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恐怖的寂靜之海   
  
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八章 恐怖的寂靜之海

老實說這個最後的保險到底是成功了還是失敗了暫時我也不知道,不過珀耳塞福涅到是非常的樂觀,畢竟她是春之女神,性格開朗就是她的特長.

在珀耳塞福涅的解釋下哈迪斯多少恢複了些信心,于是我們就不得不又等了一個小時.沒辦法,剛才那一分鍾的爆發的確是讓魔法陣潰散的魔法下降了,但問題是一分鍾內下降的比例只有三分之一不到,這個速度依然很快.像現在這樣一小時爆發一分鍾到是沒什麼,可一旦哈迪斯決定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到時候沒有宙斯的壓制,這個魔法陣就將全功率運轉.到那個時候這三分之二的潰散速度也絕對能要人命,所以我們必須搞清楚這個潰散法陣到底是只能減少三分之一的潰散速度還是因為剛才的啟動時間太短沒能完全生效.

在焦急的又等了一個小時後那個潰散法陣果然准時的再次啟動,但是這次那魔法陣剛一啟動我們就發現了問題.和上次啟動時那普通蓋地一般爆發出來的魔法能量不同,這次潰散法陣啟動後爆發的能量明顯要低了很多.如果說上次的能量爆發像是海嘯,那現在這個頂多就是條奔騰的大河,雖然威力依然不小,但明顯已經下降的很厲害了.

有了上次的經驗,這次哈迪斯也不急著問了,就這麼靜靜的感應著珀耳塞福涅魔力潰散的速度,剛開始爆發的那點魔力在一分鍾內隨和時間的推移在以我們明顯能感應到的速度在迅速下降,當一分鍾後潰散法陣再次休眠的時候,能量潰散速度已經降低到了正常值的三分之一略多一點點.

"感覺如何?"雖然自己也能感應到能量波動,但是哈迪斯還是第一時間詢問了珀耳塞福涅的感受,畢竟那個潰散法陣是印在她身上的,有什麼感覺也是她最了解.

和上次比起來這次珀耳塞福涅明顯更加興奮了,她興奮的抱著哈迪斯喊著:"下降了下降了,真的在下降.按這個速度的話就算潰散法陣全天啟動,我也頂多是用不出任何魔法而已,至少生命不會出問題了."

哈迪斯聽到珀耳塞福涅的親口證實也是放心了不少,而我則是適時的補充道:"這個壓制法陣的壓制力量是通過吸收潰散法陣潰散的魔力來反過來壓制潰散法陣的,所以它需要潰散法陣的魔力來啟動自身的壓制力量.我估計這兩次依然達不到完全壓制是因為魔力還沒蓄滿,如果再啟動個一兩次可能就不會有魔力泄露了."

聽到我的解釋哈迪斯的臉色也終于恢複了正常.其實說起來哈迪斯的性格還算是比較沉穩平和的,之前之所以脾氣不好是因為他太關心珀耳塞福涅了,所以跟珀耳塞福涅有關的事情他都會特別的緊張.這就叫關心則亂.現在已經確認了這個法陣可以保證珀耳塞福涅的生命安全,雖然暫時還有一些副作用,但聽我的說法那也是可以很快消除的,所以哈迪斯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

因為還要確認這個東西是否真的能徹底消除潰散法陣的影響,因此我們又在這個房間里等了好幾個小時經曆了幾次潰散法陣的啟動與關閉用來測試效果.事實證明我之前的猜測是完全正確的.當潰散法陣第三次啟動之後能量潰散的速度就已經降低到了微乎其微的狀態,雖然依然有魔力潰散,但只要珀耳塞福涅不頻繁使用魔法,她就可以通過偶爾喝幾瓶魔力恢複藥劑來抵消這種消耗,而在那個潰散法陣第四次啟動後,這種消耗更是直接降低到了已經快要完全消失的狀態,即使以珀耳塞福涅自身的魔力恢複速度也比這個消耗速度快了很多.也就是說,現在這個能量潰散法陣就算二十四小時全天候啟動,那也不會對珀耳塞福涅造成任何影響了.

