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任務啟動   
  
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任務啟動

"我們到哪了?"站在船頭,我一邊看著周圍黑壓壓的云海一邊問道.

此時我們的飛船正處于云層上方一點點的位置,整個船底都在云霧之中穿行,看起來就好像是一艘正在云海之中航行的船只.之所以飛在這個高度是因為下方就是云海,只要我們略微下降就可以整個藏進云層之中,到時候即便是有個別的飛行單位從附近經過也不會注意到我們了.

被我問到的玩家拿著地圖看了一會還是沒能回答上來我的問題,這里是高空,看不到地標參照物,所以沒法確定位置,更重要的是玩家自帶的系統地圖現在已經沒有坐標范圍可以查詢了,所以那玩意現在也幫不上忙.

無所謂的擺擺手示意那位玩家不用在意,我正想說點什麼,忽然就見前方的云海中好像有個什麼東西一閃而逝,可是等我仔細去看的時候卻不見了.雖然那東西只在我的視網膜上停留了極為短暫地一瞬間,但我是龍族,不是人類,不存在幻覺之類的東西,因此我幾乎是立刻就確定了我確實看到東西了.

"注意,十一點方向發現不明物體."

幾乎就是伴隨著我的喊聲,一個巨大地黑影突然就從十一點方向的云海中猛地躥了出來,然後險險的擦過船頭躍上了武器甲板,跟著那東西再次彈跳直接擦過中央島橋便落在了飛行甲板上.不過,還沒等我們對這個東西做出反應,緊跟這就見前方的云海中突然又浮上來一條巨大的好像蜈蚣一樣的飛蟲.不過,這東西露頭的時間不對,沒能躲開船頭,剛冒上來半截身子就被船頭撞上.

我們的飛船有著四十五萬噸的自重,那條蟲子能有三噸重就頂天了,這麼大的體重差距,以至于我們的飛船在撞上它之後根本沒有任何撞擊感,那感覺就好像在海中行駛的油輪無意中撞到了一艘遙控的玩具船,即便是我親眼目睹了撞擊瞬間都沒感覺到船身有什麼震動.

雖然我們這邊沒什麼事情,但是被撞的那條蜈蚣可就慘了,瞬間就被船頭撞飛,短時間的V形加速度幾乎是瞬間就把那家伙震暈了過去,然後就見那東西的上半部分直接砸在了前甲板上,接著又順著船身滑了下去.不過,這還不算完.就在這東西滑下去的同時,云海中就仿佛開鍋了一般的翻騰了起來,接著就見一大群的雷鷹和獅鷲的混合編隊以相當快的速度從云層中沖了出來.

那些家伙剛一冒頭就看到了我們的飛船,畢竟在他們面前我們的船就跟一座浮山一般,相看不見也不太可能.不過,看是看見了,想躲就沒那麼容易了.巨大的船身實在是太寬闊了,因為是對面對的飛行方向,所以相對速度也相當快,雷鷹和獅鷲群幾乎來不及反應就像下雨一般噼里啪啦的紛紛裝上船身各個部位,一些靠外圍的反應快的還能勉強擦著船身閃開,但是中間的那些就只能硬著頭皮往上撞,結果一瞬間我就感覺好像是把汽車開進了養雞場.那漫天的羽毛就跟雪片一樣往下飄.

在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群群的獅鷲和雷鷹裝上飛船之後我們才反應過來趕緊去喊人,不過我們還沒來及做出反應,船上的人已經紛紛跑了出來.

雖然那些小不點撞上船身不會對船身造成任何影響,但是船橋里的人卻是能看到的,所以在看到這麼多的獅鷲和雷鷹撞上來之後他們立刻就拉響了船身內部的警報器,結果就是大批的戰斗人員全都沖上了甲板.

飛船現在雖然還沒有搭載機動天使,但是武器系統已經裝載了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船上的反登陸部隊已經上船了,所以現在我們的對艦攻擊能力雖然還沒完全運轉起來,但是我們的船身自衛能力已經基本達到設計標准了.

實際上那些獅鷲和雷鷹並不是野生的,就在剛才的碰撞中我還看到了大量的玩家從那些獅鷲和雷鷹身上摔下來.這些大個的飛行生物畢竟不是飛機,駕馭他們的玩家都是騎在它們背上的,即便是有專用安全帶,在這種撞擊之下也還是有不少人從坐騎身上翻了下來,現在我們的船上起碼就有幾十名這樣的玩家.

