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三章 好人有好報   
  
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三章 好人有好報

"該死,難道紫日騙我們?為什麼這麼長時間還不到?"被包圍的玩家小隊中的那名男青年開口問道.

"不可能,紫日不會為了我們這點小事敗壞自己的名聲,也許距離遠沒收到信號,也許他還在趕來的路上."隊伍中的隊長一邊奮力砍殺著周圍的怪物,一邊說道.

說起來他們現在的狀況確實很危險,但並不是那種馬上就會喪命的危險.霧魂的戰斗力其實很一般,之所以沒人敢進來完全是因為霧魂殺不死的特性以及恐怖的數量.像現在他們這群人中雖然也死了幾個人,但那都是突然遭受襲擊的一開始一次性喪命的,剩下的八個人雖然個個帶傷,但在緩過勁來之後再支撐一會還是沒問題的.

這邊隊長和那個青年正在說話,旁邊的那個女人卻是提醒道:"隊長,我看我們與其這樣不如往前突破."

"往前突破?那不成找死了嗎?"青年一聽便嚇了一跳."我們現在就算不往外沖也不能往前沖啊!"

與青年相比,隊長的腦子明顯就要聰明多了,這邊女人一說他便反應過來了."對,全體往前沖."

"什麼?隊長你怎麼跟二姐一起瘋啊?"

"笨蛋."旁邊一個家伙拍了青年一下提醒道:"這里怪物這麼多,我們不管往哪邊沖都是死,但是怪物多就說明有七彩魔晶石或者晶母在附近,只要我們能在集體陣亡前找到一塊,我們就不算白死.一塊品質最差的七彩魔晶石現在外面也能賣到兩千多萬,要是極品的那更是輕松上億.晶母的價值大約是七彩魔晶石的三到四倍.只要能找到一塊七彩魔晶石,別說我們集體陣亡,就算全體掉三級那也是劃算的.再說紫日也不是一定就不來了,萬一人家真的是距離遠還沒趕到呢?在他到來之前拿到七彩魔晶石,然後他再救我們一命,這幾千萬不就是白撿的嗎?"

別人都說這麼直白了,這青年又不是真的白癡,一下子也反應過來了."對啊!還是二姐聰明!那我們趕緊往前沖."

——五分鍾之後——"隊長,我們是不是闖進怪物窩啦?怎麼怪物越來越多啊?"之前還挺贊成過來搶七彩魔晶石的青年此時已經是遍體鱗傷,而且他此時正面對著三只怪物的輪番攻擊,逼的他手忙腳亂還險象環生.

"別去管怪物多不多,只管往前沖就對了."之前說話的女人大聲提醒周圍眾人.此時與之前的情況明顯不同,一開始他們還可以聚集在一起團結抵抗,但是因為霧魂太多,而且有越來越凶殘的趨勢,逼的他們的隊伍已經快散架了.有好幾次有個別霧魂沖進了隊伍之中,差點就把他們的隊伍給沖散了,要不是他們隊長奮力反擊才勉強挽回了局勢,這會眾人肯定已經被分割包圍了.

"該死的怪物,我跟你們拼了!"一名被霧魂變成的怪物咬斷了一條胳膊的法師玩家突然低頭沖出了外面的人牆,然後一頭撞進了怪物堆中.不過即使進入了怪物群,他依然沒有停下,而是一邊用法杖隔擋怪物的攻擊一邊拼命向前沖.可以想象一名法師被眾多怪物近身攻擊是件多麼悲慘的事情,雖然他最終還是沖出了七八米遠,但這也就是極限了.就在他努力想繼續往前沖之時,一只怪物突然一口咬住了他持杖的手腕,跟著就聽咔嚓一聲骨骼碎裂聲,這家伙僅剩的一只手便被直接咬了下來.沒有了法杖的隔擋,眾多怪物立刻一湧而上,然後瞬間便將他淹沒在了怪物堆之中.外面的隊員們只能聽到那家伙聲嘶力竭的大喊著:"來吧……來吧,都過來吧你們這些變態怪獸……都跟老子一起完蛋吧."說完只聽轟的一聲巨響,一圈紅色波紋猛然蕩開,周圍的怪物瞬間便被清掉了一大片.

