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八十六章 靈魂抽離   
  
第十九卷 第八十六章 靈魂抽離

雖然那魔偶跑了,但是有飛鏢幫我跟蹤位置,他根本就別指望能跑的掉.不過,我才剛轉身走出洞穴大門,正好就碰上了複活回來的那個行會的會長.當然了,之前他已經被干掉一次了,就算再白癡也不可能一個人跑回來.

"哼,紫日,之前我沒帶夠人被你占了便宜,這次我看你往哪跑."一看到我從洞穴里出來,那會長立刻便跳了出來指著我放出了狠話.當然,他敢這麼囂張的原因是他背後密密麻麻的站了近萬人,估計要不是這些人在,他肯定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哼,一群烏合之眾."我隨口丟下一句之後又道:"我現在趕時間,給你們兩個選擇.一,馬上讓開一條路.二,我自己打出一條路.你們趕緊選吧."

聽到我的話那個會長利馬不干了,跳出來指著我大罵道:"紫日,你不要以為自己戰斗力強點就這麼囂張.告訴你,這里是我們地下聯合會的地盤,想要在我們的地頭耍威風,你還不夠資格."

聽到對方如此囂張的話也就知道這事根本沒法談了,所以我干脆什麼也不說了,直接將永睇E集到了手中凝聚成了重劍形態.等永琣走洶妨,我立刻向前一步並將永痚祀|過頭頂,整柄永琱坐W瞬間便燃起了一層紫黑色的火焰.不等對面的人有任何反應,我便將烈焰熊熊的永痦r的向前一揮,一道巨大的火柱瞬間成型並隨著我的揮斬猛然砸進了人群之中.

對面的人群跟本沒想到我會突然出手,等看到巨大的火焰柱砸下來的時候已經根本來不及逃跑了,結果所有人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火焰柱轟然砸入人群,然後瞬間將站在隊伍中線上的那排人全部燒成了飛灰,而位于隊伍兩側的人則是在火柱撞擊地面之後被突然爆發的沖擊波全部吹飛了出去,而且這些人多多少少都被火焰沾到了一點.不少人一爬起來就急忙想要滅掉身上的火焰,奈何那火焰附著在身上就仿佛附著在木柴上一樣,不但越燒越旺,居然還隨著他們的拍打沾到了他們的手上,然後又向四面八方擴散,最後很多人都被火焰點燃變成了一只只人形火炬.

一刀結束,看了看已經被干掉了三分之一的玩家隊伍,我直接收起永琤l喚出夜影翻身爬了上去,然後就這麼當剩余的那幾千人不存在一般從隊伍中間的那道巨大的空白區穿了過去,而在這個過程中,根本沒有一個人敢于站出來哪怕象征性的攔一下.

既然身份已經暴露,再隱藏也就沒意義了.我直接騎著夜影一路跑到了港口區,那邊的守衛看到我之後第一反應不是阻擋,而是掉頭就跑,顯然他們已經知道洞穴那邊發生了什麼.

我騎著夜影直接飛上港口大壩,然後在港口內那群等著租船的玩家驚訝的目光中直接驅動夜影一路沖到碼頭的邊緣並速度不減的讓夜影縱蹄跳出了碼頭.後面那些不了解情況的人本來還以為我腦袋出問題了要騎馬跳河來著,誰知道當夜影縱身跳離碼頭之後竟然仿佛落在地面上一般馬蹄直接在水面上一點又再次躍起,而水面上僅僅只是蕩開了幾圈波紋而已.

看著我騎著夜影在河面上飛奔的身影,一名玩家忍不住羨慕道:"我要是也有那樣的坐騎就好了!"

旁邊一個了解情況的家伙立刻道:"坐騎?那是夢魘,特殊系BOSS級的東西.當坐騎?兩個你捆一塊都未必干的過他.再說就他那速度,只要不想和你打,累死你也追不上."

"我不就是感歎一下嗎!別說夢魘了,哪天能讓咱弄條座龍騎騎我做夢都能笑醒了!"

