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蟲子的天堂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蟲子的天堂

"紫日?你怎麼又來啦?"看到我出現在他的行會里,槍神先是一陣調侃,然後開玩笑的問道:"你不會又想讓我幫你抓神族吧?"

聽到槍神的玩笑我立刻順口說道:"你還別說,還真讓你猜對了."

"什麼?"剛剛槍神只是在跟我開玩笑,沒想到居然真的讓他胡扯給扯中了."你你你……你腦袋沒毛病吧?自由神族最近連丟了好幾個神族正在到處發動勢力找尋誰下的手呢.你居然還要?你在中國不怕自由神族,我可是還在美國呢!真出了事情你大不了跑路就是了,我可怎麼辦啊?"

"看把你嚇的,不就是幾個神族嗎?"

"幾個?這月自由神族都丟了十三名成員了,你還不夠用啊?"

"什麼?十三個?"

看反應這麼大槍神立刻意識到了其中的不對之處,于是他便試探性的問道:"難道不是你的人干的?"

"我是瘋了點,可還沒失去理智.連續襲擊自由神族那麼多次純粹就是在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自從上次你給的那幾票信息干完之後我們就沒再對自由神族下手了."

聽到我的話後槍神立刻皺著眉頭問道:"你真的沒有派人來?"

"我有騙你的必要嗎?"

"那就是說最近失蹤的八名神族與你無關嘍?"

"廢話,當然與我無關了.不過你能調查到到底是誰襲擊了自由神族嗎?"

槍神一邊低頭沉思一邊說道:"之前你讓我給你找信息襲擊自由神族,我一直以為後來的襲擊事件都是你自己干的,所以就沒去調查.現在看來那些痕跡應該不是偽裝."

"痕跡?什麼痕跡啊?"

"那八名神族失蹤的地方都曾出現過戰斗痕跡,從痕跡上判斷襲擊者不是人形生物."

"不是人形生物?難道是野生魔獸不成?"

"應該不是野生魔獸,畢竟被襲擊的是神族,野生魔獸雖然也有很多強大的個體,但是分布位置都是固定的,還沒聽說那幾個受襲擊的區域有這麼強大的生物存在呢."

"既不是野生怪物,又如此的強大,難道說是任務怪?"

因為《零》這個游戲會為每個玩家設定專署任務,所以往往會因為某個玩家的任務而突然新增一個特殊魔獸或者別的什麼怪物出來.不過因為《零》是模擬世界規則的整體化游戲,所以這些怪物在出現後一般都不太可能只和任務接受者發生接觸.我們現在就是在懷疑這個生物是個特殊NPC,或許那幾個神族只是比較倒黴而已.

槍神忽然道:"你要是不急就先等我一會,我去論壇上翻翻看有沒有別的信息,之前我一直以為是你搞出來的襲擊事件所以沒怎麼關注,現在看來必須收集下情報了."

在我點頭之後槍神立刻便啟動了論壇瀏覽模式,而我也同樣進論壇翻看了起來.由于《零》的自帶官方論壇智能程度很高,所以我們很快就從海量信息中尋找到了需要的信息.

我檢索到的信息一共有三百多條,分別來自二百多名玩家,其中大部分都是說在低級怪物區遭到強力不明生物襲擊,而他們被襲擊的區域剛好都在那八名神族失蹤的區域內.排除掉那些連襲擊者都沒看見的倒黴蛋之外,這其中還有些人發現了比較全面的信息.其中一個家伙看到了襲擊者是個長相很古怪的類人形生物,不過沒有截圖,只是用語言描述了這種怪物用兩條腿走路,但上身卻長了三條手臂,而且腦袋也是兩個.

在看到這個人的帖子之後我又翻了下其他目擊怪物的帖子,但內容卻很奇怪.這些人看到的怪物幾乎沒次都不一樣,除了其中加個人的描述有些類似之外其他人看到的怪物一直都在變化.不過根據他們的描述以及帖子發布時間的排列順序,我很快就推測出了一個可能性,那就是這只怪物一直在變形,而且看起來它是有固定成長目標的.

在我帶著這些信息退出論壇之後槍神也正好帶著信息回來了,不過和我不同,他不光自己找資料,還叫了一幫手下一起幫忙檢索,得到的東西自然比我要全多了.

