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三章 撞鬼了   
  
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三章 撞鬼了

穿過駐軍營地,我們身邊便多了兩個向導.在這兩名向導的帶領下我們很快便進入了位于半山腰處的礦坑之中.

本來我還挺奇怪,一般礦洞之類的都是在山腳,這個怎麼開到半山腰上去了,不過等進來之後才發現這其實是有原因的.這個礦洞並不是想象中的由人力挖掘出來的礦洞,至少前半部分不是.礦洞的入口就是一處天然的洞穴,或者叫做裂隙更好一點.這個地方的開口大約有二十幾米長,但最寬的地方也不過兩米多一點,而且這還是洞口的正中心,超過這個范圍的洞口一般都只有三四十厘米寬.

因為這邊被改造成了礦洞,所以洞口已經經過了一些人工處理,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在洞口邊緣打入了很多的木樁,借助這些木樁即便是普通人,只要體力好一點也使可以輕松上下的.

我和松本正賀看了眼洞口之後問旁邊的向導後面的路怎麼走,對方說需要先下去,我想了想便一手一個的抓住兩個向導的腰帶直接縱身跳了下去,嚇得兩人不停地尖叫掙紮,不過幾秒之後掙紮就停止了,因為他們發現我正來回蹬著洞壁跳躍式的往下降,而他們被我抓著雖然耳邊風聲呼嘯卻沒有什麼實際損傷,因此兩人也就沒再叫了.

用這種方式當然比爬木樁快多了,不到一分鍾我們便落到了洞底,然後隔了幾秒松本正賀也跟著落地.兩名向導雖然安全落地,但是走路明顯有些發飄,估計是給嚇的.不過我們的身份是國王請來的上賓,他們也不敢朝我們發火,只能恭敬地繼續帶路.

剛剛我們下來的那段通道其實只有入口的部分比較寬,越往下裂縫就越接近于圓形通道,而且通道到了後半段有明顯的傾斜,所以通道底部並不在入口的正下方.

現在我們所在的通道底部的區域是個天然溶洞,看周圍的牆壁上的痕跡顯然這里以前是條河,因為牆壁上的岩石全都沒有棱角,一個個都光滑滑的像鵝卵石一樣.

溶洞雖然不是人工建造,但畢竟做了一段時間的礦洞,因此這邊明顯被休整過,在靠近垂直通道的這個位置堆放著很多開礦的工具,只是因為年代久遠已經大多都爛的只剩點架子了.另外在洞穴的另外一面牆壁邊上還有兩張桌子,上面放了不少瓶瓶罐罐,也不知道原來都是裝什麼東西的.

如果是人工挖掘的礦洞,這里應該連接著一條通往礦區的通道,但是,這是個天然溶洞,因此雖然確實有通往礦區的通道,可它卻是混在了八條大小形狀各異的通道之中,我完全不知道到底那條才是通往礦區的.再說了,我們是下來追克利斯締娜他們的,可不是來挖礦的,所以即便知道哪條通道通向礦洞也沒用,因為我們壓根就不是去那邊的.

"兩位大人請這邊走."向導們下來之後便帶著我們拐入了右手邊的一處小號洞穴.這個洞穴並不窄,寬度能有一米五左右,一個人過去是綽綽有余了,但可惜這個通道的高度卻只有一米,雖然也不能算多小,但想走進去就不太可能了.沒辦法,我好松本正賀只好跟著那倆向導一起在洞穴中爬行,好在這樣的路段並不長,向前三米多之後一個轉彎就進入了一段新通道,而這邊的通道明顯寬敞多了.通道的寬度增加到了三米以上,高度也增大到了一米六,雖然還是沒法站直,但貓著腰前進已經沒問題了,總比在地上四肢著地的爬行要方便多了.

進入寬敞的新通道向前繼續走,很快面前就出現了一個有著三條岔道的分叉口,向導們帶著我們拐入了其中一條通道,然後其中一個向導就對我們說到:"前面的路就需要兩位自己走了,那邊我們下去的話再回來就不方便了,所以請兩位自己下去吧.放心,前面有人接應的."

