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二十一章 原來如此   
  
第二十卷 第二十一章 原來如此

我的話算是把安敏徹底嚇到了,她看著我愣了好一會都沒反應過來要怎麼回答,直到我們已經走出高溫區我將她放下來,她才有些不確定的問道:"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

"你可以用你的命賭一把就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了."我說完又道:"這附近已經沒有政府軍的部隊了,不過我們還發現附近還有一些零散的武裝部隊,我們打算過去把他們都解決掉.你是打算繼續跟著我們還是先回聚集點?不過我要先提醒你,就算跟著我們你也沒法報道任何東西.當然,你不用擔心返回路上的危險,這邊我們都檢查過了,只要你們別離開公路一直往聚集點走,半路上不會碰上武裝人員的."

"可是萬一要是有反政府軍突然跑出來,就我們兩個人怎麼辦?"安敏問道.

"我都說了不會有了,哪有什麼怎麼辦的問題?"

"可是可是……"

"沒有可是.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你要是實在害怕就跟著我們一起行動,但是新聞你就別指望了,肯定不會讓你帶回去的."

"那好吧!我還是決定跟著你們."安敏說完居然還朝著常彬突然冒了一句:"你還是繼續拍,就算帶不回去,全當是在練習了."

常彬聽到安敏的話並沒有馬上反應,而是先望了眼我們這邊,看我沒啥表示之後才微微點了點頭.對于安敏的那點小心思我當然是知道的,無非就是先把新聞記錄下來,回去再想辦法看看能不能保住這些資料.當然,雖然我知道他們的信息,我也沒打算管,反正最後他們什麼也別指望帶出去,我跟本沒必要現在說破.

離開剛剛的交戰區域後幸運又立刻飛了起來開始為我們提供空中偵察,而我們則是准備向下一個武裝團伙所在的位置移動.不過安敏和常彬說要跟著我們,我們自然不能丟下他們不管,可是這兩人的速度都很慢,指望他們跟上我們的速度顯然是不可能的.稍微想了想之後我直接把面罩推開將手指放進嘴里吹了聲口哨,很快就見兩個巨大的身影從旁邊的樹林中飛躥而來.

安敏本來以為我們是要把幸運叫下來,誰知道這次來的生物卻是從樹林里出來的,而等這兩個大家伙靠近了他們才發現那居然是兩條狗.不,其實兩人根本沒想過這是狗,只是覺得他們長的有點像狗,但他們並不認為這真的是狗.

被我叫過來的是白浪和小白,他們倆的身體確實和狗的形態很接近,唯一的不同就是個頭太大了.小白的肩高大約在一米六左右,自然站立時身長接近兩米二,其體形實際上已經比很多小牛都要大了.相比之下白浪就更嚇人了.他的肩高大概在一米八的樣子,身長更是超過兩米五,別說小牛,就算是普通的母牛也很少有長到這種體型的.不過雖然體積很大,但是小白和白浪的外形到是不很嚇人,畢竟他們的外貌是和狗一樣的造型,而且雪白的皮毛也很漂亮,因此並不是很嚇人.當然,如果他們張開嘴的話,那還是挺嚇人的,畢竟那一嘴的尖牙可不是擺著好看的,就算是裝甲車外面的鋼板他們也可以像撕紙一樣輕易的咬穿並整個撕下來.

因為之前在進入聚集點之前我們怕暴露生化武器的事情,所以並沒有讓小白和白浪進入營地,畢竟他們的體型很難以個體差異蒙混過去,而且營地里又不是只有中國人,因此我們之前就把他們安排在外面給我們當偵察哨.也正因為如此,所以安敏和常彬都是第一次看到他們倆,並且被他們巨大的體型所驚愕.

"你們倆別愣著,快點爬上去.我們一會還要去對付別的反政府武裝,你們倆速度太慢會拖累我們."

雖然很想反駁,但安敏他們倆也知道和我們比起來他們確實速度太慢了,所以兩人也只好乖乖的靠近白浪和小白.盡管對這倆大家伙還有點害怕,但是小白和白浪的外形起到了很好的緩和作用,加上兩只大狗都乖乖的趴在了地上,這也讓他們倆安心不少.

