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十一章 裝神   
  
第二十一卷 第十一章 裝神

帝國艦隊的人看到的其實也不是什麼很誇張的東西,至少在我看來不算是多麼的誇張,不過對他們這個低魔世界的人來說可能確實是比較誇張了一些,因為他們看到的是兩艘——飛船.

就在即將于對面的帝國艦隊會面之前我啟動了自己的神域合體技能,然後進入了最強狀態.

之前的戰斗中就能看出來,這個低魔世界的人員個體戰斗力都很爛,即便是沒有合體的狀態下,我的任何一個魔寵拉出來都是頂天的存在,而進入合體之後,我就真的是和他們的神沒啥區別了.

事實上我的目的也很簡單,那就是冒充這里的神祗.現在我們所處的這個地方只是個時間片段,並不是完整的世界,所以這里不可能真的有神祗,再說低魔位面的神祗十有八九還不如我厲害,所以對于冒充神祗這種事情我是絲毫也不在乎的.但是,我不在乎不代表對面的那幫家伙可以不在乎.

據麥弗遜法師說,他們這里的人對神祗的信仰還算是比較虔誠的,尤其是當神祗真的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時候.所以,我打算借用一下神祗的威名來幫公主和王子擺脫之前的惡名.

三王子和小公主並沒有真的殺死老國王,這一切都是二王子栽贓陷害的,但問題是憤怒的帝國士兵們可能不會給兩位王儲解釋的機會,而且二王子必然的會在艦隊中安排自己人以保證他們倆沒有解釋的機會.所以,想要通過正常途徑解決這個黑鍋問題,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是神出面來幫他們澄清,那問題就簡單了.

雖然在曆史上,很多時候神權都是不如王權的,但那是建立在神只是一種信仰,是一種虛構的存在的前提上的.如果神祗真的存在,並且出現在人間,我不覺得哪個國家的王權可以搞得過神權,畢竟王權的基礎是軍隊,而人類的軍隊在神祗面前和一堆螞蟻差不多,吐口痰就全給淹死了.在這種不對稱的情況下,王權根本無法和神權對抗.

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冒充這里的神祗幫助王子和公主澄清事情的始末,然後號召那邊的艦隊反叛,相信在神祗直接出現的情況下,沒有多少人會傻傻的去繼續聽命于一個匆忙登基的皇帝,再說只要那幫士兵聽了我的說辭,那麼不管他們信與不信,二王子的王位合法性本身就出現了疑問,在這種情況下,很難想象還有多少人會堅決聽他的.當然,二王子安插進艦隊的手下多半是不會屈服的,畢竟這幫人和二王子的利益是捆在一起的,所以即便是面對神權,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支持二王子.不要小看人類的貪欲,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在利益面前,即便是神也是可以反抗的.

要冒充神祗當然不能只裝個樣子.這個世界雖然有神祗和信仰存在,但是根據我之前從那三位那里問出來的情況,這地方的神祗貌似在人間並沒有一個正式的形象.根據他們的說法,這里的神在人間曾展示過多個不同的形象,其中比較常見的就是和我比較類似的這種穿著鎧甲的武士形象,但是據說也曾有過以不同的動物甚至是女性形象出現過,所以神的相貌什麼的一直是不確定的.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要是光這樣飛出去,並不會讓他們覺得我就是神,而唯一能證明神的就是力量.神之所以是神,就在于他擁有人類無法企及的力量,而我只要展示出這種力量,就可以徹底的震懾住那些家伙,讓他們都認為我就是神.

基于以上推論,我直接使用了大規模的漂浮術,讓公主和王子逃跑用的商船和海盜們的戰艦一起飛了起來,就這樣以飛船的狀態進入了帝國艦隊的視野范圍內.

當對面的帝國艦隊看到這樣兩艘飛船出現後都是嚇了一跳,所有戰艦上的人都變得目瞪口呆.一開始距離遠還好點,只有拿著望遠鏡的船長和瞭望手可以看到,後來等距離拉近之後所有人就全都看到了那兩艘戰艦.不過,光是讓兩艘船飛起來顯然還不足以嚇到這些人.

我就這樣操縱著戰艦從艦隊的頭頂上飄過,一直飛到了艦隊的中心區域,而周圍的帝國艦隊在經過了短暫的失神之後總算是反應了過來開始調轉方向形成了一個包圍圈,雖然兩艘船在他們頭頂,而且帆船上也沒有任何的防空能力,但是至少他們要做出一個包圍的姿態來.

看著下面的艦隊形成包圍圈之後我並沒有著急,反倒是放心了下來,因為我就是希望他們形成這樣的包圍圈,以方便我的下一步行動.

就在下面的那幫家伙形成了包圍圈之後,出乎他們意料的,兩艘飛在天上的帆船居然開始逐漸降低高度,最後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降落在了艦隊的中央,也就是那個包圍圈的中心位置上.

此時艦隊中的一艘特別巨大的帆船上,這支帝國艦隊的總司令正站在船頭看著前方降落下來的兩艘船.在稍微驚訝了一下之後他便反應了過來,轉頭對大副道:"傳令各艦進入戰斗狀態,但是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開火,即使聽到炮擊聲也必須等我命令."

