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四章 地獄中的入侵者   
  
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四章 地獄中的入侵者

多元的想法是挺勇敢的,只可惜效果有點不如人意.當他邁著艱難的步伐向前走了沒幾步之後,他們卻突然聽到背後傳來了一陣整齊的腳步聲,而且聽這個腳步聲並不像是一般玩家在奔跑,倒是很像正規軍隊正在急行軍.

隨著腳步聲的逐漸靠近,多元他們很快就發現了那腳步聲的來源.只見他們之前想要逃離的出口處,一隊邁著整齊步伐的重裝骷髏兵正在迅速跑入倉庫.在看到他們這些人後那些骷髏兵立刻毫不猶豫的分成了兩列縱隊從兩邊繞過人群將他們包圍了起來,而在這些骷髏兵身後,幾個身穿黑色鎧甲的暗殿騎士也先後走了進來.

看到這群生物之後,在場的日本人幾乎立刻就意識到自己完蛋了.負能量迷霧不但帶來了低溫,更是嚴重削弱了他們的戰斗力.別說在場的這些都不是一般的低級亡靈生物,就算是,以他們現在的身體狀況也是絕對不可能傷到對方的.但是相對于他們的窘迫造型來說,這幫亡靈生物在這里卻是如魚得水一般的舒爽.亡靈本來就是負能量生物,這里的負能量這麼充裕,他們不但不會感覺到任何的不適,反而會得到額外的實力提升.而且在這種狀態下亡靈們都會獲得一項額外屬性,那就是生命值自動回複加速.

"我們果然還是低估了支那人的防衛手段!"石崗看著前方的亡靈們歎惜著說道.

就在這些日本人歎息的過程中,一群穿的跟宇航員似的人忽然從那幾個暗殿騎士背後走了出來.大概是因為穿的太厚了,這些人的行動都很緩慢,看起來好像木乃伊一樣.其中一個人在走過來之後先是在他們面前停了下來,雖然因為對方帶的頭盔好像是單向透明的,所以看不見他的眼神,但是日本玩家們還是立刻就感覺到了對方的目光正注視在自己身上.

就這麼站了一會,這個走入包圍圈的人忽然向幾個日本玩家走了過來.那些日本玩家立刻就想要動手,臨時前也要拉個墊背的.但是,就在他們准備發動突然襲擊的時候卻使突然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動不了了.也不是完全不能動,只是動作已經僵硬的連抬腿都需要好長時間,別說反抗了,現在連走路都是一種奢望了!

那名穿的跟宇航員似的本行會玩家雖然因為衣服太厚重走路也很別扭,但起碼比他們速度快多了.輕松的走到幾個人身邊,然後繞到一個日本人身後,接著這個玩家就慢條斯理的放下了一個白色的手提箱打開,然後從中抽出了一根巨大的針管.重新站到這個日本玩家背後,那名本行會玩家直接將針管對准這個日本玩家的頸椎根部插了進去,然後將滿滿一管的綠色液體全部推入了對方的身體.在完成了這一切後,這名玩家便立刻向外一揮手,包圍圈外的幾名暗殿騎士立刻走過來將這名日本玩家拉了出去.

那名被注射了不明液體的日本玩家雖然很想掙紮,但是因為身體已經完全僵硬了,所以根本沒法反抗,只能任憑暗殿騎士將自己拉到了人群之外.不過他並沒有被拉住房間,而是被放到了旁邊的一只箱子上,接著暗殿騎士們就不再管他了.至于包圍圈中的那名本行會玩家,他現在又從箱子里取出了一支細細的,比小孩的小拇指還要細一點的針筒.相比之第一個特大號針筒,這個明顯屬于超微型針筒,而且其中的液體劑量也很小,只有幾滴而已.

將這根小針紮入旁邊那名女性日本忍者的頸椎之中迅速推入,然後這個玩家立刻又拿出一只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巨大針筒繼續給這位女忍者注射藥劑,等大針筒打完之後他立刻便收起所有東西轉身離開了包圍圈,而場地中的女忍者卻是突然恢複了行動能力,不過她沒有去追擊那名我們行會的玩家,而是全身哆嗦著雙手環抱雙肩蹲了下去,看她的樣子似乎非常冷的感覺.

