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十三章 倒黴催的   
  
第二十一卷 第十三章 倒黴催的

"卑賤的人類,竟然敢襲擊我的眷顧者,誰給你們的膽子?"看著氣氛差不多了我再次質問出聲,周圍的人員立刻又是集體一抖,然後那些本來已經屈服的人就把腦袋壓的更低了.

等了一會,下面沒有人回應,我又再次說道:"難道沒有人能說明原因嗎?既然如此,你們是不是准備好了全部死在這里變成亡靈了呢?"

我這一句一出,下面立刻就是一片哀嚎,大部分人都驚叫出聲呼喊著求饒,而我則是一聲冷哼打斷了他們的求饒聲,然後說道:"誰是首領,站出來回話."

被我點名,艦隊司令霍華德也只好站了出來先讓旁邊的法師給自己加了個擴音魔法,然後才對著我大聲回話道:"尊敬的強者,我是艦隊司令霍華德,請問有什麼指教?"

"強者?"我發現了話語中的小問題,然後隨手一抬,霍華德旗艦旁邊的一艘帆船突然就轟的一聲離開了水面飛到了空中,隨後我的手掌虛握,旁邊那艘帆船立刻發出了一陣吱吱嘎嘎的扭曲聲.看到這個變化,周圍的人都是張口結實吃驚不已,有些人的目光不斷的在我的手和那艘船之間來回的轉換,最後,就在他們准備說點什麼的時候,我卻是突然將手掌猛然收緊,隨後那艘帆船就好像被捏爆的雞蛋一般轟然碎裂,破碎的木片和各種殘骸紛紛而下,眨眼之間就在附近的海面上飄了一層.做完這一切之後我再次看著霍華德說道:"現在知道我的身份了嗎?"

"是的偉大的光輝神冕下."

聽到這個回答我才揭過了這件事情,然後繼續問道:"你們為什麼要襲擊我的神眷者?"

"抱歉冕下,我們並不知道您的眷顧者就在船上,我們只是奉命追殺逃逸的三王子和小公主而已."

"你們的小公主就是我的神眷者."

我的話直接引起了旗艦上的一片議論聲.相比之那些小兵,旗艦上的人顯然更接近權力核心,所以他們知道的自然也就多一些.突然聽說他們襲擊的目標小公主就是我的神眷者,這個消息絕對勁爆,一下就把這些人轟的是外焦里嫩.

看他們半天沒有回應,我又再次說道:"現在你們知道了,小公主就是我的神眷者,那麼現在我希望你們能給我一個解釋,為什麼我的神眷者會被你們追殺?"

"這個……"霍華德當然知道原因,但是他對此事有懷疑,加上他也不笨,我的意圖已經非常明顯,就是要幫助小公主,因此他開始猶豫了.他只是帝國的海軍司令,和二王子並不是一條船上的人,所以他並不想為了二王子的利益去爭取什麼,何況這種行為搞不好還會把自己搭進去.

和霍華德不同,旁邊的內務官閣下可是急的貓抓心一般.相比之局外人一般的霍華德,他可是二王子一條船上的人,只要二王子完蛋,他自己也絕對跟著完蛋,所以內務官閣下非常的焦急.本來我不問還好,現在我點明了要過問這個事情,他就更加的焦急,而且更讓他郁悶的是旁邊的霍華德居然不按照事先發布的命令回答,而是在那里遲疑了起來.

本來如果霍華德司令回答了我的問題,內務官也就不用說什麼了,只是現在他卻是不得不做出一些反應來了.

原本跪在地上的內務官閣下突然站了起來,然後擠到了霍華德身邊站到了擴音法陣中間,接著搶著回答道:"偉大的光輝神冕下,事情是這樣的.三王子和小公主在幾天前為了王位喪心病狂的刺殺了他們的大哥和父親,也就是老國王陛下和大王子殿下.不過所幸,他們的行動被人識破,所以才會畏罪潛逃,我們是奉了二王子殿下也就是未來的國王陛下的命令前來處決這兩個叛國者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直接從商船頂上離開,然後向著霍華德的旗艦這邊飄了過來,最後直接落在了船頭上.霍華德和那個內務官立刻向後退開給我留出了位置,同時恭敬地彎腰行禮.

降落甲板之後我冷冷的盯著那個內務官看了幾秒,而對方則是被我看的全身不自在,並且我還發現他腦門上的汗水正在快速的往外冒.顯然這位也是嚇得不輕,只是因為自身利益關系不得不強撐著.

