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哈迪斯的無奈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哈迪斯的無奈

"抱歉我不知道您是拉達曼提斯大人的人.彌諾斯大人在審判庭,埃阿科斯大人在哪我不知道."

聽到守衛的報告之後我微微點了下頭便沒再管那守衛而是直接朝審判庭走了過去.來之前潘多拉已經把這里的地圖畫給了我,所以我對這里的大致建築位置都非常清楚.

按照地圖上指示的方向,穿過眼前這道長長的街道之後向左側轉彎,然後一直順著道路走到底之後就能看見一道門.這是一道很明顯的傳送門,因為它是修在一座好象祭壇一樣的底座上的.門的後面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好象縮小版的凱旋門一樣的傳送門立在那里.

從那道傳送門中穿過去之後我便發現自己正站在一處平台上面.平台四周都是無盡的黑暗,即使以我的黑暗視覺也無法看透那黑暗.在平台的正前方正對著傳送門的是一座建築的後門.之所以我知道這是後門,主要是因為這建築雖然異常高大,但卻沒有任何裝飾,外面光滑滑的就是一大片平整的岩石.要不是在那神殿一般的建築頂部有怪物雕塑存在,搞不好我都會把這東西當成一道懸崖.

從建築後面的門走入建築內部之後首先看到的就是向左右延伸的通道,根據潘多拉的說法,這兩條通道其實都是通往前殿的,所以走哪邊都無所謂.

繞過通道之後我便直接到達了建築的前殿.這里的結構和之前進入冥界的那處城堡到是很像.巨大的大廳像是給巨人准備的,直徑足有十幾米的巨型石柱整齊的排列在大廳兩側共同支撐著頭頂上那離地面起碼有一百多米高的房頂.大廳正面是一排可以讓巨龍輕易鑽進鑽出的大門,而在大廳的深處則是像金字塔一樣向上逐級收窄的階梯結構,而在這階梯的頂端則是一張巨大的辦公桌,桌子兩側站著兩名全副武裝的冥神守衛,至于桌子後面坐的則正是我要找的彌諾斯.

此時彌諾斯正拿著一本厚厚的本子在那翻著,在那高聳的階梯的最下面,一個衣衫襤褸面色蒼白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家伙正被兩名守衛壓在地上接受審問,上面的彌諾斯會不時的提出一些問題,下面那家伙只要不老實回答,立刻就會被守衛一頓爆打.

由于這個大廳超級空曠,加上人也少,所以我剛一出現在大廳的側面立刻就被發現了.不過我反正也沒打算隱藏,在看到對方注意到我之後我便主動朝著台階走了過去.

如果我在被發現後立刻做出攻擊或者轉身逃跑的動作,對方多辦會采取行動,不過看到我居然從容的走了過來,彌諾斯和那幾個守衛反到是沒有采取任何行動,畢竟我的反應看起來並不像是入侵者之類的存在,而且我出現的位置也說明了我是從後面的冥神殿那邊過來的.能從那邊走過來,至少說明我進入冥界的死者,不然我應該是從前面的大門走進來才對.

雖然對方沒有采取行動,但我並不打算過度接近彌諾斯.盡管我有信心戰勝他,但我並不是來打架的,而且之後我還需要他的協助,現在不適合引發矛盾,所以保持必要的禮貌是必須的.

按照拉達曼提斯交代的注意事項,我沒有直接走上台階,而是直接走到了壓著那名亡者的兩名守衛之一的身邊,然後將拉達曼提斯寫給彌諾斯的信交給了靠近我這邊的那名守衛.

守衛先開始見我靠近還有點戒備,不過在看到信上的徽標之後立刻便放松了下來並迅速向我行禮,然後拿著信便跑上了台階把信直接送到了彌諾斯的面前.

彌諾斯在看到信上拉達曼提斯的印記後先是用帶著驚訝和疑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後才拆開信封看了起來.花了幾分鍾讀完信件內容後彌諾斯立刻站了起來對身邊的兩個守衛道:"你們幫我暫時接管一下."