其實如果是真正的犬科動物,就算長的再大也是沒法騎的.事實上不光是狗,什麼狼啊,熊啊,老虎,獅子都是不能騎的.這個不光是性格和體型的問題,關鍵是這些動物的脊椎結構有問題,他們在運動中整個腰身都會劇烈的上下運動.如果你把飛奔的馬匹現象成平穩的加長房車的話,那麼這些食肉動物跑起來的時候絕對比的上在干涸的滿是鵝卵石的河道上用一百公里的時速飛奔的越野摩托,那個顛簸的程度絕對能讓任何人把自己的內髒全從嘴里吐出去.

當然,以上所說的只是一般性的動物,白浪和小白是人造生物,雖然他們的體型決定了他們在跑動時也不是很穩,但他們至少有智慧,在不進行全速奔跑的前提下只要他們有意識的去控制,其實還是可以跑的很穩的.

我和凌他們雖然也是人造生物,但人形的我們畢竟不比四條腿的生物.龍緣的研究所里有專門研究動物運動姿態的項目,畢竟很多步進式機械裝置都需要借鑒動物們的運動方式,因此我們有專門分析過各種生物的運動方式.從研究結果來看,人類的身體結構其實是最不適合高速運動的.除了轉向性比較好之外我們的身體結構幾乎沒有任何優點,即使力量相同,一個人類也不可能跑的過一只四足動物.當然,這里指的四足動物是那些在地上跑的四足動物,像是樹懶,樹袋熊那種龜速主意者就不要拿來參考了.

當安敏和常彬分別爬上小白和白浪的後背後兩只大狗便一起站了起來.坐在他們背上的兩人連忙抓緊了他們背上伸出來的兩挺旋轉機關炮.這東西因為伸在武器背包的兩側,剛好把背上的人給夾在了中間,加上旋轉機槍的槍管本身也很像欄杆,握住的話到確實是很穩當.

"抓緊了."站起來之後白浪忽然回頭對著背上的常彬說了一句,結果這一句反到讓常彬和安敏驚訝的忘記了抓住槍管,直到身下的坐騎動了起來才慌忙抓住槍管穩定身體.不過,兩人對于狗狗怎麼能說話這一問題的思考很快就結束了,因為他們又被嚇到了.

沒有了兩人的速度拖累,我們直接就開始以最高速度在林地間穿行.我們都是人造生物,體能方面和人類是肯定沒法比的,加上體外還套著能增加力量的動力裝甲,速度自然是快的驚人.我們這邊一跑起來白浪他們自然也跟著加速,雖然還沒有到達他們的極限速度,但是此時我們的速度已經接近每小時一百六十公里左右了.這個速度要是在比直而寬闊的高速公路上面可能還沒什麼太大感覺,但是如果把這個速度放在樹林里那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騎在兩只大狗背上的安敏和常彬就感覺周圍的樹木都在呼嘯著往後飛,抬眼往前一看就發現一棵樹照著自己的腦袋就沖了過來.可就在即將撞上大樹的時候他們身下的大狗卻會突然一個斜跳讓開大樹繼續前進,期間速度根本不會有任何下降.這種呼嘯並不斷躲閃障礙物的感覺比在城市里飆車還要刺激,因為你會有種隨時都會撞到東西的緊張感,以至于兩人的腎上腺素都在瘋狂的分泌.安敏抓著槍管的手指都捏的一片雪白,要是再多跑一會估計她的手就該徹底麻木了.

盡管兩人都被這速度刺激的不輕,但是好在我們的瘋狂奔跑也沒持續多長時間.很快隊伍就在一片丘陵的頂端停了下來.常彬畢竟是男人,適應的稍微快點,很快他就緩和過來開始注意前面的情況的,結果卻發現自己前方是一片比較陡峭的山坡,雖然落差不高,但是正常人想下去還是挺麻煩的.在這片山坡前面是一大片平地,那里建有很多茅草房,其中還有不少人在走動,仔細看的話還能發現這些人基本上都背著槍.