在測試完這個東西的全部屬性後珀耳塞福涅雖然很高興,卻略微有些遺憾的道:"可惜這個東西太大了,總要貼身背著很不舒服.而且洗澡的時候要怎麼辦啊?你們有辦法解決嗎?"

本來很高興的哈迪斯也是點頭道:"是啊,珀耳塞福涅也總不能一直帶著這個東西吧?"

對于他們的這個問題我也是早有准備,畢竟這東西是我們行會設計的,那幫研究員對它的缺陷都很了解.

"關于這東西的缺點我們早就知道了,只不過我比較心急,所以先拿了個樣品過來試試能不能用.你身上那個其實只是我們在實驗室里臨時組裝出來的實驗品,在確定方法有效之後我們就會重新幫你設計一個類似的裝置,體積方面肯定會比這個小一些,但畢竟要覆蓋整個魔法陣,所以小也不可能小太多,但是重量肯定會下降很多,而且也不一定需要這種皮帶式的結構.之前是因為實驗型太重,所以我們才設計成了皮帶式,正式型號體積比較小,而且也輕很多,完全可以直接固定在衣服上,這樣就會舒服很多了.至于你說不能離身的問題我們也想到了.

我們打算在艾辛格修一座強化能量房間,然後將這個房間充滿高濃度的能量,就像你背上那個裝置一樣的原理,利用外界高濃度的魔力場產生的壓力使你身上那個潰散法陣無法對外潰散能量,這樣的話你只要不出這個房間就可以不帶這個裝置.以後如果有需要洗澡之類的不方便帶這個裝置的時候就可以進入房間里進行,雖然還是有些麻煩,但影響已經不會很大了.另外,我之前就說過,這只是臨時方案,我們只是用它來暫時壓制潰散法陣而已,之後我們還是會繼續研究破解方法的.這個魔法陣就這麼點東西,我們遲早是能分析出來的,說不定等不到它完全啟動我們就已經把它給破解了也說不定呢."

聽到如此詳細的方案哈迪斯他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畢竟我都說這是臨時湊合一下的方法了,而對生命無限的神族來說,只要這東西不是永遠拿不下來就沒多大問題,反正他們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等我們研究出解決方法.

解決完了珀耳塞福涅這條栓住哈迪斯的枷鎖之後哈迪斯就再也沒有留在奧林匹斯神族的必要了,不過立刻帶著人跑路顯然也是不大合適的.

我的終極目標是把整個奧林匹斯神族的冥神一系全部都拉到冰霜玫瑰盟去,但是如果哈迪斯現在就帶著人大張旗鼓的叛變,最後的結果鐵定是把宙斯那個老淫棍給惹出來,到時候和以宙斯為代表的天神一系以及以波塞冬為首的海神一系發生戰斗就成了必然的事情.盡管我們不畏懼戰斗,可那是指的正面進攻,我們可不想在遷移過程中被人襲擊,那個正面戰斗的損失比例是完全沒法比的.再說打仗也得有個目的吧?沒好處就平白無故的去找人打架,那是腦袋讓驢踢了才干的出來的事情.

"那麼,我們就先把合並計劃定下來,至于集體轉移工作,這個恐怕還得從長記憶."哈迪斯對我說道.

我想了想道:"那這樣,你們先做准備,事情先不要急著通知下去,以免被宙斯那個老家伙提前發現.至于具體如何轉移隊伍,我還是回去跟會里的人商量一下,反正潘多拉和拉達曼提斯在我那里,這邊的形式問題我可以問他們,等我們計劃好轉移方案再來通知你們.你看怎麼樣?"

對于我的提議哈迪斯當然是點頭贊同,如果我現在不管不顧的要他們直接轉移,估計他反而可能會擔心自己是不是跟錯了人,但是現在我有這樣謀定而後動的心思他就放心多了.起碼這證明我沒有把他們當炮灰使的打算.

