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返航   
  
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七章 返航

這個聰明的家伙果然是很有天賦,只是簡單的提示了一下他就猜到了我們的目的所在,不過在正式把他扔出去執行任務之前還有不少事情需要處理.首先就是這個家伙的業務水平必須提高一下.

盡管這個家伙已經很擅長溜須拍馬了,但那都是野路子,沒有正規的指導,他的發展是會受到限制的,不過我們似乎也沒有這方面的現成教材,只能讓軍神臨時編一份湊合著用一下了.反正軍神那邊有間諜培訓手冊,稍微修改一下應該能給這個家伙用.

除了業務能力之外,這家伙的個人實力也有待提高,因此我們決定賞他一個超級甜棗,那就是讓他跟其他加入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祗一起參加即將舉行的上位神授課行動.

我們和這個家伙說完之後就讓他先到我們行會的神族駐地去學習一些基礎知識去了,懂得東西多一些總沒壞處.把他打發走之後我們又回到了房間里,不過貌似赫拉的發泄還沒結束.我們進入房間的時候就看到那幾個曾經和赫拉有仇的家伙正在滿地打滾,但是我們也沒看到赫拉做什麼事情,但是想來這些家伙的慘狀多半是和赫拉脫不了干系的.

"那個,你的心情如果稍微好些了,我們可以先把他們扔一邊過會再接著折磨嗎?"看著正一臉興奮的看著那幾個滿地打滾的家伙暗自得意的赫拉,我忍不住上前提醒了一句.

赫拉聽到我的話倒是反應很快,丟下幾句狠話之後就讓自己的隨從把他們全都拖了出去.根據赫拉的要求,這些家伙將會被留在奧林匹斯神族,當然不是作為戰斗力存在,而是——玩具.沒錯,就是玩具,是赫拉用來在心情不好的時候發泄心中不滿的道具.雖然我不知道赫拉會怎麼折磨他們,不過我要是他們還是找個機會盡快自殺比較好一點.

那幫家伙被拖走之後,我們便轉到了旁邊不遠處的另外一間房間,這里關押著二十一名拒不投降的死硬派,他們雖然成為了俘虜,但是一直在試圖反抗,直到現在都還帶著枷鎖,而且之前赫拉的演講他們也是全無反應,明顯是不肯做赫拉的手下.

本來我們都不在,這群人被關在密封的房間里還算安靜,雖然會互相商量之後的解決辦法,卻沒有過激行為,但是我們這邊一進入房間里面的家伙立刻就變的群情激奮了起來.

兩個守門的機動天使幫我拉開大門之後我才剛踏進去就看到一個家伙朝我沖了過來,不過他的胳膊被固定在背後,雙腳雖然能動,但是被用一根不能完全的棍子固定住了,所以雖然能移動,但是姿勢很奇怪,而且速度也快不起來.

看著那家伙用別扭的姿勢沖過來,我根本沒有絲毫要躲避的意思,只是直接將手里的永琤俯|了起來,然後瞬間化為一根短棍頂在了那家伙的胸口上將他定在了那里.

"有什麼話就站在那里說吧,我不習慣別人靠我太近,尤其是男人."

"你……"

那家伙剛一張嘴我突然又將永琠鴾F起來,結果直接把棍子的那頭塞進了他的嘴里,卡住了他後面的話.

"先說明一下,我不想聽到無意義的謾罵,因為我是來解決你們的問題的,不是來和你們吵架的.如果你們確定自己想死,那麼就分開站.想死的到這邊牆邊站成一排,我馬上會挨個幫你們解決.如果不想死,請保持安靜,先讓我們處理完大家的問題再說."

說完一番話之後我立刻抽出了永,那家伙的嘴巴雖然能活動了,但是卻沒有再說什麼.他看了看我剛剛說的那面牆壁,然後又回頭看了看其他人,後面人群中的某個家伙隱蔽的小幅度搖了搖頭,不過我還是看到了.前面被我頂住的這家伙在看到那家伙搖頭後就一句話也沒說的退了回去,不過,隊伍里居然真的有人走到了牆邊,而且不是一個兩個,而是五個人.

