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章 第三方勢力   
  
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章 第三方勢力

波塞冬說十二星神根本沒來海王殿,而我之前救下十二星神的時候就曾經和他們說讓他們直接過來的,現在他們卻沒到,這明顯不是正常情況,所以我唯一能想到的結果就是十二星神可能半道上遇到了什麼麻煩,不然實在是說不過去.畢竟我都在和他們分開之後跑了那麼多地方了,即便是因為我有飛鳥速度比較快,但兩次談判加上和玫瑰商量的時間,怎麼著他們也該到了,這麼長時間都沒人影,必然是出意外了.

"波塞冬,這邊你們還是盡快准備,我去看看十二星神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他們這麼多人不會憑空消失的,就算被攔截了,我想這麼點時間應該也不會結束戰斗."

"需要我派人和你一起去嗎?"

"不,我一個人速度更快,真的需要幫助我會派人回來通知你.不過艾辛格移動要塞就快到了,我可能沒空過去接應他們了,還是得由你派人去接一下.具體事情用我留在這里的那台通信器聯系.艾辛格移動要塞上有大型信號站,只要接近到一定范圍就能直接啟動通訊器,你們可以根據那邊的指揮安排具體事務."

"這個我明白,你去忙你的就是了."

我點點頭離開海神殿,然後順著十二星神前來海神殿的道路逆向往之前的那個山谷找去.如果他們被人攔截了,只要還沒結束戰斗,那麼他們就應該還在這條路線上,而我順著這條路總是能找到他們的.

出了海王殿回到陸地,再次經過那個新開辟出來的通道時居然又碰上了上次那幫守衛洞口的玩家,不過這次沒有戰斗發生,那些玩家都是三五成群的在那里休息,不少人還拿出了一些棋盤什麼的玩了起來.看起來我上次的幫助效果還算不錯,至少沒有敵人突破這里.

看到我出現,周圍的玩家瞬間就安靜了下來,不過我並沒有和他們攀談的意思,直接就召喚出夜影騎了上去,按後朝洞外跑去.

除了那條山洞隧道然後一路往前找,很快我就在一處經過一個小山峰的位置發現了問題.

十二星神他們並不是就只有十二個人,他們這次被發現後是帶著星神殿的所有聖斗士一起出來的,而且星神殿也不是只有十二星神這十二個正牌奧林匹斯神族,他們手下還有一些正牌奧林匹斯神族,雖然沒有他們十二個這麼厲害,但不管怎麼說也是正規的奧林匹斯神族,戰斗力怎麼講也不至于太爛.按照這份名單算下來,十二星神他們的隊伍里等于就是有好幾千人了,而這麼龐大的隊伍在地面行進,那個痕跡絕對是非常明顯的.因此,我很快就在路上確認到了他們前進的痕跡,只是痕跡在我發現的位置突然轉了個彎直接拐進旁邊的一條山路之中了.

"奇怪?這幫家伙怎麼半道轉向了?"我疑惑的看著地面上的痕跡托著下巴在那里想了半天也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星神殿的隊伍明顯不是走錯了路,因為他們轉上去的那條下路只是條獸徑,嚴格來說那甚至都不能算是路.就算整個星神殿幾千人都是路癡,這麼明顯的道路變化也不至于看不到,至于說他們有什麼別的事情突然轉向……這個可能性我覺得也是微乎其微.當時他們已經暴露了,而且是正在逃亡中,這種時候還有什麼事情比盡快到達海王殿更重要的?所以說他們在這里轉向這件事明顯透著古怪.

既然隊伍的行進路線改變了,那我自然也只能順著路線找過去看看情況了.不管怎麼說他們這個幾千人的隊伍走起來肯定塊不到哪去,以夜影的速度應該很快就能追上.

"夜影,走這邊.追上去看看."

夜影聽到我的命令直接人立而起,然後轉了個身對准那條小路就沖了上去.因為夜影是懸浮飛行,所以地面上的不平整和枯枝斷木什麼的完全影響不到我們得速度.完全放開腿腳的夜影速度飛快,我們就好像一道黑色的閃電在越來越密集的叢林中飛速前進,然後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密林深處.

密林之外的道路上,就在我們進入密林深處之後,原本我們拐上去的那條小徑卻使突然活了過來.原本分開在小徑兩側的幾棵大樹突然向中間靠攏了過來,連帶著地面上的雜草也聳動著移向了路中間,而密徑後方那些看起來好像大部隊經過時弄亂的雜草和撞斷的樹枝也是奇跡般的紛紛回到了正常的位置,然後前一分鍾還清晰可見的一條小徑眨眼之間就完全消失在了樹林之中.

"小角色而已,根本不費吹灰之力."一個穿著一身紫黑色鎧甲,肩膀上頂著兩個眼球狀金屬凸起物的家伙忽然從消失的小徑對面的樹林中走了出來.

另外一個穿著同樣紫黑色鎧甲,但是鎧甲的樣式和花紋卻完全不同的家伙也縱身從樹上跳了下來.在看了眼消失的小徑後這人才對旁邊那人說道:"狄德羅大人吩咐的事情不能有半分馬虎,注意清理下痕跡,別人後面的人發現了."

