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亂套了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亂套了

"嗷……"伴隨著一聲慘叫,讓我比較囧的是原本瞄准那家伙後背的索頭居然命中了他的屁股,不過反正是命中了,中哪都一樣.我直接一收索線,強大的拉力迅速將我向那怪物身邊拉了過去.

那怪物屁股上中了一下本來就疼的要命,這會我一收線,龍筋索索頭上的倒鉤更是直接嵌進了他的肉里,頓時疼的那家伙在那里慘叫了起來.不過,叫了兩聲後那家伙便停了下來,不是他不疼了,而是他不敢叫了.這里是水下,他剛才叫出聲就漏掉了好多空氣,這會嘴里的氣都放完了,再不閉嘴就只能往肚子里灌水了.

忍著疼痛,那家伙迅速的將嵌進肉里的索頭給拽了出來,但是讓他無奈的是他才拔掉一根,第二根索頭便再次到達並命中了他的胳膊.伴隨著又一聲慘叫,那家伙猛然發力將胳膊上的索頭拽了出來,但是我此時已經收回了第一根索頭,他才剛拔掉胳膊上的索頭轉身准備繼續逃跑,第一根索頭竟然又再次命中了他的後背.

雖然第三次被命中,但這怪物卻沒有再去管肩膀上的索頭,而是拼命的往前游去.看到這家伙的反應也也明白了它的急迫心情,所以我干脆也不急著把我和它拉到一起了,而是直接轉身張開翅膀拼命拍水和那家伙反著拉.

從剛才的一連串反應我已經看出來了,這家伙根本沒有水下呼吸能力,他剛才一直在閉氣潛泳.雖然我也不是水生動物,但我的頭盔是自帶水下供氧的,所以只要和這個家伙耗時間,他最終就得被淹死.

那怪物也知道自己的弱點所在,所以他根本不再管身上的索線,只是一個勁的往下游.雖然理論上說潛入深水區他依然會被淹死,但是這家伙既然一直拼命往下游,必然是知道下面有給它換氣的地方,不然它是肯定不會做這種找死一般的行為的.

雖然我已經用了很大力氣試圖阻礙這家伙前進,但是無奈這家伙的力氣實在是大的嚇人,我就這麼被他拖著一路往下前進了大約三層地下室的高度,而後就看見了這個樓梯井的底部.在這底部位置的側面牆壁上還開著一道大門,不過門板已經變成了一堆爛木片堆在門邊.那怪物拖著我就這麼直接一頭鑽進了門內,不過我卻在經過大門的瞬間將永硠雃角F一根棍子橫在門口徹底卡在了門上.那怪物雖然力氣比我大,可以在水里拽著我前進,但現在我有固定地點施力,它光靠力氣上的優勢是肯定拽不動我的.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這怪物的智力似乎不弱,它雖然在我拿出永瓻廔T實被卡住了一下,但是它卻沒有和我較勁,而是直接再次轉身拽脫了索頭自己向前游去.

見那家伙又脫離我的控制了,我只好收起永皒繺袸p進門里.

這道大門內部是一條橫向的走廊,長度不過三米多而已.在門的另外一側是一個圓形大廳,但是等我鑽進去之後才發現這大廳周圍竟然密集的排列著一圈大門,看這密集程度,數量怕不是要過兩百了.

"靠,怎麼這麼多門啊?"

我在房間里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發現那只猩猩怪的身影,而且看這周圍這麼多道門,我並不覺得自己有希望追上那家伙.反正已經失去目標了,我也干脆不著急了.先是聯系了一下凌讓她們進入訓練空間,然後我直接拿出鋼板並召喚出玫瑰藤將外面的入口封死.確定封閉完成後我又用之前一樣的方法打開大地之門抽干房間里的水,很快整個大廳就被徹底抽干.

沒有了渾濁的汙水的干擾,我終于可以把魔寵們都釋放了出來.當然首先還是讓霜雪用冰凍魔法封鎖出口,然後才是開始研究那二百多道門.

清點結果證明我的估算沒錯,房間里一共有二百三十一道門,而且每道門都有一道完整的半板封閉著的門板,里面啥情況根本看不到.為了防止透水,我只能和霜雪以及小龍女開始逐個破門,不過這次我學聰明了,直接把辣椒叫出來讓她用精神感應幫我確定門後是否有水.如果沒水的話就不用費那麼大勁慢慢開門了.

事實證明這個房間並沒有進水,之前這里的水應該是外面的樓梯井滲漏造成的.

