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章 收購裝備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章 收購裝備

外援的問題談妥之後,接下來我又和阿修福德商量了一下有關于那種飲料的問題.

阿修福德的鐵十字軍本來就是技術型行會,當初我們行會的重力反抗裝置技術都是從他們這邊買的,只是後來隨著我們行會自己的技術體系逐漸建立,加上我又從世界各地撈過來很多的技術資料,這才算是徹底超越鐵十字軍的技術水平.不過,我們的技術力量超越鐵十字軍是因為我們的發展速度太快,不是因為鐵十字軍的技術落後了,所以鐵十字軍的研究所技術力量依然非常強悍,而且因為人和人的思維不同,我們兩個行會研究所出來的技術方向也有差別,這其中倒是有不少可以互補的東西.

"阿修福德,我們也算是鐵杆盟友了,咱們之間就不繞什麼彎子了,直接點.你們的這個運動飲料是打算賣成品給我們還是賣技術?"

阿修福德聽到我的話立刻說道:"雖然是鐵杆盟友,但是技術賣給你們對我們自身的利益損失很大,所以我們打算賣成品."

我點點頭又繼續問道:"成品,技術我們都原因買,只是你們的價格是多少?"

"具體價格這里有張價目表,你自己看一下."阿修福德估計早就打算跟我們合作這個飲料,就算我這次不過來,估計他也會在短期內到我們那里去找我談這個合作的事情,不然不可能連價目表都提前准備好了.

接過價目表我只是大致掃了一眼就清楚了所有飲料的價格.阿修福德他們行會提供的飲料並不是只有我們之前喝的那一種,其中還有很多別的種類的飲料.價目表上除了標有飲料名稱之外還有大致的口感描述以及具體追加的屬性效果和作用時間等詳細信息,憑借這些信息就可以大致確定這些飲料的價格了.

"你給我的這個價格是批發價?"我看完價目表之後便開始詢問阿修福德.

阿修福德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這個是我們這邊的零售價,不過暫時還沒開始出售.你們行會如果要進貨的話我當然是給你們個更便宜的零售價了.不過你們批發的話我可不提供分裝,只給你們用大型儲存罐裝運,你們需要自己分裝."

我點點頭問道:"那麼我們批發的具體價格是多少?"

"就按照價目表上的數字的八折給你們."

"那我們的銷售范圍呢?"

"這個隨便你們,反正我們行會也只能覆蓋歐洲區的銷售網,你只要別返銷回來跟我們搶市場就行.不過這個等于是廢話,你們肯定是不會往回賣得,所以我就沒跟你說."

阿修福德說的這個就是很簡單的道理.我們的東西本身就是阿修福德他們生產的,就算是批發,我們在價格方面也肯定沒法和阿修福德她們比,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的貨都是他們配給的,我們自己又沒有生產能力,他們想要掐斷我們的供貨隨時都能出手,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們根本不可能去反過來搶他們的市場.不過,反過來阿修福德他們也不會搶我們的市場.雖然他們是自己生產的這種飲料,有著價格和產量優勢,但是有個問題他們解決不了,那就是運輸和覆蓋范圍的事情.

鐵十字軍雖然牛,但僅限于德國境內,能把銷售網鋪到整個歐洲就是極限了,再遠的地方他們就鞭長莫及了.相比之下我們冰霜玫瑰盟就要厲害多了,我們的城市遍布世界各大洲,目前為止除了澳大利亞和南極洲暫時還沒有我們的城市之外,其余的洲我們都有城市和一定的勢力,所以我們的銷售網可以鋪到全世界,這點鐵十字軍是絕對做不到的.不然他們也不會讓我們來合作代理,直接就自己賣了.

談妥了飲料銷售的大致框架後我就借用了一下鐵十字軍這邊的大型水晶通訊器聯絡了本行會那邊讓他們派人過來聯絡具體銷售事宜.作為我們行會的老牌盟友,水晶通訊器鐵十字軍早就已經買了全套了,不但是大型設備,小型的通訊機也不少,唯一的缺點就是他們沒有軍神那樣可以當成交換機使用的東西存在,所以沒辦法像我們行會那樣進行精確到每個人的統籌指揮,而且他們這邊的通訊轉換也是依靠過去那種人工交換機的方式在進行,因此接通速度有點慢,有時候還會接錯線.好在這邊是鐵十字軍的行會總部,而且連接我們行會的通信也是一台專用機在維持,所以速度很快.