我們兩個把信息這麼一對照,最後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一樣的."這是個任務NPC?"我們倆互相看著對方驚訝的說道.

槍神拿著個地圖在上面按照襲擊報告的時間排列標記出了一個個的圈,然後把它們用線條連接起來,最後發現襲擊者居然一直在往一個方向前進,而且它有意識的避開了城市等容易被人群發現的開闊區專門找了那些練級區的深處行走.

"這是個有智力的NPC,而且它有明確目標."我看著地圖分析道.

槍神對我的分析表示了贊同,然後他又順著那歪歪扭扭的路線圖向前方延伸,最後居然讓他找到了一個比較可能的目標點.

看著槍神在地圖上標記的最後一個坐標點,我疑惑的問道:"這是哪?"

"你知道之後永遠不會想去的地方."我疑惑的看著槍神,然後一直等了近半分鍾他才繼續說道:"這里的名字叫做——蟲之谷."

蟲之谷到底可怕在哪里,從這個名字你就能看出來了.山谷本身並不是問題,問題在于那些蟲子.按照槍神的解釋,蟲之谷簡直就是蟲類博物館,那里面除了蟲子還是蟲子.大到如小山一般的巨型甲蟲,小到不聚集成群就完全看不見的微型昆蟲,任何你在夢境中幻想出來的蟲子在這里幾乎都能找到類似甚至是一模一樣的品種.除了極個別特殊愛好人群,這種地方簡直就是人類禁區.別說這些蟲子九成九都有攻擊性,就算它們全都變成不會動的雕塑,正常人也絕對不會想要靠近它們的.尤其是那些漂亮MM們,對她們來說這里就是全游戲最危險,最邪惡,最讓人無法忍受的區域,沒有之一.

在說完蟲之谷的情況後槍神就一直在盯著我看,而我則是很驚訝的看著他問道:"你該不會以為我要去那里堵這只能襲擊神族的生物吧?"

槍神反問道:"你敢說自己就一點意思也沒有?"

"就算有那也是一點點而已,我是不會進蟲之谷的.雖然我這人對蟲子的忍耐力還算不錯,但能不碰最好還是別碰的好."

"那要是我請求你去呢?"

我直接朝他伸出了一只手干脆的說道:"好處費."

槍神二話不說直接從自己的隨身空間裝備中拿了塊跟超大型蘋果那麼大的寶石往我手上一放."天然彩鑽,神火級的.只要我拿出去叫價五百萬,用不了一分鍾就會被搶掉."

"你的目的?"我一邊端詳著手里的特大號彩鑽一邊問道.槍神讓我先等等,然後跑出去轉了一圈,過了足有十幾分鍾才抱著一堆卷軸跑了回來.我一看他抱著的那一大堆卷軸就愣了一下."喂喂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說你什麼時候變這麼大方了呢!跑一趟蟲之谷就給塊極品彩鑽.搞了半天你在這等著我呢?"

槍神故意裝的很傻很天真的表情笑著說道:"反正你一件事是跑一趟,兩件事也是跑一趟,干脆就一次把這些全跑完了也省得麻煩嗎."

"你是省了麻煩了,我可麻煩大了."我說著便翻檢起了那堆卷軸道:"你這得有三十根卷軸吧?你那塊彩鑽就算拿去拍賣頂多也就一千萬而已吧?三十多個任務,一個任務才三十幾萬,你到是會算帳."

槍神毫不客氣的說道:"哎呀,出一個任務就能拿到三十幾萬你還不滿足啊?何況你還是同時在一個地方完成三十多個任務,這中間就省了你好多事情,你還要怎麼樣啊?還有啊.我一次拜托你這麼多任務,怎麼著也得算個批發價吧?再說你本來就是想去堵那只怪物來著,幫我辦事不過是順便吧?"

"我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嗎?好吧好吧,看在老主顧的面子上,這個任務我接了."我笑著將寶石收起來,然後又把那一大捆卷軸全給抱了過來."不過話說回來,你這怎麼這麼多卷軸啊?"

"收的."軍神回答的到是簡單.

"你收這個干什麼啊?"我好奇的問道.

軍神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指指卷軸道:"你看看就明白了."

