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六十章 加盟   
  
第二十卷 第六十章 加盟

"這個真的能當武器使?"

"應該是真的,不過具體行不行還得等我搞清楚它的原理再說."我點頭確認了赫淮斯托斯的話.

一聽真能用,赫淮斯托斯立刻就激動的撲了上來,然後抓著我的胳膊問:"這個到底要怎麼用啊?"

"赫淮斯托斯."一個相當清爽的女聲忽然出現在遠處的宮殿門前,將抓著我不斷詢問的赫淮斯托斯給瞬間叫停了.

聽到那聲音赫淮斯托斯立刻轉了過去,而我們的目光也是立刻跟著移動到了那個聲音的來源所在.很顯然這是一名女性,而且相當漂亮.不過和維多利亞她們這種沒有性格的,極致化的美麗不同,那是一種屬于人間的美麗.有瑕疵,但反而更覺得真實.總之這就是一個你能在她身上找到缺點,但總體依然覺得她極美的女人.

要說這個女人的缺點,或者說是特點,也正是她最美的地方.與維多利亞或者凌那種生人勿進的美不同的是這個女人有著一副極為睿智的面貌,你一眼看上去就會覺得這是個精明干練的女人.如果要去拍電影,讓她出演那種國家級大人物身邊的貼身秘書就再適合不過了.你甚至都不用為她化裝,只要把頭發紮起來,再配副眼鏡,那就是最完美的秘書形象,當然要是再來套女式西裝那就更完美了.

"美狄亞,快過來,我給你介紹我的救命恩人."

那邊的美女聽到赫淮斯托斯的話立刻便走了過來,在靠近了之後先是向我們問了聲好,然後才疑惑的轉向赫淮斯托斯問道:"你說的那個恩人呢?"

"這就是."赫淮斯托斯指著維多利亞說道.

美狄亞明顯是有些沒反應過來,上下打量了一下維多利亞之後先是道謝了一番,然後才去問赫淮斯托斯:"你不是說當年救你的是位美麗的阿姨嗎?這是……?"

"哦,維多利亞因為一些原因,外貌出現了一點變化.不過即使是當初她也只是二十一二歲的模樣,只是那時候我還是小孩子的樣子,所以自然就叫她阿姨了."

美狄亞點點頭表示明白後又向維多利亞再次道謝,然後進而又轉向我詢問道:"那麼這位是誰?"因為這里並沒有高溫,所以小鳳已經被我收了起來.

聽到美狄亞問起,維多利亞不等赫淮斯托斯介紹便搶先一步說道:"這是我的主人紫日."

"紫日?"美狄亞的聲音明顯帶著驚訝,整個人都在一瞬間出現了肌肉繃緊的狀態,我甚至感覺到周圍的魔網顫動了一下.很明顯,美狄亞聽過我的名字,而且相當忌憚.果然,接下來她便立刻問道:"你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混亂與秩序神族是你的人?"

"怎麼?美狄亞你認識他嗎?"赫淮斯托斯的見聞顯然要弱于美狄亞,因為他明顯不認識我.雖然我的名聲還不致意搞到是人就應該知道的地步,但畢竟我們才剛和奧林匹斯神族發生過一次大規模的沖突,而且還把哈迪斯他們這一系都給拐跑了.作為奧林匹斯神族的一員,即使是被排斥在外的一員,赫淮斯托斯也沒理由不知道我的存在.所以說赫淮斯托斯這家伙完全就是個技術宅,除了打鐵,研究各種裝備,他對住所以外的事情幾乎就沒關心過.不過美狄亞顯然不是那樣的人,至少她知道我的存在.不過這樣到是也比較合理,畢竟熔岩地穴不可能完全的閉門不出,他們總是要與外界接觸的,那麼赫淮斯托斯既然不管事,那總得有個人去處理這些事情.如果之前從那名戰士那里打聽來的消息沒錯的話,那麼由美狄亞來處理這些事情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畢竟除了赫淮斯托斯,她實際上已經成了這里的主人.

聽到赫淮斯托斯的詢問,美狄亞立刻道:"不是認識,而是聽說過.咱們這里大概也就只有你不知道他是誰了."

"哦?真是這樣嗎?"赫淮斯托斯疑惑的對著一個跟著美狄亞從宮殿里出來的侍女問道:"你知道他是誰?"

侍女立刻回答道:"本來是不知道的,不過如果他是那個冰霜玫瑰盟的會長紫日的話那我就知道不少有關他的事情."

