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二十六章 白打了   
  
第二十卷 第二十六章 白打了

被我冰冷的語氣嚇的完全不知所措的安敏就這樣半坐半趴在地上扭著身子傻傻的看著我,然後,她尿了.對,確實是尿了.因為我已經看到那灘逐漸擴散開的水漬了.

"看來你還是知道害怕的嗎?"低頭看著現在啥形象都沒有的安敏,我不無嘲諷的說道.雖然她之前也確實算的上是高質量美女,但可惜她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半點美感也沒有.不管是多美的女人,被打腫了半邊臉再加上一身的泥土和正在彌漫開來的尿騷味,估計正常人都不會再認為她現在的形象有任何美感.

大概是看到女朋友被我欺負所以爆發了超長的戰斗力,那邊的瘋狗突然猛的一發力掙脫了壓著他的幾名軍官企圖再次沖過來,但是他才剛沖到一半就見一個身影忽然飄到了他的面前.

凌直接站在了他面前一句話也不說的就這麼直盯著他看,而那家伙也是稍微愣了一下便想繞過凌繼續往前沖,不過就這麼一耽擱的時間後面的幾名軍官已經沖了上來將他再度拖了回去死死的壓住.那瘋狗看自己無法掙脫便開始放聲大罵,但是我和凌對于他的咒罵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那個……請問一下……"就在我再次把目光移向地上的安敏之時,旁邊那個英國人突然試探性的問了一聲.

我迅速將目標轉到對方身上,然後看著他問道:"你有什麼事情嗎?"

那英國人一見我把注意力轉到了他身上便立刻道:"我一看就知道您才是最高負責人.那個,礦洞的位置我可以告訴您,但是您看事後是不是可以找人把我送走啊?"

對于這人的話我根本連想都沒想就直接說道:"那是當然.就算你想進去我也不可能讓你進去.只要你帶我們找到礦洞入口,我立刻叫人把你送到最近的飛機場.這樣你沒意見了吧?"

"沒意見沒意見."那名英國人現在就想怎麼活下來,至于那片礦洞……他又不傻.那東西惹的這麼多超級大國為了它不惜把雪藏的秘密部隊都派了出來,他一個普通人夾在這麼多超級大國中間難道真的閑命長了嗎?這次來搶這個地方的大國幾乎就代表是這個世界的尖端力量,別說他只是個普通人,哪怕是個二三流的國家被卷入這種事情估計也是分分鍾就得被這幫大國捏死,何況他這個普通人呢?

和那名英國人說完之後我直接轉頭對那邊的瘋狗身邊的軍官們道:"把他放過來."

那些軍官互相看了一眼並稍微猶豫了一下,但最終他們還是放開了那個家伙.瘋狗剛一自由便直接跑到了安敏身邊將她扶了起來,不過我卻是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道:"聽著小子.如果她只是個普通記者,我保證她現在已經死十回了.不過看在你家老頭和我們家老頭的關系上,我最後再給她個機會.回無告訴你家老頭,這次我們算是仁至義盡了.還有,你也給我記著,這是我最後一次忍她,但是如果再發生這種情況……你自己去想吧."

說完這番話後我直接朝那邊的軍官們一招手,等他們過來之後我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女士化妝鏡般大小的圓形小盒子遞了過去,然後才說道:"拿著這個,它會指引你們離開的路線."

接過東西的那名軍官聽到這個話便立刻看了下手里的盒子,然後他試探性的按了下盒子側面唯一的一個按扭,結果盒子正面唰的一下便彈開了一個小蓋子,然後在空中投射出了一副周圍環境的三維立體地圖.當那名軍官用手去碰那地圖時,竟然發現這完全由投影組成的地圖居然可以用手去轉動,而且還可以隨意縮放.

那軍官試著操作了幾下,然後發現在縮小後的地圖上居然有幾個綠色的點和很多的紅點與黃點.他疑惑的問我道:"這些點是什麼啊?"