我疑惑的把那些卷軸先堆在了旁邊的桌子上,然後揮手召喚出一群死神守衛幫我把卷軸全部展開拿在手里方便我一個個的看過去.這些卷軸全都是任務卷軸,內容無一例外都是要到蟲之谷去完成,而且其中不少任務就是為了要收集指定的蟲子.

看完卷軸上的內容後我也算是明白槍神這家伙干什麼要收這些任務卷軸了.原來這些卷軸無一例外給的獎勵居然全都是隨機技能學習機會,而且下面有標明,隨機范圍為玩家特長類技能.這個所謂的隨機范圍為特長類技能的意思就是根據玩家的特長隨機技能.打個比方,如果是名血牛戰士隨機這個技能,得到的肯定就是加血加防或者加近戰攻擊什麼的技能,而如果是個炮台型法師隨機技能,那得到的肯定是高威力魔法技能或者加魔法傷害之類的輔助技能,總之隨機出來的肯定都是很有用的技能.盡管這種技能依然是隨機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但至少它把范圍設定在了玩家特長的那個方面,就算不是你想要的技能,但也絕對不會是沒用的東西.

正因為有這個范圍限制,所以這種隨機機會可謂是非常搶手的,平時只要有獲得這種隨機機會的任務,大家肯定是搶著要.而現在,槍神手里能積攢下這麼多這種卷軸,反而更加襯托出了蟲之谷的可怕.你想啊.就連這麼受歡迎的專門獎勵隨機技能的卷軸都因為任務地點在蟲之谷而沒人要了,這個蟲之谷該可怕到什麼程度?

在確定了槍神收這些卷軸的原因後,我直接喊道:"我要加……"

"給你三根做報酬."我這邊都還沒喊完槍神就未卜先知的提前把好處喊出來了.不過想想也該知道,誰看到這個東西都會想分一杯羹的.如果需要去蟲之谷,別人還可能為此放棄,我反正是要去做任務的,順便多拿幾根卷軸那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聽到槍神的話我直接說道:"我先挑."

槍神點點頭道:"你先就你先."

別人先挑後挑可能沒啥意義,我先挑就不一樣了.因為是我做的任務,而《零》中的任務基本規律就是難度越大,危險性越高,過程越麻煩的任務,獎勵就越豐厚.我自己做任務,哪個任務簡單哪個任務複雜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到時候我只要把給我造成最多麻煩的那三個任務的卷軸挑出來就行了,不用說那肯定是獎勵最好的任務.不要因為獎勵上寫的都是隨機技能就認為它們的報酬是一樣的.隨機技能其實也有高低貴賤之分的.如果是複雜的任務獲得的隨機機會,一般都能隨到比較好的技能,相比之下簡單任務得到好技能的概率就會低很多.

敲定了報酬問題後我又讓槍神幫我關注一下最近的自由神族的活動情況,至于我自己則是直接拿著槍神畫的那條路線圖去堵那只怪物去了.

我之所以對這個怪物這麼感興趣,主要就是因為這東西襲擊個幾名自由神族.一只能襲擊神族的怪物,這就意味著這東西要麼實力強的超呼想象,要麼就是他有克制神力的方法,或者兩者兼而有之.不管是這三種情況中的哪一種,這只怪物對我們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

現在的冰霜玫瑰盟正在擴張期,這就意味著我們將要和很多國家的神族發生沖突.按照系統規定,在對外擴張中地方性神族是不能參戰的.也就是說我們行會對外擴張時,天庭是無法給予我們任何明面上的幫助的.我們所能依賴的除了自己就只有行會神族了.但是,相對于進攻方,被攻擊的國家卻有著相反的設定.地方性神族雖然不能參與對外侵略,但在本土防禦上卻有行動權.像是之前我們進攻日本時,除了要對付日本玩家,還得跟以天照為首的高天原神族對抗,這就是因為神族在本土守衛戰中幾乎是不受限制的.

我們行會的強大決定了將來只有我們入侵人家,不太可能出現別國玩家打到我們國土上的事情.而且以天庭的實力,如果真有別的國家打到中國領土上來,估計就算我們自己不參戰天庭也能把那些人全都趕到國界線外面去.因此,對我們來說目前最迫切需要的是對抗神族的方法.

