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四章 鬼手信長的驚天大陷阱   
  
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四章 鬼手信長的驚天大陷阱

當外面的日本玩家在互相殘殺之時,隧道最內部的情況也是非常的……混亂.

在呼叫松本正賀前來增援的時候我其實就已經沖進了最後那個倉庫,只是里面的情況稍微有點不同以往而已.

這是一個相當巨大的倉庫區,比前面的倉庫要大出很多很多.不過,我所關心的不是這里的面積,而是這里的東西和人.

幾乎就是一進入這個倉庫區,我立刻就看到了一大群的高級玩家,而且其中非常顯眼的站著幾個俄羅斯玩家,那高大的身形和日本玩家的體形有著顯著反差,一眼就能認出來.

當我出現在大門口的時候對方顯然正在安裝一台機器,而我的意外到來明顯讓對方相當的驚訝,以至于看到我出現之後那幫家伙都愣了一下,不過一秒之後就有人反應了過來開始分頭行動,一部分人沖過去開始加速組裝那個機器,另外一幫人則是越過被我撞飛進來的那個玩家朝我沖了過來.

雖然有人沖了過來,但是我的注意力卻主要都集中在倉庫門口的那個機器上了.沖過來的不過是幾個很普通的玩家而已,三兩下就能搞定,反倒是那台機器看起來相當的奇怪,很可能就是我要找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這台機器分成兩個獨立的部分,中間有六根粗壯的黑色軟管連接.其中比較大的一個部分看起來只是個簡單容器,雖然個頭大,但是應該並不重要,因為那些人都在圍著較小的一邊在忙活.

比較小的這個東西整體看起來就好像一枚立在地上的手槍子彈,當然個頭大得多.這東西的下部是圓筒形,頂部是個半球,除了在底部有六根管道連接之外沒有其它外部結構.

那東西的表面很光滑,還帶著金屬特有的光澤,看起來科技感十足,但是我也不知道這玩意到底是怎麼運作的,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阻止它啟動,因為附近的那幾個俄羅斯玩家正在試圖開動這個東西.

沖過來阻攔我的家伙就像我想的一樣不頂用,三兩下就被放倒,而我則是迅速的朝著那台機器跑了過去,只可惜對方速度太快,我還沒來及跑到跟前,就見其中一個人突然抬手在那機器的頂部中央位置用力一敲,緊跟著就聽到一陣由小及大逐漸增強的嗚嗚聲,然後那東西的表面突然嚓的一聲打開了幾個開口,從哪些開口可以看到一些藍色的發光體正在其內部旋轉著,而隨著旋轉速度越來越快,那機器頂部的班秋體忽然向上升起了一小截使得頂部的球形罩與底部的筒形結構發生了分離.

半球形頂罩與底部筒形結構分離後,其中間的部分就露出了一圈奇怪的東西.這圈東西不是一個整體,而是由幾十個一模一樣的物體組成.這些物體成扁平狀豎立著插在機器內部,它們共同組成了一個圓圈,其沖著外面的部分是一個個長橢圓形的淡藍色晶體,而晶體後部就是那些小東西的主體,一種看起來好像移動硬盤一樣的玩意.

此時這圈沖外的藍色晶體正在隨著那嗚嗚聲逐漸變大而越來越快的閃爍著,而且晶體的光芒也是越來越強,現在甚至已經快要到達無法直視的地步了.

隨著這圈東西的閃亮速度越來越快,機器上突然就噴出了大量的氣體.這些好像水蒸氣一般的噴霧之中有大量星星點點的藍色光點,就好像是螢火蟲愛漫天飛舞一般煞是好看,只是我卻並不像靠近觀察.

開什麼玩笑?那東西十有八九就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而且我還不知道它的作用方式.現在這個玩意突然就開始往外噴霧,我當然不會傻了吧唧的沖上去讓它噴到了.

事實上躲開那些東西確實是很正確的選擇,唯一的問題是我低估了這東西擴散的速度和效果.實際上藍色的氣體只是因為濃度太大而出現的光學反應,這個東西真正的作用范圍其實遠比肉眼能看到的看色區域要大很多.不,應該說藍色氣體壓根就不是這個東西的作用物,而是一種副作用.