雖然船上上來不少外人,但是我到並不擔心,因為對方明顯不是沖我們來的.如果對方早知道我們要從這里過就絕對不會這樣往船上撞,所以這可能只是一場單純的空中交通事故.

被叫上甲板的武裝人員很快就跑到了那些落在甲板上的飛行生物與玩家身邊,雙方立刻就進入了對峙狀態,而我也是在開打之前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

因為撞擊發生的太突然,所以這些人都是毫無准備,不少人爬起來之後還在那犯迷糊,不過有反應快的一看到周圍的人群和腳下的鋼鐵甲板就立刻戒備了起來.

那些人素質也還算不錯,先清醒過來的人立刻就把其他人拉到了一起,不過因為撞擊點不同,人群最終沒能合成一處,而是分成了三個包圍圈.不過因為我沒打算和他們戰斗,所以就讓包圍他們的隊伍移動了起來,最後把他們全都圈到了一起,這樣也方便我確認哪個是零頭的.

在成功彙合之後那些人的緊張情緒也得到了一絲緩解,並且他們的坐騎也都紛紛落在他們身邊擺出了戰斗姿態,不過那些玩家看到了我們這邊的人數後也沒敢主動挑釁,都拼命地拉住了自己的坐騎.

在雙方的克制之下隊伍很快穩定了下來.被包圍在其中的一個家伙湊到了最先上船的那名騎著黑色生物的家伙身邊.現在我也看清楚了,這家伙之前騎得黑影居然是條龍.不過,這不是巨龍,而是神龍.說實話神龍的數量和巨龍比起來那真是少的太多了,起碼國內我就沒見過有人帶神龍的.巨龍雖然也很罕見,但有巨龍魔寵的玩家我卻見過不少.

這家伙的坐騎雖然是條神龍,但是卻長得挺奇怪的.首先就是這條神龍的尺寸似乎有點小,沒有我們想象中神龍的那種威勢.其次,這個家伙的顏色竟然是黑色的,這在神龍之中算是很罕見的存在.巨龍中天生就有黑暗屬性的黑龍,可是神龍之中黑龍卻是非常不好的一種顏色,所以黑色神龍一項都是比較罕見的存在.最後,除了體積和顏色之外,這條龍的腦袋似乎也不太對,頭上的犄角竟然不是兩根,而是一根,長在腦袋正中心,斜指向前方.

"小龍女,看看那條龍是怎麼回事?"

神龍因為比較罕見,所以除了神龍族自己之外外人對他們的了解都是很少的,所以我就只能找小龍女幫我看看了.

小龍女根本沒有出訓練空間,只是用我的眼睛看了一眼之後就直接回答道:"這不是神龍."

"不是龍?"

小龍女確認道:"這是魔蛟,是龍與蛇的混血,攻擊性比我們神龍要強很多,但實際戰斗力並不比神龍強,綜合素質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根據小龍女的解釋,這種魔蛟基本上就是個不會法術的瘋龍.他的戰斗方式全靠肉搏,而且戰斗方式極端瘋狂,不用法術的前提下幾乎可以和神龍勢均力敵.但是因為血量和防護能力都不如神龍,外加只會一兩種本命法術,所以真要是和神龍對上了,基本上分分鍾就得完蛋.

在我們分析對方的時候,對方也在分析我們.之前那個騎魔蛟的家伙和騎蜈蚣的家伙外加幾個看起來是這群人中首領的家伙湊到了一起,然後小聲商量了起來.

那個騎著蜈蚣的家伙說道:"他們這麼多人包圍我們肯定居心不良,不如我們先突圍,之後再想辦法?"

"突什麼圍啊?"旁邊一個騎獅鷲的玩家指了指頭頂上:"沒看到上面的旗子嗎?"

被他這一說其他人才想起來去看旗子,畢竟船身太大,之前誰也沒想到會有旗幟在頂上插著,事實上這里很多人到現在都還沒意識到這時艘飛船,畢竟他們沒有看到船身全貌,單從撞擊點來看,他們覺得自己更像是撞山上了.