那個肩膀上頂著眼睛的家伙有些不高興的說道:"狄德羅大人是不是太小心了些?不過是下界的凡人而已,有必要這麼小心嗎?"

從樹上跳下來的家伙很嚴厲的說道:"你這個白癡怎麼能夠理解狄德羅大人的智慧.大人擔心的根本不是那些凡人,而是奧林匹斯神族的那些混蛋.這里畢竟是奧林匹斯神族的地界,雖然他們現在正在籌劃和那個什麼冰什麼花盟的組織打仗,但那種組織又怎麼可能戰勝奧林匹斯神族?所以說,奧林匹斯神族的實力依然存在,我們這次來就是趁火打劫,削弱一下奧林匹斯神族的實力而已,萬一被奧林匹斯神族發現了,就憑我們幾個根本不可能從奧林匹斯神族的勢力范圍內跑出去.所以,任何一點的馬虎大意都可能要了我們的命,你明白嗎?"

"明不明白還不是都要做."那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的家伙顯然是根本沒把對方的話放在心上,只是那個狄德羅可能地位比他們高多了,所以既然這是對方的直接命令,他也不好說什麼,只能聽著.

旁邊那位大概是知道這個家伙是個什麼德性,所以只要他沒偷懶,那也就不去管他,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就打算離開.不過,他剛一轉身就突然愣在了那里,因為直到此時他才發現自己背後居然站著個人,而這個人分明半分鍾前才剛剛當著他們的面跑進了旁邊的那條小徑之中.

"話說回來,這次怎麼會是你被派出來跑外勤?以前不是一直都是……"就在旁邊這個家伙愣住的同時,那個肩膀上頂著眼睛的家伙則是一邊說著話一邊也轉過了身來,不過在看到我之後,他嘴里的話也被直接卡在了那里.

就這麼盯著我愣了足有十幾秒,那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的家伙最先反應了過來,他突然大叫了一聲並直接伸手就要去拔腰上的武器,但結果卻是一把抓了個空,而正當他轉頭四處尋找的時候,我卻是拿著一個造型很古怪的彎刀說道:"你是不是在找這個?"看到對方的目光轉了過來之後我直接用覆蓋了永琲漱漇在刀身上輕輕一彈,只聽清脆的叮的一聲,那柄彎刀直接就從被我彈中的位置斷成了兩截.握柄還在我手里抓著,但是前面半截刀身卻是直接掉了下來插進了地面.

"啊……我的卡斯爾彎刀!"

看到那家伙好像心愛的寶貝被弄壞了的樣子,我直接道:"那種破爛有什麼好心疼的?我再送你一把更好的,注意接好了."說著我就直接將一柄飛刀扔了出去,並且在下一秒直接插進了那家伙的手掌之中.

聽著那邊傳來的慘叫聲,我直接將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成了鉤鐮槍形態的永琤峇@只手向右平舉了起來,然後扭頭看向了那個被槍尖頂住了咽喉的家伙冷冷的說道:"我不喜歡別人突然靠我很近,所以請不要亂動.順便說一下,我這人膽子小,一害怕就控制不住手上的力度,所以你最好還是不要做出什麼讓我害怕的事情來,免得我一不小心傷到你."

旁邊被我用槍尖頂住的家伙聽著我的話卻不敢張嘴回答,此時他脖子上的皮膚能清晰的感覺到從那槍尖上傳過來的絲絲寒意.作為一名神族,他是根本不會被一般的武器威脅到的,但是,現在指著他的這柄武器上卻帶有強大無比的死亡氣息,讓他這個殺人無數的神族都覺得全身冷汗毛倒豎冷汗直流,就差沒嚇尿褲子了!

"哦哦,那邊那位,我如果是你就不會在這種時候聚集魔力,這可是很不好的習慣."那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的家伙身邊的那位被我一句話說的立刻就定住了,但是他身上的魔力卻沒有消失,反而是以更快的速度瘋狂的提升了起來.

當.正當他拼命提升魔力准備發動突然襲擊之時,一聲巨響突然從他背後傳來,然後就見這個家伙直挺挺的向前撲倒在地,而他身邊那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的家伙則是驚魂未定的看著身邊突然多出來的黑甲武士.

"這家伙怎麼辦?"國王踢了一腳地上那家伙抬頭問我.

"先捆起來."

"那這個呢?"國王又指向了那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的家伙問我.

"留著我還有話要問他."說完之後我直接放下了鉤鐮槍朝這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手掌被飛刀紮穿的家伙走了過去,而那個失去了威脅的家伙剛准備有所行動就突然感覺背後有點冷,結果一回頭就看到一名美女正看著他微笑,然後下一秒他就啥也不知道了,因為石頭是不會有思想的.

看到自己的兩個同伴眨眼之間就被敲暈一個,另外一個則是干脆變成了石像,自己的手上還受了傷,那個肩膀上頂著金屬眼球的家伙立刻就意識到了自己完全不是我們的對手,甚至于連抵抗一下都不太可能.

