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十九章 砍瓜切菜   
  
第二十卷 第十九章 砍瓜切菜

"小敏!"走在隊伍前面的瘋狗老遠就看到了安敏的身影,然後這家伙立刻便呼喊著安敏的名字沖了過來.

對于瘋狗的到來安敏到是沒有像小說中的那些清高美女一樣表現出任何的反感,正相反,對于瘋狗的到來她還是表現出了相當的意外和欣喜的.想想也是,如果現實中真有那麼多清高美女,那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找不到女朋友的青年抱怨世道不公了.

其實對于這種情況我之前就早有預料.盡管瘋狗這家伙挺讓人煩的,但是在我看來,他其實還算不上是那種真正的紈绔子弟.他的家境的確是有權有勢,而錢肯定也不會缺.但是,他和那些真正不懂事的二代們比起來,其實還是比較靠譜的.最起碼能為了女朋友跑到戰場上來,這就說明他至少現在對安敏還是很重視的.

盡管各種電影,小說中經常會出現一些智力無下限的二傻級二代們讓主角踩著玩,但現實情況是,這些二代們也許是囂張,也許是目中無人,也許是飛揚跋扈,但他們並不是真的傻到沒腦子.國外的戰場是什麼地方?子彈會因為你是某某某的兒子就繞道走?所以說,真的敢為了女朋友跑到這隨時可能丟掉性命的戰場上來,至少說明了這瘋狗還是比較重感情的,如果他只是為了玩玩而已,那還真沒必要往這地方跑,畢竟美女到處都是,命可只有這一條.

當瘋狗和安敏在一起互訴衷腸的時候旁邊的那位中年婦女可是沒閑著.她見自己插不上話就把矛頭指向了我們這邊.

"喂,你們幾個趕緊到附近去警戒,把觀察哨放遠點,萬一有危險也可以提前發現."聽到那女人的話我只是斜眼看了她一眼,並沒有任何回答的意思.不過我不回答可不代表對方就會停下.她居然跑過來指著我問道:"你聾了嗎?我在跟你說話呢?趕緊把你的人都派出去設立警戒線."

當這個女人再次說完我才慢慢的轉過來盯著她看了一會,然後就在她被我看的快要發飆的時候我才出聲問道:"請問您是國防部長嗎?"

那女人明顯被我的話搞愣住了,但她還是本能的搖了搖頭.

見她搖頭我立刻又問道:"那您的軍銜是元帥還是上將?"

"你什麼意思啊?"那中年婦女終于有些反應過來了.

看著她不樂意的表情,我直接說道:"我的軍銜是准將,而我和我的部下都屬于龍緣保安部隊特別行動隊,按照國家特別軍事條例,我們有高度自主權,不超過本部最高軍銜者兩級以上的現役軍官發布的命令我們可以無視,地方官員和政府文職官員必須有國務院或國防部聯席會議特別批准才可以對我們進行指揮調動,並且在戰斗狀態下我們有權根據實際情況決定是否接受調動.你認為你符合以上任何一條嗎?"

那中年婦女本來聽我問她是不是元帥或者上將就已經大概猜到了我的意思,她當時也准備好了要反擊我的話,但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我的軍銜竟然並不是她所想象的那種低級軍官,而是名准將.盡管她不知道准將軍銜到底是個什麼級別,但她至少知道帶將這個字的軍銜就不是一般人能碰的了.何況我後面說出的那段話更有震撼力.高兩級以內的軍官無權指揮我們,而我是准將,這也就意味著我在自我指揮權上大概是個中將平級的.我們國家的部隊確實很多,因此將軍也比一般國家多一些,但到了中將這個級別的話,那也就真的不多了.何況我這麼年輕就能達到這個位置,這說明我絕對不是一般大頭兵,因為不管你有多麼驚才絕豔的實力,一個普通人也絕對沒可能以我這種年齡混到准將銜的.

看到那女人卡在那里半天沒反應,我便也沒再追問,而是轉身和凌交代了點什麼.凌點頭之後立刻抬頭看向天空中的某個位置,而在那里兩個黑點立刻加速向著遠方飛去.