這邊碼頭上的人還在議論著這邊的情況,我卻已經騎著夜影沖到了地下河的出口處.眼看著前面就是人員轉運的碼頭了,我隔著老遠便向前一指,米拉瞬間出現在我的頭頂,然後伴隨著一聲龍吟轉換到了龍形狀態張嘴就是一發毀滅爆彈將前方的偽裝碼頭整個轟飛了出去.

外面的城市中,本來所有人都在各忙各的,誰知道倉庫區突然傳來一聲爆炸聲,然後跟著就是轟的一聲巨響,一條全身閃著紅寶石一般璀璨光芒的寶石龍猛人撞飛了倉庫的牆壁和半個屋頂一下飛到了城市上空,而緊跟著就見我騎著夜影也沖了出來.

我這邊才剛一出來,城市外面立刻就有一個巨大的聲音響了起來."城里的玩家注意,我們是冰霜玫瑰盟精銳軍團.我們將于十分鍾後對該城發動行會戰,請無關人員盡快離開城市或就地下線,十分鍾後所有停留在城內的人員都將被視為城市守衛人員予以消滅,為避免誤傷,請不希望與我行會為敵人員盡快撤離."

這個通知一連響了十遍,不過每次播放前面的時間都會減一分鍾,當最後的一分鍾通知結束,城外立刻便升起了一大片飛行單位,跟著不等城里的守衛力量做出反擊這些人便直接飛進了城里開始對城市守衛人員展開清剿.

本次襲擊這邊的是我們行會抽調出來的最強的那部分戰斗力,除了我們的行會神族沒參戰之外,這幾乎就是當初打俄羅斯神族時的原班人馬.想當初就連俄羅斯神族也不過是和我們的這幫精銳拼了個互有傷亡而已,現在用這幫人來對付一座中型系統城市,那簡直是用斧頭劈豆腐,幾乎都沒出現傷亡就輕松搞定了這座城市.

用了五分鍾完成城市壓制之後,我們行會的精銳軍團立刻進入了地下暗河,然後沿著河道向上游的混亂之城沖去,至于剛剛被占領的城市自然是有我們行會的二線部隊負責接管.

從精銳部隊進城開始我就沒插手,發現這城市的抵抗力量弱到可以忽略之後我干脆沒等戰斗打完便先一步離開了.

根據飛鏢的心靈接觸傳回的信息,那魔偶傳送的距離其實並不太遠,所以夜影只用了一次夢境穿越外加三分鍾就跑到了那魔偶所在的位置.

我們趕到那魔偶所在位置的時候那魔偶正在跟飛鏢較勁,老遠就看到森林里光束亂飛,轟的附近的樹木東倒西歪的四處冒火,不過實際效果卻是近乎于零.以飛鏢的光速移動能力,就算能保證每次發射時槍頭都對准飛鏢,但發射的武器彈藥的飛行時間怎麼辦?就算是激光之類的能量武器也不過是光速而已,飛鏢完全可以閃的開.何況《零》中目前為止好象還沒有真正的光速射線,就算是米拉的毀滅射線也不過是看起來好象激光一樣,其實速度比光速差遠了.要不然當初第一次遇到米拉的時候我也不至于能閃的開她的毀滅光束,畢竟我反應再快也不至于連光都閃的開啊.

看到飛鏢在那逗著那個魔偶玩之後我也不急著往上沖了,反正這家伙的戰斗能量來自于吸收的靈魂能量,就算他剛剛吃了那麼多研究員的靈魂,但是經曆了那次耗能絕對極為驚人的傳送後,現在應該也沒剩多少了.何況他現在還在瘋狂的到處亂射能量彈,照他這個速度就算身上帶個發電站也不夠用啊.

大概是發現了自己根本打不到飛鏢,那魔偶在連續打了近一分多鍾之後終于放棄了繼續攻擊的打算,而是再次展開了那種傳送裝置想要逃跑,而且他還架起了武器隨時提防著飛鏢再沖進來和他一起傳送.不過,這次飛鏢到是沒往里沖,因為他已經知道我們到附近了.

