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九十九章 事情搞大發了   
  
第十九卷 第九十九章 事情搞大發了

俗話說現世報來的快,可是我也沒想到居然會來的這麼快.我這邊才把東西收羅整齊,那邊就聽到轟的一聲響,洞穴頂上居然被砸穿了一個大洞,跟著我本能的一抬手,當的一聲,我的刃爪和一柄大刀在我頭頂上不到兩里面的地方撞在了一起,要不是我擋的快,這會那柄刀肯定正嵌在我的頭骨中呢.

"什麼人?"剛才那一下將來人震開了一截,因為沒看清楚對方身份,所以我習慣性的出聲問道.

對方似乎並沒有將我當回事,聽到我的問題居然只是回答道:"要你命的人."

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再對他客氣豈不是顯得我很無能?"哼,想死直說."我說完便直接將另外一只手上的刃爪也彈了出來,永瓻h是迅速融化分解到了我全身的刀刃之上.

"想死的是你."來人大喊了一聲便突然啟動向我沖了過來,但是我卻沒有做出任何抵擋的姿勢,而是微微轉了個身對著我自己的左前方沖了出去.

那家伙正在疑惑我為什麼不做防禦准備卻往左前方跑,但是還沒等他想明白便突然感覺到了背後傳來了一陣恐怖的魔力波動.危急之中他也來不及回頭查看了,干脆的向他自己的左側做了一點便宜,企圖通過改變奔跑路線來閃過背後的攻擊.但是,他才剛轉彎,立刻就感覺到一股龐大的熱能撲面而來,慌亂之下他只能用手臂護住了頭臉,同時一道緊緊包裹著他的身體的淡黃色光幕也升了起來,將火焰全部阻擋在了光幕之外.

本來那家伙以為這就是我的後招,沒想到光幕才剛升起,他的左側便突然被什麼東西命中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沖擊波瞬間將他整個人橫著掀飛了出去.飛到半路的那家伙突然發現我竟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而直到這個時候他才明白過來我之前往這里跑根本不是在做無意義的運動,而是早就算好了他會被擊飛到這里,我這是提前在這邊等著而已.

看著那直接被轟飛過來的家伙,我二話沒說在空中一把接住他的肩膀,然後雙手一翻,直接將他整個人旋轉著扔上了半空,跟著我身上的永睎間從全身各處刀刃上彙聚到了我的手中重新組成了永睄C.

"永琚X—神雷流炎斬."

隨著技能啟動,我整個人猛的從地面直射天空,後來居上的追上了之前被我扔飛的那家伙,然後在空中與他接觸的瞬間爆發出了一片漫天飛舞的劍氣光芒,緊跟著就見我們頭頂突然莫名其妙的打開了一個空間通道,一道雷電從通道中飛出正中那家伙並將他直接擊落地面.那家伙全身電弧亂閃的摔在地上又彈了起來,然後突然感覺面前一黑,跟著他整個人便再次改變方向橫著飛了出去.

被幸運一巴掌拍飛的那家伙還沒落地,就見瘟疫已經側著身子舉著尾巴等好了,等那家伙飛過來,他立刻猛的一個原地轉身,巨大的尾尖帶著呼嘯的狂風猛抽在了那家伙的胸口之上並將他又給原路砸了回去.

幸運等在原地揚起巴掌正打算再給那家伙來一下,沒想到那家伙剛飛到半路就聽玲玲大叫了一聲:"聖劍裁決."跟著就是一道白光閃過,那家伙飛在半空的身體突然就變成了兩段,一段繼續沿著原來路徑飛到了幸運面前被幸運一爪擊落,而另外一段則是原地掉了下來.

"老大,這家伙好象死透了."幸運用兩根指甲小心的捏著那家伙的腦袋將他的上半截身體從地面上提了起來.

"大哥!"我還沒來及說話,就聽一聲慘叫從背後傳來.回頭一看,原來是個女人從之前被打穿的那個洞里降了下來,不過她很不幸的正好看到幸運提著那家伙的半截上身在那晃蕩著.

看到那家伙的尸體以及我們,那女人立刻從背後抽出了一柄長劍喊道:"我要你們償命.還我哥哥命啊……"

那女人話才說到一半就被一只巨大的紅色龍爪一巴掌拍到了地面上,跟著米拉從空中降下一腳將還掙紮著企圖爬起來的那女人又給踩回了地上.

"今天這是怎麼了?哪來這麼多瘋子?"我疑惑的看著地面上那個雙目赤紅狀若惡鬼的女人說道.

"哼,你這個妖孽,遲早一天會被天道所殺."

聽到那女人的話我表情一怔,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驚訝."你是天庭的人?"剛才沖進來的那個家伙穿的雖然是中式盔甲,但這東西又不是只有天庭才有,所以我一時之間根本沒往那邊想.至于這個女人,她身上的裝備看起來到是有那麼一點天庭的服裝特色,只是風格稍微顯得陳舊了一些,所以我一開始也沒想到這點.

