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七十四章 意外發現   
  
第二十卷 第七十四章 意外發現

"那麼十二星神那邊怎麼辦?我還要去把他們叫來嗎?"

宙斯略微沉吟了一會之後才道:"十二星神那邊還是按原計劃,畢竟你也說了,那些襲擊你的人不是他們十二星神的人,所以十二星神到底有沒有問題還不確定."

阿芙洛狄忒點頭道:"那我明白了,我這就去通知十二星神過來."

宙斯用神力感應著阿芙洛狄忒的位置,直到她離開奧林匹斯山之後才突然從座位上蹦了起來,然後憤怒的大吼了一聲,跟著便噼里啪啦的把房間里砸了個一塌糊塗.等發泄完了,他才稍微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然後叫來兩名神侍收拾房間,自己則是悄然離開不知去向.

再說阿芙洛狄忒這邊,離開奧林匹斯山之後她便按照原定計劃前往了黃道十二宮,不過這次她依然沒能到達黃道十二宮,而是在半路上就被堵住了.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看到面前站著的一排聖斗士,阿芙洛狄忒直接擺出了戰斗姿態."在戰斗開始前,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如果你想知道我們的來曆,那麼請恕我無可奉告."對面那幫聖斗士中一個穿著一身黑色斗篷,腦袋上還扣了個紅色頭盔的家伙說道.

"不,我不想知道你們是誰派來的,因為我已經知道了."阿芙洛狄忒說完直接一指其中一個聖斗士."那邊那個傻瓜,下次執行秘密行動的時候記得把主神徽章摘掉."

聽到阿芙洛狄忒的話,對面那個被指著的家伙立刻低頭看向了自己的胸口,接著其他人的目光也一起移了過去,只是他們和那個低頭的家伙一樣啥都沒看見.但是,下一秒他們就集體反應了過來了,慌忙抬頭看向阿芙洛狄忒,只可惜他們的反應還是慢了那麼一點點.當他們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道紅色的光幕向他們壓了過來.還沒等這些人反應過來,那道光幕便已經掃過了他們的身體,然後這幫家伙便突然集體定在了那里.

"真是一群廢物."阿芙洛狄忒收回攻擊姿勢,然後很輕松的走到了那群人中間,接著打了一個響指,那些剛剛定格的家伙突然就來了個集體立正,然後呼啦一下站成了一排,就好象等待檢閱的部隊一般.

阿芙洛狄忒從隊伍的一頭走到了另一頭,一個個的審視了一遍這幫人,然後忽然伸出一根手指點在了其中一個家伙的胸口."下面由你來回答我的問題."

"是的我的女神!"那人立刻大聲回答道.

阿芙洛狄忒點了點頭,不過她還沒來及張嘴問話,忽然就見隊伍中的一個家伙的表情有些奇怪.別人都是面無表情的站成一排,惟獨這個家伙的表情一會嚴肅的好象站崗的衛兵,一會又好象正在咬牙使勁的苦力,而且,隨著他的表情變化,他身上的青筋居然全部隆起在皮膚表面,看起來就好象一根根蚯蚓一般.而更加糟糕的是,這家伙的身體居然也開始一會前一會後的不穩定起來.

因為這一排人都站的跟標槍一樣,惟獨就他動來動去像條出水的魚,阿芙洛狄忒當然很快就注意到了他.

從容的走到這家伙面前,阿芙洛狄忒上下打量了一下,發現這正是之前回答她的那個斗篷人.這家伙明顯是隊伍里的首領,現在看來作為首領,這家伙的實力也是隊伍里最強的.

"沒想到你還能控制自己的身體,真是個意志堅定的家伙."阿芙洛狄忒說完忽然伸手在那家伙的脖子上輕輕一點,在手指接觸到那家伙皮膚的瞬間,一道紅光一閃而過,然後那家伙的脖子上便多了個對穿的窟窿,整個人也突然向後倒了下去.干掉了那個家伙之後阿芙洛狄忒才拍拍手,好象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回到了之前那家伙面前.

