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章 不堪一擊   
  
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章 不堪一擊

這個死性不改的騙子最終還是把我們帶到了他們行會,而且就像我所猜測的一樣,他把我們帶回來的目的僅僅只是為了陰我們一把而已.

事實上對于一個野行會能有自己的城市,我和阿修福德都相當的驚訝.盡管這個行會的所謂城市只有一座村莊那麼大,但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座城市了,而作為一個野行會,能有自己的城市本身就相當不容易了.不過反過來說,一個以坑蒙拐騙偷為生存手段的行會能搞出一座城市來,可見他們的犯罪行為已經猖獗到什麼程度了.

當我們到達那個行會的城門口時,那個家伙堅持要先過去通報,以免城里人把我們當成入侵者發生誤傷事件.盡管我們都不怕誤傷,也知道他這是要找機會對我們下手,但是我們還是放他離開了.我其實就是想看看他們到底能愚蠢到什麼程度而已.當然,來這里的目的可不光是為了參觀他們的弱智行為.我主要的目的是對這座城市進行一次徹底的劫掠以找回些面子,順便出口惡氣.

那家伙自以為騙過我們之後便興奮的沖到了自己行會的城門口,然後在門上有節奏的敲了幾下.對于一般城市來說敲城門顯然不是正確選擇,畢竟城門不是你家的防盜門,敲打它是不可能讓城里人聽見聲音,除非你用攻城錘去敲.不過,眼前這座城市只能算是一個村莊,它的城門僅僅是一層布滿縫隙的木板,所以敲擊它可以讓里面的人注意到外面的聲音.

隨著一陣有節奏的敲擊,城門里的人顯然是注意到了,隨後那人不是去開門,而是直接拉動了城門邊的一根繩子,跟著就見我們腳下原本平整的地面突然變成了一個大坑,但是……"你們怎麼……"當那家伙轉回頭想要看看我們掉進陷阱中的狼狽樣子時卻被嚇了一跳,要不是有城門擋著他肯定已經摔進城里去了.他其實也沒看到什麼可怕的東西,僅僅是發現我們居然全都懸浮在陷阱上方沒有掉下去而已.對于小龍女來說大范圍的失重術並不算什麼麻煩的東西,但對眼前的小笨蛋來說這個就有點匪夷所思了.

"看到我們很驚訝嗎?"

"誒……那個……哦,天哪,沒想到這里居然有個大坑,真是太危險了."那家伙在一陣錯愕之後突然便反應了過來開始為自己尋找掩護,但事實是他的行為看起來就跟白癡一樣.不過,我們並沒有計較他的拙劣演技,反正我們也不是來跟他拿錢的.

"你和你的朋友們溝通好了嗎?快點讓我們進去吧?"我說著便率先踏著虛空走到了陷阱外面,然後阿修福德他們也跟著一起走了過來.

看到我們靠近,那家伙也只好硬著頭皮去叫門.不過,他傻里面的人可不傻,任憑這家伙如何叫喊,里面的人就是不開門,而且城牆上還出現了很多守衛,明顯是對方進入了戰爭狀態.

對于對方明顯的敵對意圖我完全是一副視而不見的態度.仿佛沒看到那些出現在城牆頂上的守衛一般,我直接走到那家伙身邊問道:"怎麼?城門卡住了嗎?讓我幫幫你吧."我說著也不等對方回答便一腳踹在了城門上,然後就聽轟的一聲整個城門都飛進了城內,連同城門後面的十幾名守衛一起撞飛了出去."抱歉,我不知道這門這麼不結實.不過你放心,等拿到錢我會賠償的.好了,別傻站著了,帶我們去找你的同伙,把我的錢還給我吧."我說著便拽著已經完全嚇傻的那家伙走進了城里.

之前在世界樹上我們之間雖然發生了一小段追逐戰,但嚴格意義上來講我們之間根本沒有發生戰斗.那次追逐戰的全部也就是他在跑我在追而已,最後他被我們堵住,然後就被我威脅,中間並沒有什麼太過激烈的戰斗.因此他實際上對我的戰斗力並不是很了解,除了知道我的武器超級鋒利之外他幾乎對我一無所知.但是,在剛才,他那明顯智力偏低的腦袋終于意識到了一個一直以來被他忽視的問題,那就是我的實力貌似比他們強出太多了.

盡管這座城市的城門非常破,但那畢竟是城門啊.盡管他們的行會是野行會,但城市還是系統承認的固定存在,而作為城牆一部分的城門是按照城防武器來計算耐久度的.在《零》中但凡沾上城市武器這個類別的東西,其耐久都是至少以千為單位的,像艾辛格的城門耐久度更是高達上億.這座城市的城門不管再破,它也還是一道城門,也就是說這東西的耐久至少也是好幾千,可是,我居然一腳將門整個踹飛不說連門後的人也給一起大飛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我那一腳的攻擊力至少上萬.