赫淮斯托斯一聽立刻驚訝的說道:"原來你還真知道啊?"他說著又轉向了我這邊,然後問道:"你怎麼這麼有名啊?居然連我的侍女都認識你!"

"你如果有本事把海皇波塞冬和他的整個海神軍團都拐走,別人也會記得你的."維多利亞的回答並沒有讓赫淮斯托斯理解過來,反而是讓他更迷糊了.最後還是美狄亞實在看不下去了,硬拉著他給他解說了一下最近的世界變化,然後赫淮斯托斯才恍然大悟一般的看著我驚訝的不斷在那感歎來感歎去.

其實赫淮斯托斯不是笨,也不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只是太宅了.現代的宅男宅女們即使不出門,好歹還可以使用網絡與外界溝通,單就信息量來說這些宅男宅女們的信息接收量甚至可能還要超過那些天天在外面跑的人員.但問題是赫淮斯托斯可沒有電腦和網絡可用,所以他唯一的信息來源就是美狄亞.作為伴侶,保姆,秘書三位一體的這麼一種存在,美狄亞對赫淮斯托斯可謂是了如指掌.她知道赫淮斯托斯對這些東西不關心,要是用不上的話,你就算去和他說,他也未必會去聽,所以與其招人煩不如干脆不說了.因此到現在為止赫淮斯托斯都還不知道奧林匹斯神族已經從三系神族變成兩系了.

在美狄亞給赫淮斯托斯簡短的介紹完這些事情後赫淮斯托斯才算是徹底明白我的身份,不過他這種人是注定不會因為別人的身份而有所變化的.在聽完我的事跡後他不但沒有絲毫敬畏,反而非常熱情的撲上來一把摟住我的脖子就要拉我去喝酒慶祝.至于慶祝什麼,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慶祝宙斯倒黴了.

對于赫淮斯托斯的熱情我自然是沒有絲毫要拒絕的意思,美狄亞到是先看了下我的臉色,見我似乎沒啥反應便沒阻止,並吩咐侍女去准備酒菜.

當我們坐到桌子上喝完第一杯酒之後我便開始說出了自己的來意,當然我的主要目標是美狄亞而不是赫淮斯托斯.我已經看出來了,之前那個戰士說的八卦都沒問題.赫淮斯托斯的確是對美狄亞言聽計從,而且赫淮斯托斯完全就是個辦事不靠譜的人,除了技術方面有些特長之外,生活方面他其實並不比一個孩子強出多少.平時除了研究裝備之外,赫淮斯托斯所有的事情幾乎都是赫淮斯托斯在操持,有時候我甚至覺得美狄亞像他媽多過他的女人.

桌子上只有我和維多利亞以及赫淮斯托斯和美狄亞四個人,但是真正在喝酒聊天的其實只有赫淮斯托斯一個人.他有時候會和我聊一些我如何把哈迪斯他們拐出奧林匹斯神族的事情,有時候則是去和維多利亞談一些當年的事情經過.

除了赫淮斯托斯之外,剩下的我們三個都不是在聊天.維多利亞完全是作陪,並主要負責牽制赫淮斯托斯,防止他說話太多搞的我和美狄亞沒法談,而我則是和美狄亞在說著關于轉會的事情,當然期間我還得應付赫淮斯托斯偶爾的詢問.

"紫日會長,我很誠懇的確認我們希望可以成為混亂與秩序神族中的一員,但我們也不得不為自己考慮一下."美狄亞果然是大管家級的人物,比赫淮斯托斯那個生活方面的白癡精明多了.

"你的意識是……?"

"您應該也知道,赫淮斯托斯他在奧林匹斯神族中的地位非常的邊緣化,而且奧林匹斯神族並不忌憚赫淮斯托斯的實力.哈迪斯可以和你們一起拼一把是因為他的情況已經不會變的更糟了.當時天神一系已經在排擠他們冥神系了,而以哈迪斯他們的實力,即使叛逃計劃敗露,宙斯也不可能真的和冥神系徹底翻臉,最多只是口頭懲戒,並在之後進行一系列排擠陷害.反正當時哈迪斯他們已經在被排擠和陷害了,所以他根本不擔心宙斯再多排擠他一些."

美狄亞說到這里我便主動伸手制止了她繼續說下去,並直接說道:"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美狄亞小姐的意思是不是說赫淮斯托斯沒有足夠的實力自保,因此萬一反叛被發現,最後絕對會被徹底干掉,因此你們不想冒險是嗎?"