兩名守衛立刻點頭表示明白,然後道:"請放心,我們會盡心審理每一名罪人."

彌諾斯點點頭,然後迅速從台階上走了下來並向我招了招手繞過側面的廊柱進入了之前我過來的那條通道.

"拉達曼提斯在你那里?"在進入通道後彌諾斯便小聲問了起來.

我點了點頭道:"潘多拉和阿瑞斯也在我那里.他們已經同意加入冰霜玫瑰盟,至于我這次來的目的,相信拉達曼提斯已經在信里和你說明了."

彌諾斯點點頭道:"原則上我不反對加入你們冰霜玫瑰盟,但是拉達曼提斯應該已經和你說過了,我們是不會背叛哈迪斯大人的.如果哈迪斯大人不同意加入,我們也是不可能加入的."

我點點頭道:"關于這點潘多拉已經和我說過了,現在我只是希望你和埃阿科斯能夠充當中間人讓我和哈迪斯有機會好好的談談."

"這個要求我可以答應你,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還得先找到埃阿科斯,此外最好還要再找個人."

"誰?"

"菲羅忒斯."

"什麼?"聽到這個名字說實話我是相當之驚訝的.不過不是因為這個名字代表的人物有多麼的強大,也不是因為我沒聽過這個名字,而是因為菲羅忒斯實際上是——淫神.沒錯.菲羅忒斯在奧林匹斯神族中是掌管性#欲和淫#亂的女神,她的能力可謂是非常的另類,而且因為她的能力太過古怪,所以即使是在以普遍亂1倫而出名的奧林匹斯神族中她也屬于極不受歡迎的存在.彌諾斯讓我找埃阿科斯我可以理解,可是這個菲羅忒斯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彌諾斯見我聽到菲羅忒斯這麼大反應還以為我不知道菲羅忒斯是誰,不過他剛解釋了兩句我便打斷他道:"不用解釋了,我知道菲羅忒斯是誰,只是我很奇怪,這個事情為什麼要叫上菲羅忒斯?"

彌諾斯直接伸出了兩根手指道:"一,菲羅忒斯在我們奧林匹斯神族中也屬于地位極為尷尬的存在,所以她肯定支持我們轉投你們冰霜玫瑰盟."

"那第二呢?"

"第二就是菲羅忒斯對哈迪斯大人來說非常重要."見我疑惑的看著他,彌諾斯無奈的靠近我小聲說道:"為了這次的事情我可以告訴你這個內幕,不過你絕對不許告訴第三個人是我說的."我當然是立刻發誓保證絕對不會告訴第三個人是他告訴我這個事情的.在得到我的保證後彌諾斯才小聲的問道:"你知道珀耳塞福涅大人是怎麼成為冥後的吧?"

我點點頭道:"維多利亞是我的魔寵,所以你們奧林匹斯神族的事情我多少也知道一些.聽她說珀耳塞福涅好象是被哈迪斯搶到冥界來的."

彌諾斯聽完立刻點頭道:"看來你確實知道不少東西.珀耳塞福涅大人確實是被哈迪斯大人搶回來的,但是搶回來還不算完.因為珀耳塞福涅大人不是自願成為冥後的,所以她起初對哈迪斯大人一直都很冷淡."

聽彌諾斯說到這里我立刻了然的點了點頭制止了彌諾斯繼續說下去.其實事情說到這里已經很好猜了.在這里你完全可以把哈迪斯想象成山上的土匪,而珀耳塞福涅就是路過山下而不幸被搶上山成為壓寨夫人的貴族大小姐.在這種情況下珀耳塞福涅對哈迪斯的態度自然不難想象,沒和她拼個你死我活就已經算是妥協了,指望她能對哈迪斯百依百順當個小嬌妻那是鐵定沒門的.