這就是法師在噩夢地帶唯一的用途——人肉炸彈.

戰士們雖然在噩夢地帶也殺不死怪物,但他們可以將怪物的形體暫時摧毀,所以戰士們的自保能力要強于法師.但是,在這噩夢地帶中禁止使用魔力,因此法師就成了徹底的廢物.不過,雖然不能和戰士一樣暫時摧毀怪物的形體,但他們卻掌握著徹底殺死怪物的能力——自爆.盡管慘烈了一些,盡管懲罰嚴重了一些,但這畢竟是真正可以殺死怪物的方法,所以你也不能說在噩夢地帶中到底是戰士更強還是法師更強.畢竟戰士表面上可以摧毀怪物,其實卻一只怪物也不會死,法師表面上無法對付怪物,他們卻掌握著殺死怪物的能力,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平衡吧.

在犧牲掉了一名法師之後,隊伍前方立刻就開闊了很多,隊員們都知道機會難得,所以大家也沒有浪費法師的犧牲,趁機向前猛沖了一大截,然後……然後所有人都傻眼了.

原本因為有迷霧的遮擋,所以他們的視線范圍只有大約十米左右,現在因為向前移動了一大截,所以前方原本被迷霧遮擋的地方也進入了視線范圍,而就在他們前方視線范圍的邊緣之處竟然零散的分布著五六塊七彩魔晶石,而且更驚人的是這些七彩魔晶石居然在自己發光,也就是說這不是那種最低級的七彩魔晶石,而是極品,一枚就能冒一個億的極品七彩魔晶石.

"啊!"在戰場上走神絕對不是個好主意,眾人被眼前的七彩魔晶石晃花了眼睛,結果立刻就付出了代價.幾只霧魂沖入了人群之中,瞬間便撲倒了幾個人拖入了迷霧之中,等到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後隊伍里已經只剩五個人而已了.接著,在一番反抗後又有一人倒地,整個隊伍最終只剩了四個人.隊長,之前說話的女人,男青年以及一名重甲劍士.

"該死,這樣下去我們都得完蛋了!"男青年一邊叫喊著一邊拼命攻擊面前的怪物試圖保護自己.

隊長雖然也在與怪物戰斗,但他卻在努力向著七彩魔晶石那邊移動,而重甲劍士與那女人也都跟在他身邊試圖幫忙.他們都清楚,只要移動過去,哪怕只拿到一塊再死,只要那東西沒爆出去,那他們就發財了.雖然之後等級會略有下降,但那根本無關緊要,有了這比錢他們就可以買更好的裝備用更好的藥品,這樣他們的練級速度就能直線上升,完全可以把損失的等級補回來.

青年見隊長他們完全不回答自己也只好咬牙一邊砍怪一邊移動到他們的身邊幫他們斷後,而那邊三人看到青年過來給他們斷後便以隊長為中堅一心向前突進.因為四個人背靠背剛好封住了四個方向,戰斗力有了明顯提升,起碼不用轉身顧及背後的威脅,這樣四人的安全得到了暫時的保障,並且一直被怪物擋住無法前進的隊長也終于開始緩慢的向前挪動了起來,只是他的前進速度依然相當的緩慢,堅持了近一分鍾也不過是向前移了不到一米而已.

"不行,這樣我們根本到不了那邊!"女人大聲喊道.

隊長一邊氣喘如牛的看著前方只差八九米遠的七彩魔晶石一邊著急的想要加速突進,可是不管他如何努力,能夠見縫插針的勉強移動兩步就是極限了,而且隨著他們向前移動,怪物們的密集程度與戰斗風格都在變化,他們能明顯感覺到怪物們在試圖阻止他們向前移動,因為他們越向前,怪物們就變的越瘋狂.