隨著我的注視,內務官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越來越大,最後更是撲通一聲再次跪倒在地全身發抖起來.

看到他這個表現,我就知道嚇得差不多了,于是稍微收回了一些龍威,接著才盯著他說道:"現在再說一遍你們的理由,我希望聽到的是真話."

聽到真話兩個字,內務官立刻就是全身一抖,但僅僅是稍微遲疑了一會之後便又再次開口說道:"我們是因為三王子和小公主刺殺了啊……"

內務官的話還沒說完便突然慘叫了起來,周圍的人也都是一驚,因為就在他們眼前,內務官的四肢突然就爆成了漫天血霧.變成人棍的內務官撲通一聲摔在了甲板上,然後疼的滾來滾去,但是因為沒有四肢,所以沒辦法捂住傷口,扭動的身軀反而更加的痛苦了起來.

看到內務官突然變成這樣,周圍的人都嚇了一跳,接著不等他們有所行動,我便再次開口問道:"現在再和我說一遍事情的經過,我要聽真相."

地上痛苦無比的內務官哪里有空回答,只能忍痛在哪里滾來滾去,我看他半天沒反應,突然一個眼神掃過去,那家伙的身體立刻就定住了,跟著突然整個飛了起來懸浮在空中,斷掉的四肢都在往外滴血,只是速度並不很快.

盡管被提起來無法滾動,但是內務官依然在扭動掙紮,不過幅度明顯小了很多.我再次開口問道:"說,你們的理由,我要聽真相."

"是……是因為……小公主他們……刺殺……刺殺了老國王,所以啊……啊……救命啊……求求您……饒了我吧……啊……"

話說到一半的內務官全身的衣物突然就整個粉碎,跟著他的皮膚開始一點點的從身體表面被掀起,然後一絲一絲的從體表剝離.這個動作非常的乾淨利落,速度也很快,但是因為只是一絲一絲的在剝離,所以整個過程實際上還是耗時很長的.

全身的皮膚被人好像剝桔子一樣的一條條的撕下來,這種痛苦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忍受的,短短幾秒時間內務官已經疼的死去活來了好幾次,每次都是剛暈過去立刻就被疼醒,然後接著暈,反正這種痛苦絕對是驚人的.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已經都陷入了呆滯,雖然內務官在這里相當于監軍,地位算是相當高的,但是在軍隊中,這種被空降下來的監軍有幾個有好人緣的?所以,雖然這個家伙被弄的非常的淒慘,但是周圍的人也只是覺得恐懼,並沒有憐憫的意思,也沒有誰想要出聲阻止.

用了近十分鍾將這家伙全身的皮膚徹底扒光之後,我又用精神力場抓著這家伙的腦袋,將他沒有皮的身體放進了海水中蘸了兩下,然後又把他給提了上來.我們常用在傷口上撒鹽來形容給別人增加痛苦,可見傷口碰到鹽絕對是非常疼的.這海水是咸的大家都知道,而失去了皮膚的內務官可謂是全身都是傷口,這一碰到海水,那個刺激絕對是無法形容的.周圍的人雖然只是看著都感覺自己全身直哆嗦.

"好了,現在再告訴我一次,真相是什麼?"將那家伙放下來之後我再次問道,只是眼神並不是望向地上這位,而是他的一名副手.這個家伙雖然只是內務官的副手,但是也屬于監軍的人,所以知道的東西比較多.

突然被我問到這個事情,那家伙本能的看了眼地上雙眼瞪得快要爆出來的內務官,然後突然撲通一聲跪倒在我的面前哭喊著說道:"真的不關我的事啊!我只知道二王子殿下密謀刺殺了老國王和大殿下,然後被外出游玩回來的三王子和小公主殿下撞破,于是就順勢栽贓給三王子和小公主.我們只是奉了二王子的命出來督促海軍除掉兩位王儲將此事坐實而已,那些壞事真和我沒關系啊!請偉大的光輝神冕下放過我吧!"

"哼,算你識相."

事實上在那家伙喊出這些話的同時,周圍的人都已經驚呆了.艦隊中的人雖然都不怎麼喜歡二殿下,但是起碼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二殿下占著理法,所以他們必須聽命,只是對追擊王子與公主的事情不是很上心而已.但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事情居然是這樣的,而他們居然是被派來滅口的.要不是光輝神降臨,他們一旦真的干了這種事情,豈不是將老國王的愛子和愛女全給干掉了?一想到這個,被老國王一手提拔起來的霍華德司令立刻就是一陣火氣上湧,現在他都恨不得沖回去立刻把二王子抓起來干掉以報效老國王當年的知遇之恩.