就在這名女忍者直哆嗦的時候,我們行會的那名玩家已經走到了外面那名最先被抬出來的日本玩家身邊並給他注射了一支之前給那名女忍者注射的一模一樣的微型黑色藥劑.現在兩個人等于是都得到了一樣的藥劑注射,不同的是僅僅是先後順序而已.

隨著注射完成,那名被抬出去的玩家也是突然就恢複了行動能力,但是和地上那位女性玩家凍的直哆嗦的狀態不同,這位就好像身上要燒起來似的,不但全身紅的好像煮熟的龍蝦一樣,而且還拼命地撕扯起自己的衣服來.

"你……你們……給我注射……注射了什麼?"地上那名女性忍者此時正雙手撐在地上拼命地顫抖著,雖然周圍的霧氣已經相當濃郁了,但是眾人依然可以看出來她的嘴里正在外面帽白煙,好像她比周圍的環境還要冷一樣.而另外一邊那位男性玩家和她剛好相反,他此時就好像正在承受什麼劇痛一樣正在滿地打滾,而且他的嘴里和鼻孔里是不是的就會噴點黑煙出來,看起來就好像體內有個燒煤的老式鍋爐一樣.

對于女性日本忍者的問題我們這邊並沒有人回答,只是其中一名暗殿騎士突然走了過去,然後一把抓起地上的女忍者將她的腦袋拉到了自己面前.接著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這名暗殿騎士突然一把掀開了自己的頭盔,然後一口吻在了女忍者的嘴唇上,不過對方只是一沾即分,隨後便將腦袋向後退了一段距離,但是眾人卻可以明確的看到有大量白色的氣體正在以一種相當恐怖的速度從女忍者的嘴里飛出並被暗殿騎士吸入口中.

眾日本玩家第一時間想到了這到底是什麼.這根本就不是親吻,而是暗殿騎士的一項隱藏技能——靈魂萃取.那些被吸出來的不是煙霧,而是女忍者的靈魂.

大約用了十幾秒就完成了萃取工作之後那名暗殿騎士便松開了身前的肉體,但是那具本該倒下去的尸體卻沒有像那些日本人想象的那樣倒下去,而是晃了兩下就穩住了身型,接著好像頭腦不清醒的樣子單手扶著額頭晃了幾下腦袋,最後終于緩緩直起了身體四處張望了一下,接著又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身體,最後才說道:"真糟糕,這具身體看起來支撐不了多久了."

之前給她注射藥劑的那個玩家隔著頭盔用帶著古怪回音的聲音說道:"將就一下吧,反正也沒指望保用一百年,能支持一兩個小時就足夠了."

女忍者,或者說占據了這個身體的新意志說道:"兩個小時應該沒問題,再長就沒准了.我可不喜歡看著自己的身體慢慢腐爛.哦對了,她叫什麼來著?"

之前親了女忍者的暗殿騎士開口說道:"她叫夕樹舞子,職業是術法忍者.我……"

"這樣太麻煩,把她的靈魂碎片給我,我自己看."

暗殿騎士點點頭從嘴里吐出了一枚烏黑的結晶,女忍者毫不猶豫的接過來就塞進了嘴里,接著閉上眼睛像是在體會著什麼,幾秒後便睜開眼睛說道:"好的,我都看到了.剩下的交給我吧."

"喂,碎片用完了也分我一份啊.你是全都看完了,我可是還什麼都不知道呢."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之前那個被注射了藥劑的男性玩家此時也已經恢複了正常行動,但是和女忍者一樣,他的思維已經明顯不是之前那個玩家的思維了.

聽到這個家伙的話之後,那邊的女忍者也像之前的暗殿騎士一樣吐出了之前那個球交給了對方,那家伙接過之後直接吞了下去,然後和女忍者一樣沉默了幾秒就適應了那個東西,然後站起來和女忍者一起離開了這個倉庫.旁邊的日本玩家看到兩人離開,雖然心里有很多疑問,並且也大概猜到了他們要去干什麼,可是卻根本無力阻止.從剛才開始倉庫里的負能量迷霧就一直在增加,伴隨著負能量的強效吞噬屬性,周圍的環境溫度一直在下降,而且低溫只是一種連帶效果,真正讓這些玩家無法動彈的不是低溫而是能量損耗.負能量迷霧會吞噬中和正能量,而人體活動需要的能量都是正能量,包括生命力也一樣,所以在負能量迷霧中人體的運動能力會越來越低,而且生命值也會持續下降.不過這種能量損失是感覺不到的,所以日本玩家們只是覺得冷而已,表面上看起來是被凍結了身體,其實卻是生命力即將耗盡的前兆.