我們行會的對神族用機動天使是一個解決方法,但是加個太誇張,局部戰役支撐一下還湊合,正面戰場是絕對不夠用的.行會神族雖然也是一種對抗對方神族的方法,但是行會神族的發展難度大家也都是清楚的.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族目前還是世界唯一的行會神族,由此可見創建行會神族的難度,而且我們這個混亂與秩序神族雖然創立了,但規模也就這樣了.也就是最近把哈迪斯他們來進來才算是初具規模,之前基本上就那幾個神族在晃蕩,說是行會神族不過是一個空架子而已,除了維娜,星火和孔雀他們幾個外基本上就沒啥人了.

除了行會神族和對神族用機動天使,目前我們行會能真正對付神族的玩家數量實在太少,而且除了克里斯蒂娜和真紅,金幣她們幾個強力人員之外,其他人即使能對抗神族,那也是幾個打一個,還得是對付那種實力不太強的普通神族.要是碰上那些知名的高級神族,這些玩家利馬就沒用了.

正因為在對抗神族的能力上如此捉襟見肘,所以我才會對這只能襲擊神族的生物如此的感興趣.如果我能抓到它,從而在它的身上找到能對抗神族的方法,並且將之普及化,那我們以後就再也不用為那些被入侵的國家的地方神族而發愁了.

帶著對這種強力生物的期待,我一路上不斷催促著飛鳥加速飛行,很快我們就到達了蟲之谷附近.

其實蟲之谷並不僅僅是一座山谷,它應該算是一大片山林的總稱,只不過因為這片區域內的山峰都很陡峭,基本在那些山上都沒法呆人,所以大家都把這里叫做蟲之谷而不是蟲之山.

和現實中的森林往往沒有明顯過度區不同,游戲內的大部分區域的界限都很明顯.像是這個蟲之谷,距離真正的山谷還有幾十公里的時候下面都還是一片片的平原,但是在繼續向前幾公里後立刻就看到了一條高大的山脈.如果從高空往下看,就會發現這道山脈幾乎就是一個首尾相連的圓,把整個蟲之谷都給包圍在了這道屏風般的山脈之中.整個山脈上一共有七處開口,其中最寬的一道也不超過二十米,而我現在所在的這個山口寬度才只有三米多點,連大點的馬車想過去都有點費勁.

到達山口之後我並沒有急著下去,而是先觀察了下整個山谷的結構.外面那圈環形山谷就像個鐵桶把蟲之谷整個包了起來,其內部的山峰也都是這種很窄很窄的山峰,就好象迷宮內的城牆,那山谷內部圈的東一塊西一塊.雖然在天上看起來道路似乎不是很亂,可那是因為從上面看的原因,如果人在山里,那就很容易迷路了.

除了內部結果比較複雜之外,我還發現這鬼地方的環境似乎和外面也不太一樣.蟲之谷所在的區域應該算是溫帶區域,周圍都是草場和普通的多樹種混合林,但是山谷之內卻是一片云山霧罩,除了山峰之外,大部分區域都被密集的水氣所覆蓋,而且從那些偶爾高出霧氣環境的樹冠就可以發現這里的植物似乎都是熱帶的雨林植物.按照我的估計,形成這樣的環境可能有兩點原因.一是外面的環形山脈組成了一道隔離屏障將山谷內的環境與外部隔離了開來.第二就是山谷內肯定有大型的地熱區和豐富的地表水.這些水被地熱加熱形成水蒸氣遮蓋山谷,同時由于環狀山脈的保護,地熱無法擴散,只能不斷加熱山谷內部的空氣,最後結果就是把山谷里的溫度環境硬從溫帶加熱成了熱帶.

在確認過山谷內的大致環境後我便降落到了山谷口,然後開始徒步進入山谷.《零》中的這種怪物聚集區有個特點,那就是不能從天空直接飛進去.這個也不是說你飛不進去,而是說這樣進去會遭到系統懲罰.你可以直接飛躍一個練級區,但是不要降落,也別飛的太低,否則就會發生各種各樣的意外,而結果通常會跟糟糕.這可是很多玩家在掛掉無數次之後總結出來的經驗,一般人還是最好不要去嘗試的好.

