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八章 被蹂躪的帝國艦隊   
  
第二十一卷 第八章 被蹂躪的帝國艦隊

"那怎麼辦啊?"

在船長郁悶的問話聲中我回答道:"問題不大,了不起我專門派幾個魔寵給你們護航就是了."

"這樣也行嘛?"

"為什麼不行?"

"可是對方的炮彈打過來你的魔寵要怎麼辦?幫我們擋炮彈嗎?"

"你懷疑我的魔寵擋不住炮彈是嗎?"

船長雖然沒說什麼,但是我知道他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干脆說道:"這種事情解釋也解釋不清楚,干脆一會你自己看情況吧.反正就算是失敗了了不起我們再來一次就是了."

聽到我這樣的說法那邊的海盜船長也是反應過來了,反正即便被擊沉了也沒什麼損失,所以他也就不再擔憂了.

既然和船長說好了夢想家號的安全交給我們,那我就不能食言,所以我直接召喚出了依佛里特和碧姬絲出來讓他們倆分別站到了船上的兩根桅杆頂端.雖然這個位置實際上根本沒法站人,但是依佛里特和碧姬絲實際上也不是真的站在那里,而是飄在那里.他們不過是以桅杆的尖端作為定位的坐標,不是真的靠它承重.

海盜船長對于我的兩個魔寵並沒有多少認識,甚至于說他們連構裝生物是什麼東西都不知道,所以我也沒和他們解釋太多.當然,光靠依佛里特和碧姬絲還是不夠的,除此之外我還把晶晶也安排在了這艘船上,她的任務是為夢想家號提供最後的防護,萬一依佛里特和碧姬絲沒能攔截住襲擊夢想家號的攻擊,晶晶就要利用她的能力做最後的防禦了.

相比之已佛里特和碧姬絲,海盜船長在看到了晶晶之後明顯比看到依佛里特他們熱情多了,這家伙不認識啥是構裝生物,但是天使他還是認識的,因此直接就熱情的湊了上去開始不斷的拍馬屁,希望晶晶一會可以多盡一份力保住他們的夢想家號.

船這邊安排好之後我又思考了一下過會要怎麼戰斗,然後就和准備出戰的魔寵先溝通了一下大致分配了一下任務,不過我沒有急著召喚他們出來,要不然我擔心那邊的艦隊根本不敢過來.雖然對方有一千艘以上的戰艦,但問題是那都是木頭戰艦.這些大帆船在巨龍面前並不比玩具好多少,稍微一不注意就會被弄得七零八落,所以沒有哪個艦隊指揮官會傻帽的指揮艦隊去進攻龍族,除非你只會的是太空艦隊,反正海上的帆船艦隊是不指望了.

在我溝通好自己的魔寵安排完任務之後,海盜們的搶劫任務也基本完成了.就像我上次經曆的一樣,那支艦隊此時已經出現在了海盜船的視線范圍內,而且已經開始展開隊形准備包圍這邊的夢想家號了.

和上次不同,這邊的夢想家號沒有轉身逃跑,而是在完成了搶劫後主動迎著對面的艦隊沖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這邊的反常行為讓對面的艦隊指揮官很惱火,那家伙居然隔著三千多米就開始指揮艦隊開炮.對方的大炮明顯是可以打到這個距離上的,但問題是大帆船時代的戰艦,火炮全都在兩側,正前方通常只會配備一到兩門炮,而且口徑通常比側舷炮要小一些.即便對面有一千多艘船,在這種距離上也不可能形成覆蓋性的彈幕,所以夢想家號幾乎可以說只要運氣別太背基本就不會有問題.

此時的我正和船長一起站在夢想家號的船頭,對面的艦隊之中突然騰起了一片火光,船長立刻就開始叫喊著炮擊,但我卻是沒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依佛里特和碧姬絲都是構裝生物,說白了就是機器人,創造思維或許不如一般生物,但是數據計算絕對是一般人的N多倍.對面的大炮剛一開炮他們就已經計算完了那些炮彈的飛行軌跡,在確認沒有一發可以命中後就沒再管那些炮彈.反正這個時代用的都是實心彈,只要不被直接命中,是不存在任何威脅的.

喊完一圈的船長發現我淡定的站在船頭便過來問我要不要躲避一下,我直接搖了搖頭表示不用,而對方也沒再勸,估計以為我不怕炮彈,當然他的想法也沒錯.實心彈丸的炮彈我確實挨過一次,當時我都還沒到一千級,結果雖然打掉了我三分之一的血量,但實際上卻沒有多大威脅,至于現在……我估計要是算好提前量,我單手就能接住那個炮彈吧!