既然這里都沒有水,那我們就不用太小心了.直接召喚出大群的死神守衛分成二百多隊同時開始探索那二百多道門.之前在樓上每層就六個門,除掉倆樓梯間也就四個房間而已,所以在樓上我可以自己探索每道門後面的情況.但是,到了這里可就不行了.二百多道門,就算後面沒有其它建築結構僅僅是個房間,二百多個房間也足夠我研究一天的.

死神守衛們分兵探索後各路通道的結果很快就出來了.這些門後面無一例外的都是先出現一條通道,不過長短並不固定.有的通道只有一兩米長,有的則長達幾百米.不過,這些通道後面的情況卻是基本都差不多.

每個通道的末端都是一間類似監牢一樣的石室,里面用各種不同材質的東西制作了各種各樣的牢房,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只有木柵欄,有的卻是用胳膊粗的精金柱打造的籠子,還有幾間房間里放著的是用秘銀絲編織的網箱.

從這些房間的結構不難看出這些地方原本都是用來關押活物的.聯想到上面那個能力剝奪法陣,這下面這些生物的存在原因也就不足為奇了.當然,現在這里已經看不到那些活著的生物了,有的只是一些骸骨,而更多的房間則是連骨頭都找不到了.

"主人,這邊有點異常."

我正在通過精神連接觀察各個通道,忽然有個死神守衛的連接主動跳了出來.

"什麼事?"

"您最好過來看一下,這里有些情況."

在得到了確認後我很快便走進了那個死神守衛進入的通道.之前通過精神連接得到的情況還不完整,現在自己進入通道看到的情況到是讓我略微驚訝了一下.這些通道內竟然都設置有排水法陣,這種法陣可以像同性磁鐵互相排斥一樣去排斥水元素,所以就算把這個通道直接扔進海里,它也絕對不會進水.我說之前死神守衛們傳回的信息里居然還能看到木頭籠子,原來是因為這些排水法陣的功勞.要不是它們把水氣都排斥在外,那些脆弱的木頭估計早就爛光了.

順著這條干燥的通道一路向前,走了十幾米後就是一道純鋼打造的鐵門.不過這門不是隔板式,而是柵欄門,只有鋼筋沒有門板.通過這道門之後我們就進入了一間很大的房間,但是此時房間里卻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架勢.

之前襲擊我們的那只沒腦袋的白毛猩猩正在房間里沖著我們這邊做著恐嚇的動作,當然我們這邊的死神守衛是完全不知道啥叫害怕的.他們都是魔法生物,原本就沒有自我概念,所以根本不怕死.

雖然兩邊的氣氛搞的挺緊張的,但是因為還沒打起來,所以我也沒去管他們,而是先把房間里的情況觀察了一番.

這房間除了我進來那個位置的那道鐵門之外就沒啥別的籠子之類的東西了.不過,房門對面的牆壁上卻是拖著好幾條巨大的精金鎖鏈,看那鎖鏈的粗壯程度,就算是條巨龍也完全不用不到這麼粗的鏈條.不過,現在我能看見的鎖鏈末端拴著的卻不是什麼比巨龍還要凶猛的怪獸,而是……一個女人.

沒錯.那粗細堪比人腿的巨大精金鎖鏈的末端就是鎖著一個女人,而且這鎖鏈的末端也不是簡單的鐐銬形態,而是幾乎被制作成了一套鎧甲一樣的東西把那個女人的整個身體都給鎖了起來.如果是一般人,別說鎖鏈了,就算只把這頭的鎖具掛在身上估計就走不動路了.但是,這個女人不但帶著鎖具,居然還要鎖鏈來限制她的行動.更恐怖的是她的腳下居然還有個藍白色的魔法陣正在緩慢的旋轉著.

"禁魔法陣嗎?"凌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的背後.看了一眼地上的魔法結構圖後低聲說道.

"一個被鎖成這樣的女人,居然還要用禁魔法陣做二次拘束.她沒有束縛的時候豈不是強到變態?"

凌看了我一眼道:"如果是鎖你的話,你覺得這些束縛裝置夠用嗎?"

我疑惑的看了眼牆壁上的東西之後還是搖了搖頭:"有永琣b我完全可以遙控他把這里切的粉碎,什麼工具也限制不住我的行動.再說你們也是我的力量,這些東西鎖我根本不夠用."