以我的實力當然是不在乎一般的意外的,不過能少點麻煩為什麼要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呢?

在進入山谷之前,我首先在山谷口留下了幾只幽靈蟲作為我的眼睛代替我監視這個山谷口.按照地圖上的距離已經襲擊事件發生的時間差,可以大致推算出那只怪物的移動速度.按照這個速度計算,他要到蟲之谷估計還得有十幾個小時.我可不想在這里傻等他十幾個小時,所以我打算先進去把那堆任務卷軸做完再說.不過話說回來,槍神這家伙還真是會算帳啊!三十多根卷軸,全做一遍得忙到啥時候啊?

"快快快,幫我做個統計."我在山谷口將任務卷軸全部展開讓死神守衛幫忙拿著,然後叫出了人形魔寵們幫我翻開著其中的任務內容.凌拿著個本子在那做統計,其他人依次把各種類型的任務歸類並報告給凌.因為我們人比較多,所以只用了一小會就把任務全部統計完了.

凌拿著個本子站在我面前說道:"根據統計,本次任務我們需要做的事情有以下這些.首先,我們需要收集十五種蟲子,名稱和數量在這里,你自己看一下,注意其中有幾種需要活的,還有一種必須是完整的尸體,不能弄碎.除了這些蟲子之外,我們還需要收集三種植物的特殊部位,另外還要尋找一種叫做棉石的特殊石頭.此外我們還必須殺死九種蟲子取得它們的特殊部件,這個具體品種和收集部位以及數量剛剛給你的紙上都有寫.還有最後我們需要在這里找到三座山洞取得其中的不同寶物,並且我們還要找到兩處墓地和一處廢棄的實驗室,任務也是找到其中的特定物品."

我拿著手里那條長長的清單看的直皺眉頭."怎麼這麼多東西啊?"

"沒辦法,任務內容就是這些,少一樣就得少一個任務."凌無奈的報告道.

"那好吧,你記住了.你們其他人先回訓練空間,小鳳,國王和沙夜子留下.哦對了,鬼燈,你也出來."

我早就說過,馴獸師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根據不同環境更換不同魔寵以保證在任何地形上都能占到地利優勢.當然,這個前提是你得有那麼多魔寵給你換才行.很幸運的是我的魔寵恰好有適應現在這種環境的.

國王和沙夜子屬于靈魂生物,這蟲之谷最大的特色就是蟲子超級多,而亡靈是最不怕蟲子的.反正大不了就進入虛無化狀態,這里的蟲子雖然多,能攻擊到靈體的估計也就只有極個別的蟲子能做到.所以他們倆在這里應該算是比較無敵的存在.

除了國王和沙夜子,鬼燈也是很有用的存在.雖然我平時很少召喚他,但是鬼燈的能力在這里真的很有用.蟲子為什麼可怕?不是因為它們有多強,不管是現實中還是游戲里,就沒有哪只蟲子真強大到不可戰勝的.人們真正怕的是蟲子的數量而不是它們的單體實力.鬼燈雖然叫鬼燈,但他其實是一種妖怪而不是亡靈.他沒有攻擊力,防禦也很爛,唯一的能力就是可以把在他周圍三百米范圍內的任何生物在死亡的瞬間轉化為可以被我控制的亡靈生物.

蟲子雖然多,但畢竟是可以被殺死的.有鬼燈在,我殺的蟲子越多,我手下能控制的亡靈蟲就會越多,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帶的蟲子就有可能比這里的活蟲子還多了.到那個時候我還怕什麼蟲子啊?

除了以上這三個魔寵,小鳳則是我在這里的保護傘以及最強打手.蟲子不管多強都是蟲子,碰上全身都可以變成火焰的火鳳凰那還有什麼好講的?來多少不都得燒成灰?

其實除了這幾位的特長之外,我召喚他們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都不怕毒.蟲子們的特點除了多就是大部分都帶毒,所以毒抗低的人在這種地方是絕對混不下去的.

准備好隨行人員後我想了想又把玫瑰藤和開拓者也放了出來.印象中蟲子們也挺喜歡在地下打洞的,為了防止萬一不小心掉蟲穴里去,最好還是帶上會打洞的存在.至于其他魔寵,暫時先不召喚,人太多不好指揮還容易被襲擊,等遇到情況再根據狀況決定叫誰幫忙最好.

