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七十九章 明日之星   
  
第十九卷 第七十九章 明日之星

"別說了箭哥,我和鐮姐都合格了,就是你沒合格!"鮮血之劍終于還是喊出了真相.

在鮮血之劍喊出這句話後鮮血之箭先是一愣,然後呆了幾秒才突然大笑起來道:"想不到小劍也學會開玩笑了.好好,只要你自己心里能想通就行,有什麼不舒服別憋在心里,發泄出來能好受點."

鮮血之劍聽到鮮血之箭的話立刻就想解釋,但是我卻伸手將他拉到了一邊,然後自己站到了鮮血之箭的面前說道:"抱歉,他不是在開玩笑.你的兩名同伴都合格的,只有你不合格."

"你在胡說什麼啊?"鮮血之箭看著我愣愣的問道.

"身為冰霜玫瑰盟的會長,你覺得我有和你開玩笑的可能嗎?"我一臉正色的問道.

大概是我的身份以及我的表情起了作用,鮮血之箭臉上的笑意終于消失了."你的意思是三個人里只有我不合格?"

我點點頭道:"你的成績不合格,而且距離合格的標准線差距非常遠,我本來想如果你們的成績只是稍微差一點點還可以通融一下,可惜你的成績實在差太多了,我實在沒辦法通融!"

"為什麼?"鮮血之箭的這聲喊的相當大聲,他的臉上明顯已經開始出現歇斯底里的前兆了."我為什麼不合格?他們不是都合格了嗎?他們任務只做到一半就掛了都能合格,我已經完成了任務的全部基本要求,只差加分任務沒完成,為什麼他們合格我不合格?"

"因為那個任務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我們的入會條件不是任務達標與否而是在任務中你所表現出的個人行為准則."我說著向哈斯博士那邊勾了下手指,哈斯立刻會意的在操作台上按了幾下,然後一塊水晶石便從房頂降了下來並在我們身邊投射出了一段影象.

那段魔法影象記錄的是鮮血之箭在任務過程中摘取一棵特殊小草的畫面,而就在那株造型比較特別的小草周圍還生長著一小片紫色的花朵.我指著影象道:"這棵小草是你的個人任務物品,但是旁邊的紫色花朵卻關系到你的兩名同伴的任務評分,你在到達這里之前就知道這兩種植物是混合生長的,而且你也明確的知道兩者的具體作用,但是因為摘取紫色花朵會在身上沾上那種花的氣味,而下一環節任務中的目標生物對這種氣味很敏感.你在明知道放棄采摘紫色花朵會導致同伴積分下降的情況下為了自己接下來的個人任務,毫不猶豫的就放棄了采摘紫色花朵,可見在你心中自己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很抱歉,對你這樣的人,我們冰霜玫瑰盟實在無法接受."

"我當時……"

"請不要狡辯了,我們行會使用的心理學測試系統是絕對公證的,就算有誤差也不會超過一枚水晶的顯示數值,可你的評分實在是距離及格線太遠,就算有誤差,也絕對不會差這麼多,所以……"

"你騙人,我當時真的是……"

我再次伸手制止了對方說下去."我說了,你的行為距離合格要求太遠,和我爭吵只會對你的將來更加不利.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還可以把你在任務中多次損人利己的行為顯示給大家看.如果你覺得那樣更好的話我是不會介意的."

"你……"

鮮血之箭氣憤的伸手指向了我的鼻子,但是他才剛喊出一個字就被我將手指拍到了一邊.

"希望你注意下自己的情緒,還有我不喜歡別人說話的時候指著我的鼻子.這次是看在你剛剛被刷下來心情低落的份上,再有下次我就不會跟你客氣了."

雖然一般人說這樣的話有點囂張的意味,但是以我現在的身份說這樣的話卻是正合適.我畢竟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世界戰力榜第一,如果什麼人都可以指著我的鼻子罵,那我這個第一是不是也混的寒磣了點?

"紫日會長您別生氣,箭哥他只是一時沖動."鮮血之劍一看氣氛不對連忙出來打圓場想把我們拉開.

"滾一邊去,不用你在這里假惺惺."鮮血之劍剛走過來就被鮮血之箭憤怒的推到了一邊,要不是因為他本身是戰士系,而鮮血之箭是弓箭手系,在力量上天生有差距的話,估計這一下非得把鮮血之劍推倒在地不可.

"夠了."一直沒說話的鮮血之鐮突然怒吼了一聲,瞬間就把鮮血之箭與鮮血之劍都給震住了."鮮血之箭,你到底在發什麼神經?當初說什麼來著?過就是過,沒過就是沒過,你這是什麼樣子?"

鮮血之箭剛才被鮮血之鐮的一句話給吼沒音了,現在突然又反應了過來用更大的音量吼了回去."你過了當然有樣子,可是老子沒過啊!你們自己加入冰霜玫瑰盟以後可以風風光光了,可是老子怎麼辦?你們他媽……"

啪.鮮血之鐮突然甩出的一個耳光瞬間便將鮮血之箭的話給打停住了.