我和松本正賀點點頭告別向導開始進入通道,然後往前不到十米之後就發現周圍的洞壁開始發生了轉變,原本漆黑的洞壁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一種帶著淡淡黃色的晶瑩石料,看起來就好像是玉做的一樣非常光滑.

因為洞壁比較光滑,而且隨著我們前進的距離,傾斜度開始越來越大,我們終于放棄了繼續步行的打算,而是干脆坐在了地上開始像玩滑滑梯一樣往前滑行.這種方法果然是比走路快多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隨著前進距離進一步增加,這個坡道開始變的越來越陡.一開始我和松本正賀還需要用力的去推兩邊的牆壁幫助自己往前移動,可是一分鍾之後我們甚至有種想要動手減速的打算了,因為我們現在的速度已經基本上快要超過時速一百公里了,這種速度的滑梯可不是什麼人都玩的了得,何況這地方我們又沒來過,萬一前面滑的好好的突然到頭了,我們倆不摔成肉餅才怪呢.

盡管很想減速,但是考慮到向導不可能害我們,所以我們還是忍住了.不過接下來的旅程就真的跟坐過山車差不多了.不,這個比過山車刺激多了.也不知道這通道到第怎麼形成的,期間的路線不但是上上下下的顛簸,有些地方居然還有大回環,搞得我們心髒不斷的跟著滑道的規律起伏不停.

在這個瘋狂的滑道中轉悠了足有十分鍾之後,估計已經深入地下相當深的位置了,跟著我們就突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亮光,但不是白光,而是一種淡淡的藍綠色,但是還沒等我們反應過來那是什麼就突然感覺身體失重了,然後整個人自己接就離開通道飛進了一個空曠的環境.

幾乎在飛出通道的瞬間我就確認到了周圍的環境相當的寬大,所以我直接就把翅膀給張開了.不過,就好像用力扔出一架紙飛機時飛機容易往上翹頭一樣,我的翅膀剛一張開就因為身體速度太快而猛然拔高,跟著我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自己撞了上來.因為速度太快我根本來不及躲閃,只來及將雙臂護在面前就轟的一聲撞了上去,然後就是一陣碎石飛濺.原來那居然是根吊在洞頂的鍾乳石.

我這邊在撞碎了鍾乳石後身體因為失去平衡就開始往下掉,而不等我落地就聽到後面傳來嘭的一聲重物落水的聲音,不用想我也知道肯定是松本正賀那家伙中招了.

因為沒及時使用飛行能力,所以松本正賀這家伙在離開洞口之後理所當然的響應了大地的號召,當然沒有落在地面上,而是一頭摔進了水里掀起了漫天水花並好像打水漂的石頭一樣在水面上一路翻滾著向前,最後竟然還沖到了岸上才停下來,而我也是在松本正賀落地後緊跟著掉了下來,並且正好砸在他身上,將松本正賀壓的險些背過氣去.

"你沒事吧?"發現砸到了松本正賀,我趕緊一個翻身跳了起來.龍魂套裝連神族的攻擊都能擋下來,這種程度的碰撞那真是小問題.

松本正賀趴在地上哀嚎著抹了把背上,結果摸了一手血,嚇的他趕緊回頭去看自己的腰,結果發現他的腰背位置上居然有倆大洞正在往外飆血."我靠,這麼高都沒摔死我,居然讓你一屁股坐出倆窟窿來,你屁股上長牙了是怎麼著啊?"

看到松本正賀身上的血洞我趕緊低頭看自己的身上,結果發現裙甲後面的兩個隱藏式刀刃上居然沾這血跡,于是我立刻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真不好意思,這是我的盔甲上的凸起物,屬于防護性武器,剛剛掉下來我又不知道你在底下!"

"靠,這樣也行啊?跟著你真夠倒黴的!對了,你魔寵里不是有會治療術的嗎?趕緊的,我的血量開始往下掉了."

"行了行了,別嬌氣了,不就倆窟窿嗎?當初跟你演戲那會被你戳了個對穿你見我叫一聲了嗎?"

