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入侵海神柱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入侵海神柱

由于計劃很周密,所以我們的行動相當迅速.由于性格的原因,埃克薩斯並不喜歡執政官,甚至于還有點討厭他,但是盡管如此,埃克薩斯還是被迫跟著他出去了.不管怎麼說執政官在明面上依然是和他平級的存在,即便再不喜歡,只要沒有徹底翻臉,表面上還是得裝裝樣子.埃克薩斯只是比較淳樸,不是真的傻,所以禮尚往來那一套他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

執政官把埃克薩斯騙走之後整個海皇殿最高權力者就變成了龜田.埃克薩斯的那幫手下平時除了幾個崗哨之外都在軍營活動,所以覆蓋面積很小,加上埃克薩斯並不知道有狀況要發生,因此也沒給他們什麼指示.執政官大人雖然不是武官,但畢竟管理著整個海皇殿,所以手下也有少量武裝人員,而且和埃克薩斯的部下不一樣,執政官的部下們都是知道大概計劃的.當然,他們知道的只是有人要進入該神柱,而且對方是執政官大人的同盟,其他內容他們是沒有資格知道的.

在這種一個知情一個不知情的情況下,執政官的人自然底氣較足,加上龜田這個身份高貴的家伙存在,守衛海皇殿的那些侍衛們都沒敢攔截我們,甚至于連上前詢問都沒有就把我們給放了進去.

七海神柱的守護神們並沒有和我們一起進入海皇殿,而是在我們進入之後分別由不同方向進入海皇殿范圍的.因為埃克薩斯這個守備軍的中樞不在,所以各個大門之間的守衛雖然在看到七海神柱的守護神到來後就給總部發了通知,但是因為埃克薩斯不在,所以沒有人有權閱讀這些東西,因此消息也就算是卡在了這一環節.

沒有人阻攔,我們的計劃進行的相當順利.進入海皇殿內部之後我們迅速到達了波塞冬的寢宮後面的廣場之上,主海神柱就立在那里.不過,龜田的權威到這里也就算是用完了,海皇殿內部的侍女和仆人什麼的都對龜田尊敬有加,但是這邊的首位卻是埃克薩斯的人,所以龜田的命令在這里根本就沒用.當然,雖然這里的守衛不會聽龜田的命令,但是起碼的尊敬還是有的.畢竟龜田的身份他們也是知道的,而且埃克薩斯和龜田的私人關系還算不錯,因此埃克薩斯的手下們自然對龜田的認同度也比較高,通常只要不是違背原則的事情,讓他們通融一下也沒什麼,只是要進海神柱就有點麻煩了.

將二十一名海神柱守護神留在了大殿外面准備攔截隨時可能返回的埃克薩斯以及增援部隊,我和波塞冬以及龜田,還有波塞冬的那個侍女四個人一起走進了廣場一直來到了海神柱下面.

龜田的任務就是發揮他的人脈和權力盡量想辦法讓我們進去,而萬一不行的話,我就是那個武裝保險,至于波塞冬的侍女,她的任務主要是增加龜田的可信度,畢竟她是波塞冬的貼身侍女,雖然沒有什麼明面上的權利,但你卻絕對不能小看她,畢竟是海皇最親近的人,她在適當時機說出的一句話有時候甚至比七海神柱的守護神說的話還有用,這就是她的隱形實力.另外,這位侍女實際上除了隱形實力之外也有沒隱形的實力,因為,她實際上是個三千級的神族近衛.也就是說,真打起來的話,她甚至能和我拼個十八回合再安然無恙的全身而退.畢竟是波塞冬的貼身侍女,誰要是以為她就是一個會賣萌的傻姑娘,那他才是真傻.

嘩啦.我們剛走到海神柱前面,幾名守衛中的一名看起來裝備很不錯的小頭目就走了出來擋住了我們的去路.他先是向龜田行了個禮,然後打量了一下我和波塞冬,最後才開口問道:"不知道龜田大人這是……?"

"哦,是這樣的."龜田將波塞冬讓到了前面,然後道:"是波塞冬大人讓我帶這位來完成入籍手續的."

