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阿芙洛狄忒的發現   
  
第二十卷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阿芙洛狄忒的發現

系統通告中只說了執政行會會有相應的權利與責任,卻沒說具體是哪些權利與責任,而是讓我們自己看文字通告.本來還覺得奇怪,既然通告了為什麼不一起通告,還要自己看,現在一打開這文字通告卻是立刻就明白了.不是因為這個通告需要保密什麼的,而是因為它……太長了!

執政行會的權利與責任內容簡直就跟一部法典一般,那文字量實在是多到驚人的地步.如果要看完並理解這個東西,一般人至少需要專心致志的研究好幾天,所以我們根本不肯能在這里現場翻閱.好在本行會有專門干這個的存在,所以這種費眼睛又費腦子的事情就不用我們擔心了.

"軍神,快點看下這個東西,看完跟我們說下重點."站在軍神的指揮中心,我把通告打開給軍神看,同時說出了我們的要求.

軍神本身是台電腦,處理這種信息他比我們可是快多了.資料打開後他立刻就開始翻了起來,然後不到十分鍾他就閉上眼睛開始思考了起來,又沉思了大約五分鍾,然後軍神便突然睜開眼睛說道:"我明白了,這個東西里面大多是些小事情,而且有三分之一是在特殊情況,比如說國家領土被入侵以及國家被摧毀後之類的情況下使用的特別權力,所以可以說大部分東西都是重疊的."

"拿我們需要知道的有哪些?"

"目前來看你們就算一條都不看,對你們也沒什麼影響.不過有幾條知道會更好一些."

"聽著呢,說說看."

軍神直接把通告拉到了一個位置指給我們看道:"這個是戰爭動員權利,也就是執政行會將擁有戰爭動員的能力,按照這個能力,在有別國勢力入侵並已經進入戰爭狀態的前提下,我們將擁有隨意指派征調任何國內城市的自由NPC以及具有地域傾向性的野外單位."

真紅追問道:"這個具體是哪些?我有點不明白."

"自由NPC這部分應該很好理解.就是城市里那些,不過不只是我們行會的自由NPC,而是全國任何行會的自由NPC都可以調動."

"可是我們要自由NPC干什麼呢?"

"用處多了."軍神解釋道:"前敵偵查什麼的自由NPC是最合適的人員之一,因為自由NPC默認的屬性是資源而非單位,敵人會掠奪資源,卻不會摧毀資源,所以自由NPC不會被敵方隨意殺死.除非敵方玩家主動出手或者指定NPC動手,否則敵方NPC戰斗人員不會主動對付自由NPC,因此他們是最好的偵察兵.物美價廉還有安全優勢,最大的優點是數量多."

"這樣說來確實用處多多啊."真紅說道.

我想了想問道:"那麼那個野外單位是怎麼回事?"

"這個指的是一些本地的野外生物,比如說一些攻擊性不強的野外單位,本來會以野怪的形式出現,但是在戰爭模式下,只要你不主動攻擊他們,他們就不會攻擊我們,而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給我們提供幫助,甚至主動參戰."

"這倒是個不錯的屬性.除此之外還有別的嗎?"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就是有一條責任必須注意."

"什麼責任?"

"按照這個說明上的記載,如果本國行會遭到外國行會攻擊,我們行會身為執政行會就會被強行拖入交戰狀態中."