"這是我們自己人使用的戰術地圖,所以有我方識別標志.綠色的是我和我的手下,黃色為戰場網絡確認的未確定敵我的生物,紅色就是敵人或者危險生物.反正你們注意躲著這些紅色和黃色的點就行了.這台機器自己在地圖上顯示的是一個白色的光點,你們只要看白色的點在哪就知道自己在哪了.一會你們按照地圖往海邊走,有我們龍緣的人在那邊接應,地圖上會顯示他們的位置,你只要看到那邊有綠色的點,靠過去就行了."

那名軍官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便和其他幾名軍官研究起了地圖,而我則是叫過那個英國人並又拿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地圖盒展開讓他在上面點出了礦洞的位置.由于這個是三維立體地圖,所以畫面很容易識別,那人雖然沒看過這種地圖卻也很快找到了礦洞的位置.當他在地圖上找到位置後,那個地方立刻便出現了議和白色的三角標志,而那邊的軍官們也是一驚.其中一人直接轉頭問我道:"神林准將,請問下這個三角是怎麼回事啊?"

凌在我之前幫著解釋道:"你們用的這個是我們自己用的地圖,所有信號是互相同步的.我們在自己的地圖上做了標記,你們都能同步看到,不過你們不用管這些標記變化,只管走你們的就是了.那地圖機等找到了接你們的隊伍後直接交給對方就行了,他們會處理的."

幾人點點頭,然後便扶起之前受驚不小的紅姐和安敏並拉上了瘋狗和那邊的常彬開始按照地圖離開,至于那名英國人本來也想跟著走來著,不過卻被我叫了回來.我告訴他的是找到礦洞再放他走,可沒說指出礦洞就讓他走,在沒親眼看到那個礦洞之前我是不會放他離開的.

在那名英國人向往的目光中那幾個軍官終于架著安敏他們離開了我們身邊,不過他們這邊還沒離開我們的視線范圍我便突然眉頭一皺的轉過了身來,而後等了十幾秒才見前方的樹林中飛速奔來了幾個身穿銀白色機械盔甲的身影.從他們的裝備上不難看出,這些家伙和剛剛被小不點打殘的那個應該是一伙的.

那幫人在沖到我們附近後便停了下來,然後他們第一時間發現了倒在不遠處的同伴,有兩個家伙迅速破了過去,然後蹲下身摸了下那家伙的脈搏.幾秒之後那人站了起來,然後朝這邊搖了搖頭.這邊帶隊的人看到那邊人員搖頭之後立刻將腦袋轉向了我們這邊,然後就聽他指著我用低沉粗壯的聲音說著:"你死定了."

"你這麼想嗎?我可不這麼認為."

"哼."那人用力的將右手一甩,嘩啦一聲他的右臂上的鎧甲自動彈出了一塊,然後就見一個短短的槍口伸了出來.跟著他迅速將槍口對准了我,而幾乎與此同時那槍口也開始噴射出了熾熱的彈幕.

還沒跑遠的那幾個軍官一看到這邊的情況後便趕緊架著安敏他們加速往前跑,而我和凌則是在那家伙開火的第一時間也動了起來.

在那家伙開火的瞬間我便突然向旁邊一閃,然後閃電般抽出腰上的那柄大口徑手槍對准這家伙的肩膀就是一槍.只聽轟的一聲跟小炮發射一般的巨響,那家伙的肩膀位置直接爆出了一團火球,而那家伙自己也被轟的往後一歪,整個人差點都摔了出去.

沒想到我的手槍威力這麼大,那家伙迅速調整槍口對著我又開始射擊,不過他的槍口還沒對准我,我便已經跳了起來.翻身雙腳在頭頂上的樹干上用力一蹬,然後我又猛然沖了下來,然後就在我即將撲到他身上的時候,旁邊不知道從哪飛出來一張金屬網,嘩啦一下就把我給罩了起來並帶著我向側面飛了出去.

被網在網里我的身體根本活動不開,結果自然是毫無反應的直接落地,而不等我爬起來,那邊便是一陣密集的子彈追了過來.我全身上下的盔甲上瞬間爆起麼密集的火星,不過幸好我的陶瓷裝甲還算結實,雖然被打的火星四濺卻沒有受到任何破壞.