被這人一提醒大家連忙去看旗子,結果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我靠,這是冰霜玫瑰盟的東西!"總算有人注意到了旗幟代表的意思.經過這人一說出來,其他人連忙又去看周圍圍著他們的人群,結果發現這些人大部分都是NPC,而且身上都帶著明顯的冰霜玫瑰盟的行會標志,至于站在人群前面的我更是被對方一眼就認了出來.畢竟眼前這幫都是國內玩家,對我這個國內實際上的首領行會的會長沒可能完全不認識的.

"紫日會長?怎麼?這是你們的東西?"在看到我之後對方也不商量什麼突圍了,那個騎龍的家伙直接就迎了過來,然後隔著老遠就喊開了.他這樣當然是為了讓我明白他不是過來戰斗的,所以提前喊一聲表明態度.

我也知道多半是意外,所以也沒打算和他們戰斗,再說貌似吃虧的是他們.因此,聽到喊聲我便一揮手讓守衛們把武器收了起來,然後上前兩步問道:"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這里的啊?"

"我們是飛行者聯盟的人."那個騎龍的家伙說道:"我們行會是相應你的號召去北方准備對抗俄羅斯人的入侵的,剛剛正在趕路,誰知道剛出云層就迎面撞上你們的這個……這個……話說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不記得這里有座山啊!"

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對方竟然把飛船當成了伸出云海的高山.

雖然對方搞錯了,但是我也沒打算繼續騙他們,不是不想隱瞞飛船,而是如果我現在順著他的話說這是座山,之後也會穿幫.既然這個謊言注定沒用,我還說它干什麼?"這當然不是山."既然沒打算騙人,我就直接說實話了."你們裝上的是我們行會的飛行船."

"飛飛飛……飛船?"因為我們倆之間還隔著點距離,所以我說話聲音並不小,對面的人都聽到了我的話,于是人群立刻就混亂了.不少人開始四處張望尋找這是一艘船的證據,而有些忍甚至已經爬上坐騎讓坐騎飛起來想拉開距離看個清楚了.不過,就在他們准備行動之時,我卻先一步喊了起來.

"各位可以先安靜一下嗎?我有點事情想要拜托各位."

我的身份畢竟在這擺著,聽到我用這麼正式而客氣的語氣說話,對方倒是立刻就安靜了下來.那些玩家一起看著我停在了那里等待我的後續內容.那個騎龍的家伙也說道:"紫日會長太客氣了,有什麼事情吩咐一聲就是了,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照辦."

我點點頭道:"其實也不算什麼麻煩事."略微停頓了一下我才接著說道:"我的請求就是希望大家幫我保密."

對面的玩家本來還以為是什麼很麻煩的事情來著,突然聽我說要保密,都是明顯一愣,但是大家都不傻,很快就反應過來我說的是什麼了.

這麼大的一艘飛船,按說應該是相當誇張的存在了,但是他們卻從來沒聽說過.這說明什麼?這說明這東西是秘密武器,而秘密武器一旦暴露出去,那就只是武器而已了.正因為如此,所以這艘飛船的存在必須保密,這是很好理解的事情.

看到對方的表情變化我就知道他們肯定是反應了過來,然後才繼續道:"我知道大家已經猜到原因了.沒錯,我們的飛船是秘密武器,而秘密武器就要保密,所以我希望大家這次能夠幫我保住這個秘密.要是大家想參觀什麼的可以隨便看,但是請不要使用記錄水晶,更不能把今晚看到的東西發到論壇上,至少在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飛船第一次出現在戰場上之前,請一定不要說出去."

那名騎龍的玩家一聽只是保密而已,立刻就回身對後面的人說道:"你們都聽到了,回去之後都把嘴閉嚴了,誰要是把事情泄露出去了,就是跟我唐飛作對,是跟我們飛行者聯盟作對.都聽明白了嗎?"

後面一眾玩家紛紛應和,雖然聲音雜亂了點,但是沒有人反對,大家顯然都能理解我們的合理要求.當然,這也不過是我給飛船的秘密上個保險而已,畢竟人是有炫耀習慣的,而知道一些別人不知道的秘密,這本身就是個很好的炫耀素材,所以很多人會非常有把這個事情說出去的欲望,即便今天答應了我,也未必就能堅持多久,甚至可能今晚答應了,明早就發到論壇上去了.當然,真要泄露了消息我也不在乎,反正飛船的戰斗力,計算對方提前知道了也不會對我們造成太大影響.當然如果能在某個時候突然出現在戰場上肯定更好一些,要是無法保密那也無所謂.

