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被震撼了的導游   
  
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被震撼了的導游

"這就是巫神祭壇了吧?"看到這個簡陋的人工造物,我轉身問道.

蘇倫點點頭道:"這個就是傳說中的巫神祭壇,不過一般只有邪術師在轉職或者進行某些裝備合成之類的工作是才會需要到這里來,一般人是很少會接近這里的."蘇倫說著又指了下位于這個祭壇四周的一圈木樁說道:"這些木樁就是祭壇的分界線,在木樁外面就是祭壇之外的土地,內部的部分全部都算是祭壇范圍.如果是除了巫術師以外的人進入到了巫神祭壇中,那麼這個人就會遭到巫神的詛咒."

"詛咒?"我略帶疑惑的看向蘇倫問道:"你說的詛咒是真的還是只是傳說?"

"我沒有親身實驗過,不過應該是真的.我們這里有很多外國游客都曾經不相信傳說而實驗過,最後基本上都倒黴了.不過如果你只是進入祭壇不做什麼事情的話,一般巫神只是會給你一個比較輕微的詛咒,通常都是使某一項屬性下降而已,而且只要你死過一次就會清除掉.就算有人破壞了祭壇,也不過是被詛咒五到六個輪回而已,不過也有個別巫神實力特別強大的聽說可以造成某人連續十個輪回屬性下降."

"巫神的能力只有詛咒而已嗎?"

"應該不止是詛咒,不過對付普通人只要詛咒就可以了."

我點點頭然後便直接朝前面的那個祭壇中走去,蘇倫一見我走過去連忙伸手拽住了我.見我居然還回頭疑惑的看他,蘇倫便開口說道:"我都說了進去會被詛咒的你怎麼還往里走啊?"

對于蘇倫的話我只是微微一笑,然後道:"我就是要找巫神,他不出來詛咒我,我怎麼才能找到他呢?"

蘇倫想想也對,然後便道:"那你小心點,進去一下就馬上出來就行了.這樣巫神的詛咒通常會比較輕.我就在外面等你."

對于蘇倫的提醒我根本沒當回事,直接撥開面前的樹枝走入了那片林間空地,然後輕松的跨過那圈只到小腿一半高的木樁進入到了祭壇范圍之內.

蘇倫站在空地邊緣和木樁還隔著一米多遠的地方緊張的看著我,不過我並沒有管他.在進入祭壇後我便直接走到了祭壇中央的石台上,低頭看了看那個奇怪的石堆之後我忽然伸手向其上的骷髏頭抓了過去.

蘇倫看到我的動作被嚇了一跳.雖然這個祭壇對應的只是一個實力很弱的巫神,但神族就是神族,即使是不入流的神族,對他們這些普通玩家來說那也是無敵一般的存在.對他們來說,敢得罪巫神,那基本上就是找死,所以看到我伸手去抓祭壇上的骷髏頭,他便嚇的趕緊叫了起來.

"不要……"

"你說什麼不要?"那家伙的提醒顯然沒我動作快.在他喊出不要之後我便單手抓著那個骷髏頭像玩石子一樣一上一下的拋接著並回頭看向他說道.

看到我居然把那個黑水晶制作的骷髏頭當石頭扔,蘇倫真的是嚇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往前跑了兩步,但是最終卻停在了祭壇外的那圈木樁外面沒敢進來,同時他還對我喊道:"紫日先生,我們趕緊跑吧!你進入祭壇已經是惹了那巫神,現在你還拿他的法器,對方肯定會來找你麻煩的,而且一定會降下最嚴重的詛咒.你還是趕緊出來,我把你送到邊境那邊去.巫神再厲害也沒法出國境線,只要你在他追來之前跑回中國就沒事了."

對于蘇倫的提醒我根本沒當回事,反而轉身一屁股坐在了那個骷髏頭原本擺放的那堆石堆頂上,不過那石堆全是用鵝卵石堆出來的,並不像一般石頭那種平面結構那麼穩當.我剛坐上去就感覺屁股下面一軟,跟著整個石頭堆就跨了下去,害我還差點翻過去,好在我反應快伸手一撐地面又彈了起來.

"靠,這什麼破祭壇啊?整個一豆腐渣工程嗎!"

蘇倫本來看到我玩骷髏頭就夠害怕的了,這會發現我居然把人家的石堆也給弄塌了,更是急的在外面團團轉.不過他再急也不敢進來,畢竟他只是向導,可沒打算和我同生共死.