因為前裝炮的炮彈初速很慢,所以對面的火炮閃過火光之後過了好半天我們這邊才開始有炮彈落下,當然因為這個時代大炮的准頭,這些炮彈的落點簡直就是慘不忍睹,最近的一發炮彈落水的位置距離我們都還差著好幾十米遠.

大概是也意識到了這種距離上的炮擊除了浪費炮彈之外根本毫無意義,也可能是人家之前就是為了嚇唬嚇唬我們,反正對面的艦隊打完一輪就安靜了了下來沒有繼續炮擊,不過艦隊的陣型展開卻沒有停下,反倒是加快了不少.

看著對面的艦隊進入正常戰斗狀態,這邊的船長也是叫喊著開始催促下面的炮手趕緊就位.隨著船長的命令,夢想家號兩側的炮倉蓋板紛紛被拉了起來,然後一門門的火炮被推到了發射位將炮口伸到了船外.雖然這樣看著挺威風的,但是面對對面的一千多艘戰艦,夢想家號即便是再多這麼多火炮也注定是個被擊沉的命,好在我們也沒指望夢想家號能做什麼,只要它能保護自己我們就知足了.

"現在怎麼辦?"船長下完令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如果是一對一,哪怕是一對六一對七他都有勇氣指揮自己的夢想家號和敵人周旋,可問題是現在是一對一千多,哪怕是再狂妄的船長也不會覺得自己的戰艦有能力干翻一千多艘同級甚至更大的戰艦.

"先不要動,保持航向.等我們出擊之後你們就只管尋找對方的薄弱部位一路向前,沖過對方的整個艦隊之後他們必然會轉向追擊,你們只管跑就行,戰斗有我們."

"好的,我明白了."船長說完之後就離開了我的身邊跑去了舵手那邊,因為他要指揮戰斗,不能總和我站在船頭.

海戰和空戰完全就是兩個極端,節奏慢的能把急性子的人心髒病都給急出來,尤其是現在這種大帆船時代的海戰.盡管現在雙方都是在迎面航行,但即便如此也足足跑了二十多分鍾才終于進入雙方的火炮射程.現在夢想家號和對方艦隊中的頭排戰艦距離都在一千五到八百米之間,雖然這個距離對前裝炮來說也不算太近,但總算是可以瞄准射擊了,而且也能保證一定的精度.

雖然距離已經如此之近,但我依然沒動,因為我打算等對方開火之後再出手.對方也沒讓我多等,當距離接近到一千四到七百米之間,最近的戰艦甚至已經距離我們只有六百多米的時候,對面的艦隊終于開火了.

因為沒有通訊設備,只能靠旗語只會,所以艦隊的協調性很糟糕.最先開炮的就是距離我們最近的敵方旗艦,它就在我們正前方,正迎著我們沖過來.本來這種帆船海戰是應該搶占上風口然後橫過來用T形戰位攻擊的,不過因為這是一千多比一的戰斗,而且對方擺的的是反雁行陣,兩翼向前從兩側包抄迂回,所以搶不搶上風位置已經沒啥意義了.至于旗艦,它的炮擊更像是發令槍而不是真要攻擊我們.隨著旗艦的炮擊開始,周圍的戰艦立刻就開始先後開火,但是炮彈的准頭真的是相當的糟糕.平均一千米左右的距離,又是首輪炮擊,幾乎所有炮彈都沒有正確的飛行軌道,不過畢竟這次開炮的船太多,所以還是有那麼幾個幸運兒的.當然,我們這邊也不可能讓他們打.

就在對面的艦隊指揮官看著周圍萬炮齊鳴的壯觀景象暗自得意的時候,突然就看到這邊的夢想家號上射出了一紅一金兩道射線.在那射線並沒有一直維持著發射狀態,而是一閃即逝,從出現到結束總共不超過半秒,但是在不到半秒之後那光束卻是再次出現,只是方向發生了變化.之後他們看到的就是兩道光束不斷的一閃一閃的迅速切換,看起來貌似毫無規律,但是,當光線結束後,炮彈雨也紛紛落地,只是,雖然夢想家號周圍被砸的水花四濺,但是夢想家號本身卻是毫發無傷,除了不少人被炮彈濺起的海水澆了一身之外可以說壓根沒受到任何影響.

"怎麼會這樣?"對方的指揮官憤怒的叫道.