"是的船長."大副領命正准備通知旗手發布命令,沒想到剛一轉身就被一個人給攔了下來.

擋住大副的家伙穿著一身華麗的貴族服裝,整個人看上去就好像一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大公雞,完全沒有一點鐵血的軍人氣質.事實上他也確實不是軍人.這個矮胖的家伙實際上就是二王子派來的監軍,之所以二王子這麼相信他,一來是因為這個家伙一肚子壞水,給二王子出了不少餿主意,而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位就是二王子的大舅子.

拉住大副之後這位二王子的大舅子立刻對船長道:"霍華德閣下,陛下的命令是直接擊沉,現在既然已經完成了包圍,就應該直接轟沉他們."

司令官霍華德厭惡的掃了一眼這個和火藥桶一個身材的家伙,然後冷冷的說道:"注意你的言辭內務官閣下.國王遇刺,現在還在全國悼念中,二王子殿下現在依然還是王子殿下,只不過是暫代攝政王而已.加冕儀式完成之前你就直接稱呼二王子殿下為陛下,身為主管儀式禮儀的內務官,難道這點東西都不懂嗎?"

內務官的眼中閃過了怨毒的光芒,但還是迅速調整了過來緊跟著道:"閣下說的是,只是即便是王子殿下,現在也是攝政王,所以您依然是需要遵照殿下的命令執行的.所以,請執行殿下的命令,下令開火擊沉那兩艘船吧."

雖然很不喜歡面前這個家伙,對二王子也沒什麼好印象,但命令就是命令,除非他想叛變,否則不管多麼的不情願,王子的命令還是必須執行.僅僅是稍微猶豫了兩秒之後霍華德便轉身對大副道:"之前的命令取消,通知各艦自由炮擊,擊沉那兩艘船."

看了眼旁邊一臉得意的內務官之後大副便轉身去傳令了.雖然他也很看不上這個內務官,但誰叫人家現在是代表二王子殿下呢.既然連司令都妥協了,他也只能執行命令而已.

接到命令的各艦現在已經對中央的那兩艘船形成了合圍,並且都已經調整好了角度,現在至少有幾千門炮正對著那兩艘船,而且都在最佳射程內,只要開火,瞬間就可以把兩艘船撕得粉碎.當然,那是正常情況下應該會發生的情況,但是現在不是正常情況,因為我在這邊.

"開火."隨著旗艦第一個開炮,周圍的戰艦立刻開始接二連三的開火,真正的是可以說是萬炮齊鳴,只是……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對面的那兩艘船會瞬間變成一堆碎片的時候,一個全身籠罩在聖潔白光中的人影忽然從天空之上降了下來,並且直接落在了商船中央的主桅杆頂端.隨著這個人影的出現,一道肉眼可見的白色光膜忽然由那人的頭頂開始出現,然後迅速向下延展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球形光罩,將中央的兩艘船全都籠罩在了光罩之中.

實際上那個立在桅杆上的人就是我,只不過我用的不是紫日的形象,而是銀月的.之所以用銀月的形象,主要還是考慮到這里的神祗貌似是光明系的,而紫日這個大號在啟動合體後會變成偏向黑暗系的外貌,尤其是盔甲過于猙獰了一些,所以我切換了銀月的形象.反正我的兩個號現在是二位一體,切換形象什麼的並不影響屬性發揮.

剛剛周圍艦隊中人員看到的聖潔白光,其實是小純的技能——神恩.這個技能其實是個大型治療術,覆蓋面積非常之大,而且啟動後回從自身發出治療之光,不懂的人看到之後會覺得那光非常的溫暖,絕對屬于坑蒙拐騙充神棍的必備技能.至于後面這個光罩,這東西更簡單,直接就是晶晶的絕對屏障.

晶晶的絕對屏障和我的不一樣.我的絕對屏障是裝備附帶技能,雖然有時間限制,但是在時限內就是絕對無敵,可以無視包括上位神發動的法則之力在內的任何攻擊.晶晶的這個絕對屏障沒我的那個防禦力那麼變態,但是它也有它的優點,至少這個絕對屏障的控制比較靈活,可以隨意釋放收回,還能改變形狀或者是離體出現,反正控制相當的隨意,而且在魔力沒有耗盡之前,這個東西也是和我的那個一樣是絕對無敵的,當然如果遭到強力攻擊,魔力會耗得很快就是了.

雖然晶晶的絕對屏障在遭到攻擊時會消耗魔力,但周圍的都是些普通戰艦,而且使用的都是前裝火炮,這種東西對他們自己來說可能算是威力不錯,但是對我來說真不算什麼.

隨著眾多戰艦一齊開火,海面上立刻就出現了大批飛射而來的彈丸,但是,這些彈丸在命中那個光罩之後卻是無一例外的全都會在啪的一聲之後爆發出一小片強光,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幾千門炮就這麼連續轟了十幾分鍾,平均每門炮都至少打出了四五發炮彈,可結果等炮擊停止後,海面上卻是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那兩艘戰艦依然毫發無損的停在那里,就好像沒有被炮擊一樣.