"不行了隊長,真頂不住了!"青年在背後大聲叫喊著,而隨著他的叫喊,一只怪物突然沖到了他的面前.青年奮力一擊將怪物的腦袋砍成了兩半,但是就在這只怪物消散之後,另外一只怪物卻是從前一只怪物尚未完全散開的霧化身體中穿了出來一下將他撲倒在地.青年被按在地上只能用雙手架住怪物的脖子不讓其咬到自己,但是怪物卻趁機用前爪在他胸口一陣猛抓,瞬間便將他的胸前的鎧甲抓爛,血水與肉絲不斷的翻卷出來,眼看著青年就快不行了.

這邊青年被撲倒後女人便趕緊回身想去救援,順便暫時擋下後面的怪物,但是她這一回身,原本她負責的方向立刻有一只豹形魔獸猛的從她原本站的位置躥了過去,一下撲到了另外一邊的那名重甲劍士的背上並拼命抓撓了起來.

重甲劍士原本正在專心的對付眼前的怪物,沒想到突然被一只怪物爬到了頭上,心里一驚之下手上就慢了半拍,結果被一只怪物從他的防區穿了過去一下撞到了打頭的隊長身上.

隊長反應還算快,擋開了這只怪物,但是再回頭之時卻被正前方的一只體型很大的怪物一下撞在了胸口上,整個人立刻和怪物抱在一起滾成一堆.

那女人沒想到自己不過轉了個身就造成這麼大麻煩,但是既然已經做了,那就干脆先救下男青年,不然不是白落這麼多麻煩嗎?所以她動作不變,上去一腳踢飛了趴在青年身上的怪物,然後兩下干掉一只撲上來補位的怪物,最後一把拉起青年退到重甲劍士身邊,而重甲劍士此時也擺脫了自己腦袋上的怪物,只是他才剛恢複自由,沒想到迎面就是一只怪物從一堆怪物背後躍了出來,然後從前面幾只怪物的頭頂飛過,直接一下砸在了他的胸口上.即便他是以力量和防禦著稱的重甲劍士也被砸的踉蹌了幾步才勉強站穩,只是他這一動,青年又再度暴露在怪物的面前,還沒等他適應一下就又被一只看起來很強壯的怪物給按倒在地一口咬在了面門上.不過還好,他的頭盔比較給力,盡管被咬住,但沒有徹底變形,只是照這個樣子下去,掛掉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那女人發現青年再度被撲倒立刻就要攻擊那只把青年撲倒的怪物,但是還沒等她下手,另外一只怪物卻是從背後摸上來一下咬住了她的左臂,女人原本要落下的斬劍只能回身砍在了這只怪物身上,但她緊跟著就被另外一只從另一側摸上來的怪物一口咬住了大腿拖倒在地.女人抽劍回來用劍柄猛的一下砸在咬住他的怪物的腦門上將其砸開,跟著一腳踢在它肚子上將怪物踢飛,但是還沒等她爬起來,她就已經看到了三只怪物從半空中朝她落了下來.很顯然,她不管如何動作也別指望能完全躲開眼前的這些怪物了.不過,就在她本能的雙手護住頭臉,准備等死之時,奇跡卻出現了.

轟……一枚從側面飛來的光球准確的命中了朝她落下的三只怪物的中間那只,跟著光球爆炸將另外兩只一起炸成了碎片.隨著這三只怪物被干掉,女人趕緊一下從地上蹦了起來,但是等她拿著劍准備拼命之時,卻看到周圍的怪物正在齜牙咧嘴的對著一個方向示威,而那邊正有一大片白色的光球仿佛下雨一般四處亂飛,沿途的怪物只要被碰到一下就會立刻被炸成碎片,根本沒有任何一只怪物可以稍微抵擋一下那些攻擊.

"紫日,是紫日!堅持住,紫日會長來救我們啦!"女人總算是認出了飛在半空的我,她慌忙提醒同伴們堅持住,要是死在這最後一刻那可真是太倒黴了!

"我們在這邊!"男青年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居然從怪物身下掙脫了出來拼命的呼喊著.隊長與重甲劍士雖然沒有呼喊,但心里卻是安心了不少.