搞定了這邊的事情之後,我便和阿修福德告辭離開了鐵十字軍總部,不過我沒急著回國,而是順道去迪坦斯那邊繞了一圈.

"你小子怎麼有空到我這來了?"看到我之後迪坦斯這家伙居然還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我出現在這里很奇怪嗎?"我反問道

迪坦斯笑著解釋道:"本來是不奇怪的,不過這種時候你能出現在我這里可就有點奇怪了."

"為什麼?"

"因為你要坐鎮艾辛格抵抗那個八歧大蛇的入侵啊."

"你怎麼知道八歧大蛇的事情的?"

"拜托,你好歹也是我們的聯絡人,關心一下神族之間的事情會死啊?戒律之城那邊事情都已經傳瘋了,到處都是關于八歧大蛇搞到了一個新的神力核心的事情,還說你們中國的兩名神獸和你一起被八歧大蛇給修理慘了.我說這種時候你還有空往這邊跑,不奇怪嗎?難道說傳言有誤?"

"傳言倒是基本正確,只是你們缺少很多細節.戒律之城那邊上次和你們這些家伙吵成那樣,最後雖然和解了,但是我這面子上總是過不去的,我要是自己跑回戒律之城呆著,這不成了認輸了嗎?"

"拉倒吧你就!"迪坦斯抱怨道:"我們這幫神族都讓你整治怕了,上次你鬧了一回搞得我們一大幫人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之後拆點又搞成了多方混戰,多虧你老婆玫瑰小姐跑來和我們密談成功,這才又把戒律之環給移了回去,要不然這會我都未必還能活著站在這里和你說話了.所以自打那次之後,我們就很少再敢得罪你了.你難道沒發現最近都沒什麼神族主動挑釁你嗎?即便是上次你劈了聖殿山,耶和華那窮鬼不也忍了嗎?"

"我靠,他當初帶人把我們從意大利一路攆到希臘,那叫忍嗎?我差點沒讓他一個大招轟成渣渣!"

"行了行了,你這家伙就是嘴上不吃虧,快說來我這里啥事?"

"你趕時間嗎?"

出乎意料,迪坦斯居然真的點頭道:"對,我趕時間.最近我們這邊有個過路的流浪神族,我要去招攬一番."

聽著迪坦斯的話,我一臉玩味的看著他問道:"女神吧?"

迪坦斯驚訝道:"咦?你怎麼知道?"

"看你一臉豬哥相,就差沒流口水了!拜托你好歹也是黑暗主神,有點形象好不好?一個女神而已就把你迷成這樣?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說我是黑暗系的了!"

"行啦行啦,那是我的事情,你就別管了,快說你啥事,不說我就走了,沒空和你在這侃大山."

看迪坦斯那樣,我立刻笑道:"行,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你聽到的那個八歧大蛇的事情是真的,而且相當棘手,我們的人現在已經想到了解決方法,但還是不太放心,所以我想要上個雙保險."

"了解,讓我們幫你打後援是吧?"迪坦斯問完不等我回答就直接說道:"不過你是不是搞錯對象了?我們是歐洲的神族,出國已經很誇張了,跨半個地球跑中國去打仗,你當我們是上位神啊?"

"誰讓你出人了."

"不是要人?"迪坦斯愣了一下反問:"那你要什麼?"

"給我點能削弱神族實力的東西,不管是裝備,道具還是藥品都行,只要能幫助我削弱八歧大蛇的實力就行了.你們黑暗神殿的詛咒類物品都是很強的,別跟我說沒有對神族生效的."

"東西倒是有,不過你拿什麼換?不給點好處就想要,你不會真把我們黑暗神殿當成善堂了吧?"

"那倒不至于."我直接拿了一個特殊的容器出來,然後再迪坦斯疑惑的目光中招手讓他靠近,接著將容器對准迪坦斯輕輕按了下開關又立刻松開,那我按下的一瞬間那個容器的出口就好像殺蟲劑噴灌一樣突然嗤的一聲噴出了大量白色的光點.

迪坦斯先開始聽到身影並看到噴霧被嚇了一跳,隨後突然發現了那噴出來的到底是什麼,人又瞬間竄了回來,並且一把奪過那個瓶子驚訝的問道:"這里面全都是信仰之力?"

我點點頭道:"每瓶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你覺得能換多少東西?"