這五個家伙全都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走到了牆邊站好,然後居然還用一種帶著諷刺和鄙視的眼神看著我,似乎是在挑釁我一樣.

對于這五個家伙的反應我倒是沒怎麼在于,一些刺頭而已,很正常.

"很不錯,奧林匹斯神族果然有不少勇敢的家伙."聽到我的話,那五個家伙立刻高高的昂起下巴,一個個好像驕傲的公雞似的.我在他們驕傲的眼神中走到了他們面前,而我後面的赫拉他們這個時候也都進入了房間.我在這五個人中的第一個家伙面前站定,然後一本正經的向他鞠了個躬,接著才認真的說道:"你是個值得敬佩的敵人.請走好."

當我說他是值得敬佩的敵人並鞠躬時,那家伙的眼神正看著自己的其他同伴,一副"我勝利了"的表情.不過,當他聽到"請走好"這三個字的時候卻是表情突然一變,只是還沒等他做出其他反應我就已經走到了他身邊的同伴面前,而他自己的意識也已經定格在那一瞬間了.和死掉的這個家伙不同,周圍的人分明看到我閃電般的晃了一下,然後下一秒那家伙的眉心正中,咽喉,心口三個地方就各多了一個窟窿,但是窟窿卻似乎是被燒焦了,雖然穿體而過,卻沒有絲毫血液流出,不過身體要害中招,而且還是在被封印了神力的情況下被我以切斷法則攻擊,這個家伙當然是毫無反應就掛掉了,而且是掛的比較徹底那種,連魂魄都被吸了出來粉碎成靈魂能量,然後被我的鎧甲吸收了.

當周圍的人還在錯愕的時候,我已經在向第二個人鞠躬了,而且嘴里說出了一樣的話,而第二個家伙立刻反應了過來將頭轉了回來想喊點什麼,只是我的動作太快了,他還沒來及做出任何反應就已經被我直接干掉了,傷口和之前的那位一模一樣.

後面三個人這下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呼啦一下就遠離我退到了人群中.我故作驚訝的轉頭看向這些人,然後問道:"咦?你們跑什麼啊?不是說好了要去死的嗎?"

聽到我這好像在和小朋友說"不是說好了一起去玩"一樣的語氣說出的話,那幫家伙沒來由的就是全身一陣顫栗.現在他們看我的眼神中已經沒有了一開始的鄙視和不屑,而是充滿了恐懼和驚訝.如果可以給他們的思想配上字幕的話,我覺得之前他們看我的時候,字幕一定是"這個傻×,能打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我們耍的團團轉?"但是現在,他們的思想再次配上字幕,我想應該是:"會死的!會死的!這家伙是個變態!得罪他一定會死的!"

看著嚇得直哆嗦的三個家伙,我並沒有追上去,而是自顧自的收起了永琩羶★D:"你們是放棄了死亡嗎?那也行,反正都是你們的選擇,我尊重你們的選擇,當然如果你們能去死,我會更加尊重你們,就像對那兩位勇士一樣的尊敬."

聽到我的話,那幫家伙都是身體一軟差點沒坐地上.我相信這里不少人心里肯定都在想:"你個變態,我們才不要被你尊重呢!"

看著那幫家伙已經快被我嚇瘋的表情,我覺得恐嚇也差不多了,于是開始說正事."既然你們都不想死了,那麼我們來解決一下你們的問題.首先呢,我要申明一下,因為你們戰敗了,所以現在成為了俘虜,這個你們要認清形勢,因此不要挑釁我,因為我是俘虜你們的人,你們可以憎恨我,但不要挑釁我,因為那樣我會生氣,我一生氣就會殺掉你們."我說到這里故意看了眼那邊的兩具尸體,然後慌忙搖手道:"哦不,我不是說像他們那樣.他們都是敢于直面死亡的勇士,所以我給了他們沒有痛苦的安甯,如果你們激怒我,我會用比這個淒慘很多的方式弄死你們的.真的,關于這一點請相信我."

