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四章 套情報以及誘拐   
  
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四章 套情報以及誘拐

八月熏在八歧大蛇的詢問下不緊不慢的回答道:"第二條其實也很簡單,那就是兩個總好過一個."因為八月熏回答的有些過于簡單了,結果鬼手信長和八歧大蛇都沒明白過來她到第什麼意思.大概也注意到了大家都沒明白,所以八月熏便開口解釋道:"這個其實也很好理解.一個新興神族就意味著大量的新神祗的出現,而不管他們屬于哪個神族,總歸是要屬于我們日本的神族,而如果任由高天原神族對新興神族進行兼並,那麼高天原神族為了保證自身的信仰之力合理化分配,則必然會消減一部分神族人員,這就造成了我們日本所擁有的神族總量的下降."

鬼手信長也不是真傻,聽完這個話之後立刻就開始反駁."你說的好像不對吧?我們日本的信仰之力產生數量是固定的,神族的多少並不能影響到整體實力的發揮吧?如果單純的增加神族的人員數量,只是將現有信仰之力攤薄了而已,並不涉及實力的提升吧?相反,原本一定量的信仰之力被攤薄之後平分給了更多的神族,這反而會導致神族戰斗力的下降吧?要知道神族是高端武力,注重的是最大輸出而不是最大數量吧?"

"錯,你會這樣認為是因為你對這個方面的東西了解的太少了."櫻雨神雛比八月熏搶先一步打斷了鬼手信長,然後說道:"我們三姐妹之前就是跟隨一名神祗學習的各種技能,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知道了一些其他的東西.其中,神族的實力並不完全是依靠信仰之力支撐起來的.神族本身也是可以修煉來提升實力的,還有就是神族之前可以吞噬其他神族的實力,也可以使用一些特殊的能量體來提升實力,總之方法很多.信仰之力只是一種最穩定,數量最大的神力獲得方法,不是唯一.所以,如果神族數量增加,則神族的整體修煉速度就會上升,單位時間吸收更多的能量就意味著整個日本的神族總實力在增加."

松本正賀也跟著說道:"櫻雨說的很對,多一個神族個體就意味著多了一個修煉的人,自然提升就快.當然鬼手信長君說的道理也不全錯,至少人多了確實是會讓神族失去最強戰斗力,單純依靠數量其實沒有太大意義.不過,只要控制神族總數,單純的增加一定數量的神族其實不但不會削弱神族實力還會增加整體實力.而且,就像之前熏說的那樣,只要出現了第二個神族,則高天原神族必然會有緊迫感,之後不管是逼迫他們修煉,還是別的什麼事情,勢必都會大幅度加快其進度,這樣就形成了良性循環,所以,兩支神族一定好過一支."

"可你們有沒有想過本國神族內部之間發生沖突,然後自我消耗的情況呢?"鬼手信長提出了一個最尖銳的問題.

松本正賀做思考的樣子停頓了一下,其實是給我們爭取時間,而我們這邊的智囊團很快就想到了辦法,然後通過耳機告訴了松本正賀.松本正賀聽到這邊的口述之後立刻開始給鬼手信長說道:"關于你說的內部消耗問題,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是中國人需要擔心的,我不覺得我們這里會發生那種事情."

"為什麼?"鬼手信長很不理解的反而.八歧大蛇雖然沒說話,但他的表情卻是分明表示他也很想知道原因,畢竟這個事情對他來說可是直接關系到自己將來的切身利益的.

松本正賀也沒有賣關子,直接就開始說道:"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只是說出來可能不太好聽.鬼手信長君,你有沒有冷靜下來思考過我們和中國人的差距?"

"怎麼還說到這上面來了?"鬼手信長顯得很詫異.

松本正賀認真的說道:"因為這個事情直接關系到我說的那個原因."說完這句之後松本正賀也沒等鬼手信長回答,直接就說道:"其實只要冷靜下來想一想就能想明白,我們和中國人,或者說是和冰霜玫瑰盟是存在著巨大的差距的.別的方面我們就不說了,單純說實際成果吧.冰霜玫瑰盟現在在世界各地有多少殖民地你知道嗎?外部公布出來的數字是五個地區,一共十三座城市,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根本不止這些.我的情報網還掌握著兩處不為人知的冰霜玫瑰盟的後備城市,這兩處城市的信息是我們手里的重要機密,我就不說了,你反正知道冰霜玫瑰盟不止表面上那些城市就夠了.而且,即便是不算那些隱藏的城市,光就這些明面上的海外殖民地的數量就有五個之多,而我們呢?我們雖然天天叫囂著要反攻中國,可人家卻是實實在在的占有了五個海外殖民地,我們拿什麼和人家比?天天叫喊著反攻中國,我們實際大規模的踏上中國領土有幾次?兩次,一共就兩次,而且全都是大規模的小分隊偷襲,沒有一次是真正意義上的大規模入侵.而中國人呢?他們不但無數次進入過我國,還曾一度令我們滅國過幾天,雖然很快就被反攻奪回了全境,但畢竟是已經經曆了一次生死存亡的邊緣了不是嗎?"