哈迪斯當初搶珀耳塞福涅回來那是因為真的喜歡她,所以他才會在珀耳塞福涅即將成為別人妻子的時候搶先動手把她搶了回來.作為珀耳塞福涅的追求者,哈迪斯自然是希望珀耳塞福涅能對自己百依百順和自己恩愛無比,但珀耳塞福涅最初對他的好感就不是很多,後來又被他強行搶到冥界,這感情自然就更糟糕了.在這種情況下哈迪斯要想通過正常情況得到珀耳塞福涅的愛那無疑就是做夢.所以哈迪斯這家伙就想了個比較另類的方法,那就是讓菲羅忒斯偷偷的催化珀耳塞福涅的性`欲.

雖然OOXX和愛情不可等同,但不得不承認,大部分人的愛情都是以OOXX為基礎的.誰要是說自己可以在完全不進行OOXX活動的情況下和某人保持愛情,那恭喜你,你已經成仙成聖了.

正因為OOXX對于愛情有著催化劑和強化膠的作用,所以哈迪斯這家伙無恥的選擇了讓菲羅忒斯對珀耳塞福涅進行情欲催化,結果珀耳塞福涅自然是擋不住菲羅忒斯特殊能力的效果屈從了哈迪斯,然後兩個人有了身體關系之後再加上哈迪斯的刻意討好,珀耳塞福涅對哈迪斯的態度便開始迅速好轉,當然,這個效果的前提是建立在珀耳塞福涅不知道自己和哈迪斯OOXX是菲羅忒斯的功勞的前提下的.一旦珀耳塞福涅知道了自己被菲羅忒斯的特殊技能催化過,估計她立刻就得跟哈迪斯拼命.

基于以上原因,菲羅忒斯等于是抓著哈迪斯的把柄在手里,所以如果有她在場的話,哈迪斯就算不同意跳槽,起碼也會保持冷靜的和我談完,不至于一上來就跟我動手.

在明白了彌諾斯的意思後我們便一起穿過那空間門又回到了冥神殿所在的那片空間,之後尋找菲羅忒斯的過程到是很簡單,而且這女人估計也確實被奧林匹斯眾神給欺負慘了,所以一聽有機會轉會,她立刻就興奮的要幫我聯絡哈迪斯,搞的我感覺她比我還積極!不過菲羅忒斯雖然找到了,埃阿科斯這家伙卻是怎麼也找不到,所有他可能出現的位置我們都轉了一圈,結果卻完全找不到人.最後實在沒辦法之下我們只好不找他直接去了哈迪斯的冥神殿.

"你們兩個在這里等一下,我先進去和哈迪斯大人說一下."到了冥神殿之後彌諾斯讓我和菲羅忒斯先等在了外面,畢竟我和菲羅忒斯對哈迪斯來說都算是外人,像冥神殿這種地方並不適合我們直接進入.

彌諾斯進去之後我和菲羅忒斯在外面一等就是十多分鍾,就在我們以為出了什麼問題的時候彌諾斯才跑出來把我們給叫了進去.

菲羅忒斯一看到彌諾斯出來立刻就問道:"怎麼搞了這麼久?"

彌諾斯也是無奈的說道:"珀耳塞福涅大人在里面,我們這事情實在不好當著她的面說,所以我只好等她離開才向哈迪斯大人彙報.哦對了,埃阿科斯那家伙也在里面."

菲羅忒斯一聽立刻道:"難怪找了他一圈都找不到."

我們說著說著便已經進入了冥神殿內部,在彌諾斯的帶領下穿過數道守衛之後終于進入了一間巨大的房間.有些出呼意料,這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種好象辦公室一樣的會客廳,盡管之前遇到的神族大部分都是在類似的房間中接待我的,但哈迪斯卻選擇了一間比較特別的房間.

這間房間的面積大約在二百平方左右,大門對面的那面是整面牆的落地窗戶,透過那窗戶可以看見外面的花園,非常的漂亮.房間的左右兩側各有一排櫃子,其中一面放的全是書,另外一面則是各種酒類飲料.房間的中間比較空曠,除了一套華麗的辦公桌椅之外就只有一條長沙發以及一架巨大的能當床用的黑色鋼琴了.

