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七章 滄海桑田   
  
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七章 滄海桑田

就在那家伙說完這句話的同時,我猛的轉過了身來冷冷的看著他用冰冷的語氣問道:"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你……"那家伙本來還打算放幾句狠話來著,結果被我一眼看的後面半句全給咽回了肚子里,憋的他滿臉通紅拼命的咳嗽了起來.

"你個白癡,不會說人話就給我閉上你的狗嘴."一個長的很老成的戰士走出來一把將那個家伙拉到了一旁,然後轉過身來陪著笑臉對我說道:"對不起紫日會長,這家伙就是嘴賤,您別在意,就當他是放了個臭屁,別去管他就行了."

我冷冷的掃了一眼說話的這家伙,根本懶得搭理他,直接轉身就往前面走去.後面那家伙看我不搭理他也沒辦法,不過我這一動起來,那個安全區也就等于跟著我一起動了起來.沒辦法之下這幫家伙也只好跟著我一起移動.對于後面那幫家伙的跟隨,我根本就沒在意,反正只要別影響到我,我才懶得管他們怎麼樣呢.

順著原來的方向一路向前,很快我就走進了一片更加密集的原始叢林.和之前走的地方不同,這片區域的樹木密度明顯要比外面大很多,而且各種植物的體積也比外面的植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當然,除了植物變的更加茂密,這里的怪物也開始發生變化.最初那群山魈還在鍥而不舍的跟著我移動,希望那群人什麼時候能從我身邊的安全區里走出來,但是隨著我們不斷深入山林,那些山魈也開始舉棋不定起來.最終,當我們翻過一條山溝之後,那些山魈在稍微躊躇了一會之後終于還是放棄了追蹤.隨著隊伍中領頭的那只山魈的一聲呼哨,包圍著我們的那群山魈立刻便呼啦啦的跑沒影了.

"呼,總算走了.這些該死的東西!"之前那個說話不過腦子的家伙這個時候又突然冒了這麼一句.

一直走在他身邊生怕這家伙的臭嘴病又發作的那名戰士連忙拍了他一下道:"亂說什麼.你以為沒有那群山魈我們就安全了嗎?"

"怎麼?山魈跑了我們不是可以離開了嗎?"這個智力明顯發育不健全的家伙還在那傻忽忽的問道.

旁邊的戰士都還沒說話,就聽一名弓箭手開口教訓他道:"告訴你多少次了,人傻就少說多聽,你他娘的偏偏廢話比屁都多.你以為那群山魈離開了我們就安全了嗎?你也不看看他們為什麼會離開?"

"啊?為什麼啊?"這個家伙還真的是智力有問題,這麼明顯的問題他居然還要問出來.

旁邊一個戰士實在看不過去了,出聲提醒道:"看看周圍的環境,把會里發的怪物區鑒別手冊拿出來對比一下."

那個傻瓜聽到這話還真拿出了個小本子在那翻了起來,然後他忽然翻到了其中一頁對照了一下附近的植物,之後才驚叫道:"我的個親娘誒!這里是兩千級怪物區?"

聽到這家伙在那里大呼小叫,旁邊的倆戰士趕緊一起撲了上去一把將他按倒在地,而那個弓手則是一巴掌按在自己臉上無奈的搖頭頭說道:"大哥大嫂都是出了名的人精,怎麼能生出你這麼笨的兒子?天上的老媽啊!你大嫂當年生孩子的時候你是不是抱錯了把別人家孩子帶回來啦?"

那幫人的行為我到是並不在意,反正他們大喊大叫引來怪物死的也不是我.就算這里是兩千級的怪物區,以我的實力也照樣能橫著走.不過,我現在到是對那傻子手里的小本子好奇了起來.《零》中可從沒出過怪物區鑒定手冊這種東西,現在游戲里劃分的怪物區都是玩家們通過長期的摸索一點點在地圖上標出來的,並不是系統給這些怪物區做了標記.而且,實際上高級怪區和低級怪區往往也沒有明確的界限,並不是說你在低級區就一定碰不上高級怪,僅僅只是高級怪進入低級區的概率比較低而已.

正因為系統沒有劃分怪物區,所以能識別怪物分區的資料都是很有價值的東西,尤其是對我這種經常需要出入一些沒有人探索過的高級怪物區的人來說,如果能提前確認一個區域的危險等級什麼的,往往就能省下很多事情,而且安全也有保障的多.