就在沖出來的幾個家伙把火力全部集中到我身上的同時,一個白色的身影突然從其中一個家伙的後面撲了出來,然後一口咬住這個家伙的腦袋向後一甩便將那家伙扔飛了出去.不等旁邊的人反應過來,小不點又從另外一側撲了上來,先是一爪拍飛一個,然後一口咬住一個扔向後方,跟著原地一個轉身用尾巴抽飛一個,最後一蹬地面縱身將前面迎上來的一個家伙撲倒在地並直接一口咬向了那家伙的脖子.

那家伙被按倒在地後看到眼前的怪物居然要咬他脖子,慌忙用左手擋在了面前,結果小不點咔嚓一口就直接咬在了他的胳膊上.跟著就聽到一陣吱吱嘎嘎的金屬扭曲聲,那家伙手臂外面的盔甲就跟之前那人的頭盔一樣開始變形,其中不斷易損部件甚至已經開始冒出了電火花.

轟.正當小不點打算一鼓作氣咬斷這家伙的胳膊之時,他的身上突然爆出了一團火球,跟著就見小不點直接向著側面飛了出去,而他身下那人也得以解脫.

一個穿著同樣機械鎧甲的家伙收起了肩膀上的小炮走過來拉起這人問道:"沒事吧?"

那人看了下自己胳膊上那明顯變形嚴重的鎧甲,然後才搖搖頭道:"狗娘養的那東西真變態,居然連我們的原子裝甲都擋不住.剛剛我還以為自己要死了呢!"

"哈哈,誰讓你不小心點的.為了以後還能用兩只手去托住瑪吉的雙峰我建議你下次直接用腦袋去頂."

"滾蛋吧你."被調戲的家伙拍了一下同伴,然後突然叫道:"不好,隊長有危險."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之前第一個朝我開火的家伙已經一邊開槍一邊沖到了我的面前,他對著躺在地上的我連續射擊了幾秒後發現居然完全打不穿我的盔甲,于是他直接停火並將背後背著的重型戰斧給取了下來.

一看到這東西我也嚇了一跳.我的鎧甲雖然結實可也架不住這麼砸啊.看到那家伙要准備拿斧頭劈我,我直接向旁邊一滾,那家伙的斧頭轟的一聲砸在了我剛剛躺著的位置,雖然不知道這一下能否破開我的防禦,但是看那斧頭幾乎有一半都砸進地面的效果,估計這一下砸我身上就算不破防也絕對能把我震的夠戧.

閃開那家伙的斧頭之後我又迅速的向著他身邊滾了過去,因為那家伙已經再次舉起了斧頭准備往下砸,不過這次沒等他砸下來就見一道半透明的沖擊波直接將他給撞飛了出去.

凌跳到我的前面大喊道:"我來擋住他們,你先想辦法出來."

我也顧不得回答直接從地上坐了起來,然後雙手交叉于胸前,跟著只聽嚓的一聲,雙臂上的刃爪便一起彈了出來,瞬間便將捆著我的金屬網切開了兩個切口,然後我雙臂一動,切口直接向下,金屬網的網繩與刃爪的鋒口一碰就斷,瞬間整張網便被我完全撕開飛散而出.

重新獲得自由後我剛爬起來就見又有個家伙朝我噴出一張金屬網,我直接抬手朝他一指,一道沖擊波直接轟了過去將還沒完全展開的金屬網直接帶了回去把他也裹了起來,然後沖擊波一路帶著他向後飛了十多米砸在一棵樹上才算消停下來.

搞定這個家伙之後我直接撿起地上的手槍掛回腰間,然後一伸手將另外一側腰上掛著的長劍給抽了出來.當我的手臂握住劍柄用力一緊的瞬間,整柄劍便發出了嗡的一聲刺耳芮鳴,跟著整柄劍的劍刃突然就變成了耀眼的金色.

那邊美國人的隊長直接在通訊頻道里喊道:"當心,那家伙手里的是高頻震動刃,不能硬接,我們的鎧甲擋不住!"