另外一邊的怪群之外,我就仿佛轟炸機一般的飄在空中,身前是密集懸浮著的幾十個光球,而只要有怪物進入視線范圍,光球之中立刻就會有一只脫離本陣飛過去,然後將那只怪物轟成一地碎片.

"真是麻煩,居然這麼多."看著周圍死了一批又一批的怪物,我都感覺浮雷有點不夠用了,不過的技能不是只有浮雷,所以在感覺怪物有點太多後便果斷的更換技能釋放了一個大范圍的精神風暴,周圍的怪物瞬間便集體好象發瘋了一般的在原地亂蹦亂跳了起來,然後很多怪物都在蹦了幾下後便突然倒地並分解成霧氣燃燒了起來,而有些雖然沒有倒地崩潰,卻是癱軟在地再也動不了了.

看著周圍被清空的一大片區域,我滿意的點點頭道:"這樣才對嗎."

"紫日會長,救命啊!"那邊的青年見我終于擺脫了怪物的糾纏便立刻興奮的朝我搖手示意他們在那邊.

抬頭看到他們的位置後我便立刻朝他們那邊飛了過去,周圍的怪物雖然被清空了一片,但只要迷霧不散,這里就可以不斷的生成新的怪物,所以在我向那邊移動之時兩邊的怪物也在拼命向中間靠攏,只不過他們的速度顯然沒我快.當然,我不是說移動速度,而是攻擊速度.就在怪物們拼命往中間沖的時候我這邊已經形成了大量的雷光球轟了出去,瞬間便將剛形成的怪物又給轟成了渣渣.

之前在別的地方用浮雷作戰純粹是因為我想體驗一把無限魔力的爽快感覺,就好象如果你身邊有個移動軍火庫,里面的所有武器都是無限彈藥,可以讓你敞開玩,那你說你是拿個手槍或者平時很向往的大狙在那里一槍一槍的慢慢點著玩,還是直接搬個六管機槍先掃他個過癮?顯然正常人都會先拿機槍掃個過癮再說,畢竟大狙什麼的可能很威風,但那種東西是不是無限彈其實區別都不大,反正還是要一槍槍的點,可是多管機槍就不同了,這玩意要是無限彈的話,那把扳機一按倒底,那可就爽了.

我雖然比較理智,但勉強也還算是正常人,至少在心理上是這樣的.所以我在獲得無限魔力後第一反應就是把那些平時不敢隨便扔,偶爾才能扔一兩個的超級魔法先搬出來當普通攻擊用,反正就是出手必是大招,抬足定是必殺.

當然,除了滿足一下心理樂趣之外,我也不是在瞎玩.《零》中的技能是有技能熟練度設置的.這個熟練度除了可以提升技能等級之外還能對技能的威力,釋放速度以及消耗進行全方位的輔助加強.平時那些小技能用的頻繁,大多都升了很高的熟練度,用起來是既順手又實用,可是這些大招,消耗那是一個賽著一個的變態.而且很多大招都帶有副作用或者懲罰屬性,所以一般不是到了可以一錘定音的時候我根本都不敢用.你說這種技能怎麼升熟練度?難得今天碰上個無限魔力的機會,這還不抓緊時間把這些平時消耗太誇張的技能水平練上去,那還等什麼時候?

不過,之前是為了練技能,現在要救人,那就不能放開了玩了.浮雷這東西威力固然是大,但用來對付霧魂確實有點小題大做了.對付霧魂變化的這些實力很弱的怪物,最好的技能不是浮雷這樣威力巨大的單體殺傷魔法,而是像我正在用的雷光球這樣的以數量取勝的法術.

雷光球這個技能在視覺效果上其實和浮雷很像,都是搞出一個個的電光球,然後扔出去砸人.只不過浮雷這東西我一次最多召喚八個,再多魔力就頂不住了.就算魔力無限,可同時控制太多,我的輸出畢竟跟不上.但是電光球不一樣.這只是個中級技能,消耗不算高,而且本來就是群戰干擾型法術,我平時都可以輕輕松松拉出幾十個光球對敵人進行狂轟濫炸,而且如果不是一次性都發射出去,那還可以邊發射邊制造,這樣就能形成源源不斷的持續打擊效果.