老實講這個房間像私人酒吧多過辦公室,如果不是哈迪斯這家伙比較有情調把辦公室修成了酒吧,那就是這里根本不是接待室而是休息間.

我們進來的時候哈迪斯那家伙正坐在那架巨型鋼琴前面彈著一首讓人聽起來感覺非常壓抑的音樂,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曲子,但是可以肯定哈迪斯現在彈這個曲子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在我們全部進入房間之後站在門邊的埃阿科斯便把門關了起來,然後他便和彌諾斯一起站到了哈迪斯的鋼琴兩邊,而菲羅忒斯則是毫不客氣的自己坐到了那張沙發上,感覺她比這里的主人還要隨意.

看到他們都各自找好了位置,我便走到了房間中央,但是我卻並沒有坐下,也沒和哈迪斯說話,只是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哈迪斯彈琴.

以哈迪斯的實力,房間里進來人他當然是知道的,所以他不搭理我肯定是他故意的.不過我是來挖牆角而不是來找哈迪斯打架的,所以對他的無視我也沒做出什麼過激反應,而是就這麼看著他並一直等到他彈完了正在演奏的這首曲子.

在一曲終了之後哈迪斯才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並轉身看向了我,不過他並沒有說話,而是在看了我一眼之後直接走到了自己的桌子後面坐下,然後他又從桌子抽屜里拿出了一只小盒子放到了桌上.在擺好那個盒子後他又輕輕的在盒子頂上按了一下,一只紅色的水晶柱立刻從盒子頂端彈了出來並散發出一圈圈的紅色波紋.直到這東西啟動之後哈迪斯才突然一反之前的態度熱情的對我說道:"抱歉了紫日會長,剛剛真的不是想在你面前耍威風.實在是……"

我沒等哈迪斯說完就接口問道:"這里也有宙斯的眼線嗎?"

哈迪斯略帶驚訝的望了我一眼之後才接著說道:"能成為眾神族的中間人代為保管戒律之環,紫日會長果然不是一般人物.不過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我正在被監視,而監視我的人則是來自宙斯呢?"

我伸手指了下那個盒子道:"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我身邊恰好也有位幻象女神,這種用來掩人耳目的特殊能量結構我也算是比較熟悉了.既然你把這東西擺出來,那就肯定是因為正在被監視著.至于這個主使者是宙斯,這個其實也很好猜."

"好猜嗎?"哈迪斯顯然不太明白我的意思.

"當然."我解釋道:"以你冥王哈迪斯的身份和實力,在這整個奧林匹斯神族中能和你平起平坐的一共也就只有八個人而已.再加上宙斯這個比你還要高出一級的存在,你真正需要忌憚的人只有九個.如果對方比你弱,以你的實力和性格,早就直接把他干掉了,又怎麼可能被迫裝模作樣只為欺騙對方的耳目?所以說這人必然是這九個人之一."

"可這樣的話也還有九個人可以猜,你為什麼就認定一定是宙斯呢?"

"這個就要說到潘多拉了."提到潘多拉的時候我特意注意了一下哈迪斯的表情,發現他沒有什麼不正常反應後我才放心的說道:"在我來之前就和潘多拉談過有關你們轉會的事情.潘多拉和我說了有關于冥神一系在奧林匹斯神族中的地位,她覺得你是個很重感情的人,所以不肯背叛宙斯,可是我覺得你不象是因為感情而不敢背叛,到像是有什麼把柄被捏在了宙斯的手里.即使我的猜測不正確,以你們冥神一系現在的狀況,你也應該早就叛離奧林匹斯神族了.就算不找人投靠,起碼自立門戶也是沒問題的.如果那個派人監視你的存在真的在另外那八人中間,以你現在在奧林匹斯神族中的尷尬處境,就算不直接找他決斗也應該會有別的激烈反應才對.可是你卻表現的這麼安逸.這說明那人是你不能動的.在你與奧林匹斯神族的關系搞的這麼僵化的時刻,你依然不敢動的人物,那除了宙斯我實在是想不到還能有誰了."