聽到我的話,那女人以為我是怕了天庭的名頭,立刻囂張的叫囂著:"哼?現在知道怕了?已經晚了.你殺了我哥哥,天庭是不會放過你的."

看著那個被踩在腳下還在瘋狂掙紮的女人,我一邊將刃爪與永琣洶F回去一邊走向她說道:"那麼好吧,既然你是條有主人的狗,那麼和狗吵架顯然是不合適的,讓我們帶你去問問你的主人吧."我說著便走過去一把將那女人從地上拎了起來,不過那女人卻立刻劇烈的掙紮了起來企圖從我的手上逃脫.我非常干脆的直接給了她一耳光,然後將她提到面前厲聲說道:"要麼你給我老實一點,要麼我動手讓你老實一點,你想選哪個?"

"去死."那女人直接單手一按自己額頭,然後猛的向前一帶,一枚紅色的光彈瞬間從她的額頭上射了出來.我一低頭,光彈撞在神龍套裝的頭盔護沿上瞬間被彈了出去.

"看來你並沒有很好的領會我的意思,那麼……"我說著突然將她往上一扔,只聽吼的一聲,幸運,瘟疫和小三兩邊的兩個腦袋分別咬住了她的四肢和兩條腿,然後在我的示意下三條龍猛的向四個方向一用力,只聽到一陣仿佛撕布一般的聲音和那女人的慘叫聲同時響起,那女人的四肢瞬間被全部拽了下來,只剩頭顱的身體直接從半空中掉落下來被我單手接住再次提到了面前.小純的治療術瞬間跟上,在那女人還沒有因為失血過多死掉之前先治好了她的四肢處的斷面."我說了,我會讓你老實下來,那麼現在,我們去見見你的主人吧."

收起魔寵和召喚生物,順便通知了一下軍神派人過來接收物資,我自己則直接傳送到了艾辛格並轉道去了南天門外的傳送陣.

守門的四大天王看到我拎著個女人從傳送陣里出來都是一愣,不過看我的表情似乎很不高興的樣子,他們也就沒搭話.

穿過南天門之後隨便問了個仙女,得知玉帝在凌霄寶殿後我便直接走了過去.

此時的凌霄寶殿上玉帝正在和眾神仙商量事情,沒想到大門外忽然傳來兩聲呼喝."站住,玉帝正在啊……"伴隨著驚叫聲,兩名守殿神將直接摔進了大殿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玉帝看著提著個被切成了人棍的女人走進來的我以及倒在地上的神將,立刻大聲質問了起來.

"該問話的是我才對."我直接將那女人往前面一扔,任由她一路滾到了玉帝架前的台階底下才被台階擋住停了下來.

"這這……這不是守靈仙子嗎?怎麼會?"玉帝身邊的太白金星看著那女人驚訝的說話都不利索了.

聽到太白金星的話,我立刻道:"看來這女人到是沒說謊,那麼就請玉帝給我個解釋吧?"

玉皇大帝聽到我的話也是眉頭一皺,然後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問道:"進入神戰遺跡的該不會是你吧?"

"神戰遺跡?什麼東西?"

太白金星連忙解釋:"就是一個位于地下的洞穴,里面放了很多的……"

"神力核心?"

"果然是你!"玉皇大帝聽到我說到神力核心,立刻便叫道:"你居然敢踏入禁地?"

"禁地?你們有插牌子拉警戒線嗎?你們有告訴過我嗎?"

"這個……"

"就算那里是你們的禁地,我那也是誤入,你們的人居然一見面就下殺手.多虧我還算有點本事,不然就算死了都沒地方伸冤去.你們自己說現在該怎麼辦?"

"大膽."一名一身道袍身材瘦高的女仙從隊列中走了出來,然後對著我大聲叱道:"你進入禁地在先,我們的守衛下殺手也是理所當然.何況你又並未受傷,還打殘了我們的守衛.到了玉帝面前居然還如此囂張,一個下界凡人,你當天庭是什麼地方了?"那女仙說到這里忽然回頭瞪著身後的一名神仙怒聲道:"你拉我衣服干什麼?"

那神仙明顯是知道我是不能惹的人,拉她自然是讓她別說話,不過這女仙顯然沒能理解人家的意思.被她這麼一說,那神仙也不好意思再插手了,干脆後退兩步縮到了人群後面.

我沒有立即說話,而是轉頭就這麼直直的看著那女仙,一直盯了近一分鍾,直到她准備再次發飆時才搶先一步說道:"你新來的吧?不知道我是誰嗎?"

"我管你是誰?觀你身無靈光又非仙班,定是那下界之人.讓你進得天庭已是越矩,怎敢口出狂言?"

聽到這話我直接轉頭看向了二郎神道:"這家伙哪冒出來的?第一天上班?"

大概是看不過去了,一直坐在玉帝下手位置的大日如來開口說道:"這是第十一殿閻羅紫日,天庭特編人員,滅欲仙你還是先退下吧."

"滅欲?"我聽到這個稱號轉頭看了一眼那女仙,然後道:"確實人如其名,看到這副尊容啥欲望都滅光了.我還是少看幾眼為秒,免得日後連求生欲都沒了那就完蛋了."