"我可不跟你比,你是變態來著."松本正賀看我沒有召喚魔寵便自己爬了起來開始動手治療,畢竟他的職業也是帶基礎治療術的,不過他還沒把法術放出來身上就閃過一道白光,傷口迅速愈合了.

"看你那麼可憐,讓小純幫你處理吧."我說著便開始觀察附近的環境,同時說道:"不是說有人接應嗎?人呢?"

嘩啦…….就在我問人在哪的時候,旁邊突然出現了一陣響動,而松本正賀則是警覺的喊道:"什麼人?"

"大……大人……救命啊……"我們只見前方的一堆碎石頭之下顫巍巍的伸出了一只手來,看那樣子似乎是想抓住點什麼來著.

"我靠!"我突然想起來這只手上的鎧甲似乎是本地軍隊的制式裝備,接著再看那堆石頭,明顯就是剛出現在這里的.我再一對比那些石頭的形狀和質地,立刻就發現這是我撞下來的鍾乳石,而下面那位……願耶哥保佑他堅持住!

總算想起來原因的我趕緊一個箭步沖上去兩下掀掉壓在那家伙身上的石頭,然後就看到了被砸在下面的那名接應人員了.不過,說起來這個家伙還真是命大,他剛剛居然是靠身邊的一大塊岩石頂住了上面掉下來的鍾乳石,不然搞不好這回他就已經被壓死了.

有小純在,只要有口氣就能救得回來,那名接應人員只是身上多處擦傷,其實沒有大礙,在小純的治療之下很快就活蹦亂跳的了.

就像我猜測的那樣,這位就是負責接應我們得人員,只是沒想到先接到的是塊石頭而不是我們.

"前面的路你知道怎麼走吧?"

接應人員立刻點頭道:"知道知道.兩位跟我來."

在這名接應人員的帶領下我們離開了這個滿是水的地下洞穴,然後一直往前,走了不到三十米後道路分成了兩條,接應的這名士兵告訴我們順著左邊這條路走,接著他又說道:"我就是最後一名接應人員了,前面應該是不會再有人了.所以,如果還有岔道什麼的注意看記號就行了.你們的同伴說會在牆壁上留下箭頭記號."

我點點頭帶著松本正賀開始順著左邊的通道向前追趕.跑了一段路之後松本正賀就開始抱怨說:"這個通道真是太矮了!要是再高一點就好了,我們起碼可以騎著坐騎跑,速度也能快不少."

"坐騎?"聽到松本正賀的話我突然定住了.

松本正賀疑惑的看著我問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我猛拍了自己一下說道:"該死,怎麼早沒想起來!"說著我就在松本正賀驚訝的目光中直接從鳳龍空間中拉出了一台造型很奇怪的機器.

"這什麼東西啊?"松本正賀顯然沒見過這東西,而事實上他也確實不應該見過,因為這個是我們行會剛搞出來的實驗器具,我這是帶出來測試的,暫時還沒裝備行會里的人員.而且,即便這玩意以後定型生產了,估計也不會搞到全行會人手一套的地步,畢竟這可是高端產品.

我沒有回答松本正賀的問題,而是直接做給他看.將那個長條箱子似的東西的中央一個按鈕輕輕一按,然後抓住箱子中部頂端的一個把手向上一提,只聽嘩啦一聲箱子被我整個提了起來,同時四條前端帶著輪子的機械臂伸展開來支撐在了洞壁與地面的夾角位置.松本正賀還沒明白我這是要干啥,我又在已經變成離地一米多高的箱體中央一拉一按,嘩啦一下箱子頂上也立刻展開了四條機械腿撐住了洞頂與牆壁的夾角處,而這四條腿的尖端也有輪子.

松本正賀雖然已經大致猜到了點什麼,但我動作更快,直接將箱體中斷的一個橫杆一拉往上一提,一個類似自行車龍頭的東西就出現了.等這個龍頭就位,我迅速一扭龍頭的把手,箱子尾部立刻便彈出了一個粗大的碗裝結構.松本正賀一看就知道了這是個噴射推進器,因為我們行會的機動天使用的都是這玩意.