凌跟著說道:"那就是說她不如你厲害,所以你就別感歎了.不過我很好奇,那只擋在她面前的怪物是什麼意思?它好象不是想和我們戰斗的樣子.說起來我到是覺得它之前可能就是想把我們引過來."

之前光顧著追這只怪物所以沒有注意,現在聽凌這麼一說我到是也反應過來了.這家伙之前雖然撞了我,而且還企圖靠近凌,但我卻沒有感覺到它身上的殺氣,也就是說這東西原本接近凌就不是以殺傷為目標的.

"一只有智力的怪物和一個被鎖住的女人.這個實驗室真是越來越古怪了."我忽然看著那邊的怪物大聲說道:"喂,那邊的白毛猩猩,你能聽懂人話嗎?聽的懂的話點下……誒,忘記幾沒腦袋了.聽的懂就往前走一步吧?"

聽到我的話,那邊的白毛猩猩先是停了一下,然後果然一邊戒備著我們一邊試探性的往前走了一步.

看到它居然真的有反應,我又接著道:"你剛剛在上面不是想襲擊我們是吧?"

那只猩猩聽到我的話立刻蹦跳著想說什麼,但結果只發出了一整嗷嗷嗷嗷的叫聲.發現自己無法說話,那家伙又開始在那里團團轉似乎是想找東西,最後他好象發現新大陸一樣突然跑向了我們旁邊的牆邊,搞的死神守衛們嘩啦一聲一起把武器舉了起來.那家伙聽到聲音也是嚇了一跳,不過我在看到他的目的地不是我們這邊後就伸手制止了死神守衛的行動.那家伙看死神守衛又把武器放了下來才敢小心的跑到牆角撿起了一塊白色的石頭,然後跑到房間側面的牆壁上開始用石頭在牆上寫了起來.

"你居然會寫字?"看到那家伙的行為我是真的很意外.這怪物不但智力很不錯,居然連字都會寫,還真是夠聰明的.不過,看它寫了幾個字後我卻是愣住了."靠,這什麼文字啊?"

牆上的東西很明顯是一種文字,因為它們非常的有規律性,而且看起來也很優美,不過問題是這些東西我一個也不認識.好在我身邊還有個真正的文化人.

凌本來正在看字,突然發現我轉頭看她,這才明白過來我是讓她翻譯,結果讓我意外的是凌居然一副很驚訝的樣子問我:"你看我干嗎?"

"我看你當然是要你翻譯了."

"可是我也不認識啊!"

"什麼?你不認識?"我驚訝的看著凌問道:"你不是懂魔文嗎?"

"對,我是懂魔文和三十多種古代語,可這明顯不是我懂的那些古代語之一.從字體結構上看這個文字到是和中國的甲骨文有點類似."

"甲骨文?"我想了想趕緊轉身沖通道里喊道:"小龍女,快過來幫我看點東西."

"來了."隨著一聲答應,很快小龍女便出現在了我們身後."叫我干什麼?"

我指了下牆壁上的文字道:"那怪物會寫字,可是我們不認識.你認得嗎?"

小龍女轉頭看了下牆上的文字,然後皺著眉頭道:"這個文字到是和妖族早期用的禱文很像,不過有些字的比畫有點變形,我也不確定翻譯是否准確."

"你先試試看再說."我說著便直接把小龍女拉到了那怪物背後不遠的地方,那怪物則是回頭看著小龍女想看看對方是否能把它寫出的東西翻譯過來.

小龍女看著牆上的文字費勁的讀道:"我……否定……不正確形狀的……生物."

"啊?這什麼意思啊?"聽到小龍女讀出的內容,我直接傻眼了.這是一句話嗎?意思太古怪了吧?

小龍女剛開始是照本宣科的在翻譯牆上的文字,等她自己讀完了之後也發現意思不通,稍微想了一會後她又道:"我知道了.這個古代禱文的語法和我們現在用的文字不太一樣,而且意思表達也有些出入.這句話翻譯成現代的話應該是'我不是怪物的意思’."

"哦,原來是說我不是怪物啊."重複完小龍女的話之後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趕緊轉頭看向那怪物."你不是怪物?那你是什麼?"

那怪物現在也知道我們能看懂它的文字了,所以一聽到我的話它便立刻走到牆邊又開始寫了起來,而小龍女則同步的翻譯著."我……是……鎖住……牆壁……女性……我……本源……改變……地點……在……不正確形狀的……生物……包圍"

怪物寫完話後便轉頭看著我們等待我的判斷,而我則是看著小龍女等她自己整理語句.和之前那句比起來,這句顯然更亂,我只能大致猜到這怪物跟牆上那女人有關系,但是具體啥意思就不太明白了.