那中年婦女看我不再理她,也只好灰溜溜的轉頭跑回了瘋狗他們那波人的跟前.之前還以為我們是一幫可以隨意揉捏的大頭兵,但是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她也不是喜歡被人踩的人,我都擺明了不想理她,她自然也不可能再給自己找麻煩了.

瘋狗那邊和安敏正聊的興奮,剛剛被我指派出去的凌卻是突然扭頭看向了.等我注意到凌的目光後才發現她在示意我注意天上,于是我便立刻將目光移動到了頭頂上,跟著一段來自我們的虛擬網絡的信號便直接傳了過來.

"這是……?他們瘋啦?"

由于太過驚訝,我把這句話直接就給喊了出來,以至于那邊正在聊天的瘋狗和安敏他們都被驚動了.不過瘋狗只是看了我一眼就打算繼續和安敏聊天,而安敏卻是意味深長的看了我們一眼,最終還是暫時放棄了和瘋狗的聊天跑到了我們這邊看著我問道:"神林,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先是繼續抬頭看著天空停頓了一小會,然後才轉頭看向安敏道:"你最好和他們趕緊返回聚集點."

"啊?出什麼事了嗎?我的采訪還沒結束啊?"安敏有些驚訝的問道.

我指向了道路盡頭的方向,然後道:"我們的人在那個方向發現了本地的政府軍."

"這里的政府軍來了?"剛剛被我嚇跑的中年婦女這個時候忽然又躥了出來說道:"這下好了,他們肯定是來接我們走的.這下就不用擔心被那些土匪一樣的反政府軍襲擊了.昨天可是真把我嚇壞了!"

相比之這電視台里出來的中年婦女來說,那瘋狗畢竟是個男人,而且家里有這麼深的軍方背景,這些東西多少比女人懂的多些.他也不管我們是不是不待見他了,直接就開口問道:"他們不會是也打算搶劫我們吧?"

我點點頭道:"我們的人發現他們正在一邊朝這里前進一邊換衣服.他們把軍裝都脫了,現在不少人都穿著平民的衣服."

這下不用再解釋了,那瘋狗一聽到這里便立刻抓著安敏掉頭就跑,同時對著周圍的人喊道:"快快快,我們趕緊回去!"

跟著這家伙出來的人都是特種兵,他們當然比瘋狗知道的更多,之前不過是因為瘋狗的地位暫時沒說話而已,其實他們早在我說政府軍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打算撤回去了.現在一聽瘋狗發話了,那自然是趕緊就跟著瘋狗一起往回跑了.當然,他們也沒忘記把那中年婦女一起帶上.

不過,就在他們急急忙忙的往回跑的時候,安敏卻是突然掙脫了瘋狗的手對著我叫道:"神林,你們不跑嗎?"

我回頭看著她道:"你們先走吧,我們還有我們的事情."

"那我也要跟著你們."安敏雖然也是那種家里很有背景的二代類人物,但她確實也有很強的職業素質.憑借敏銳的職業嗅覺,她幾乎是立刻就斷定了我們這邊有非常大的新聞采訪價值,所以她便直接要求留下來跟著我們去采訪.

對于她的要求不光是我們,瘋狗那邊也是全都愣了一下.不過想想記者這個職業有時候確實比軍人更加的不怕死,所以在場的人全都很快便反應了過來.

"不行."這聲是我和瘋狗一起喊出來的,而後我們倆不由自主的互相看了一眼,顯然都是對和對方說出一樣的話相當的不爽.

在看完那一眼之後瘋狗立刻對安敏道:"小敏你還是趕緊跟我走吧.留在這邊太危險.你不知道這里的政府軍其實和土匪沒區別的,你留下會非常危險.就算他們肯替你擋子彈,可是戰場上子彈是不長眼睛的,就算有一圈人圍著你,也照樣不安全.再說,這里的人可是很野蠻的,他們抓到俘虜也不會跟你講什麼人道主義,男的直接當奴隸給他們做工,或者拿來當消遣折磨致死,女人就會被他們抓去圈養起來,需要的時候就拿來發泄一下,而且他們可不會管你受不了,幾百個人排著隊上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能想想那有多可怕嗎?"