"這個……容我想想!"迪坦斯說完之後感覺一個人想不明白,所以就直接告個罪跑出去叫了一幫子人商量,不過因為怕我跑了,所以回來的很快.迪坦斯一進房間立刻就開口說道:"我已經想好了.用這個跟你換."

"這是什麼啊?"

我接過了迪坦斯遞過來的東西看了一下,發現這東西非常的小,還沒有一元錢硬幣大.整體看起來就是個菱形的徽章,徽章中央還有一枚血紅色的寶石.

因為東西還沒交易,所以雖然在我手里捏著,卻看不到屬性,所以我只好將目光再次轉向迪坦斯.

迪坦斯解釋道:"這個東西是一種強力詛咒道具,可以將人的信念轉化為詛咒附著在目標身上,而且可以忽略一切防護效果,對任何人都能生效.威力大的驚人."

"這麼好的東西你舍得給我?"

迪坦斯的臉皮早就鍛煉出來了,所以絲毫也不遲疑的說道:"我這個也是沒辦法啊!你給我的那個信仰之力價值太大,我也不知道用什麼東西跟你換,所以只好忍痛割愛用這個東西和你換了."

聽到迪坦斯的話我並沒有相信他,而是一邊把玩著那枚徽章一邊玩味的說道:"我們之間就不要玩那套虛的了吧?你我都清楚對方是什麼樣的人,你這徽章真要像你說的那麼好,別說是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就算是一千萬你都未必肯換,所以,這東西絕對不是你說的那樣,至少有某些方面的缺陷你沒說,不然你是絕對不會拿出來的."

一種能對神族產生強力效果的詛咒武器,這基本上已經算得上是超級武器了,雖然不能直接至死,但是輔助效果卻強的驚人,畢竟戰斗看的不是過程而是結果,強一分就是勝利,弱一毫就是失敗,而這個東西就是能影響那分毫的東西,怎麼可能不貴重?

迪坦斯比我揭穿也沒啥不好意思的,直接笑笑說道:"就知道騙不了你.實話跟你說了吧.這個東西的屬性我是一點也沒打折扣,它真的可以詛咒神靈,而且威力奇大,即便是我,也可以被壓制到連你們行會的普通玩家都能輕易殺死的地步.當然,這個東西也有缺陷,而這個缺陷就是它必需要有強烈的精神力或者是念力才能驅動."

"你的意思是,只要堅信,那麼這個東西就可以將想象具現化?"

"不光如此."迪坦斯說道:"堅信你的目標必將達成還只是操作者的要求,這個東西還有能源需求.它的動力來源于心靈能量,或者說直白點,這東西就是通過燃燒靈魂或者是信仰之力來提供動力的."

"我靠,你丫怎麼不去死啊?這種東西你也好意思拿出來?"

迪坦斯說了這麼多,其實最後那幾句才是關鍵.那個什麼信念之力倒不是問題,只要自我催眠,或者意志堅定,這個目標很容易完成,尤其是對我來說.但是,後面那個能量來源實在是太操蛋了.

燃燒靈魂和信仰之力?有這麼奢侈的武器嗎?靈魂這東西的確是很多,畢竟生靈很多,而生靈都有靈魂,所以靈魂可謂是非常之多的.但是,靈魂就代表著生命.誰會甘願讓你把他的靈魂拿來當柴火用?所以要靈魂就要去抓,這個投入有多大先不管,起碼我麼行會的黑暗能量方面絕對會被短時間內刷成天文數字.燒靈魂這種事情絕對是邪惡的不能再邪惡的事情,所以不想艾辛格變成徹徹底底的地獄的話,那就不能經常干.像現在的艾辛格已經很像鬼城了,這要是再搞出更高的黑暗能量續集,那可就真的變成黑暗的地獄了.要知道我們行會可是神族的中間人.夾在這麼多神族之間,我們保持一定傾向倒是問題不大,可要是真的徹底倒向某一方,那這中間人也就不用干了.

我們現在的狀態只是黑暗傾向比較嚴重,還沒有徹底倒向黑暗,所以和一些光明類的神族也可以交流,可要是真的天天拿靈魂當柴火燒,那可就真的是墮入黑暗了!

燒靈魂這種事情不能干,可這用信仰之力嗎……還別說,貌似真的可以.

信仰之力是很珍貴的,這一點只要對神族有所了解的都會非常清楚,但是,信仰之力對我們行會卻不是這樣的存在,原因就在于我們行會有信仰之力收集器這種逆天的設備和陰曹地府這個信仰之力過度富集區.