現在那幫人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幕,只見我身上罩著個光球以離地一米左右的高度直直的朝他們飄了過來,而我身邊則是浮動著大大小小上百個雷光球,好象原子核外面的自由電子一般環繞著我高速運轉著,而這些光球在環繞過程中時不時的就會飛出去幾個,准確的將附近一定范圍內出現的怪物轟成渣渣.

"太他娘的帥了!"男青年看著周圍將他們逼的走投無路的怪物在我面前居然連近身都做不到,而且我貌似都沒扭頭去看過那些怪物,這樣的戰斗力確實是和他們差太多了.

在男青年的感歎聲中我終于飛臨了那幾人的身邊,同時用雷光球將靠近他們的怪物全部轟成了渣之後才在他們面前略微降低了一點高度,但卻依然沒有接觸地面."唔……貌似我來晚了點."對方原本有十幾人的隊伍這會只剩了四個,確實是減員比較嚴重了.

剛剛還對我崇拜無比的男青年這回才想起來自己隊友死了不少人,立刻就有些生氣的想要朝我發火,不過我在他做出反應之前便突然伸手制止了他的行為.

"如果你是想責問我為什麼現在才來,那我請你就不要說了,免得搞的大家不愉快.畢竟我來救人就已經是在幫忙了,這不是我的義務,也不是我的工作,明白我的意思嗎?"

那個隊長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將那家伙推到了一邊,然後道:"不管怎麼說還是多謝你能趕來."

我點點頭道:"你們是想現在讓我把你們送出去,還是有別的安排?在你們做出決定之前先說明一下,如果你們要出去,我會派我的魔寵從天上帶你們離開,如果你們要繼續冒險,那我是不會再來救你們的.所以……決定你們必須自己來做."

"明白,不管怎麼說你能救我們一次就是很大的恩情了,我們不會得寸進尺的."女人說道.

我滿意的再次點頭,然後道:"那麼就告訴我你們的決定吧."

"我們打算繼續冒險."那名隊長非常肯定的直接回答道.

"如果你們是為了那些東西."我指了下那邊的幾塊七彩魔晶石,而對方則是好象受驚的兔子一般嚇的趕緊移動到了我與七彩魔晶石之間,那意思已經不言自明了.不過,我並沒有在意他們的行為,而是繼續說道:"如果你們是為了那些東西,那麼我可以允許你們帶走你們現在能看到的那幾顆,但是如果當你們得到了那幾顆之後還有什麼非分之想,請掂量一下自己的實力再說."

這幾個人被我說的都是一愣.最開始他們以為我會霸占那幾塊七彩魔晶石.盡管他們以自己的立場將我得到那幾塊七彩魔晶石的行為定義為霸占但其實他們自己也清楚,那東西不管從什麼角度來說都應該屬于我.因為如果我不來的話,他們別說那幾塊七彩魔晶石,連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因此那些東西其實和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關系.但是,人都是自私的.在你有可能獲得一大筆財富,而只因為一些模棱兩可的道理可能會失去它們時,你會怎麼選?

他們四個人反正是選擇了站在自己一邊,我想大多數人也會這麼選.于是他們選擇性的忽略了我在這其中起到的關鍵性作用,並直接認定了那些七彩魔晶石是他們發現的,就應該是他們所有.當然,聰明人應該會看到我的實力,並由此來推斷不應該強占這些東西,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實力從我這里搶到那些七彩魔晶石,除了讓我對他們的好感變成敵意之外不會有任何別的收獲.

但是,這些人顯然還沒聰明到那個份上,或許如果是別人遇到這種狀況,作為旁觀者他們可以想到正確答案.但現在是他們自己站在那里,面對著唾手可得的數億財富,能保持理智的人並不多,而他們顯然就是這樣的人.

正因為他們選擇了得到那些七彩魔晶石,所以他們已經認定了我會提出占有那些東西,可是他們卻意外的聽到我說要把那些他們看到的七彩魔晶石都給他們,你說這是不是很讓人驚訝?