"哼,要不是你哥,我才懶得帶著你這個累贅.好,既然你今天能把這話說出口,那我也算仁至義盡了.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管你,不管是游戲里還是現實中,你以後還是自己照顧自己吧.看護了你八年,我也對的起你哥哥了.現在你可以滾了."

"好你個……"鮮血之箭剛要放狠話就被我一把掐住脖子提了起來,任憑他手腳並用的拼命睜紮也完全無法掙脫我的手掌."嗚……快放開……放開我!"

"聽著混蛋.這里是艾辛格,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地盤,就算是世界頂級行會的會長到了我們這里也得給我們規規矩矩的,你一個無名小卒就不要在這里囂張了."說完之後我也不等他答話,直接將他向門口一扔,兩名NPC正好推門進來一下接住了還沒落地的鮮血之箭."把他扔出艾辛格."

兩名守衛聽到的命令點了下頭立刻就拖著鮮血之箭往外走去,鮮血之箭一看情況不對連忙叫喊了起來,只可惜鮮血之鐮被他的話傷到了,所以一點反應也沒有,而鮮血之劍雖然想說點什麼,可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最終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鮮血之箭被拖出了房間.

"好了兩位,看樣子你們已經決定好了自己的選擇,那麼,是不是可以開始辦理入會手續了?"

鮮血之劍扭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又看了鮮血之鐮一眼,最後對我道:"我們不會加入的."

"哦?就因為我們行會的測試使你們發現了鮮血之箭的缺陷並導致你們關系破裂?"我並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反而是一臉玩味的看著鮮血之劍.這小子剛做的測試,結果我可是記的很清楚,就憑他一塊紅水晶都沒點亮的成績,如果他要是不因為這個事情發火那只能說明我們行會的心理測試不准.紅色水晶一塊都不亮說明鮮血之劍這小子是個標准的濫好人,割肉飼鷹指的就是他們這種人.以現在的社會意識形態來說,像他這種人估計比大熊貓還罕見.

"對?"鮮血之劍果然沖我發火道:"都是你.我們幾個本來一起好好的,就因為你,現在搞成這樣!"

雖然鮮血之劍和之前的鮮血之箭一樣是在罵我,但我現在卻是一點火氣也沒有,反而是微笑著看著正在發火,而且好象隨時都會哭出來一樣的鮮血之劍.說實話,鮮血之劍的性格可能比起濫好人更像個孩子,所以我才會不和他生氣,因為他的很多行為可能都是無心的.

"說完了?"看鮮血之劍罵累了,我才接口道:"氣消了就去半手續吧,對本會人員我還是挺寬容的."

"我……"

鮮血之劍剛想再次爆發便被鮮血之鐮給按了下去."差不多就行了,別耍小孩子脾氣."

"我……"

"你什麼你?"鮮血之鐮用非常凶的口氣對鮮血之劍道:"那家伙現在這個樣子是他自己選擇的路,你想跟他走一樣的路那你就去走,不要拉著我一起."

"姐,我不是要和箭哥一樣當混混,我是……"

"你是什麼你是?"鮮血之鐮根本不給鮮血之劍說話的機會,直接下達了最後通牒."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要是想跟他混,那現在你就可以走了.你如果想當個正經人,就給我乖乖閉嘴站到一邊去."鮮血之鐮說完也不等鮮血之劍有所反應便直接轉身對我道:"紫日會長,真不好意思,讓你看到家丑了."

"沒關系,這事也不是你的錯.不過,現在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談談你們兩個的入會問題了?"

"當然."

鮮血之鐮雖然當初想用自己的加入為條件讓我把鮮血之劍與鮮血之箭都一起收入冰霜玫瑰盟,但她當時的想法也僅僅是給自己增加點好處而已,現在看來鮮血之箭根本就是不能做同伴的人,所以她非常果斷的就和鮮血之箭決裂了.說起來鮮血之鐮這種行為雖然看起來比較沒有人情味,但這卻是最好的做法,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大家的損失.

在鮮血之鐮的督促下,鮮血之劍最終也沒敢再說什麼,乖乖的就和我們行會簽署了入會協議.其實之前他發火也只是因為覺得鮮血之箭可憐,並不是他真的不想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鮮血之劍這家伙只是有點濫好人,但是他並不傻,加入冰霜玫瑰盟是件多麼有誘惑力的事情,他傻了才會拒絕.之前不過是一時激動,冷靜下來之後自然也就沒的說了.

迅速搞定了兩人的入會申請之後我又親自帶著他們兩個去領取了行會福利,鮮血之劍這小子之前罵我的時候到是挺義正詞嚴的,可等到拿福利的時候這小子的口氣卻是全都倒過來了,那馬匹拍的,要不是之前看過他的心理測試,我都以為這小子是做保險出身的呢.

發完行會福利之後鮮血之劍與鮮血之鐮便被我分了開來,雖然兩個人有點不願意,但現在畢竟是行會成員了,不象以前,很多事情是需要聽從行會安排的.再說,這種分離也只是暫時性的,又不是以後不讓見面了.