"紫日先生,您還是快出來吧!算我求您了,再這樣下去真的會倒大黴的!"

"我就是要找巫神,現在跑了我還怎麼見到他們?你放心,有問題我自己擔著,你在外面等著我就好了."

"可是……"蘇倫本來還想勸我,可是他的話才剛說一半,突然就感覺到了一陣風吹了過來.

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一小片林間空地,這也就意味著周圍一圈都是樹把我們圍在了中間.在這種地方只要別遇上台風,樹林中都根本不可能感覺到什麼風的存在.但是剛才的的確確是有一陣陰冷的寒風從空地中刮了過去,把正在准備把我勸出來的蘇倫嚇的一哆嗦.

隨著那陣風吹過去之後,蘇倫護法發現原本陽光明媚的天空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黑,而且天空中正有一大片烏云在快速聚集.不過,就在蘇倫緊張的准備最後一次嘗試勸我離開的時候,我卻突然冷哼了一聲大喝道:"哼,裝神弄鬼的沒臉見人嗎?"

之前蘇倫就已經覺得我膽子夠大的了,這會他算是徹底明白了,我這不是膽子大,這跟本就是准備來找死的啊!不過作為向導他還是打算最後努力一把,至少人家死了之後不能讓人家有借口說他的不是,反正他努力過了,別人不聽勸就不是他的責任了.

"紫日先生,您快出來吧!那巫神已經來了,再不走就真走不掉了!"

蘇倫剛說到一半,還打算繼續勸說,突然就見我伸手制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然後就在他不明所以的時候,我突然猛的一指前方的樹林喊了一聲:"去."

只聽嗡的一聲,兩片半月形刀刃突然從我的背後掉落並迅速高速旋轉著朝前方我指的方向飛躥了過去.幾乎就在蘇倫的目光剛剛根過去的瞬間,就見那兩片飛刃已經旋轉著從一大片樹木中穿了過去,而與此同時他還聽到了一聲悶哼聲,然後就見一道黑影向斜側閃了出去,同時那片林地中的樹木紛紛像放慢鏡頭一樣開始向兩側倒下.

正當蘇倫在那里疑惑那道黑影是什麼東西的時候,兩只飛輪竟然又飛了回來直追著那黑影而去.黑影落地之後猛的一回頭,正好看到那旋轉的飛刃又沖回來的景象.在發現飛刃追上來之後黑影連忙向前一個翻滾,然後就地撲倒陷陷的閃過了兩只飛刃,緊跟著就見那家伙突然彈了起來,然後對著我這邊猛的一張嘴,一道黑色的氣團立刻直向我這邊飛了過來.

蘇倫看到那氣團就猜我這次是死定了,因為他現在已經猜到了眼前的黑影就是這里的巫神.盡管對于我能把巫神逼的如此狼狽感到不可思議,但他並沒覺得我有戰勝巫神的可能.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是徹底顛覆了他的認知.

眼看著黑影飛來,我跟本沒有任何閃避或者阻擋的意思,而是抽出永琲蔣筐R了上去,先是一劍豎劈直接將黑氣震散,跟著血紅色的劍芒居然還不消失,一路向前朝著那黑影飛去.

黑影發現自己的攻擊不但被震散了,對方的攻擊居然還穿過他的黑霧朝他自己飛來也是嚇了一跳.慌忙之中那家伙連忙拿出了一個長的古里古怪的好像套著個假發套的巨型大蒜頭一樣的東西擋在了紅光前面,但是下一秒就聽到叮的一聲,他拿出的東西直接一分為二爆裂開來,而他自己也是噔噔噔的連退了十幾步之後才因為撞到一棵大樹才停下來.不過他才剛停下,就聽啪的一聲,掛在他脖子上的一堆亂七八糟的項鏈居然自己斷了開來,然後項鏈上串的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便淅瀝嘩啦的掉了一地.這還不算完,就在項鏈粉碎之後,那家伙身上的那條破破爛爛的好象爛抹布一樣的袍子也是突然哧的一聲從前面整個裂了開來露出了他那排骨板一樣的胸口.

在胸口暴露出來之後這家伙立刻驚訝的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胸前,只見他那黑了吧唧的胸口居然也緩慢的出現了一道紅線,然後滴滴血珠從中滲了出來.他仿佛是無法接受現實打算驗證一下那血水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一樣緩慢的伸手摸了一下胸口,但是在他摸到了一手血之後也不知道是受刺激了還是身體到極限了,反正隨後他的身體便是猛的一抖,然後胸前那道紅線突然整個崩開向望狂噴鮮血,然後不到兩秒他整個人便裂成了兩半朝兩邊倒了下去,而後就見他身後的那棵大樹居然也是傳來了咔嚓一聲響,然後整棵大樹突然從中間一分為二向著兩邊倒了下去.