旗艦上的大副立刻說道:"閣下不用這麼生氣,第一輪只是試探性炮擊,畢竟還隔著那麼遠,就算命中也只是運氣,不能說就是實力的表現.我相信有這一輪試射,之後的命中率就會大幅度提升.至于那艘海盜船,絕對撐不過三輪,不,兩輪炮擊之後它絕對會化為一堆碎木片."

指揮官顯然對這個馬屁相當滿意,點點頭後就重新恢複了笑臉,只是下一秒,他剛剛恢複的笑臉就僵在了臉上.

"OK,對方出招了,該是還擊的時候了."夢想家號上,我直接站到了船頭的船首像上說道.夢想家號的船首像是一直躍出水面的大白鯊造型,其頂部相對來說比較平整,剛好能站一個人.當然,站在這里除了需要一定膽量之外,平衡性也是至關重要的,畢竟這不是汽車,再說木殼戰艦戰艦也不會像航母一樣開的四平八穩.

隨著我的手指向前揮動,夢想家號的前方突然張開了一道空間裂縫,緊跟著就看到一條血紅色的渾身閃著璀璨光芒的龍飛了出來.

這第一個出現的不是幸運,而是米拉,而且是用龍形.剛一冒出來米拉就立刻朝著最前面的旗艦直撲而起,根本沒給對方任何反應時間,而且隔著還有好幾百米米拉就開始張嘴聚能,緊跟著就是一道紅色的光柱直射而出,正中那艘戰艦的船首像,然後隨著米拉的頭部微微上揚,那道紅色光束立刻向後延伸,一瞬間便從整艘戰艦的中軸線上掃了過去.

當光束掃過整艘戰艦之後,米拉的光束也徹底消失,但是,對面卻沒有任何反應,而就在周圍的戰艦上的人員都以為虛驚一場的時候,他們的旗艦卻是突然傳來了嘎吱一聲,然後整艘戰艦居然從中間向兩邊倒了下去,就好像是被人從中間一刀切開的蛋糕一般.

因為太過于震驚,所以當看到旗艦變成兩片之後,周圍的艦隊都忘記了攻擊,以至于夢想家號都接近到了艦隊最佳射程也沒有人開炮,不過,很快他們就反應了過來,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海上已經又多了四條龍.

一艘特大型三桅方帆戰艦上的船員正在傻愣愣的看著自己的旗艦,突然就聽到有人呼喊,等大家一回頭就看到一條巨龍已經飛到了船身側面,接著不等這些人有所反應巨龍便已經四足前伸一腳踩在了船舷上.因為沖擊力太大,整艘船都向另一側傾斜了二十幾度,船上的人更是摔得滾地葫蘆一般東倒西歪.

成功著艦的幸運根本不做多余動作,上去一爪就將主桅杆攔腰截斷,然後轉身一尾巴將前桅掃斷,最後找到船艙入口將嘴巴對准那個小洞猛地吹了一口龍炎進去,接著他立刻一蹬甲板騰空而起,而下面的戰艦則是在一聲劇烈的爆炸聲中化為了漫天飛舞的碎木片.

木殼帆船可不是現代戰艦,因為前裝火炮使用的是填裝火藥的方式發射炮彈,所以船上必然的儲存有大量的散裝火藥.龍炎的溫度高達上萬噸,連鋼鐵都可以輕易燒穿,這些火藥還不是碰著就爆?所以幸運一口龍炎噴進去戰艦也就毫無懸念的上天了.

這邊的爆炸才剛剛發生,旁邊不遠處的一艘戰艦上的人還保持著目瞪口呆的造型為他們感到可惜,但是下一秒他們旁邊的海水就突然飛了起來,然後就見一條巨大的尾巴從水中甩了出來轟的一聲砸在了甲板上,然後就好像表演空手劈木板的氣功大師一般,那條大尾巴輕松的就將整艘戰艦攔腰截斷,變成兩截的木制戰艦可沒有水密艙可以利用,再說即便是現代戰艦被劈成兩半也不可能繼續浮在水上,所以毫無懸念的這艘船也步了同伴的後塵迅速沉入了海底.

連續損失兩艘戰艦並不是結束,而只是個開始.小三那巨大的身軀開始飛抵艦隊上空,然後他也不降落,就這麼直接從艦隊上空飛過,那三個大腦袋就好像三門大炮,對著所有他附近的戰艦每船賞了一發龍炎彈,瞬間就將一大群戰艦變成海上的大火炬.