本來這個屬性剛聽起來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仔細一想卻是問題多多.如果我們行會是個中規中矩的行會的話,那麼這條屬性可以說對我們根本不產生任何影響,畢竟有外敵入侵,作為本國行會,前去抵擋是應該的.但問題是,我們冰霜玫瑰盟不是個單純的行會.我們不光在境內有很強的力量,境外也有我們的力量,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因為松本正賀的原因,現在可以說整個日本都是我們的打手.如果現在日本行會與中國的某個小行會發生摩擦,那我們本來應該做的是表面上支持這個國內行會,實際上調動兩邊的力量做場戲也就算了,可是因為這個屬性,我們會被強行拉入戰局,這樣很多事情就不太好辦了.還有,中國這麼大,國內也不是個個行會都和我們關系很好,總會有些人或者組織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而反對我們.以前我們常用的方法就是找境外的行會來對付他們,這樣我們名聲上好聽,做事也比較放得開手腳.可是現在有這個屬性限制,我們等于就是被拴在了中國一方,不得任何余地.也就是說以後再有什麼人反對我們,我們再想借用別的外國行會的手來鏟除異己,那就不那麼容易了.總之這條屬性對我們的限制很大,至于解決方法,這個到也不是沒有,只是具體操作上會比較麻煩一些.主要還是輿論引導以及借口方面要做好,畢竟我們行會再強也不能像天兵天將一樣隨叫隨到吧?要是我們正在打仗,然後別的行會被襲擊了,那我們就算不去救援,這個應該也沒人會說什麼吧?

因為有軍神幫我們研究了這個東西,所以我們只用了一小會就搞定了這個通知.在了解完信息之後我首先安排了眾人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畢竟這次參加任務的都是行會精銳,這麼長時間全行會的高層都跑光了,事情肯定會有所積壓,不處理一下是不行的.

等眾人散去之後我身邊就只剩下了玫瑰,鷹,紅月以及松本正賀他們四個日本那邊的秘密社員了.我們幾個湊在一起借用軍神的這個指揮中心交流了一下之後一段時間的日本方面具體工作,目前大致上確定的事情就是先把日本養肥.要想放狗咬人就得先把狗養壯了才行,現在的日本已經被我們蹂躪的只剩最後一口氣了,不發展一下的話實在是派不上用場了.

確定了接下來一段時間的日本地區發展計劃後我們就一起進入了艾辛格的雙子城的天空城內部,然後找到了一處比較大的閑置建築將其作為了任務中帶出來的挑戰祭壇的擺放處.因為這個祭壇以後會變成公共建築,所以必須放置在比較寬廣的地方,不然人流一大就得出問題.

放好了祭壇之後我首先安排了松本正賀他們四個去進行了一次挑戰,他們來一趟艾辛格不容易,既然來了自然就要盡量把能做的事情一次性都做完,不然下次回來還不知道要搞到什麼時候呢.

他們幾個在那里進行挑戰,我就和玫瑰他們討論了一下行會工作,最後還是保留以前的安排.俄羅斯那邊紅月主管,鷹依然是主要負責美國那邊的事情,至于行會里自然是玫瑰坐鎮.奧林匹斯神族那邊還是只能我來處理,畢竟這個事情需要超強的戰斗力才能執行,所以一般的行會首腦過去了也沒用.再說阿芙洛狄忒那邊也就只有我能聯系得到了.我們執行行會任務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阿芙洛狄忒那邊到底聯系到多少人了.還有就是我最關心的,波塞冬的海神系那邊到底如何了.

奧利匹斯神族在哈迪斯這一系冥神離開後就只剩下了天神系和海神系這兩支而已了.要是波塞冬能夠成功從奧林匹斯神族之中分離出來,那我們的計劃實際上就已經成功了一大半了.

在我和玫瑰他們商量完事情之後松本正賀他們也完成了各自的挑戰任務,其中松本正賀獲得的好處似乎是最多的,因為他接受的挑戰難度是最高的.相對松本正賀來說,八月熏她們三個獲得的東西就真的不算什麼了,不過即便是相比之松本正賀還是差了一截,但是這些東西實際上也還是相當不錯的.特別是櫻雨神雛獲得了一個特殊屬性,據說是可以續集攻擊力,其效果有點像是中國特色職業武術家的技能聚氣,但是和那個聚氣技能比起來,櫻雨神雛的這個技能明顯攻擊力更加可怕,因為這個技能的特點是只要能保證連擊不中斷,該技能的攻擊力就可以一直累積下去,所以理論上如果櫻雨神雛能夠不斷連擊下去的話,最後一拳打碎星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當然,實際上是做不到那麼誇張的,畢竟這個技能需要魔力支撐,就算有目標不反擊讓她這麼連擊下去,她的連擊次數也是有限制的,所以不可能真打出來那麼誇張的攻擊,但是一招秒掉比她自己還要高級的敵人應該是可以做到的.當然,要想連擊那麼多次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完成了挑戰任務的松本正賀他們被我安排人員秘密送回了日本,那邊也需要他們領導,而且比我們這邊更需要,畢竟我們這邊不過一個行會的事物,而且內部團結,不存在什麼內耗問題.但是日本那邊現在可是亂七八糟的百業待興,正是事情多的要命的時候,何況還有鬼手信長之類的不服之人搗亂,松本正賀他們出來個一兩天倒還過得去,時間再長就不行了,光靠我給松本正賀安排的那麼點人根本不夠用的.更重要的是他們沒有松本正賀這樣的身份,很多事情有他們出面是不行的.