雖然那隊長喊出了這樣的話,可是不想硬接難道就不會被砍到嗎?就在他剛喊完的同時我已經沖到了一個家伙的身前,在那家伙慌忙抬手朝我開槍之後,我硬頂著他的子彈沖到了他的面前,然後就見我的面前突然閃出三道流光,跟著我就直接從他身邊繞了過去,而直到我穿過他之後,這家伙的右臂才突然從肩部整個斷裂開來,同時大量的鮮血噴灑而出,因為他的胸口突然多了個X形的交叉切口,切口貫穿了他的整個身體,以至于他的腦袋和肩膀直接從下面的身體上掉了下去.

周圍的機甲戰士們看到同伴的慘狀紛紛怒吼著向我沖來,但是我卻並沒有躲避,而是主動迎這他們沖了上去.

在那幫家伙忙著攻擊我的守侯,小白,小不點和凌卻是在後面穩紮穩打的找機會偷襲,他們雖然出手速度不快,但每次出手必然會干掉一個敵人,這樣時間一長,敵人的數量就會直接削減到我們的人數以下.

對于後面的偷襲,那邊的機甲戰士們也不知道是沒發現還是打算集中力量先把我干掉,總之他們就是把目標全都集中到了我身上來.

一個機甲戰士老遠的站定,然後肩膀後面一陣翻湧變形,一只金屬發射器便從他的背後翻轉到了他的右肩之上.跟著他單手托著炮身前端瞄准了我的位置,只聽轟的一聲,一個帶著明顯橘紅色軌跡的東西便朝我飛了過來.

看到那玩意朝我飛過來,我直接向後一個縱躍,那橘紅色的東西正中我剛剛站的地方,然後便是轟的一聲巨響,沖擊波將周圍的地面都吹出去一層土皮,而我則是借助沖擊波直接拉開距離,然後從背後換出之前背的長槍在空中瞄准那家伙的脖子開了一槍.只見那家伙的脖子上啪的一聲向前後兩邊噴出了大量鮮血,跟著整個腦袋都從肩膀上滾了下來.

完成射擊後我迅速的收回長槍換上長劍,在一棵大樹上一蹬便向旁邊閃了出去,而就在我剛剛離開的瞬間那棵大樹就被另外一發炮彈給炸成了一堆碎木片.

借助大樹的反作用力我迅速的撲向了有名靠的比較近的敵人,然後在他驚慌後退的同時追到了他的面前一劍將他持槍的右手砍了下來.不等那家伙反應過來我又向斜上方一揮,長劍瞬間從那家伙的右臂下方切入他的胸腔,然後直接從他的左肩上方切出,他的整個右肩便連著脖子和腦袋一起從身體上掉了下來.

干掉這個家伙之後我並沒有向前沖,而是迅速向後退開,因為我剛剛站的位置已經被火力覆蓋了.不過,我即使向後跳開了,對方還是發射了一枚導彈正中我的胸口.

一般的導彈當然是傷不到我的,但是這幫人畢竟是美國人的秘密部隊,他們身上的技術也不是一般技術.那枚導彈看著不大,威力卻相當驚人.我只感覺自己的胸口好象被一頭大象踩了一腳一般,胸腔內的氣體瞬間便被全部擠了出去,而我自己也是腦袋一陣眩暈,甚至連我怎麼飛出去的都不知道.等我恢複意識的時候電子腦傳回的時間對比告訴我那已經是兩秒之後的事情了,不過我現在卻感覺腦袋里好象有一百多只大鍾在一起敲響,那聲音實在是震的人腦袋疼,同時我還感覺到鼻子里熱呼呼的,不用說肯定是有鼻血在里面.當然我還發現自己的體內一陣火辣辣的疼,也不是知道內髒錯位了還是怎麼了,反正感覺很糟糕.

"主人?主人?你沒事吧?"腦袋里傳來了凌的呼叫聲.

我晃了晃腦袋勉強讓自己恢複了一點精神,然後伸手扶著身邊的一截倒掉的樹干坐了起來.看了看周圍,發現幾個人敵人正在朝我這邊跑,不過小不點他們三個及時拖住了這些家伙,因此他們暫時還威脅不到我.