不得不說狗急跳牆這句話用這里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瘋狗現在就是急的跳牆了,以他那並不出眾的智商居然想到了用女人最怕的事情來嚇唬安敏,而安敏的反應也的確是很正常.雖然她不怕死,但是一想到被那些黑人軍隊抓去當俘虜,然後被綁在一個破爛的小房子里,外面幾百號人排著隊准備進來爽一把,她全身的寒毛不自覺的就全部立了起來.

渾身打了個冷戰之後安敏直接就放棄了采訪計劃決定還是先回聚集點再說,反正之後突圍的時候戰場新聞還是會有的.一想到這里她立刻便回身跟著瘋狗開始往回跑,只是,意外卻是在我們想不到的情況下發生了.

就在瘋狗他們跑路的過程中,我們的頭頂上卻是突然傳來了一陣呼嘯聲,而後就在我們一起抬頭往天山看的時候,卻忽然了一個拖著長長白煙的東西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掠過我們的頭頂朝著聚集地的方向飛了過去.

"靠!這幫家伙這是要搶劫還是想玩屠殺啊?"看著頭頂上飛過去的導彈,我直接向旁邊一揮手,斯哥特迅速將自己的長槍拿了出來瞄准了正在飛行的導彈扣動了扳機,跟著就聽轟的一聲響,那枚導彈直接在聚集點上空不到十米的地方爆了開來,火球甚至有一瞬間吞噬了聚集點中央那座主樓頂上的發射天線.

成功攔截一枚導彈之後我們還沒來及高行,立刻就見頭頂又是三枚導彈飛了過來.看到那東西拖著長長的尾焰,這次不用我吩咐,幾名鈴音騎士直接舉槍射擊,將導彈直接打爆在了半空中.

射擊結束我直接低頭對還在發呆的瘋狗他們喊道:"還傻站著干什麼?快跑啊."

瘋狗聽到我的話本想拉著安敏跑來著,但是剛啟動他就又停了下來,並且轉身看著我說道:"不對.敵人的目標是聚集點,我們這個時候回去不是更危險?萬一你們要是有一枚導彈沒攔住呢?"

"你到不傻."我嘲笑似的看著他說了一句,然後才在他即將爆發之前搶先說道:"別傻了.前面就是對方的大部隊.等他們到了我可就真管不了你們了.頭頂上的導彈我們只是有可能攔截失敗,但對方的子彈和炮彈我們是肯定攔不住的,你覺得是留下安全還是回去安全點?"

本來我以為這樣說的話瘋狗會跑回去,沒想到他卻是直接道:"我才不信呢.我們就是要留下,你們不撤離我們就不撤."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我也徹底沒轍了."腿你你身上我管不了,但是他們就未必了."我說著對跟在瘋狗身邊的那幾個軍官道:"你們來之前老爺子肯定吩咐過什麼吧?現在可就是關鍵時刻了哦,你們難道不打算做點什麼嗎?"

聽到我的話之後那邊的人群出現了完全不同的反應.安敏和那個中年婦女都是一臉的若有所思,那些普通特種兵則是面無表情,而這幾個軍官卻是互相看來看去用眼神在交流著什麼,至于中央的瘋狗則是驚訝的看著周圍的軍官們不知所措.

就在瘋狗打算問點什麼的時候,其中一個軍官突然閃電般出手一記手刀斬在瘋狗的脖子後面,然後瘋狗連哼都沒哼一聲就直接軟了下去.對面的軍官早有准備,瘋狗這邊一暈他立刻就抱住他往肩膀上一扛,然後和其他幾名軍官招呼著那些特種兵轉身就跑.

看到他們跑了那中年婦女也立刻跟了上去,但是等她跑出一截才反應過來安敏沒跟上,可是等她准備回頭喊安敏的時候旁邊兩名特種兵卻是一左一右的架起她就飛奔了出去,速度快的她都沒來及反抗.

"你怎麼還不走?"看著依然沒動地方的安敏,我詫異的問道.