展開工組到此結束,我直接一個翻身跳到了箱體上騎在了上面,然後問松本正賀:"來吧,我帶你兜兜風."

"我們行會居然連這種東西都有?"松本正賀一邊說一邊已經跳了上來,並且將他早已經找到位置的安全帶給拽了出來將自己的身體完全固定了起來.

等我們完成了固定工作後,我立刻將控制把手再次一轉,我們騎著的箱體後面的噴射推進器瞬間便噴射出了幾米長的藍色火焰,而我們身下的機器也是眨眼間就躥了出去,那速度簡直快的讓人無法接受.

事實上這個東西的最大速度只有每小時六十公里而已,算不得多塊,但是因為我們是在地下通道中,周圍的參照物都距離我們比較近,所以感覺那速度簡直就像風馳電掣一般.本來如果只是六十公里時速的交通工具,那倒是沒什麼太大意義,但是在地下迷宮之類的環境中,這種東西的用處可就大了去了.

因為地下迷宮往往比較狹窄,加上高低起伏什麼的結構比較複雜,所以大部分的坐騎好交通工具在這里都會失效.但是,這個東西不一樣.它的機械腿加輪子的組合在保證了速度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重視了通過性.那八條神展開的機械腿實際上可以彎曲,也就是不管通道是寬是窄,只要不超過一定范圍它都能進入,而遇到台階,急轉彎等普通交通工具無法搞定的路線時,這東西也可以通過機械腿輕松搞定.總之,人能走的道路它都能走,人過不去的它也未必就過不去.

有這玩意輔助我們的速度明顯就快多了,不到十分鍾通道便直接結束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

這個空間的造型明顯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的,因為這個房間太規則了.正八邊形的房間,八面牆壁上各有一個入口,而我們進入的這條通道就是其中之一.

"我靠,這麼多門?"

"這里有箭頭."我這邊才問完松本正賀就找到了記號,就在我們左前方的那個門前的地面上.箭頭使用魔法陣的形式畫在地面上的,而且還在一閃一閃的相當醒目.

"既然有方向那就追進去看看."我說著就把機械坐騎推了過去,但是這次只走了不到兩公里就沒法繼續前進了,因為前面的通道整個都被水淹了.

大概是怕我們看到水就不下去了,這邊又留了個箭頭,直指水中,我和松本正賀也只好收起機械坐騎跟著下水.

這里的水很清,而且是活水,能明顯感覺到水在流動,不過速度很慢,不影響我們的移動.

通道下水之後便變成了橫向水道,正對我們的對面牆壁上又有一個箭頭指著右邊,我們立刻轉了過去.從這個方向往前是逆流而上,好在水流速度很慢,不然移動肯定受限制.

因為這邊的水道很寬敞,所以我也沒有和松本正賀一起辛苦的自己往前游,我直接把阿嫡娜給召了出來,然後在她的牽引下快速向前推進.

順著地下河向前移動了大約兩百米,喝道中央突然出現了一塊大石頭,而且看樣子這不是原來就有的石頭,而是被人從牆壁上硬挖下來挪到河道中央來的.看石頭邊緣那兩排痕跡,這東西搞不好是被真紅用蠻力硬給搬到這里來的.

這塊大石頭對著我們的這面很光滑,其上有一個箭頭直指上方,可我們抬頭卻什麼也沒看見.頭頂上的岩石很平整,看不出任何的特殊之處.

松本正賀看著頭頂的岩石,稍微愣了一會之後突然伸手去摸了一下,結果我們就看到他的半截手掌消失在了洞頂的岩石之中.因為沒有感覺到疼痛,所以松本正賀立刻就明白了這是幻象,而他也把手重新抽了回來讓我看到,我也明白了他的發現,于是伸手去摸了一圈,確認了這個洞口的范圍.