再次努力晃了晃腦袋,讓自己稍微清醒一點,然後我試著站了起來,但是感覺身體卻有點不聽使喚,似乎有些失去平衡的感覺.

眼前的視界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光標閃了兩下,然後光標突然開始一邊閃動一邊向下滾行,同時在我的眼前留下了一行行文字.與文字同時出現的還有耳朵里的提示聲:"確認機動受到嚴重傷害,現在開啟機能自檢."停頓了兩秒後聲音繼續."基本功能完好,部分循環系統出現破裂,修複需要二十秒,左耳聽力部件受損嚴重,預計十五分鍾內可修複.功能未恢複前身體平衡性將受到影響,現啟用電子陀螺儀暫時替代耳壓平衡系統.啟動倒數:三,二,一,啟動."

隨著最後那句啟動響起,我立刻就感覺到身體的平衡感又回來了,同時大腦也清醒了好多,跟著面前的光標又開始閃爍,電子提示音再次響起."確認目前狀況級別為高危級.目前系統狀態為低能耗狀態,肌體性能僅有正常值的百分之五,建議啟動休眠區進入標准模式.請問是否啟動."

我直接在意念中選了是,跟著就感覺到全身一陣不自覺的燥熱,跟著好象全身都充滿了使不完的力氣,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思維也變的清晰了起來,周圍那些美國人的速度變的好慢好慢,就像是在看十六分之一速播放的電影一般,感覺畫面都是一針一針的在跳,而且每個畫面都會在眼前停頓很長一段時間.

其實人類對時間的感覺是並不准確的.比如說當人覺得快樂時,你會感覺時間走的很快,而當人感覺急噪,不舒服的時候卻會感覺度日如年.時間當然不會因為我們的情緒而改變流失速度,我們感覺到它的快慢變化完全是因為思維的變化.

和人類所不同的是我們龍族的大腦有和超呼尋常的計算能力,對人類來說需要全力去思考的事情,對我們來說就像本能一樣,而且由于神經反射速度太快,所以正常人的行動狀態在我們看來實在是慢的夠戧.為了適應這種極度的不協調感,所以我們在平時都會處于低能耗狀態.在這個狀態下我們的電子腦只進行最低限度的運算,而我們的生物腦則是會進入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如果是正常人在這種狀態必然是思維混亂的一塌糊塗,但我們的思維能力卻決定了即使只用幾十分之一的思維能力去工作,我們也不會出現任何迷糊的感覺.但是,一旦我們恢複大腦的工作狀態,那麼,我們就會重新進入那種超級快速的思維模式,在此時,我們身邊所發生的一切事物都會像慢鏡頭一樣.當然,他們其實並沒有慢下來,之所以感覺周圍的人變慢,完全是因為我們太快了.

當眼前的光標消失後,我的眼前突然連續閃出了一堆的圖表,然後它們迅速的移動到了我的視線邊緣位置,就好象顯示器的邊框附近一般.這些圖表之上直接顯示著周圍的環境狀況,包括風向,風速,氣壓,空氣濕度,磁場強度,電磁波信號強度和信號源信息,環境噪音之類的信息.

這些東西原本在電子腦半休眠狀態下是根本不會出現的,只有當我們完全啟動後它們才會出現,同時,我們體內的金屬骨骼也從隨動模式變成了驅動模式.

我們龍族的體內骨骼系統本身就是一套機器人系統,就算把我們的血肉全部撕掉,這套骨骼也是可以自己動起來的.不過平時它們會一直處于隨動狀態,也就是當我們收縮肌肉彎曲身體時,金屬骨骼感覺到外部的力量就會跟著動.它不會成為我們運動的阻礙,但也不會輔助我們輸出任何力量.但是,一旦當我們進入完全體模式後,它的工作模式就會進入驅動模式.此時它不再通過感受外部壓力而運動,而是根據我們的思維而運動.