安敏對我笑了笑道:"你不會真以為那樣的謊話就能騙過我吧?再說我的第六感告訴我你們身邊才是最安全的.我這個人可是非常相信自己的第六感的,而且我的第六感也很少讓我失望."

不得不說安敏的第六感真的很神奇,雖然也可能這次只是巧合,但是我們不得不承認,至少她這次猜對了.我們趕她走只是不想讓她看到接下來的事情,而不是因為沒能力保護她.人多了我們或許真照顧不過來,但是如果句她和她的攝像師兩個人的話,我們大不了派兩個人站他們身邊開著防護罩就是了.只要別被重型武器在短時間內連續多次命中,我們的防護罩基本上就是無敵的.

見那邊瘋狗的部下都跑遠了,我也只好放棄了趕安敏走的打算,現在讓她走更危險.至于說秘密的問題……反正她口說無憑,看到什麼也沒啥大不了的.沒錯,他身邊的攝像師常彬確實帶著一台相當先進的攝影器材,但是以我們的能力,想讓攝象機出點問題那還不是跟玩一樣?而且我們也沒打算真弄壞機器,不過是打算等離開前把攝象機里的硬盤中的數據全部抹掉而已.到時候沒有影象和聲音記錄,光靠安敏的口頭證實能搞出什麼新聞?文字通訊稿嗎?

既然不擔心泄密了,我也不再管她了,直接轉頭朝天上望去.安敏看我們往天上看便也跟著看了過去,不過剛開始她沒看見什麼東西,直到幾秒之後她才發現了空中出現的一個黑點.她的第六感在此發威,在黑點出現後安敏立刻讓常彬開始錄象,並指著天上的黑點讓他對准.

隨著常彬那邊開始錄象之後,天上的黑點也是越來越大,很快安敏就發現了那是一只飛行生物而不是之前預料中的飛機.她剛開始還以為那是我們的飛機來著,畢竟我們之前說偵察人員的時候她並沒有看到我們有派人出去,因此她第一反應就是我們肯定有隱藏的飛機在空中提供偵察.

剛開始確認到那黑點是個生物的時候安敏還挺奇怪,以為自己搞錯了目標,但是隨後她的懷疑就不見了,因為隨著黑點迅速接近,她終于發現這東西並不是一只鳥,而是……

"天哪!龍?"

就在安敏叫出來的時候常彬也是抖了一下,因為他也看清楚了天上的東西.那巨大的身影隨著距離的不斷接近而逐漸清晰起來,那恐怖猙獰的頭部,那巨大的膜翼,那滿是鱗片的皮膚,那修長的體型,那巨大的利爪,那長長的尾巴甚至是那尖銳的獠牙無不顯示出了這是一頭傳說中的生物,一條巨龍,一條活在現實世界中的巨龍.

就在安敏他們被天上的生物驚的不知所措的時候,那巨大的身影已經飛了下來.以近乎擦著樹梢的高度飛抵我們上空之後那條渾身漆黑的巨龍立刻開始向前猛揮翅膀進行減速,但是那巨大的體型產生的慣性卻是巨大的,因此他的翅膀造成的氣流幾乎快要超過了台風,安敏只覺得自己仿佛正被一群人推搡著一般,根本就站不住,整個人不斷的在往後滑.好在那巨龍並沒有持續揮舞太久,他只是略微減速之後便將兩只用後爪提著的箱子直接扔在了地面上.

隨著箱子落地,巨龍便向旁邊平移了一點點距離,然後收起翅膀落到了地面上,而我們則是紛紛走向了那兩個箱子.

安敏和常彬這是第一次看到巨龍,而且還是在現實中,那種震驚是無以複加的.但他們倆畢竟都是記者,心理素質也還過的去,經過了初期的震驚,驚恐和慌亂後很快就恢複了理智.安敏在注意到我們的動作後第一時間就放松了下來,因為這麼大條龍我們不可能看不見,而我們此時卻是直接走到那條龍帶來的箱子旁邊卻把那條龍放在了一邊不管,這說明我們根本不怕這條龍,再聯想到那條龍放下的箱子,她第一時間便做出了判斷.這條龍和我們是一伙的.