在離開哈迪斯這邊的冥界之後我並沒有去人間界,而是由彌諾斯和埃阿科斯親自護送到了寂靜之海.從這邊離開的主要原因是這邊沒有宙斯的人監視,畢竟這里是冥界,而寂靜之海又是負能量物質,天神系的家伙別說進入了,就算靠的太近都會造成實力下降乃至昏迷甚至直接喪命.

本來按照哈迪斯的意思是打算讓冥河擺渡者卡隆把我送回去的,不過考慮到卡隆那條破船的速度,我最終還是決絕了他的好意改由黑炎帶我離開這里.

作為寂靜之海的原產生物,黑炎在這里那就是魚兒回到了大海,不說別的,起碼速度比卡隆的船要快多了.當然我也沒打算讓黑炎帶著我游回艾辛格,畢竟隔著三分之一個地球呢,就算黑炎速度再快那也得游幾天吧?所以我們的路線是這樣計劃的.首先由黑炎帶著我從哈迪斯這邊游到阿努比斯那邊,這倆冥神的地盤靠的比較近,而且跟我都是關系戶,所以往來方便些.等到了阿努比斯這邊之後我就完全不用怕宙斯那個家伙了,到時候完全可以換傳送陣或者飛鳥直接返回艾辛格,反正怎麼走都比坐黑炎游泳回去快多了.

寂靜之海雖然叫做寂靜之海,但實際上它一點也不寂靜.海平面到是很寂靜,因為沒有風啊,洋流啊,月球引力之類的影響,所以寂靜之海是完全沒有波浪的.不過海本身雖然寂靜,海平面下面卻是熱鬧的很.各種恐怖的負能量怪獸在這里簡直就跟野草似的到處都是.

我坐在黑炎的腦袋上在寂靜之海中只走了不到二十分鍾就發現左前方突然升起了一個巨大而丑陋的頭顱,對方在浮書海面後扭頭看了我們一眼,在發現黑炎的腦袋比它還大之後便識趣的又慢慢潛入了水中消失不見.之後我們幾乎是平均每十分鍾就能遇到一只怪獸,期間我甚至還看到了一種不知道說它像大黃蜂還是說它像魔鬼魚好的不知名怪物.這東西長的簡直就是魔鬼魚和大黃蜂的混種,它不但能在水下高速移動,居然還能飛.

這種奇怪的生物明顯屬于群居生物,一出現就是一大群,數量多達上萬,幾乎將附近的整個海面都遮蔽了起來.不過雖然數量很多,但是黑炎卻是完全無視這些小東西的,畢竟體積在那擺著.黑炎的身體如果不刻意用魔法縮小的話,長度至少超過五公里,身體最粗的部分能有十車道的馬路那麼寬,在上面打籃球都夠大了.至于這些小家伙的體積,大概也就和中等體型的豬差不多大,而且它們也沒有豬那麼肥,所以看起來可能比豬還要小一些.以它們的這種體積,在黑炎身邊那簡直就像是大象身邊的蒼蠅,這個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一些,所以盡管它們的數量非常之多,但黑炎卻是完全沒把這些東西當回事.

本來我們以為這些小東西只是和其他過路的生物一樣從我們身邊經過而已,但是就在這群小東西即將和我們分開的時候,在它們的後方卻突然又冒出來了一大群生物.這些生物到是沒有前面這種又像黃蜂又像魔鬼魚的生物那麼奇怪,它們的形狀就是很標准的魚,除了長的比較丑之外到是沒啥特別的.當然,這些家伙的體積也要比之前那些小怪物大一些,身長普遍都在三米以上,個別比較大的能長到五米左右,但是和黑炎比卻依然是小不點.

這些魚的數量相比之前面那種東西的數量明顯就要少了很多,看起來總數應該也就幾百而已,相比之前面那種怪物的數量,不過就是百分之幾而已.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後面這群魚卻是在追殺前面的那群小怪物,而且看起來後面這些魚就是前面那種小怪物的天敵.