神族所謂的入籍可不是注冊戶籍,而是說將自己的神魂分出來一部分打入神力核心,從此你就是這支神族的一份子了.這種事情在進行時神族必須得靠近神力核心才能進行,至于控制神力核心的主神到底在不在場其實問題都不大.神力核心對于神魂的吞噬是一種本能行為,不需要操縱就可以自動完成.但是因為神力核心本身太重要了,所以盡管這種事情不需要主神親自負責,主神也必然會到場.正因為這個原因,今天龜田帶著波塞冬來冒充入籍的神族,可以說是既合乎規定又不合規定.

那個守衛一聽說是入籍也覺得是正當理由,但他還是覺得放我們進去不合適,所以便問道:"如果她是入籍的,那他是干什麼的?"守衛指著我問道.

龜田還沒來及說話我就搶先開口道:"我是波塞冬的朋友,不過今天我主要是護送她過來,你們帶她進去就行了,我就在這里等."

既然我說了不進去,那守衛也就沒話說了,畢竟他只是神柱守衛又不是宮殿守衛,我只要不接近神柱他就無權過問.

"可是龜田大人.規矩您應該比我清楚.入侵這種事情即便是波塞冬大人不親自來也說得過去,可是您起碼不能違背大人定的規矩吧?按照規定,要進入海神柱,如果不是大人親來,那就必須得由您和執政官大人以及我們元帥大人一起到場才行,可是您現在就這麼自己跑過來讓我怎麼放您進去啊?要是就您一個人我還是通融通融,可是您還得帶一個人進去.即便是辦理入籍,她現在也還不是我們的人,而且即便入籍了,那她也不過時剛加入我們海神系的小神而已,我怎麼能隨便放她進入海神柱?"

早有准備的龜田在守衛說完之後立刻裝出了一副苦瓜臉用很憋屈的口氣說道:"你以為我想嗎?波塞冬大人讓我帶她來入籍,我難道能問大人:你自己干嗎不去?這不是找死嗎?接了任務就得辦好,這是我們做臣子的本分.你說的規矩我當然知道,可是等我跑到執政官那里卻得知他去找你們元帥去了,之後我又趕緊跑到你們的兵營,結果你們那個什麼副官說你們元帥和執政官一起出城了,而且不知道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你說我能怎麼辦?"

那個衛兵一聽也覺得這個事情確實挺無奈的,但是規矩就是規矩,現在為難的是龜田又不是他,要是他因此放龜田進去,那為難的就是他了.畢竟再怎麼說違反規定就是違反規定,這可是重罪.

"龜田大人啊!我也知道您這樣很無奈,可是我也無奈啊!大人的規定是不能更改的,我們實在沒辦法呀!實在不行的話,要不您先回去請示波塞冬大人是不是可以親自發一道手令什麼的啊?"

"手令?"龜田明顯一愣,而我和波塞冬也是愣了一下,因為我們居然忘記還有這個辦法了.

波塞冬雖然是海神族的最高領袖,但她也不可能什麼事情都親自去和小兵們說吧?所以說除了派出親信傳令之外,最有用的就是手令了.神族的手令就是用主神的神力寫的符文,因為神力波動不同,所以基本無法偽造,使用方便安全還有保障.波塞冬現在雖然形象發生了改變,可她畢竟還是她,她的神力可是一點沒變.也就是說手令那玩意她現在依然可以照樣寫出來.只可惜我們居然忘記了這茬,不然哪用費這麼大事!

在稍微一愣神之後我連忙插到了龜田和那個頭目之間擋住了龜田,然後大聲說道:"手令我們有啊!出來的時候我明明看到波塞冬大人給龜田寫了一個手令的,肯定是龜田忘記了,我們這就拿出來給你看."

趁著我說話的這時間,波塞冬也是反映超快的往龜田那邊靠了一步迅速在他的手掌上用神力寫下了一道手令.因為手令只有一個符號,所有的內容都是以神力灌輸進去的,所以寫起來速度飛快,我一句話說完波塞冬也正好寫完.

那邊的守衛聽我說完之後才發現我居然把龜田擋住了,當即就有點生氣,不過他還沒來及發火,龜田已經先一步伸手把我撥拉到了一邊,然後亮出手掌上的手令道:"你看,我是有手令的,只是一開始忘記了.你要早說我就給你看了."