其實急著把松本正賀他們趕回去也是有別的考慮在內,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那支俄羅斯艦隊.

我們行會的飛船返回艾辛格這邊的時候在路上遇到的那支俄羅斯艦隊似乎有些不太正常.原本我們以為這支艦隊會進攻日本,但結果他們確實是到達了日本,但卻沒有戰斗,而是無聲無息的靠港了.

原本我們的計劃是讓松本正賀出動我們給他的艦隊演戲把這只俄羅斯艦隊引到我們這邊來,然後讓我們行會的艦隊與之戰斗,但是現在看來計劃似乎需要修改一下了.敵人的目標根本就不是進攻日本的話,就算松本正賀的艦隊去吸引火力,對方也肯定不會追擊,因為這不是他們的目的.所以說之前計劃引兩國艦隊于一處混戰的計劃根本就行不通了.

原計劃不能用,新計劃卻必須有足夠的情報支持才行,因此我們需要松本正賀回去幫我們調查清楚這個事情的後續發展,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必須搞清楚俄羅斯人的艦隊停靠在日本到底要干什麼,還有他們和誰接觸了,目的如何,這些都是必須盡快搞清楚的事情.

松本正賀這邊走了之後我在行會里也就沒啥事情了,將這個祭壇的事跟軍神說了一下讓他安排我們行會的會員自己來挑戰拿獎勵,然後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操心了.

和玫瑰打了個招呼後我便再次跑到了希臘這邊.有這麼幾天時間奧林匹斯神族的事情應該處理的也差不多了,希望阿芙洛狄忒的辦事效率不會太差.

事實上阿芙洛狄忒的辦事效率即便很糟糕,這個事情也應該處理的差不多了,畢竟現在可不是只有阿芙洛狄忒一個人在幫我聯絡那些可能想要反叛的奧林匹斯神族,而是整個海神系都在幫我聯絡想要反叛的奧林匹斯神族,另外還要加上赫淮斯托斯這個編外人員,雖然他在奧林匹斯神族中的地位很成問題,但他畢竟是高級神族,認識的人可是不少.由他出面引薦之下倒是方便了阿芙洛狄忒去接觸那些她並不熟悉的神族.

奧林匹斯神族的人員數量雖然沒有中國的天庭那麼嚇人,但是說起來也不是非常少得,至少阿芙洛狄忒認識的人員數量就不是很多,起碼有一多半的人她都不認識,所以赫淮斯托斯的介紹就非常重要了.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最終趕到了奧林匹斯神族這邊之後首先第一站就到了赫淮斯托斯這里,因為這邊現在相當于就是我的聯絡站.之所以選這里主要是因為比較不容易暴露,因為赫淮斯托斯本身在奧林匹斯神族內部就是邊緣化的存在,所以宙斯一般不會注意到他,我們在這邊做些什麼事情只要不太出格都沒問題.

"咦?幾天不見你身上的鎧甲好像又變強了啊?"赫淮斯托斯畢竟是專門研究裝備的,比起其他的東西,他還是對武器裝備的屬性什麼的最擅長了.只是看了一眼他就發現了我的龍魂套裝有了少許改變.