相比之小三的三個腦袋,水晶沒有那麼誇張的速度,但是她是仙女龍,而仙女龍最大的依仗就是魔法.隨著一聲奇怪的音調出現,海上的幾艘戰艦突然就開始莫名其妙的下沉,到最後都沒人搞清楚它們到底怎麼沉的,因為那些船根本沒有遭到襲擊.船上既沒有爆炸也沒有火光,當然更沒有被什麼東西撞到,整艘船就這麼好好的自己就沉了.

事實上船里的人員比外面的人更迷糊,外面的人好歹還可以猜測是船底遭到了襲擊什麼的,但是船里的人卻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沒有受到任何襲擊,但是船身就好像突然變成了石頭,然後整艘船就開始下沉.看著海水從各種開口灌入船內,船員們真是欲哭無淚.

幾條龍的表現都很牛,但是更牛的還在後面.隨著一陣嗡嗡聲,帝國艦隊中的大型主力艦皇家利刃號上的船員們忽然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自己砸了過來,然後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艘船都猛的向下一沉,而船上的整個上層結構則是瞬間四分五裂,變成了一片殘骸,不過好歹戰艦沒有沉掉.

雖然沒有沉沒,但是帝國艦隊內的其他同僚們卻是巴不得皇家利刃號趕緊沉掉,因為他們發現它的甲板上居然停著一只和整艘船差不多大的黑色甲蟲.不,這只甲蟲不是全黑的,它那黑亮的甲殼上還有很多金色的紋路,看起來好像是魔法陣一樣.不過,最讓眾海員忌憚的是那甲蟲背上居然升起了一個看起來好像是大炮的東西.

就在眾人疑惑的看和那個玩意的時候,那東西卻是突然動了起來.其上的三根水晶管開始以三秒一發的速度向外發射光束,而隨著每一發光束的射出,必然有一艘戰艦會被炸的四分五裂.

坦克的炮擊即便是現代戰艦也很少能正面抵抗的,何況是木殼戰艦.一艘帝國艦隊的大型戰艦船首中彈之後,爆炸直接就掀掉了半個船身,後面半截船身也是在滾滾濃煙中迅速下沉,幾乎沒用到一分鍾就徹底消失在了海面上.

隨著我的這些大型魔寵出現,海上的帝國艦隊已經完全管不到夢想家號的事情了.現在他們想的就是趕緊跑.如果現在是一支和他們一樣規模,乃至更大規模的艦隊和他們對戰,他們絕對會拼命和對方周旋,但問題是現在和他們戰斗的卻是一群超級生物.戰艦上的那些火炮裝填速度太慢,射擊角度也很狹窄,而這些生物不是會飛就是能潛水,速度實在是太快,戰艦上的火炮壓根就起不到任何作用.至于說接舷戰……人家又不是戰艦,你接的哪門子的西舷.再說了,就算讓你近身了,難道你還砍得動這些大家伙不成?沒看人家拆戰艦就跟拆玩具似的嗎?

本來艦隊里的人雖然絕望,卻沒有統一意見一起逃跑,只是一時之間有些混亂,但是,隨著一個更大的目標出現,所有的船長們即便不用旗語互相聯絡也都在一瞬間統一了意見,而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則是我的最大魔寵黑炎出現了.

作為來自寂靜之海的超級生物,黑炎雖然是負能量生物,但是它也可以再正能量的海水中存在,而且寂靜之海也是海,所以黑炎的水下功夫絕對沒問題,畢竟人家本來就是水蟒,只是生活的地方比較誇張.

本來看到幸運,坦克,米拉這樣體型和戰艦差不多大的巨獸,那些船員們就已經快要沒有抵抗意志了,但是,黑炎的體積卻是讓他們完全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幾名膽小的艦長正指揮著自己的戰艦脫離戰圈向外側逃竄,周圍的其他戰艦卻使突然發現他們下方的海水莫名其妙的向上隆起了一大塊,跟著那塊隆起就突然上升將附近的七八艘正在逃竄的戰艦全部掀飛了起來,而直到那些戰艦飛起來之後,眾人才看到下方紛飛的海水中那迅速升起的巨大三角形腦袋.

黑炎的體型是可以隨著他的意志而改變的,平時因為沒有那麼大地方讓他施展,所以黑炎雖然也參戰過不少次,但基本上都是縮小後參戰的,這次難得碰上大海戰,空間完全不是問題,所以我就讓黑炎恢複了本體,結果就出現了剛剛那一幕.