抬手摸了一下手指上的邪龍守護,一陣比山谷中那白色水蒸氣略稀薄一些的紫色迷霧便迅速擴散開來.當這些迷霧和周圍的白色水氣接觸之後,立刻便混合在了一起.混合後的霧氣不但沒有喪失它們應有的功能,反而還延長了作用時間,這點到是我之前沒有想到的.

看著周圍的死亡迷霧擴散開之後我才帶著魔寵們正式踏入山谷之中,周圍的水氣遮擋了我的視線,我就干脆用死亡迷霧把蟲子們的視線也擋起來.反正我看不遠它們也別指望看多遠,大家都看不見就公平了.

蟲之谷不愧號稱是蟲子的天堂,我們才剛進入山谷走了不到一百米就見到一只五彩斑斕好象螃蟹那麼大個的蜘蛛從頭頂的樹干上拽著一根絲線緩慢的吊了下來.看到這個東西之後,我的魔寵們立刻表現出了讓我驚訝的反應.

"啊……有蟲子!"原本指望當打手的小鳳居然第一時間躲到了我的背後,而本來應該充當偵察兵的沙夜子居然也是一個反應,只不過她是躲到了國王背後而已.

"我靠,你倆有沒有搞錯?那東西還不到一百級,你們有不要這麼大反應嗎?"我說著便轉身抓著小鳳訓斥道:"尤其是你.你一個鳳凰怕什麼蜘蛛啊?"

小鳳委屈的看著我一邊拼命往後縮一邊說道:"人家就是怕嗎!這個跟實力沒關系的好不好?"

沙夜子也在一邊幫腔."就是就是!女生怕蟲子是天經地義的,跟實力沒關系的!"

"我……"本想再說她們兩句,但是現在看來估計用處不大."算了算了!你們兩個先回去吧!不過一會萬一碰上需要你們助戰的蟲子你們可別給我掉鏈子."

小鳳立刻道:"戰斗的話應該沒問題,大不了人家不靠近直接用火噴就是了.只是這突然出現的蟲子太嚇人了!"

無哭笑不得的把小鳳和沙夜子都給塞回了訓練空間,然後把其他魔寵叫出來挨個問了一遍,結果讓我有點郁悶.我的人形魔寵之中只要是女性的,除了玲玲之外居然全都怕蟲子,連凌都不例外.好在我也沒指望她們,所以影響不大.

沒有沙夜子和小鳳我們就少了探路人員和主輸出,必須得找人替換.想了想之後我還是召喚出了一大群死神守衛代替沙夜子.死神守衛就是沙子構成的魔法生物,本身不會引起蟲子的興趣,而且這些家伙最大的優點就是死了可以再召外加人數夠多,只要多放幾個出來,探路應該是沒問題的.

偵察人員解決了,傷害輸出也得想辦法.如果說是現實中,蟲子們最怕的東西肯定是沙蟲劑,問題是游戲里的蟲子不管有沒有毒,它們自己絕對都是白毒不侵的類型,所以毒對它們是沒用的.除了毒,對付以數量取勝的蟲子那就只能用火了.小鳳怕蟲子,那就換依佛里特上.作為構裝生物,依佛里特是完全不怕蟲子的.而且他這個火精靈之王本身也是火焰系的存在,直接弄倆火焰噴射器出來滅蟲絕對好用.至于說引發火災什麼的,這個基本不用擔心.就這蟲之谷的空氣濕度,那些植物能燒的起來才叫奇怪呢.

在召喚出了依佛里特之後,我本來想就這麼走的.不過想想好象依佛里特也不完全適應這里的環境,最後我還是把雷也給放了出來算是第二輸出人員補充依佛里特的火力不足問題.

雷的電流傳送能力在這里雖然用處不大,但他的電系強化絕對適合滅蟲.沒見現實中的電蒼蠅拍賣的那麼好嗎?