他們選擇認為自己應該得到那些七彩魔晶石只是一種自我中心的思考方式,其實他們內心里都清楚,那東西應該屬于我,所以他們在我提出東西歸他們時才會這麼驚訝.

事實上我也並不傻,如果那里確實就只有這麼幾顆七彩魔晶石,我當然不會跟他們客氣,畢竟不管怎麼說東西本來就該是我的.確實,如果沒有他們的求救,我就不會來這里,也不可能得到那些七彩魔晶石,但同樣的,我不來他們也別指望得到.而且,從最終得到七彩魔晶石的出力方面來說,我的比重要遠遠大于他們,因此就算承認他們發現七彩魔晶石可以得到一部分,也不可能把這些全給他們.

當然,我也明白上面這些道理,而我也確實就是這麼做的,而原因嗎……就在那幾塊七彩魔晶石之後的地面上擺著.

大家都知道,級別這東西影響的可不單單是屬性面板上顯示的那麼點數據,它其實還影響著玩家的很多方面,另外,加上一些血統優勢,我在視力以及聽力等方面是要遠超一般人的.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我看到的情況和他們看到的並不一樣.

這些家伙看到的不過是在他們的視力范圍的邊緣躺著幾塊七彩魔晶石而已,但我看到的卻是在這幾塊七彩魔晶石之後的土地上躺著更多的七彩魔晶石以及少量的晶母,而且直到我的視線范圍的盡頭,依然還有更多的七彩魔晶石在向那邊延伸,而且是越往遠處就越密集.這說明什麼?從近處說,這說明後面還有一堆七彩魔晶石和晶母.從遠處說,我們之前猜測的那種可能存在的,能夠制造晶母的晶母之母很可能就在這前方不遠處.畢竟別的地方都是好大一片區域才能零散的找到一兩塊七彩魔晶石或者晶母,這里卻是成片成片的出現,而且越往前越密集.這根本不需要我去畫分布圖,直接就能用肉眼看出分布規律來了.

正因為能看到前面恐怖的七彩魔晶石與晶母數量,所以,我覺得作為發現者,把眼前這幾塊七彩魔晶石給他們作為分成也是應該的.但是,我很懷疑當他們看到前面的那更加恐怖的七彩魔晶石與晶母的數量後,他們就會不再只局限于眼前的這一點七彩魔晶石,因為人的貪欲是沒有止境的.對于他們來說,突然獲得眼前的價值幾個億的七彩魔晶石已經是一種一步蹬天式的橫運了,但是,只要他們看到後面那價值數百上千億的七彩魔晶石與晶母之後,如果只讓他們帶走這幾個億的七彩魔晶石,他們不會感覺自己賺了,而是會很難過的認為自己虧了,而且虧大發了.盡管作為旁觀者,你可能覺得這很不合理,但當你置身其中之時,這就是所有人的直接反應.所謂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大概就是這麼個情況了.

不管我是怎麼想的,對面那四位至少到現在為止還沒發現前面的那些七彩魔晶石與晶母,所以他們暫時還沒有完全瘋掉,只是有些貪心而已.

在短暫的驚愕過後,那名最沉不住氣的青年終于率先開口問道:"你真的要把那些七彩魔晶石都給我們?"

我迅速點頭,並反問他:"你覺得我騙你有意思嗎?想要搶的話,直接干掉你們就好啦.難道你覺得你們有反抗的能力嗎?哦不對,我甚至根本不需要動手,我只要停止現在正在進行中的火力壓制就行了.那些怪物自然會解決掉你們,之前他們就做的挺不錯的."

此話一出那邊四位總算是恢複了一點理智,他們這時候才想起來,他們之所以能安靜的站在這里和我討論那幾塊七彩魔晶石的歸屬問題,完全是因為我在談話的過程中依然在用不斷出現的雷光球轟擊這附近前仆後繼的怪物們,只要我的壓制行動稍稍一停,他們立刻就會被洶湧的怪物所淹沒.