當初的奧林匹斯神族能在希臘那麼點大地方培養出一支如此強悍的神族勢力,可以說這信仰之力收集器是功不可沒.因為信仰之力是生靈產生的,所以管轄范圍內的人員數量會直接影響到信仰之力的產量,這就跟在山上種果樹差不多,樹多收獲的果子自然也就多.

奧林匹斯神族當初就是利用的這個信仰之力收集器在希臘那邊的冥域大量收集信仰之力,這才能用希臘那點人口培養出強悍的奧林匹斯神族,相比之下其他國家的神族勢力卻都是依靠擴大控制面積來擴大信仰之力收入數量的.

像是我們國家的天庭,之所以這麼強,純粹就是仗著管轄范圍內的人比較多,硬撐起了這麼大個強力神族.印度那邊的佛門也和天庭差不多,就是仗著管轄范圍內的人多.不過,佛門最後還是沒搞過天庭,雖然這其中有我的原因存在,但更重要的是天庭擁有中國這個強大的信仰之力產生地,而佛門在印度本身其實收不到多少信仰之力.盡管佛門地域范圍很大,但其實印度那邊的宗教中佛門所占比例也不是很大,他們還有很多旁系宗教瓜分信仰之力,所以即便是到中國這邊開分基地撈外快,佛門最終也還是沒拼過天庭.

但是,不管是佛門還是天庭,他們都和其他神族一樣,從未使用過地府那邊的信仰之力.這些信仰之力多年以來一直就這麼堆積在那里,從未有神族發現這個事情,結果隨著輪回轉世,陰曹地府那邊的信仰之力越堆越多,已經到了形成肉眼可見的霧氣的地步了,這種富集程度絕對是驚人的,可惜天庭神族居然一直都沒注意到,直到我們行戶挖到了哈迪斯這位懂得制造信仰之力收集器的大拿,再然後我們行會的混亂與秩序神族就從此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想象一下,一座金礦,黃金富集到滿地都是整塊整塊的天然金塊,連提煉都不用提煉,拿起來就直接是純金,擁有這樣一處礦場,作為礦主你會是什麼心情?

我們行會現在在地府那邊的收機器面臨的就是這種礦場,只要收集器一啟動,我們位于需要擔心的就是信仰之力的運輸能力和消化能力,產量早已經大幅度超越消耗速度了,所以對別的神族來說信仰之力是有價無市求之不得的寶貝,對我們行會來說卻是多到頭痛該怎麼用的東西.

那些投靠我們行會的神族之所以會這麼快就適應行會神族的身份,也就是因為我們這邊信仰之力太豐富了.以前他們都是一天到晚思考怎麼能多弄點信仰之力來提高實力,現在卻變成了天天頭疼那麼多的信仰之力擺在那里不敢吸收,畢竟實力提升也要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一口是吃不成胖子的,只能把人撐死.雖然被信仰之力撐死也挺幸福的,但神族們還是比較希望活著享受信仰之力更好一些.

總的來說呢,我們行會就是完全不缺信仰之力,所以,這個什麼徽章燃燒信仰之力的情況對我們來說是完全不成問題的.就好像歐佩克成員國的老百姓買車從不考慮油耗一樣,我們行會從來不擔心消耗信仰之力.但是,我們不在乎歸我們不在乎,在外面信仰之力還是相當緊俏的東西,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告訴迪坦斯我們不缺信仰之力的,必須按照常理來裝窮,然後敲詐更多好處.

"我說迪坦斯你也太缺德了吧?這東西燒信仰之力,那比燒錢還過分.我打賭你們得到這個東西之後就沒用過,而且就算你給別的神族,他們也都不會要.這種破爛你居然拿出來跟我換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你當我是冤大頭啊?"

迪坦斯這家伙果然是夠不要臉的,被我揭穿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也沒有,直接說道:"不是還可以燃燒靈魂嗎?也沒說非要用信仰之力啊."

"燃燒靈魂?"我故意嘴角一歪邪笑了一下道:"你那些彎彎繞最好別和我玩,這里面的東西我很清楚.靈魂這東西越少邪惡值越高,你就指望我們變成完完全全的黑暗向行會,然後就不能再支持光明神殿,好讓你們一家獨大徹底控制歐洲是吧?"

"嘿嘿……嘿嘿……我也沒這個意思啊."