隨著那兩個人離開,剩下的日本人便被周圍的骷髏們一個個的架起來拖了出去,半路上他們又看到了自己擺放的那枚炸彈,只是不出所料,這東西現在已經完全被一層厚厚的冰霜所覆蓋了,即便再過一萬年也不可能爆炸了.

這邊被拖出去的幾個日本玩家最後當然逃不了一死的下場,不過游戲里死一次也不過是掉一兩級的事情,因此玩家們雖然不願因白白犧牲,卻很少有怕死的.當然,他們不怕死也沒必要承受被俘之後的羞辱,所以這些人在確定沒有掙脫可能後就集體選擇了強行下線,把肉身扔著不管了.

和他們不同,那兩個已經被控制的玩家實際上早就退出了游戲,不過他們不是強行下線,而是得到系統提示自己被殺了.現在占據著這兩個身體的並不是那兩個玩家自己,而是兩個人工靈魂.當然,和機動天使體內的那種人工靈魂不太一樣,這種人工靈魂是以液體形態存在的,可以通過注射的方式進入敵人體內,不過這東西目前還在試驗階段,效果暫時還不穩定,尤其是占據的肉體無法長時間保存也是個重大問題,時間只要一長肉身就會腐爛,根本沒有多大實用價值.不過這次倒是可以拿來用一下.

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是我們的主場,那幫日本玩家在突然遭到負能量迷霧襲擊後反應不一,像這對人一樣直接被凍結的達到了三隊,剩下三隊人中有一隊在受到影響後及時發現並開始轉移,只是因為受到了一些影響,所以動作慢了一點,路過一個貓眼監視器的時候被掃到了一下,于是大量蜂擁而來的我方守衛便將這隊人活活堵死在了一個狹窄的通道中,最後兩枚震撼彈搞定.

最後兩隊人員都比較機警,其中一隊在煙霧出現的第一時間久發現了問題,于是主動開始逃跑,只是因為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都在釋放這種煙霧,僅有幾條通道是安全的,所以這些人順著沒有煙霧的通道最後自己跑進了一處巨大的好像室內運動場一樣的空間中.結果,不等他們轉身跑回去,他們進來的大門就轟的一聲自動封閉了,接著就看到對面的牆壁邊上逐一打開了一排大門,一只只形象各異的奇怪生物開始進入這個空間並對著他們咆哮不止.

相比之前面這些隊伍,最後還有一隊最精明的隊伍.這只隊伍和其他隊伍不一樣,他們雖然也受到了負能量迷霧的影響,但是這隊人中很快就有人發現了負能量迷霧比空氣重的這一特性,而且恰好他們當時所在的位置附近就有個向上的通道,于是他們便開始往上層跑.雖然整個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的通風管道都是在同步的噴灑負能量迷霧,但是因為負能量迷霧的比重太大,所以就好像自來水管樓層高水壓低一樣,越是網上的通風管出來的負能量迷霧就越稀薄,所以這幫人總算是在身體機能出現明顯下降之前跑到了安全一些的上層區域.不過,雖然他們跑到了上層區域,卻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之前紅月就下令封鎖了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的所有通道,當然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上下層的串聯通道,這隊入侵者為了躲避負能量迷霧也顧不上被發現的問題了,直接硬沖了一道關卡.不過盡管他們成功的突破了關卡到達了上層,但也付出了一名玩家和三個NPC陣亡的代價,不過這支隊伍之中卻有著幾個出乎意料的家伙,以至于隨後趕到的本行會玩家居然沒能堵住他們,不但讓他們繼續向前跑了很遠,而且還被他們干掉了一個人還被打傷了很多,這還是占了我們人多的便宜,要是人數相當估計傷亡只會更大.

剛剛第一隊被負能量迷霧影像的人群中有兩個日本玩家被我們使用特殊的人工靈魂進行了身體掠奪,為的就是這邊的這隊人.