"沒錯,你的推斷很正確.正在監視我的人就是宙斯."哈迪斯在我猜到之後便也爽快的承認了.

我見哈迪斯承認便跟著道:"你既然不否認這件事情,那是不是說我不用再勸你了?只要我能解決宙斯挾持你的那樣把柄,你就會直接加入我們吧?"

哈迪斯點頭道:"不是因為宙斯要挾我的話,我早就不干了.每次一打仗都是我們沖在最前面,分好處的時候卻沒我們的份,這樣的組織我早不想在這里干了.至于加入你們,單從你身上我就能看出來你們行會的強大,所以加入你們也沒什麼問題.我聽說你在中國還監管著地府的一部分工作,我過去的話剛好可以幫你把這部分工作接過來."

我點點頭道:"那就好辦了.你現在先告訴我一下宙斯到底是拿什麼在要挾你,我來幫你想辦法解決."

哈迪斯想了想道:"你先在這里等一會."在得到我的確認後他便離開了這個房間,不一會他又走了回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女人.這女人我認識,正是冥後珀耳塞福涅.不得不說哈迪斯被她迷的神魂顛倒也是有原因的,因為這個珀耳塞福涅實在是非常的漂亮.不過,我覺得她身上最大的特點還不是她的美麗,而是那種說不出來的活力.做為春之女神,珀耳塞福涅出現在哪里,你就會感覺仿佛身處春天的原野之上一般,連空氣都變的清新美麗了起來.相對于死板沉寂的冥界來說,珀耳塞福涅的氣息簡直就是另外一個極端,我估計哈迪斯大概就是被這種極端的氣質所吸引,所以才會不可自拔的愛上了珀耳塞福涅.不過如果我是哈迪斯,我肯定會選擇娶潘多拉而不是珀耳塞福涅.老實講這倆看起來極為般配的人物之間居然能發展出好象姐弟般的感情實在是有點匪夷所思,畢竟奧林匹斯身組一向都是以亂/倫而著稱的,即使親生母子,父女之間都有通婚的曆史,什麼哥哥妹妹那就更是家常便飯一般的事情.結果哈迪斯和潘多拉這倆完全沒有血緣關系的存在之間卻發展出了純潔的姐弟之情,這事還真是夠另人意外的.

珀耳塞福涅進入房間後先是看了我一眼,隨後便將目光轉回了哈迪斯那里,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就在她准備轉身的瞬間,哈迪斯卻突然從背後一指點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後珀耳塞福涅便仿佛被人拿掉了電池的機器人一樣瞬間癱軟了下去,要不是哈迪斯早有准備估計她就直接趴地上了.

看到哈迪斯竟然把珀耳塞福涅給弄暈了,我和彌諾斯他們都是一陣驚訝.哈迪斯寵愛妻子的名聲可是在整個神界都出名的,以他對珀耳塞福涅的寵愛怎麼會突然把珀耳塞福涅點暈呢?

就在我們疑惑不解的時候哈迪斯卻是已經把珀耳塞福涅抱到了沙發旁邊,示意菲羅忒斯讓開之後他便將珀耳塞福涅放到了沙發上,然後在我們疑惑的目光中他又將珀耳塞福涅背後的衣服略微提起來了一點,然後就見他用手指在那衣服上一劃,衣服立刻便被切開了一道口子.

在切開了衣服之後哈迪斯便將那衣服重新按回珀耳塞福涅的身上並伸手將切開的裂口撕大,露出了珀耳塞福涅後背上的一塊肌膚.只見那雪白有如玉石一般光滑的肌膚上竟然印著一個中央帶有雷電標記的魔法陣.

在看到這個東西之後我立刻驚訝的走了過去,然後就想伸手去摸,不過還好手伸到一半我又想起來了,趕緊停下動作轉頭看向哈迪斯問道:"可以嗎?"

