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腦筋   
  
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八章 宙斯的歪腦筋

宙斯滿心想著讓我先摸到剛尼爾,結果沒想到自己遭到了襲擊,我計劃的是偷襲宙斯,結果突然就聽到了一聲慘叫,原來是被我派去搶剛尼爾的夜月被剛尼爾上突然迸射而出的閃電鏈給擊飛了出去.好在夜月的生命值剛被女媧強化過,這種攻擊對她來說還不算是大問題.不過她的慘叫聲倒是讓我分散了注意力,本來正好要撲倒宙斯的,結果變成一頭撞他身上了.

雖然被我撞一下問題不大,但我現在滿身都是若水,宙斯身上當即就開始青煙直冒,不過這種時候宙斯也不管什麼腐蝕不腐蝕的了,直接回身對著我的腦袋就是一個肘擊,還好我的頭盔擋住了這一記猛擊,不過即便如此也被震的腦袋發暈.

雖然被砸了一下,但我也沒失去意識,一拳砸在宙斯的肚子上將其逼退,跟著自己也退後兩步再次拉開距離.晃了晃還有些暈乎的腦袋,我發現宙斯也不比我號多少,全身上下還在往下滴答著岩漿,而且肚子上的傷口處血水已經流的滿身都是了,要是一般人光是失血過多這一條就足夠要了他的小命.

"果然是難纏的對手."我稍微調整了一下脖子,讓剛才被腦袋牽連的脖子稍微舒服了一些,然後整個人突然一下就消失在原地變成了一大團紅色的光塵灑進了腳下的熔岩池中.

宙斯沒想到我還會這種技能,立刻就警覺的四下張望了起來企圖重新找到我的位置.

事實上我也覺得馴獸師最大的優勢就在于讓敵人搞不清楚自己的特長.因為魔寵的多樣性,所以馴獸師的魔寵往往會攜帶各種另類的能力,這些東西往往比那些主戰技能更容積出其不意給人以預料之外的打擊.像我現在進入合體模式之後可以使用所有魔寵的任何技能,因而我目前可選的技能列表就變得超級的寬泛,這也是讓敵人最頭疼的事情.因為我的技能太多,作用也是亂七八糟,所以根本沒法全部了解清楚.更重要的是某些技能和另外一些技能搭配往往會出現意料之外的效果,這種本不應該能搭配起來的技能組合,一旦某個人可以同時戰功,威力就要比單開使用大出好幾倍,這也是技能多的另外一個好處.

宙斯完全不知道我居然還有能變成光塵的能力,而他現在就在那里緊張兮兮的到處尋找我的位置,可實際上我卻正在享受熱水浴.沒錯,確實是熱浴,只是應該叫熱石浴而不是熱水浴,因為我現在就泡在熔岩池里面.剛剛變成光塵散落開來之後我並不是消失了,而是進入了熔岩之中.這個能力實際上並不是讓自己消失,這個能力來自小鳳,它的真實名稱應該叫做——元素化.

小鳳是一只鳳凰,而鳳凰其實是元素生物而不是魔獸.作為元素生物,讓身體元素化完全就是本能一般的能力.剛剛我就是用了小鳳的元素化讓自己飄散開來,看著好像是消失了,其實只是潛入了熔岩池而已.

事實上泡在這個池子里對我來說不但沒有任何傷害,反而是一種享受.因為鳳凰就是火元素生物,所以熔岩對鳳凰來說就跟溫泉一樣.我之前都不知道,原來在合體模式下啟動小鳳的元素化之後是可以通過吸收火元素而恢複自身狀態的.不光是治療傷害,連魔力值和體力都能回複,而且速度相當之快.

趁著宙斯在那里戒備著我突然從哪里冒出來襲擊他的機會,我就這麼在熔岩池中盡情的吸收著火元素.可惜這種享受只持續了十幾秒就被迫結束了,因為這畢竟是只是幸運燒出來的熔岩池,並不是真正的地脈熔岩,其中的火元素含量太低,這一會功夫就被我給吸收的差不多了,現在連熔岩的顏色都從亮橘紅色變成了暗褐色,眼看著就快凝固了.

左右看了一會發現找不到我的宙斯終于想到了對策,他突然從熔岩池里跳了出去朝著在場變看熱鬧的那幫神族沖了過去.他們現在的力量都集中到我身上來了,自己雖然不能說是廢人,但起碼戰斗力比正常值還要低一大截,而對面的宙斯卻是正在燃燒神力核心強化自身,這樣此消彼長之下雙方的差距那實在是太明顯了,因此看到宙斯沖過來那幫神族當即就是眉頭一皺准備想辦法躲閃.

看到宙斯沖哈迪斯他們過去了,加上熔岩池被我吸干了火元素也快凝固了,我干脆直接放棄了在熔岩池中泡澡猛然沖了出來.

