍們殺光了,雖然自爆蝙蝠也讓巨龍們出現了一定的傷亡,但總體來說那些巨龍的戰斗力仍然存在,因此一旦那些蝙蝠全部死光,騰出手來的巨龍再加上我這個煞星,絕對可以讓日本玩家們全軍覆沒在這里.當然,不是說我們能殺光這里的所有日本玩家,而是我們可以擋住他們.現在日本玩家擁有局部優勢的原因就在于我們的大部隊都在中俄邊境,幾個小時之內根本調不回來,而如果日本玩家沖不破我和巨龍們的防線,最終等我們的大部隊到了,那他們的計劃就算是徹底失敗了.

"大家往火里扔東西,把火壓滅."

這個時候最忌諱的就是沒人出來主持大局,在這一點上松本正賀遠比當初的鬼手信長要強出太多了.這不是我們後來培訓的結果,而是松本正賀本身就比鬼手信長擅長指揮,當初和松本正賀的部隊打仗的時候我們就發現了那個時候的日本部隊一般很難被擊潰,而即使被擊潰了對方也會自動分解成一個個的小團體進行有序抵抗或交替掩護撤退,這就是松本正賀設立的區域指揮人員的功勞.但是鬼手信長根本沒這方面的知識,在他的認知中,打仗只要一鼓作氣向前沖就OK了,至于什麼階段指揮什麼梯次攻擊,對他來說那都是天方夜譚.這也是為什麼鬼手信長指揮的部隊往往一崩潰就會徹底亂套的原因,因為連鬼手信長自己都不知道崩潰後應該做些什麼,他只知道進攻進攻再進攻,從沒想過失敗之類的事情.

在這名區域指揮的提醒下,本來已經被火牆搞的有些混亂的日本玩家立刻找到了目標,他們紛紛將不遠處的建築廢墟上的碎石搬運到火牆邊並扔進火中.雖然魔法火焰不象燃燒物著火那麼容易被壓滅,但不管怎麼說,火焰表面覆蓋了一層東西後火焰失去燃燒空間自然也就小了下去.

日本玩家忙著滅火,我自然也不能閑著,他們滅火我就點火,不過大面積的火牆也不是那麼好點的,因此我沒辦法繼續點火牆而只能在空中不斷的以巨型火球轟擊下面的日本玩家.以銀月形態扔出的火球全都是加了料的爆裂火球,每一個火球落地都跟炮彈似的先轟趴下一大片,然後四散飛射的火焰還能點著不少人.

本來我的這個火球在密集人群中是可以引起連鎖反應的,因為著火的人四處亂跑可以把附近的人也點著,這樣火焰就可以四處蔓延並最終一發不可收拾,但是日本人現在卻是知道他們的處境,因此他們表現的都很勇猛.那些著火的人並不慘叫著四處奔逃,而是會全部向火焰中心跑,力求盡快死亡而不去拖累附近的人.由于日本玩家這樣的自覺行為,導致了我的火球無法擴大燃燒面積,只能靠火球自身的爆燃殺傷敵人,相比之下威力就下降了不少.當然,即使只是這樣,火球造成的直接傷亡也絕對不小.

隨著日本玩家的瘋狂運輸,大量的岩石和建築殘骸很快便在火牆上硬生生的鋪出了一條路來,雖然岩石縫隙中依然有火焰冒出,但至少已經可以過人了.

看著那條通往傳送陣的岩石道路,興奮的日本玩家們不等火焰徹底熄滅便跳上了還在冒火的岩石沖了進去,盡管不少人都在奔跑過程中被點燃,但他們還是義無返顧的向前沖,搞的好象他們真的可以靠這樣的身體破壞傳送陣一般.

就在日本玩家們興奮的看著越來越近的傳送陣,以為他們即將成功之時,一枚從天而降的火球突然在火場出口處爆發,瞬間便將已經快要沖出火場的日本玩家又給炸回了火場中,同時爆發的火焰將壓住了火牆的岩石也給轟開了一大片,導致下面未完全熄滅的火牆又再次燃燒了起來封住了這唯一的通道.