比如說我想抬起右手,那麼當我決定這麼做的時候,我的生物腦會向著右臂肌肉群發出生物電信號,肌肉群感受到信號開始收縮或者舒張,以此來帶動手臂運動.但是,當生物腦發出信號的同時,我們的電子腦也會同步向右臂機械骨骼的驅動關節發送信號,這個時候驅動關節就會和我的肌肉群一起發力,使我的力量進入最大狀態.

那邊的美國人看我站在那里發呆,都拼命的沖擊著凌和小白點他們三個組成的防線,因為他們覺得我已經被打出問題了,他們想借此機會徹底解決掉我.不過,就在他們中的一個幸運兒沖過防線的時候,我卻是突然動了.

只見我遠遠的朝著那個沖過來的家伙一抬手做出虛握的姿勢,然後我開始往上抬起手臂,而那家伙則是驚恐的發現自己居然離開了地面,但是他周圍並沒有任何東西碰到他.也就是說他現在是完全飄在半空中的.

隨著他的掙紮,我那虛握的手掌突然用力一合,而那家伙的腰部裝甲就仿佛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捏了一把一般發出了嘎吱一聲響,然後直接塌陷收縮在了一起變成了一根直徑不到正常人手臂粗的金屬棍.

在腰部被捏扁的瞬間,那家伙便停止了掙紮,過了幾秒他的頭盔面罩縫隙中才開始滲出大量的鮮血.不用說,里面那家伙肯定掛了.

看著那軟掉的家伙,我直接一甩手,那家伙便立刻飛了出去摔在地上,但是在此期間他根本沒動一下.周圍的其他人看到這個情況只是愣了一秒,然後便瘋狂的朝我們發動了攻擊.

那個隊長直接用外部揚聲器大吼道:"所有人,啟動一級模式."

就像我們之前一直處于休眠狀態一樣,這幫美國人也沒完全放開實力.大家都是超級大國的秘密部隊,互相之間也都忌憚的很,所以雖然在戰斗,卻一直沒有真正放開了打.但是現在雙方算是真的打出火來了,所以也就不再管什麼留手不留手的問題了.

見我已經啟動標准模式,而且對方也都放開了限制,凌和小不點他們也都跟著進入了標准模式.兩邊的戰斗瞬間便升級成了你死我活的戰斗.

"給我去死."之前那個隊長直接將伸張了一倍的長槍對准凌猛的發射出了一團紅色的能量團.凌朝著他遙遙一指,一道沖擊波瞬間飛出與能量團在空中相撞.但是兩者既沒有互相抵消,也沒有誰擊潰誰,而是一穿而過.

紅色能量團在沖擊波中央轟開了一個窟窿,然後直到撞上凌的胸口才轟的一聲爆開將凌整個向後掀飛了出去,而與此同時凌發射的沖擊波也命中了那個隊長,直接將對方也給炸飛了出去.

在凌被炸飛之後,小不點迅速沖向了那個隊長,但是一名機甲戰士擋在了他的面前.小不點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嘴就是一枚龍炎彈,結果對方肩膀上立刻彈起了兩個梯形的蓋子,每個蓋子上都都有三個燈泡一樣的東西瞬間亮起.一道白色的光罩在那那些燈泡亮起的瞬間便包裹住了那名機甲戰士,而小不點的龍炎彈也在光罩表面發生了爆炸,但是火焰卻被完全擋了下來,至于那光罩只是晃了兩下而已.不過,就在那人得意的以為擋下了攻擊的同時,小不點卻卻猛的撲到了光罩上,然後就見小不點的兩只犄角之間藍色的電弧一閃,一個藍白色近乎于透明的光球突然一下從小不點的兩根犄角之間飛了出去,然後猛的轟在了那層防護罩上.只聽啪的一聲,那人肩膀上的六只燈泡突然同一時間全部爆裂,而防護罩也是瞬間消失于無形.