那種小怪物雖然會飛,但是卻飛不高,最高也就能飛到離海面十幾米的高度,而下面這種魚雖然不會飛,但是它們會跳.憑借驚人的高速與誇張的彈跳力,這些家伙可以輕松的跳到二十米高的地方,而且看它們的樣子這還不是極限,只不過因為它們的獵物基本上只能飛十幾米,所以它們也懶得跳到更高的地方而已,如果那些小怪物再往上飛一點,這些怪魚絕對還能往上再蹦高一些.

不過,雖然這些怪魚的跳躍能力很不錯,但是准頭就稍微差了一些.那些小怪物大概也是在長期的生存競爭中進化出了後眼,結果就是只要下面的怪魚一跳出水面它們就立刻改變飛行方向,而那些怪魚在空中只能小范圍控制身體的方向,所以大部分時候怪魚都必須跳了幾十次乃至上百次才能抓到一只小怪物.好在小怪物相比它們的體積來說也不算小,所以一條怪魚只要抓到一只小怪物就足夠它吃的了.

本來這倆物種之間的捕獵與被捕獵關系跟我是一點關系也沒有的,可惡就可惡在那些怪魚在抓到小怪物之後就開始瘋狂的撕咬,結果搞的血水飛濺的到處都是.

就像是人間界的大海中如果出現大量血水就會引來鯊魚一樣,在寂靜之海里血腥味一樣會引來一些很凶殘的家伙,而且這些家伙肯定比鯊魚危險多了.

眼看著兩群魚就這麼一個追一個跑的從我們身邊經過之後,在我們的左後方突然出現了一道明顯的白色航跡,而且隨著距離的接近,我們甚至能看到那航跡周圍的水面明顯隆起了一大塊.

本來之前周圍出現過那麼多怪獸黑炎都是一副沒看見的樣子,因為他就是寂靜之海的本土生物,對這里的怪物他都比較了解.他知道那些生物都不會攻擊他,所以根本就沒浪費經曆去關注那些家伙,但是,這次黑炎的本能卻告訴他來的這個東西必須當心,所以在那東西出現後黑炎便突然停了下來將自己的腦袋對准了那家伙來的方向並同時通知我先飛起來.

寂靜之海上面其實也不是完全不能飛,只不過一來這里的跨度太大,大部分生物無法堅持在這里長時間飛行,二來在這里沒有南北磁極,除非寂靜之海的本土生物,外來者進去十個就迷路十個,飛行生物進去之後飛著飛著就找不到方向了,所以除非你運氣超級好,否則就只能做好體力耗盡掉進海里的准備了.另外,這里還有一個比較變態的設置,那就是寂靜之海上方有一層類似于重力場的東西,而且離海面越高的地方強度越大,因此在這里你最好不要飛太高,否則承受的向下拉力就會越來越大.當然,就算完全貼著海面飛也不是說就不用承受這種額外的壓力,除了自身重量外,海平面五米以內的重力基本上都是兩倍于正常值的,而五米到十米之間一般都是三倍重力,再往上就是每五米重力加一倍,因此在這里飛的太高純粹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在得到黑炎的提醒後我便立刻張開翅膀飛到了離海面七八米的高度,之所以不飛到十米高是因為之前說的那個重力分布實際上是漸變而不是突變的,也就是說重力大小是隨著高度提升而逐漸變化的,之前說的那個五米一檔的范圍只是為了具體量化,不是說你飛到十米高就是三倍重力,往上再飛一厘米就瞬間增加到四倍,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這邊剛剛飛起來,黑炎便立刻將腦袋沉到了與海面齊平的狀態,從上面就只能看到他的一個平平的頭頂還在水面上,其它部位已經全部沉入了水面之下.不過因為寂靜之海的海水黑的跟墨汁一樣,所以人間界那種透過海水看見水面下有黑影的情況是根本想都不要想的.

幾乎是我們這邊才剛准備好,那邊的航跡便突然開始加速,然後就在距離我們還有三四百米左右的地方,水面突然整個炸飛了起來,然後就見一只長的有些像鱷魚,但是外表卻猙獰很多的巨大生物突然從水中躍了起來.不過,就在這家伙剛剛跳出水面往前躥了不到五十米的時候,我身下的水面也是瞬間猛的爆炸開來,然後就見黑炎巨大的身體直接從水面下躥了出來瞬間跨過幾百米的距離一口將那個還在空中沒落回水面的家伙給直接咬在了嘴里.