"大家別怕,繼續堆石頭,多鋪幾條路,他就一個人,不可能攔住我們所有人."

隨著區域指揮的喊聲,本來被我炸回來的日本玩家們立刻又再次投入了瘋狂的鋪路計劃中,他們不斷的拆卸任何他們能找到的東西投入火牆之中企圖組成一條沒有火的通道,但是一次次的鋪設成功卻被我一次次的炸回來,最終在犧牲了N多人後,他們依然沒能建好任何一條通道.

不過,就在日本我玩家們幾乎就要放棄了的時候,一道紅色的光束突然從城牆方向飛了過來將正准備發射火球的我轟的在空中翻了N個跟頭才穩住身形.

"哈哈,去死吧紫日,讓你知道知道我們大日本帝國炮兵也不是吃素的!"幾名推著炮車的日本玩家操作著幾門魔晶大炮費勁的調整著大炮的炮口企圖再次鎖定我的身影.

我抬頭看了看火炮所在的位置,然後輕輕抬手向那個方向一指,一枚耀眼的白色光球突然在我的指尖形成並朝著那個方向電射而去.光球幾乎只用了兩秒便跨越了從傳送陣到城牆邊上的那近兩公里的距離,跟著便是轟的一聲巨響,光球准確的撞上了其中與門魔晶大炮將其連同周圍的日本炮手一起轟飛了出去.

看著被突然轟飛的大炮,周圍其他的日本炮兵們稍微愣了一下,隨後便被他們的首領的呼喊聲驚醒."別怕,後面還有很多炮,我們死了不要緊,只要給前面的人爭取到時間破壞傳送陣就行."

聽了他們指揮的話,那些日本炮兵們便再次開始操作大炮向我進行炮擊,但是效果卻和之前那次突襲完全不同.

魔晶大炮本身屬于攻城武器,炮彈威力雖然很大,但能量彈的飛行速度卻並不快,別說是我這樣以速度見長的高級人員,只要不是被偷襲,任何在一公里范圍外看見炮彈的人都可以輕松躲開炮彈的直接飛行軌道.如果是在地面上,即使炮彈無法直接命中,依靠觸地後的爆炸也可以用沖擊波傷害附近的人員,但是現在我是飛在天上,魔晶大炮又不是高射炮還能設定炮彈爆炸高度,一旦無法直接命中,炮彈就會從我身邊穿過去,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傷害.

在被我轟掉一門大炮後,其他魔晶大炮立刻開始還擊,但是速度緩慢的炮彈對我根本毫無威脅,被我輕松閃開,一發也沒能命中.

雖然炮彈打不中我,但是我的還擊可是一點也沒變慢.盡管我發射的光球從這邊飛到大炮那邊也要兩秒左右,但兩秒雖然足夠一名玩家閃開一枚直徑不超過一米的光球,但這點時間卻絕對不夠一門大炮離開它之前所在的位置,因此那些大炮拿我完全沒辦法,我卻可以輕松的一個個的給那些大炮點名,甚至還能在攻擊大炮的時候抽空把即將穿過火場的日本人炸回去.

發現大炮完全壓制不住我,那邊的炮群也著急了.雖然日本人的大炮還有不少,但是這樣一味的被動挨打也不是辦法.大炮再多也有被打光的時候,何況日本人的大炮經過我方炮群的轟擊,實際上剩下的也不多了.

"該死,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炮群負責人懊惱的身邊曆經千辛萬苦才跟著自己一起跑到這邊的大炮一座座的被摧毀,心里急卻沒有任何辦法.以大炮的運動能力,想躲閃我的攻擊根本是不可能的,而這次推過來的大炮中只魔晶大炮根本打不中我,火藥炮的炮彈到是速度夠快,可問題是如果之前偷襲還湊合,現在我在天上根本每一刻種是停頓的.大炮畢竟是大炮,不可能跟隨我的移動不斷變換角度,日本人的大炮又沒裝自動瞄准系統.