想明白了眼前的情況後四人總算是冷靜了下來,在互相小聲討論了一下之後還是那名隊長站出來說道:"抱歉紫日會長,之前是我們一時被利益充昏了頭.現在想來,這些東西我們全拿走確實有些不應該.當然我們也確實很想要,畢竟這都是錢啊,有誰會和錢過不去呢?你說是吧?不過,您既然說把這些東西都給我們,我覺得不會只是開玩笑耍我們玩,應該是真的.只是我不理解您的動機.雖然外面對您的風評還算不錯,但也只是說您非常的守信用,可是單薄名利這種事情似乎和您的習慣不太沾邊啊?"

對方的話直接把我說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們還真是挺聰明的.好吧,我不想和你們繞彎子,就直接說吧.你們可能也猜到了.你們能看到的七彩魔晶石只是這里的一部分,在迷霧之後還有很多七彩魔晶石和晶母,數量比這要多的多.雖然沒有我的幫助,你們一塊七彩魔晶石也拿不走,但畢竟我也是因為你們才發現了這里,所以,我覺得分你們一些好處是應該的.只是,我希望你們不要過于貪心.只要不是隨便揮霍,眼前這幾塊七彩魔晶石的價值已經足夠你們以後在游戲里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了,你們還可以兌換一些錢到現實中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我覺得這比錢你們全隊十幾個人分的話,應該是夠用了.畢竟那可是幾個億啊.你們就算平分,一個人最少也能落下四五千萬了.有這麼多錢,我覺得應該是夠你們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了.但是,如果你們還想要更多,那麼我希望你們想好後果.我是不會允許你們得到除了眼前這些之外的其他七彩魔晶石的,你們要是覺得和我翻臉可以得到更多利益,那大可以去做,但如果你們認為那不合適,就請保持理智,帶著這些七彩魔晶石,去過你們幸福的下半輩子."

我的話可謂是已經把事情分析的相當明了了.他們四個暫時還有點理智,也明白我說的確實是正確的.雖然總覺得心里還是有些癢癢,就想過去再拿點,畢竟我說了,那邊還有比這邊多的多的七彩魔晶石和價值更高的晶母.但是,想歸想,他們總算還是明白好與壞.

在稍微合計了一下之後,那個女人站了出來,然後對我說道:"紫日會長,我們有個小小的請求,不知道您可不可以答應.當然,您放心,只是小請求,如果您覺得不合適,那就按您說的辦."

我點點頭示意她繼續.

那女人得到許可後才繼續開口說道:"這個,按照您的意思,是要將我們目前能夠看到的這六塊七彩魔晶石都給我們是嗎?"

我點頭.

對方繼續道:"這六塊七彩魔晶石的品相您也看到了,每塊賣一億水晶幣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吧?"

我再次點頭.

"您也知道,我們只是一個玩家小隊,或許在普通玩家中算是有些實力,但是和那些行會組織以及高端玩家一比,那就什麼也不是了.這七彩魔晶石放在我們這里,我們就只能去找人寄賣,最後被收一比手續費,還要交國家的個人所得稅以及所屬城市的城市稅,這來回一轉手,每塊七彩魔晶石最多只能拿到六七千萬水晶幣而已.但是,您是冰霜玫瑰盟的老大,你們有自己的城市,自己的銷售網,所以……"

"你想直接要錢是嗎?"

"不完全是."對方說道:"我們想要用其中三塊七彩魔晶石跟您交換一塊晶母,然後將另外三塊以每塊九千萬的價格賣給您.這樣我們就省掉了很多中間費用,只要再交一點國家稅收,剩下的就是純收入了.至于那塊晶母,我們不打算賣掉,而是要用它來制造一個小的魔晶石礦,就當它是養老保險了.畢竟坐吃山空總不是個事,晶母的產出需要時間,雖然不會立刻就給出三塊七彩魔晶石價值的白魔晶石,但它源源不絕的特性決定了它的長期價值更大.所以我們希望換一塊晶母.這只是我們的小請求,不知道您能接受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二章 練級的好地方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零四章 寶石遍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