這種好象變異鱷魚一般的怪物雖然體型很大,但那是相對正常生物而言的,和黑炎比起來它依然只能算小不點.黑炎的腦袋寬度幾乎相當于十車道的超級高速公路,而那只怪物連頭帶尾的長度也就是二十條車道的寬度,也就是說那東西的整體長度也不過是黑炎寬度的兩倍而已,看黑炎咬著那家伙的身體中段就好象是普通的巨蟒嘴里橫向咬著一條大鯉魚一樣.

本來剛看到黑炎咬住這家伙的時候我還覺得黑炎有點小題大做了,畢竟他一口就能咬住的東西居然也搞的這麼緊張實在有些誇張.但是,就在我准備飛過去和黑炎彙合的時候,海面之下突然又飛出了一只那東西.

這次飛起來的怪物比剛才那只要略小一點,但是也就真的只是小了一點而已.前面那條被黑炎咬住的長度大概有七十米以上,後面這條雖然小了些,可也至少有六十米長,要是在現實中,這個長度絕對能算的上標准的龐然大物了.

後飛起來的這只怪物在空中便一下撞在了黑炎身上,然後就見它張口對著黑炎的脖子就咬了下去.伴隨著咔嚓一聲響,黑炎那防禦力超強的鱗片竟然被瞬間咬穿,然後就見黑炎的身上流出了幾道細細的血流.當然,這點血對黑炎來說就跟人被針紮破手指流了一滴血差不多,不過能破黑炎的防禦至少說明這些家伙的牙口相當厲害.

這邊咬住黑炎的那條怪物還沒松口,水里又接二連三的躥出來一大群怪物,然後就好象襲擊獵物的狼群一樣這些怪物接二連三的蹦了起來然後紛紛咬在黑炎身上,轉眼之間就把黑炎身上咬的遍體鱗傷,雖然實際上傷害值並不高,但看著真的很嚇人.

看到黑炎瞬間就被幾百條這東西爬的全身上下到處都是,我也趕緊飛了過去想要幫忙,但是沒想到我還沒過去找那些東西的麻煩,它們到是先盯上我了.就在我降低高度准備下手的時候,一只怪物突然就從水面下躥了起來張開大口一口向我咬了過來.因為完全沒想到對方會主動發起攻擊,加上距離也確實太近了,所以我幾乎是毫無反應的就被整個一口吞了進去.

那只怪物在吞掉我之後立刻又再次落回了水中,但是不等他轉身去襲擊黑炎,一股巨痛便讓它瞬間喪失了行動能力在原地劇烈的扭動了起來.那怪物在原地掙紮了不到兩秒,肚子便像吹氣球一般開始膨脹,然後就見十幾道紅色的刀芒在那怪物周身閃過,然後怪魚瞬間便爆成了一堆碎肉,而我則是直接從怪物肚子里沖了出來.

"不怕死的白癡,連我都敢吞,當你的胃是鑽石做的嗎?"

我這邊才剛罵完,周圍的怪物便徹底進入了狂暴化狀態.不是因為我的咒罵,也不是因為我殺了它們的同伴,而是因為它們同類的鮮血.沒錯,就是因為那些血.這些怪物在我撐爆了那只怪物後並沒有馬上襲擊我,反而是爭搶著把同伴的尸塊給全部吃光了之後才開始向我發動襲擊.