相比之陸軍,海軍一項是最迷信的一個軍種.不是說海軍的人怎麼樣,只是因為相比之陸地,大海實在是太神秘了,所以經常在海上跑的人自然而然的就會變成神秘主義的信徒,會開始相信一些奇怪的東西.也正因為如此,所以當這邊的帝國艦隊打完一輪炮擊之後,各條戰艦上的人卻是全都騷動了起來.

兩條無法擊沉的船,這是什麼樣的力量?船員們不得不開始胡猜瞎想,而這個時候,也終于到了我的表演時間.

"跪下,卑賤的凡人."一聲有如直接在耳邊響起的威嚴怒吼聲將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而大家的反應也是各不相同.那些普通船員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直接就跪了,他們都是普通人,這種力量和之前的情況結合起來,足以讓他們認識到自己不是人家的對手.平常習慣了跪神,跪君王,跪那些貴族老爺的普通人根本不在乎再多跪一個存在,即便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存在.

相比之那些低級船員,軍官們的表現稍微好點,大部分人都只是愣在了那里,並沒幾個真跪下的,當然跪下的也有,只是很少而已.

在旗艦上,霍華德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而他身邊的人則是表情各異.那個內務官先是一陣恐慌,後來似乎是恢複了一些,之後就不知道在想什麼了,只是看到他的眼珠子亂轉,明顯是在盤算著什麼.

那一聲當然是我的聲音,只不過用了擴音法術增大音量,同時還伴隨著凌的精神沖擊,所以才會把不少人直接嚇的連聲音的主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都沒搞清楚就跪在了那里.當然,即便如此我的精神沖擊也是削弱了很多很多的.凌的精神沖擊對普通人來說還是太強了,就算是范圍釋放也絕不是一般人頂得住的,所以我不得不削弱了九成的威力,這樣才產生了剛才的效果.

一聲喊之後,我忽然從桅杆上飄了起來,懸浮在商場上方,然後看著周圍的艦隊再次說道:"身為我的信徒,居然敢在我的面前站著,爾等是想反抗我的光輝嗎,凡人?或者說你們對我的信仰從來就不是真的?"隨著這句話的出現,周圍船上的人突然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猛然一增,一股股形同實質的巨大壓力讓不少人都在第一時間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至于那些骨頭硬的,也只是咬牙多堅持了十幾秒而已.當然,這麼大的艦隊不可能沒有實力強一些的存在.這里只是低魔世界,不是無魔世界,所以法師或者高級戰士也是存在的,只是實力和我沒法比而已.

這些高級人員當然比普通人堅強些,因此並沒有和普通人一樣第一時間跪倒在地,而出人意料的,霍華德以及他身邊的大副,二副居然也都是這樣的人,他們頂住了第一波壓力,但是,接下來的情況確實讓他們始料未及.隨著第一波壓力過後,壓力並沒有下降,反倒是好像海浪一般一波波的襲來,而且一波比一波更強大.僅僅堅持了三十秒之後大副和二副就先後跪倒在地,而霍華德也就比自己的手下多撐了三五秒而已.

其實他們感覺到身上突然多了幾百斤的重量並不是幻覺,事實上剛剛我偷偷啟動了小龍女的重力術,只不過這次不是降低重量而是增加重量,所以他們才會覺得平白無故的身體變的很沉重,那是真實的感覺,不是幻覺.當然,光用重力術是顯然不行的,那只會讓他們感覺到身體上的壓力,不會真的懼怕我,所以我再釋放重力術的同時還啟動了凌的精神沖擊和幸運的龍威.

即便是高魔世界,巨龍也是食物鏈的頂端存在,人類說白了在食物鏈中也只是站的比較靠上而已,離頂端還有段距離,所以那種刻畫在本能中的對高端掠食者的恐懼可不是假的.隨著一股股龍威加上精神沖擊的雙重打擊,即便是再堅強的人也會有要崩潰的感覺.當然,我是希望他們投靠公主和王子的,不是要把他們變成白癡,所以剛才的威壓只是一點點增加的,沒有一次性全開,否則這些人以後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能是終日流著口水傻笑了!

隨著霍華德的跪倒在地,艦隊中已經沒有一個人還能站著了,而我在用辣椒的精神感應確定這一點之後就直接去掉了大部分壓力,只留下了淡淡的龍威.這個變化讓他們覺得好受了不少,但是依然沒有人敢站起來.之前的表現已經將他們嚇到了,面對強大到無可反抗的存在時,沒幾個人真的能勇敢的起來.這就好像只有幾個人的殘兵敢向敵人大部隊發動決死沖鋒,可是一只大軍面對幾個完全打不死的無敵存在卻會徹底崩潰一樣.只要有一點點收獲,人類就不在乎犧牲,但一旦發現完全無法抵抗,人類的斗志就會迅速消失.

眼前的這支艦隊,現在差不多就是這樣狀態.他們已經認定了我是無可抵抗的,所以即便我撤除了壓力,也沒人敢再站起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章 任務的關鍵所在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二章 狐假虎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