在對方接受我的請求之後我自然是讓守衛們撤掉了,而對方則是一致要求參觀一下飛船.就算現在不能說,但以後卻是能說的.我們造飛船不可能一直藏著不用,而只要飛船出現在戰場上,那就不需要再保密了.況且,在他們想來,現在俄羅斯人正打算再次入侵我國,所以他們估計很快飛船就會出現在中俄戰場上,到時候他們要是知道飛船的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數據,那就可以跟別人吹噓了.正因為有這個想法,所以眾人之前才沒把保密當回事,反正時間也不長.當然,也正因為這個想法,所以他們更要參觀一下飛船.這樣到時候人家只知道外形數據,他們卻能如數家珍的說出這船有多長多寬,速度多少,有多少武器,有什麼特殊能力之類的,那多牛啊.

我也明白大家的心理,所以為了讓他們甘心保密,自然也不介意讓他們看看,反正錄像什麼的需要拿出水晶球,由我們在旁邊跟著他們也拍不到東西,所以就算他們泄密也不過是表面文章,對我們的戰斗力發揮並沒有任何影響.

作為以機動天使為主要攻擊力量的飛船,船上的停泊區自然相當的大,眾人的坐騎都被安排在了停泊區,然後我就親自帶著他們大致參觀了一下飛船的各個功能區,其中最震撼的當然就是太陽爐了.這玩意當初可是把我們這幫冰霜玫瑰盟的高層都震的外焦里嫩的,這幫沒見過先進魔動設備的普通玩家那當然更不在話下了,當時好多人看到這玩意激動地全身都在顫抖,畢竟一個活動的大火球在一堆機械的約束下懸浮在你的面前,那個場面可是相當具有震撼力的.

花了一個多小時大致參觀完飛船中幾個主要區域之後,這幫人才意猶未盡的離開了飛船,臨走之前還讓我跟他們一起以艦橋為背景合影留念,對此我自然不好拒絕.

合影結束後眾人終于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飛船,只是他們興奮的心情卻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當他們飛到云層下面看到下面的地面情況是立刻就欲哭無淚了.他們在飛船上玩的時候我們可沒有停止前進,也就是說這一個多小時飛船一直在向西前進,而他們的目標是東北,也就是說我們的方向基本上是反得.考慮到飛船的速度,這一個多小時的航行幾乎把他們一晚上飛過的路程全給抵消了.之前在船上因為太興奮他們完全忘記了這個事情,結果現在想起來的時候飛到云層下面一看才發現自己居然比晚上啟程的時候所處的位置還要靠西,等于他們這一晚都白趕路了.

飛行者聯盟可以先不去管他們,我們自己反正是飛的挺開心的.不過這次空難也讓我們提了個醒,那就是像飛船這種東西其實是需要一種類似于雷達的設備來輔助飛行的.這次只是撞到了一些飛行魔獸,以後我們行會的飛船多起來了,難保不會有自己人撞自己人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必須得給飛船安裝一種能遠距離探測目標的設備.不過我們行會這方面沒有任何技術儲備,所以暫時也只能先做個研究計劃,具體啥時候出成果估計還有的等.

送別飛行者聯盟之後飛船的速度明顯提升了很多,估計是船長擔心天亮前趕不到鋼城會暴露飛船的存在,好在我們實際上距離鋼城已經不算遠了,很快就看到了鋼城外圍的防禦建築,而且在鋼城旁邊還有老大一片黑色的區域,那是我的寄生生物擴展出來的蟲族基地,不過這些家伙除了繁殖速度超級快之外,似乎不是很適合打仗,倒是輔助能力很強,比如說搬物資什麼的,對方的蟲族大軍速度就快的驚人.

鋼城這邊顯然也是早就做好了迎接飛船的准備工作,就在我們視線范圍的盡頭位置聳立著一大片複雜的鋼架結構.整個區域全都是一根根聳立的全鋼支撐柱和各種橫梁,通道所組成.看這些鋼架所組成的結構,應該就是給飛船准備的起降平台.