美狄亞沒有接話,卻是一直看著我,但是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在盯著她看了一會,直到連赫淮斯托斯都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了之後,我才開口說道:"美狄亞小姐,作為一個聰明人,我想你也應該明白,天上是永遠不會往下掉餡餅的.就算有餡餅掉了下來,那也一定是獵人的誘餌.赫淮斯托斯的能力很重要,但我們冰霜玫瑰盟也不是說缺了他就玩不轉了.有赫淮斯托斯的加盟我們將錦上添花,沒有我們也依然是最強行會.但是美狄亞,這個世界上可不是所有勢力都像我們一樣目光長遠的.一旦這次行動成功,奧林匹斯神族勢必將會被拆成一堆零碎,之後整個神系的秩序都將蹦壞.以你們的身份和地位,再那種混亂之下有保存自己的能力嗎?"

"可是如果你們失敗呢?"

"對,我們有可能失敗,這一點我不否認,但是我們的計劃你已經聽過了,你也無法否認我們的贏面更大吧?"

美狄亞點頭道:"對,按照這個計劃執行,你們的勝算在八成以上.可是哪怕你們的勝算是九成九,我也不會拿赫淮斯托斯的生命去賭."

"不,你沒的選擇,因為當我們決定啟動這個計劃的時候,你們就進入掉進了賭局之中.不管你選還是不選."我的話讓美狄亞明顯愣了一下,怕她猜不到其中聯系,我接著又繼續說道:"跟隨我們一起干,你就等于是把籌碼壓在了我們身上,如果我們獲得勝利,你們就將從此解脫出來.如果你拒絕,那你們也不是置身事外,而是實際上把籌碼壓到了宙斯身上.因為不管你們同意與否,我都不會為難你們,可是一旦奧林匹斯神族被打殘,失去自制力,那麼你們就將是第一個倒黴的存在.所以說,不加入我們,你們就是選擇加入了宙斯一方.對你們來說賭局其實已經開盤了,而且你們已經將籌碼壓在了那個只有兩成勝算的宙斯身上,只不過現在你們有一次反悔的機會,如果你們好好把握,就有可能把已經壓在只有兩成勝算的宙斯身上的籌碼移動到擁有八成以上勝算的我們身上.這個賭局我想並不是很難選擇吧?"

"的確是不難選擇."美狄亞忽然從身上翻出了一根橄欖枝遞了過來."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我微笑著接過了橄欖枝並小心收了起來.這東西在希臘就是一種最簡單的契約,遞出它就代表同意合作之類的善意表示.

在我們兩邊同意合作之後美狄亞才開始給赫淮斯托斯說有關于加入我們的事情,而結果也就像我們之前想的一樣,赫淮斯托斯完全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他甚至都不太在乎到底自己是屬于奧林匹斯神族還是混亂與秩序神族,反正他就一技術宅,只要別影響他搞研究,怎麼樣都沒問題.

對于搬家之類的事情,自然有美狄亞去處理,而赫淮斯托斯在同意加入了我們之後,自然是要作出一些貢獻的.當然,指望他打仗是不用想了.這家伙本身就沒什麼戰斗力,再加上他也確實不喜歡打架,所以拉他上戰場根本就沒有意義.再說像他這樣的完全就是科研人員,你總不能指望愛因斯坦像普通士兵一樣參戰吧?當然,不用上前線也不等于說他就沒事干了.事實上他不但有事情干,而且還不少.

"看出點什麼來了嗎?"穿著一身誓約套裝並切換到銀月形態的我此時正站在之前那個鋼鐵熔爐所在的房間看著赫淮斯托斯圍著桌上的龍魂套裝忙碌著.說起來還真是笨,我之前根本沒必要召喚小鳳幫忙,直接切換到銀月形態就OK了嗎.要知道銀月主攻的就是火法,有時那個太陽神技能,根本就不怕高溫.再說銀月的四枚上位神戒中就有火神給的烈焰之戒,帶著那東西根本就是火免疫,別說這點溫度,就算我爬到爐子里去用鐵水洗個澡都不會有絲毫的問題.

相對于有些著急的我,赫淮斯托斯現在卻是異常的興奮,因為他正在研究我的龍魂套裝.

龍魂套裝的最初基礎是魔龍套裝,那東西是龍族造的,有著明顯的龍族技術風格,對赫淮斯托斯來說這玩意很有研究價值.另外,後來的神龍套裝上還融合了中國的國器,並且被女媧的神力改造過,這其中等于是帶上了上位神的力量.當然,最突出的還是永,這家伙現在已經完全進階成了規則武器了,其強大之處不言而喻.