就在那魔偶身邊的那些好象地雷一樣的傳送裝置剛剛啟動之時,森林之中突然一亮,跟著就見一道紅色的光束瞬間穿過前方林木之間的縫隙直接轟在了其中一個傳送裝置上面,緊接著就是轟的一聲爆炸聲,那枚被命中的傳送裝置瞬間便被炸成了一堆碎片.

雖然轟掉了一個傳送器,但是讓我們意外的是那魔偶身邊的電網居然還在工作,不過少了一個傳送裝置似乎使傳送時間被延長了.那電網閃了半天也沒見那魔偶有要被傳送走的感覺,似乎是因為少了一個傳送裝置而增加了聚能時間.

趁著他還沒把自己送走,我又揮手給米拉發了信號,米拉立刻張嘴又是兩道毀滅射線先後飛出.對面的魔偶身邊連續兩聲巨響,又有兩枚傳送裝置被轟掉,但是電網依然還在.

這次不用我下命令了,米拉在發現那東西還在工作後直接又補了五道射線轟掉了五個發射器,然後就見那魔偶身邊的電網閃了幾下之後開始明顯的暗淡了下去,最後所有的發射裝置都像是突然失去動力了一般淅瀝嘩啦的全部摔到了地上.

看著那些東西全部落地之後我才點了點頭向那魔偶走去,而對方也在我出現的第一時間發現了我的存在.

之前在地下洞穴中我的表現似乎讓那魔偶相當害怕,再次看到我之後他明顯緊張了起來.低頭看了下地面上已經報廢的傳送裝置,那家伙竟然毫無氣節的轉身就跑.

啪.隨著我的一個響指,前方突然傳來轟的一聲巨響.幸運帶著巨大的風壓猛然砸在了那魔偶的前面,將他逃跑的路線封了起來.不過這家伙卻是一點要停的意思也沒有,發現前面有擋路的,立刻就轉向往側面跑,但是瘟疫和小三則是干脆的一左一右將兩邊的路也給封了,逼的那家伙只能又退了回來.

"之前你不是挺硬氣的嗎?怎麼現在一見我就跑啊?"我一邊說著一邊向他走去.

那魔偶也知道我才是這里的老大,看到我走過來立刻便把戒備的主要目標放到了我的身上,不過後面幾條龍還是給了他不小的壓力,逼的他不得不隨時提防著幸運他們搞偷襲.

見他在這種情況之下依然是一點想要合作的意思都沒有,我也估計他大概是不會妥協了,無奈之下只好最後一次勸說道:"看你的樣子似乎是打算頑抗到底了.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堅決不肯合作,但是我尊重你的選擇.現在我問你最後一次,你是要配合我讓我搞清楚你身上的特殊能力的原理,還是要我把你打散再自己研究出來?"

對方沒說話,而是將雙臂交叉護在了面前,然後只聽唰的一聲雙臂上的刃爪便彈了出來.看到他連武器都亮出來了,那答案也就不需要問了.

我無奈的轉身一邊向後走一邊說道:"交給你們了,注意點別打爛了."

幸運一邊故意齜牙咧嘴的裝凶惡一邊說著:"放心吧老大,我保證把他拆成一塊塊的讓你慢慢研究."

幸運這邊才說完,米拉便突然張嘴一道毀滅射線轟了出來.那魔偶急忙雙臂一曲用手臂外側擋在面前,然後一面藍色的能量護盾便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轟的一聲米拉的毀滅射線轟在了光盾上被攔了下來,但爆炸的力量卻硬是將那魔偶震退了十幾步.

"吼."身體才剛穩定下來的魔偶便聽到背後一聲巨吼,他立刻意識到了自己退的太多已經進入背後那條龍的攻擊范圍了.果然,他才剛剛轉身將雙臂護在面前就見一只巨大的龍爪橫掃而來,轟的一聲便將他整個橫著拍飛了出去一口氣撞斷了十幾棵大樹才掉落地面.

