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看人下菜的機關   
  
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三章 看人下菜的機關

以我的性格,眼看就要到地方了卻要我這里等顯然是不現實的.必須得想個辦法過去.既然無法投機取巧,那就只好用最笨的辦法了.

"蘇倫."

"什麼事?"

"那塊砸下來的石頭有多重?"

"啊?"蘇倫突然驚訝的看著我."你不會是想托著那玩意吧?"

"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我勸說你還是不要想那種事的好.那塊千斤石只是我們給它起的名字,它的重量絕對不止千斤.二百米長的通道,寬度三米五,上面還不知道有多高.這麼大體積的石頭,你覺得你扛的動嗎?我承認你是世界戰力榜第一,但那畢竟是戰力榜,不是大力士排行榜.再說就算是世界第一大力士來了,也不可能舉的起這塊石頭."

"我確實是舉不起來,不過那並不代表就沒辦法撐住上面的石頭."

"撐住?"

我點點頭然後便率先走進了通道之中.這二百米的通道前一半是不會觸發機關的,只有當有人踩上後面一半的通道才會導致頭頂的石頭掉下來,所以前面這半是安全的.

走到通道中間的分界線上之後我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的天花板,那玩意上面現在幾乎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坑洞,不用說就是之前從這過的倒黴蛋留下的.

蘇倫因為怕洞頂掉下來我撐不住連他一起砸在里面,所以根本沒跟著我過來,只是在入口處喊著:"紫日會長,你小心啊!這石頭真的很重的."

"放心,這點東西還難不倒我."我說著便直接打開鳳龍空間開始往外拿東西.

那千斤石現在既然能掛在洞頂上,這就說明它的重量是可以被撐住的,畢竟這只是石頭不是鋼鐵.再說就算頭頂上是塊整塊的鋼錠,只要用幾根鋼柱也就能把它撐住了.當然,這個方法其實誰都能想到,只不過有本事用的人卻不多.畢竟現在系統取消了玩家的自帶空間,所有玩家想帶東西除了擁有空間裝備外就只能用包袱掛在身上.雖然在取消私人空間後系統釋放提高了空間裝備的產量,但總量依然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是小型空間裝備.平時去練級點帶點藥品,食物和特殊道具什麼的到是沒多大問題,可要往里面裝純鋼的支撐柱那可就不行了.再說想要撐住這麼大塊石頭一兩根柱子是肯定不行的,必須得多一些.

事實上我身上也沒帶柱子,畢竟就算鳳龍空間夠大,我也不至于沒事在里面裝上幾根柱子帶著吧?這不是裝的下裝不下的問題,而是裝它干什麼的問題.

不過,雖然我沒帶鋼筋支撐柱,可我的鳳龍空間中卻有很多棵大樹.樹這種東西的用處很多,首先就是它可以被分解成木材,而木材可以用來制作很多東西,所以只要帶上一棵大樹,也就意味著你在關鍵時刻可以有很多種工具可以選擇.這也是為什麼我習慣直接帶上整棵的大樹而不是切好的工具的原因,畢竟大樹可以隨時加工成工具,而一種工具是沒法很快變成另外一種工具的.

將鳳龍空間里的大樹弄了整整十棵出來,然後我開始用永琱螺峊[工這些大樹.先將樹上的枝干什麼的都切掉,然後把那需要幾個人合抱的樹干切成沒段兩米高的木樁,將它們豎起來之後就變成了一根最簡單的柱子.

本來加工這些木頭是需要不少時間的,不過我用的切割工具是永,不是一般的東西.以永琲瑣W利程度切鋼板都跟用刀切黃泥差不多,削個木頭那還不根切豆腐似的?再說我只是需要那些樹干做支撐,也不用加工出什麼規格來,樹干上的樹枝也不需要全部削乾淨,只要不擋事就行.

蘇倫看我在前一百米的通道內不斷的豎起一根根的柱子之後終于也興奮的跑了過來.看到他過來我好笑的看著他問道:"你不怕啦?"