對于這種極品裝備,即便是赫淮斯托斯也是從來沒見過的.他所打造的裝備之中確實也有精品,比如說阿芙洛狄忒那套就很不錯.但是,那也僅僅是不錯而已,和龍魂套裝一比那就是一堆渣渣,可以直接回爐重造了.

在我的催促之下,赫淮斯托斯終于放下了手中的那個金屬羅盤一樣的東西,然後道:"這東西太複雜了,其上的魔紋居然還加了防窺探保護,連我的拓紋器就失靈了!"

赫淮斯托斯所說的拓文器就是剛剛被他抓在手里的那個羅盤一樣的東西.這玩意就是由幾個鑲嵌在一起的同心圓環所組成的魔法機械,這每個環都可以單獨轉動,其上還刻滿了密密麻麻的魔紋.只要將這個東西中心的水晶貼在要拓印的魔紋表面,然後轉動外面的金屬圈調整到合適的讀取強度,就可以將雕刻在物體表面甚至是蓋在物體內部的魔紋全部讀出來,並顯示在透鏡的另外一面上.

這種裝置其實就相當于是一種斷層掃描儀,只不過它是專門用來掃描魔紋的.但是,即便是這種東西,在面對龍魂套裝時也依然是老虎啃烏龜,完全無從下口.龍魂套裝的表面覆蓋了專門的魔法屏障,這東西本來是為了抵抗魔法攻擊並隱藏穿戴者的魔力波動的,但是現在它卻隔絕了拓紋器的掃描,結果就是我們掃了半天啥也沒讀出來.

"沒了這東西你難道就沒轍了嗎?"我有些生氣的看著赫淮斯托斯問道.

赫淮斯托斯在別的方面可能很隨和,但是在他的專業方面卻是非常的高傲.一聽我這麼說,他立刻便叫道:"我怎麼可能沒有辦法?你等著,我這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事."赫淮斯托斯說著就跑到了旁邊的架子上,然後取了很多瓶瓶罐罐堆到了桌子上,跟著又拿來了一堆設備,然後就好象要做實驗一樣開始調配藥劑.

在忙活了足有一個多小時之後這家伙總算是從那堆儀器中的最後一個儀器中取出了剛剛冷凝得到的一滴綠色液體,然後他就小心的用滴管吸入了這一滴液體,接著小心謹慎的把這個東西移動到了龍魂套裝的表面.

看到他的動作,我就知道他要把液體滴到龍魂套裝上,可是看他小心的樣子,似乎那液體有點危險似的.我有些擔心他會弄壞龍魂套裝,可是想想龍魂套裝的等級,我又放棄了勸說的打算.畢竟是神器加國器的雙重組合,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壞才對.

事實最終也證明了我的猜測,只不過比我想的還要厲害一些.就在赫淮斯托斯小心翼翼的將那滴綠色液體滴在了龍魂套裝表面的瞬間,就仿佛是將炸藥扔進了火堆,只聽轟的一剩巨響,伴隨著一團白煙升起,整張桌子瞬間便四分五裂的飛了出去,上面的儀器設備和各種金屬零件飛的到處都是,而赫淮斯托斯自己也被直接掀飛了出去.要不是他的手下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這家伙險些就飛進岩漿河了.

重新跑回來的赫淮斯托斯滿臉漆黑,頭發更是成了超級賽亞人一樣的造型,一根根的全部朝後上方豎著.不過這家伙完全沒在乎這些問題,他直接興沖沖的跑到桌子殘骸所在位置,然後找到了掉在地上的龍魂套裝,接著迅速找回了那個拓印器蓋在滴了綠色液體的位置開始讀取魔紋.

還別說,這次的確是有效果了,不過僅僅堅持了五秒就聽到赫淮斯托斯突然驚訝的咦了一聲.

"怎麼啦?"我還以為出了什麼問題,趕緊靠上去問道.

赫淮斯托斯搖了搖頭,然後一臉苦笑的轉過來看著我說道:"你這裝備到底是從哪弄的啊?這也太誇張了吧?"

"怎麼啦?有什麼不對嗎?"

"有什麼不對?這根本就是完全不對.我剛剛使用的綠色液體是高親魔材質,可以使魔法回路釋放能量,將其中的能量吸收掉,同時綠色液體接收到能量後會形成防護層,阻擋能量回流.這樣你盔甲表面的魔紋就會因為失去能量而暫時失去屏蔽功能,我剛剛也確實利用這個時間讀出了一小塊魔紋."