事實上這個玩意根本沒有向外噴射任何東西,那些看起來好像水蒸氣,其中有大量光點閃動的東西應該說是空氣在這台機器的特殊作用下發生了一定的變化,然後產生了這種視覺效果.如果你收集這些氣體回去化驗就會發現,其實這些都是很普通的空氣,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

正因為我搞錯了這玩意的作用原理,所以在閃開那些煙霧之後我就以為沒事了,可結果卻還是中招了.就在我躲到門邊避開了那些氣霧的同時,我的龍魂套裝上忽然就開始出現了一層層的電弧.這些電弧就好像水波紋一樣在我的盔甲表面蕩漾游走,而隨著這些東西的噼啪亂響,我也明顯感覺到了身上的鎧甲似乎正在越變越重.

龍魂套裝雖然是超重裝板甲,但因為是神器,所以本身帶有降低重量的屬性,因此實際穿在身上就和我們多穿一件風衣差不多,能感覺到一定分量,但並沒有那種沉重的感覺.但是現在,我卻在明顯的感覺到身上的重量在增加,感覺就好像身上背了一大塊鐵錠一般.

感覺到鎧甲的異常,我便立刻打開屬性看了一下,結果發現身上的鎧甲的屬性顯示全都是灰色的.灰色在系統欄中一半是代表不可用的意思,可是這裝備屬性顯示灰色是什麼意思?屬性暫時失效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倒是可以解釋為什麼鎧甲突然變重的問題了,畢竟龍魂套裝就是超重裝板甲,材料相當的厚實,分量自然也不輕.以前是有魔法屬性幫助我抵消了重量,現在沒有屬性幫助全靠我自己扛著,重量當然會變大.

發現自身裝備屬性消失後我就開始查看個人屬性,結果發現個人屬性果然出現了大幅度下降,等級欄顯示的數字變成了灰色,攻擊力之類的屬性中明顯少了一大塊,計算結果表明少掉的部分就是裝備追加的屬性.

看到這里我已經徹底明白了.俄羅斯人給鬼手信長的東西就是用來消除裝備屬性的一種裝置,它並不是什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是一旦使用出來,效果其實也差不多.

就在我猜測著這個東西的效果之時,冷不防的突然發現對面的那些日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的身上居然也有和我一樣的電弧在閃來閃去,這難道是說這種東西是不分敵我的?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日本人干嗎要用這種東西?大家裝備的屬性都沒了的話,那拼的就是人力了.日本才多少玩家?中國有多少玩家?比人海戰術除了印度還有哪個國家敢跟我們拼?

因為沒法確定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連自己人一起覆蓋在內,所以我也不能確定周圍的日本玩家是不是和我一樣失去了裝備屬性.如果大家都沒有裝備增加的這部分屬性的話,其說我也不是太擔心.盡管我的裝備比他們的好很多,沒有裝備屬性的話我會比較吃虧,但即便是只比個人屬性我也絕對比他們多很多,那些亂七八糟的任務獎勵增加的各種屬性姑且不算,就是我的級別也絕對不可能在基礎屬性方面低于那些日本玩家,所以只要不是只有我受到影響,他們也照樣不是我的對手.

在情況不確定之下我也只能小心的戒備著,而敵人也出乎意料沒有立刻撲上來,這一變化讓我認定了他們肯定也沒有裝備屬性了,不然他們現在應該一起沖上來才對,畢竟我要是沒有裝備追加的屬性的話,單靠基礎屬性頂多也就比這些玩家穿了裝備的屬性高那麼一點點,他們依靠人海戰術完全是有能力干掉我的.那麼,他們放棄這麼好的機會,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的裝備屬性也失效了,不然他們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既然確定了對方屬性也沒了,我立刻就打算沖過去先搶一台機器再說,只要把這個東西帶回去,就算複制不出來一樣的機器,起碼也能搞清楚這個東西的作用效果,然後可以有針對性的做出一個應對措施,起碼不會像我現在這樣被動.不過,我這邊才剛決定要去搶機器,對面的日本玩家卻是先動了起來.

伴隨著一陣嘩啦啦的腳步聲,就見兩隊日本玩家突然從倉庫區的兩側跑了過來,而他們的手里則全都端著一種看起來很普通的弩弓.