蘇倫尷尬的搖搖頭道:"您早說您有這麼多木頭我也不會躲在外面了."

我只是在和蘇倫開玩笑,也沒有責怪他的意思.玩笑開完了我便正色問道:"你覺得這些木頭撐的住嗎?"

蘇倫回頭看了看前一半通道中堆的相當密集的木頭,然後道:"我想應該撐的住吧.這石頭雖然很重,不過你用的這些木頭似乎也不是一般的樹木,況且擺了這麼多,我想應該是撐的住吧."

我點點頭道:"這些木頭本來是打算用來造船的,所以都是很堅固的木頭."

"怪不然."蘇倫敲了敲身邊的木頭道:"不過這麼好的木頭拿來做支撐柱是不是太浪費了?"

"印尼那邊全都是這種樹,在當地幾乎爛大街,別的地方貴是因為運輸成本,不是因為木頭貴.不過對我來說這個成本等于零,所以對我來說根本不值錢."

蘇倫羨慕的說道:"你們冰霜玫瑰盟果然很有錢."

"這不是有錢沒錢的問題,而是勢力范圍的問題.印尼之前被我們滅國之後一直就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勢力范圍.雖然其中很多城市都賣給了別的行會,但是我們卻控制著最重要的幾個戰略要點.什麼時候我們想收回那些城市,根本就是舉手之勞.所以,對我們來說這些木頭根本不值錢,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但是換個行會,你想把這些木頭運出來,那就得看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第三遠洋艦隊答應不答應了."

"你們行會還有第三艦隊?"

"確切的講我們有八支艦隊,不過只有前三個艦隊戰斗力特別的強,其他的都是護航艦隊,船很少,噸位也小."其實我們行會的艦隊總數不是八支,而應該是十一支,八支是對外宣布的數量.除了經常暴露在各行會面前的八支艦隊之外,我們行會還有一只純由主力艦組成的特別攻擊艦隊,屬于緊急預備隊類型,平時基本不參加任何活動.另外還有兩支艦隊,其中一個就是那支全部由鬼船組成的迷霧艦隊,這個艦隊別的行會多少也知道一點,只是具體數量和戰斗力他們不清楚,只是知道我們似乎有這麼一支艦隊.另外,因為和亞特蘭蒂斯的關系,我們行會還配備有一支潛水艦隊,只不過這個艦隊的戰斗力比較弱,它的意義在于出其不意的突襲以及隱秘運輸.當然,這些都是我們行會的秘密,我是不可能跟一個導游講的.

在蘇倫再次感歎了一番之後我又放下了一根柱子,然後看了看前面的通道道:"好了,現在我要過去了,看看我們擺的柱子是不是頂的住上面的石頭吧.你要是害怕就躲到外面去,等確定柱子管用再過來."

蘇倫心虛的看了看後面的柱子又抬頭望了望頭頂的岩石,最後還是決定留下來.畢竟這麼多柱子看起來確實很有安全感,只要上面的千斤石高度不是太變態,一般都應該能頂的住了.

確認蘇倫不打算返回通道口之後我便跨過了通道中央的那道分界線.這個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方便大家確認位置,所以被人為的在地面上制作了一條銅制分割線,這道線剛好就是通道的中點,跨過去就會觸動機關,這一半則絕對安全.

隨著我跨過銅制分割帶,蘇倫緊張的直接一閉眼,但是,讓人意外的是,我站在那邊之後居然啥事情也沒發生.等了一會沒聽到啥聲音的蘇倫才小心的睜開眼睛往上看了看,結果發現頂上的石頭該咋樣還咋樣,竟然紋絲沒動.

我疑惑的在原地蹦了兩下,然後發現頭頂的石頭還是沒反應便疑惑的低頭問蘇倫."你不是跨過這道線頭頂的石頭就會掉下來嗎/怎麼沒反應啊?"

蘇倫現在也是一腦袋問號,按照他以往的經驗,按說我的第一只腳只要一落地那石頭就該砸下來了才對啊.他疑惑的一邊往我這邊走一邊說道:"奇怪了,平時都是腳一落地石頭就掉下來的,今天這是怎麼啦?"