"行了,咱也不說什麼了.這東西我也能用,但是因為消耗信仰之力太過浪費,所以價值大減,我頂多算它值十萬單位信仰之力,多一個單位也不行.你要覺得可以換,那就換,不行你就早給我去找別的東西."

迪坦斯最後想了想還是同意換了,畢竟那個徽章真的是太讓人糾結了,燃燒信仰之力絕對是比燒錢還讓人心顫,至于燒靈魂.迪坦斯倒是不怕邪惡值問題,但是靈魂這東西也不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而且黑暗神殿消耗靈魂的地方很多,也不能肆無忌憚的燒,所以對他們來說這個東西真的是個雞肋,能拿來換點信仰之力也算廢物利用了.

因為這個徽章最終僅算了十萬單位的信仰之力,所以剩下的九十萬單位還要別的東西補償.迪坦斯對此也是傷透腦筋.不是他們黑暗神殿窮的沒寶貝換,畢竟整個歐洲除了耶和華的那個教廷成天哭窮之外,其他神族都還算比較富裕,所以寶貝什麼的肯定有不少,關鍵就是迪坦斯不想給我太多好處,可是給少了又換不到那些信仰之力,想要找個剛好合適的東西又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才會這麼糾結.

一個人沒法確定下來,迪坦斯只好再去找自己的智囊團幫忙.那個神秘的智囊團速度也挺快,很快就想到了一件東西,然後迅速的給我找了過來.

"嘿嘿,紫日,這個東西你肯定喜歡."再次回來的迪坦斯這次直接拿了一枚黑色的水晶球出來.我起先還以為是黑巫術用的那種占卜水晶球,結果那東西一到手里就明顯一沉,感覺就好像手里拿著的不是一個人頭大的水晶球,而是提著一整頭大象.這玩意的分量絕對超過兩噸,既便以我的力量屬性,在接住這玩意的時候也是雙臂一沉,險些沒抓住.迪坦斯那家伙分明是故意害我,還好我屬性不錯沒丟臉.

"我靠,你這是啥玩意啊?"

"這是云雨球."

"造雨的?"

"你可以理解成負能量環境制造設備."

"哦,明白了."

所謂的負能量環境,可以理解為黑暗之力,也可以理解為靈魂之力,反正所有跟黑暗神殿沾邊的基本上都是負能量,當然,他們這邊的負能量還不是真正的純粹的負能量,真正純粹的負能量應該是寂靜之海那種,那才叫負能量.不過,我畢竟是黑暗屬性為基礎的職業,而很不幸的是八歧大蛇原來是帶有火屬性偏向的生物.別忘了八歧大蛇原本的名字就叫火車,雖然和現代的火車意義不同,但九頭鳥其實就是鳳凰變種,所以也是以火能量為主的能量生物.如果能在戰斗過程中造成降雨,尤其是負能量雨,那對于像八歧大蛇這樣的存在來說,其打擊效果絕對是非常誇張的.

所以說,情報真的很重要.要是迪坦斯不知道我這次是要對付八歧大蛇,拿不出這麼有針對性的東西,那我絕對會狠狠的壓價,不過這次看到這個東西之後我就不想再壓價了,因為這個東西真的對我很重要.雖然這個東西平時來說用處並不大,但是針對這次的戰斗,絕對是非常犀利的東西,所以我也不介意花九十萬單位的信仰之力來兌換這個東西.反正九十萬單位的信仰之力對我們來說也就是一台收集器啟動一個小時的產量,反正現在我們行會裝好的那十一台信仰之力收集器中始終有幾台在輪休,壓根不在乎這點信仰之力.

當初建設信仰之力收集器的時候也是一時興奮過頭了,這就跟聽說有個地方遍地是黃金,只要買個車去拉就可以了一樣.我們當時一興奮就把連我們自己在內的十一座閻羅殿都建上了收集器,結果等搞完了才發現十一台機器一起開的話,產生的信仰之力根本來不及運輸,而且就算運輸速度跟的上,混亂與秩序神族的那枚神力核心也來不及轉化這些信仰之力,就連那些鏈接在神力核心上的混亂與秩序神族都因為信仰之力太多搞得無法適應自己的實力三天一變,很多人還出現了類似走火入魔的狀態,嚇得他們趕緊去求我們放慢吸收速度.估計能提出這種要求的神族也就我們混亂與秩序神族這獨一份了.