雖然那弩弓看起來平平無奇,但是在他們在我面前組成了一個好像老式火槍隊那種三段式射擊陣列一樣的隊形之後,我突然就意識到了他們為什麼都拿著這樣的普通弩弓了.

《零》中的魔法弩種類很多,數量也很可觀,想要比這些人拿著的檔次更高的弩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但是,這些白板弩弓卻有著一項魔法武器所不具備的特性,那就是它完全沒有魔法反應,攻擊力完全就是依靠機械裝置轉化來的能量,和魔法沒有半毛錢的關系.而那些魔法弩,它們雖然也要依靠弓臂之類的機械部件提供初始動能,但這些魔法弩卻大量使用了魔法能力來進行彈道校准,威力加強,初速加快等輔助工作.一把白板弩在沒有魔力支撐的情況下也可以完全發揮出之前的威力,可是魔法弩在沒有魔法的情況下不但威力會大幅度下降,甚至于連彈道精度之類的東西都會變的完全無法操控,個別弩弓甚至于在沒有魔法的情況都無法正常發射.

現在我總算是明白這個武器的作用了.其實說起來很簡單,這東西唯一的作用就是讓大家的裝備全都失效,但是早就知道其效能的日本玩家卻會趁這個機會使用早就准備好的白板裝備繼續戰斗,雖然他們的戰斗力會出現明顯下降,但至少他們還有裝備能用,而我們這邊突然遇到這種情況必然會出現混亂,很多人會慌亂到不知所措.即便是我們的人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冷靜下來,可裝備全部失效的情況下,我們就等于是赤手空拳的在和對方裝備了簡陋裝備的人員在戰斗.這種情況下戰斗力的高低變化還是小事,之前制定的戰術策略全都成了沒用的東西,這才是真正的大問題.所以說,這東西如果突然出現在某處關鍵性戰場上,說不定還真的能起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作用一錘定音呢.

成功組成了兩段式射擊陣列後,對面的日本玩家毫不猶豫的就在隊長的指揮下開始了一輪齊射,而我也是在這個時候反應了過來,趕緊就地一滾向後翻出了倉庫躲到了大門外面,而門內和門外的地面上則是已經被射了一堆的弩箭,要不是我閃得快,現在這些插在地上的弩箭起碼有一半得會射進我的身體之中.

"該死的古怪裝置,竟然有這麼奇怪的屬性!"

躲在門外的我看著門內嗖嗖嗖的往外飛弩箭,也不敢往里沖.先從身上掏了一枚液化魔晶蒸汽炸彈出來,結果一看側面的指示燈居然是黃色的.這個指示燈是因為俄羅斯人的液化魔晶蒸汽抑制技術才裝上的,平時它應該是綠色,而黃色則代表目前被抑制中,無法引爆.顯然俄羅斯的那個裝置上還附帶了抑制液化魔晶蒸汽炸彈爆炸的功能,也就是說我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彈沒有使用可能了.

雖然液化魔晶蒸汽炸彈被抑制了,但是我身上的炸彈可不止這一種.直接從身上拿出了一枚晶體炸彈,這東西是利用起爆水晶制作的一種特殊炸彈,爆炸威力很大,但不產生火焰和高溫,屬于依靠沖擊波殺傷的一種炸彈.不過,就在我將那個起爆水晶炸彈啟動並扔進倉庫大門之後,等了半天卻沒聽到爆炸聲,之後瞬間我就想到了這個裝置可能連起爆水晶也能抑制.

除了以上兩種炸彈之外,我們行會還有炸藥類的化學炸彈,但問題是自從威力更大更好用的液化魔晶蒸汽炸彈出現之後,我們已經逐漸淘汰了那種老式炸彈了.相比之液化魔晶蒸汽炸彈,那種老式炸彈的威力小了N多倍不說爆炸環境還有限制,高溫或者水下都不能用,否則的話一個是一拿出來就爆,另一個是完全沒法引爆.而且,在安全性方面老式化學炸彈也是和液化魔晶蒸汽炸彈不相上下,完全沒有一點可靠性可言,隨時都可能自爆,最重要的是配制的時候事故率太高,危險不說投入也大,所以自從液化魔晶蒸汽炸彈出現後我們就已經淘汰掉了這種老式炸彈,而結果就是現在抓瞎了,明明知道有那種東西可以用,卻因為身上沒帶而無法使用.