我聽到他的話立刻笑了起來說道:"哈哈哈哈,看來我的運氣真不錯,這個機關居然壞了."

就在我說完這句話的同時,蘇倫也正好一腳跨過那條線踩上了這邊的通道,然後就聽當的一聲金屬撞擊聲,跟著伴隨著一陣轟的巨響,整條通道的頂部便猛的砸了下來,嚇的蘇倫趕緊抱頭蹲在了地上.但是,就在他還沒完全蹲下去之時,通道里卻突然傳來了咔的一聲巨響,然後等了一會蘇倫才發現自己並沒有被壓扁.他抬頭往上看去發現通道頂確實是下來了,但卻只是變矮了一些而已.原本離地有四米多高的通道頂棚現在變成了離地只有兩米高而已,但它卻停住了.當然這不是它自己想停下來的,按照正常情況下,它應該一直與地面來個親密接觸並順便把擋在它和地面之間的東西都拍成餅餅.可惜這次它的願望是無法達成了,因為那些木頭成功的架住了它的重量,阻止了它與地面的接觸.

"嗯,看來我的木頭還挺管用."

蘇倫也是回頭看了看那些木頭,然後有些顫抖的說道:"呼,還好撐住了."

雖然這只是游戲,即使死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就像別人用東西快速打向你的眼睛時你會本能的閉眼一樣,在看到頭頂有東西猛然砸下時正常人都會不自覺的害怕並且在那一瞬間大量分泌腎上腺素使得整個人的心跳和血液循環速度都提升到一個相當可怕的速度.

剛剛蘇倫雖然沒被砸到,可他的心髒卻差點沒嚇蹦出來,到現在他還覺得自己的心髒在胸膛里狂蹦.

正當我們在那里感歎這些木頭柱子起作用了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一聲不太對勁的聲音.只聽咔嚓一聲,遠處的一截樹干的外皮突然整個向外爆開,就好象樹干里面裝了炸彈一樣.

"不好,那些木頭快頂不住了."在第一棵樹干外皮爆炸之後,後面的樹干便開始一根根的紛紛爆裂,顯然頂部的石頭壓力太大,那些木頭眼看就要頂不住了.

蘇倫看到這個情況嚇的趕緊抱著腦袋就往前沖,生怕頂棚掉下來把他砸死在里面.不過,他才剛跑出兩步,後面的樹干便突然全部爆裂開來,原本已經被頂住的洞頂竟然再次向下壓了下來.

眼看著再次落下的洞頂,蘇倫這次是嚇的連跑都忘記了,只能恐懼的坐倒在地驚恐的看著洞頂逐漸下壓.不過,就在洞頂到了離地面僅有一米六十幾的時候,整個洞頂的下落速度突然又再次慢了下來,並且在繼續下降了幾工分後竟然徹底停在了那里.

驚訝的蘇倫似乎突然反應了過來一般的猛然翻身往回看去,結果正好看到我低著頭雙手做出了一個上托的動作用雙手和肩膀一起扛住了下落的整個頂棚.那一瞬間蘇倫的下巴險些掉下來.

"紫日會長你……"

我根本沒空搭理蘇倫,此時的我已經是咬牙切齒的快把吃奶的力氣都用出來了.當然,如果是正常狀態,就算我把吃奶的力氣全部用出來也不可能頂的住這麼重的岩石,畢竟這玩意的體積都快趕上摩天大樓了.能用肩膀扛起帝國大廈那麼大的東西的,只有那個喜歡把內褲穿外面的家伙,我自認為沒那麼大力氣.我之所以現在能扛的住這大廈一般的岩石,完全是因為那塊正貼在我的胸口閃著奪目金光的烏龜殼.