小龍女也是在那研究了半天才驚訝的指著那邊牆上鎖著的女人說道:"啊,我明白了.它的意思是它就是牆上那個女人,只不過它的靈魂被轉移到了這個怪物體內."

"你是牆上那個女人?"我在聽完小龍女的翻譯後驚訝的看著這只沒腦袋的白毛猩猩問道.

那怪物立刻轉身在牆上又寫了一個符號,小龍女這次到是反應迅速的說道:"這個符號是表示是的,肯定,正確的意思."

得到確認後我的目光不斷的在那怪物和這女人之間來回的轉換了半天,最後不得不承認,兩者完全沒有任何外形上的共同點.不過既然是靈魂轉移,那麼怪物本身也確實不應該和那女人有什麼關聯.

稍微想了想之後,我又再次問道:"你之前撞我,是不是故意想把我們引下來帶到這里?"

這次怪物沒有寫,而是直接用手點了點牆上最後那個符號.這次不用小龍女翻譯我也知道了,這是表示肯定.

"你想讓我們幫你還原身體?"我試探性的再次問道.

那怪物再次點了下那個表示肯定的符號.

我皺著眉頭道:"幫你是可以,但我們不知道你是怎麼把靈魂移動到怪物體內的,至于怎麼轉回來,我們就更是完全不知道了!"

聽完我的話,那怪物到是沒有放棄.它迅速的轉身又在牆上寫了起來,當然小龍女也立刻跟著念道:"我……抓握……過程."話雖然很短,但我還是沒聽明白,好在小龍女是熟能生巧,很快就轉換完意思說道:"它的意思是它知道方法."

"知道方法就好辦了."我想了想又說道:"幫你是可以,但不能是無條件的."

我的意思是讓這怪物或者女人幫我們找到那本實驗筆記,畢竟這里從上到下都翻遍了,愣是沒有發現那本筆記本,所以我也只能求助這里唯一的幸存者了.不過,讓我沒想到的是它居然立刻在牆上寫出了一段話.

小龍女照著她寫的東西翻譯道:"我……效忠……你……成為……魔寵……交換……幫助."

這次不用小龍女翻譯我也明白意思了."你的意思是我幫你還原靈魂的話你就當我的魔寵?"

對方立刻再次點了下那個表示確定的符號.

我看了看這怪物,又看了看那女人,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道:"我可以先救你,至于你成為我的魔寵與否,這個還得看你的實力.我的魔寵都是很強的,可不是說當就能當的."

聽說我肯幫忙,那家伙已經完全顧不得自己的實力被藐視了.它迅速的拿起石頭又要往牆上寫字,我趕緊制止它道:"停,你還是用這個吧!"我直接把一只筆和一個後面帶硬板的記錄本遞了過去.對方迅速接過筆在紙上寫了起來.

小龍女這次沒有逐字翻譯,而是直接道:"它讓我們先把那個女人弄下來."

我看了看那個從我們進來就一直毫無反應的女人,然後讓凌過去看了一下,在凌卻定這個女人真的只剩軀殼而沒有靈魂之後我才徹底相信那怪物的話."你有鑰匙嗎?"看著那粗大的精金鎖鏈和更加嚇人的拘束甲,我只能先問那怪物是否有鑰匙了,畢竟硬砍的話費事不說還容易傷到那女人.

聽到我的問題怪物立刻在本子上寫了起來,寫完後它立刻把本子舉到了小龍女面前.小龍女看著本子等了一會才翻譯道:"它說可以先把牆壁砸碎,然後把鎖鏈和女人一起帶走,之後再想辦法用魔法熔煉器一點點的切割."

聽到小龍女的翻譯我直接道:"你直接跟我說你沒鑰匙不就得了嗎?"我說著就走到了那女人身邊,然後將永硠雃角F兩個部分.其中一部分永硠雃角F一根粗大的釘子,另外一半則被我變成了一個錘子.把釘子的尖端頂在那個禁魔法陣的一個魔法節點上之後我又叫過來一個死神守衛幫我扶住了永硠雂う漕漁痚v子,跟著我自己揮起永硠靰瑭銴l一錘砸在了釘子的尾部.只聽咔嚓一聲,地面上的那個魔法陣突然整個爆裂成了滿地的碎石塊,而那禁魔效果自然也就全部失靈了.