看到我被弩箭壓制在門外,之前因為我的名號而被嚇住了的日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也終于逐漸恢複了些膽量,然後他們便開始向大門口方向摸了過來.

我的裝備屬性雖然沒了,可人並沒有退化,我的聽卻已然還在.弩箭發射的時候又不像火槍還有噪音,弩箭的發射聲音非常的小,所以完全不影響我的聽力.靠在門邊的我第一時間就聽到了腳步聲.

轉身靠在門邊看著大門後面悄悄伸出來的半個腦袋,我上去一把就抓住了對方的頭發一用力就將這個耍帥的忍者玩家給拽了過來,跟著將他的腦袋往胳膊底下一夾一扭,咔嚓一聲那家伙兩腿一蹬就徹底失去了力量.

隨手扔掉這家伙的尸體,門內的其他玩家愛已經沖了出來.當先一個家伙揮舞著手中的戰斧就朝我劈了過來,這東西力量如此之大,蓄滿力量揮舞起來正常人根本擋不住,尤其是裝備屬性消失的情況下.

看著揮過來的斧頭我直接斜向伸出一只腳一個原地轉身讓過他的劈砍動作,跟著一個滑步繞到他的背後,單手一拉他的後脖領子將其向後拉了回來,跟著一按他的脖子縱身跳上他的肩膀雙腿一夾他的腦袋就從後面騎到了他的脖子上.感覺到我騎到了他脖子上,那家伙當然是立刻伸手來抓我,我則是動作迅速的趁機一彎腰將他手里的斧頭抽了過來,不知道的人看到的話就跟他自己主動遞給我的一樣.

從那家伙手里抽過斧頭之後我也沒拿著用,現在力量屬性下降很多,使用重兵器不是明智之舉,我抽走斧頭之後直接就轉身當飛斧丟了出去,正中第三個沖出來的家伙的腦門子.斧忍直接劈開了他的腦袋嵌進了頭蓋骨中,而那家伙也因為斧頭的動能而被砸的原地蹦了起來腦袋向後平躺著摔倒在地,不但自己直接死亡,還擋住了後面人的路線,逼的他們不得不繞開這家伙.

我沒看斧頭的飛行軌跡,對自己很有信心的我再扔出飛斧之後立刻就是向後一仰屁股從那家伙的肩膀上滑了下來,但在我的身體一落到一半的時候雙腳卻是突然一下夾緊勾住了那家伙的下巴,接著我雙手舉過頭頂撐住地面支撐住了身體,同時腰部使力直接順著慣性將那家伙從我上方甩了過去,跟著我自己也順著這股力量向後翻滾了兩圈後就恢複了雙腳著地的狀態,而那家伙因為被我勾住下巴甩出去,直接就被扭斷了脖子,因此落地之時已經死透了.

直到我干掉了這個家伙之後,後面的第四個人才終于繞開了地上被我飛斧劈死的那個家伙沖了出來.其實他繞開尸體也不過是多花了一秒而已,但我就是用這一秒的時間干掉了那個拿斧頭的俄羅斯猛男.

第四個沖出來的也是個俄羅斯玩家,一看就是個帥哥,稍微打扮一下絕對是白馬王子一般的人物,可惜我不是白雪公主而是一個正常男性,因此本著同性相斥原則,越是帥氣的男性在我這里越招恨.看到這家伙雙手舉著一柄重型斬劍就從門內沖了出來,我直接就地一個翻滾從他腳邊閃了過去,跟著一把拽起了卡在第三個家伙腦門上的斧頭抬手又給扔了出去.

那家伙出乎意料的反應很快,直接一揮斬劍,當得一聲就將飛斧給隔開了,只可惜他的自重不夠大,要是剛才那個肌肉猛男這一下正好沖上來對我展開攻擊,可他雖然擋住了斧頭卻被我的力量砸的向後退了一步.