總體來說這個洞比較狹窄,大約剛剛夠一個人穿著盔甲通過,要是體型比較魁梧搞不好還過不去,至少我覺得鷹搞不好就過不去,至于女孩子們則大多沒問題.

摸清楚了洞穴結構後我便率先鑽了進去.腦袋一過那個幻象結界立刻就能看到上面的情況了.這邊果然是一個岩石通道,當然也是被泡在水里的,不過這樣倒是比較方便,畢竟我們是在往上移動,有水的浮力幫助總比自己往上輕松多了.

在我整個人都鑽入洞中之後松本正賀也立刻跟了進來,然後跟著我一起往上,只是這個通道過于狹窄了一些,感覺速度實在快不起來.主要是總是會撞到牆壁上的突出物,必須小心的挪動身體讓開才能過去,否則就會被卡住.雖然以我的裝備完全可以硬擠過去,但那樣速度更慢,所以只能這樣小心的前進.

大約向上爬了能有十幾米之後通道開始變大,雖然還不是很寬但起碼可以讓人放開手腳了.而且,繼續上升了七八米之後我們就離開了水面,往上雖然還是通道,但是卻沒有水了.

看到這個情況我也不再費勁往上爬了,直接召喚出飛鏢然後把龍筋索的索頭拉出來給他,飛鏢立刻叼著索頭三蹦兩跳的就躥了上去.雖然牽著索線影響了速度,但飛鏢依然只用了十幾秒就跑到了頂端,然後又等了十幾秒找地方固定好索頭就通知了我任務完成.

我讓松本正賀從背後抱住我的腰,跟著我就開始使用收線器收緊索線,我們兩個立刻就被卷線器拉了上去,速度比我們自己爬可是快多了.其實這個通道最討厭的就是太窄了,它要是再寬個五六倍,我就能把飛鳥召喚出來了.有飛鳥的話從這里到頂上最多也就是一分鍾的事情.而且就算不用飛鳥,我自己用翅膀飛也比爬快多了.

隨著收線器不斷轉動,我們開始逐漸靠近頂部的出口,但是,就在距離出口還有二十幾米的時候,我卻使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很熟悉很舒服的氣息.不過,感覺舒服的只有我而已,松本正賀直接就打了個哆嗦.

"好強的陰氣!"

"嗯,感覺挺不錯的."我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松本正賀驚訝的看著我,隨即想到我是黑暗系出身,身上的裝備和屬性全都偏向黑暗系,之所以現在不排斥其他系那是因為我們行會的守護神族是混亂與秩序神族,而維娜的這個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主要功能就是降低排斥反應.簡單點講就是本來黑暗與光明屬性會互相排斥,但是在我們行會,你完全可以光明和黑暗兩個屬性一起練,雖然還是會有一點抵觸,但絕對不會出危險,這就是混亂與秩序神族的好處.

即便是被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特性降低了排斥反應,但親和屬性畢竟是不會變的,因此我對所有黑暗,負面的能量都會有超強的親和力,同時在接近這種環境是戰斗力會提升,身體也會覺得特別舒服.

雖然我感覺挺爽的,但是松本正賀卻是被搞得渾身不舒服.別忘了他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松本正賀了,為了重新將其打造成日本國民偶像和玩家代表,松本正賀的屬性幾乎都是我們行會定做的,包括他身上這套光明皇帝套裝.而且,一聽他身上這套裝備的名字你也該知道他的能量屬性是偏向正面的.畢竟日本人號稱日出之國,比較崇拜太陽,而松本正賀又是國民偶像,光明屬性顯然更適合拉人氣,只是光明屬性在這種陰氣超級重的地方明顯吃虧,即便不發生戰斗他都已經感覺身體很不舒服了.

隨著我們繼續接近出口,這種感覺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是越來越嚴重,等到我們完全離開洞口之後更是直接就看到了一地的白骨.人類的,巨龍的,各種魔獸的,反正都是骨頭,密密麻麻的堆滿了我們所在的這個地穴的整個地面.我的龍筋索就被飛鏢固定在了旁邊一個巨大的龍骨之上,看起來這還是條龍王級的巨龍,不然骨頭不會這麼大.

