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一樣的海皇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一樣的海皇

波塞冬之前所指的我的猜測實際上說的是我關于他為什麼不肯叛逃的猜測,而事實上這一猜測我並沒有和波塞冬說過,甚至于我都根本沒和任何人說過.但是,我雖然沒有說過,可是作為我們冰霜玫瑰盟代表去會見七海神柱守護神的阿芙洛狄忒卻是和那些守護神說過這個事情,但是按照當時的情況來看,他們與阿芙洛狄忒接觸,實際上應該是要背著波塞冬才對的.但是,現在波塞冬居然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他對手下這些人所做的這些小動作一直都是了然于胸的.

那些神柱守護神自以為他們瞞著波塞冬秘密會見了阿芙洛狄忒,但實際上他們的會議卻是一點也不秘密,起碼他們最想瞞著的兩個人之一的波塞冬知道了這個事情.至于波塞冬為什麼知道我也有這樣的猜測,這個相對就要好解釋多了.我作為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會里的事情我應該都是知道的,何況我現在就是主要在關注奧林匹斯神族這邊的工作,所以對于這邊的一切情報,我必然是會第一時間知道的.那麼,既然阿芙洛狄忒能在會議上談到這些對波塞冬的猜測,那麼我也有相同想法也就不足為奇了.

從波塞冬這段話中我發現了波塞冬的兩個不同于傳聞的特征.

傳聞中的波塞冬是個貪得無厭並且表現的有些愚蠢的人物,因為他在很多時候為了得到某些東西總是會失去更多的東西,也就是說他的貪婪並沒有讓他得到任何實際好處.一般來說像這種情況對每個人來說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但是如果次數太多了,那只能說明這個人很愚蠢,而且是無可救藥的愚蠢.之前我就是這麼看波塞冬的,因為他確實就是這麼干的.但是,從剛才這句話中就能看出來,波塞冬不但一點也不蠢,相反還很聰明.能夠知道手下們刻意避著他進行的會議中的內容,這說明波塞冬有著一套自己的,完善而隱秘的情報體系.不管這個體系是不是他自己建立的,但是能想到建立這麼個體系,其本身就是傻瓜能干的出來的.再說即便那個情報體系不存在,這個消息只是他偶然得到的,他能單憑這一個消息就猜到我心中所想,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由此可見波塞冬並不像外面傳聞的那樣貪婪而愚蠢.

關于波塞冬的第二個不同于傳聞的特征,我覺得就是有關于波塞冬的人品問題了.

傳聞中波塞冬是個好色的家伙,這點在奧林匹斯神族中到是一點也不奇怪,反正整個奧林匹斯神族中基本上就沒幾個男女關系正常的,只要你能想到的挑戰倫理極限的男女關系,在奧林匹斯神族中基本都能找到活生生的例子,尤其是宙斯這個老淫棍,簡直就是個發情期的動物,上到自己的老娘,姑姑,阿姨,下到自己的親姐妹,女兒,以及那些手下,兄弟們的妻,女,外加一些凡間女子,還有各種雌性的非人生物,反正只要能生孩子的他就沒有不敢上的.相比之下波塞冬的那點小問題根本就不叫問題.但是,雖然波塞冬的這點事情根本不算是個事,但有關他的傳聞中依然有很多都是說的他的好色行為引發的各種壞事,其中包括很多他坑害別人以及仗勢欺人的事件,反正波塞冬在凡間的惡名基本上都是女人引起的,而且傳聞中他極端的小肚雞粥,特別喜歡記仇.

但是,現在看來,實際與傳聞應該是有很大出入的,因為波塞冬明顯知道自己手下們有叛變的意思,可是他卻沒有一點在意的樣子.如果波塞冬真如傳聞中的一樣小肚雞腸,他就不可能容忍手下的叛變,可是他不但容忍了,而且種種跡象還表明這個事情很可能就是他自己主動推動的.他這分明是在犧牲自己保全自己的手下,最誇張的是他這樣做甚至都不會被感激,因為他是以惡人的身份出現在手下們的認知中的,如果不是阿芙洛狄忒在之前的秘密會議中點出了這個事情,搞不好最後那些海神系的家伙一直到叛逃到我們那邊去還會不斷的罵波塞冬也說不定.這種舍己為人,不但不留名不取利,反而甘背黑鍋的行為已經不單單是人好可以解釋的了,這簡直都快成聖人了.當然,我覺得這個事情也不能說明波塞冬就是個聖人,他這樣做應該還有別的原因,也有可能純粹就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的心理變化促成他做了這樣的決定,但不管是什麼原因,反正他這麼做了,這就決定了他必然不能被歸類到惡人的范疇中去.