正因為發現了周圍人的表情,所以我並沒有做的太過.反正這不過是個時間片段,只要這些人歸心,事情就算完了,沒有之後的問題.因此,我在對方說出了那段話之後又大度的說道:"雖然你們最大惡極,但我對你們一向是寬容的.我允許你們犯錯,關鍵是犯錯之後必須知道悔改."

"我悔改,我一定悔改."那個副手聽到這番話立刻就忙不顛的磕頭.

我制止他說道:"向我跪拜沒有意義,你的行為決定了你的未來.只要你能真心悔過,用你的後半生彌補你的過錯,你死後還是有機會進入我的神國的.當然,我只能寬恕你的靈魂,你在人間的罪行需要由你們的法律來懲罰.至于這個不知悔改的家伙嗎……"我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個已經奄奄一息的內務官,然後隨手一抓,一個淡淡的藍色影子便飛了出來,而內務官的身體則是立刻就沒了呼吸.

突然看到那個藍色人影飛出,周圍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因為這就是亡靈,一個真正的幽魂.按照這里的神話,人死後,靈魂會變成白色的光體,然後飛入神國,而如果變成了淡藍色的人形,那就是已經變成亡靈了,而亡靈就是不被神國接受的存在,所以,看到內務官的亡靈,就等于是知道了內務官已經失去了神國的門票,等待他的將是無窮無盡地痛苦折磨.

如此直觀的恐嚇,加上內務官副手這個汙點證人提供的消息,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多了.霍華德司令將個艦上的艦長召集到了旗艦上宣布了這個事情的真相,因為有證人,而且有我這個神的擔保,這種事情立刻就被相信了.當然,主要還是三王子和小公主平時的口碑都不錯,這次的事情很多人一開始都覺得難以置信,現在有人給他們平反大家反倒覺得這才是正常情況.

在那些艦長們一致同意跟隨公主和王子一起殺回國都推翻二王子之後,那些船長便各自返回了自己的戰艦,而在他們回到自己的戰艦上把結果通知了自己的船員之後,我們周圍的場景便是突然一變,一下子就回到了海底的那艘破船之中,而之前的海盜們已經都變成了亡靈站在我的周圍,同時破爛的船艙內業出現了一大片金光閃閃的寶藏.顯然這些寶藏之前是受到任務系統保護的,並沒有出現在海水中,不然不可能船體都跟長毛了一樣,寶藏卻還是光亮無比.

"咦?怎麼又到海底了?"有一個比較糊塗的海盜亡靈疑惑的問道.

"因為願望已經實現了."海盜船長敲了一下那個笨蛋亡靈,然後轉過來對我說道:"感謝您偉大的紫日會長,你解除了我們的痛苦,現在該是我們長久的安眠的時候了.這麼多年了,我們實在是太累了,也該休息一下了.寶藏什麼的就麻煩您自己想辦法弄走了.那麼……再見吧."

我禮貌的揮了下手,然後那些海盜們便逐漸消散在了我的周圍,只剩下了滿滿一船的寶藏.

其實說是寶藏,就是好多的貴金屬和珠寶而已.有鳳龍在,收東西自然快的很,當然清點物資也很快,畢竟咱人多.

金幣什麼的數量最多,但其實並不值錢,對一般玩家來說可能是比不錯的橫財,但是對我來說只能是點零花錢而已了.畢竟我們冰霜玫瑰盟向來是賺的多花的更多,所以這點錢我真的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不過,這筆寶藏對我來說也不是一點意義都沒有.隨按金幣不怎麼讓我看中,但是那些寶藏中卻還有好幾套裝備和好多的寶石.

那些裝備都是玩家能用的魔法裝備,屬性都還可以,最主要的全都是套裝,應該算是相當不錯的東西.雖然我用不上,但是會里的人還是能用上的,而且拿出去拍賣也不錯,算是不錯的收獲.另外,那些寶石中雖然大部分都是中低端寶石,但是數量著實不少,所以總價值反倒比金幣多了好幾倍,最重要的是那堆寶石中間居然還有一枚極品光明神石.其實說是光明神石,我覺得也就是那種最常見的無色透明的鑽石,當然這個會自己發光,而且亮度不低,至少當汽車大燈夠用了.不過,這個東西和現實中的鑽石有個很大區別,那就是它比較大,不是一般的大,而是非常非常的大,至于具體有多大呢……反正我覺得比籃球還要大一圈.