我左右看了看之後還是老老實實的先浮水水面飛到了空中,跟這些水生生物在水里打明顯是我吃虧,何況這里又不是一般的水,而是寂靜之海.我的魔寵里除了黑炎好象就只有沙夜子和國王能在寂靜之海中泡著,其他魔寵沾到這水基本上就跟普通生物噴到硫酸差不多,雖然不能說瞬間就能要命,可結果也絕對好不了多少,因此我也只能選擇飛到空中,好歹這樣有些能飛的魔寵還能幫忙.不過現在一切還得看黑炎的表現.如果黑炎能搞定這些東西,我只要能自保就行了.如果黑炎干不過這些怪獸,那我就只能啟動神域合體跑路了.當然,和體之後我肯定也能干掉這些生物,不過那種東西一不是經驗值特別高,二不爆高級裝備,我腦子進水了跟它們玩命?可別忘了這不是安全區,而是號稱死亡之海的寂靜之海.神域合體可是有後遺症的,我跟它們拼是沒問題,可和體時間一結束萬一再碰上啥怪物怎麼辦?所以說如果真的需要和體,那就只能選擇跑路了.

當我重新飛起來之後下面的怪物便接二連三的開始往上蹦想要把我重新拽回海里,而我也不飛高,就剛好停在它們的跳躍極限位置勾引這些家伙往上蹦,而只要它們一蹦起來,我立刻就是一招爆裂火球把它們再給砸回去.後來感覺我一個人比較慢,干脆把凌和小純還有幸運他們也都召喚出來一起幫我砸,反正只要控制好高度別被下面的海水碰到就行.不過這種危險的游戲也就我能玩玩,因為我們冰霜玫瑰盟本身受到混亂與秩序神殿的神力保護,所以一般不容易被某些東西克制,寂靜之海的海水對我們的影響要小于對別人.再加上我本身是可以進入寂靜之海的,所以我的魔寵多少也繼承了一點點抗性,盡管他們不能像我一樣做到接觸海水而毫發無損的地步,但起碼不會像一般的生物連靠近都不能靠近,所以他們即使只停在離海面二三十米高的位置也能照樣戰斗,只是要當心不能沾到被那些怪物帶飛起來的海水,不然那可就慘了,這海水沾到他們身上那絕對是一碰一個洞.

因為我們這邊的叼魚行動吸引了不少怪物的注意力,所以黑炎那邊的壓力就輕了不少,不過相比之我們,他依然是最累的,畢竟這里是他的主場,他又是主攻,不辛苦是不可能的.

說起來那些怪物每次都會在黑炎身上咬出一個個的口子,但是它們實際上對黑炎造成的傷害就好象一個人被一群大號螞蟻襲擊一樣.盡管每次咬到都會很疼,而且會流血,但真要說把這個人怎麼樣,那非得這群螞蟻數量多到一定程度才行.這些怪物數量確實不少,可還沒到螞蟻那樣以萬為基本單位的地步,所以它們雖然咬的黑炎滿身傷實際上卻只能讓黑炎更加暴躁而已.

我們這邊正在盡力吸引怪物的注意力,忽然就見旁邊的海水猛然炸開一道大溝,然後就見十幾條怪物伴隨著海水一起被拋了起來.如果不是因為那些海水沒法碰,只要幸運他們沖上去一人一個,肯定能把那些飛到空中的怪物搞死,可惜那些怪物身邊全是海水,所以幸運他們根本不敢過去.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怪物們重新落回海里.

凌看著這個情況便提醒我道:"要不然讓黑炎把那些家伙打飛起來,然後我們用魔晶蒸汽導彈吧?那東西打這些怪物應該問題不大吧?"

我想了想也覺得有道理,于是便用心靈接觸通知黑炎像剛才一樣盡量把那些怪物打飛起來.黑炎得到命令立刻就是一尾巴在水面下掃過,然後海水再次爆開一道大溝,跟著我們就看到十幾只怪物翻著跟頭飛上了高空.

"機動天使."隨著我的呼喊,兩部空戰型機動天使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然後只聽颼颼颼颼……一陣破空聲,十幾枚導彈呼嘯而出,每枚導彈對准一只怪物就撞了上去.再然後……再然後就是一片雪白,然後我才感覺到全身上下一陣巨痛.大約過了十幾秒我才逐漸開始恢複各種神經感應,首先我發現自己居然在水里飄著,而後意識中才發現凌和小純她們剛剛被我召喚出來的魔寵居然全部掛掉了,現在唯一還有聯系的就只剩黑炎而已了,而且黑炎的心靈接觸也是毫無反應,說明他雖然沒死,卻肯定是昏迷了.