盡管聽起來很不靠譜,但安敏還是覺得這個猜測最有可能是正確答案.而且,在有了這樣的猜測後她便冷靜下來開始仔細的觀察起了那條體型龐大的巨龍來.首先,她發現這條龍的腰上纏著金屬扣帶,而扣帶上面連接的則是一個明顯的人工制品.這個東西就好象一個背包一樣套在巨龍的身上,雖然相對巨龍的體積來說略顯小了一些,但無疑這是個人工制品是肯定沒錯的.那麼,既然這條龍帶著人工制品,那他就不可能是野生動物,這也就更加讓安敏確信了他和我們是一伙的這個猜測.

就在安敏站在遠處研究幸運的時候,旁邊的常彬卻是突然拍了她一下,在安敏回頭之後卻發現常彬指了下我們那邊.安敏迅速轉頭,結果卻發現我們已經打開了那兩個箱子,並從中拿出了一對……翅膀?

就在安敏以為自己看錯了的時候,我們卻是將那對巨大的白色羽翼抬了出來,然後小純轉過身背對著我們,她背後的盔甲上也打開了兩個開口.我們幫她把原本的武器背包摘了下來,然後把翅膀插入了她背上的開口之中.完成這個工作後我們又迅速的將武器背包掛在了翅膀靠下一點的另外一個掛架上,這樣雖然位置偏下了一點點,但是卻不會影響翅膀的運動了.

給小純裝完翅膀之後我們又迅速的弄出了幾只翅膀分別給我和凌他們裝了起來,其中夜月最嚇人.她居然直接鑽進了箱子里面的一台機器中躺了進去,然後在她閉上眼睛之後,旁邊的位置上一個和她長的一模一樣,但下身卻是蛇尾的人立刻睜開眼睛站了起來.

"蛇蛇蛇……蛇妖?"看到夜月的新形象,安敏剛剛恢複的理智立刻就再次不知道被丟哪去了.不過我們壓根沒打算管她.

搞定了換裝工作之後我便轉頭對等在一邊的幸運道:"你快點把武器平台送到高空運輸器那邊去,然後趕緊回來,我們一會可能還需要你的攻擊力."

幸運點點頭抓起兩只集裝箱一般大小的箱子拍了兩下翅膀便直接離開了地面,而隨著幸運騰空,我們也是迅速拿起武器開始向樹林方向移動了起來.

直到我們開始移動安敏才想起來要跟著我們,她趕緊叫喊著追了上來,不過我們並沒有停下等她,只是稍微放慢了點速度.一路上安敏發現周圍的村民早不知道什麼時候都跑沒影了,估計應該是第一波導彈襲擊時他們就不見了.這里三天兩頭打仗,村民們早習慣了,一看到打仗第一時間就會跑掉,這種行為可以說是他們活下來的最大依靠,所以每個人都練的無比熟練.

"喂,神林,你們這個翅膀是怎麼回事啊?"追到我們身邊的安敏雖然氣喘噓噓的,卻還是第一時間拿著話筒開始了采訪.

對于她的采訪我直接說道:"你可以跟著我們,但別影響我們.我們是在打仗,不是在開新聞發布會."

對我的話安敏雖然很不爽,但她也拿我們沒辦法.不過一想到只要把視頻帶回去所引起的轟動效果她的不爽也就立刻被她忘到南極去了,當然她要是知道我們已經打算最後洗掉攝象機硬盤的話,估計她會比現在還要不爽十倍.

雖然我和凌他們都換了翅膀,而夜月甚至換了個身體,但是斯哥特他們卻還是使用的原本造型.畢竟他們本來就是沒有翅膀的,雖然現在使用的身體也可以安裝翅膀,但因為不習慣,所以我們這次沒給他們帶來.

其實我們背後的翅膀除了飛行之外還有很多作用,其中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可以當成天線使用.巨大的翅膀意味著巨大的表面積,當我們將翅膀張開時完全可以把它當成雷達天線來用,不管是發射能量攻擊還是接收信號都會比沒有翅膀的效果好很多.