人員配置完成後我們又重新開始前進,之前樹上吊下來的那只蜘蛛還掛在那里晃悠著.雷這家伙可能覺得比較好奇,所以就過去摸了一下,結果爪子都還沒碰到那蜘蛛就聽啪的一聲,他的爪尖和那蜘蛛之間閃出了一道電弧,然後那只蜘蛛就直接變成一團焦黑的蛛蛛干掉了下來.

看到這個效果我終于覺得帶上雷是個不錯的選擇了.穿過那只蜘蛛的尸體所在地我們繼續向林間深入,沿途各種低級蟲類生物可謂是到處都是,你只要隨便看向一個地方並稍微集注點注意力,立刻就能發現幾只或者一群偽裝的蟲子.

"發現任務目標."我們正在林間走的好好的,忽然就聽凌的聲音在心靈接觸中響了起來.雖然沒有出來,但凌一直用心靈接觸和我們保持著聯系.因為我們要時刻戒備附近的蟲子搞突然襲擊,所以沒空去注意任務,凌和其他沒被放出來的魔寵正好可以在訓練空間里借助我們的眼睛來幫忙注意各種任務中提到的東西.

突然聽到凌的提醒我立刻停了下來,而凌也再次提醒道:"左前方十點方向,注意那棵斷裂的大樹的斷口處."

我迅速把腦袋轉了過去,然後道:"我看到一只紅色的小瓢蟲."

"注意它背上的斑點."

我迅速啟動了星瞳的放大功能,立刻便將遠處那只蟲子的影象拉到眼前並發大了十幾倍,這樣就可以清晰的看到蟲子身上的花紋了.這只暗紅色的瓢蟲背上有一圈金色的波浪形花紋,在這圈花紋中央還有個黑色的橢圓形斑紋,看起來就好象在背上長了只眼睛一樣.

在確認這個花紋之後凌立刻道:"這是其中一個任務中提到的金眼紅甲沖,三十級生物,基本無威脅.快點,我們需要三只這種蟲子,要活的."

"明白了."聽說只有三十級我也就沒當回事,直接就走了過去,而且其他魔寵也跟著我一起走了過去.但是,就在我們前面的死神守衛也往那個方向前進了幾步之後,那只蟲子卻突然張開背後的甲殼飛了起來並迅速朝著後方的密林中飛了過去.

"我靠,快追!"

事實證明要在一片雜亂無章的密林中追上一只會飛的小蟲子完全屬于一種自虐行為,我們只追了不到五分鍾就失去了那家伙的蹤跡,更可惡的是在追擊途中還被一只從樹上掉下來的好象蟑螂一樣的蟲子咬死了一名死神守衛,雖然那蟲子也迅速被剩下的死神守衛亂斧分尸,但事實也證明了死神守衛真的不適合在這種地方活動.他們身上的金色頭飾在這密林中太過明令,一來容易招惹攻擊性蟲類,二來會嚇跑那些弱小的蟲子.

在吸取了教訓後我只能把死神守衛全都收了起來,至于探路的工作則交給了燭蜂和幽靈蟲.幸好我也有蟲子可以用,不然在這蟲子的天堂里還真麻煩大了.

由于沒有了死神守衛的驚擾作用,接下來我們遇到的低級蟲子數量明顯變多,而且走運的是居然只用了五分鍾不到我們就收集到了兩種蟲子的尸體,雖然和任務上要求的數量還有點差距,但起碼是開張了.

"小心,小心,輕點.這種蟲子的身體很脆弱."在山谷中走了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又發現了一種任務要求的蟲子,而且這只蟲子只要一只就能完成任務.唯一比較麻煩的就是這種長的好象紫葡萄一樣的小蟲子非常的脆,只要稍微手一抖,它們就會爆炸.現在我正指揮著臨時召喚出來的小龍女用重力術一點點的把那蟲子托起來,而我則捧著個小小的金屬盒子准備從下面把那個蟲子接住.這盒子是任務附帶的特殊裝備,專門用來裝這種脆弱的小蟲子,只要把它裝進去,只要別把盒子砸爛了,那就怎麼折騰都沒事了.

看著那圓滾滾的小東西逐漸落進了盒子里,我總算是松了口氣.蓋上盒子後我還沒來及和小龍女說點什麼,突然就聽到旁邊一聲尖叫,然後就見小龍女仿佛觸電了一般猛的一下子躥出去足有十多米遠,而在她剛剛站的位置旁邊卻多出了一只長相極為惡心的蟲子.