哈迪斯點了點頭,隨後我便將兩根手指點在了那雷電圖表上,大約過了幾秒之後我才皺著眉頭將手收了回來."感覺到了嗎?"哈迪斯看著我板著的臉問道.

我點點頭沉默了一會才開口問道:"這東西什麼時候印上去的?"

"從我把珀耳塞福涅搶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印在上面了."

"你是說之前……"

"不,就是在我搶她的時候印上去的."

"你是說在你搶奪珀耳塞福涅回來的時候被宙斯直接打上去的?"

哈迪斯點了點頭."沒錯,就是那個時候打上去的."

我隨後又問道:"是不是宙斯本來准備打你來著?"

哈迪斯搖了搖頭道:"不,他瞄准的就是珀耳塞福涅,我雖然及力想要阻擋,但還是被他印上去了."

"宙斯這家伙也太狠了吧?自己女兒也下的去手?"

"和自己姐姐生下的女兒都想染指,你覺得他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哈迪斯的話讓我微微一愣.不過話說回來宙斯這家伙也確實夠變態的.珀耳塞福涅的母親是奧林匹斯十大主神之一的豐收女神德墨忒爾,而這個德墨忒爾其實是宙斯的二姐,而她同時又是宙斯的其中一位妻子.至于珀耳塞福涅則是宙斯與德墨忒爾所生的女兒.也就是說宙斯這個老淫棍娶了自己二姐不算,還企圖再把既是他女兒又是他侄女的珀耳塞福涅也給納入自己的妻子行列.不過話說回來,這樣講的話哈迪斯這家伙也不算啥好鳥,因為哈迪斯和宙斯是兄弟關系,所以德墨忒爾是宙斯的二姐也是他的二姐,而珀耳塞福涅則是他的親侄女.當然相比之宙斯那個老淫棍連自己女兒都不放過,起碼哈迪斯這還拐了道彎,而且哈迪斯至少比較專一,不像宙斯那家伙,整個奧林匹斯神族的女性幾乎就沒幾個和他沒關系的.

見我們在那說了半天,旁邊一直保持著驚訝狀態的菲羅忒斯終于忍不住插嘴問道:"你們兩個在那說了半天,那個魔法印記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能量潰散法陣."我直接對菲羅忒斯說道.

菲羅忒斯聽到這個名字立刻驚訝的捂住了嘴巴."這麼說來……?"

哈迪斯點了點頭道:"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東西,你覺得毫無生機的冥神殿為什麼會變成花園一般的存在?"

聽到哈迪斯的話一邊的彌諾斯他們也終于明白了過來.珀耳塞福涅是春之女神,她的法力帶有一定的生命特性,而因為背上的這個能量潰散法陣,她根本沒法控制自己的法力,結果就是她走到哪里法力就一路潰散到哪里,而她的法力最大的特點就是會改造環境催生各種植物,結果她在冥界住下來之後這里不可控制的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花園.

"原來是這樣!"埃阿科斯說道:"大人,既然這東西這麼麻煩,您為什麼不把他破壞掉呢?"

見哈迪斯現在心情很糟的樣子,我便代他回答道:"能量潰散法陣惡毒就惡毒在這里了.這個法陣會不斷的造成能量潰散,最初是潰散法力,這個還好辦一點,但是等法力潰散光了之後就會開始潰散生靈力,如果聽之任之,很快被印上這個法陣的人就會因為生命力耗盡而死亡.但是,如果不知道法陣的運行軌道而強行破陣的話,這個法陣就會聚集被印上法陣之人本身的法力反沖他的能量核心,對于你們神族來說就是沖擊你們的神魂.最後結果輕則法力全失變成廢人,重則當場爆體而亡,而且爆炸威力還相當的大."

"什麼?那珀耳塞福涅大人豈不是……?"彌諾斯和埃阿科斯一聽我的解釋立刻就急了.地獄系統的神族最大的特點就是忠誠,似乎這一點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一樣的.彌諾斯和埃阿科斯作為奧林匹斯這邊的冥界三大判官,對哈迪斯自然是忠心不二的.現在聽說珀耳塞福涅居然被印上了這麼危險的東西,而且很可能不久就會掛掉,他們哪有不激動的?