順著林間公路繼續向前推進了幾公里,我們忽然又再次停了下來.安敏之前就曾發現我們總是可以先一步發現危險,所以她一看我們停下就知道肯定有什麼事情要發生.趕緊讓常彬開機錄象,然後等了不到五秒她就再次聽到了頭頂上的呼嘯聲.

"又是導彈?好多!"猛然抬頭的安敏驚訝的發現頭頂上再次出現了導彈,但是這次的數量卻和上次完全不是一個概念.之前那波導彈總共就打了兩波,第一波就只有一發,後面那波也不過才三發而已.看樣子純粹就是在威懾聚集點的三國人員.但是,現在這波的情況卻是完全不同,我們頭頂上出現的導彈至少有二十枚以上.

整個聚集點才多大地方?二十枚導彈足夠來一次覆蓋攻擊了.這要是全落下去,整個聚集點一個活人也別想剩下.

"小純."

"知道了."就在發現導彈的瞬間我便回頭喊了一聲,而小純則是立刻將自己那對巨大的潔白羽翼完全展了開來,同時就聽她的嘴里無意識的念著:"天使系統——啟動."

隨著小純的聲音,她的雙眼直接直接變成了脆綠色,大量的信息在她的眼底虹膜上一閃而過,然後就見天空中的導彈忽然集體扭動了一下,然後便突然整齊劃一的在空中來了個U形轉彎,然後一起朝著來時的方向飛了過去.十數秒之後就聽到前方傳來了轟轟轟轟的一陣爆炸聲,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些導彈所為了.

仿佛是被爆炸驚醒了一般,安敏突然激動的指著小純的方向轉身沖著常彬喊道:"那個那個有錄下來嗎?"

常彬也是愣了好長私見才反應過來用略帶顫抖的聲音回答道:"錄,錄下來了.我錄下來了!"作為一名攝像師,拍下這樣的鏡頭能為他來來的好處雖然不會像安敏那麼大,但也絕對夠讓他興奮的幾夜都睡不著覺.當然,等他回去發現硬盤上全是空的時候,大概會郁悶的幾夜睡不著覺吧?但願他別因此患上抑郁症!

這邊的安敏聽常彬說錄下來了,便立刻對著鏡頭激動的說道:"觀眾朋友們,觀眾朋友們,你們看到了嗎?就在剛才,你們眼中的天使一般的生物居然將天空的導彈全部轉了個方向讓其飛回了發射方向.雖然我們這里看不到導彈是否准確的擊中了發射點,但同時攔截這麼多導彈並利用取反擊敵人,這已經是非常誇張的事情了.當然,和現實中出現的天使比起來,那都不算什麼了.我真不知道眼前這支神秘的部隊到底來自哪里,他們自稱是龍緣保安部隊,但是龍緣怎麼會有天使,這個問題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尤其是剛剛的巨龍,那可是傳說中的生物啊!上帝,難道古代傳說都是真實存在的嗎?或者說龍緣集團在進行人造生物的研究?"

雖然安敏猜到了真相,但我卻沒打算管她,反正不會有證據留下,而且事後自然會有人警告她閉嘴,這件事情根本就傳不出去.當然,別國就算知道這個事情也無所謂,反正我們龍族的消息在大國的高層之間並不算是秘密.這個實際上的大國哪個沒有一兩支保密武裝?

隨著小純將導彈全部攔截了下來,我們也迅速的朝前飛奔而去.安敏看到我們跑了起來便也跟著跑,只是速度上和我們完全沒法比,感覺就是一閃一下她就被甩掉了.不過她知道我們肯定是去導彈爆炸的位置了,而那邊距離這里並不太遠.雖然導彈速度很快,可只飛了幾秒便落地爆炸,這距離就不可能太遠了.

還好,當安敏和常彬喘著粗氣終于趕到戰場時戰斗也才剛開始而已.眼前的這段公路上被導彈炸出了很多大坑,兩邊的樹木也是倒掉了一大片,而路的最前方和最後方各有一輛翻倒在路中間的車輛堵住了去路.