全金屬打造的魔偶雖然和人形的玩家比起來體型已經很大了,但是與巨龍比起來卻是完全沒有任何優勢.幸運他們拍他就跟打蒼蠅一樣,隨便一巴掌就把他給拍飛了.雙方畢竟體積差了太多,力量方面完全沒有可比性.

被一巴掌拍飛的魔偶好不容易從地面上爬起來,剛想觀察下敵人的位置,沒想到背後卻突然閃過一道伶俐的劍芒,那魔偶雖然在最後一刻做了閃避動作,但還是慢了半拍.只聽吱的一聲金屬撕裂聲,跟著就是咚的一聲悶響,一只金屬手臂直接砸在了地上.

驚訝的看了一下自己光禿禿的右肩,那魔偶剛想彎腰去撿地上的斷臂再給接回去,沒想到森林中卻突然射出一道白色的絲線粘在了那手臂上,然後絲線猛然一收,瞬間便將他的胳膊給拽了回去.那魔偶發現自己的胳膊被搶走之後立刻就想去追,但在那手臂被拽走之後,他的面前卻是突然一黑,跟著就見一條巨大的尾巴橫掃而來,然後便是轟的一聲巨響,那魔偶再次飛了出去,而且一口氣在地面上滾出了足有二三百米遠,期間還撞斷了大樹小樹無數.

"你的敵人是我們,可別東張西望."已經變成人形的米拉提著把閃著雷光的巨劍站在那魔偶身邊說道.

聽到這話,那魔偶才驚訝的發現敵人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自己身邊.其實他不知道的是米拉不是跑到他身邊來的,而是他自己飛到了米拉身邊.剛剛那一尾巴其實是瘟疫算好了角度抽的,所以他的飛行路線也是預料之中的,停下之後剛好落在米拉腳底下.

那魔偶雖然不知道米拉是怎麼出現在他身邊的,但是他現在卻是異常的恐懼.從之前在洞穴內的無視,到後來發現我能輕松接住他的飛刀時的正視,再到之後發現打不過我時的重視,現在那魔偶對我已經只剩下仰視了.直到現在他才終于意識到了我不是比他強,而是比他強太多了.不管幸運他們單對單能不能打過他,反正他們幾個聯手之下那魔偶發現自己根本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他根本就是在被幸運他們耍著玩.這已經不是在戰斗了,這是在調戲,在玩弄,在赤裸裸的羞辱.

"啊……"那魔偶似乎知道自己沒希望脫離了,但是他卻不打算服軟,所以他最終決定拼個魚死網破.在發出了一聲怒吼之後,這家伙居然猛的從地面上蹦了起來,然後就見他全身突然亮起了眩目的藍光,而且是越來越亮.

在那家伙怒吼之後的瞬間我便猛然轉了回來有些生氣的看著這具個性獨特的魔偶,然後無奈的歎了口氣輕喚道:"凌."

"嗯."伴隨和輕輕的回應聲,凌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那魔偶身邊,然後將一只手輕巧的搭在了那魔偶的肩膀上,同時嘴里似是安慰的輕聲說道:"夠了."

隨著這一聲"夠了",那魔偶身上的藍光便突然開始減弱,僅僅幾秒之內那藍光便暗淡的幾乎看不出來了,而那魔偶則是驚訝的回頭看向了凌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很可惜的是他一個字也沒能說出來便突然雙膝一軟,轟的一聲跪到了地上,然後他的身體又晃了兩下,接著便突然向前倒下並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行了,把他抬走吧."見那家伙終于安靜了,凌直接對幸運他們吩咐了一聲後便轉身朝我走了過來.

看到凌走了過來,我便直接問道:"我猜的沒錯吧?"凌點了點頭,在走到我面前之後便將一只手伸到了我的面前.此時在她的手掌之上,一個透明的好象肥皂泡一樣的光球正在有明一暗的閃爍著,而在那泡泡之內,還有一個和那魔偶造型一模一樣的小人正在拼命的砸著泡泡壁,試圖從里面跑出來.當然,他的努力全都是徒勞的."這就是那家伙的靈魂?"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八十五章 彪悍的特殊能力    下篇:第十九卷 第八十七章 切片啊切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