看著眼前明顯表現的不同尋常的波塞冬,我遲疑了好半天才開口確認道:"你確定知道我的猜測?"

波塞冬直接點頭道:"沒錯,就像你猜的一樣.我是故意安排他們離開的,那些家伙的小動作我早就知道了,他們這幫傻瓜做事太不小心,要不是我的人幫他們掩蓋,他們已經被宙斯的眼線發現三回了."

波塞冬能說出這樣的話,看來我的猜測就沒錯了.于是我也開誠布公的問道:"那麼既然你都已經決定放他們走了,為什麼你自己不走呢?你願意犧牲自己放他們離開,說明你是很在意這幫手下的.大家一起換個東家繼續干不是挺好的嗎?你不總不至于懷疑我和宙斯一樣喜歡坑自己人吧?"

"紫日會長真會開玩笑,答案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何必還來問我?"

"你既然知道我知道了,那你就該知道我問的到底是什麼."

雖然我倆的話要是有第三個人在場,肯定聽的云里霧里的,但是作為當事人我們都很好的理解了對方的意思.波塞冬在我說完之後直接道:"你不用問了,這件事情你知道也沒用.我之所以見你這一面就是求你把我那幫不爭氣的手下都帶走,以後好好照顧他們."

"喂喂喂,別搞得跟臨終托孤似得好不好?據我所知你還死不了,再說你那幫手下翅膀硬著呢,離了誰他們也照樣能獲得滋潤."

"我或許死不了,但也和死了差不多,至于那幫小兔崽子,沒有你,他們確實活不滋潤."

"為什麼不肯說出你的顧慮?就算我真的解決不了,你好歹也可以讓我幫你想想辦法啊?再說你不說出來怎麼知道我就一定解決不了?"

"這……"波塞冬明顯有些猶豫,可見他還是想離開的,只是什麼原因限制住了他.

"干嘛那麼多顧慮?你自己都說了,留下來也和死了差不多,這樣你還肯留下來,說明你已經准備好迎接死亡了.你現在既然連死都不怕,那還怕什麼啊?"

波塞冬搖了搖頭道:"不,你不明白,有些事情真的比死更可怕."

"你說出來我不就明白了嗎?"

"我真的……"

"別再和我說什麼不能說了,我就想知道你到底為什麼不走?"

波塞冬相當危難的看了看我,然後似乎陷入了天人交戰之中,我知道他在思考權衡,所以也沒有打擾他,就讓他這麼安靜的想.

其實本來我覺得這個事情應該是很簡單的,因為一開始我猜測波塞冬身上可能與泊爾塞福涅一樣被裝了能量潰散法陣,這種東西對他們這些奧林匹斯神族來說可能是無解的,但對我來說卻不是問題.宙斯厲害的是他的個人實力,不是他的知識.玩技術我們還沒怕過誰.但是,現在看來事情絕對不像我們想的那麼假單,因為如果真的是宙斯用某種手段限制住了波塞冬,那麼以他現在這種死都不怕的狀態,應該會毫不保留的告訴我才對,可是他確對這個事情推三阻四的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這就相當讓人奇怪了.生命受到威脅雖然也讓人無奈,但還不至于到不能說出來的地步,所以這個事情應該還有別的什麼隱情存在.

由于波塞冬在想問題,我也沒有任何要打攪他的意思,所以被清空的大廳內此時安靜的就跟鬧鬼一般.就這麼安靜的等待了足有十多分鍾,對面的波塞冬忽然歎了口氣,而我則是心中一喜.歎氣說明無奈,如果波塞冬不打算告訴我他的麻煩,他就應該安靜的告訴我而不是歎氣,因為做出這個選擇已經代表他心如死灰了,所以他根本就不會歎氣.那麼,既然他歎氣了,說明他對此表示無奈,但至少還有希望存在.由此可以判斷,他是打算說了.

果然,波塞冬很快就如我所料的揭曉了答案,只是這個答案卻是有點驚悚,而且實在是超出我的預料太多了!

"你你你……你這是……"看著眼前的波塞冬我已經完全不知道說神什麼好了,雖然我之前就發現了波塞冬與傳聞不符,但卻沒有想到居然會差這麼多.因為,就在剛才,波塞冬突然一件件的脫掉了他身上的所有衣物,而知道他完全赤裸之後,他竟然還在脫,只是這次不是脫衣服,而是……脫皮.

沒錯,波塞冬從自己背後找到了一個開口,然後就好像《聊齋》中的畫皮一般,直接從身上脫下了一層人皮,而在這層人皮之中的竟然是——海水.波塞冬的體內竟然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團海水,一團可以隨便改變形態的海水,而且看起來和外面的普通海水沒有任何區別.

"你難道是水元素?"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秘密接見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海皇的隱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