對于他的疑問我只是簡單解釋了一下這是哈迪斯的那個冥衣化造成的,因為冥界聖衣的特點就是會吸收敵人的靈魂碎片並自主成長.所以說,理論上來講冥界聖衣才是最牛的裝備,因為它幾乎沒有極限,而且由于是隨著你的戰斗而成長,因此屬性什麼的會全部按照你的習慣來,也就是只會出現你需要的和適合你的屬性,不會像別的方法得到的裝備那樣搞出一堆亂七八糟看著挺牛實際上卻根本用不上的屬性來.

赫淮斯托斯見我只是簡單回答了一下就知道了我現在不想談裝備的問題.雖然赫淮斯托斯是個標准的技術宅,但他並不是笨蛋,也不是完全不同人情世故.既然知道我心思不在這上面,他自然也沒有非要拉著我談這個的意思,而是直接轉移話題說到了我最關心的問題."紫日會長你這次過來時不時打算動手了?"

我點點頭問道:"阿芙洛狄忒這兩天有過來說過什麼嗎?"

"其實阿芙洛狄忒夜里才剛來過,就在幾個小時之前而已."因為時差的問題,希臘這邊目前才剛過午夜,赫淮斯托斯說阿芙洛狄忒夜里來過,那確實是等于剛離開不久.

"她有帶回什麼情報嗎?"

"重要的情報有不少,不過在這里不方便,我們還是去後面談吧."赫淮斯托斯說的不方便不是怕人聽到,而是因為他需要給我看些東西.在到達赫淮斯托斯的後宅之後美狄亞給我們送上了一份很特別的飲料,之後她便自覺地到外面去給我們看著門,而赫淮斯托斯則是直接從自己的一個小工具箱中拿出了一個奇怪的不規則物體.

這是一枚造型有點像心髒的石頭,不過說是像心髒,也只是形狀略為近似而已.實際上這個東西的造型相當的不規則,而且表面也是坑坑窪窪的看起來還有點惡心,尤其是對我這種有密集物體恐懼症的人來說特別的不舒服.

除了表面遍布孔洞外加形狀很奇怪之外,這個東西倒是沒有讓我看出別的什麼特別之處來.這麼黑的岩石雖然不多見,可也不能說多罕見,而且這個東西硬度什麼的也不是很特別,密度似乎也不大,怎麼看都覺得是一塊平平無奇的石頭而已.

"這是什麼啊?"我拿著那個東西看著赫淮斯托斯疑惑的問道.

"起先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赫淮斯托斯說著又從箱子里拿了一塊出來.和我手里這塊比起來,赫淮斯托斯後拿出來的那塊石頭在造型上略有不同,但是質地什麼的一看就知道是一模一樣的.在拿出了那塊石頭後赫淮斯托斯便對我說道:"這個就是昨天晚上阿芙洛狄忒送來的東西,她告訴我這是從那個位于湖底的秘密倉庫找到的."

"湖底秘密倉庫?你說之前宙斯用來迷惑我們視線的那個假的神力核心存放處?"

赫淮斯托斯點頭道:"對,就是那地方.雖說那邊被證實了是個陷阱,但是阿芙洛狄忒還是覺得最好親眼去確認一下比較放心,所以她就找機會去了,並且發現了那里不單單是一處用來陰人的陷阱,它實際上也確實有一定的價值,因為那是一處倉庫,而倉庫里全都是這種東西."

聽到赫淮斯托斯的話我立刻將手里的石頭再次拿了起來,然後打開鑒定師技能啟動鑒定術對這個東西進行了鑒定,結果第一次鑒定居然失敗了.要知道我雖然不知主修輔助職業,但因為我身上的高級裝備太多,用高級裝備練等級升的非常快,所以我的鑒定術早就是大師級的了.滿級鑒定術,只用來鑒定一種原始的石頭,居然會失敗.這東西的級別得高到什麼程度啊?

"是不是鑒定失敗了?"赫淮斯托斯明顯也試過了.作為專門研究裝備制造技術的人員,赫淮斯托斯的鑒定術自然不可能差到哪去,不然連材料都不認得你還搞什麼冶煉?正因為赫淮斯托斯的鑒定術肯定不一般,所以他也肯定早就鑒定過了這東西,所以才會和我有一樣的情況,因此他現在看我的樣子立刻就猜到了我是鑒定失敗了.