剛剛那個白癡一樣的家伙只是拿著個本子翻了幾下就確認了這里是兩千級的怪物區,這個效果可是讓我非常驚訝的.從他剛才的查閱速度來看,這本子上的記錄應該是可以很容易的對比出周圍怪物的等級的,這說明這本子上記錄的是一種非常簡便的怪區級別識別方法.這麼重要的東西我怎麼可能放過?

"那東西可以借我看一下嗎?"

正在那拼命壓著那個白癡的倆戰士和旁邊的弓箭手都是一愣,隨後便立刻反應了過來,只是他們的反應卻是完全不一樣.首先反應過來的不是倆戰士和那弓箭手,而是被壓在下面的那名傻瓜.只見他突然從人堆中抬起腦袋,然後對著我大喊道:"我們的東西憑什麼給……"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弓手一腳把腦袋踩回了地面上,然後就見弓手迅速搶過那家伙的本子跑到了我這邊來雙手把本子遞了過來.

"紫日會長您看,要是喜歡的話就不用還了,反正這東西我們會里有很多本."

我道了聲謝接過那本本子打開翻了起來,結果發現本子上的內容居然是用圖片和文字的混合說明方式來表達的.我只是簡單的翻了兩頁便發現了這本本子的內容似乎是根據植物的特征來區別怪區的,根據這上面的描述,不同的怪物區的植物密度和大小以及各種不同植物的比例都會有一個特定規律,根據這些規律就可以確認到該地區的怪物級別了.

雖然對于這種分析方法感覺挺不錯的,但是我也很快發現了其中的問題,那就是這個東西的適用范圍有點狹窄.看這上面的記錄,這東西應該是中國地區專用的,而且不適合南方區域.書里的記錄中提到的植物比例大多是溫帶或者寒帶植物,如果用這個東西到熱帶雨林里就完全派不上用場了.而且,怪區也不全都是在森林里.雖然怪區大多是山區林地為主,但還是有不少特殊地形的怪物區的.所以眼前這個東西只適合一般玩家在某些中高緯度地區的林地中使用,如果是在別的地方這玩意就完全派不上用場了.

"這東西你們是怎麼弄到的?"我一邊將本子合上重新遞還給那名弓箭手一邊問道.

那弓手接過本子還沒來及回答就聽後面那白癡突然掀開了兩個戰士爬起來說道:"這是我媽寫的.怎麼樣?厲害吧?"

聽到這話我又將目光轉回了眼前的弓手身上,然後問道:"她人在這里嗎?"

弓手搖頭道:"他媽是我們行會的後勤人員,不是戰斗類職業,不過她以前是搞環境保護的,所以對植物什麼的有些研究.這個東西就是她為這個傻兒子編的,不過後來我們老大覺得這東西對大家都有用,所以就印了好多本每人發了一冊."

我點點頭道:"可以告訴我你們的行會名稱和地址嗎?我想去拜訪一下這本書的編寫者.你們顯然忽略了這東西的價值,我覺得我可以幫你們將它的價值挖掘出來,不過我更希望那家伙的母親可以幫我們冰霜玫瑰盟編寫一套大范圍的怪區識別手冊,這本的適用范圍太小了."

弓手立刻點頭道:"我們行會叫做夢之谷,是個很小的行會.我們行會的總部是建在柳葉城的,不過柳葉城是冰霜會的城市,我們只是在那里建立了總部,城市不是我們的."

我點點頭道:"行了,有空的時候我會去找你們的."我說完之後又問道:"你們這里誰是頭?"

"我是."之前壓著那白癡的一個戰士跑過來說道.

我看著這個比較沉穩的家伙說道:"這里是高級怪區,那些東西可不是山魈能比的,他們雖然未必敢襲擊我,可是卻不會像山魈一樣停在我五十米之外的地方.你們再這樣跟著我也只有全軍覆沒的下場.不過因為我對這本冊子的編寫者很感興趣,所以我可以賣你們個人情."我說著便拍了下手,嘩啦一下一堆卷軸便直接掉到了我面前的地面上."這些都是最低端的回城卷軸,可以在沒有傳送限制的區域自動傳送到最近的中立城市.不過我只有三十六根,你們人數太多,只能先讓你們把一部分人送走.剩下的人可以留下來跟著我,我會盡量保證你們的安全,等我離開的時候再順便把你們護送到安全區."