"明智的選擇,看來幾個人之中只有你最聰明."我突然的話語讓對方明顯一驚.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別緊張,只是一些表層意識.放心,讀取深層記憶很麻煩的,而且有一定的失敗概率,但是被讀取的人必然會死亡.我可不想因為失去讀取對象而錯過什麼重要情報,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對面那家伙立刻把腦袋點的跟小雞吃米似的,然後拼命回答道:"沒問題沒問題,您想知道什麼盡管問."

我點了點頭然後伸出左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跟著右手抓住那把還插在他手掌中間的匕首往外一抽,在那家伙還沒來及慘叫之前一道光芒閃過,他的叫聲立刻就被壓了下去,接著他疑惑的抬手看了一下手掌,發現上面的傷口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

治好了他的傷之後我才仿佛不經意般的開口問道:"你們是奧丁神族?"

"嗯."那家伙正在研究自己的手掌,突然聽到問題就本能的說了出來,但是下一秒就愣住了,但是僅僅是一頓他就反應了過來趕緊解釋道:"對對對,我們就是奧丁神族,這次是被我們的隊長派來執行任務的."

"你們的隊長就是你們之前談的那個狄德羅?"

"這您也聽到啦?"那家伙顯然非常的吃驚,因為他們當時是看著我消失在小徑中的,就算我發現了他們繞了回來也不應該這麼快,所以他以為我不應該聽到那句談話.

已經知道了那家伙肯定是發現了一些疑點,而且我也沒打算隱瞞,所以就干脆提醒他道:"記得你自己是怎麼來這里的嗎?"

"我是……"那家伙的前兩個字說的很快,但是突然就卡住了,因為他突然發現他居然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到這里來執行任務的了.在停頓了幾秒之後這家伙突然叫了起來."我難道在做夢?"

人在夢中的時候經常會在不同的場景中來回的穿梭,但是卻沒有中間過程,如果你身處一個夢中,最直接的判定方法就是想一下你怎麼到達現在的這個位置的,如果想不起來,那恭喜你,你在一個有著清醒意識的夢中,你可以好好利用這個夢做一些平時想走而不敢做的事情,畢竟這是你的夢,反正做了什麼都不用負責.當然,要是你有夢游或者說夢話的習慣那最好還是不要做太誇張的事情比較好,不然不小心真干了什麼活著說了出來,那可能會很丟人哦.

"你居然把我這個幻象制造者拉進了夢中?你你你……你怎麼可能!"

"這很奇怪嗎?"

"這……"那家伙本來還想說點什麼,但是想了一下還是突然停住了,然後好像一直漏氣的皮球一般突然軟了下去,然後頹喪的說道:"既然都這樣了,問那個也沒什麼意義了吧?您要是有什麼問題就趕緊問吧!反正這次我是認栽了!"

我微笑這點了點頭,然後隨著我的一個響指,周圍的環境突然就是一陣扭曲,跟著那家伙就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現實中.他和他的兩個同伴根本就不在路中間站著,而是倒在之前藏身的草叢中,只不過那兩位現在還都昏迷著,只有他時醒著的.

"好了,現在告訴我,你們到這里來的目的."

大概是真的放棄了,這家伙果然非常配合的回答道:"我們是奉命前來襲擊奧林匹斯神族的落單人員,看看能不能撈點好處的."

"你們的隊長是不是知道了什麼,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命令?"

"不是我們的隊長,而是奧丁主神大人知道了那個什麼盟要和奧林匹斯神族開戰,所以覺得這是個削弱奧林匹斯神族的好機會.我們就是奉命過來襲殺奧林匹斯神族的,在這種戰斗中奧林匹斯神族應該發現不了我們,所以我們可以趁機讓奧林匹斯神族流更多的血.等到奧林匹斯神族滅掉那個什麼盟的凡間組織之後,我們就可以趁機攻擊奧林匹斯神族,到時候他們剛打完一仗正是非常虛弱的時候,我們肯定能一舉擊潰奧林匹斯神族占領這片土地."

我點點頭表示接受了他的答案.根據實際情況推斷,這家伙說的應該都是實話.奧丁神族和奧林匹斯神族之間的矛盾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雙方互相關注對方的情況也很正常.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的事情這次搞這麼大,奧丁神族不可能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像現在這樣反倒是最合理的狀況.不過,因為消息過于閉塞的原因,他們顯然是搞錯了我們和奧林匹斯神族的實力差距,或者說是他們完全沒有搞清楚我們冰霜玫瑰盟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因為這種對形勢的誤判,所以奧丁神族選擇了一個錯誤的行動,不過現在看來,最先倒黴的不是宙斯,反倒是我們,因為第一個被襲擊的居然是已經投靠了我們的十二星神.不過,話說這幫倒黴孩子難道最近得罪複仇女神了還是咋的?怎麼什麼倒黴事情都讓他們碰上了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一十九章 合作愉快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安插間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