炮群指揮正在那急的拔頭發,冷不丁的卻聽到身邊一名年紀很小的玩家小聲說道:"我們為什麼要打紫日呢?"炮群指揮一聽這家伙的話立刻就想發火,可是他才剛轉過來就聽小家伙又繼續說道:"我們的任務是摧毀跨國傳送陣,又不是殺死紫日.我們只要瞄准傳送陣開炮就是啦?再說了,只要我們對准傳送陣開炮,紫日為了保護傳送陣,自己就會主動去擋我們的炮彈,我們何必追著他瞄准呢?"

"嗯?"那名指揮聽到這里也是一愣.是啊.他們的任務又不是把我干掉,沒事和我玩什麼捉迷藏啊?一想明白了這點他連忙對後面喊道:"所有炮位注意,調整目標,集中火力轟擊傳送陣,別管紫日了."

那邊炮群調整完火力之後立刻就開始一陣轟鳴,我正在不斷的改變位置力圖躲避那些炮彈,但是突然就看到一排炮彈朝著明顯比我所在的位置低很多的方向飛了過去.按照這個角度炮彈根本打不到我,而是會落在……落在……"該死!"我終于意識到了他們把目標換成傳送陣了.不過……難道他們以為瞄准傳送陣我就沒辦法了嗎?"出來吧我的敢死隊員們."

隨著我的呼喊,我手腕上突然打開了一個小洞,跟著就見一只只的幽靈甲蟲從小洞中飛了出來,然後它們紛紛震動著翅膀主動朝著那些炮彈飛了過去.

轟……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在我下方的空間中發生,但是沒有任何一發炮彈命中我或者是我身後的跨國傳送陣,幽靈甲蟲們的飛行速度雖然不快,但提前找好彈道主動去撞那些飛過來的炮彈卻沒什麼問題.至于說傷亡嗎……這個還真沒什麼傷亡.

幽靈甲蟲有兩種形態,一種是鑽石形態,基本不怕能量攻擊,另外一種是虛無化形態,可以完全無視物理傷害.這次飛過來的有普通火炮發射的實體彈,也有魔晶大炮發射的能量彈.遇到能量彈,幽靈甲蟲們只需要變成鑽石形態撞上去就行了,只要不同時撞上好幾枚炮彈一般都不會有事.至于火藥炮彈,這個稍微麻煩點,幽靈甲蟲們必須先用鑽石形態撞上炮彈,然後在撞擊發生的瞬間進入虛無狀態.因為一般的火藥炮彈在命中後都會有零點幾秒的爆炸延遲,所以這個時間足夠幽靈甲蟲們切換形態了.雖然這期間有個別幽靈甲蟲會因為切換速度太慢而掛掉,但總體來說傷亡還是微乎其微.再說了,幽靈甲蟲這種東西我想要的話隨隨便便就能召喚好幾百萬只,即使一發炮彈換一只甲蟲我都懷疑日本人的炮彈夠不夠用.

"該死,為什麼炮彈會凌空爆炸?"因為距離太遠,日本人的炮群根本看不到體積很小又近乎透明的幽靈甲蟲,他們所能看到的就是他們的炮彈在飛過我身下的空間時突然就莫名其妙的全部爆炸了.

"現在怎麼辦?"看到炮彈無法穿過我的防線,炮群這下也沒轍了.

"要不然我們試試用魔光炮?"之前那個年紀很小的玩家提議道.

魔光炮本來是光明神殿的技術,所以算是系統提供的技術,現在全世界很多國家都有行會掌握了這種技術,只不過由于他們拿到的比較晚,且自身沒有實力對魔光炮技術進行再開發,所以除了我們行會之外,其他各國行會的魔光炮技術都還是光明神殿開發的那種最原始的魔光炮技術.這種魔光炮一來體積大,二來關鍵部件需要用到的材料不好找,所以產量一直都上不去.盡管這些行會也都知道我們行會能夠大量生產魔光炮肯定是找到了關鍵材料替代技術,但他們自己研發不了又沒辦法偷我們的技術,也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生產魔光炮了.