兩件寶貝到手之後我便將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交易給了迪坦斯.完成交易後迪坦斯就想走,結果被我一把拉住."別忙.你只是買了信仰之力,可不包括那個容器."

"你……"

迪坦斯以為我又要訛他,張口就要發火,不過只說了一個字就被我打斷了."先別急,我可沒打算黑你東西.信仰之力你可以直接輸入你們的神力核心,但是瓶子要還給我.你們現在就可以去做,我就在這里等著."

迪坦斯聽說不是要另外收費也松了口氣,不過嘴里還是嘟囔道:"真是小氣,信仰之力都買了,送個瓶子會死啊?"

我知道迪坦斯肯定是不知道瓶子的價值,所以就提醒道:"第一,你們神殿收集的信仰之力都是直接進入神力核心的,所以你要這東西沒用,放著也是浪費.第二,你該不會以為隨便用個金屬罐就能裝信仰之力吧?你好歹也是個主神,信仰之力能用什麼東西來承載你應該比我清楚."

本來迪坦斯是沒往那方面去想,這聽我一說突然就反應過來了."我靠,你這里面……"

看他要喊出來,我迅速的將手擺在嘴前做了個"噓"的動作,然後用刻意壓低的聲音說道:"知道就行了,別滿世界嚷嚷."迪坦斯也意識到了這個東西是屬于做得說不得的事情,所以也果斷的閉嘴了.不過這家伙似乎又想說什麼,但是他沒我反應快,還沒張嘴就被我一句話堵了回去."你也別指望跟我要什麼封口費,你要說出去,咱這就是一錘子買賣,你要能保密,信仰之力以後肯定還會有.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這下迪坦斯立刻就表示配合,畢竟我這招太狠了,信仰之力對神族來說那就是糧食.你能卡住一個國家的糧食進出口,那絕對是可以當缰繩來用的經濟手段,用得好的話像駕馭馬車一樣駕馭一個國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當然,黑暗神殿屬于那種自己產糧很多的國家,所以我也就是能干預一點他們的態度,不過要是碰上那種自己完全收集不到信仰之力的神族,那我這招可就狠了,直接完全掌握那個神族都不是不可能的.

搞定了迪坦斯這邊的狀況之後我便立刻離開了黑暗神殿.光明神殿和奧林匹斯神族那邊我本來也想過去繞一圈看看能搞點什麼東西對付八歧大蛇來著,但是想想還是算了.光明神殿現在基本上就是我們行會的傀儡神族,所以搶他們東西等于自己從自己身上搶東西,完全沒意義.再說光明神殿那點家底早在分裂戰爭的時候就差不多敗光了,現在也是真沒什麼好東西可以撈了.

奧林匹斯神族雖然不像光明神殿是我們的傀儡,但是我們之前的戰爭也就才剛剛結束而已,現在赫拉剛剛接掌奧林匹斯神族,可謂是百廢待興的階段,這種時候需要的是大力投入而不是往外挖東西.這就跟養殖場養殖動物一樣,現在的奧林匹斯神族就是那個幼崽,你總得先把人家養大了喂肥了才能考慮獲取經濟利益吧?

既然沒啥好撈的了,歐洲這邊咱也不用呆了,直接去天宇城使用跨國傳送陣傳送到了埃及這邊的一座小城市.這座城市是我們行會最近才建好的,目的就是為了方便我來埃及這邊找阿努比斯他們比較方便.畢竟每次都要飛過來,太耽誤時間了.因為本身就是座小城市,而且使用的不是占領領土的那種方式,所以沒有遭到當地人的圍攻,至于埃及的神族嗎……那都是關系戶,只要我不是帶著天庭過來搶地盤,那他們才不會管我呢.

其實這座城市建立之後不但沒有遭到本土神族和玩家的阻攔,甚至還得到了埃及這邊玩家的大力支持,連城市附近的野怪都被他們主動幫忙清乾淨了.至于說原因嗎……知道埃及什麼行業特發達嗎?答案是旅游業.埃及的旅游業在他們的收入中所占比重很大,因此很多方面都要為旅游業讓路.

這要發展旅游業,那就要有游客.游客是什麼?游客就是人啊.咱中國什麼最多?當然是人了.所以,當我們行會建立了埃及分基地後,有了跨國傳送陣,我們國家,乃至幾個主要的歐洲國家的玩家想來埃及都會變得非常簡單.這交通一方便了,來的人也就多了.人一多旅游業也就發達了.你說在這種情況下,埃及人有可能反對我們建立這個交通樞紐一般的城市嗎?別說不會反對,誰要是打這座城市的主意,第一個蹦出來的絕對就是埃及玩家,因為這座城市一旦被摧毀,他們的錢袋子立刻就會憋下去很多.