鬼手信長聽到松本正賀的話也是沉默了下來,雖然他很囂張,但在這些事實上日本方面確實是硬不起來,畢竟是真的吃虧吃太狠了.

松本正賀毫不停頓的接著說道:"不光是曾經大規模入侵我國,即便是現在大家拼死努力將中國人從我日本領土上的大部分地區趕了出去,可是冰霜玫瑰盟的支點城卻依然屹立在我國領土之上.那簡直就是奴隸臉上的刺青,是一種恥辱.我曾多次想要拔除這根釘子,可根本沒有辦法,多次嘗試都沒有什麼效果,即便是利用突然襲擊和對方在別的地方有戰事的時候占便宜,也不過是短暫推掉這座城市而已,只要人家一回過神來,我們又會被趕出來.所以說,冰霜玫瑰盟的實力比我們強出很多."

"好吧,我承認冰霜玫瑰盟確實很強,可是這和我們的神族有什麼關系?"

"當然有."八月熏這次接替了松本正賀的話繼續說道:"鬼手信長君,我不得不說作為曾經帶領過日本玩家一段時間的領導人,你的功課實在是做的太差了.難道玩家領袖的工作就是領著全國玩家一起打仗嗎?不,那是主力戰將的事情.領袖的任務是為大家指明道路,並且協調內部關系,讓大家將力量集中到這條道理上來.你根本連最基本的東西都沒有掌握."

"我怎麼啦我?"鬼手信長不服氣的反問道.

八月熏略帶激動的說道:"你不怎麼.我們和中國人的戰爭,說白了就是冰霜玫瑰盟在帶領著中國玩家一直在入侵我國領土,而這種領土守衛戰中是可以請神族幫忙的.可是你作為玩家領袖有請過幾次援助?你平時有花時間專門去研究神族的相關信息沒有?你知道神族的實力都是怎麼來的嗎?"

鬼手信長被說的啞口無言,因為他確實沒了解過.

松本正賀拿回話題繼續道:"既然你沒了解過,現在就好好聽著.神族的信仰之力來源其實分成三個部分.第一部分也是最大的一部分就是來源于本國領土下的自由NPC所產生的信仰之力.這個部分大約占到了神族所能獲得信仰之力總量的七成以上."

鬼手信長聽到這個說法之後才恍然大悟道:"難怪神族那麼在意領土大小.國家領土面積大,自由NPC就多,這樣一來他們所能獲得的信仰之力自然也就多了."

松本正賀點頭道:"正是如此,所以我們不但要擴張領土,還要努力發展城市.像是冰霜玫瑰盟的主城艾辛格,其人口密度之大是你根本無法想象的.就單單一個艾辛格,其為神族提供的信仰之力就可能頂的上六到八個東京所產生的信仰之力,這就是城市等級的差距."

鬼手信長明了的點點頭表示明白了其中的差距.

松本正賀接著繼續道:"除了這自由NPC所能產生的信仰之力之外,這第二份信仰之力來源就是我們玩家了.當然,這個不需要你去真的信仰某個神族,只要你是他們的勢力籠罩之下的人員,就會產生信仰之力.比如說你我們,我們都是日本特色職業者,所以我們可以直接為高天原神族提供信仰之力,不管你是否信奉高天原神族."

"那第三個呢?"

"這第三個信仰之力來源是一些特殊手段的所獲得的額外信仰之力,這個部分怎麼說呢……"松本正賀直接看向了八歧大蛇道:"大蛇神,請您說一下之前高天原神族的第三種所得吧?"

八歧大蛇點頭道:"高天原神族的第三種信仰之力來源就是一種特殊的信仰之力提取法陣,這種東西可以吸收平時逸散出來的一部分自然中的信仰之力,這個部分也許來源于你們這些冒險者,也可能是本土生物,反正就是一些逸散的能量,數量很小,頂多能達到我們所得的信仰之力的百分之一."