腳並不是武器,雖然戰斗中使用腿腳踢擊是常有的事,但腳造成的傷害畢竟不能和拿著武器發動的攻擊造成的傷害相提並論.我能一腳踹出幾萬傷害值,那就說明我的攻擊力至少上十萬,而能達到這個攻擊力的人物至少也是一個中大型行會的骨干力量才能做到的.想當初槍神那家伙的火神槍攻擊力不過是剛過百萬就號稱游戲內第一高攻了,即使現在大家級別提升攻擊力有所增長,能過十萬攻擊的人也絕對不超過三位數.不要以為這個數字很多,這可是全世界幾十億玩家中的總人數,按比例算的話也才幾百萬分著一.想想幾百萬人里才出一個的高手,這種人放哪不得是人中龍鳳啊?

雖然這個家伙終于想起了自己一直忽略的東西,但是此時發現也實在是太晚了些.

走進城門之後我們毫無意外的遭到了城內人員的攔截,最先反應過來的就是城牆上的守衛.他們本來是打算在城牆上攔截我們的,沒想到城門居然連我一腳都沒擋住就被踹飛了,然後他們只好放棄了站在城牆上對外攻擊,轉而直接從城牆內側跳了下來希望把我們堵在城門洞里.

這座城市因為是建立在高地上的,所以並不是南美洲常見的沼澤城,而是一座標准的陸地城市,不過受限于城市規模,它的城牆實際上只是一些木頭,石料和泥土的混合建物.這種混合城牆的外層是糊了泥的木柵欄,中間是用泥土和岩石做出來填充層,其整體厚度也就三米多點,而且高度不足五米,指望這樣的城牆能有什麼防禦力那只能是做夢.

那些家伙跳到城門洞里之後還企圖依靠這個城門洞堵住我們,可是他們卻忘了些東西.我們不是大著千軍萬馬來攻城,而是以遠超他們實力的少量精銳發動突襲.堵城門是在大規模戰爭中用來限制敵方大量兵員進入城內的方法,因為狹窄的城門洞無法展開太多兵力,所以防守方只要少量人員就能堵住大門,但問題是我們一共就這麼幾個人,根本不需要展開,在這種情況下堵門和不堵門其實根本沒區別.再說以我們這些人的實力,那道不足五米高的城牆跳也跳過去了,哪還用的到走城門?

不管怎麼說那些家伙還是英勇的沖進了城門之中,然後第一個落下來的家伙被阿修福德一劍在空中削成了兩段,而後面落下來的家伙也沒能活著碰到地面,全部在半空中就被阿修福德帶來的人給射殺在了半空中.

之前阿修福德是吃了一次虧掛回去的,現在再回來當然不可能帶著普通人,再說他的鐵十字軍現在可是德國的霸主行會,手下要是沒有一群撐場面的牛人那是怎麼也說不過去的.剛剛這幫人雖然都不是專職的弓箭兵,可玩起箭來卻比很多職業箭手還厲害,那麼多人一起往下跳,居然沒一個成功落地的.

在成功射殺了第一批企圖堵門的人之後我便繼續帶著阿修福德他們走進了城里,看著街道上沖來的人群,我直接打了個響指,伴隨著一聲龍吟,幸運巨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幸運剛一出現立刻就是一口龍炎噴了出去,前面沖過來的人群立刻向兩側的建築中狼狽逃竄,但是依然有很多反應慢的人被點燃變成了人形火炬.不過,即使躲進建築里的人也不好過,幸運一口龍炎噴完立刻沖了上去,巨大的爪子三兩下就把街道兩邊的木制建築全部掀飛,里面的人員一個不落的都成了幸運爪下的犧牲品.

看著在城里仿佛推土機一般橫沖直撞的幸運,把我們帶來的那家伙已經完全失去了反應能力,他認識中強大的行會在我們面前脆弱的就仿佛是冷卻的糖稀做成的花朵,只要輕輕一碰,啪的一聲就會變成一堆碎片.

"惡魔……你們這些惡魔……"

"不,我們不是惡魔,我們只是讓你明白欺騙的代價.順便說一句,你們的行會所進行的工作本身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所以滅了你們也能算是為民除害了.至于你嗎……"我突然拿出了之前的那枚仙丹,然後一下捏開那家伙的嘴巴將仙丹硬塞了進去,之後在那家伙驚恐的目光中說道:"這就是欺騙我的代價."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騙子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地獄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