因為飛船此時的速度已經降低到了三公里左右,而且高度很低,所以下面的人早就發現了我們.幾名傳令兵騎著雙足飛龍落在了飛船上,然後和我打了個招呼後就跑去艦橋開始幫船長帶路.

船長在這幫傳令兵的引導下逐漸讓飛船減速並略微調整了方向,整艘船憑借慣性橫這向前滑行了一小段距離之後剛好穩定在了起降平台斜上方一點點的位置.

見飛船停下來之後下面的起降平台上立刻飛起了好幾百部機動天使,他們每個都帶著一根粗大的鋼纜,在飛到船上之後這些機動天使便迅速的將鋼纜與船身上的固定栓連接在了一起.等確認所有鋼纜都連接好之後,下面的起降平台上的絞盤立刻開始旋轉了起來,而飛船則是在一百多根鋼纜的牽引下逐漸移動到了起降平台的正上方,並且船身也被逐漸拉向了起降平台.

隨著牽引鋼纜的逐漸收緊,飛船本身也在緩慢的降低輸出功率,大約用了十分鍾之後,飛船終于在轟的一聲之中准確的降落在了起降平台上.由于起降平台上的支撐點都是針對飛船上的結構與形狀針對性設計的,所以剛好可以讓飛船穩穩的停在平台上,而且,為了降低降落時得沖擊,這些支撐柱下面竟然還裝了緩沖彈簧,我們的飛船在落地之後隨著動力逐漸關閉居然又向下沉降了一段距離才徹底穩定下來.

飛船這邊剛一停穩,起降平台上立刻就展開了好多的防護板和支撐架,眾多的工人也從之前藏身的掩體中跑了出來開始像蟻群一樣在飛船表面忙碌了起來.

在工人們忙著為飛船完成最後整備的同時,十幾條巨大的旋梯也從起降平台上伸了下來.旋梯的下部一直延伸到地面,而上部則是連接到了飛船的起飛甲板上,看這個連接位置應該也是專門設計的,因為旋梯上面剛好能對上飛船起飛甲板側面的防水閘門,當然此時閘門是打開狀態的.

隨著旋梯架設完成,鋼城下部立刻就有成隊的機動天使排著整齊的隊列轟隆隆的開了出來,然後這些機動天使在到達懸梯旁邊後便各自選擇了一條旋梯開始網上走.

這些機動天使顯然就是為飛船專門配置的艦載型機動天使.單從外觀上看這些艦載型機動天使和常規型號並沒有太大差別,看起來就好像是以前的空戰型機動天使,當然內部還是有很多區別之處的.

因為有了鋼鐵帝國的技術支持,所以新型機動天使全部更換了太陽爐動力裝置,這樣在不改動其他設備的前提下就增加了機動天使百分之八的爆發力和百分之兩百的續航時間,最重要的是降低了百分之三十的能耗.

除了動力方面徹底更換了新能源之外,新式的艦載型機動天使在所裝備的驅動裝置上也有小范圍改動,不過都是些小范圍提升,沒有大規模更換.在性能調校方面,艦載型的調校比較接近空戰型,也就是輕量化高速戰斗為主.不過艦載型比起空戰型在裝甲防護方面還是做了強化,因此重量略有增加,但是因為換了新能源,所以機動能力反而還有增強,只是續航時間將比不上更換新能源的空戰型.畢竟艦載型機動天使始終有飛船伴隨移動,可以隨時返航補充能源,因此對他們來說續航時間反倒不是什麼問題了.

實際上艦載型機動天使僅僅是飛船上的主要機動天使搭載模式,並不是說飛船上只有這一種機動天使.

本來按照飛船的實際容量,如果全部裝滿機動天使的話,最後搭載量可能會高達好幾千部,但是考慮到我們行會沒有那麼多的機動天使提供搭載,所以最終的定案是這艘飛船上只搭載一千二百部機動天使,雖然比實際最大容量要低了一半還多,但是這個戰斗力實際上已經相當恐怖了.

飛船的最後裝配工作大概還需要一天時間,之後會進行一系列的測試,以便于了解飛船的各種極限性能,不過我們現在是等不到那個測試了.