和其他幾支隊伍比起來,這支隊伍有個顯著地特點就是人多.根據之前從NPC那里搞出來的情報表明進入艾辛格移動要塞的敵人分成了八組,而其中七組都只有十到二十人而已,但是最後這組在被干掉了一部分人員之後居然還剩下二十三人之多.而且,和前面那些隊伍的構成形式不同的是,前面七隊中有六隊是純粹的日本玩家和NPC的混編隊伍,海油一隊是兩個俄羅斯玩家帶了一隊日本NPC的混編隊伍,而最後這個隊伍卻是俄羅斯玩家和日本玩家,以及少量兩國NPC的混編隊伍.

這只混編隊伍人數眾多,人員戰斗力也超乎想象.第一次強行突破關卡並不奇怪,畢竟艾辛格移動要塞內部的通道太多,我們不可能在每個路口都集結大量兵力,所以只能少量安排人員充當偵查哨使用.這些人的工作不是攔截或者消滅入侵者,而是發現並拖延對方的行動,這樣的設定決定了他們不可能攔住對方,所以被突破也是正常情況.但是後來追上來的那隊增援依然被擊潰,這個就比較驚人了.要知道這些增援都已經是本行會有一定戰斗力的人員在帶隊了,而且隊伍里有大量的NPC從旁協助,這樣的戰斗力居然還是被擊潰了,這就比較誇張了.

不過,即便是擊潰了一支增援部隊,身陷重圍也不可能安然無恙.那幫人再能打也還沒強到戰力榜前百名的程度,所以他們不可能像我這樣毫無阻礙的在萬軍叢中趟過去,最後只能被我們行會的玩家和NPC給賭進了死胡同.不過他們找的這個死胡同也不好打,主要是內部結構太寬敞了,震撼彈什麼的用不起來,高爆炸彈我們自己不舍得用,畢竟這是自己城市,炸壞了哪里都會心疼,所以我們的人只能想別的辦法.

就在那幫人躲藏在這個臨時物資轉運點中負隅頑抗的時候,他們背後的一塊金屬板突然晃了一下.因為現在神經高度緊張,那些人立刻就聽到了金屬板摩擦的聲音並轉了過來,其中反應最快的人更是直接拿著匕首沖了上去,只是等蓋板打開,伸出來的腦袋卻讓那人一個急停止住了動作.

"舞子?"看到爬出來的居然是熟人,沖到洞口的玩家也是相當驚訝.

此時還在洞口的女忍者並沒有完全鑽出來,而是做出一副很焦急的樣子對他們小聲喊道:"有什麼問題之後再說,快點跟我來,我帶你們離開這里.外面的支那人運了一支高壓火焰噴射器過來,就快到門口了."

"什麼?"在場的日本人和俄羅斯人都是一驚.這個地方明顯是個貨物轉運點,除了一個比較狹窄的出口之外,連門都沒有.房間里堆放的全都是些金屬箱子,雖然不知道厚度如何,但是耐火能力肯定比他們的身體要強很多,也就是說如果火焰噴射器到了,外面的人就可以不受限制的往里面噴火,而不用擔心里面的貨物和建築本身受到影響.畢竟房間的牆壁和地面都是金屬及岩石的混合體,耐不耐炸不知道,但肯定耐火.

情況如此危機,這些人也就沒做多想,直接就跟著女忍者鑽入了那個通道,然後他們就發現這個通道里面比外面看起來要稍微寬敞一些,雖然站不起來,但是只要勾著腰就可以用雙腿跑起來,不需要在地上爬行.

在進入通道後這群人很快又看到了另外一個自己人,于是便更加確定這邊有人接應,接著便放心的跟著前面的女忍者往前跑了起來.

順著通道跑了一段不算遠的距離後,女忍者忽然停了下來指著主通道側面的一條斜向下的好像滑梯一樣的管道說道:"這個管道下面就是一個安全的房間,不過出口離地面有點高,你們下去的時候做好准備,一處通道就要趕緊控制自己的身體掌握平衡,不然很容易摔倒.我先下去通知下下面的人接應,你們等我下去之後過兩秒在往下跳,注意間隔,別靠太近."女忍說完就直接跳了下去.