"白浪,小白,你們倆先用導彈把那邊的幾輛車炸掉,然後用火力壓制別讓敵人跑掉了."

白浪點點頭,然後扭頭對小白背上的安敏和自己背上的常彬道:"別抓著槍管了,還有記得把耳朵捂上."

"啊,啊?"常彬反應很快的照做了,但是安敏卻有點反應不過來,只是小白根本沒有等她的意思.就在安敏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就感覺腳被什麼東西給頂了起來,低頭一看原來是自己屁股下面的武器背包兩側的金屬板打開.接著就聽嘩啦一聲,兩排足有人胳膊那麼粗的小導彈從打開的蓋板下面伸了出來.還沒等安敏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聽嗖嗖兩聲,兩枚導彈已經拖著白煙躥了出去,然後旁邊又是嗖嗖兩聲,跟著前面的村子里立刻便爆起了兩個火球,間隔不到一秒又是兩個火球升起.她和常彬只看到四輛民用皮卡被火球頂著飛到了半空中,然後又轟然砸落地面.

"堵住耳朵."安敏和常彬還沒從爆炸的余波中清醒過來就聽到一陣由小到大的嗚嗚聲在自己兩側響了起來,隨後安敏感覺到自己扶著的"欄杆"竟然動了起來.她本能的松開了手,卻沒有像常彬一樣捂住耳朵.但是,就在下一秒,她身邊的兩只旋轉機關炮便開始瘋狂的咆哮了起來.高速旋轉的槍管前方噴出了兩道一米多長的火焰,而子彈高速噴射所形成的聲音根本不像一般槍械那樣一發一發的清晰可辨,這種機關炮發射的聲音只有一種尖銳的嗡嗡聲而已,就仿佛一只被用力吹響的哨子一般響個沒完.

隨著小白首先開火,白浪身上的旋轉機關炮也開始了咆哮,跟著天空之中不知道又從哪飛下來兩枚導彈將兩輛剛剛啟動准備沖出村子的汽車直接炸飛進了路邊的兩座房子里.在導彈過後,小白和白浪的機關炮發射的火鞭一般的子彈便直接掃過了地面將附近混亂的人群全部掃倒在地.

如果說之前的戰斗比較乾淨利落的話,現在這場戰斗就顯得要殘忍很多了.盡管小白和白浪也是基因再造生物,他們控制武器的准確度比起一般人要高很多.但機關炮這種東西本來就不是以准確度為設計目標的,因此子彈根本無法確定打中敵人的什麼位置.而偏偏這些子彈的威力又太大,以至于不管打中什麼部位都會讓中彈者想被某只無形的野獸咬了一口一般,身體上的某個部位直接就不見了.

其中一個拿著沖鋒槍的敵人跑著跑著突然就見他的左肩直接變成一團血霧飛了出去,然後他的左臂也跟著一起飛了兩米多遠,他自己更是直接被子彈的慣性帶翻在地,只是還沒等他爬起來,第二發子彈便直接轟在了他的脖子接近腦袋的位置上,然後他的脖子和下半截腦袋瞬間就不見了,而上半個腦袋則是飛出去一米多遠才翻滾著落地.

如此血腥的戰斗場面看的安敏與常彬臉色發白,感覺肚子里陣陣翻滾想要嘔吐卻根本沒力氣吐出來.

看著下面村莊里亂跑的人群很快便全部撲倒在地,我直接一伸手,四條火鞭立刻就停止了射擊,旋轉機關炮的槍管也是緩慢的停止了轉動,不過帶著陣陣火藥味的空氣以及還在抱著白煙的槍管卻分明在訴說著之前的恐怖場景.

等四挺機關炮都停了,我才端起自己背包上的長槍道:"所有人開狙擊模式,自由選擇目標."

聽到我的話斯哥特他們立刻便拿出長槍半跪在地面上開始瞄准下面的房屋開槍.村子里的建築都是用木頭和竹竿搭建的,根本就擋不住我們的透視.隨著我的槍聲第一個響起,就見一個抓著一把沖鋒槍的人從一輛木制馬車後面飛了出去,而他前面的馬車車駕也是直接斷裂砸在了地面上.