當飛船在起降平台上停穩並開始裝載機動天使的時候,實際上艾辛格這邊天已經有點蒙蒙亮了.鋼城的地理位置比艾辛格靠西很多,兩者並不在一個時區,所以盡管鋼城這邊天還黑著,但是艾辛格那邊實際上已經快天亮了.

為了節約時間,我在大家上線之前先返回了艾辛格,然後開始在行會的各個倉庫之間跑了一圈,把各種我能想到的,可能用得上的東西全部准備了一些,最後確定實在是沒什麼可裝的了之後我才去找玫瑰,而此時鷹已經上線了,其他人則是正在陸續上線.

"時間還早呢,你怎麼這麼早就上來了?"看到鷹已經在線了,我便隨口問了一聲.

鷹剛想說話就見周圍人影一閃,紅月和大鍋飯同時出現在了我們身邊.因為昨天夜里下線的時候大家都是在一起下線的,所以上線之後全都集中在了約定好的這個集合點,也就是本行會的會議大廳.

紅月和大鍋飯出現後還沒來及問下情況周圍就是呼啦啦的閃出一片人,最後我一數人頭居然就差夜之子沒到了.

"約的不是八點嗎?這才七點怎麼怎麼全都上來啦?"我有些詫異的看著眾人問道.

紅月直接解釋道:"我是想著做任務之前總得補充下各種藥品和生活必需品之類的,所以就打算提前上來准備一下."

鷹也點頭道:"我也是這個意思."

"你們不會都是這麼打算的吧?"我問完之後才發現周圍的人都在點頭,搞了半天大家都想到一塊去了.

看著他們一起看著我等待我解釋為什麼我對他們早到這麼大反應,我干脆直接把二十二個一模一樣的整備箱扔了出來.因為本行會玩家標配鳳龍,所以大家的儲物空間都很大,考慮到戰爭時期可能有人來不及整備,所以我們行會就專門定做了這種整備箱,可以根據任務需要提前把可能用到的東西都一次性裝入箱子里,等到開戰時只要給每個會員發一個箱子就行了,這比讓大家自己去買藥品,食物等補給品可是有效率多了.

眾人一看到我扔出來的箱子立刻就明白我干嘛這麼大反應了.那個叫默罕默德的家伙直接道:"早知道會長你有准備我就不起這麼早了!"

"怎麼著你打算下線再睡會?"站在默罕默德身邊的那個叫喜歡夢游的家伙調侃道.

默罕默德笑著錘了他一拳,然後不等他們繼續拌嘴,就見夜之子這家伙唰的一下在他們倆中間冒了出來.看到我們這麼大一圈人一起盯著他,夜之子立刻就開始道歉,結果看到我們一臉古怪之後才想起來看下系統時鍾,結果發現不是自己遲到了,而是大家都到的太早了.剛剛他一上來發現人群里就差他一個了,還以為自己家里的時鍾不對呢.

"好了,裝備都在箱子里,我能想到的補給都帶了,等我把玫瑰叫回來我們一起准備進任務."

"不用叫了."我這邊話音剛落就見玫瑰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順手拋了一團東西到松本正賀手里."你們四個把這個穿上吧."

松本正賀疑惑的將手里的東西抖開之後才發現那是一條披風,于是他直接把另外三條拋給了八月熏她們三個,然後才問道:"給我這個干什麼?"

"因為我剛發現我們之前把任務卷軸看錯了."

"啊?看錯了?"

玫瑰直接把卷軸打開指著上面的一段文字道:"這兩句注意一下,乍看起來好像說的是任務是在獨立空間中進行的,但是我後來仔細一想其實不是那個意思.這句話我們理解有誤.卷軸上的意思應該是說任務是我們行會獨立進行的,不是說任務地點是在獨立空間中.當然,也可能我分析錯誤."