本來我們以為守衛看了手令就會放我們進去,但是誰知道那家伙在看到手令之後先是一驚,然後猛地向後退了一大步並同時大喊道:"擋住他們,這些家伙是敵人!"

突然地變化把我們全給搞愣住了,連波塞冬都傻在了那里.手令是她親自寫的,神力當然不會有錯,可是守衛看了之後居然說他們是敵人,這個變化未免是太超出預料了,所以連波塞冬都迷糊了.

"喂喂,這個手令明明是我看著波塞冬寫給龜田的,怎麼可能有問題,你有沒有看清楚啊?"

盡管我出聲質問了那個守衛,但是對方卻一點要放下武器的意思也沒有,反而得意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偽造波塞冬大人的神力的,但是有一點你們欺騙不了我.如果你們手里的手令真的是波塞冬大人給的,那麼龜田根本就不可能去找執政官和我們元帥,因為只要有一道手令就足夠了."

聽到對方的話我就想出聲反駁,但是讓我意外的是對方居然立刻又接著道:"即便你們可以借口說是龜田忘記了手令,我還可以勉強相信你們,但是有一點實在是錯的太離譜了.你們的手令中居然寫的是龜田奉命帶領新人入籍,准許進入海神柱,海神衛隊不得阻攔."

"那又如何?"龜田和我都是相當詫異的看著那個守衛不明白這個命令到底哪里出錯了.

那名守衛冷笑了一聲道:"果然,你們其實根本就不知道我們這邊的情況."

"你什麼意思?"

"很簡單."那名守衛道:"我們是海神衛隊沒錯,但我們平時從不負責守衛海神柱,今天不過是因為昨天舉行的衛隊演練中出了意外,原本負責守衛海神柱的人魚衛隊出現了大量傷員,因此我們才被臨時調來頂班,也就是說波塞冬大人根本不知道是我們守在這里,而你們剛才的表現說明你們也不清楚我們原本不是守衛這里的守衛,所以你們的手令必然是剛剛偽造的.雖然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弄出了帶有波塞冬大人神力的手令,但你們絕不是波塞冬大人派來的這一點我可以確定."

聽完這位的解釋我們一起把目光轉向了波塞冬,而波塞冬被我們看的也有些不好意思,最後只能硬撐著辯解道:"你們看我干嗎啊?這本來就是埃克薩斯的事情,我可是要管理整個海洋的海皇,要是這種小事我都要關心那不得活活累死?"

波塞冬的話雖然有點強詞奪理的意思,但也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是事實.這好像一支軍隊的將軍不可能知道每個士兵的換崗時間以及具體任務一樣,波塞冬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每個手下具體都在干什麼,即便是現代軍隊有電腦協助,高級指揮官也不可能對每個人的情況都了如指掌,所以說今天這個事情還真不能怪波塞冬.

等波塞冬便捷完了,對面的那些家伙反倒是糊塗了,不過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他們就認定了波塞冬說自己是波塞冬的話屬于故意擾亂他們思維的行為,所以直接被他們給忽略了.

那個守衛反應過來之後直接一指我們這邊大喊道:"一組上前攔住他們,二組三組兩側包圍,四組,五組守住入口別動,發信號叫增援."

那些守衛一聽頭目發話立刻便動了起來,一隊隊的守衛沖了出來迅速布置出了一個包圍陣型.我一看這架勢也只好將永琠滮F出來准備迎戰,結果波塞冬一看我手里的永琤艅韐ˋ藿D:"別用你的劍,這都是我的人!"

我一聽才想起來這次不能殺人,所以只好把永硠雂F個樣子.只見剛剛還是劍形的永痧w眼之間便變成了液體,然後順著我的雙手包裹了上去,最終在我的拳頭外面形成了一層厚重的拳盔.

當.我將兩個拳頭對撞了一下,發出了清脆的金屬撞擊聲,跟著問波塞冬:"這樣沒問題了吧?"

"反正只要別傷人,你願意拿什麼武器是你的自由."

"靠,都不讓我傷人還說那什麼武器是我的自由,除了這種沒鋒的武器,永硠雃角偵礞ㄥ豸H?"