雖然我的話聽起來好像急于證明自己的小朋友說出來的話,但是對面的家伙卻一致認為我說的就是事實,因為他們已經把我當成是惡魔中的惡魔了,而惡魔折磨別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看到他們都很安靜的不出聲,我又接著說道:"既然你們不反對,那麼我們就接著說.因為你們現在被俘了,所以我們需要處理俘虜."

"你要把我們怎麼樣?"其中一個家伙緊張的問道.

"請不要急,我這不是正要說呢嗎."安撫了一下那家伙之後我接著道:"首先呢,這位赫拉,也就是你們之前的天後,她現在繼承了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也就是說她以後就是奧林匹斯神王了.我們對你們這些俘虜的處理辦法很簡單,一共有三個選擇,我們不想強迫你們按照哪條來辦,所以你們可以自己選擇三者之一.第一條就是你們重新加入奧林匹斯神族,以後你們就是新奧林匹斯神族的一員了.因為你們的實力都還算不錯,所以赫拉答應給你們比之前更高的地位,更多的手下以及更大量的信仰之力配額."

"我們可以先聽一下其他兩條再做決定嗎?"

"那是當然的."我繼續說道:"第二個選擇就是,你們可以加入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守護神族,也就是混亂與秩序神族.但是呢,因為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審查很嚴格,所以你們就算想要加入也還的經過考試,要是考試沒通過,那還是進不來,而且即便是通過了,你們的地位也會非常的低,畢竟你們是俘虜轉化而來,不可能一開始就讓你們身居高位.我們能做到的就是接納你們,至于職位什麼的,那得靠你們自己去爭取.已經加入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就是我們得一員了,只要表現好自然就會升值."

"那最後一個選擇呢?"

"最後一個選擇就是你們自己離開.我會把你們存在奧林匹斯神族的神力核心中的神魂印記幫你們弄出來,這樣你們就會變成徹頭徹尾的自由之身,但是離開前你們要簽署協議,以後不得參與任何與我們敵對的行動,也不能加入和我們敵對的組織,除非你們不知情,否則只要知道某個組織想對我們不利,你們就必須離開這個組織."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放我們走?"其中一個家伙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點點頭看著他反問:"這有什麼奇怪的嗎?"

"不是,可是那……"他雖然沒說完,但看向牆邊的眼神卻說明他指的是那兩個被干掉的家伙.

我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問的是那兩個家伙了,于是反問道:"他們怎麼了?"

"你既然要放了我們,干嘛還要殺他們?"

我故作驚訝的反問:"啊?我什麼時候要殺他們了?不是他們自己要求死亡的嗎?我只是說幫忙殺掉他們吧?你們沒有要求我不就沒動你們嗎?"

那一瞬間這幫家伙突然覺得自己好冷,而且看向那倆尸體也是一陣的唏噓,這死的也太不值了,完全就是裝13硬裝死的啊!

"好了,我把三個方案都說了,你們選一個吧.要求加入奧林匹斯神族的就到赫拉那邊去報道,想加入我們的就到維娜那邊去.哦對了,還沒介紹,這位就是維娜,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主神.你們要加入我們的就到她這里報名,她會幫你們把神魂印記轉過來的.至于想要離開的,現在就可以走了."

"你真的放我們走?"其中一個家伙問道.我記得他就是之前向第一個沖出來的家伙使眼色的家伙.

對于他的問題我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嗎?沒有的話就盡快分開.處理完你們的事情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那幫家伙雖然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但是有些本身就是想稍微端一下架子提高身價的家伙卻是沒那麼多顧慮,直接就行動了起來.

這幫人一共有二十一個人,剛剛有倆自己要求被我干掉,所以現在還剩十九人.其中有十二個人選擇了加入新奧林匹斯神族跟著赫拉干,而剩下的七人中有兩個家伙走到了維娜那邊要求加入混亂與秩序神族,最後剩了五個人站在那里既沒到赫拉那邊去也沒到我們這邊來,更沒有離開,而是就這麼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因為要辦理神魂印記轉移,所以維娜在接收了加入人員後就帶著赫拉一起離開了,赫拉現在還不能很好的操縱神力核心,所以還需要維娜指導一下.剩下的那幫人在他們離開後就更加忐忑了,不過我卻沒和他們多說什麼,只是在出門的時候說道:"你們要走就盡快,我只給你們留了一個小時的臨時通行許可,超過時間你們會被城市防禦系統識別為入侵者,到時候被莫名其妙的干掉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等一下紫日會長."一個家伙追出來問道:"我們是不是真的可以走了?"