其實把鮮血之劍與鮮血之鐮分開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我當初看中的其實只有鮮血之鐮,而鮮血之劍只是因為鮮血之鐮的原因而額外增加的名額,所以在我的認知中鮮血之劍只是一個普通會員,和本行會的其他十幾萬會員完全沒有任何區別.但是鮮血之鐮就不同了,她的潛力非常之大,只要善加培養,我相信很快就能再打造出一個類似于克利斯締娜或者真紅,金幣那樣的行會高手來.

對于這兩個人的不同定位決定了他們所能享受的行會資源肯定是不一樣的.鮮血之劍只是名普通會員,即使因為鮮血之鐮的關系給他一些好處,也絕對不可能為了他付出太多,而鮮血之鐮則是行會的未來主戰力量,自然是要重點培養了.

將兩人分開之後鮮血之劍被我交給了行會里的幾個喜歡練級的玩家,讓他們帶著他一起去練練級順便熟悉下行會福利所帶來的戰斗力提升.鮮血之鐮在看到鮮血之劍很快便和那幾個人混熟了之後便也不再擔心和他分開了.其實我知道,鮮血之鐮真正擔心的是鮮血之劍被人騙.像鮮血之劍那種小孩子似的濫好人性格,實在是太容易被人利用了.好在我們行會的人都是經過心理測試的,不說個個是君子,起碼沒有心術不正的壞人,單就這一點上來說,我們冰霜玫瑰盟到是最適合鮮血之劍的地方了.

看著鮮血之劍和新認識的朋友有說有笑的離開之後我才對鮮血之鐮道:"好了,現在可以放心了吧?"

"你知道我在擔心什麼?"鮮血之鐮顯然很驚訝我的發現.

"我好歹也是一會之長,如果完全沒有一點看人的本事,你覺得我能帶的起這麼大個行會嗎?再說了,你對鮮血之劍的擔心都寫在臉上了,要想看不見除非我瞎了!"

鮮血之鐮聽到我的解釋也只是隨意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其實我們三個並不是朋友,而是有點類似于家人的感覺.我們……"

鮮血之鐮像是在講故事一般慢慢的將她和鮮血之劍以及鮮血之箭的事情說了出來.其實他們三個的事情也不算太複雜.鮮血之鐮在現實中是個孤兒院出來的孩子,至于鮮血之劍則是她在孤兒院領養的小孩.當然,這種領養不是說當兒子養,畢竟鮮血之劍比鮮血之鐮也小不了幾歲.鮮血之鐮一直是在把他當成弟弟和兒子的雙重身份在照顧著.至于鮮血之箭,那家伙其實是鮮血之鐮當年在孤兒院時最好的玩伴的弟弟,不過那家伙據說很早就被人領養了,後來就一直沒有消息了.鮮血之箭因為是那個人的弟弟,所以鮮血之鐮覺得自己有義務幫助他,所以這些年一直在照顧他,只是鮮血之箭不像鮮血之劍那樣憨厚率直,反而是極為的懶惰,貪圖享受以及狡猾.可以說如果不是鮮血之鐮管著,他早就變成社會上的混混了.

今天這次測試實際上只是個誘因,鮮血之箭的問題其實很早就已經存在了,只是積累到今天才爆發出來,因此鮮血之鐮才會那麼干脆的就此和對方脫離了關系,畢竟即使對方是自己好朋友的弟弟,鮮血之鐮也沒有義務一直照顧他到老啊.

因為我知道這個事情堵在心里肯定很難受,所以鮮血之鐮說我就聽著,一直等她說完之後我才開口安慰了她幾句,然後便迅速轉入正題道:"過去的都讓他過去吧.人還是要向前看的,為了你和小劍的以後,你必須努力了."

"這個我明白.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盡管吩咐吧."鮮血之鐮說道.

"需要你配合的東西還真蠻多的."我想了想道:"你還是先跟我去見一見本行會的專業設計人員吧."

"設計人員?設計什麼啊?"鮮血之鐮顯然不太明白為什麼要見我們行會的設計人員,按說就算大型行會業務面比較寬廣,有設計人員可以理解,但是帶她去就有點讓人意外了.盡管鮮血之鐮知道我打算把她培養成冰霜玫瑰盟將來的一大戰力,可這也和設計人員不沾邊啊?變成行會的中堅力量需要的是培養戰斗力,又不是去當模特,難道還需要設計形象不成?

一看鮮血之鐮的表情我就知道她肯定想岔了,但是解釋也解釋不清楚,所以我干脆不解釋,直接道:"總之你見到就明白了,反正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種設計師就對了."

被我說的迷迷糊糊的鮮血之鐮最終就這樣被我帶到了位于艾辛格天空城中的一處巨型建築之內,在這里她終于見到了那群傳說中的設計師,而他們的形象也果然像我說的一樣和她的想象有著巨大的差距.

"你們就是設計師?"鮮血之鐮看著面前的那群人驚訝的問道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七十八章 人與人的差別    下篇:第十九卷 第八十章 極限測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