我的槍聲就像是起跑發令槍一般,斯哥特他們在我槍後也相繼開火,村子里各個隱蔽位置不斷有人被子彈的巨大慣性從藏身處撞飛出來,而這些人在飛出來之後也都沒有再掙紮.精確狙擊模式下我們的准確度幾乎可以達到百分之百,尤其是這種距離本身就不遠,又沒什麼風的情況下.

我們的狙擊僅僅持續了十幾秒便結束了.在混亂中知道找地方躲起來不要到處亂跑的人本來就不多,加上我們射擊速度超快,這些人很快也就全部被放倒在地.

確認生物感應掃描再也發現不了任何一個目標後我便站了起來一揮手,大家也迅速站起來背好槍支開始跟著我一起轉移,至于那個村子我們連下去看下的興趣都沒有.

就這樣以聚集點為中心按照逆時針方向繞了一個大圓圈,我們很快就把周圍零散的武裝組織給清了個七七八八.雖然還剩下一些武裝人員沒有干掉,但那都是些人數不足一百,只裝備有一些落後武器的小武裝,對于這些起不到任何威脅作用的小武裝我們根本沒空去管,反正他們人太少根本翻不起任何風浪,再說真要全部干掉,我們也沒那麼多時間,畢竟他們的組織數量太多,在森林里星羅棋布的到處都是,就算我們不是去殺人,而只是把每個武裝勢力的聚集點跑一遍估計都得一兩天時間.我們實在沒那精力一個個搞定.

本來在清理掉所有的中大型武裝之後我們就以為這次的任務沒啥問題了,但是,就在我們准備返回聚集點的時候,天上的偵察衛星卻突然給我們發來了一個警報信號.我們把注意力迅速轉入衛星網絡中,結果很快就看到了衛星發現的目標.那不是什麼大型武裝,而是三架飛機,確切的說是三架在任何國際的現役飛機目錄中都查不到的飛機.但是,我卻見過這三架飛機.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這三架,但是可以確定至少是同型號的東西.

"這是……"凌似乎也發現了問題.

"好象是美國人的動力裝甲專用運輸機."斯哥特直接說了出來.

小純皺著眉頭道:"美國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他們又沒人在這個聚集點."

"會不會是去別的聚集點的?不是說各國有分工嗎?"夜月問道.

"應該不是."我看著衛星地圖道:"方向就是朝我們來的,看這架勢他們是打算直接在聚集點附近空投了."

"我覺得我們應該快點回去."凌提議道.

我也點點頭道:"來者不善啊!"

"不會吧?美國人跟我們應該不算是完全敵對關系,他們沒必要在這種國際糾紛中找我們麻煩吧?"斯哥特說道.

艾美尼斯立刻道:"那可未必,美國人要只是來幫助救援的話,隨便派點什麼部隊不行啊?為什麼要把這種秘密部隊派出來?難道他們的總統沒困在這里了?"

一聽艾美尼斯這話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了.就算美國人是要來幫忙也頂多派支海軍陸戰隊就不得了了,沒必要把這種絕密部隊給派出來吧?要知道美國人的動力裝甲部隊就和我們一樣相當于戰略兵種,這樣的隊伍是絕對不應該出現在常規作戰中的.比說美國人沒有人員被困在這里,就算有也絕對輪不到他們來.像是我們這次過來實際上都已經是很奇怪的事情了,估計要不是瘋狗家里的關系,這次的救援任務是怎麼也輪不到我們來的.

但是,如果美國人不是來幫忙的,那他們來干什麼?找我們麻煩?顯然美國人沒那麼無聊.那麼……他們有別的目的?

雖然猜不到他們到底是來干什麼的,但是既然這幫美國人已經來了,我們也就必須正面迎戰.看著衛星地圖中飛速接近的三架飛機,我只能無奈的說道:"看來這次我們的秘密算是保不住了."