趁著那家伙退後的時間我已經轉身面向了大門內部,此時門邊就是一排弩弓手,這幫人剛剛就是打算趁著外面幾個人纏住我的時候沖出來,然後不管外面的自己人,直接覆蓋打擊連自己人和我一起干掉.

我雖然失去了裝備的屬性,但對方知道我是什麼人,對我的實力也是相當了解,他們知道即便是沒有裝備,想要三五個人就能干掉我那根本就是癡人說夢.所以,他們才采取了這種自殺攻擊的方式,用幾個人纏住我,然後連自己人一起殺.這樣我就沒有閃避的機會,而他們也可以用最小的損失干掉我了.

不過,計劃雖然不錯,可惜第一步就走錯了,原因還是太低估我了.原本他們指望四個人就能纏住我了,沒想到從第一個家伙伸頭開始計算,這四個家伙加一塊也沒撐過四秒.結果很悲催,緊跟著四個人的弓弩手剛移動到門口就看到我直接出現在了他們面前,而且他們原本是計劃到門外列隊來著的,這回根本沒想到要戰斗,突然看到我出現在他們面前一下子就蒙掉了.

看到眼前這一大群弓弩手我怎麼可能手軟?趁著自己現在還是半蹲在地上,干脆就勢再次一個前滾翻滾到最前面一個弓弩手的腳邊,然後猛然彈起,順手從他的腰上抽出了他的備用武器.

弓弩手之類的遠程兵種一般都會有一柄短劍或者匕首之類的備用武器,而且多半是掛在腰上或者腿上這些比較靠下的位置的.我直接從這家伙身上抽出他的匕首之後立刻就送入了他的肚子,然後滑步繞到他背後將他向前一推.之前被我晃過的那名俄羅斯重劍武士這會剛好沖過來,冷不丁的看到一個自己人摔過來只能伸手接住,結果兩個人都被帶翻,而我則是借著這一掌的力量滑入人群手起刀落連續割了四個人的脖子.

周圍的弓弩手雖然被我給搞愣住了,但是他們沒有傻掉,剛才是太突然來不及反應,我這下連續干掉四個人,他們當然反應過來開始後退想和我拉開距離.就算沒有了裝備屬性,他們也依然是遠程人員,和我這個近戰型人員貼身戰斗完全就是找虐的.

他們雖然意識到了要散開,也確實這麼做了,可惜人太密集了,我這邊追上去刷刷刷的又放倒了三個,但是剩下的人員已經散開,我這邊也沒法追了.

稍微一拉開距離,那邊的弓弩手立刻就舉起了手里的弩弓開始對我進行瞄准.我當然不能傻站著讓他們射了,迅速一個轉身沖到了一名沖過來的日本玩家身邊,周圍的弩弓手雖然把弩箭移動了過來卻沒有一個人敢放手的.之前對外面四個人進行覆蓋打擊是商量好的,這里面的人可沒說允許他們連自己一起干掉,所以這些弩弓手就開始遲疑了.他們這邊一遲疑那個日本玩家就被我抹了脖子,然後不等他們找到幾乎瞄准我就又和第二個人貼到了一起.

"別管自己人,覆蓋打擊."不遠處的一個俄羅斯玩家反應挺快,意識到了這種時候越怕誤傷死的越多,所以立刻就喊了出來.有他的命令,那些弩弓手立刻就不再猶豫,也不管我身邊有個他們的自己人立刻就開始覆蓋射擊.

我雖然在戰斗,注意力可是一直沒離開過這邊的弓弩手們,一聽到弓弦響立刻第一時間沖上去對著面前的日本玩家的咽喉就是一個手刀.那家伙的氣管被我這一下砸扁呼吸立刻受阻,然後整個人便呆立在那里拼命的呼吸,只是沒等他呼吸開始,身上便是響起了一陣連續的噗噗噗噗聲,瞬間就被射成了刺猬,而躲在他前面的我則是絲毫沒有任何影響,直接一腳將其踹倒,然後甩手就將剛從他身上抽出的另外一柄匕首扔了出去,噗嗤一聲釘入了一名弩弓手的咽喉之中,對方立刻捂著脖子倒了下去.