這個東西這麼大當然不是給我用的.鎧甲上雖然可以鑲嵌寶石,但是這麼大的寶石顯然不是給人鑲嵌在鎧甲上的,不然就跟長了個瘤子一樣,實在太難看了.這個東西其實有三種用途,一是用來給光明系魔寵強化屬性,二是給光明系裝備強化屬性,三是直接用來制造魔導武器,比如說像是魔光炮之類的東西就需要這樣的大號寶石,而且是越大顆,通透性越好就越有用.這枚這麼大個的光明神石,我看用來制造一門超級光束炮應該是沒問題的.不過我現在比較傾向于把它給松本正賀用來強化他的那柄光神劍,畢竟現在我們要靠松本正賀來幫我們鎮住日本那邊的玩家,所以松本正賀的個人實力非常重要.

寶藏到手之後我也沒在這邊多做停留,直接離開了沉船.維基他們幾個都沒在船邊上,我無奈的只能先四處找一下看看,結果沒走幾步就碰到了維基隊伍里的一個玩家.這個家伙是專門留下來給我當向導的,維基他們自己已經先一步去了嘟嚕度城,而他被留下來防止我萬一任務完成了出來好帶我過去.

說實話,這家伙之前就沒認為我會出來,因為他們都認定了這是個坑爹任務,都以為我完不成來著,所以當這個家伙看到我之後著實嚇了一跳.

和他一起離開這邊之後我們開始沿著一個個海底參照物前進,一路上倒是沒碰上什麼危險.據說這片海域屬于嘟嚕度城的勢力范圍,對方有專門的防衛部隊會清理靠近這里的強大生物,所以這邊的海域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安全的.

我們順著那些海底標志走了不久就到了一處海底斷崖的邊緣,這個斷崖前面有一條大約二百米寬的海溝.這個大海溝雖然不寬,但是卻非常的深,下面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見,而在這個海溝的對面就是一大片閃著熒光的區域,那便是嘟嚕度城了.

雖然海溝有二百米寬,但這是在水里,所以只要游過去就行了,不存在掉下去的問題.輕松到達對面的懸崖邊之後我才發現這個嘟嚕度城和亞特蘭蒂斯城非常的像,同樣是一個巨大的水晶穹頂籠罩了一座城市,而城市內則是空氣環境.唯一和亞特蘭蒂斯不太一樣的就是,嘟嚕度城不是一個整體,而是由一堆獨立的水晶罩保護的城市區域和一些管道組成的城市群.

從規模上看,這些城市區塊沒一個都不是很大,至少和亞特蘭蒂斯沒法比,但是因為數量很多,所以總面積可能有亞特蘭蒂斯的好幾倍大.當然,大不等于好.在我看來嘟嚕度城的技術水平,至少在防護罩的水平上就不如亞特蘭蒂斯人,因為亞特蘭蒂斯的防護罩可以將整個城市完全囊括在一個大的區域內,而這里的居民卻只能分開建立小型防護區,如果不是因為某些特殊原因,就只能是他們的防護罩技術無法支撐起那麼大的整體防護面積.

在這名留下來給我當向導的玩家引導下,我們直接朝著位于城市群邊緣的一個比較小型的城市區塊游了過去.根據這個向導的介紹,這個地方的結構設計比較特別.位于城市群的中心區的那幾個大型防護區是主城區,但是平時只有對外的出口,沒有入口.雖然出入口本身是雙向的,但是這里的人員限制只允許出不允許進.想要進入城市區域必須從外圍的這些專用出入口進入,只有緊急情況下那些內部城區的出入口才會開發進入許可.

這種設置據說是為了防止入侵者破壞,因為據說這個嘟嚕度城在和某和不知名勢力正在發生戰爭,而對方好像有類似恐怖襲擊一類的攻擊方式,會排出人員攜帶炸彈攻擊防護罩入口.因為防護罩入口是相對比較脆弱的部位,所以被炸彈攻擊的話很可能會導致那一片區域的整體防護坍塌,而到時候造成的損失就將是無可估量的.但是,像現在這樣就沒問題了.專用入口區都有小型隔離罩,內部出了檢察人員之外沒有別的建築和人員,所以就算遭到襲擊,頂多也就損失這一小片空白區域,不會影響到主要城市部分.