"我有必要騙你嗎?不想放你走干掉就是了,費勁騙你們離開再追殺你們,我吃多了撐著啦?"

被我一通罵那幾個家伙不但沒生氣,反倒是開心的笑了起來,因為他們這下也想明白了.雖然監獄里故意留下漏洞騙犯人離開,然後誣陷說犯人越獄再干掉的事情時有發生,但我們完全沒必要這麼干吧?那種事情都是監獄的管理者偷偷摸摸干的,而我就是這里的最高首領,我需要偷偷摸摸嗎?我要想干掉誰,像之前那樣直接干掉就好啦,還費勁跟他們演什麼戲啊?

一想明白了其中關鍵之後這幫家伙立刻就跟一群脫了缰的野狗似的撒著歡就不見了.我笑著搖了搖頭,然後就轉身朝指揮中心去了.

其實釋放這些人也是有用意的,只是對他們來說確實不是什麼陰謀就是了.我們釋放這些人其實應該說是做給那些加入了的奧林匹斯神族看的.不管是加入了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還是加入了赫拉的新奧林匹斯神族的原奧林匹斯神族神祗,他們心里多多少少總會有些疙瘩.哈迪斯他們還好,畢竟是最先加入的,而且是他們主動聯系的我們,所以思想上能轉的過來.可是像波塞冬和其他一些神祗就不同了.他們雖然是自願加入我們的,但是這個自願的前提是宙斯搞得奧林匹斯神族實在是混不下去了,所以他們才被迫加入我們的.雖然他們從理性思維上可以確認這一點沒有問題,但是如果沒有人被釋放的話,他們的感性思維就會認為自己是被逼的,而不加入就會死.這種觀念你沒法解釋,但是必然會產生,而且只要這種思想存在,他們就永遠無法真正的融入到這個大集體之中來.

像是赫拉的新奧林匹斯神族還好,反正原本的奧林匹斯神族就沒什麼凝聚力,而現在又變成了傀儡神權,所以凝聚力什麼的有沒有問題不大,大家一起混吃等死就好了,只要赫拉別像周四一樣逼的那幫家伙活不下去就沒啥大不了的.但是,我們和赫拉不一樣.混亂與秩序神族一直就是個凝實的集體,就像冰霜玫瑰盟的集體凝聚力和向心力一向無與倫比一樣,我們的混亂與秩序神族也必然是這樣的組織,所以我們不能允許新加入我們的這些奧林匹斯神族沒有歸屬感.

釋放俘虜,這就是給他們歸屬感.看到有人真正的離開了,而且過的好好的,沒有被打擊報複,他們就會明白自己其實也可以隨時離開,但是之後他們的理性思維會告訴他們,留下來前途無量,離開就是前途無亮了.到時候他們還是會留下,等于是轉了一圈又回到了起點上,但此時他們的心理卻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會從自己被人奴役著,變成自己是這個組織的一份子,這種思想轉變立刻就會帶來行動力以及一系列行為上的變化,而這些變化基本上都將是積極的,正面的.

釋放幾個俘虜對我們來說根本就是無足輕重,即便那二十一個人全部釋放掉,那又如何?我們缺這二十一個神祗嗎?顯然不是.但是,用他們換來內部的穩定團結,實在是太劃算了.再說了,如果一個地區所有的神祗都是某個地方神族勢力的成員,而沒有外部的流浪神族,這其實也是一種很不好的事情.就好像一個國家需要有窮人一樣,一個神族也需要流浪神族.

不要以為全民都變成大富翁是件好事.如果你和比爾蓋茨一樣有錢,你會每天早上四五點就起床去掃大街嗎?你會忍著刺鼻的惡臭鑽下水道疏通城市汙水嗎?你會頂風冒雨不管驕陽酷暑還是霜雪覆地都堅持去送快遞嗎?顯然你不會,因為你是有錢人,這種髒活累活你當然不願意干.可是這種工作總得有人干,你不干別人就要干,因此一個國家最理想的狀態就是有少數富可敵國的大富翁,有一大幫消費力強勁的中產階級,以及數量比中產階級略低的低收入人群.能夠控制好三者的比例,才能保證國家健康穩定的發展下去,窮人不能太多,但也絕對不能一個沒有.