解決了一個弓弩手當然還有不少,但是我這個動作卻傳達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告訴那些弓弩手,就算你們站的遠也未必就一定安全.這個信息的效果很明顯,原本還可以安穩的站在那里射擊的弓弩手一下子就有些慌亂了起來,即便是有人還在瞄准,效率也沒之前那麼好了,畢竟是人總是會擔心自己的安危,而弓弩手需要的就是集中力,這一分心准頭自然就下來了.

趁著那邊的弓弩手還沒恢複狀態,我已經繞過了人群開始往倉庫區的內部跑了過去,而那邊看守著機器的幾個俄羅斯和日本的高端玩家看著我沖過來則是感覺頭皮直發麻.

裝備屬性突然消失,而且在他們有專門准備白板裝備的前提下,還是人多欺負人少,可居然還是被我眨眼之間干掉了這麼多人,這到底是怎樣一個恐怖的狀況啊?

面對著我的超級戰斗力,那邊的日本玩家和俄羅斯玩家只能硬著頭皮組成防線打算阻擋我靠近那邊的機器,不過,他們自己也知道,靠他們是肯定擋不住我的,所以一個個都是緊張的要命.

眼看著我就要沖到他們面前了,那幫家伙也已經做好了拼死也要拖住我的准備,只是,就在他們做好心理准備之時,一個白色的身影卻是突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前.

叮.突然出現的白影上來就是一記劈斬,我反應迅速的抬手用匕首格擋,結果卻是被震退了一步,而對方卻是站在原地沒動.雖然這里面有突然襲擊的優勢存在,但對方能在和我硬拼一擊之後保持不退,已經說明我們之間的力量應該相差不大了.

"白大人!"看到眼前這個身影,周圍的日本玩家都露出了如釋重負的表情,顯然這個所謂的白大人對他們來說有著非常重大的心理支撐作用.

看到周圍的人這個反應,我也忍不住打量了一番眼前的人.這是一個忍者,但似乎不是標准型忍者.

就好像戰士也分成速度型和力量型以及進攻型和防禦型這樣的分類一樣,《零》中的大部分職業都有很多個分支方向,具體怎麼發展全看你的想法以及一些偶然的意外成分.忍者作為日本的國家特色職業之一,當然也具備這種分化,其中有幾乎接近于重甲戰士的忍兵分支,也有完全舍棄防禦將速度發揮到極限的雙刀流天忍.

眼前這個家伙明顯也是有屬性偏向的忍者,並非標准型.他的身上穿著傳統的布制忍者服,但是在關節以及小腿正面一擊前臂外側都有硬甲,而且頭上也有一個比一般的忍者護額要大出很多的頭飾,這個東西就好像一個金屬圈一樣將他的整個額頭這一圈都給圍了起來,看起來好像一個大號的頭箍.

除了這些裝具之外,這家伙身上就只剩下了一柄日本長刀,不過,他身上最特別的卻不是這些裝具的樣子,而是顏色.這家伙身上的東西,不管是服裝還是武器,居然都是一水的純白色,凡是你能看到的地方,除了他的身體部位之外都是白的,就連那柄東洋刀的刀刃也不是金屬的銀亮顏色,而是雪白一片.

這個家伙的身高大約一米七一左右,和我差不多.身材很勻稱,四肢看起來比正常人略長一些,應該是個手腳很靈活的習武之人.因為蒙著面,所以看不到他的臉,不過這家伙的眼窩那一塊看起來倒是挺白淨也挺英氣的,只要下面被遮住的半張臉不出現什麼奇怪特征,應該是個很帥的家伙.有點奇怪的是這家伙的頭發是全白的,而且比較長,雖然被頭飾固定了起來,但依然還有不少飄散在背後,看起來倒是挺有種飄逸的感覺的.當然了,我現在關心的是他的戰斗力會不會也很飄逸.

在我觀察這個家伙的時候,他的眼睛也是在一刻不停的上下掃視,明顯也是在觀察我,不過我覺得他看不看都差不多.作為戰力榜第一,我也算是知名人士了,各種能力屬性什麼的早被人家研究的不知道多透徹了,他要是在論壇上看看我的屬性研究報告,絕對比用眼睛判斷我的實力更靠譜.

"白羽家第三百二十七代家主白羽守鶴參上.來者報上姓名."