"那如果有人把炸彈放在空間裝備里帶進去呢?"我一邊跟著往那邊游去一邊問身邊這個帶路的玩家.

對方非常詫異的扭頭看向我這邊,然後說道:"這里雖然不是海溝底部,但也算是深海區了,能抵抗這種水壓的防護罩又怎麼可能是一般貨色?對付它們的都是一種專用炸彈,其中涉及到某些特殊原理,根本塞不進空間裝備中,所以這個你就完全不用擔心了.而且,據說那種炸彈本身產量也不高,所以對嘟嚕度的影響微乎其微,至少我們上次在這邊呆了一個月都沒碰上一個."

"聽起來貌似確實不怎麼危險,不過我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喂喂喂,你可別嚇我,為了過來一次我們可是投入巨大,這要是還沒練級就被弄回去了,我們可就損失大了!"

"放心,真要有危險我會保護你的."既然人家是專門留下來等我的,我自然要在路途上保護他.

雖然入口不止一個,但是這個海底城市的規模這麼大,進出人員全都集中在這麼幾個方向上,人流量自然小不了.當我們到達那個專門的入口附近的時候就發現這個入口外面飄著好多生物.

亞特蘭蒂斯是一個單一種族的海底城市,其內部全都是美人魚,而且都是一個種類的美人魚,而嘟嚕度顯然不是這樣,至少從這里的訪客來看,這里至少有十種以上的海底種族居住,因為光是我所在的這一小片區域就已經看到了不下二十種海底智慧種族,就算他們中只有一半是這里的居民,那這里的物種類別也絕對多的嚇死人.

"這邊的人還真不少啊?"我看了下周圍的各種奇形怪狀的生物說道.

給我帶路的那個玩家說道:"這也不奇怪,我們之前在這邊呆了一個月就發現了這里其實是個商業都市,相當于貿易集散地一樣的存在.附近很多海底種族都會到這里來做生意,所以這個地方特別的熱鬧,而且因為來往的人員種族過于複雜,所以才會給恐怖份子以可乘之機."

"知道這里的恐怖份子是什麼種族嗎?"

"大多是魚人族,不過也有少量其他種族的恐怖份子,問題是其他種族在別的地方也是一堆一堆的,所以沒法區分,而魚人族在這邊貌似是屬于主流種族,就好像地面上的人類一樣.嘟嚕度城里的本地居民就有三分之一以上是魚人族,所以跟本沒法區分.現在能做的也就是像這樣做個隔離安檢,其他也就沒什麼辦法了."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然後開始跟著那個玩家一起排隊.雖然這個安檢區有整整三十多個入口,但是因為人太多,而且檢查過于嚴格,所以每一條入口外面都至少排著一百多人,隊伍拉的老長不說移動速度還特別慢.

在隊伍後面跟上去之後我看了眼前面的隊伍皺眉問給我帶路的玩家:"沒有人少點的通道嗎?"

那個帶路的玩家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忽然道:"其實這里也是有貴賓通道的,不過你是第一次來,就算我帶你過去你也進不去,而且我自己也沒有貴賓資格,就算你有錢進去,我也過不去啊!"

聽到這樣的回答我也只能無奈排隊了,好在隊伍一直在走,慢是慢了點,到時也不那麼急人.

其實說起來這邊的檢查速度也不是真的非常慢,大約三十秒就就能放一個人,只不過人太多,所以才搞的這麼慢.我們前面還有一百多人,結果硬是排了一個小時的隊才終于進到那個防護罩的入口邊上.

這個入口和亞特蘭蒂斯的那種能量門完全不是一個級別上的東西.亞特蘭蒂斯的那種防水門就是一道藍色的光膜,人可以自由進出,但是水過不去,對于外面的人來說穿過那道門就和穿過一道普通的門一樣,根本沒有絲毫麻煩的.但是,這里的門就比較憋屈了.這個入口有一個好像電梯間一樣的東西伸在那個防水罩的外部.每次這個電梯間一樣的房間里可以進入十個人,等大家都進去之後就要把入口封閉,然後房間里有個兩個搖把,需要進入的人自己在那里搖動這個東西把房間里的水抽出去,然後等水抽干了才能打開對著安檢區里面的那道門.簡單點講這個入口就是個水密艙,而且還是人力排水的,和亞特蘭蒂斯的那種防水門一比簡直弱爆了.