如果來的是任何一支普通部隊,我們都可以脫掉那些惹眼的東西返回聚集點,但問題是來的是和我們差不多一個級別的存在.雖然在戰斗力上我們要超過這些美國人尖端技術的結晶,但我們也只是超過他們一點而已,對付他們依然不能大意.因此我們的翅膀和夜月的尾巴都不能換掉,白浪和小白也得出場,甚至于情況不對的時候幸運他們一家子也得下來一起參戰.

剛剛我們的討論都是在網絡中完成的,因此安敏他們倆並不知道我們交流了什麼,他們只是奇怪我們怎麼突然像是有什麼急事一般往回跑.本來她還想提醒一下我們忘記把身上這些不屬于人類的東西去掉來著,可是一想到只要這些東西曝光,她就有機會報道之後,她便忍住了沒提醒我們.

對于安敏的小算盤我們當然是不知道的,在不使用思維讀取能力的前提下我們只能大致判斷一個人的情緒變化,所以我們並不知道安敏這個時候在想什麼,只是感覺到她突然變的很興奮.當然因為實力上的巨大差距,所以我們直接就無視了她的感情變化.

雖然我們速度很快,距離聚集點也更近,但美國人在飛機上,我們卻是用腳在跑,這速度怎麼想也不可能是我們更快.所以當我們距離聚集點還有幾公里遠的時候美國人的飛機就直接從我們頭頂上飛了過去,然後就在我們的視線范圍內,他們的飛機下面直接閃出了一排火光.

"快,美國人開始降落了."

我突然的一聲喊把安敏他們給搞愣住了,因為之前他們並不知道有美國人要過來.不過在我們喊完之後他們到是也發現了天上的飛機,只是此時飛機下面卻有很多黑點正在向著下面的聚集點飛來.

"啊!炸彈!美國人轟炸我們了!"看到那些黑點,安敏本能的叫了起來.

我沒好氣的扭頭罵道:"閉嘴,那不是炸彈!"

"啊?"安敏被我一句話給說愣住了,不過最終她還是乖乖的閉上了嘴巴,而天上的那些黑點也迅速的落到了聚集點附近的空地上空.

這些被飛機扔下的黑點是一個個比雙門電冰箱還要大的箱子,它們的外面都噴有迷彩色,不過在即將落地的時候這些箱子下面紛紛噴出了長長的火焰,箱子下墜的速度瞬間便是一頓,然後很快便減速到了比降落傘下落速度略快一點的狀態.最後那些箱子距地面只有一米多的時候箱子下面的火焰才紛紛熄滅,然後箱體轟的一聲便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隨著這些箱子落地,箱子邊上的紅色鎖閉燈突然滴的一聲直接跳到了綠色的解鎖狀態,然後箱子正面的蓋板便轟的一聲自己炸飛了出去,跟著一個穿的好象機器人一般的鋼鐵大漢便直接從箱子里走了出來.

"他們落地了."安敏騎在小白的身上看著遠處箱子落地的位置說道.

"不用你說,我們看見了."我說著又對他們道:"你們先下來,在旁邊的樹林里躲好,我們一會可能會發生戰斗,到時候大概顧不了你們了."

我說這話不是因為忌憚美國人的實力,而是因為衛星網絡中居然又出現了一個信號,而這次的飛行器更特別.這簡直就是個導彈,不過體積很大,而且速度也相對一般導彈要慢一些.這邊的巨型導彈還沒落地,那邊衛星信號中又冒出來了兩架個頭相當誇張的運輸機,這東西的速度也很快,而且看樣子目標依然是我們這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全世界的精銳部隊都往這邊跑啊?"看到屏幕上出現的新型運輸器,斯哥特疑惑的問道.

凌轉頭對我道:"我覺得我們最好還是先回營地問下這邊的負責人,我覺得我們的戰報里肯定漏掉了什麼重要信息."

"我覺得也是."讓安敏和常彬先不要下來,我直接讓斯哥特他們去攔住美國人,然後其他人一起用最快速度沖回了聚集點.