"那不是很好嗎?"

"如果就這樣那確實很好,但是就在剛才,魔紋居然重新激活了!"

"你不是說綠色液體吸收能量後會屏蔽魔能回流,從而使那魔紋暫時失效嗎?那它怎麼恢複魔力的啊?"

"這就是問題所在!"赫淮斯托斯苦笑著說道:"我已經檢查過了,根本找不到魔紋軌跡.我完全不知道它到底是怎麼充能的!而且這個速度也太快了點.這麼複雜的魔紋應該是需要很多能量才會運轉起來的,可是它居然只用了五秒就蓄滿能量重新啟動了!"

"不,算上你被炸飛出去的時間已經該八秒."

"就算是八秒也太快了.之前我見過的聚能最快的魔紋體系也比你這個慢了幾十倍!況且那本來就是個低魔法陣,和你這個高魔型完全不是一回事!"

"總之你就是拿它沒辦法了?"

"不,我怎麼可能會沒辦法,只是前兩種方法失敗了而已,我還有別的方法."

"那你到是快試啊."

原本在技術方面還挺囂張的赫淮斯托斯自從連續兩次失敗後就變的不敢和我頂嘴了,他被我的龍魂套裝給打擊狠了.第三次他從自己的宮殿那邊又搬來了很多東西,然後組裝出了一個巨大的好象一台鑽孔機床一樣的設備.在完成這個大型設備後他就把龍魂套裝的胸甲放到了那個機床上,然後在機床中塞入了幾枚魔晶石做動力,最後啟動設備.

大概是吸取教訓了,這次赫淮斯托斯沒有站在機床旁邊等著看結果,而是剛把啟動閘推上去就跟個受驚的兔子似的連蹦帶跳的躥到了我們這邊,而後他居然還拿了面盾牌頂在前面,自己很猥瑣的藏在盾後只露個腦袋在外面觀察情況.

本來洞穴里除了赫淮斯托斯之外,他的幾個幫手都不怎麼在意,只是躲的遠遠的而已.現在看他這個樣子,那些幫手也緊張了起來,最後干脆全都去拿了面盾牌擋在身前.

事實上赫淮斯托斯還是挺有水平的,至少他估算的很准確.那機器最後確實爆炸了,而且威力很驚人,這些都和赫淮斯托斯的推斷差不多.不過,他唯一算漏了的就是那機器爆炸的威力.他確實知道會爆炸,也確實知道威力很大,只是沒想到會大到這個程度.爆炸發生後整個房間都仿佛被核武器襲擊了一般,巨大的爆風就像個大錘子瞬間把舉著盾牌的一群人全部砸飛了出去,然後一直撞上背後的牆壁,整個人都陷進了牆里,才總算是停了下來.要不是在場的多少都算是神族,估計直接就得掛到幾個.

當然,和他們比起來我就要從容多了.當爆炸發生的瞬間我直接閃進了訓練空間,過了兩秒才重新走出來,不過此時洞里就只剩一地的金屬碎片和那邊牆根底下一排捂著胸口滿地打滾的家伙們了.

龍魂套裝在爆炸中完好無損,那台巨型機械現在已經變成了幾萬塊,並散布在了整個洞穴中,當然還有不少碎片都嵌進了牆壁,而且也有不少東西掉到了熔岩河里,這會也不知道被沖到哪去了.不過,赫淮斯托斯的努力至少沒有白費,因為就在我重新出現後,就見他興奮的沖到了爆炸中心,然後從地上撿起了一塊金色的表面布滿了凹凸不平紋路的金屬圓盤.

"這是什麼啊?"我好奇的問道.

赫淮斯托斯得意的笑著說道:"嘿嘿,這個是我無意間發現的一種特殊金屬,只要讓強大的能量通過一個魔法陣,然後再穿過這塊金屬,這個金屬就能把魔法陣複制到自己身上.不過我只知道它有這種特性,具體是怎麼實現的我卻是沒搞明白.不過那個不急,現在至少我們已經搞到你這套盔甲上的魔法陣了."

"注意,是胸甲正面的魔法陣,還有胸甲背面和其他部件的都不在這.不知道剛才那種炸碎的設備你還有多少個?夠炸嗎?"

本來還一臉興奮的赫淮斯托斯一聽我這話表情利馬跨了下來,不過隨著另外一個聲音的出現,他的表情立刻便變的更加奇怪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五十九章 火神的救命恩人    下篇:第二十卷 第六十一章 兔子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