"你昨天也試了?"

果然.赫淮斯托斯點頭道:"阿芙洛狄忒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是倉庫里堆滿了這東西就說明它不會是沒用的石頭,肯定是存在什麼用途的.不過阿芙洛狄忒並不擅長研究材料,所以她只是偷了幾塊帶出來送到了我這里來.當時我就堅定過了,但是連續用了十幾次鑒定術全都鑒定失敗.再之後我又用機械破壞的方法對其進行了粉碎處理並研究了一下這東西的屬性,最後終于讓我知道了這個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這是什麼?"

"這是世界石."

"世界石?"這絕對是新名詞,因為我之前沒聽過這個東西,當然更不可能見過.

赫淮斯托斯大概也知道這東西比較罕見,所以也沒指望我知道,因此他直接就開始解釋了起來."世界石就是創世之星創造世界時使用的基礎物質,現在世界上的萬事萬物都是使用這種世界石轉化而來,而世界石本身又是能量轉化而來."

"所以呢?"

"所以世界石可以說是這個世界的中間物質,搞清楚它的轉化原理,你就可以突破規則的限制隨意創造或者消滅物體.你可以講飛向你的箭轉化成一束光,也可以講敵人發射來的魔法變成一塊海綿,反正你可以隨意的轉化這個世界上的任何物質與能量,只要這東西本身不受法則保護,那就都可以被轉化."

"聽著是挺牛,可是那種研究我估計投入必然是天文數字,而且耗時巨大,在我們的有生之年可能都看不到結果.還有就是以我接觸戒律之環這麼久的經驗來看,法則就是法則,它會以各種方法反抗人為的修改于干擾,因此貿然使用法則經常會得到一些與預期完全不同的副作用.像是我的永睄C上附帶的切割法則這樣簡單而直接的法則還好點,其他的那些法則往往關聯到很多其他法則,貿然去使用其中一項法則就好像是拉動了漁網上的一根線,你不知道具體還會帶動多少根線一起發生變化,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除非必要就別去碰它."

赫淮斯托斯微笑著說道:"很高興你能理解這其中的危險,不過宙斯顯然沒有理解."

"你的意思是說宙斯在研究這個東西?"

"一種完全沒有實際使用價值的物品,你覺得宙斯收集它們還能干什麼?"

"等等等等……"我叫住了赫淮斯托斯皺眉說道:"按說這事情和我們是沒什麼關系的,但是你既然在現在提出來……你可別告訴我宙斯已經有研究成果了?"

赫淮斯托斯一副你很牛的眼神看著我說道:"果然是紫日會長,就像阿芙洛狄忒說的,不用我說完你就一定猜的到結果."

"喂,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如果說宙斯掌握了這其中的某些法則,那就是說他可以借用法則而不去動用戒律之環?"

"沒你想的那麼誇張."赫淮斯托斯說道:"根據阿芙洛狄忒送回的情報顯示,宙斯應該是掌握了一種連接上位神領域的通道技術,另外,他可能還有一些借用上位神神力的方法,因為據說在那個倉庫中阿芙洛狄忒感覺到了之前給你們的協議做擔保的那位一樣的氣息."

"你是說大地之母?"我驚訝的問道.

赫淮斯托斯用比我更驚訝的口氣反問我:"你認識大地之母?你居然還請她給你們的協議做擔保.會長你也太牛了吧?"

"這個以後再說,看來我得先去和大地之母說一下這個事情."

"不是吧?你能見到大地之母?"

赫淮斯托斯雖然是個實力還算不錯的神族,但那只是在下位神的范疇內,上位神對他們來說那就跟他們對普通人的意義差不多.按照《零》中的設定,下位神也就是這些我們能接觸到的神族勢力基本上都是偽神.之所以說他們是偽神,是因為這些家伙只是掌握著神力這種屬性,以及有著超越一般生物的力量而已.而上位神在這里才是真的神,因為他們是不死的存在,可以掌握法則,能夠無所不能的存在.相比之下,下位神的能力明顯和傳說中神的定義不太一樣,畢竟游戲里的這些下位神只是戰斗力很強,還沒有誰有逆天的能力.但是上位神就不一樣了,人家真的是可以逆天的.