宙斯原本就懷疑我還在熔岩池中,如今聽到背後突然傳來呼的一聲響立刻就明白這是我忍不住出來了.不過他既便是知道了我出來也絲毫沒停,反而是加速朝著哈迪斯他們沖了過去.

我也知道宙斯肯定是猜到了我的力量來源就是這些神祗,所以他想要通過干掉這些沒有力量的神祗來削弱我.只是讓他感覺到非常意外的是就在他即將沖到哈迪斯他們面前的時候,面前卻是突然多了三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萬劍訣——絞."隨著金幣的一聲呼喝,她的乾坤袋中突然飛出了大量的飛劍,這些飛劍在猶如蝗蟲一般蜂擁而出,然後在空中聚集成了一個個的劍球.這些劍球每個都是由一大堆劍柄沖內劍尖對外的飛劍所組成,從外面看過去就好像一只巨大的銀色刺猬,而隨著金幣的指揮,這些劍球立刻就從天上俯沖了下來開始沖向宙斯.

看著飛來的劍球,宙斯直接單手在空中一點,只聽轟的一聲其中一只劍球突然就爆了開來,頓時就見到漫天的斷劍分散而出,好在金幣及時用剩下的飛劍在眾人面前築起了一道牆壁,總算是攔下了飛散的斷劍.

"哼,不自量力."點爆了一個劍球之後宙斯不屑的冷哼了一聲,然後就要繼續攻擊,誰知道冰冷的聲音卻是突然在他背後出現.

"你有資格說這種話嗎?"

突然地聲音讓宙斯微微一愣,但是即便不發愣他也來不及閃避了.伴隨著一陣劇痛,宙斯低頭發現自己的胸口處多了一條血淋淋的手臂,這當然不是他自己的手臂,而是我的.手臂是從他的背後穿進去的,而現在則是貫穿了他的整個身體從前面冒了出來,而且手里還捏著一枚跳動的心髒.

"你……你……"宙斯似乎掙紮著想說點什麼,但卻因為胸口的大洞什麼也說不出來.看著宙斯掙紮窒息的樣子我忽然有種很滿足的感覺,但是,下一秒異變突生.上一秒還一副快要掛掉樣子的宙斯卻是突然就恢複了正常,同時臉上還帶著玩味的笑容,然後看著我問道:"剛剛是不是覺得很爽?怎麼樣?我的演技還算到位吧?"

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就知道要糟,但是躲避顯然已經來不及了.我直接毫不猶疑的一腳踢在宙斯身上讓自己和他拉開距離,然後瞬間啟動了絕對屏障,而下一秒周圍就被一片雪白所覆蓋,根本什麼都看不見了.

強光持續了足有六七秒才熄滅,而我在強光熄滅後並沒有去尋找宙斯的身影,而是第一時間看向了哈迪斯他們所在的方向.我是玩家,即便被宙斯干掉也不過是掛一次,掉個一級兩級也就算完事了.但是,哈迪斯他們都是NPC,他們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掛掉了,那就是真的掛了.正因為NPC的生命只有一次,所以他們的命比我重要多了.更何況這里的幾乎囊括了我們行會全部的高級神族,以及即將加入我們的高級神族.如果讓這些人在這里被宙斯一鍋端了,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說,冰霜玫瑰盟的實力至少要下降兩三成,可能還不止.這種損失是我絕對無法承受的,所以我在爆炸後第一時間就看向了哈迪斯他們那邊希望確認他們的情況.

還好,情況總算沒有發展成不可想象的糟糕狀態.就在光芒消失後,我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個淡粉色的小光罩在那里閃耀著,而隨著光罩逐漸暗淡下去,里面的情況也逐漸進入了我的視線范圍.還好,哈迪斯他麼都在里面,而且他們身邊站了一圈機動天使,顯然是打算在防護罩撐不住的情況下用身體阻擋傷害.

在那個光罩的最前面,一個絢麗多彩的美麗身影正保持著站立的姿態雙手平舉這貼在光罩上,而她的腦袋卻是聳拉著讓頭發全都披到了前面,根本看不清她的表情.

這個身影當然是克利斯締娜,那麼華麗的水晶甲我們行會也就她有一套而已了.不過看她現在的狀態似乎非常糟糕,不過光罩還在起碼說明她沒掛掉,只是看起來已經只比掛掉多口氣了.

就在我看到克利斯締娜的同時,她的身體卻是突然軟倒了下去,好在真紅和金幣迅速上前扶住了她,而隨著她的暈倒,光罩也是閃爍了一下就消失了.

直到光罩消失後我才終于想起來尋找宙斯的身影,按說剛才這麼好的機會他應該偷襲才對,可是居然這麼長時間都沒什麼動作,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不過,就好像神奇的魔術往往都有一個很簡單的原理一樣,詭異的事情有時候其實也很簡單.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七章 難纏的宙斯    下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三十九章 坑死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