聽我這麼說,那個戰士和旁邊的弓手連忙撿起那些卷軸並不停的感謝我的幫助.在拿到那些卷軸後,他們兩個立刻把剩余的人員都召集到了一起,然後向他們宣布了這個好消息.接下來當然是分配傳送卷軸了.不過他們現在一共有五十四個人,卷軸卻只有三十六根,所以有十八個人走不掉.

所謂不患貧患不均,這個卷軸具體分配給誰就成了個問題,好在這是個小行會,會里的人基本都很熟,所以大家之間都是兄弟義氣很足,到是沒有發生什麼爭搶的事情.首先作為這里的帶隊人員,那個作為首領的戰士和弓手,以及之前幫那個戰士一起壓制那個傻瓜的戰士都宣布了不參加分配,這樣就省出了三張卷軸,雖然還是不夠分,起碼好了很多.

在三人宣布不參與分配後,又有五個人主動要求留下,不過他們留下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是首領,需要做出表率,而是因為這五個人都很仰慕我.沒錯.他們都是經常關注戰力榜的人,平時也喜歡混論壇什麼的.按照他們的說法,能夠跟在我身邊近距離的觀看我的戰斗過程,這種機會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這麼好的機會他們自然是不能放過,所以這五個人就直接選擇了留下來.雖然留下可能會掛掉,但出于對我的信心,他們覺得生還率還是很高的,再說能看到我的戰斗,死一次也不虧了.

有了這五個家伙和那三位的退出之後,那個傻子也叫喊著說他老爸是會長,所以他也要做出表率,于是他也退出了分配.這樣一共就有九個人不參加分配了.少了九個人後現場變成了四十五個人分三十六張卷軸,還是有九個人要和主動放棄的這九位一起被迫留下.考慮到公平因素,最後那個戰士決定讓這四十五個人抽簽決定誰走誰留.

他們的抽簽方式很特別,那個戰士直接從身上的一個空間裝備里弄出了九根卷軸,然後當著那些人的面全部放到了那堆卷軸中.由于系統提供的低級卷軸外觀都是一模一樣的,所以只要不去看卷軸封條上的字就根本不知道低級卷軸的功能.我給的那些都是最基礎的回城卷軸,全都是我以前意外爆出來的裝備,一直都被當垃圾一樣堆在鳳龍空間里,沒想到這次居然派上用場了.至于那個戰士拿出來的,估計應該也都是些照明術之類的低級卷軸,反正肯定是系統商店有賣的那種基礎卷軸,因為只有這類卷軸才會外觀一致讓人無法分辨.

讓那些參與抽簽的人轉過身去,然後哪個戰士和其他幾個不抽簽的人便將卷軸全部擺在地上,然後用樹葉蓋住卷軸中間的部分,只留出兩頭的裝飾柄,這樣就看不出哪個卷軸是什麼卷軸了.等放好了卷軸後戰士把那些人叫了回來,然後讓他們自己每人挑一根卷軸,不過自己不許動手,選好之後由他過去幫對方把卷軸拿過來,以防止誰作弊.這樣等卷軸分完之後,拿到傳送卷軸的就可以直接離開了,剩下的只能自認倒黴了,誰叫你運氣不好呢.

在那幫人分配卷軸的時候我也沒閑著,此時我正站在一棵大樹的樹頂上眺望遠方.說實話這里的地形什麼的跟約絲法特指給我的地形真的是完全不一樣.不,也不能說完全不一樣.你要說這里就是約絲法特說的位置的話,可奇怪的是居然找不到那條河,而如果說這里不是的話,可是周圍的環境又隱隱和約絲法特說的有點像.

在樹上無奈的左右看了看,發現還是找不到目標後我干脆把飛鳥放了出來讓他到天上轉了一圈,結果飛鳥下來之後給我的答案居然是周圍方圓一百公里內都看不到河流.但是他卻發現很遠的地方有條河留進了森林,只是樹冠擋住了地面,所以他在天上看不見河流的走向.不過按照他的說法,如果河流中途不拐彎的話到的確應該流過我們附近才對.

"真是活見鬼了!"我郁悶的從樹上下來之後又拿出地圖在那翻.