松本正賀聽完之後點點頭,然後轉向鬼手信長道:"就像大蛇神說的一樣,神族的第三種信仰之力來源就是這些逸散的信仰之力,但是這種信仰之力的收集需要技術,不是那麼容易搞定的."

"可是這個和我們國家的高天原神族不會排斥新神族有什麼關系呢?"

"關系大了去了."松本正賀說道:"你只要對比一下我們和冰霜玫瑰盟的情況就會發現,兩邊的神族差距巨大.第三種信仰之力獲得路徑方面,大蛇神已經說了,高天原神族的獲得量不到總量的百分之一,但是我卻從冰霜玫瑰盟搞到過一條非常珍貴的信息.根據這條信息,冰霜玫瑰盟似乎是在冥界之中建立過什麼東西可以收集信仰之力,而這種額外的信仰之力就是第三類收入,而且,根據我的高級內應傳回的情報,冰霜玫瑰盟的行會神族在這一方面得到的信仰之力居然占到了他們自身所獲信仰之力總量的九成以上."

"什麼?"這聲不是被人喊得,而是八歧大蛇喊出來的.我們讓松本正賀透露出這個消息,也是故意刺激八歧大蛇的.

一個國家的神族所獲得的信仰之力的總量其實是能大致估算出來的.因為自由NPC的數量是可以計算的,所以大致上能夠估算出信仰之力的總量.因為八歧大蛇知道中國人口比日本多,所以他估計在第一類信仰之力收入方面,我們行會絕對不比高天原神族獲得的少多少.雖然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族是行會神族而不是地區神族,但畢竟我們行會規模很大,所以這個實際獲得數量應該不比高天原神族少多少.但是,現在突然聽說混亂與秩序神族獲得的第三類信仰之力的收入居然占到總收入的九成以上,這是什麼概念?這不就等于是說,混亂與秩序神族所獲得的信仰之力的總量其實比高天原神族還要多很多嗎?

一個行會神族居然比地區神族獲得的信仰之力還要多很多,這也難怪八歧大蛇驚訝了.當然,這還是我們隱藏了真實數據的結果,其實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信仰之力獲得途徑中,放在各個閻羅殿的那些信仰之力收集器所回收的信仰之力所占比例已經超過了其他途徑好幾萬倍.也就是說,混亂與秩序神族的信仰之力,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從閻羅殿回收的信仰之力,其他兩項收入幾乎連零頭都算不上.這不是因為混亂與秩序神族其他兩項收入太少,而是因為閻羅殿那邊的信仰之力收取的太多了.

想想其實也很好理解,畢竟我們在閻羅殿偷偷搞得那些收集器收集的是全中國的生靈死亡後產生的逸散信仰之力,加上這部分能量之前從未被收集過,現在在冥府那邊都已經弄遇到空氣中到處都是的地步了.說實話,要不是收集器數量不夠多,外加混亂與秩序神族的神力核心已經有點吃撐了的現象,我們得信仰之力獲得恐怕還能翻幾番.當然,這個就沒必要告訴八歧大蛇了,我們總要留點底牌的嗎.

松本正賀在八歧大蛇驚訝的表情中說道:"雖然具體情況不清楚,但是冰霜玫瑰盟確實找到了辦法獲得大量的信仰之力,數量之大可能已經接近天文數字了."

八歧大蛇聽完這個好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說道:"那我們以後和他們的差距豈不是越來越大了?"

松本正賀聽到這里心里立刻微微一笑,因為他總算是按照我們在通訊器耳機里傳授的方法將八歧大蛇引到了預定話題上.就在八歧大蛇感歎完之後他立刻說道:"其實關于這一點,我們一直都在努力."

"努力?"八歧大蛇沒明白這個東西要怎麼個努力法.

松本正賀故意一臉認真的樣子說道:"我們從弄到這個情報開始就在讓那名間諜想辦法搞清楚他們的這種信仰之力獲得方法,將來一旦弄到這種方法,我們就打算建立自己的行會神族,然後就可以像混亂與秩序神族一樣快速壯大實力了."

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都是聽得一愣.八歧大蛇就好像是被困在地下岩洞中迷路的探險者在精疲力盡之後突然看到了洞口射入的曙光一般,那真的是眼前一亮的感覺.但是,鬼手信長聽到這個話就真的無異于晴天霹靂了.