聽到玫瑰這麼說我們也都重新看了下卷軸,結果發現關于任務地點的那段話似乎語法有點問題,屬于意義不明語句,你可以理解成在獨立空間中完成任務,也可以理解成獨立完成任務在空間中,這樣的話,因為斷句位置的不同,任務地點就可能出現不同情況.本來如果是一般行會,那這個問題根本就不用管,反正任務就是那個任務,在哪做都一樣,可我們這邊卻有個麻煩,那就是松本正賀他們四個的身份不能見光.本來我們以為是在獨立空間中完成,那樣的話帶上他們四個也無所謂,反正也沒人看得見.但是萬一這句是按照玫瑰的讀法理解的,那可就麻煩了.要是讓人看到松本正賀他們公然和我們在一起做任務,那我們之前給他們安排的身份就等于是徹底穿幫了.不過我們還算走運,至少玫瑰提前發現了問題,而且看起來她還准備了應對策略.

松本正賀他們在看完任務卷軸後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不過等他們看完自己得到的斗篷之後就不擔心了.

根據玫瑰的介紹,這種斗篷叫做變裝斗篷,是一種純娛樂用道具,不帶戰斗屬性,不過這玩意有個功能很牛,那就是它可以在玩家身上偽裝一層服裝,而且這層服裝還帶有面具,可以說有了這個東西,基本上就不用擔心被人認出來了.當然,這個不用擔心只是說正常情況下不用擔心,戰斗時還是得小心.畢竟這玩意只是改變了服裝外加給玩家預備了一個面具而已,玩家的戰斗技能什麼的它可是完全沒有動過,所以像是一些特殊的招牌技能就必須注意不能在人前使用,不然被看到了就很可能被認出來.不過關于這一點我們倒是不太擔心,畢竟我們有二十四個人,就算戰斗處于主游戲地圖中,應該也不會一直在人群特別集中地地方做任務,大不了我們不讓松本正賀他們在人多的時候參戰就是了.

玫瑰這邊介紹完斗篷的作用後紅月就在問:"你干嘛不多准備幾條?只有松本正賀他們穿的話不是變的更顯眼了嗎?應該給大家每人裝備一條,這樣別人只會覺得我們的隊伍很奇怪,卻不會刻意注意松本正賀他們四個了."

鷹也點頭道:"對啊,反正時間還早,我們再去買幾條吧?"

玫瑰搖頭道:"這個東西雖然不是戰斗裝備,但也屬于特殊物品,每個星期就那麼幾套,我一共就弄到四條,其中有兩條還是從本行會的會員那里暫借的.你們注意點別弄壞了,回頭還得還人家!"

"這東西也這麼緊俏啊?"紅月顯然沒想到這玩意能有什麼用處,居然會誇張到以我們行會的實力居然都買不到的地步.

相比之紅月這位良家大小姐,熾火龍姬這位在日本長大的禦姐知道的可就多了.聽到紅月的疑問,她立刻笑著說道:"這東西可是寶貝.你也知道,男人有時候會喜歡喝女人玩點變裝游戲或是制服誘惑之類的東西,有了這東西玩這個游戲可就方便多了.像這種生活用品,雖然用途不能說多大,但是需求量肯定不低,要是再限量供應的話,賣斷貨也就不奇怪了."

一聽到熾火龍姬的解釋,松本正賀立刻擔心的看著手里的披風問道:"這件不會是人家穿著玩那個什麼的吧?"

玫瑰笑著道:"放心吧,你那件是新的,再說這東西原本都是女孩子穿的,你個大男人害怕吃虧是怎麼著?"

八月熏笑著調侃道:"不要理他,那家伙有精神潔癖來著."

我一聽也笑著對松本正賀道:"不管上面有什麼,反正為了任務你就犧牲這一次吧."

松本正賀無奈的點點頭,最後還是把披風穿了起來,然後他盯著自己身上看了半天才問玫瑰:"怎麼穿了沒效果啊?"

"這東西需要設定才能啟動,你可以打開裝備屬性看一下,然後用思維設定外形,最後確定形態選擇確認就行了."

"偽裝過程沒有時間限制嗎?"松本正賀問道.

"因為是生活裝備,所以沒有限制."

"那我先把外形設定一下再說."

"別忙著設定."玫瑰叫住松本正賀道:"我幫你們想好了設定形象."

"啊?不能隨便設定嗎?"櫻雨神雛覺得有些可惜的問道.

玫瑰點頭道:"既然要利用你們的新形象就干脆利用徹底一點,所以我幫你們設定了新形象."

八月熏點頭問道:"那我們怎麼設定?"

玫瑰道:"松本正賀你照著紫日的樣子設定,變成和他一模一樣的形象."