略微晃了晃腦袋讓自己清醒一些之後我又感覺了一下身體,發現四肢已經可以移動了之後我才拖著巨痛的身體努力向上游了過去.花了幾分鍾時間重新回到海面之後我才發現情況比我想象的要恐怖的多.黑炎那巨大的身體像條死蛇一樣扭曲著漂浮在水面上,在他的身體周圍還亂七八糟的飄著一大片死掉的怪物,看這樣子他們都不是被爆炸炸死的,而是被沖擊波硬給震死的.這得多大威力才能把這麼強悍的怪物在幾米深的水下直接震死啊?反正我不覺得剛剛那幾枚魔晶蒸汽導彈能有這威力.

確認完海面的狀況後我趕緊先游到了黑炎身邊,確定他沒事之後我便將他收回了鳳龍空間,不過治療工作就得等段時間了,因為小純也掛掉了.

由于魔寵們陣亡了一大半,所以我現在也只好自己一邊猛灌回複藥劑一邊往阿努比斯那邊飛了.捏著鼻子喝干一瓶極效回複藥劑之後我被那古怪的味道搞的全身都起了一陣雞皮疙瘩,話說我有多久沒自己吃過藥了?貌似自打小純成為我的魔寵後,我就跟這些回複藥劑徹底告別了.相比之藥劑的恐怖味覺和各種限制,小純的治療魔法真是又快又好,而且最重要的是不花錢.

在喝完藥劑後我又檢查了一下身上的傷勢,確認沒什麼大礙之後我才開始思考起剛才的情況.不過,這麼一想,我就突然意識到一件事情,于是我趕緊又轉身往回飛了回去.

我當然不是要回哈迪斯那邊,而是要去剛剛的戰場,還好想起來的還算及時,要不然在這茫茫大海上飛遠了還真不一定找的回來了.

重新回到那飄著一大片浮尸的海域,我趕緊用鳳龍空間把下面那些怪物的尸體全給裝了進去.

之前那兩部空戰型機動天使發射的只是最小型的魔晶蒸汽導彈,每枚的威力頂多相當于兩發大型魔晶大炮的炮彈而已,就算是十幾發一起爆炸引起了疊加效果,那也不可能瞬間秒掉我的魔寵還把海底下的怪物全給震死了.要知道那十幾枚導彈命中的目標當時都飛到了離海面二十幾米高的地方,而我們和那些怪物的直線距離也都在五十米以上.以這種微型魔晶蒸汽導彈的威力這麼遠頂多能感覺到一陣熱風而已,怎麼可能爆發出這麼誇張的沖擊波?所以,我覺得這里面一定是有原因的,而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些被襲擊的怪物有什麼特別之處,所以我決定帶些尸體回去研究.

在裝完尸體之後我又重新把黑炎放了出來,然後開始使用治療術幫他治療傷勢.雖然幾乎沒怎麼用過,可我畢竟是馴獸師.正常馴獸師的戰斗方法就是讓魔寵沖在前面,自己躲在後面給魔寵刷狀態以及回血,偶爾還能抽冷子往對方身上扔兩個詛咒類的魔法或者直接就是攻擊魔法.反正像我這樣基本屬于不務正業的類型,而正規的馴獸師都因該是類似于牧師之類的專職奶媽.不過,不務正業歸不務正業,治療術好歹我還是會的.

費了老大勁總算把黑炎弄醒並治好了他大部分的傷害後我們才重新上路,只是這次速度卻慢了很多,一來是黑炎傷口沒完全好,二來也是被這里的怪物給搞怕了.之前光聽別人說還沒什麼感覺,現在我才知道為什麼那些神族一提到寂靜之海都直皺眉頭.這他爺爺的實在是太危險了.下次打死我也不敢橫渡寂靜之海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失敗了?    下篇:第十九卷 第一百九十九章 綁架式移民法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