盡管鬼手信長現在還不知道八歧大蛇可能會變成行會神族,他甚至都不知道八歧大蛇其實已經不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了,但是他起碼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松本正賀和他不是一路人.現在松本正賀說他要建立自己的行會神族,還要從冰霜玫瑰盟偷取大量獲得信仰之力的方法用在自己的行會神族身上.這一消息立刻讓鬼手信長意識到,這一目標一旦達成,他就徹底不可能再超越松本正賀了,因為一個有行會神族的行會和一個沒有行會神族的行會拼實力,沒有行會神族的行會絕對是完敗,尤其是兩個行會在一個國家的時候.如果兩個行會不在一個國家,想他們和我們冰霜玫瑰盟這樣,他們還能用本土神族去對抗我們的行會神族,可是一旦兩個行會在一個國家,那本土神族就會兩不相幫,那沒有行會神族的行會就要自己面對一支神族勢力.試問,全游戲里有幾個行會像我們冰霜玫瑰盟這麼牛叉能單刷一整支神族勢力的?反正鬼手信長不覺得自己能做到.

"那個,你們行會真的有可能弄到這方面的東西嗎?"八歧大蛇顯然是已經開始動心了.畢竟對神族來說信仰之力就是一切,雖說即便是沒有信仰之力,神族自己也能有其他辦法撐住,但那基本上也就是勉強能保證自己活下去而已,想要提高什麼的根本想都不要想,實力不退步就已經很難得了.

對于八歧大蛇的反應早在我們得預料之中,松本正賀當然也得到了我們的提示,而且之前放出這樣的信息就是為了吸引八歧大蛇.雖然八歧大蛇成為松本正賀他們行會的行會神族之後也依然不好控制,但是相比之下總比讓他跑到鬼手信長那邊要好很多吧?再說了,如果松本正賀有大量獲得信仰之力的方法,那麼也就意味著八歧大蛇在某種程度上需要仰仗松本正賀的支持,這樣的話松本正賀對于八歧大蛇的約束力就會大幅度提升,不,不能說是約束力,只能說是影響力.但,只要能影響八歧大蛇,那麼這種投入就是值得的.當然,我們即便是把這種方法送去日本,肯定也是讓松本正賀控制著,不可能直接給八歧大蛇,再說哈迪斯他們帶過來的那種信仰之力收集裝置的制造技術非常複雜,八歧大蛇只是神獸,不是人形的神族,所以我懷疑即便是把方法教授給八歧大蛇,他也學不會.

不管怎麼說,八歧大蛇感興趣就意味著我們得目的已經基本達成.松本正賀按照我們的指示回答八歧大蛇:"我們的間諜等級很高,而且不是一個人,他們的工作就是維護那種收集信仰之力的裝置,只是他們接觸不到圖紙,所以有點麻煩,不過我已經想好了.讓他們先盡量搞清楚那東西的工作原理,實在不行就偷一套出來,就算不能逆向研究出解決方法,至少也能幫我們收集大量的信仰之力."

"一套那個裝置就能收集很多嗎?"八歧大蛇一副口水都快流出來的樣子問道.

松本正賀點頭道:"據我的間諜說,冰霜玫瑰盟一共就只有十一套那種東西,結果還不敢全功率啟動,因為吸收的信仰之力太多,他們的神力核心來不及轉化,他們怕撐爆了神力核心,所以同一時間只有七套設備在工作,十一套設備不會一起開,而是輪換啟動."

"七套設備就差點撐爆神力核心?"八歧大蛇聽到這個數字之後已經不是流口水了,而是眼珠子都快冒出來了.不過這家伙好歹還算有點理智,沒有激動的直接讓松本正賀幫他先弄一套回來.

松本正賀在八歧大蛇說完之後就回答道:"七套設備是他們的神力核心的消化速度所能堅持的上限,再多就支撐不住了.所以我的間諜才有機會把沒啟動的設備偷回來.不過這個事情不用著急."

"為什麼不急?"八歧大蛇的聲音明顯就是非常的著急.突然聽說有個東西能大量獲得信仰之力,結果松本正賀突然來句這事不急,你說八歧大蛇能不急嗎?

松本正賀雖然明知道八歧大蛇的意思,但還是故意假裝不知道的說道:"這個事情本來就不用著急嗎.反正我們現在連行會神族都還沒有,我們自己要信仰之力又沒用,為此過早的暴露我們的間諜太不劃算了.所以還是等哪天我們先有了行會神族再說."