現在的赫淮斯托斯聽說大地之母的名號之後就跟追星族聽說了自己崇拜的明星一樣,那叫一個興奮,不過很快他就變成了熱鍋上的螞蟻,因為我直接就在這里把大地之門給召喚了出來然後跑了進去,並且我還沒關門,而赫淮斯托斯則是徹底傻眼了.

想進去嗎?那還用說?作為下位神,哪個不想去見一見上位神?別看他們在普通人面前趾高氣昂的樣子,實際上他們自己最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實力,而上位神對他們來說那就是更高層次的存在.人家只要隨便指點他們兩句,那對他們來說都將獲益匪淺,因此,當大地之門打開後,赫淮斯托斯已經激動的心髒都快蹦出來了.可是,即便是如此興奮,他也依然沒敢真的往里走.

大地之門內部就是大地之母的領域了,那里有著實實在在的大地之母的威壓存在.上位神的威壓,那可不是一般人頂的住的.我和我帶進去的人之所以不在乎那是因為大地之母給了我許可,因此我的手下們進入大地之門後會被領域自動忽略掉,這樣他們就不用去承受那種威壓了.但是,赫淮斯托斯可不是我的手下,貿貿然進去必然是要承受這種威壓的.而對于他來說,站在大地之母的領域范圍內,那就跟現實中的普通人站在一頭饑餓的老虎面前一樣有種兩腿發軟使不上勁的感覺.

對于赫淮斯托斯的糾結我反正是不知道了,因為這會我都已經跑到大地之母的寢殿這邊了.

"大地之母!大地之母!喂?有人在不?重大新聞啊……"

"吵什麼吵啊?"我正跑的好好的突然就感覺周圍傳來一股壓力直接將我按在了原地,然後跟著就是一股力量直接將我從地面上提了起來然後唰的一下就給拉到了寢殿對面的一處廣場之上.

"呦……好久不見."

被放到廣場上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一個全身火紅的家伙在跟我打招呼,然後我就傻眼了.

這個廣場倒是沒啥特別的,看起來就石板鋪的平整廣場,面積還沒足球場大,要說特別也就是周圍的植物比較漂亮,看起來相當華麗而已.不過,廣場雖然並不怎麼樣,可是廣場上的這幾位卻著實把我嚇了一跳.

剛剛那個跟我打招呼的,看起來四十多死,但卻一副小混混氣質的家伙可能光看外表很多人都會當他是個快要退休的老混混,但實際上呢,這位真正的身份卻是——火神阿摩拉德.不是地方神族的那些火神,要說那些火神的話,我起碼認識好幾個.光天庭里的火神就有仨,其他神族也基本都有自己的火神,這要算起來我認識的火神搞不好都快夠三位數了.不過,眼前這位和那些火神比起來,那就是限量典藏加強版和兒童仿真玩具之間的區別,因為這位是上位神阿摩拉德,世間唯一的真正的火焰之神,其他的什麼火神不過是掌握了火焰的使用方法而已,人家卻是掌握了火神的本質.

除了這位大叔級混混一般的火神之外,在我的對面還站著(趴著?)一位半蛇半人的超級大美女.那一頭烏黑的長發,精致的無與倫比的臉蛋,完美的身材曲線,以及……那條蛇尾巴.這個不用猜了,除了女媧不做第二人想.

在女媧的另外一邊,一名看起來年紀很大,但是氣質很平和的老者正站在那里拿著個好像高爾夫球杆一樣的東西在那里比劃著什麼,而這位我也認識,這就是水神努.當然和阿摩拉德一樣這位也是上位神,不是那些我能找出一打的山寨水神.

廣場上除了以上三位之外,當然還少不了大地之母本人,只不過她現在正在擺著一種很奇怪的姿勢,反正看起來很別扭,也不知道她在干什麼.

"你跑過來又有什麼事情啊?"大地之母看到我的眼神恢複了過來便知道了我已經適應了他們的身份,于是立刻問了起來.