因為尸骨遍地,本身又是地下環境,陰氣散不出去又得不到進化,相反地氣還會溫養這些黑暗氣息使之成長,時間一長累積出濃厚的陰氣也很正常.

收起飛鏢和龍筋索後我們離開那個大洞開始向前走.剛剛我們上來的那地方在這個洞穴的邊緣位置,而且不是靠近地面,而是在一處小平台上,比洞穴中心位置高出一截.走到這個平台的邊緣就可以看到有如室內體育場一般巨大的地下洞穴,而這個洞穴之中現在是滿坑滿谷的白骨,而且,就在我們前方不遠處,幾只骷髏還在那里漫無目的的晃蕩著,明顯是出生不久的新亡靈.

對于一個陰氣重到這種地步的地方出現自然形成的亡靈我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只是這里的骷髏明顯數量少了一點.正常來說這麼好的亡靈生存環境,這地方的所有骸骨都爬起來四處亂晃我都不會覺得奇怪,反倒是骸骨沒有反應,只有骷髏兩三只的狀況比較讓人奇怪.

"啊……"我正在那思考為什麼這里的亡靈這麼少,突然就聽到背後響起了一聲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那聲音的主人明顯是嚇壞了,因為連聲音都變調了.我本來正想問題,結果被這一聲喊也給嚇了一跳.

"我靠,松本正賀你鬼叫個什麼勁啊?"我看著蹦到我面前的松本正賀有些生氣的問道.

松本正賀臉色煞白的拼命指我背後,然後嘴巴一張一合的就是說不出聲音,急的他汗都快下來了.不過,他動作這麼明顯我計算傻瓜也知道背後有東西了.所以,我直接轉身看向了背後.

一個亡靈.對我來說就這樣了.不過松本正賀明顯嚇壞了,即便是現在還在手腳發抖,好像隨時有坐地上的可能.

說實話眼前這個亡靈長的並不怎麼嚇人,整體看起來就是個人類的造型.身高大約一米六,可能還要矮一點.一身灰白色的睡袍,光著腳,腳面上的皮膚呈不正常的青紫色色,表面有紫色的血管分布,雖然不好看,但也不算太嚇人.另外,從她的一頭及腰長發來看,這應該是個女性,不過因為對方低著頭,長發全部向前披散在面前,所以看不清長相.

應該說這就是個標准的亞洲版的女鬼造型,直視我完全不明白松本正賀怎麼跟見了天敵的兔子似的,我覺得他都快被活活嚇死了.

"喂,一個女鬼而已,你至于嚇成那樣嗎?"我現在已經轉過身來面對著女鬼的方向,同時回頭看著松本正賀問道.

松本正賀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調整總算是能說話了,只是感覺還有點口齒不清.他指著那個女鬼艱難的說道:"貞……貞子啊……"

"貞子?這女鬼有名字?很著名嗎?"我驚訝的扭頭仔細看了下眼前的女鬼,然後感歎道:"我靠,還真沒看出來,三千多級的女鬼啊!確實挺嚇人的."

"不,不是等級的問題!"松本正賀結結巴巴的問道:"老大你沒看過《咒怨》嗎?"

"咒怨?那是什麼東西?一種技能嗎?"

"我……"松本正賀有種自己要崩潰了的感覺."這麼經典的片子你居然都沒看過?"

我搖搖頭道:"不知道,我看電影不太多.聽起來這還是個明星鬼呢."

松本正賀崩潰的說道:"老大你到底是不是人啊?就算沒看過,見到鬼總歸要有點害怕吧?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啊?"

說到鬼,這個必須解釋一下.《零》中的鬼其實只是亞洲地區的一種特殊命名,系統中顯示的亞洲地區的鬼其實應該算是亡靈生物中的幽魂這個大分類下的小分類,屬于精神體,不具備實體.但是為了亞洲人用的習慣,所以系統依然照顧玩家的習慣,讓所有NPC和系統通告中依然將亞洲地區的鬼魂叫做鬼,而不是直接說幽魂.