"不用等了,我做你們的行會神族就是了."八歧大蛇現在已經急紅眼了,聽到松本正賀說因為沒有行會神族而不急著搞那種設備,立刻就毛遂自薦要當他們的行會神族.

鬼手信長一聽到這個話直接就傻眼了,不過松本正賀卻是笑嘻嘻的說道:"好了大蛇神大人,您就別拿我們開涮了.您可是高天原神族的地區守護神獸,您要怎麼變成行會神族啊?我可不覺得天照大神會放你到我們這里當行會神族."

"不不不,我已經不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了."八歧大蛇這會已經被松本正賀畫的大餅給徹底饞瘋了,一心就想著趕緊成為松本正賀他們行會的行會神族,然後趕緊讓松本正賀給他搞來那個什麼設備好盡快吸收信仰之力.至于什麼保密啊,隱藏啊什麼的,誰還管那些?

"您不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了?"松本正賀在八歧大蛇說完之後故意高聲叫了起來,裝的好像很驚訝的一樣,八月熏和櫻雨神雛也是跟著一起驚呼出聲,就連鬼手信長也不例外,當然,鬼手信長是真的吃驚,八月熏她們就純粹是在飆戲了.

八歧大蛇看他們這麼驚訝立刻就開始解釋.首先他用自己使用了神力核心來證明自己確實不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了,因為如果他還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而且又能操作神力核心,那就只能說明他操作的是高天原神族的神力核心,而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在證明了自己已經不是高天原神族的一員了之後,八歧大蛇又開始解釋自己的神力核心來源,結果聽得我們是一腦袋的問號.

"你的意思是說你在火山口里面吸收地熱,然後在熔岩河里……撿到一個無主的神力核心?"

"對啊."八歧大蛇有些得意的說道:"這就是機緣懂不懂?我們高級神族修煉的就是這天地大道,只要你順應天地大道,自然會有天地之力潛移默化的幫助你.這就要順天則生,逆天則死.我就是修煉到了順應天時,所以自然就得到了幫助,白撿一個神力核心."

在日本那邊松本正賀他們聽八歧大蛇炫耀自己如何如何得到神力核心的時候,我們這邊可是已經吵成一團了.

紅月皺著眉頭信誓旦旦的說道:"肯定是假的.神力核心又不是大白菜,是隨便就能撿到的嗎?"

"就算你不隨便也撿不到."通訊器那邊的智囊團中有人說道.

我和玫瑰交換了一個眼神,但是明顯沒有什麼結果.以八歧大蛇的性格來說,他不像是那種很有深度的人,而且,如果說他這是在說謊的話,那他為什麼要編一個這麼不靠譜的謊言呢?這就好像你上課遲到了,你肯定會編出一個公交車壞了或者自己拉肚子之類的比較容易讓人相信的謊言,沒聽說誰上課遲到說半路遇上奧特曼打怪獸,所以繞道過來才遲到的吧?

這在熔岩河里撿到個神力核心的事情,基本上就跟那個上學途中碰上奧特曼打怪獸的故事一樣的不靠譜,所以說,這種謊言非常的讓人難以判斷.一般來說如果謊言太離譜,那就只有三個可能.一,說謊的是個腦殘.二,碰上小概率事件,這根本就不是謊言而是真的.三,說謊的人就是故意想讓對方知道自己在說謊.

第一個可能性幾乎不存在.八歧大蛇雖然不能說多聰明,但是離腦殘絕對還有很大的距離.至于第三個可能性……他讓我們知道他在說謊有什麼意義嗎?完全想不明白啊?

如果說一三選項都不靠譜,那麼剩下的就唯有二了.小概率事件只是說發生概率不高,也不是說絕對就碰不上吧?再說神力核心這東西我們也不是沒撿到過,當初我可是一次撿到過一大堆來著,只不過全都是沒有能量的報廢神力核心,相比之八歧大蛇的這枚居然還帶著這麼多能量,明顯就不科學啊!

"有可能是真的嗎?"看到玫瑰那邊似乎也有猶豫的意思,我就出聲問了起來.

"其他可能性幾乎都能排除,剩下的可能性即便是概率再低也只能選擇相信了!"

"可是,我總覺得這個事情有點蹊蹺.平白無故撿到一枚帶著大量能量的神力核心,這種事情實在是……"

"現在的關鍵問題不是神力核心的來源吧?"玫瑰一語中的.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了玫瑰的意思,然後對著通訊器說道:"松本正賀,暫時相信他說的,注意觀察."