成功干掉了防護罩之後早就做好准備的小不點立刻撲了上去一下將那人按倒,然後張嘴一口咬住那人的頭盔,伴隨著通訊器內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那家伙的頭盔逐漸變形塌陷,最後強化玻璃面罩整個爆裂,而隨著面罩爆裂,那家伙的頭盔也再也頂不住巨大的咬合力瞬間被咬扁,當然里面的腦袋也跟著一起被擠爆變成了一堆爛西瓜一樣的東西.

干掉這個家伙後小不點立刻朝著前面的隊長撲去,但是那人已經跑了起來,只是沒等他反應過來,一個白色身影卻是突然從側面閃出一口咬住了他的左臂.

這家伙也算聰明,知道自己的盔甲頂不住對方的撕咬,干脆直接放棄了左臂盔甲.他的左臂甲與肩膀連接的位置自動斷開,結果小白一用力居然將這個手臂盔甲給拽了下來.

因為沒想到這玩意會掉下來,小白一時之間用力過猛居然歪了一下,那人抓住機會轉身對著小白就是一排子彈打過去.小白的身上瞬間冒出了幾個血點,然後慘叫著跳開了他的攻擊范圍.

正當那家伙打算繼續攻擊之時,沒想到另外一個白色的身影卻是突然從另外一側躥了出來一口咬住了他的右臂盔甲,而且這次沒給他松開盔甲的機會,白浪直接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那家伙的整個右臂便被直接咬了下來.

那隊長此時也是驚駭欲絕.小白和白浪他之前都看到過.他們這一隊人繞開斯哥特他們的正面防線時就知道兩只白狗一只在我們這邊一只在正面戰場,現在看到另外一只也出現在這里,那只能說明一件事——我們的主力回來了.

果然,周圍的樹林中響起了一陣響聲,跟著就見斯哥特他們一起沖了出來.不過,我們的主力雖然是到了,可對方也不是沒人了.就在斯哥特他們出現之後,對面又跑出來一大群的機甲戰士.現在看來不是我們的主力回來了,而是正面戰場和我們這個戰場合並了.

由于突然冒出這麼多人,所以我們一時之間都不敢動手了.大家都戒備著退到了自己人的身邊對峙了起來.我們這邊一共來了二十八個人加上白浪,小白和小不點就是三十一個.對方的機甲戰士數量明顯比我們多,一眼掃過去至少在百人以上.數量上對方占優,但單體作戰能力上卻上我們占優,尤其是小不點在這里基本可以算是重型武器一級的,真要打起來他一個就能干掉十幾個人.所以現在兩邊都不敢輕舉妄動,而且這種狀況很快就變的更麻煩了起來,因為——德國人到了.

就在我們對峙起來之後,天上忽然傳來轟鳴聲,跟著就見兩架大型運輸機以貼著樹梢的高度呼嘯而過,然後一堆身高三米多,全身都漆著黑色消光漆的金屬巨人便直接砸在了地上.這些東西和眼前美國人的機甲戰士可不一樣,它們是真正的機器人.里面沒有人類駕駛,整個就是一台機器,指揮系統是裝在身體里的智能電腦系統,通過類似美國人的機甲系統那樣的有人機來提供戰術指揮,但具體行動則完全是自動的.

和美國人的機甲比起來這些機器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反應速度快,其執行效率幾乎可以和標准模式下的我們有一拼.而且,這些家伙的動力也顯然比美國人的強,畢竟他們不用在體內裝個人,所以能空出很多空間來安裝大型動力裝置.當然,這些家伙的缺點也不少.最主要的一點就是智力稍微次了點,雖然已經基本能做到正常戰場,但玩花樣方面肯定是不如人類的,要不然也不戶專門給它們配備有人駕駛的隊長機了.還有一點就是這些家伙的操作系統是智能電腦,所以有一定的可能性被更強的電子系統入侵.當然,對方也做了防護,真想入侵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但總歸是個隱患.

看著那突然降落的一堆鋼鐵巨人,美國人和我們都是心里咯噔一下.只有我們兩方的話還可以搶一下,現在三家一起到了,這下可就不好下手了.估計搞到最後還是得大家一起分,當然誰分的多誰分的少那就得看誰拳頭更大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十五章 小不點狂暴了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十七章 合縱連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