與阿芙洛狄忒離開時不同,此時再看這家伙,他的身體雖然依然筆直,他的表情也依然是那樣死板,但是他的額頭上卻滿是汗珠,而且他的眼睛里也全是淚水.

阿芙洛狄忒看著這家伙的樣子微笑著說道:"別擔心,他不會寂寞的,因為你們很快就會和他一起上路了.好了,為了不讓他等太久,讓我們加快進度吧.首先,不介意告訴我一下你們是受到誰的指示來這里的吧?"

那個被問到的家伙雖然眼神之中滿是抗拒,但嘴巴卻還是大聲回答道:"我們接受的是天後赫拉的命令."

"赫拉?"說實話聽到這個回答阿芙洛狄忒也是愣了一下.

在剛剛那次被跟蹤之後,阿芙洛狄忒已經知道了這次還會被襲擊.現在的奧林匹斯神族內部的關系網可謂是錯綜複雜,大廈之將傾,人心自然也無法安定下來.既然有了之前的三個跟蹤者,那麼再有更多的也不足為奇.何況阿芙洛狄忒本來就是奉命前來調查十二星神是否是真心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因此她也早就預料到十二星神可能會對她下手.

現在的阿芙洛狄忒和十二星神就好象是兩組間諜.十二星神有投靠我們冰霜玫瑰盟的表示,但實際上他們又接受了宙斯的指派,而他們到底是打算將計就計瞬時轉會,還是真心效忠宙斯,這就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了.另外一邊,阿芙洛狄忒的情況也差不多.她從我們冰霜玫瑰盟跑回來的事情看起來有些蹊蹺,所有有人懷疑她和我們有瓜葛,有些人則認為她依然是奧林匹斯神族的人.所以阿芙洛狄忒和十二星神雙方現在都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在為誰服務,這樣的話,試探與攻擊都是必然的事情.

也正因為阿芙洛狄忒隨便想想就能想到這麼多人有可能阻止她去見十二星神,所以她對半路遭到攔截並不覺得奇怪,只是襲擊者居然是受赫拉指派,這個就讓她有點奇怪了.

按理說赫拉和宙斯應該是一條心的,當然這個指的是從表面關系上來分析.作為奧林匹斯神族中的一員,阿芙洛狄忒當然知道宙斯和赫拉的關系其實並不怎麼樣.赫拉雖然是天後,但是她其實也挺善妒的.而且,赫拉其實並不是個傳統意義上的女性.之所以屈從于宙斯之下,一方面是因為奧林匹斯神族這邊的風氣確實是男性地位比較高,二來也是因為她確實打不過宙斯,所以才做了天後.如果要不是風氣和實力因素,搞不好赫拉就會成為奧林匹斯神族的女性神王.

如果結合這個事實來想的話,赫拉不聽宙斯的話,甚至是幫倒忙都是可以理解的.只是,派人攔截阿芙洛狄忒就顯得相當奇怪了.

宙斯派阿芙洛狄忒去見十二星神並不是要他們半什麼事情,他只是覺得現在自己有些看不透這兩方了.一方面他有些懷疑阿芙洛狄忒,另一方面他也覺得十二星神有可能是真的背叛了,所以他現在完全被搞糊塗了.為了盡快把事情理清楚,搞清楚到底誰背叛了誰沒背叛,以便于他整合實力應對即將爆發的我們冰霜玫瑰盟和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大舉反擊,他必須要盡快做出判斷.

迫于這種緊迫的形式,宙斯最終使用了一個比較笨的辦法,那就是把阿芙洛狄忒派去見十二星神.讓兩支互相都可能叛變的隊伍先接觸一下,如果其中有誰叛變了,當他們接觸到一起之時,必然會發生一些不太正常的反應,而宙斯就是希望從這反應中看出到底誰可信誰不可信.

簡單點講宙斯的行動就是把本已經被攪混的水面重新弄清楚,以便于為下一步行動做出指導.