"不認識我嗎?"

"我為什麼要認識你?"對方非常傲慢的說道.

我微笑著點頭道:"說的有道理.那麼,為了不顯得失禮,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紫日,冰霜玫瑰盟會長."

我這邊才剛說完,一個帶著古怪口氣的聲音突然就插了進來."守鶴,他就是我和你說的目標."

這個聲音剛響起的時候我還沒反應過來,等看到人才發現原來是鬼手信長這家伙,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嗓音發生了一些細微的改變,感覺比以前難聽多了.難道是最近被我和松本正賀聯手打壓有些上火?

在和白羽守鶴說完之後,鬼手信長又把目光轉向了我這邊,然後說道:"紫日,我知道你今天過來就是為了調查我們到底弄來了什麼樣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哦,你說那個能讓裝備失效的東西嗎?我已經見識過了."

"不不不,你完全搞錯了情況."鬼手信長相當得意的說道:"雖然別人不信我的話,但我自己知道,你和松本正賀其實已經串通一氣了.別否認,你們上次聯手害過我之後我想了很久,每一件事情都太巧合了.除了你們聯手之外,我實在找不到這種連續的巧合的合理解釋.所以,在我心里已經認定了你們是串通一氣的.就像現在,你在這里探查我的秘籍,松本正賀立刻就出現在外面開始幫你打後援了.你們這要是不是串通好的,我很難相信會有這樣的巧合."

看來果然不能把別人都當成白癡啊!聰明人果然還是有的,只可惜……不多.鬼手信長雖然發現了真相,但這也是基于他時受害者的原因,這就好像凶殺現場發現了兩個人,兩人都被認為是嫌疑犯,其中的無辜者當然知道自己不是,而對方是,但別人肯定是不信的,而且不管他怎麼說別人也不會相信.鬼手信長現在就是一樣的情況.他和松本正賀是兩個嫌疑人,而松本正賀又有大量有利證據證明他不是那個通敵賣國的家伙,可是這些證據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鬼手信長,因為他知道自己沒有和我串通,那麼和我串通的就只能是松本正賀了.

盡管鬼手信長猜到了真相,我卻不想讓他證實這個事情,所以我沒接他的話題,直接問道:"你剛剛說那個不是秘密武器,那你們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應該就在那堆箱子里嘍?"

鬼手信長聽到我的話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過去,然後他非常得意的伸手示意了一下旁邊的白羽守鶴,然後說道:"那些東西不過是一些輔助物資罷了,而我身邊的這位才是真正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他?"我略帶驚訝的重新審視了一番那名忍者.這家伙可以說除了一身白之外也就是可能長得稍微帥一點,貌似也看不出別的優點來了.可是,鬼手信長居然說這個家伙就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我很想知道他到底哪里大規模了.

見我不相信,鬼手信長立刻得意的說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也不需要你相信.至于說我為什麼說他時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個問題嗎……其實很簡單,因為你們的情報本身就是錯的.你的到來也從側面證實了我的猜測,你果然和松本正賀是一伙的."鬼手信長非常激動的說道:"我之前就發現松本正賀在我這里安插了間諜,然後我故意通過那個間諜放出了假情報,讓你們以為我們正在從俄羅斯引進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其實我們根本沒有那麼干.我當時就是在測試,如果松本正賀和你們沒關系,來的肯定是松本正賀的人,而如果你們有關系,最後來的必然是你們冰霜玫瑰盟的人.而現在,你來了,這就證明了我的猜測.至于說那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其實就是你本身."

"我?"

"對."鬼手信長肯定道:"你是中國玩家心中的支柱,也是橫在我們大日本帝國玩家頭頂的一道天幕,有你的存在我們就無法真正站起來.所以,我們只要擊潰你,讓你一敗塗地,到時候中國玩家的信心就會崩潰,而我們大日本帝國的武威也將重新綻放."