對面的那幫守衛對我們的吵吵鬧鬧可沒有一點反應,布置好陣型之後他們就停在了那里並沒有馬上沖過來.由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波塞冬的人訓練水平相當之高,因為他們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一般來說當守衛發現有入侵者的時候都會主動迎戰,這是人的基本反應,大家也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但事實卻是,守衛實際上並不應該顯得太英勇.

守衛的工作時保護,而不是殺敵,因此不管保護的是什麼,起碼有一點就是不能離開被保護的事物,尤其是不能讓自己掛掉,因為哪怕東西被搶了,只要守衛還在,對方就不能專心逃跑,因為守衛可以阻礙對方.但是,如果守衛一上來就沖上去和敵人決戰,那就變成武力對決了.要是敵人比守衛弱還好說,萬一對方更強,那不是直接就等于守護的東西要丟失了?所以說守衛並不需要和敵人決戰,也不需要去積極的殺傷敵人.守衛真正需要做的事情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拖時間.通常守衛都不會是己方能動員的全部力量,也就是說只要堅持住一段時間,己方的增援就會陸續趕到,而反觀敵方,作為秘密滲透人員,不可能像正規戰役那樣還搞什麼波次進攻,梯段入侵.小股竊賊是沒有預備隊的,所以作為守衛,完全沒必要去個敵人硬碰硬,只要守住了海神柱,他們的任務就算是完美完成了,能不能制服我們根本不是他們需要關心的問題.

盡管守衛們沒有沖,可是我們卻不得不沖了.執政官這回也不知道把埃克薩斯片拿去了,因此我們暫時沒法估計他的返回時間,不過以埃克薩斯的死板來說,想來他不會再執勤期間離開任務區域太遠,所以埃克薩斯在接收到這邊發出的魔法警訊後肯定能在短時間內趕回來,區別僅僅是這個短時間到底是一分鍾還是十分鍾而已,反正多半是這個范圍以內.

因為時間緊迫,所以我麼根本沒時間浪費.看我這邊已經武裝起來了,其他人也迅速的拿出了各自的武器開始准備,不過他們畢竟是面對自己人,下手自然美我這麼果斷.

看著前面的戰陣,我直接一步就躥了過去.對面那位小頭目沒想到我面對他們的戰陣還敢往前沖,連忙一揮手命令手下魔法遮斷,結果因為我速度太快,還沒等他們那邊魔法成型我便已經沖到前排的戰士面前了.

那排戰士一看我靠近立刻就拿著手里的戰戟揮了過來,不過我根本連閃都沒閃,雙手直接抓住兩側刺來的戰戟,跟這身體往側面一讓避過正面那柄,跟著甩開手里的戰戟一步跨到正面的戰士身邊,不等他把遞出的戰戟收回來便迅速貼了上去一個鐵山靠直接將那家伙撞飛,順帶還把他那一側的人帶翻了一大片.

撞飛這個家伙之後沒管右邊那排家伙直接沖過防線闖入法師群中.神族的法師只是比較擅長魔法攻擊,不是不會近戰,因此他們對我沖過來倒是沒有表現出什麼過于緊張的情緒,不過這也只是一瞬間的想法而已,等我開始動手這幫家伙就發現不對了.

本來他們仗著自己是神族,以為我就算夠厲害也不過是能傷到幾個人而已,到時候靠著人數優勢他們還是能制伏我的.但是,僅僅是剛一接觸他們就意識到麻煩大了,因為我根本沒有像這些家伙預料中的那樣和他們糾纏在一起,而是揮起拳頭左右開弓,上去就打翻了兩個,而且被擊倒的家伙在倒下之後就再也沒爬起來.

之前那位和我們交涉的頭目也是嚇了一跳,結果就這麼一愣是的時間守衛中的法術專家們就已經被放倒了一半,等前面的戰士想起來要回援的時候,波塞冬和她的侍女也立刻沖了上去.

作為海皇,波塞冬的戰斗力可想而知,只是因為擔心打傷自己的手下,所以下手比較柔和,因此她雖然表現的依然相當生猛,卻是沒有想象中秋風掃落葉一般的效率.相比之下她的那位侍女感覺似乎比她還要牛些,當然不是因為這位侍女下手比較狠,而是因為她的職業比較接近刺客,所以戰斗方式非常干脆,即便是把必殺招數變成了敲暈對手,她的速度依然比波塞冬快多了.