盡管現在感覺自己的肺很疼,但安敏還是堅持著對著攝象機解說道:"呼,觀眾……觀眾們,我們現在已經到達現場.呼……大家可以看到……前來襲擊我們的敵方車隊的前後兩端都遭到了攻擊,如果這不是意外的話,那麼之前的導彈應該是做了精確的調整.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這位天使小姐的攻擊力,她不但可以讓導彈轉彎,而且還可以重新指定目標,並且可以在不許要看到目標的情況下就引導導彈精確命中目標."

介紹到這里,安敏突然又驚叫道:"哦天哪!我看到了什麼.大家快看."隨著安敏的手指,攝象機也轉了過去."看哪,這是什麼情況?那名有著黑色羽翼的神林先生竟然用一把劍將一輛坦克給切成了兩半.這是什麼樣的力量啊?難道他是小說里的劍聖嗎?"

就在安敏對著我解說的正起勁之時,忽然她干結一個人影沖到了自己面前,不過剛想尖叫的她卻發現這是之前我指派保護她的晶晶.只是晶晶背上也插上了潔白的羽翼,不過她顯然沒有和對方聊天的打算.就在安敏不知道她過來干什麼的時候,她卻是突然轉身將手中的盾牌向前一舉,然後安敏和常彬就發現前方一輛坦克居然把大炮對准了他們.跟著就見坦克炮管一閃,一個紅色的東西幾乎是瞬間便命中了他們面前的那張盾牌,但是預料中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只聽轟的一聲,他們瞬間便被火焰包裹了進去,但是在火焰中間的安敏卻驚訝的發現周圍有一圈白色的光幕在閃耀著,而那些火焰和他們就好象隔著玻璃一般在光幕外面翻騰滾動,可就是一點也無法進入光幕內部.

火焰僅僅持續了幾秒便徹底熄滅,光幕也在同一時間消失.跟著擋在他們面前的晶晶就像是沒事人一樣將盾牌放了下來,然後張開翅膀向前一躥便貼著地面飛了過去.當她經過坦克身邊時長劍直接從坦克中間一切而過,然後整輛坦克便當的一聲變成了左右對稱的兩半向著兩邊倒了下去.坐在車里的人員,除了位于中央位置的車長和坦克一起被切成了兩片之外,另外兩名人員卻還傻坐在已經見天的坦克內艙里發呆.

"我我我……我這是在做夢嗎?"安敏轉頭看著同樣全身顫抖的常彬問道,但常彬卻只能機械的舉著攝象機,他現在已經僵硬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們兩個別站這里,往後靠,這里太危險."就在兩人發呆的時候,我忽然出現在他們身邊.說完這句話之後我直接一抬手,一堆黃銅子彈直接停在了我們面前的空中,然後隨著我手往下一落,子彈自動落地.跟著我抬手朝前一指,一道透明的沖擊波直接轟了出去,瞬間便將前方一輛頂上架著重機槍的吉普車掀進了旁邊的樹林.

干掉吉普車後我又把腰間的長劍一拔,然後張開翅膀就朝著前方的一輛裝甲車飛了過去,在安敏驚訝的目光中我直接一劍切掉了裝甲車的車頭,然後順手撿了枚敵人尸體上的手雷扔進了車里.轟的一聲整輛裝甲車就徹底安靜了下來.

戰斗前後持續了不到五分鍾就結束了,有沒有人逃走安敏不知道,但她可以確定一件事,那就是逃跑的人之後肯定會被嚇瘋.一支數量近千人,裝備雖不算精良卻很整齊的軍隊,居然被二十幾個沒有攜帶任何重武器的人在五分鍾之內完全擊潰,而且很可能沒有一個人活著離開,這到底是什麼樣的戰斗力啊?

本來這戰果就夠嚇人的了,但是讓安敏沒想到的是,我們在戰斗結束後居然又對著天上看了一會,然後便迅速拉著她躲到了路邊.跟著一個讓她永生難忘的事情便發生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十八章 收集情報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十章 徹底銷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