見他們那麼緊張,就連心情不好的哈迪斯都忍不住說道:"你們也別太擔心了.宙斯那家伙雖然不計較父女之情,但卻怕我叛離奧林匹斯神族,所以他就利用珀耳塞福涅給我設置了一條枷鎖.珀耳塞福涅身上的這個印記並沒有完全啟動,它正處于一種半休眠狀態.和完全啟動的潰散法陣不一樣,它不是無時無刻的發散能量,而是每小時啟動一分鍾,然後就會關閉.這種消耗速度還算比較慢的,以珀耳塞福涅自身的恢複速度就可以抵消法力消耗,所以不會對她構成什麼傷害.不過這種狀態只會維持一年時間,每年珀耳塞福涅都必須返回奧林匹斯山住上三個月用來重新設定法陣,否則法陣就會全力啟動.到那個時候,珀耳塞福涅就只能支撐大約半年時間,如果半年後還不關閉法陣,法陣就會開始消耗她的生命力,然後她會在三個月內耗盡生命力而死.

"這就是你打死也不離開奧林匹斯神族的原因?"菲羅忒斯問道.

哈迪斯點了點頭道:"我不能因為自己的關系害了珀耳塞福涅,雖然這樣對你們這些跟著我的人很不公平,但我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人的生命,所以我只能如此."

我打斷了還想說什麼的菲羅忒斯道:"哈迪斯有他的想法,你就不要再說了."說完我又轉向哈迪斯道:"既然事情已經清楚了,那你就先保持現狀,千萬別讓宙斯看出些什麼來.至于珀耳塞福涅身上的這個潰散法陣,由我來想辦法."

哈迪斯點點頭道:"只要你能解除這個法陣,我就跟你干."

和哈迪斯達成協議之後我便將自己身邊所有對魔法陣有研究的魔寵都放了出來,然後一起對珀耳塞福涅身上的那個能量潰散法陣進行了一番研究.當然,我們的目的不是現場破解這個法陣,那也太異想天開了些.宙斯好歹是奧林匹斯神族的老大,即使他們這樣的強戰種族不太擅長魔法陣之類的東西,但是以宙斯的實力打上去的法陣絕對不是我們這些人圍在一起商量商量就能破掉的.我們之所以要研究這玩意只是為了搞清楚這東西上面的各種特征方便帶回去找人研究,要不是因為珀耳塞福涅的身份比較銘感,我甚至都想把她也一起拐回去,畢竟抄下來的記錄怎麼也沒有原版的樣本效果好啊.

在記錄下這個法陣的各種特征之後我便和哈迪斯他們約定了盡快搞出解決方案,然後在哈迪斯的指導下我們又演了一場戲裝做不歡而散的樣子.在我們假裝的爭吵中彌諾斯裝做上來勸說,結果被我推了一把,然後他無意撞翻了那個幻象發生器,接著外面的人看到的內容就和屋子里的情況同步了起來.再然後我指著哈迪斯的鼻子怒聲說了些什麼,哈迪斯則是立刻想要砍我,結果卻被埃阿科斯死死拉住,而我則被菲羅忒斯拉出了房間.

當房間的大門再次關閉後原本拉著我的菲羅忒斯才放開了手,而我也立刻恢複了正常表情,在向菲羅忒斯保證我一定盡快想辦法解決珀耳塞福涅身上的法陣之後這女人才放我離開,而我也確實沒有耽擱,出了冥界之後連原本應該騷擾奧林匹斯神族的計劃我都給放棄了,直接就跑回了艾辛格.

只要研究出解除潰散法陣的方法把哈迪斯他們一起拉過來,那就是對奧林匹斯神族最大的打擊,所以為了這個遠大目標,我暫時就沒空做那些偷雞摸狗的小事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奇怪的冥界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十二個辦法和一個保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