我雖然很驚訝這幾位居然也在,但是這倒是正好省事了,因為今天的事情確實就是和他們有關系,因為我身上還有一個他們給的任務存在.

"那個,是這樣的.我在外面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這個東西,不知道你們認識嗎?"我說著就將之前赫淮斯托斯給我的那種石頭拿了出來.

石頭在被我拿出來之後幾位神靈的眼神都是一凝,然後阿摩拉德一伸手石頭就直接出現在了他的手里.沒有飛行的過程,就好像瞬間移動一樣石頭直接就過去了.

低頭看了看這塊石頭,然後阿摩拉德又把石頭放到了嘴邊,然後讓我驚訝的他居然一口咬了上去.就好像在吃一塊脆餅似的,這家伙竟然直接把石頭給啃掉了,而且一邊嚼他還一邊口齒不清的念叨著:"咦,還真是原力之石呢.不過可惜太小了."

"喂喂喂,人家這是要拿來當證據的,你怎麼給吃啦!"女媧生氣的敲了阿摩拉德一下.

阿摩拉德不大好意思的說道:"抱歉抱歉,嘴饞了,一時沒注意."說完之後他又轉向我問道:"你說你在下面發現了這種東西?這麼說不止一塊?"

"具體有多少我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止這麼點,應該是非常多才對."

"非常多?"阿摩拉德一聽這話眼睛就開始閃光,嚇得我趕緊往後退,好在女媧比他速度快多了,一下就閃到了我的面前,然後用尾巴卷著阿摩拉德的兩條腿將其倒掉在半空中放的遠遠的,自己則是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問道:"你真的確定有很多原力之石?"

"應該是不少."

"那真是太好了."女媧興奮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說道:"那麼現在,我希望你可以把那些原力之石都給我弄回來."

我小心的伸出雙手在女媧面前比了個暫停的手勢,然後再女媧疑惑的目光中說道:"那什麼在給我發任務之前我們是不是先把正事辦完了再說?"

"正事?這不算嗎?"女媧看著我問道.

"那什麼……我是說之前你們不是給我一個任務讓我調查一下神界的高等神侍為什麼會被下界的人召喚這一問題嗎?"

一聽我說到這個,女媧立刻想了起來."哦,這個事情我記得.你既然能找到這個原力之石,那看來你是找到原因了."

"誒?這樣就算找到了?"

從我出現在這里就一直擺著奇怪動作的大地之母突然就恢複了正常姿態,然後朝我說道:"原力之石是我們上位神界的一種很少見的特殊物質,這東西對我們上位神來說就是最美味的食物,所以剛剛某個沒素質的家伙才會狼吞虎咽的吃掉了你的證物.不過,原力之石既然是我們得高等食物,自然就有一定的價值,因此下界的人如果得到了這種東西,使用它來作為報酬請求上位神界的高等侍從下界助戰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點點頭道:"那他們為什麼不直接請你們幾個出面?"

女媧笑著說道:"我們即便是喜歡這東西也不可能去違背規則下界交易這種東西,所以他們是請不動我們的.不過神侍就不同了,他們只是我們得仆人,雖然是上位神界的存在,但並不掌握法則,本身實力也很一般,自然不在乎下界撈點外快."

"靠,原來上位神界也流行做兼職啊!"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大地之母有點一瘸一拐的走過來說道:"既然你查到了這些,那麼之前的任務我們就算你完成了.獎勵在這里."大地之母直接一翻手彈了一個光點進入我的身體,跟著我就感覺所有基礎屬性都往上蹦了一下,雖然幅度很小,但這畢竟是基礎屬性,乘以等級之後,實際提升還是相當誇張的.

在大地之母給完獎勵後,女媧立刻說道:"現在正事談完了,我們來說這個原力之石的事情吧?"女媧說著就興奮的問道:"你想要什麼報酬才肯幫我們把那些原力之石弄來?"