日本人的魔光炮技術是在鬼手信長剛剛接手日本政權後不久就搞到了的,只是因為一直沒有進行深入開發,所以日本人也只掌握了最基礎的魔光炮技術.而且,因為受制于原始魔光炮的核心材料的產量問題,目前全日本一共也只有三門魔光炮,這次攻城他們一共就拉來了兩門,其中一門還在剛開戰那會就被我方的浮空炮台群給轟爛了,要不是後面的玩家反應快把這門魔光炮拉了下去,估計這門炮也不存在了.

魔光炮和魔晶大炮雖然都是用墨晶石的能量作為炮彈來使用,但在能量轉換效率上魔光炮的效果要遠高于魔晶炮.也就是說在使用同樣的能量情況下,魔光炮產生的威力要遠大于魔晶炮.不過,由于魔光炮的發射方式是聚能發射,所以其攻擊范圍是一條直線且沒有太大的爆炸力,但也正因為它的攻擊方式,使得魔光炮擁有魔晶大炮數倍以上的穿甲能力,在對付一些高防目標是魔光炮顯然比魔晶炮要有用的多.

雖然魔光炮有著諸多優勢,但是這東西的缺點也不少.其中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魔光炮在發射後會在空中形成一條光束,而這條超亮的光束將為敵人明確的指出魔光炮的所在位置,也就是說魔光炮比一般火炮更容易招來敵人的報複性打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魔光炮的產量足夠高,那麼報複性打擊到也不是不能承受,可關鍵就在于魔光炮的產量極低.

現在日本人是打算用僅有的這門魔光炮攻擊我,可是他們自己都覺得一炮不大可能直接把我干掉,而魔光炮的特性決定了它只要開一炮就必然會招來我的反擊,而以魔光炮的體積,想躲顯然是不可能的.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日本人打算使用魔光炮,那麼他將只有也僅有這麼一次開炮機會.雖然魔光炮的光束彈藥有著接近光速的飛行速度,可以保證百發百中,但是僅為了這唯一的一次炮擊就損失日本最後的兩門魔光炮中的一門,這到底值不值得呢?

"哎呀老大,你到現在還猶豫什麼啊?打不下支點城我們都要變成亡國之人了,到時候還要魔光炮干什麼?留著給中國人用嗎?還不如現在用掉來的安心.哪怕只能開一炮,起碼它也為我們的複國計劃創造了一個機會,為什麼我們要放棄呢?"

被這名小玩家這麼一說,那名炮群指揮也有些動心了.而這個時候那名小玩家又繼續道:"其實,我覺得我們也不一頂算是損失魔光炮.我們都知道,魔光炮產量之所以這麼低,完全是因為作為其核心的通光水晶太難找了.所以說,魔光炮被摧毀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只要一會在炮擊之後我們立刻拆下通光水晶將其帶走,即使炮架被摧毀又如何?我們回頭就能造造一門出來."

"對啊!想不到你小小年紀腦袋這麼活路."那名炮群指揮被這名小玩家連續提出了這麼多有建設性的建議也忍不住表揚了他一句,然後他便立刻吩咐後面的人將那門好不容易才保下來的魔光炮給推了出來.

看到魔光炮終于被推了出來,那名小玩家忽然又說道:"老大,我還有個想法."

"說?"連續從這個小家伙這里得到了這麼多提示,這位指揮者也不得不對他的意見加以重視了.

這名小玩家一聽老大發話了便連忙說道:"我是這樣想的.反正這門魔光炮一會只有一次開炮機會,而且我們也不怕死,所以我們完全可以不按安全操作規范去做."

"你的意思是……?"

"強裝藥,使用超載發射模式.哪怕造成魔能轉換模塊爆炸也無所謂,反正通光水晶有專用保護法陣,不會因為過載而損壞,我們只要能回收通光水晶,即使魔光炮被毀並炸傷周圍的人又如何?只要那唯一的一炮夠勁就行了不是嗎?"

"哈哈,你小子果然聰明.不過我們要麼不做,要做就做的徹底一點.來人,去給我把魔光炮上的限流器拆掉,將動力提取模塊和穩定閥短接,然後給我找塊最大的魔晶石裝上去,就算炸不死紫日那混蛋我也要把他屁股點著."