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蟲子,因為常見蟲類中並沒有類似的形象.這家伙的身體中間部分成長橢圓形,感覺有點像螞蟻的胸部結構,在這個身體前面有著一只扁扁的三角形腦袋,腦袋的前方有一對巨大的鍘刀式口器,看起來似乎咬合力很強.在它的胸部後面是一條長長的環節式的尾巴,整條尾巴上長滿了短粗的黑毛,看著要多惡心有多惡心,而在那惡心的尾巴的末端,一根長長的綠色戳刺表明這家伙是帶毒的.另外,這家伙還有個很惡心的特點是它的腿比較多,就跟蜈蚣一樣,雖然不說上百,二三十對應該還是有的.

除了這丑陋的長相之外,這東西的身上還長著花色複雜的斑紋,這些暗紅色好象鐵鏽一樣的斑紋加上它們身上的黑色底紋,看起來給人一種髒兮兮的感覺,反正一眼看上去就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在我發現這東西的同時,它也朝我發出了吱的一聲尖叫,那聲音很尖銳很刺耳,音量也不小.不過,在叫完之後這家伙卻沒沖上來,而是掉頭就跑,搞的我都一愣神.

凌在訓練空間中通過心靈接觸解釋道:"蟲類生物在單獨行動時通常不會挑戰比自己強太多的生物.你身上的氣息它們應該可以感覺到,之前應該是你們正好經過他身邊,而不是他主動過來的."

我點點頭道:"幸好這些家伙不會瘋狂的攻擊一切看見的生物,不然我們在這里簡直就是寸步難行啊!"

凌道:"你也別高興太早了.這只蟲子不襲擊你是因為它就一只,如果出現成群的蟲子,就算遇到再厲害的生物,它們也會毫無畏懼的沖上去的.而且,我發現你的預警系統似乎有點問題."

本來我都忘記了,凌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我明明已經派出了大量的幽靈蟲和燭蜂,怎麼還是被蟲子近身了呢?

我還沒來及問,凌這個個人大管家便先一步解釋道:"我估計你的蟲子不是沒發現目標,而是把它們給當成無威脅的存在忽略過去了.畢竟相對于你的實力,單個蟲子的實力實在是弱的不象話,所以它們直接忽略了這些蟲子."

我一聽立刻道:"那我這就讓它們把警戒目標級別降低."

凌趕緊打斷我道:"等一下,你那樣做也不行."

"為什麼?"

"因為這里到處都是蟲子,一旦你把警戒級別降低,那麼你立刻就會接到源源不斷的警報,到時候你的警報響個沒完還是和沒有預警一樣."

"那怎麼辦啊?"

"這個屬于環境因素,我也沒辦法.不過我建議你還是把那些幽靈蟲和燭蜂收起來,只要放出幾只幽靈蟲飛遠點幫你注意大型蟲群和特別強大的單體蟲子就行了.身邊留太多蟲子不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把很多我們需要收集的低級蟲子給嚇跑了,得不償失啊!"

我想想也只能按照凌的方法辦了,誰叫這鬼地方環境這麼特殊呢.

在按照凌的方法收回大部分蟲子後,我們發現低級蟲子的速度果然迅速上升,三十三根任務卷軸中的那些收集任務很快就被我收集了一多半,最後剩下的都是些比較稀少或者難搞的蟲子.比如其中有一種蟲子叫跳躍蟲,本身等級到是很低,可問題就是這玩意的體積太小,只有一元硬幣那麼大.這麼小個東西,而且全身都是暗綠色的,在樹叢中三蹦兩跳就不見了.我們一路上起碼碰到過十幾只這種蟲子,但是到現在一只也沒抓到.還好任務卷軸上只要三只,我打算下次碰上就把飛鏢放出來幫我去抓蟲子,以飛鏢的光速移動能力,我就不信那蟲子還能跑掉.

我正在那憋著勁抓跳躍蟲呢,突然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了轟的一聲響,跟著就見前方的樹木縫隙之間光芒閃了一下,然後又是一聲巨響.

"難道這種地方也有人在練級?"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四章 建築申報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一十六章 標本采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