破壞掉魔法陣後我將永畯奐s合並在一起變成了一把很小的好象美工刀一樣的小刀,跟著在那怪物驚訝的目光中我只是隨手在鎖鏈上點了幾下,號稱不可摧毀的精金鎖鏈直接就被切成了幾段.

隨手拽開那些斷掉的鎖鏈扔到一邊,我又從鳳龍空間里搬了張桌子出來把那女人放了上去."好了,下面這個部分就有點麻煩了,你們都別出聲,我需要安靜."

其實這個部分也不是很麻煩,無非就是把那女人身上的拘束甲切下來而已.不過因為這套拘束甲和她的皮膚貼的太緊,而永琱S太過鋒利,所以我怕切的時候不小心連人一起切開了.當然,以我的控制力只要速度慢點還是沒多大危險的,就是比較麻煩而已.

那怪物看著我拿著永皒礞薇宏G一樣劃開拘束甲,心里是緊張的不行,生怕我不小心傷到里面的肉體,但是因為我之前說不能受到干擾,所以它雖然急的貓抓心一樣卻不敢弄出聲音來,只能跟個猴子一樣在那不斷的動來動去.

因為拘束甲的厚度很誇張,所以我不得不在拘束甲的兩側分別切開一道縫隙,要不然根本無法拆下這個堪比木乃伊金棺的拘束甲.由于要切兩道,所以工作量增加了很多,最後搞的我腰都弓酸了才算是完成了最後一刀.

"好了,現在可以打開了."我收起永琝鴞磼諤竷狳滶憚爾y部位置,然後猛的向上一提,只聽當的一聲,位于那女人身體正面的整個一層拘束甲就被我這麼一下提了起來.不過……當.在提起拘束甲之後的一秒之內,我又把那玩意給蓋了回去,至于原因嗎……你覺得一件衣服經曆了幾千年的時光之後會怎麼樣?那女人的肉身明顯是高級生物,而且雖然沒有靈魂,可這肉身的生命氣息卻沒有消失,所以她不怕時間的侵蝕.那掛在她身上的鎖鏈和拘束甲是精金打造,這玩意是號稱最堅固的魔法金屬,既不生鏽也不怕強酸腐蝕,經曆幾千年後只要拿布一擦,照樣光亮如新.但是,那女人身上的衣服顯然沒她本人和這鎖鏈這麼變態,幾千年的時光足夠讓這些當初可能材質還不錯的衣料全部變成細粉了,所以在我打開拘束甲的瞬間看到的就是一整揚的飛灰,然後在那飛灰下面便是一大片白花花的……反正就是非禮勿視啦.

"那什麼,你們幾個把她弄出來,瞬間被她弄套衣服,搞好了再喊我."我說著便直接轉了過去背對著這邊,而凌和小龍女她們則是憋著笑走了過來開始幫忙換衣服.

其實我也不是假正經,主要是因為那怪物還在旁邊看著呢.按它的說法,它體內的靈魂就是這女人的靈魂,所以雖然這女人現在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可是實際上等于她都是能看到的.如果只有我的魔寵在,我才不會管她是否穿衣服了呢,可是人家自己也在看著,我這就有點不好意思了.所以為了之後的合作,咱還是避諱一點的好.

凌和小龍女她們動作還算快,幾分鍾就把那女人從拘束甲里弄了出來並換上了新衣服,期間小龍女還弄了些水出來幫她簡單沖洗了一下.雖說高級生物一般不會在體表堆積汙垢啥的,可這女人畢竟幾千年沒洗澡了,說不髒那絕對是騙人的.

等她們通知我好了之後我才轉身回到那女人身邊收回各種工具,然後看向那怪物問道:"下一步怎麼辦?"

怪物剛才在女人被弄出來後就一直光顧著圍著女人打轉了,現在我一問它才想起來正事,趕緊拿出本子開始寫.小龍女自覺的跟過去翻譯."她說讓我們帶著這個女人一起到上面的實驗室去."

"實驗室?你說那個有實驗器材的房間還是那個有魔法陣的房間?"

怪物迅速再次寫了段話,小龍女看完道:"她說是有魔法陣的那間."

我點點頭道:"那你得等一下.我來這里是要找這里的研究筆記的,可是我一直到這里都沒找到,你知不知道在哪?一會我們出去的時候這里會被水淹沒,到時候就不好找了."

那怪物聽完迅速在本子上又寫了一段話,小龍女看完後翻譯道:"她說她知道,筆記在那個放著實驗台的房間."