"嘁,廢物!"將永硠雃^球形放回手背上的凹槽,然後我直接走到了名神族的尸體面前伸手往上一提,一個閃著淡淡白色光芒的人影便被我提了起來.仔細端詳了一下,感覺似乎能量強度很弱的樣子,不過反正殺都殺了,大不了帶回去做研究用.我一邊嘟囔著一邊把那家伙的靈魂塞進了一只剛拿出來的水晶球中,然後便轉身朝還呆立在那里的蘇倫走了過去."喂,回魂了.雖然我們說好是按時間計費的,但是你也不能在這里發呆騙我的錢吧?"

仿佛是突然驚醒一般,蘇倫猛的一抖,然後就見原本口吃伶俐的蘇倫仿佛突然變結巴了一般指著那邊的尸體一邊蹦著說道:"那那那……這這這……你你你……"

"行了行了,不就干掉了一個低級神族嗎?至于把你嚇成這樣?快點帶我再找一個祭壇.這個級別太低,我要了沒多大用,你知道的巫神里面有沒有厲害點的啊?"

"我……那什麼……可是……"蘇倫大概是真的受刺激太嚴重了.就見他在那里指來畫去卻是一個完整的句子也說不出來.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你被說了,給我指個方向行不?"

這回蘇倫到是很快給我指了個方向,我在確認到正確方向後立刻朝那個方向走去,蘇倫只好趕緊跟上.經過了幾分鍾的適應期後蘇倫總算恢複了正常說話的能力,但是這會他的問題卻變的突然多了好幾十倍.

"那什麼,紫日先生你難道就是那個世界戰力榜第一?"經過了一番問答,蘇倫這家伙總算是想到我是誰了.不過這個也不能說人家消息閉塞,這主要是關注方向的問題.沒錯,我是世界戰力榜第一,但那又怎麼樣呢?難道知道我是世界戰力榜第一就可以得到額外屬性加成不成?我又不是神祗,向我祈禱可是屁用都不會有的.所以說,除了那些喜歡研究戰力排名或者比較關注這方面的人之外,大部分人對誰是世界戰力榜第一其實也就是偶爾聽到一下而已.就好象現實中的那些世界拳王,世界短跑冠軍,世界首富,世界球王,世界影視明星一樣.只有關注這方面的人才會去記這些東西,如果你不喜歡運動,那你為什麼一定要記得拳王是誰?如果你只是個農民,那你干什麼要記得誰是世界首富?就算你聽人說過世界首富是誰,那也就是聽說而已.人家哪天真從你面前走過,你認的出來嗎?顯然認不出來,因為你根本不關心世界首富長啥樣,就算聽說也不會刻意去關注.

我的情況也是一樣的.我是世界戰力榜第一,知道我的人也確實很多,但猛然看到我之後也不是人人都認的出來的,和一般人比起來我只是知名度比較高而已,想要做到世界上每個人都認識你,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對于蘇倫的問題,我只是簡單的笑了笑,然後反問道:"怎麼?我是戰力榜第一你還給我打折不成?"

本來我只是說笑,但是蘇倫卻突然道:"你要是讓我把這次任務都錄下來,那我免費也行."

聽到蘇倫的話我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反應了過來.這家伙腦袋到是很靈活.像我這樣的人是存在名人效應的,如果他把這次任務錄制下來,以後就可以拿這個做廣告跟人家說他還給我當過向導,這樣絕對能比別的向導更容易搶到顧客.這就好象兩個飯店,各種服務和收費都一模一樣,但是其中一家在門口掛了一堆照片顯示各國領導人和影視明星都到他們這里來吃過飯,我想至少八成以上的人都會立刻選擇這家名人們吃過飯的飯店.盡管名人們吃過哪家飯店其實和普通消費者沒有半毛錢的關系,但是大家還是會想要試試名人們試過的東西,這是一種心理習慣.

對于蘇倫的請求我到是沒有拒絕,反正錄象就錄象,對我也沒什麼損失,不過我跟他事先打好了招呼,錄象只能是路途中的事情,一旦發生戰斗他的錄象就必須掐掉.我的戰斗視頻在論壇上已經夠多的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所有戰斗技巧都暴露出來給人研究,能少點資料外瀉對我總是有好處的.當然,既然答應給他拍錄象了,那服務費自然是不給了.小錢也是錢嗎.我和這家伙既不沾親又不帶故,憑啥便宜他啊?再說給他當招牌就已經算是給他占個大便宜了.