"這個嗎……"我稍微想了一下之後說道:"因為很多事情暫時不好確定,所以我覺得現在談具體價格不太合適.不如這樣吧."我說道:"你們隨便給我點什麼你們覺得合理的價格作為前期費用,畢竟這東西是在奧林匹斯神族的老大宙斯的秘密倉庫里發現的,而且那個地方現在就是個陷阱,所以我要進去拿的話會非常的危險.所以你們得給我點預付款.之後的部分,我看就等我把東西帶回來之後我們再算如何?畢竟現在我都還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呢!"

聽到我的話之後女媧立刻把阿摩拉德放了下倆,然後和大地之母以及努湊在一起小聲的商量了一下,最後還是女媧轉過來對我道:"我們同意你的這個建議,關于預付款部分,我們打算用這個來支付."女媧說著直接拿了一把晶瑩剔透的小寶石放到了我的手心上.

"這是什麼?"女媧給我的這個寶石個頭很小,每一個都只是比那種最大號的葵花籽略大那麼一點點.這種水滴形的寶石整體呈透明狀態,偶爾能看到一圈火彩在其上閃耀而過,但是除了這個並不能感覺到其他什麼東西.

女媧大概也知道我不認識這東西,所以直接解釋道:"這個東西叫做奇跡種子."

"種子?需要種下去的嗎?"

"不不不,這個不用種,這是給你吃的."

"吃的?"

"對.當你覺得自己遇到重到麻煩並且確定靠自己已經無法脫困的時候就可以吃一枚.在你吃完之後,你的身體狀態會立刻恢複到全盛狀態,所有狀態自動補滿."

"這就是個超級回血藥劑?"

"當然沒那麼簡單."女媧說道:"狀態回滿只是第一步,在此之後你會進入奇跡時間.這個時間大約是三到五分鍾.因為這是種子不是人造的,所以屬性不太穩定,我也不能確定每一顆具體能支撐多長時間,反正不會低于三分鍾,但也絕不會超過五分鍾.在此區間,你會得到兩個翻倍,首先是級別翻倍,其次是所有能力翻倍."

"級別翻倍?在我現在的基礎上?"我驚訝的問道.

女媧點頭."對,以吃吃下種子的那一瞬間的等級為准,立刻翻倍.比如你現在要是吃下種子立刻就會進入四千兩百八十級的狀態."

"四千多級?靠,那對付宙斯不是跟大小孩一樣了嗎?"

女媧搖頭道:"我不知道你說的宙斯具體是個什麼實力,不過這個奇跡種子確實可以讓你強化一倍的等級.另外,還有能力翻倍."

"能力翻倍是什麼意思啊?這能力怎麼翻啊?"

"其實說是能力翻倍不如說是給你的所有能力複制一個分身."

"啊?什麼意思啊?"

"你不是有很多召喚生物嗎?"女媧問道.

我點頭.

她繼續道:"使用這個之後你的那些魔寵和召喚生物的數量都會翻倍."

"魔寵翻倍?怎麼翻?再給他們弄個複制體?"

"對,就是給他們每人一個複制體,而且和本體有一模一樣的能力和屬性.另外,你那個什麼麒麟武士,數量應該會變得很恐怖."

聽到女媧這麼一說我也反應過來了.麒麟武士的數量可不是固定的,那個數量實際是我的等級乘以十之後的數字.像我現在2140級,等級翻倍後就變成4280級,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可以召喚42800個麒麟武士,而這個奇跡種子居然還能讓召喚物出現分身,那麼麒麟武士的實際數量就得在42800的基礎上再翻一倍.八萬多個麒麟武士啊?想想都夠嚇人的.真有這麼多人不用打,直接往敵人身上撲就行了.八萬多人一起撲上去,壓也壓死他.

雖然聽起來很厲害,不過可惜,這個奇跡種子時間太短.三到五分鍾,八萬多人恐怕隊形都展不開,所以這個數量基本上就是廢的.真正有用的還是高級魔寵的數量翻倍,這多出一倍的魔寵,我的戰斗力絕對會大幅度上升.

這上位神果然就是比下位神牛,出手的獎勵比天庭的那些東西厲害多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八十四章 執政行會與參政行會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愛學習的赫淮斯托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