我點點頭道:"那我們先上去再說."

確認下面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東西後我立刻讓死神守衛把發現的各種魔法籠子都給收集了起來帶到了中央大廳,畢竟這些籠子好多是精金和秘銀做的,雖然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太貴重的東西,可它們畢竟是珍貴的魔法材料,既然見到了就沒道理不帶走的.

把那些東西收集好之後全部扔進鳳龍空間,然後我又把魔寵們也收了起來,最後又弄了個帶水下呼吸功能的頭盔給那沒有靈魂的女人軀殼套上,之後才破壞掉了封閉的大門把外面的水流放了進來.

在這個地下監牢被徹底淹沒之後我和那怪物便合力拖著那女人游出了地下通道一直到達了樓梯井中的水位線位置.接下來的部分就不能游泳上去了,只能往上爬.不過這樓梯井夠寬闊,我可以帶著那女人飛起來,而那怪物自己可以攀著周圍的環繞樓梯一次幾層的往上蹦,速度雖然沒我快,可也慢不到哪去.

一路躥上樓梯井進入了那個繪制有魔法陣的房間後我便將那女人放了下來,然後問那怪物:"你先帶我去找筆記,回頭我再幫你轉換靈魂反正你也等了這麼久,不差這一時半刻的."

怪物大概也知道我不拿到筆記不會幫它轉換靈魂,所以便帶著我返回了上層那個放著很多研究器材的主廳.那本筆記的確就在這個房間里,而且位置還挺靠中央的,可惜就算讓我再找一年估計我也找不到,因為它的放置地點實在是太讓人意外的.在到了這個房間後,那只怪物直接就跑到了通往上層的樓梯間門口,然後跳起來按了下房頂上的一塊石頭.在那塊石頭被觸動之後,石塊立刻向內凹進去一塊,然後又往旁邊橫向移動了一截,一本小冊子直接從打開的小洞內掉了下來,正好被等在下面的那怪物接住.

"靠,居然把筆記藏在房頂上,真有創意!"我無奈的接過了那本小冊子,在卷軸提示任務目標達成後便放心的帶著那怪物又返回了下層的魔法陣."好了,告訴我下一步怎麼做?"

怪物迅速在本子上寫了起來,然後把寫完的本子遞到了小龍女面前.小龍女看完之後道:"她說需要三十六塊高等魔晶石."

"高等?有多高等?"

怪物迅速又寫了幾個字,小龍女看完後翻譯道:"只要能級較高的白魔晶石就行了."

我想了想拿了一塊紅魔晶石出來說道:"白魔晶石那種低級貨我們那里都不用了,我身上只有紅的,可以用嗎?"

那怪物驚訝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直接接過了我手里的紅魔晶石走到魔法陣中將一處碎裂的寶石扔掉,把紅魔晶石放了進去.在安裝好這塊紅魔晶石後它又向我伸出了手掌,明顯就是還要.聽它說要三十六塊,所以我直接又倒了三十五塊在地上.它迅速拿起那些魔晶石開始安裝.

凌和小純就站在我身邊看著那怪物在魔法陣上忙活著,不過雖然她們表面上只是在看著,實際上卻在心靈接觸中跟我做著交流.

我一邊看著那怪物擺魔晶石一邊道:"凌,怎麼看著它擺的和你之前實驗的不一樣啊?你當初只是簡單連接魔力通路的位置它都放了紅魔晶石,這不是把連接點變成輸入點了嗎?"

"這家伙好象在改變魔法陣的結構."凌在心靈接觸中說道:"我暫時還不知道它要干什麼,但是現在看起來似乎這個魔法陣是可以通過改變節點功能來實現在不同功能間轉換的目的的."

小純跟著道:"我看也差不多.你注意九點方向那個魔力輸出原點,那本來應該是輸入大量魔力的位置,它居然什麼都沒放."

我猜測道:"會不會它還需要別的寶石,只是暫時沒有安裝而已?"

我這邊剛說完,就見那怪物忽然轉身跑進了我們之間打開的那個放了很多魔法陣板的房間,但是很快它又跑了出來然後朝我伸出了一只手.我看它又伸手,只好又遞了塊魔晶石過去,誰知道它卻把魔晶石扔了,然後拿著本子又寫了幾個字.小龍女看完之後對我道:"它要那把鑰匙."

"鑰匙?哦,想起來了.是在我這."我說著便把鑰匙遞了過去.