"啊?這樣也行啊?"

玫瑰點頭道:"這種變裝斗篷是可以變成任何樣子的,偽裝成成名人物也不成問題,但是你的頭頂會出現一個灰色的小光球用來區分本人,這個主要是防止有人用這種裝備去冒充別的玩家栽贓陷害."

八月熏問道:"那松本君模擬會長,我們三個怎麼辦?這東西好像沒法把女人偽裝成男人吧?"

"不是不能,只是不像."玫瑰解釋道:"你要偽裝成紫日的樣子,盔甲什麼的也是可以模擬的,只是你的身材什麼的和紫日差別太大,所以即便帶著面具也可以一眼就認出來不是本人.不過你們不用偽裝成紫日的樣子.八月熏,你一會把自己模擬成紫月的樣子."

"紫月?"八月熏看了眼紫月的樣子,然後點了點頭.

玫瑰接著又對櫻雨神雛道:"你模擬我的樣子就行了."

櫻雨神雛也點了下頭開始設定.

熾火龍姬著急地問道:"我變誰?"

"你模擬紅月."

"副會長嗎?好吧."熾火龍姬點頭之後也開始跟著設定,然後不到三十秒他們四個就先後完成了設定變成了我們的樣子.

不得不說這個變裝斗篷還真的是玩變裝游戲和參加化妝舞會的神器級道具.松本正賀他們模擬的我們的盔甲什麼的造型完全就是一模一樣的,除了頭頂上那個並不是很顯眼的灰色光球,還有臉上那個比較華麗地黃金威尼斯面具無法更改或者遮擋之外,其他東西簡直就可以以假亂真了.

"真是太像了."鷹和大鍋飯他們都圍著松本正賀他們看了半天,最後一致認定偽裝效果非常出色,尤其是松本正賀和八爺熏變化的我和紫月特別的逼真.不過,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模擬的玫瑰和紅月就稍微差了點.這個倒不是裝備的問題,而是人物外形的問題.

櫻雨神雛的身材太過嬌小了,比玫瑰整個小了一圈,要是她一個人走出去倒是感覺挺像的,但是站在真正的玫瑰身邊就明顯感覺小了一號.

熾火龍姬的情況也是一樣.相比之紅月的身材來說,熾火龍姬的身材明顯太過火爆了一點,那個前凸後翹的,即便是紅月身上的那種不是很顯身材的法戰套裝都被她撐的跟情趣道具似得.雖說很多時候大家都說人靠衣裝,但你有時候也不得不承認,特別漂亮的人穿什麼衣服都覺得很漂亮,而像熾火龍姬這種外形的則是穿什麼都像情趣服裝.

雖然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的模擬稍微有點問題,但玫瑰的意思只是為了誤導別人而已,不是真要讓人相信他們就是我們本人,所以即便有誤差也不是問題.

既然人都齊了,補給也不用准備了,那我們也就沒必要非得等到八點整了,直接就在這里打開卷軸開始申請任務啟動.

"警告,冰霜玫瑰盟所屬人員申請成為中國執政行會任務啟動預備,該任務為極限挑戰類任務,難度超過平均任務標准,預計完成時間為四十八小時,任務過程中每人僅限下線三次,累計時間不得超過三小時,下線次數或時間耗盡者等同于放棄任務.任務期間死亡玩家將失去參加資格,如全隊死亡則任務失敗.任務流程中禁止使用任何藥品和回複道具,禁止尋求任務以外人員的幫助.因任務過程對玩家身體負擔較大且下線時間有限,所以請做好一切必要准備再啟動任務,請問是否確認現在啟動?"

果然不愧是國家執政行會的申請任務,難度真夠高的,一上來光是提示信息就能嚇住不少人.四十八小時只給三小時下線時間,睡覺什麼的基本不指望了,也就夠吃飯上廁所而已,這個負擔確實挺大的.不過我們這邊都是精銳,未必會用到四十八小時就能完成任務,所以我們根本不擔心.

我最後掃視了一圈大家,看到他們紛紛向我點頭,我才最終抬頭道:"確認任務開始."

"確認收到,冰霜玫瑰盟第一次中國執政行會資格申請任務啟動."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准備出發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坑爹的任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