聚集點這邊此時已經成了驚弓之鳥,剛剛落下來的東西他們都看到了,最初他們也以為是炸彈來著,畢竟以前沒看過不用降落傘就直接空投的.可是等落地才發現那些東西里面居然出來的都是機器人一樣的東西.不過,有觀察敏銳的人還是發現了那些不是機器人,而是動力裝甲,只是因為這些東西上都沒有標志,所以他們也不知道這些到底是哪國的東西.當然,他們至少可以肯定這些不是本地政權的東西,畢竟這玩意科技含量太高,對于這種連戰斗機都沒有的國家,你指望他能造動力裝甲?

正因為知道不是本地人的,而對方有沒有表示,所以這里的守軍才更加害怕.和那些平民不同,軍隊起碼知道的多點.這種國際救援行動完全是可以拉上一堆記者一邊宣傳采訪一邊進行的,根本沒必要搞的跟做賊的一樣.而眼前這些家伙身上連個標志都沒有,這難道是正常救援?用腳指頭想也知道肯定不是啦.

當我們敲響大門時,這邊的守衛只是看了一眼便連忙給我們開門,只是等我們進來之後他們才驚訝的注意到了我們背後的翅膀,之前他們都在注意那邊降落的機甲,根本沒注意看我們,只是在遠處看到我們的時候知道是我們回來了,後來就沒怎麼關注過我們,現在等我們到了聚集點里面他們才終于發現我們的巨大變化.其實背後多了一對翅膀還算好的,夜月的那條大尾巴以及兩只北極熊似的大狗才是他們最驚訝的東西,只不過驚訝歸驚訝,這幫士兵還沒傻到直接拿槍指著我們喊妖怪.當然,那幫之前看到我們還跟見到救星一樣的平民就沒這麼好素質了,他們直接就驚叫著躲到了離我們盡量遠一些的地方.

之前對我們相當鄙夷的那位中年婦女和瘋狗本來也在操場上看熱鬧,不過在發現我們回來之後也是嚇了一跳.剛開始他們也打算跑來著,但是最後當他們看到了安敏之後才猶豫著又走了過來.

我老早就看到他們倆了,但是我沒去管他們,這會不是和他們耽誤時間的時候.直接把安敏和常彬弄下來之後我便對著身邊那名英國軍官道:"這個聚集點到底誰說了算?"

那軍官疑惑的看著我愣了一秒,然後才道:"現在是我負責,但是各國部隊和人員只是暫時歸我統管,職權上依然是獨立的."

聽到這話我直接皺著眉頭道:"那麼就把三國的軍,民兩邊的最高負責人都叫過來,我有事情要問,非常緊急.還有麻煩通知下和我們一起來的趙潔,讓他也一起過來下."

那名軍官因為軍銜比我們低,所以在趙潔到了之後就變成二把手了.現在聽到我這麼說自然是直接就派人去通知了一下.我趁人沒來的時間直接用網絡連接斯哥特他們的感官信號,然後通過他們的眼睛看了下外面的情況.

此時那幫美國人已經全部從箱子里出來並聚集到了圍牆外面不到一百米的地方,不過斯哥特他們二十一個鈴音騎士卻是擋住了這幫人.那些美國人中的幾個人正在和斯哥特他們交涉,而且看情況打起來也就是時間問題而已了.不過還好,在他們那邊真干起來之前我要找的人到是先到了.

這幫負責人被我叫過來還相當的疑惑,其中那個英國的民政負責人還相當的氣憤,因為之前他正在忙著指揮大家收拾東西准備轉移.

對于這人的抱怨我選擇了直接無視,先開口讓他們安靜,然後我也不和他們兜圈子,直接切入主題說道:"我想你們之中一定有人隱瞞了什麼,我現在想知道那到底是什麼."稍微等了幾秒,見這幫人只是看著我,完全沒有回答的意思之後我才接著說道:"我們的樣子你們也看到了,我也不和你們說什麼官方的套話了.我承認,我們就是基因改造生物,是國際法明令禁止的東西,而且我們還有兩個更誇張的同伴在天上沒下來.我們是中國的戰略力量,是絕對不會出現在一般民眾眼前的力量,即使出現了也會以平常的狀態出現,就像之前你們剛見到我們時的樣子.但是,外面剛剛落下來了一幫穿著動力裝甲的人.我可以告訴你們,那些是美國人,而他們身上穿的也不是你們看到的新聞中播報的那種還在研發中的半成品.那些是起碼領先現代科技一兩百年的真正動力裝甲.你們也別問美國人怎麼造出來的,反正他們就在那里,而且很快就會沖進來.另外,我們的衛星剛剛發來情報顯示還有兩架德國飛機和一枚來自日本的運載火箭也在往這里飛.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們,那飛機里裝的是德國人的秘密部隊,一種類似于自主機器人的東西.而那枚火箭里裝的則可能是一堆怪物,不是我們這樣的有著人類外表和高等智慧的生物,而是真正恐怖的生化怪物."