那怪物接過鑰匙後便跑到了魔法陣的中央位置.這里本來是用來給承載魔力的那個人站的地方,但是那怪物卻在地面上的魔法陣中央位置輕輕一按,原本看似完整的魔法線路聚合點竟然向上彈了起來,然後那個金屬結合點忽然像是照相機的快門一樣旋轉著向周圍分開露出了一個小圓洞.那怪物直接把之前拿到的鑰匙從那個洞插了進去,然後抓著鑰匙柄順時針轉了三圈,跟著又翻轉兩圈,接著把鑰匙往上提起了一小節.

在那怪物做完這一切之後,整個房間突然劇烈的震動了起來,然後就在我和凌她們驚愕的目光中,那魔法陣上的幾個部分居然突然脫離地面飛了起來猛然後這些部分下面的地面中又升起了一些新的魔法線路,而那些飛起來的魔法結構則在空中翻轉並飛到了別的位置又落了下去.我們這幫人一個個就跟大青蛙似的張著嘴巴傻了吧唧的站在那里看著一堆一堆的魔法陣結構在我們面前飛來飛去的一陣重組,最後直到它們全部歸位並重新封閉成一個魔法陣後我們的嘴巴才終于閉上.但是,當我們看到地面上的新魔法陣時,在場的人除了那怪物之外又都再次把嘴巴張的老大.

"這這這……這是靈魂轉換陣?"凌看著地面上已經完全變樣的魔法陣驚愕的話都說不利索了,不過她主要驚訝的不是魔法陣會變形,而是別的東西."你這個法陣的結構怎麼和魔典上記錄的不一樣?"

那怪物聽到凌的話就想解釋,可是嗷了兩聲才想起來自己說不了話,最後只能在本子上寫道:"等我恢複回來再跟你說,現在這樣解釋起來太麻煩."

凌想了想也覺得確實如此,于是便暫時把問題壓了下來.不過那怪物到是跟我不客氣,變化完魔法陣的結構之後它又從我這里要走了一堆的魔法石,要不是我喜歡隨身帶著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她的這些寶石絕對有她找的.

在付出了三百多塊各類值錢的不值錢的寶石之後,那怪物果然不再和我要寶石了.它再次跑進之前那個房間,然後搬了一塊魔法陣板出來將其裝在了魔法陣的一個拐角連接點上,跟著又來回搬了六塊陣盤分別裝到了魔法陣上的不同位置.

在完成了這些魔法陣盤之後,它便將那女人的軀殼抱到了其中一塊陣圖上放好.完成了這些工作後它突然又拿出本子寫了起來,小龍女看著本子上的字翻譯道:"它說要我們幫忙."

我看著那怪物問道:"要怎麼幫忙?"

那怪物又寫了幾個字,小龍女翻譯道:"它要我們分出五個魔法控制力比較強的人分別站到五個陣盤上."

"不會有危險嗎?"

怪物迅速寫道:"只要不出意外就不會有危險."

我想了想還是對凌道:"你安排人吧."

凌直接點名道:"小龍女,水晶,小純,維多利亞你們上去."點完名之後凌自己也站到了一個陣盤上,然後問道:"我們要做什麼?"

那怪物再次寫了段話跑到小龍女面前遞給她看,小龍女看了一會之後才說道:"她說一會魔法陣啟動後會有光,暗,風,火,雷,水,土七大屬性的魔力從我們腳下的陣盤中流過,我們的工作就是檢查魔力強度.如果其中某個類型的魔力強度比別的魔力高,那就吸收掉一部分,如果某個類型的魔力比比的魔力弱,那就補充一部分,總之保證七種魔力的強度相同就行了.七種魔力的強度越是接近,轉換成功率就越高."

凌點點頭道:"這個簡單,我們開始吧."

那怪物聽到凌的話並沒有馬上開始,而是迅速在本子上又寫了一段話遞給小龍女.小龍女看完之後道:"她說這個一點都不簡單,讓我們別太疏忽.吸收魔力和釋放魔力雖然都很簡單,但是一會這麼陣盤上的魔力變化會很快,所以想保持住穩定非常不容易."

凌聽完認真的點點頭道:"放心吧,我們會注意的."