作為奧林匹斯神族的一份子,天後赫拉即使和宙斯關系不好,她也不應該阻止這樣的行動,因為不管她要做什麼,弄清楚基礎形式對她也是相當重要的.可以說現在把水攪混,對奧林匹斯神族的成員沒有任何好處,即使赫拉打算借這次機會做點什麼,這也不是個明智的決定.

正因為這個決定相當的奇怪,所以阿芙洛狄忒在聽到赫拉的名字時才會這麼驚訝.

在阿芙洛狄忒疑惑不已的時候,我和艾辛格那邊的智囊團也在一起瞑思苦想著赫拉到底要干什麼.剛剛在阿芙洛狄忒審問時已經開啟了水晶通訊器,因此我已經知道了她剛剛審問的信息.同樣,艾辛格那邊也同步得到了信號,只是我們都和阿芙洛狄忒一樣不清楚赫拉打算干什麼.

在阿芙洛狄忒繼續審問其他問題的時候,艾辛格那邊的智囊團卻是吵的天翻地覆,因為大家的意見都不統一,至于我這邊.就我一個人都想到了很多的可能性,但是最後都被我自己給否決了.不管總什麼方面去想,把水攪混對奧林匹斯神族都沒有好處,不管他是企圖自立門戶還是打算叛變歸順我們都一樣.

"我說……"正當我們都在那想著原因之時,忽然一個聲音插入了我們的通訊頻道之中.

"冰冰?你怎麼也在通訊頻道里?"突然聽到冰冰的聲音我也是愣了一下.

自從亞特蘭蒂斯和白鯊魚族以及其他一些海族並入我們冰霜玫瑰盟之後,我們的水晶共振通訊系統就已經進行了大幅度的升級.現在的通訊水晶不但可以進行聲音以及圖象的同步傳輸,而且和以前的老式通訊器相比,它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分頻通訊.

簡單點講就是以前的通訊器就像對講機,有一個人在頻道里喊話,所有拿著機器的人都能聽到,而現在的通訊器則進化到了手機階段,你可以指定和一個或者某幾個人通訊,而其他拿著設備的人不會聽到你們說了些什麼.

當然,要完成分頻通訊,一部交換機是必不可少的,否則就只能像電話剛剛發明時一樣靠人工總機轉接了.我們行會當然沒有交換機,畢竟這是游戲不是現實,所以我們只能用人工轉接的方式進行分頻通訊.不過我們很幸運,因為我們有軍神.雖然在游戲內他是以玩家的身份出現的,但他實際上卻是台超機電腦,其功能遠不一般的電話交換機要強大多了.所以現在軍神就是我們行會的人肉交換機,而且是零誤差的那種.即使在多次戰役之中,戰場上同時有幾萬個通訊在以點對點,甚至多點交叉的方式通訊,軍神也沒有弄錯過一次.

但是,就在剛才,我們的通訊中居然莫名其妙的接入了一個本不在計劃內的通訊人員,這叫我們怎麼能不驚訝.

我這邊剛問完,軍神立刻就解釋道:"冰冰現在就在我的總控室,你們的所有通訊對我這里都是不加密的,所以聽見很正常."

聽到這個答案我總算是放心了一些.雖然冰冰不會危害行會安全,這次通訊本身也不是特別秘密,但信息安全畢竟是大事,發生這種事情當然要重視.不過既然不是意外出錯,那就沒問題了,反正能進入控制中心的人也沒幾個.

"冰冰你之前想說什麼啊?"搞清楚了原因後我又向冰冰問道,之前她插嘴的時候似乎是想說什麼來著.

聽到我問她,冰冰才再次說道:"哦,是這樣的.我剛剛聽到了你們的談話,然後我也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嗯,你說說看."雖然不覺得冰冰是那種能想到這種問題的人,但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誰也不能保證別人就一定想不到.每個人都是有可能突然蹦出一些絕妙的點子或者想法的,這並不是發明家或者文藝創作者的專利.

在我的鼓勵之下,冰冰立刻說道:"我覺得,如果是奧林匹斯神族內部的人,是不可能希望把水攪渾的,因為如果他們是想要保護奧林匹斯神族,那就希望能找到叛徒將之清除.而反過來,如果是打定主意叛變的人,則會想辦法搞清楚情況並去找那些叛徒接觸,以便于和外部勢力掛上鉤."