現在的黑炎身長有多少已經跟本看不到了,因為他露出海面的部分及只有一個腦袋以及一小截身體而已.之所以我們把這兩百多米長的一段身軀叫做一小截,是因為這段身軀的直徑都不止兩百米,因此除非黑炎的身體是方的,否則不可能就這麼點長.但是,你見過身長等于身體直徑的蛇嗎?那種東西因該叫球好不好!

在黑炎這二百多米長的一段身軀之上是一個好像航空母艦那麼大的腦袋,周圍的戰艦和這個腦袋比起來普遍只有它六分之一到八分之一的體積,這還只是個腦袋,其他部分都還沒看見.你說一般船員在海上看到這麼個東西,誰還能淡定的了?即便是原本想自殺的人突然看到這麼個東西估計都會臨時改主意,畢竟這玩意太超乎想象了,實在是大的離譜了!

"黑炎,那邊,那邊."我此時正騎著夜影懸停在黑炎的眼睛旁邊,然後大聲呼喊著指了指一個方向,在那里正有幾艘戰艦要逃跑.

其實本來我是不想召喚黑炎的,因為我知道他一出來十有八九就會嚇跑敵人的戰艦,而海盜們的遺願很可能是消滅這個艦隊所有的人和船,所以我們不能放跑任何一條船.不過,雖然我不想黑炎嚇跑敵人,可是沒想到敵人的膽子卻比我預料的要小很多,以至于光是幸運他們就嚇跑了不少戰艦.實在沒辦法,我只好讓黑炎出來幫忙追擊那些逃跑的戰艦,畢竟真論起破壞速度,其實還是他最快.

黑炎聽到我的呼喊立刻將腦袋轉向了我指的方向,看到目標之後他先是往上升了一截,大約有三百多米長的一段身軀露出了海面,然後又猛然紮入海中朝著前面逃跑的艦隊沖了過去.因為速度太快加上體積太大,黑炎一路沖過去的路線上海水愣是被他頂起來一條一百多米高的湧浪,而這道浪頭一分開直接就把沿途的戰艦全部掀了出去.在我看來,那些被掀翻的戰艦就好像是被一條高速前進的潛水艇掀翻的沖浪板一般.

因為體積夠大,黑炎一個猛子就從艦隊這邊紮到了對面,等他一抬頭,那幾艘要跑的戰艦立刻就和前面的同伴一樣被掀了起來,另外這條直線上的所有船都沒有幸免,這回已經全部變成了翻船,是底朝天那種翻船.

黑炎的恐怖已經徹底摧毀了艦隊中所有人員的抵抗意志,即便是瘋子現在也估計被嚇正常了,所有人都在想著跑路,而且因為旗艦最一開始就完蛋了,所以現在的艦隊直接就好像開花一般朝著四面八方分散了除了去,搞得我們想追都不知道追哪邊好.幸好我人多,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小鳳,你去那邊.幸運,那邊;瘟疫,那邊;水晶,那邊……"一口氣把會飛的大型魔寵全都派了出去,看看還有一些方向逃竄的戰艦沒人對付,我干脆又扔了兩部機動天使出來."那邊的戰艦,全部擊沉,落水的也要全部擊斃,不能留活口."

"明白."眾魔寵和機動天使接到命令立刻分散飛了出去,而我自己也朝著最後一組沒分配到的艦隊追了上去.

帝國艦隊的旗艦雖然被擊沉了,但是這麼大的艦隊不可能只靠一艘船指揮,尤其是在這種通訊手段極為落後的時代.事實上這個艦隊就好像是軍隊里的那種建制分級一樣也分有不同的小單位.整個艦隊加在一起的時候就是聯合艦隊,下面還有幾個分艦隊,然後分艦隊還分成幾個組,每個組又有多少船,這樣分下來之後才好指揮,而且在旗艦完蛋之後好歹還能小范圍的配合一下,不至于徹底的群龍無首.

我現在追擊的就是這麼一個組,不過這個組現在就剩了三艘船,不過因為我們的戰斗方式的原因,這三艘船實際上都跟新的一樣,一點傷也沒有.畢竟我的魔寵攻擊力太強,只要被盯上的直接就沉了,根本不存在傷而不沉的情況.

看著下方倉皇逃竄的三艘戰艦,稍微衡量了一下我還是沖了下去.雖然身邊已經沒有魔寵了,但是我覺得三艘木頭船咱還是可以搞的定的.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七章 准備迎戰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九章 追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