分配完卷軸並送走了那些人後,剩余的十八人便聚集到了我身邊來.那名戰士看我在看地圖,便走過來問道:"紫日會長是在找什麼東西嗎?"

我正在看地圖也沒注意他的話,直接就說道:"對,我在找條河.有人告訴我這里應該有條河才對,可是我的魔寵從天上能看到河的上游,卻是找不到河流的中段到哪去了."

"河?"那個主動留下的高級戰士忽然插嘴道:"紫日會長你說的不會是不歸河吧?"

"不歸河?"我疑惑的抬頭看著他道:"我不知道那條河的名字啊."

那名戰士一聽立刻就道:"那我就沒辦法了,我知道的只有不歸河,也不知道是不是您說的那條."

"這森林里到底有幾條河啊?"我皺著眉頭問道.

旁邊的弓手回答道:"據我所知好象有六條,不過我只見過其中一條."

"你們都是只見過一條?"我轉頭問道.

那個說出不歸河的戰士道:"我見過三條,之前我曾在這里做過一個挺難的任務,雖然之後失敗了,但是也曾深入過森林很深的地方.當時除了森林外圍的兩條河之外我還走到過不歸河."

我想了想問道:"如果讓你看到河流的上游,你能認出那條河是不是不歸河嗎?"

那家伙搖頭道:"這我可沒辦法,森林里的河都長那樣,不親自走到河邊我自己也分不清楚哪條河是哪條河."

聽到這話我只能無奈的問道:"那你知道的不歸河在哪里?"

那名戰士往右側一指道:"那邊."

我看了一眼那個方向,和我原來的前進方向可是差了好多,不過現在反正也找不到路,我也只能先去看看那條不歸河了.

"先帶我去看看吧."

"好的."

有了大概方向,前進起來就方便多了.因為那家伙記得路程的距離,所以我們甚至都不用擔心跑過頭,只要一路向前快速前進就可以了.在我們的奔跑之下,很快我們就發現了那條河,只是這個河和約絲法特說的那條河明顯不是一條,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條河太大了.

"這不是您要找的那條河嗎?"

我望著眼前這足有五六米寬的河面說道:"我要找的是條小溪一般的小河,最多不過兩米寬,這條太大了."

"最多兩米寬?"那戰士忽然疑惑的看著我問道:"紫日會長,告訴你這個地址的那人上次是什麼時候來的啊?"

本來我還沒注意,可是被這家伙一問,我突然就反應過來了.約絲法特那家伙在瑞恩的實驗室都呆了多少年了?雖然對大部分人來說山川河流都是可以當成地標的存在,可是一旦你的壽命超過千年萬年,那河流和山峰就不能被單純的看做死物來對待了.畢竟山峰是會崩塌或者成長的,而河流也是會改道的.約絲法特那家伙上次來這里少數也有幾千年了.一座山幾千年到未必會有多大變化,可河就未必了.河流這東西改道的速度可比山快多了.

"看來我的信息有點過時了."我說著便道:"你們等一下,我來看看這河流的上游和下游情況."我說著便伸手把飛鏢召喚了出來,然後讓他先往下游去探索一番.以飛鏢的速度不過是去了幾分鍾就回來了,結果飛鏢說他一路順著河都跑出了森林范圍也沒看到什麼瀑布,湖泊或者山洞之類的東西.我點點頭讓飛鏢繼續往上游打探,結果這次飛鏢速度好快,幾秒就跑了回來說在上游發現了一個大湖.

聽說找到湖了之後我便立刻開始往上游搜尋,果然很快就找到了那個湖,不過這個湖和約絲法特說的那個湖比起來明顯要大很多,而且約絲法特說那個湖只有一條小溪彙入,而小溪的上游就是那個瀑布,而瀑布的上游才是作為地標的那條河.現在我們看到的湖雖然還是湖,但是周圍卻有三條溪流彙入這里,而且其中有一條已經算的上是條小河而不是小溪了.

"這是不是就是您要找的地方啊?"那個戰士問道.