聽到鬼手信長的話我大方的點頭道:"我承認你的觀點不錯,不過,你好像忘記了一件最關鍵的事情,那就是你要如何打敗我?別告訴我用人海戰術,你們已經試過很多次了,事實證明那對我沒用.至于松本正賀嗎……我承認他是個強大的敵人,但我也不是打不過他,如果我們倆交戰,硬拼的話還是我勝算比較大,何況我打不過還能跑.就算松本正賀真的比我厲害,我覺得你也指揮不動他,所以,你現在說的一切都是不成立的東西,因為你根本打不過我.我的世界戰力榜第一排名可不是擺著好看的."

"哈哈哈哈,所以我就說,這位才是我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我的終極撒手锏."鬼手信長指了下白羽守鶴說道:"你肯定不知道吧?這位白羽守鶴可不是在游戲里修煉忍者職業的高級玩家,而是一名真正的忍者.他在現實中就是真正的忍者,而且是白羽家族的現任族長,並且是白羽一族有記載的,繼任族長一位年齡最低的一任族長.目前守鶴他才只有二十六歲,在他之前的族長,最年輕的一位也是三十六歲才繼位的,所以說白羽守鶴就是白羽一族的天才忍者."

"好吧,就算他在現實中就是個忍者,那又如何?難道他在游戲里用忍術不耗魔?"

"嘿嘿,正常模式下白羽君確實不是你的對手,畢竟你的屬性點太誇張了.除非是屬性和你類似的人,否則根本擋不住你.不過,我們有魔網阻斷器,可以制造一片完全禁魔空間.不光是魔法不能用,連裝備上的魔力有關的屬性都會全部失靈.而且,你應該也知道,在游戲中,其實是可以使用現實中的那些體術的,而且在得到系統認證後可以發揮出系統給予的追加屬性.當然,這里現在是禁魔區,追加屬性什麼的都不起作用,但是,別忘記了,就算屬性不起作用,基本傷害還是存在的.而且,身為忍者的白羽守鶴君追求的是一擊必殺,所以,他出手攻擊的只會是要害部位,而在游戲內,如果發生了咽喉被切開或者腦子被破壞之類的要害傷害,就算你生命值還有很多也是一樣會死的."

聽到這里我終于明白了鬼手信長的意思."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們就是要利用那個阻斷器制造出一個近似于現實狀態的環境,在這里,游戲內的很多規則都會失去作用,而剩下的已經是幾乎接近于現實中的狀態了.而你身邊的白羽守鶴是個現實中的忍者,也就是說在顯示狀態下他依然是個可以輕松殺人的家伙,而我則是失去了游戲內的一切,變成了普通人一般的存在,這樣他就可以盡情的蹂躪我了是吧?"

"哈哈哈哈……"鬼手信長癲狂的大笑著."不愧是紫日呢,真是聰明.我就是要用這個特殊環境折磨死你.怎麼樣?變成普通人一樣的你能打得過百年不遇的天才忍者嗎?"

看著那邊笑的非常瘋狂,明顯神智有些不太正常的鬼手信長,我忽然也笑了起來."哈哈哈哈,我還以為你們費這麼打勁能想出點什麼好玩的事情來呢!沒想到,居然是這種白癡一樣的計劃."

"嗯?你說什麼?"已經有些神志不清的鬼手信長突然從笑聲中恢複了回來,然後惡狠狠地盯著我質問道:"這種情況你還有什麼辦法脫身?別告訴我用魔寵,或者死出去.你的魔寵在這里也會受到壓制,而且除了已經召喚出來的,其他都召喚不出來的.這里是魔力禁區,打開空間門可是也需要魔力的,所以你在這里別指望召喚或者傳送什麼的辦法.至于說死亡複活逃脫,這個你也別指望了.我們在這里架設了死亡禁區,你死掉的話只會在這里原地複活哦."

"真是難為你們,連死亡禁區這麼燒錢的東西都架起來了,那可是我們冰霜玫瑰盟都不舍得用的東西呢.不過真是可惜呢,這些東西都沒用啊!"

"你說什麼?難道這樣你也有辦法活下來?"

我帶著一臉嘲諷的笑容看著鬼手信長說道:"你之前的推論最主要的一點就是現在這里是和現實中差不多的狀態,而白羽守鶴在現實中是一位戰斗力破表的天才忍者,什麼樣的人都能輕松干掉.但是,你又怎麼確定,我在現實中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呢?"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三章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六十五章 輕裝上陣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