玄武甲片,聖獸玄武的信物.只要貼身攜帶,就可以向其中注入魔力用以暫時借用玄武的力量.作為四聖獸中力量最大的玄武,別說是這麼塊石頭,就算把整個祭壇全部頂起來,那也不會比普通人手里抓塊磚頭費勁多少.不過,現在的問題是玄武之力能頂的住,我的魔力卻跟馬表似的在往下掉.使用聖獸之力的代價就是消耗我的魔力,那玄武甲片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台可以隨時改變功率的燃油發動機,只要作為油料的魔力充足,它的力量就可以拔山托鼎,只是現在這個輸出功率之下,我的魔力也是消耗的超級快.不過,雖然魔力消耗速度很驚人,但我卻並不是太著急,畢竟我的魔力值也是很可觀的.現在這個流失速度固然很誇張,但要耗盡我的魔力卻還是得有段時間的.

"白癡,愣著干什麼?還不快過去按停止開關?"見蘇倫還在那發呆,我忍不住罵了他一句.

蘇倫到是不介意我罵他,聽到我的話他才反應過來趕緊爬起來飛一般的朝前面跑,不過,就在他剛跑出十幾步的時候,我們正前方的T形通道口卻突然打開了一道石門,然後原本的T型路口就變成了十字路口.

"嗯?"看到那突然多出來的通道,蘇倫也是愣了一下.不過還好他也知道我扛著大山一般的石頭很吃力,所以腳下到是沒慢多少.不過,就在他又跑了幾步之後,前方的通道里卻突然有一陣風吹了過來.

蘇倫並沒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但是我反應過來了."蘇倫,快停下,給我回來."

蘇倫跑著跑著便是一個急刹車,然後詫異的回頭看向我,但是不等他問出來我就再次喊道:"快往回跑,到我後面去."

"可是……"

"沒有可是.不想死就給我回來."

雖然不知道我到底什麼意思,但蘇倫還是立刻轉身就開始往回跑,但是,就在他往回跑的過程中,前方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奇怪的風聲.那聲音帶著一種奇特的嗡聲,感覺就好象是在地鐵進站時的那種轟鳴聲.

蘇倫詫異的回頭看向了通道那頭,然後他的眼睛突然猛的瞪的老大,因為他看到了一個白點以閃電般的速度朝他飛了過來.不過,就在他呆呆的嚇傻在那里的時候,三道身影卻突然從他身邊沖了過去,然後他就看到一個天使在他面前停了下來並舉起了一面很大的盾牌大喊道:"絕對屏障."

隨著那天使的呼喊,一道半透明的光牆突然出現在了通道中,跟著遠處那白點便閃電般沖到了我們面前咣的一聲撞在了光牆中心位置的盾牌上,與此同時兩邊的兩個好象天使一般的金屬身影也同時撞在了光牆的這一邊.三個身影以自己的肩膀和手臂頂在了光牆後面,而對面的那東西則頂在個光牆的正面.

雖然是三對一,但三個身影還是沒能頂住對面那東西的沖擊力,三個身影同時斜著身子頂在光牆之上,但是他們的腳卻在地面上不斷的往後滑行,而且還在地面上拉出了三道火星.

還在發呆的蘇倫完全沒啥反應就被光牆撞倒,然後被推著一起往後滑.不過,就在滑行過程中,更多的身影開始節二連三的頂上光牆並奮力向前推,最終在光牆離我只差一步之遙的時候終于徹底停了下來.

幾乎就在徹底停住的瞬間,頂在光牆那邊的東西便轟的一聲掉在了地面上變成了一堆粉末.雖然它碎掉了,但是我們已經看到了它的本體.這東西就是根石柱,直徑大概一米多,長約十米.這麼大根純由石頭構成的柱子以箭矢一般的速度飛過來,其動能之大可想而知.要不是晶晶的絕對屏障只要魔力不空就絕對不碎,估計一般人還真擋不住這玩意.不過,就在那根石柱落地成粉的瞬間,我們突然又再次聽到了之前的那種嗡嗡聲.不用說,又一根石柱飛過來了.

"蘇倫,有這種機關你怎麼不早說?"

突然聽到我的話,蘇倫連忙轉過身來一臉委屈的說道:"我要知道你覺得我會進來陪你等死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二章 向導也不好當啊!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四十四章 新地圖?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