因為這個東西每開關一次只能放十個人進去,而且排水也要時間,所以安檢區里面每次回提前放入二十個人,當里面等待檢查的人員數低于二十人之後就會放一批人進來開始抽水,等這些人抽完水進入內部空間的時候里面差不多就只剩十個人在排隊了,然後加上這新進來的十個人就正好二十.這種速度大概也是專門計算過的,所以節奏非常准確,基本上剛好和安檢速度同步,不會耽擱時間.

我和帶路的這位排到門口的時候前面就只剩下兩個海底生物而已,所以我們靠門很近.由于海底城市的隔離屏障和防水隔艙都是透明的,所以我們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進度.

在我們前面的那幫人完成排水之後就進入了安檢區,然後等他們離開之後里面的工作人員就開始從內部封閉那個防水隔艙,等他關好門,我們這邊的入口上的一個寶石就亮了起來.向導告訴我這個是准許進入的標志,而我們前面的那兩個除了手上有蹼之外和人類幾乎沒區別的生物顯然是常來這里,看到提示立刻就上前抓住門上的方向盤一樣的把手開始合力旋轉了起來.

那個把手的固定軸顯然非常的深,轉動了十幾圈才完全松開,然後門依然打不開,但是房間里卻開始注水了,等水滿了之後那兩個海底生物輕輕一拉,之前因為水壓而紋絲不動的大門很輕松的就被打開了.

隨著大門打開,我和向導立刻跟著前面兩位鑽了進去,後面立刻又進來六個生物,然後組後那兩個有默契的合力將門關閉並重新從內部轉動把手將其擰緊.等他們把把手擰好之後向導就示意我跟他一起搖搖把,跟在我們後面的幾位也自覺的上來幫忙.這個搖把其實也不是很重,房間里十個生物,五個人搖一個感覺其實相當的輕,只是因為人多不好協調,所以速度快不起來.看到這個情況我干脆示意我們這邊的另外三個幫忙的生物讓開,然後我就在對方詫異的目光中一個人抓住搖把開始瘋狂地搖動,隨著我的搖動,房間里的水幾乎是以之前那次好幾倍的速度呼呼的往下降,等水抽干了里面的安檢隊伍邊上起碼還有十五個人在排隊,等我們打開門進去的時候只過去了一個人,也就是還剩十四個,可見我們這隊速度有多快.

雖然我們速度比較快,但是進來之後依然要等,只不過在空氣中沒有水里的阻力感覺會稍微舒服點.

之前在外面隔著透明的屏障我就已經看過這里面的情況了,不過進來之後看的就更真切了.安監處的地面是一種滿是洞眼的地板,這個主要是排水用的.水密隔艙和亞特蘭蒂斯的防水門確實差距很大,不但進出速度慢不說,還不能解決積水問題,從水壓艙出來的人難免身上會往下滴水,結果搞得整個安檢區都是水,要不用這種篩網一樣的地板把水及時排到下層的蓄水層估計大家就只能站在漫過腳面的積水中等待安檢了.

除了地板,這里的東西其實很少.頭頂的穹頂和亞特蘭蒂斯的差不多,是一種能量層,硬度很高,而且使用了特殊循環回路,除非遭到外力打擊,海水的壓力並不會讓它消耗太多的能量.

安檢區的擺設主要就是幾個工作台和一條長長的自動通道.這個通道的功能類似機場的那種帶透視的安檢機,不同的是機場那個是檢查物品用的,這個卻是整個人都要站上去.

進入人員需要現在工作台前登記,內容就是來此的姓名,種族,來此目的以及大概停留時間,感覺比地面上的城市嚴格太多了,畢竟地面上的城市從沒聽說過進城需要登記的.

之前等了一個多小時,我們自然不在乎這麼點時間.很快前面的人員就只剩下了十個人,我們後面的水壓艙也開始再次放人准備進入,等他們進來之後我們前面那組的十個人剛好檢查到最後一個人.

本來我以為很快就到我們了,誰知道,那個人正在通道上走的好好的,突然就聽到嘟的一聲刺耳的警報聲,跟著整個通道都一瞬間變成了紅色,周圍的安檢人員第一時間全都跳了起來並抽出了一種好像是法杖的隨身武器.

站在我身邊的向導一臉苦相的看著我說道:"不會這麼背吧?居然真被你說中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二章 狐假虎威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十四章 閻王門前小鬼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