"你……"

那女仙正要反罵回來,太上老君忽然出聲打斷她道:"你先退下."說完之後太上又轉向我道:"紫日,你不要在這里胡攪蠻纏.我們感應到禁地被破派出了兩名守衛,現在一名被你打殘,另外一名估計也是凶多吉少吧?本來就是你有錯在先,我天庭蒙此損失都沒說什麼,你就不要再狡了.就算你狡破天去,這事情總是要處理的吧?"

"注意,不是我有錯在先,而是我根本沒錯.那里是不是禁地都是你們說的,你們又沒貼牌又沒派人駐守,我怎麼知道那里是不是禁地?要是你們隨便指一個地方就是禁地,那以後哪天你們說艾辛格是天庭禁地,難道我就得搬家不成?"

"行行行,算我們有錯在先行了吧?"玉皇大帝給我吵的沒辦法只好暫時先做了妥協.

"注意,不是算,這根本就是.你們的錯誤別往別人身上推,想要談事情就先把大家的地位放平,站在平等的台階上才有談的可能."

"行,都依你."玉皇大帝說道:"沒給禁地加標志,沒事先通知你,這都是我們的錯,你是誤入,不知者無罪.至于我們派去的守衛被殺,這個算我們處理不當,不過你也殺了我們的人,所以這事暫時扯平.好了,這樣可以談正事了吧?"

"我沒意見,是你們之前一直強調我有錯不肯談的,既然現在你們終于決定坦誠的談一下,那我自然是願意的."

雖然知道被我耍了,但是玉帝卻還是忍著沒發火,而是很客氣的問道:"這禁地確實是我們的禁地,但是你不知道那里是禁地,所以你闖入禁地的事我們就當沒發生.不過,這禁地里的東西……"

"我的,都是我的."玉帝話都還沒說完我就叫了起來.開什麼玩笑,東西都吃進嘴里了,哪有吐出來的道理?

"好的好的."見我又要耍無賴,玉帝趕緊安撫我道:"那些東西就當送你的,我們不要了還不行嗎?"

"什麼叫送我的?那本來就是我發現的,所以是我的東西."

"行行行,是你的東西."玉帝趕緊道:"東西都是你的,跟天庭無關."

"嗯,這還差不多."

玉帝見我平靜下來了才繼續道:"那個,里面的東西都是你的,我們不管,但是有一件東西確實是我們天庭的.我們的東西你總得讓我們拿回來吧?"

"你確定就一件?不是同一類型的一堆東西?"

"對.就一件.和它同一類型的東西還有很多個,但是我們只要那一個."

雖然知道天庭這麼急著想要回去的肯定是件非常有價值的東西,但我也知道這東西絕對不能留.盡管我也經常跟天庭耍無賴,但我卻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只會耍無賴的混混.以天庭的作風,如果我真的只是單純的耍無賴,估計早被天庭干掉了,哪能容忍我到現在?我之所以經常和天庭耍無賴卻一直沒事,就在于我知道分寸.有些好處對天庭來說是可給可不給的,這種東西我硬要下來天庭也不會說什麼,但有些不該碰的東西我是絕對不會去碰的.

"說說看到底是什麼東西?"盡管從玉帝不惜低聲下氣迎合我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這件東西天庭是志在必得的,但是表面工夫還是要做一下的.一會等玉帝說出來要什麼東西,我就還給他就是了,反正那洞里的東西都很多,還給玉帝一兩件也沒什麼,我依然是大賺了一筆,還可以順便做個順水人情.何樂而不為呢?

玉帝聽我問是什麼東西就大致猜到了我是准備把東西還給他們了,所以他立刻興奮的說道:"嘿嘿,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貴重的東西,你就算拿了也賣不出去,對你雖然有用,但也可以說用處不大."

"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玉帝說那東西賣不出去,我立刻就是心里一突,該不會玉帝說的是那東西吧?

很不幸,怕什麼來什麼.玉帝果然說道:"就是那個洞里的神力核心或者叫神力之源."

聽到這個名字我立刻心里一咯噔.那洞里的神力之源都被凌和小純爆掉了一大半,剩下的也被維娜給吸光了.現在玉帝跟我要神力之源,我拿什麼給他啊?剛剛還說自己知道分寸,利馬就出事情了.現在就算我知道分寸也不行了.被爆掉的那部分先不說,就算是維娜吸收的那些我們也吐不出來啊!

"那個……"

"嗯."玉帝一臉希冀的看著我等待我的下文.

看著玉帝和周圍那一群神仙的表情,我現在就算有一千張嘴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直接告訴他們神力之源都被吸收了?那不等于是在說要神力之源沒有要命一條嗎?可是,就算我不說,那結果還不是一樣?這下慘了,不管說與不說都是個死啊!直接蠻橫拒絕的話,估計現在我就得被殺一次,然後天庭就會在我複活前帶著百萬天兵沖到艾辛格去.可要是同意的話,我拿什麼給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九十八章 好處太多,難道有詐?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章 到底怎麼辦?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