因為我答應了讓他記錄拍攝,所以蘇倫的服務熱情明顯提高了很多.之前他還只是打算帶著我一祭壇一個祭壇的按距離遠近慢慢跑,但是現在他卻會主動幫我思考問題了.

"紫日會長你是要找比較強力的巫神是嗎?"

我點點頭道:"至少得比剛才那個厲害些.剛剛那都是什麼破爛啊?從他出現到被我干掉有撐過五秒嗎?"

蘇倫立刻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那個,之前我不知道您這麼厲害,既然一般的巫神在你面前連五秒都撐不過去,那我們就直接找狠一點的巫神.不過這次距離有點遠,我們得回城坐傳送陣過去."

"具體有多遠?從天上飛過去可以更快些嗎?"

蘇倫搖了搖頭道:"那恐怖不行.那邊距離我們這里有兩百多公里,飛過去的話也不如傳送陣快啊."

"兩百多公里?那我們還是飛吧."

"啊?"

就在蘇倫疑惑我為什麼要有速度更快的傳送陣不用,而要飛過去的時候我已經召喚出了飛鳥並把他提起來一起跳了上去.不過,很快蘇倫就知道我為什麼不肯會去坐傳送陣了.

從我們剛剛所在的那個地方返回城市再用傳送陣傳送到那個目標點附近的練級區傳送陣,之後步行到目標祭壇,這中間一共需要二十多分鍾的時間.如果是一般人自己飛行或者騎飛行坐騎,那大概需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就這還是不碰上空中怪物攔截的前提下才能做到的速度.但是,我們坐上飛鳥之後飛鳥立刻把速度飚到了超音速狀態,二百多公里也就是幾分鍾的事情,而且因為速度太快,一路上就算有飛行魔獸想襲擊我們也沒那個速度.往往有怪物剛發現我們,我們就已經飛出他的視線范圍了.

因為蘇倫之前從來沒在天上到達過那個祭壇的位置,所以我們不得不在那片比較好認的練級區降了下來,然後再步行過去.在天上蘇倫只能找到大概方向,落地之後他卻能找到詳細位置.

因為是練級區,所以這邊的人員數量相當的多,當然我們的降落也因此遭到了人群的圍觀.其實大家不是在圍觀飛行坐騎,畢竟會飛的魔獸數量並不少,雖然也不能算多,但是大家肯定都見過.他們真正奇怪的是我為什麼穿著盔甲跑到越南來.

在這些人微觀我的時候我卻在和蘇倫詢問具體前進方向,不過抽空觀察了一下環境後我卻意外的發現了一個奇怪現象,那就是這邊的練級區里除了長的很瘦小的越南本地人之外,居然還有相當比例的白人.

"你們這里怎麼這麼多白人啊?"在離開練級區的等候區進入密林中後我忍不住問了起來.

蘇倫對這個問題到是很了解,隨口便解釋道:"其實不光是白人,黑人也不少."

"為什麼?"

"因為他們都是美國人."

"美國人?"我疑惑的看著蘇倫等待他的解釋.

蘇倫沒有直接解釋,而是反問我:"越戰知道吧?"

我點點頭道:"你說的是我們中國和你們打的那場還是美國人跟你們打的那場?"

蘇倫這才想起來貌似中國人和越南也干過一架,于是他便尷尬的說道:"是美國人那次."

我再次點頭道:"知道.美國人在你們這里死了不少人,後來還被美國人評價為美國曆史上打的最失敗的一場戰爭.即使當初在朝鮮戰場美國人都沒這麼憋屈過."

蘇倫在我說完之後立刻接著道:"所以啊,美國人在那場戰爭打出心理創始來了.現在如果哪個美國人可以在我們這邊連續戰斗很長時間並適應我們這里的環境,回去之後就可以拿出來炫耀.別人一聽他是在我們越南練出來的,立刻就會非常欽佩他.所以好多美國人都喜歡跑我們這來練級.不過他們在這邊其實混的很不好.說實話我們這的環境真不適合外國人.紫日會長你是實力太強了所以不覺得,對一般人來說我們這里的環境其實比怪物更危險.到我們這里來的外國玩家因為各種環境掛掉的人比被怪物殺死的還要多.不過有一點美國人說的很對,在我們這里戰斗真的是很能磨練戰斗技巧和戰場適應能力."