聽到他們老大的話,一名比較機靈的玩家立刻提了一只大罐子跑了過來問道:"老大,魔晶石不夠勁,我找到一罐液化魔晶儲存罐,我們直接用這個不是比魔晶石能量還足嗎?"

"哈哈,好,沒想到我手下聰明人還不少呢!趕緊給我改裝,我要一炮把紫日那家伙炸回老家去."

這邊炮群的人在忙著改裝魔光炮,我卻是在一邊屠殺下面的日本玩家一邊通過軍神的通訊頻道和松本正賀商量著一會的退出問題.

我出現在這邊的目的只是為了增加日本玩家對于戰斗殘酷性的認識,順便再次提升一下松本正賀在日本玩家心目中的地位,並不是我真打算死守著傳送陣不放,畢竟我們的戰略計劃還是要讓日本人占領支點城的.

按照我的計劃,我再殺掉一些日本玩家之後,松本正賀就可以出現在戰場之上了.然後按照我們安排的劇本,終于擺脫了我的魔寵圍攻的松本正賀將和我在空中進行最後決戰,然後下面的日本玩家將因為松本正賀牽制住了我而突破火焰屏障成功沖進跨國傳送陣.

在日本玩家沖入跨國傳送陣之後,他們將遇到一個他們無法想象的意外情況.這個意外情況就是——跨國傳送陣其實是無敵的.

沒錯.確實就是無敵的.不過不是絕對無敵,而是相對無敵.跨國傳送陣作為能夠超越國家屏障的一種超級傳送陣,其本身的能量強度遠不是一般傳送陣可以比擬的.而一旦跨國傳送陣將這些能量用于支撐自身防禦,那麼跨國傳送陣就將進入暫時性無敵狀態,除非有某種攻擊的威力能夠超越跨國傳送陣的防禦上限,否則你根本就別想破壞掉它.

按我們的計劃,當日本玩家發現傳送陣無法破壞後一定會極度的沮喪,因為他們為之努力並奮斗了一晚上的慘烈戰爭都將因為跨國傳送陣的無敵狀態而全部白費.上一秒還滿懷激動之情沖入跨國傳送陣的日本玩家在下一秒突然發現自己追逐的目標竟然是個幻影,這種心靈上的巨大落差必然會讓所有日本人遭受重大打擊.而這個時候就該輪到松本正賀出場了.

就和我一樣,松本正賀實際上也有個自爆技能,而且威力也不小.當日本人因為無法摧毀傳送陣而心情跌落谷底之上時,松本正賀就借機發表一番慷慨激昂的講話,然後英勇而悲情的沖入跨國傳送陣中自爆將跨國傳送陣徹底摧毀.這個安排雖然有點狗血,但是效果絕對好.悲劇往往比喜劇容易讓人記住,松本正賀這個時候的犧牲絕對能在所有日本玩家心里刻上深深的印記.

當松本正賀自爆結束後,八月熏她們三位天使就會以複活後的姿態重新回到戰場帶領剩下的日本玩家擊敗我和那群龍.巨龍雖然是可再生資源,但培養周期比較長,所以我們可以以此為借口安排巨龍們在戰斗到重傷後撤退.至于我嗎……雖然我很強,但是我們可以安排我在松本正賀的自爆中"意外受傷",然後八月熏她們三個聯手將我徹底擊敗,這也就說的過去了.

只要擊敗了我和那群龍,那麼支點城也就算是被日本人徹底占領了.之後日本人的慶祝活動自然是由松本正賀負責了,我和冰霜玫瑰盟的人就可以功成身退了.當然,支點城戰役不是日本光複戰的全部,不過它卻是最重要的一戰,只要這戰演好了,後面的戰役其實都很簡單,畢竟現在的事實就是我們行會確實在日本沒人了.那些近乎于空城的日本城市,就算我們不放水肯定也是守不住的,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

本來我們的計劃都安排的好好的,不過,就在我和松本正賀商量好准備實施之時,突然就見日本玩家炮群的後方亮起了一個巨大的光團,跟著就見一道光束瞬間照亮了整個天空.

"我靠,那幫瘋子干什麼了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十章 一夫當關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十二章 幸好沒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