我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感覺有點像,仔細看又不像."我說著便再次把飛鏢放了出來,然後讓他分別打探了一下三條彙入的河流的上游情況.按照約絲法特的說法,彙入那和湖泊的溪流的上游一公里處就是那個小瀑布的位置,所以我讓飛鏢沿著三條河全部向前探索十公里的路程.以飛鏢的速度只用了不到一分鍾就把這個范圍都探索完了,結果還別說,居然真找到了一個瀑布,不過根據飛鏢的說法,那個瀑布其實也不能完全算瀑布,因為它是分成了十幾級的狀態逐漸向下灑落,而且最高點和最低點的落差也不過才四米多點,分成這麼多級並綿延了將近半公里遠,結果使得這個瀑布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瀑布,到是很像一段比較陡的河道.

雖然這條河改變的很厲害,但是我依然判斷出了這個大概就是約絲法特所說的那個湖了.那麼既然湖找到了,那山洞一定就在附近了.按照約絲法特的描述,山洞是位于一處山坡上的.因為湖邊的林地並不茂密,所以我很容易的就確認了附近只有兩個方向有山坡,其他方向都是平的.相比之河流,山的變化速度要慢很多,所以這個山坡應該還是比較靠譜的.

隨著我的一個響指,湖邊唰的一下就出現了好幾百死神守衛,我直接一指兩邊的山坡道:"分一半人去那邊,另外一半去那邊,給我好好的搜.目標是個山洞,洞口比較隱蔽,但是有人工雕刻的牌匾."

死神守衛們得到命令後立刻便分成兩隊向兩邊的山坡上跑了過去,而就在死神守衛們剛剛分開之後,前方的湖里卻是突然轟的一聲爆起了一大片水花,跟著就見一只巨大的長嘴從水中冒了出來向我們撲了過來.

跟在我身邊的那幫人看到這個突然出現的怪物全都嚇的半死,因為根據他們觀察,這里分明已經是兩千二百級的怪物區了.在這種地方遇到怪物,那就絕對不是他們能應付的了的了.不過,就在他們驚慌的往後退的時候,突然就發現一個更大的嘴巴突然閃了出來一口咬住了那個腦袋,然後猛的一甩將其整個從湖里拽了出來扔到了旁邊的森林里,跟著就見那巨大的黑影直接撲進森林三兩下把那被拽出來的白色怪物給咬死並吞進了肚子里.

望著黑炎那巨大的身體,在場的那幫人一個個嘴巴張的簡直能塞進去一個拳頭,當然我對此並沒過多關注,因為我正在等著死神守衛們的報告呢.

在那幫人反應過來之後不久,死神守衛們終于跑了回來.左邊的山上啥也沒找到,右邊的山上也一樣.

"兩邊都沒有?"

"報告,確實是什麼都沒發現."帶隊的死神守衛肯定的報告道.

作為魔法生物,死神守衛這種東西是不存在消極怠工之類的情況的,所以如果他們說沒有,那就一定是他們真的沒找到.

我想了想之後忽然揮手把開拓者和玫瑰藤給召喚了出來,然後一指兩邊的山坡."開拓者左邊,玫瑰藤右邊,去看看山坡下面是不是有埋著不應該長在地下的植物."

雖然理論上來說一座山在一兩千年之間是不會有太大變化的,但是有一種情況卻很可能在瞬間改變一座山的外貌,那就是山體滑坡.這兩邊的山都很陡,如果有山體滑坡的話,瞬間掩埋掉原本的洞口也是有可能的.不過這個想法我自己也不太敢確認,畢竟我來這里是找高人的,不是來挖墳的.對方既然能被約絲法特叫做高手,那一定是很強的存在,如果他的老巢都被埋了,那他又怎麼可能不重新外個出口出來呢?可是,如果真的有出口,死神守衛沒道理會找不到啊.

我這邊正糾結呢,玫瑰藤那邊卻突然發回信息說找到了一些不該出現在山體內的植物,于是我便立刻帶人跑了過去.在我的要求下玫瑰藤直接從山體中翻出了一棵大樹,雖然木頭已經快爛光了,但卻可以確認這確實是棵大樹.樹根雖然是長在土里的,可是樹干和其它東西卻不應該在土下面,而且按照玫瑰藤的發現,這附近的地面下居然還有很多這樣的大樹.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里曾發生過山體滑坡並將原本長在地表的大樹埋到了地下.這麼說來的話,那山洞很可能就在這里了.

"挖,把這片地方都給我挖開,看看下面是不是有山洞."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被怪物當成怪物了    下篇:第十九卷 第二百五十八章 總算找到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