在反複確定了沒有什麼遺漏之後那怪物才走上了最後一塊陣盤,然後雙手往腳下的陣盤上一按,只見它腳下的那個陣盤迅速亮了起來,跟著就仿佛突然具有了生命一般,房間中間的魔法陣竟然從它站的那個魔法陣盤開始逐漸向周圍亮了起來,最後凌她們站著的那些陣盤也跟著亮了起來,而在那些陣盤亮起的刹那間凌她們便突然眉頭一皺,跟著就見她們手心中開始出現不同顏色的光團並迅速交替閃爍了起來.

雖然知道現在很關鍵,可是我在外面是完全幫不上忙的,只能看著她們在那不斷的改變手里的光遠大小.她們手里的光團並不是穩定的,它們時而大時而小,顏色也是變個沒完,先開始速度還比較慢,可是在持續了十幾秒之後速度便開始越來越快,最後幾乎都看不清顏色變化了,只能看到她們手里抓著一團好象長毛了一般的白色光團.其實那光團根本沒長毛,而且它也不是白色,至少不是一直是白色,只是因為它的大小和顏色切換太快,以至于讓人眼產生了錯覺.

就在這複雜的顏色來回切換了足有四五分鍾之後,那邊的怪物竟然開始逐漸搖晃了起來,看起來似乎好象要睡著了一樣,而另外一邊那個從被我們救下來就一直沒動過的女人卻是突然抽動了一下,顯然轉換就要成功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女人就仿佛是蘇醒了一般逐漸搖晃著從陣盤上爬了起來,但是她的動作卻好象個傀儡一般,不但搖搖晃晃的,而且眼睛還是閉著的.不過,這女人雖然反應不太正常,但那邊的怪物卻是還沒完全倒下,所以我猜測可能是因為靈魂還沒完全轉移過去造成的.但是,又過了一分多鍾後,我終于注意到了事情不對頭了.

就在我以為一切順利的時候,我忽然發現凌和我的其他魔寵居然也開始像那怪物一樣出現了昏昏欲睡的情況,不過她們手里的光遠還在閃,所以我可以確定她們還沒有失去意識,只是這個樣子看起來卻是非常奇怪.

就在我考慮要不要強行中斷這個轉換過程時,突然只聽轟的一聲,整個魔法陣上的所有寶石突然同一時間全部爆了開來,而凌和我的魔寵們以及那個怪物還有那個女人一起從陣盤上飛了出去.

"靠,我就知道沒好事."看到飛出來的魔寵們,我趕緊跑過去先把凌扶了起來,而我也同時釋放了其他幾個魔寵去扶小龍女她們.我抱著凌問道:"凌,你沒事吧?"

本來我只是隨口一問,畢竟游戲里只要不死,基本都不會有太大問題,何況就算死了還能複活嗎.不過,讓我嚇了一跳的卻是凌居然一把推開我說道:"你干什麼?"

我驚愕的看著從我懷里跳出去的凌完全不知道說啥好了.但是,很快更讓我頭疼的問題便出現了."咦?怎麼又冒出來一個我?"

聽到這聲音我便回過頭去看了一眼,結果卻發現之前那個只剩軀殼的女人竟然站在小純面前一副很好奇的樣子說著剛才那句話,而在她旁邊,水晶卻是不斷的低頭打量自己的身體,然後驚訝的說道:"這是怎麼回事?這不是我的身體啊!"

水晶說完之後就見維多利亞抓著小龍女的肩膀問道:"你是誰,怎麼跑我身體里去啦?"

被抓住的小龍女驚訝的說道:"我是水晶."

經過這幫魔寵的一番交流,我終于得出了一個結論——靈魂轉換失敗了,而且還把我的魔寵的靈魂和那女人的靈魂全部交叉傳了一遍,現在的情況就是大家的靈魂都不在正確的位置上.

"靠,這下全亂套了!"我抓著那女人質問道:"都是你,現在怎麼辦?"

那女人看著我說道:"我是凌!"

"暈,那怪物呢?"

之前被我抱住的凌舉起手喊道:"我在這!"

"該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我重新跑到那個占據了凌的軀體的怪物或者說女人身邊問道:"你不是說把你的靈魂轉換到自己身體里去嗎?怎麼把她們的靈魂全給移亂啦?還有你怎麼跑到凌的身體里來啦?"

那女人用凌的身體說道:"你就別抱怨了,現在這樣就不錯了.至少我們都還在人形生物的身體里,沒有轉換到那怪物的身體里.再說這也不是我的錯,是你的魔寵沒掌握好平衡.都說了成功的關鍵是掌握好魔力平衡,剛才肯定是誰的魔力失控了!"

"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快告訴我要怎麼轉回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章 有怪獸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各歸各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