說到這里我故意停頓了一會,給他們消化的時間,不過考慮到事情已經很緊急了,因此我只等了十幾秒便接著說道:"這些部隊都是各國雪藏的特殊力量,是不會用于一般行動的.而現在他們卻不約而同的一起出現在了這里,那麼你們覺得他們是來干什麼的?反正我不覺得他們是來救人的.說句不好聽的話,你們這里所有的人加一塊也不夠資格勞動他們之中的任何一支親自跑一趟,而現在他們卻一起來了.所以,他們必然是帶著目的來的.可是他們到底是來干什麼的呢?"

"是啊!他們到底是來干什麼的啊?"

趙潔這個時候也疑惑的問道,不過我卻沒有搭理他,而是直接說道:"我現在就需要你們給我答案.他們到底是來干什麼的.你們之中的某個人或者某幾個人一定知道些什麼.那些家伙不可能平白無故的跑到這里來,你們這里必定有著足夠重要的東西吸引著他們,那麼,請告訴我那是什麼,否則你們就得一起死在這里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我沒有實力在他們手下保證你們的安全,我可以戰勝他們,但你們絕對會死光光.但是,如果你們願意合作,我或許能想出辦法保證你們活下去."

在說這話的時候我一直在觀察幾個人的表情.那幾個軍人都是沒什麼表情變化,只是其中那個英國的負責人表情明顯有些閃爍和掙紮.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干脆上前一把捏住了他的衣服領子把他拉到了我的面前."這位先生,我想您應該知道些什麼吧?作為一位紳士,拉著別人和你一起死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這家伙畢竟不是什麼鐵血軍人,他只是個包工頭一樣的存在.以他這樣的人來說,心理素質不可能有多強,結果就是我這麼一嚇唬他立刻就崩潰了.

"我說我說,拜托你一定要救我出去啊!"

"快說,你到底知道什麼?"這次不光是我了,連其他人也一起叫了起來.他們之前還挺疑惑,現在這人一服軟他們也總算明白過來了.搞了半天自己這幫人都是被人拉下水的,原來這里真有人知道些什麼東西.

那名英國人在眾人的怒視下顫巍巍的說道:"是這樣的.就在五天前,我們公司的三號坑道發生了一次事故."

旁邊的中國方面的民政負責人說道:"這個我們知道,不就是一次塌方嗎?聽說還砸壞了一台地下掘進機,好象還死了幾個人是吧?"

那名英國人苦著張臉說道:"其實不是坑道塌方."

"不是塌方?那是什麼?"眾人疑惑的問道.

那名英國人吞吞吐吐的說道:"其實……其實是我們挖穿了一個地下洞穴.原本好好的地層突然就被挖穿了一個大洞,然後周圍的岩層發生崩塌,連著整個掘進機一起掉到了下面的空洞里去了.事故發生之後我們就派人下去想看看掘進機里的工人還有沒有的救,結果一下去就發現那地方非常的大.而且在洞底,我們還發現了點東西."

"快說是什麼東西?"

"飛船.一艘很大的飛船.比航空母艦還要大,而且是全金屬的.除非亞特蘭蒂斯傳說是真的,否則那東西肯定不是地球文明的產物."

這下我算是全明白了.地下空洞,巨大的宇宙飛船.這他娘的就和我們的第四特區是一個東西.難怪各國精銳蜂擁而至,這根本就是搶來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十章 徹底銷毀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十二章 狼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