聽了蘇倫的話我立刻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們這里到處都是泥潭,屬性好的重型裝備都穿不起來,成天拿著個破劍跟怪物玩躲貓貓,攻擊力什麼的都發揮不出來就只能靠技巧取勝了,時間一長當然就練出戰斗技巧來了.回去之後把裝備再這麼一穿,那確實是比同級別的普通人厲害好多,畢竟人家只會靠屬性戰斗,你們這里出去的都會用技巧."

蘇倫聽的直點頭道:"紫日會長果然不愧是世界戰力榜第一,一下就看出來深層次的真正原因了."

我笑著說道:"我要是那些美國人就不會到你們這里來練級."

"為什麼啊?"蘇倫相當疑惑的問道.

"因為這完全是一種白癡行為."

"啊?"

"不明白嗎?"見蘇倫只是搖頭,我便解釋道:"沒錯,從你們這里出去的人因為懂得依靠技巧而不是屬性戰斗,所以在級別差距不大的情況下往往比那些只會用屬性戰斗的人要厲害很多,但是,如果兩個人一起注冊的帳號,一個人跑到你們這邊來練級,一個人在本土練級,等到在你們這邊的人練到八百級回去的時候,他絕對不是另外那個人的對手.沒錯,談技巧他確實比那個人厲害很多,可你們這地方穿不了重型裝備,還經常意外死亡,等級上升速度肯定比別的地方慢很多.等他練到八百級回去人家已經一千多級了.就算你戰斗技巧再好,低了二百級你覺得有勝算嗎?"

"可是我聽說你好象就曾經越級挑戰過比自己高好幾百級的人,而且還打贏了啊?難道你不是靠技巧勝出的嗎?"

"我和你們不一樣的.我當初進游戲就是帶獎勵的幸運帳號,初始屬性就比一般人高.雖然挑戰等級比我高了幾百級的人,但我們之間的屬性點差距其實並沒有達到幾百級那麼誇張,盡管我的等級比對方低了幾百級,但我的屬性其實只比他低一點點,再加上我的戰斗技巧,干掉比我高級的人完全就沒有任何懸念."

"原來如此啊."蘇倫點點頭做恍然狀,然後他又跟著道:"我們的目標快到了,穿過前面那座山峰上的山洞就是了.不過那洞里有好多亡靈生物,如果您不想浪費時間我們最好還是飛過去."

"我最不怕的就是亡靈生物了."

"啊?為什麼啊?您不是黑暗系的嗎?難道您還擅長光明魔法?那東西到是克制亡靈系."

"我不是光明系,不過你跟著我就對了,很快你就知道我為什麼不怕亡靈了."

事實是蘇倫確實很快就知道了原因,而且是打死他都想不到的原因.當我們走進那黝黑的山洞後立刻就碰到了成群結隊的腐爛僵尸和一群群飄來蕩去的靈魂游蕩者.僵尸到是好對付,畢竟等級不高,而且速度奇慢,除了防高血厚之外基本沒啥特長.不過靈魂游蕩者可就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了.這些家伙的級別高達八百九十級,雖然對目前的玩家來說已經不算很高級的怪了,但關鍵問題是這些家伙是幽魂類亡靈生物.這幽魂類的亡靈有個特點,那就是沒有實體.沒有實體的好處就是完全不怕物理攻擊,而且還能穿牆.在山洞這種狹窄區域,這些家伙那就是真的神出鬼沒,指不定他們就會從哪冒出來抓你一下,但是等你想還擊的時候他們立刻又往地面或者牆壁里一鑽,你就只能看著洞壁干瞪眼.就因為這個特點,所以一般人都輕易不願意在這種地方招惹這些亡靈,因為實在是太難打了.不過,我的出現卻讓蘇倫明白了什麼才叫真正的牛.

一般人就算能從這里通過,那也是打過去的.這叫戰而勝之,屬于兵法中的中兵.想當上兵,那就得像我這樣.

"這是一點小禮物……跟你們借個路……好的,下次我來做客."

蘇倫就這麼看著我用一袋水晶粉賄賂了這里的亡靈BOSS,然後沿途的亡靈不但完全沒有攻擊我們,而且還夾道歡迎,最後等我們通過那條山洞之後還有亡靈站在洞口跟我們揮手告別.整個過程中蘇倫都感覺自己好象在夢游,他是第一次知道關卡還可以這樣過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第一個祭壇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章 心獸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