松本正賀聽到我們的指示也是稍微定心了一些,不過表面上還是要跟八歧大蛇繼續神侃.

八歧大蛇似乎對于自己得到神力核心這個事情相當的興奮,不斷的在炫耀這個不單是運氣的問題,當然我們也懷疑這個可能真的不是運氣的問題,而是某個我們暫時不太清楚的勢力的陰謀.當然,這個只是猜測,畢竟現在沒有任何證據支持我們的判斷,我們這基本上就是在臆測.

八歧大蛇和松本正賀聊的挺歡實,鬼手信長確實被晾在一邊徹底插不上話了.不是他不會說話,而是不知道要說什麼.不管是神族還是神力核心,鬼手信長的相關信息都太少了.他根本不懂,你讓他怎麼插嘴?他倒是知道應該想辦法把八歧大蛇挖到自己這邊來,而且他早就在這麼做了.其實八歧大蛇和鬼手信長也是早就有聯系了,當初鬼手信長也有過讓八歧大蛇成為他們行會的行會神族的意思,只是他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讓八歧大蛇變成行會神族,而他也不敢直接問八歧大蛇,所以一直就沒定下來.不過按照他當初的設想,自己一直和八歧大蛇保持良好關系,這機會總是會有的.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好好地八歧大蛇突然暴露在了眾人的視線中,而且松本正賀還莫名其妙的摻和了進來.鬼手信長感覺今天的事情就跟做夢似的,而且還是個噩夢!

"大蛇神."松本正賀在八歧大蛇炫耀的差不多的時候忽然問了一句:"您之前說想要成為我們行會的行會神族,可是您知道如何成為行會神族嗎?我在行會系統里找了半天也沒發現相關說明之類的東西,根本不知道怎麼把您變成我們的行會神族啊!"

"哈哈,這個事情你要是早幾天問我,我肯定也不知道,但是最近我卻是知道了."八歧大蛇得意的說道:"你們是不知道,這個神力核心眼來不止是攜帶著能量那麼簡單,它其中還帶有大量的知識.我也是最近才發現神力核心內部還有精神烙印存在,所以就試著讀取了一下,結果居然真的找到了很多信息,其中就有關于如何成為行會神族的事情,所以這個你不用擔心."

在通訊中同步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們這邊所有人心里都忍不住咯噔一下.八歧大蛇說他得到了神力核心里面的傳承,也就是說他對神力核心的利用並不會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的膚淺.不過我們之前的猜測倒是也不完全錯誤,八歧大蛇剛剛自己也說了他是最近才發現這些東西的,所以他實際上暫時還不能融會貫通這些知識,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覺得他對神力核心的使用很粗獷的原因.不過,現在最糟糕的問題不是八歧大蛇會用神力核心,而是他知道了如何成為行會神族.而一旦他成為了行會神族,那麼系統對他的約束就會失去效力,這樣的話,我們可就有麻煩了.

"這可怎麼辦啊?"紅月在我們旁邊焦急的問道:"八歧大蛇要是加入松本正賀的行會成為行會神族,那他就可以躲過系統限制入侵中國,到時候就算我們能擋住他,損失也不會小啊!"

素美忽然說道:"紫日哥哥,我建議在現在這種狀況之下先把信仰之力收集器交給松本正賀,讓他用這個收集器作為籌碼拖住八歧大蛇."

紅月立刻問道:"可是這樣不是等于壯大了八歧大蛇的實力,讓我們更加的被動?"

"不,這樣雖然會提升八歧大蛇的實力,可是我們自己的實力也在提升,而且比八歧大蛇升得快."素美說道:"還有一點就是我們現在對八歧大蛇的能力和屬性了解不夠全面,如果能多爭取些時間,我們就能有更充分的准備,至少也能保證尋找一些克制八歧大蛇屬性的方法,總好過這樣硬碰硬吧?"

"你們倆怎麼看?"紅月看向我和玫瑰問道.

玫瑰皺眉道:"兩邊都有道理,不過如果是我,我選擇支持素美的建議."

"那你呢?"紅月又看向我這邊.

我想了想也是點頭道:"暫時就按照素美的意思辦吧.不過不能給他完整版的,我們需要造一個閹割版的信仰之力收集器,我可不想把八歧大蛇培養成一個天下無敵的怪獸!"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三章 站隊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五章 上報天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