我點點頭道:"這個我們也知道,所以我們才會覺得奇怪啊."

"不,我是這樣想的.雖然對方不管是效忠奧林匹斯神族還是企圖和我們聯絡,都不希望把水攪渾,那麼,如果對方是屬于第三方勢力呢?"

"第三方?"

我和艾辛格那邊的智囊團一下子就全都愣在了那里.

第三方?我們之前和奧林匹斯神族之間的關系從來就沒有第三方插進來過,但是,誰規定了不能有第三方呢?

我們這邊因為思考而暫時安靜了下來,冰冰卻以為我們沒有明白她的想法,于是便有些著急的解釋道:"我想,要是對方已經投靠了第三方勢力,然後和對方掛上了鉤,那麼他就沒有任何必要再讓事情明朗化了.把水攪渾之後雙方的誤傷就會變的很嚴重,而最後不管是我們勝利還是奧林匹斯神族勝利,傷亡也一定會很慘重.但是,第三方卻不擔心這個,因為他們是外來勢力,對他們來說不存在損失.相反,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之間造成的傷亡越嚴重,最後他們反而越容易得利."

冰冰是個比較單純的女孩子,能想到這種問題只能說是各人的思考方向不同造成的.她只是因為不了解,所以反而跳出了習慣思維的束縛,想到了這個第三方勢力存在的可能性.但是,一旦我們想通了,那個思考推演速度自然是比她要快多了.在冰冰解釋的這會工夫我們已經想明白了其中關鍵.

沒錯,冰冰想的很有道理.如果水被攪渾,我們搞不清楚十二星神到底是幫誰的,而宙斯也搞不清楚阿芙洛狄忒和十二星神的歸屬問題,這樣最後大家就只能靠實力說話,因為已經搞不清楚到底哪些是自己人,哪些是敵人了,唯一的方法就是擺開陣仗把旗幟豎起來,然後看他們往哪邊靠攏了.但是,一旦擺開陣仗,那就意味著有諜戰變成了全武斗,這傷亡,投入都必然會比之前的情況大出很多.

可以說,一旦雙方都徹底被情報搞混亂了,那麼雙方付出的代價都將成倍增長.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雙方都不希望發生這種事情,都想盡快搞清楚到底誰是誰的人.可是,對第三方來說,一旦把水攪渾,那就太完美了.讓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打去吧,他們只要事後過來撿便宜就行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我們就感覺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我們付出這麼大代價搞的大規模行動,要是因為這個事情搞的無功而返,那可就悲催了!

"冰冰,感謝你的意見,幫了大忙了.不過我們接下來要討論事情,先不和你說了."我連忙感覺冰冰的意見.

智囊團那邊素美他們也是趕緊感謝冰冰的提醒,然後我們就開始分析這個第三方加入的可能性,同時通知阿芙洛狄忒通過有針對性的審問那些抓到的俘虜,來驗證我們的猜測.

盡管那些被抓的不過是群連正式神族都算不上的聖斗士,但是他們既然能被派來執行這種任務,就說明他們的忠誠度很高.而一只忠誠度極高的隊伍,知道某些秘密消息的可能性也是絕對要超過那些一般隊伍的.

艾辛格那邊素美通過通訊說道:"既然對方是企圖在這次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之間的沖突中分一杯羹,那就說明他們有能力將手伸到希臘來."

小瑤的聲音跟著道:"所以對方要麼距離希臘不遠,要麼就是有實力跨區作戰."

"不,就算距離希臘很近,也必然是一只強大的神族,畢竟這是跨國界作戰,對地區性神族來說這種戰斗沒打起來實力就要打個三折了.就算算上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互相消耗後的結果,對方的實力也必須是一二流神族才行,那些搞巫術的小神族跟本沒這實力."

"可這樣的話目標還是太多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三章 憋出了內傷的宙斯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七十五章 企圖摸魚的家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