同樣的道理,神族需要吸納神祗充實自身,但是因為某些原因,流浪神族依然有存在價值,最起碼這幫家伙建立了最基礎的神族之間的交流.畢竟地區神族都被系統限制了活動范圍,而流浪神族卻可以四處流竄,所以說這幫家伙簡直就是天生的神族交通員,專門負責在神族與神族之間建立起溝通的橋梁.

之前我之所以能成為世界神族之間的溝通橋梁,變成神族中間人,在我看來其實是從一個側面體現了目前的流浪神族數量過低這一事實.神族與神族之間總是要交流的,而沒有流浪神族,兩個不同神族之間派遣使節簡直比我們國家剛建國那幾年出國還要困難,各種審批什麼的能把你折騰死.為了省事,也為了加快交流進程,所以我才能以神族所不在意的下界生物的身份成為與他們平起平坐的仲裁者與交流平台.這都是流浪神族數量太少給逼出來的.

正因為我是神族中間人,所以這個事情我其實比那些神族看的更透徹,畢竟他們是局內人,而我再局外,所以我能看到他們看不到的東西.作為地方性神族,擴大自身實力的最好辦法就是增加神祗數量,所以數他們拼命的將流浪神族轉化為本勢力的神祗,結果就是流浪神族數量稀缺,而讓他們把那些實力不強,留著也沒用的神祗再放出去轉化為流浪神族,一方面他們自己不願意,二來那些神祗當了地方神族的神祗肯定也不想再過流浪生活了.所以說,這種進程神族自己就算能明白,執行起來估計也很難,反倒是我們辦起來很容易,反正割的不是我們的肉,咱不疼啊.

放走了那五個神祗之後我也到了軍神的指揮中心,不過現在還是閑不下來,先了解了一下奧林匹斯山的施工情況,確認建築材料什麼的都已經到位之後我又查了下來往人員記錄,核對確認不應該帶走的人都離開了艾辛格移動要塞,最後又通知了一遍本行會的各種無關人員返回艾辛格移動要塞.

這亂七八糟的一堆事情全搞完愣是折騰了近兩個小時,主要還是人員撤離速度有點慢,因為很多本地事務還要交代留下來的人,而且我們短時間內可能過來一趟都不容易,所以不把事情都提前安排好實在是不放心.當然,這只是暫時的.這次艾辛格移動要塞離開之前已經丟下了施工人員和建築材料,他們不但會幫助赫拉重建奧林匹斯山,而且還會在奧林匹斯山上建一座屬于本行會的城市,這座城市將配備跨國傳送陣,因此以後我們再來希臘就會變的非常簡單.當然,這一切必須得等到跨國傳送陣建成之後才能完成,而現在我們的人都在忙著做戰後廢墟的清理工作,所以施工進度有點慢,這個傳送陣起碼得等三五天後才搞的定.

好不容易總算所有工程人員都交代清楚了自己的工作,然後聞訊趕來的赫拉又帶著自己手下給我們送別.在赫拉複雜的眼神中,艾辛格移動要塞終于還是再次啟動從奧林匹斯山的山頂上移過開始向東飛行.這次我們打算就這麼把艾辛格移動要塞開回去.空間跳躍消耗能量太嚇人,玫瑰不舍得花錢,再說現在也沒啥急事需要艾辛格移動要塞趕回去,人員什麼的有跨國傳送陣,想回去隨時能回去,沒必要非跟著艾辛格移動要塞慢慢走,所以說還不如讓城市自己開回去,一方面省錢,另一方面還可以沿途展示下肌肉,嚇唬嚇唬小朋友,起碼能增加我們冰霜玫瑰盟的存在感.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卷 第二百四十六章 俘虜們    下篇:第二十卷 第一章 坑爹的尋人任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