但是,雖然系統默認鬼就是幽魂,可實際上這兩個體系目前普遍被玩家認為是兩種東西.至于為什麼說是兩種東西呢?這個主要是給人的感覺方面.

游戲剛開服的那會,歐洲的亡靈幽魂倒是和亞洲的鬼一樣給玩家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壓力,不少玩家都五六百級了還被十幾級的幽魂嚇得到處跑.這個不是戰斗力的問題,純粹是人的習慣.就好像很多人都怕毛毛蟲,可真算戰斗力,即便是小朋友也不至于干不過毛毛蟲吧?所以說,能戰勝是一回事,怕不怕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雖然初期的時候大家都被幽靈嚇得半死,但是隨著游戲進行時間的推移,西方的幽魂體系也開始逐漸被玩家們所適應了.畢竟人類的適應性很強,就算再怎麼害怕,天天見到也就習慣了,而且在確認到自己可以輕松戰勝對方後就更不怕了.只是,這個規則貌似只對西方的幽魂有效,但是亞洲區的鬼魂體系卻是完全另外一種東西了.尤其是其中的冤魂,厲鬼,這種存在天生自帶屬性——恐懼靈氣,不光是NPC,玩家靠近也會覺得全身不對勁,而且這種效果實際上是通過游戲頭盔刺激玩家身體產生和恐懼時一樣的激素類型,從而從生理上讓人感覺到害怕.

身體上的恐懼實際上還只是原因之一,而原因之二就是這些厲鬼冤魂的出現場合.就好像大白天的坐在人流洶湧的鬧市之中看恐怖片肯定嚇不到人一樣,鬼這種東西出現是需要氣氛的.歐洲的幽魂顯然就不太會找這種感覺,所以經常出現的比較直接,玩家看到之後直接就沖上去一頓砍,干掉了事.但是,亞洲的鬼幾乎從不直接出現在你面前,他們就跟恐怖大師似得,先在你脖子後面吹冷氣,然後時不時的弄點詭異的聲音,再配合各種環境嚇唬你,總之除了個別真的神經大條完全不在乎的人之外,絕大部分人都會被這種潛移默化的氣氛所感染,以至于亞洲地區經常出現一大群玩家被一兩只比他們低二三百級的鬼嚇得不敢進任務副本這種事情.歐洲和美洲玩家起先還用這個嘲笑過亞洲玩家,但是後來國戰開始後國界限制變得薄弱了,那些外國玩家到亞洲地區玩過,見到真正的亞洲鬼魂後就再也不敢嘲笑亞洲玩家了,因為他們自己之中也有不少人嚇到一邊哭一邊喊媽媽的,據說還有一位長得跟狗熊有一拼的野蠻人玩家直接嚇尿褲子了,視頻還被人給傳到了論壇上,羞的那家伙後來直接刪號重練了.

不管怎麼說,反正亞洲地區的鬼完全就不是靠戰斗力混飯吃的,人家就擅長玩意識流,不碰你一下,但就是能嚇得你大小便失禁外加半身不遂.松本正賀這樣其實都算好的了,起碼他還能記得跟我解釋,不少玩家看到這情況直接眼睛一翻就暈過去了.畢竟這個功能是通過游戲頭盔刺激玩家現實中的肉體產生的一種效果,所以如果玩家的主觀意識不夠堅強,暈過去也就很正常了.

不過,很不幸,我用的不是游戲頭盔,而是無線接入,而且我的電子腦有高級防火牆,所以可以正常進游戲,游戲系統卻沒法操縱我的身體做出各種激素響應,自然這個恐懼效果對我就打了個折扣,加上我本身也不怕鬼,當然就更沒反應了.

就在松本正賀那邊說完之後,我面前的這位可能叫做貞子的女鬼忽然動了.不是突然撲過來,而是用及其緩慢的速度抬起了一只手,然後指向了我和松本正賀,同時,她開始用一種蒼涼,冰冷的聲音一字一頓的說道:"你…們…都…會…死".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二章 營地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七十四章 目標確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