那邊的小頭目原本還指望能生擒我們來著,沒想到別說生擒了,居然連擋一下都做不到.看著我們有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將守衛全部干趴下了,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干什麼了.不過,他雖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麼,我可是知道.

一拳將這個還在發傻得家伙放倒,我直接一伸手拉住還想戰斗的波塞冬將她扔過人群直接丟到了海神柱的大門口.突然被我扔出去的波塞冬也是嚇了一跳,不過她畢竟是主神,實力在那擺著,在空中翻了個跟頭就掌握了平衡穩穩的落在了海神柱的大門口,跟著轉身一把按在大門口的封印上,被加了特殊封印的大門立刻應聲而開.

守衛們原本看到波塞冬落在大門口還沒怎麼緊張,畢竟那封印要是想強行破除,最起碼需要好幾個小時時間,就這還是在沒人干擾的情況下.現在這麼多人圍著,根本不可能有時間開鎖,所以守衛們都以為波塞冬根本進不去,誰知道原本以為可以阻擋幾個小時的封印居然連一分鍾都沒撐到,被摸了一下就直接開了.

嚇了一跳的守衛們這下也不管什麼陣型不陣型的了,呼啦一下就全都沖向了海神柱的大門口,但是沒想到居然有人比他們更快.

波塞冬的侍女直接一個空翻踩在一名守衛的腦袋上,然後輕輕一點便直接飛過了人群落在了波塞冬背後擺出了戰斗姿態,同時對背後的波塞冬喊道:"您先進去,這里有我擋著."

波塞冬也知道這種時候不能謙讓,所以她一秒也沒耽擱就直接沖了進去.

見到波塞冬進入了海神柱,外面的守衛立刻就炸窩了,一個個全都瘋了一樣的往大門口沖,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原本堵在門口的侍女身邊人影一閃,我居然也到了門口堵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要多久?"我擋在門口之後便頭也不回的大聲喊道.

波塞冬在海神柱內回答道:"別打擾我,堅持三十秒."

"三十秒嗎?那就簡單了."

我剛說完就被沖上來的守衛們給撞個正著,這些家伙這回都跟打了雞血似的,根本就是悍不畏死,多虧海神柱就一個入口,而且比較狹窄,要不然我一個人還真有點擋不住.被人潮硬生生的沖到大門口,我算是徹底卡在了這里.撞在我身上的家伙已經被我敲暈,但是後面的人卻還是推著他繼續往前,搞得這個家伙即便是暈了也沒法倒下去.

老實說要是可以殺人,這會我早把這幫家伙殺光了,可問題是這些都是波塞冬的人,而且她本人就在這里,我就算想違背她的意思,也不能當著她的面干吧?所以說即便很難受,我也只好先忍著.不過,就在我打算就這麼堅持三十秒的時候,人群後面卻是突然傳來了一聲大吼.

"都給我閃開."

呼啦一下原本還拼命往前沖的守衛就讓出了一條路來,而我看到的卻是一個相當高大俊朗的男人站在門口,而且他手里還提著龜田.盡管對方沒有說話,但是我一眼就認出了這位就是埃克薩斯.他回來的遠比我們想的要快.從動手到現在不過也才三十秒而已,他居然就回來了,顯然執政官大人的任務辦的不怎麼樣,不然只要他能按照最低時間一分鍾再返回,我們也就完事了.可惜,他只用了三十秒就回來了!

對方雖然不知道里面的就是波塞冬本人,也不知道我們要干什麼,但讓入侵者和神力核心在一起總歸不是好事,所以他一上來直接就吧龜田提在了手里,然後把刀架到了龜田的脖子上."給你們五秒,包括里面進去的那個,五秒內不出來,我就殺掉他."

"哼,他就是個傀儡而已,你要殺就殺好了."我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反正再有二十幾秒就完事了,拖過去就是勝利.

但是,我忘記了埃克薩斯這家伙是個死腦筋,因此,對付聰明人的辦法對他無效.這家伙直接把刀緊了緊,然後繼續念著:"五,四,三,二,一……"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攻略海皇殿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歸位的波塞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