因為這一番提醒,上面這些人自然是更加不疑有他了,于是便按照吩咐隔兩秒一個人的往下跳,但是,當他們從通道口飛出去並准備按照女忍的提醒掌握好平衡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直接就摔進了一張大網之中,接著不等他們反應過來就感覺大網猛的一收,然後身體就被扔了出去,等到他們意識到情況不對想要反抗之時已經來不及了.周圍彌漫的濃到伸手不見五指的負能量迷霧讓他們的身體瞬間就感覺到了徹骨的寒冷,再加上身上被一層好像絲絨一般的東西僅僅束縛著,根本就沒法反應,至于出聲提醒後面的人就更沒可能了,因為他們掉在網上的時候第一時間就被一團東西蓋住了面門,現在連嘴都張不開了.

事實上如果將房間里的煙霧抽調,然後站在旁邊看的話這些日本和俄羅斯玩家就會發現就在通道口的前方,有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正肚皮朝天的躺在那里.這只蜘蛛的八條腿上張著一張巨大的白色蜘蛛網,網的八個角連接在蜘蛛的八條腿尖上.每當有人從通道口滑出來就會正好撲到這張網上,然後這只巨型蜘蛛就會以閃電般的速度飛速將八條腿一合,那張網立刻就將撲上去的人給包了起來,然後它直接往上一蹬將那人拋出去,旁邊一直和它長的一模一樣的大蜘蛛立刻接住這個已經被包了一層的蜘蛛網的人,然後用超快的速度像捆粽子一樣給這個人身上又加了幾圈絲網並徹底將其固定住.與此同時,房間里的第三只大蜘蛛會將一張剛剛完成的新網套在躺在地上的那只大蜘蛛的八條腿上,然後這只蜘蛛就再次張開八條腿將網撐開,等待著下一個笨蛋自己往上撞.

三只蜘蛛配合默契,因為沒有人來得及發出聲音,所以上面的人完全不知道先下去的人都中招了,結果就是前面的人已經被捆成了粽子,後面的人還在傻乎乎的排隊等著往下跳.

本來這些人如果有通訊器,那就不會有這種尷尬了,可惜艾辛格移動要塞是我們的行會城市,所以在這里,外行會的任何通訊手段都必須先通報,我們同意了才能使用,這就是行會城市的好處,很多規則可以自己設定.另外,如果這些日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是在一起上線的,也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因為他們可以強行下線,然後在現實中直接叫醒同伴通知他這個消息,之後再讓對方上線告訴別人就可以了.不過很可惜,這些日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沒有一個是兩人在一起上線的,加上通訊器都被屏蔽了,所以就造成了現在這種悲催的局面.

隨著跳下來的人一個個的被裹成蠶繭,我們這邊的玩家也開始放松了下來.但是,就在大家以為沒問題了的時候,突然上面又有一個玩家滑了下來.下面的大蜘蛛還是像之前一樣張開八條腿等著對方往網上撞,但是讓人驚訝的是那個人在飛出通道之後的零點幾秒內就確認了現場情況並作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他居然在空中超前劈出了一道劍芒.

藍白色的劍芒直接一下切開了那張蜘蛛網,接著余威不減的正中大蜘蛛的肚子,瞬間便將大蜘蛛的腹部整個一分為二,黃綠色的黏液迅速噴了出來.

一招結束之後這人直接粘在了大蜘蛛的胸腔之上,然後雙腳一點就朝前飛了出去,盡管有幾個反應快的本行會玩家拔出了武器上前阻攔,但卻還是慢了一步被閃了過去.不過,就在她沖過我方玩家的頭頂眼看就要脫離房間的時候,一道黑影卻是突然從門外閃了出來講那本就不大的通道口給遮了個嚴嚴實實.

雖然前方的道路被擋了起來,但是這位卻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意思,直接在空中揮舞著手中的水晶劍就砍了上去,但是對面的那只黑影卻是抬起了腦袋,隨後她就看到了一雙燃燒著紅色火焰的眼睛猛地一閃,一圈肉眼可見的紅色波紋猛然激蕩開來.那女人只來及雙手護住雙眼就被沖擊波撞了回去,在空中一個靈巧的翻身之後平穩落地.

"我當是誰這麼厲害,居然連我們行會的突擊隊都沒攔住.原來是冰封女妖大小姐啊."

"紅月,你個老處女再敢叫我大小姐我就撕了你的嘴巴."

屋子里的本行會玩家看著兩個人女人怒目相對,都明智的選擇站到了一邊,不管從什麼方面來講這倆都不是好惹的主,所以最好還是有多遠閃多遠,免得被殃及池魚.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三章 地獄的溫度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零五章 無敵天使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