"阿努比斯,阿努比斯,在不在啊?有人在就吱一聲啊?"

"叫什麼叫啊?"一個巨大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背後,然後等我一回頭就看到一個巨大的狼頭正惡狠狠地盯著我.

"剛起床?脾氣這麼大啊?"看著憤怒的阿努比斯我一點緊張感也沒有的問道.

阿努比斯本來裝出來的氣勢在我的面前一下就消散的無影無蹤."我說你好歹尊重一下我行不行?我怎麼說也是個很厲害的神祗,有你這樣的嗎?"

"拜托,你又不指望從我這里獲得信仰之力,要我尊敬你干什麼?再說了,這樣不是挺好的,理解太多你不嫌煩啊?"

"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你這次過來打算干什麼?以你的性格,應該不會是來找我一起吃早飯的吧?"

"找你當然有事啦.我大老遠跑半個地球來找你吃早飯,那不成傻帽了?"

"我就說你沒那麼好心."阿努比斯說完一邊招手示意我跟上一邊轉身往他出現的一個小門走了過去,然後一邊走一邊說道:"我有什麼事情就快說,我很忙的."

"哦,那我長話短說.我現在和日本那邊的八歧大蛇杠上了,這個你知道吧?"

阿努比斯點點頭道:"神界都傳亂遍了,我大概知道一點."

"既然如此,那就好說了.因為現在我要對抗那個八歧大蛇,而他又不知道從哪搞了個神力核心,所以我們現在搞不定他,因此需要一些外部的幫助."

"免談."阿努比斯干脆的拒絕道:"我可沒本事從埃及跑到中國去幫你打仗,再說我也未必就是那個八歧大蛇的對手.如果他沒有神力核心,我有把握分分鍾把他擺平,但現在他手里有神力核心,所以……"

"我也沒說讓你親自去啊."我說道:"神族方面我已經請了天庭出手,但你也知道那些限制,所以天庭只能支援給我一個特別強力的神族,但是這也只能做到擋住對方而已,要反擊還要加強別的方面的努力.所以我就想找你們看看有沒有辦法弄到點對付八歧大蛇的裝備什麼的."

"你這是來我這打劫來了?"

"不不不,我不白要."我說著就直接又拿了一罐信仰之力出來,當然要給阿努比斯先試一下,不然隔著瓶子他也不知道里面裝的啥玩意啊."怎麼樣?有興趣嗎?"對著阿努比斯噴了一點之後我就微笑著問了起來.

原本還不怎麼在于的阿努比斯在發現這里面是信仰之力之後立刻就興奮了起來,直接一把奪過瓶子問道:"這里面有多少?"

"一百萬單位."瓶子都是標准型號,我們行會做了不少,每個都是一百萬單位.不過可惜相比之我們行會的那些收集器的產量來說,運輸能力顯然還是不夠.不過考慮到即便夠了,神力核心也消化不過來,所以我們也沒再繼續造,反正運到神力核心旁邊也只能堆著,造那麼多也沒啥意義,不如節約幾個神魂,畢竟神魂這東西可不好弄,能省則省啊!

阿努比斯在知道了這個瓶子里居然有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之力立刻就不淡定了."這東西你怎麼搞到的啊?"

"我們自己造的啊."

"信仰之力之力能造?"

"不是,我說的是瓶子."

"我問的是信仰之力."

"機密."

"我用東西換."

"你換不起."

被我一句話擋回去的阿努比斯想了想也沒再堅持,畢竟這種事情就算他知道了也肯定不會告訴別人,所以他也知道我肯定不會說的.不過阿努比斯比迪坦斯牛的一點就是他們埃及神族財大氣粗,所以他沒有像迪坦斯那樣只想換一瓶,而是直接問道:"你能提供多少單位用于交換?"

我聽到這個話之後立刻就是一愣神,然後小心翼翼的問道:"你們有什麼超級逆天的裝備嗎?"

也難怪我會這麼想,畢竟信仰之力的價值阿努比斯肯定很清楚,可問題是他拿著一瓶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居然還問我能提供多少,這不明擺著就是告訴我他們的東西不止一百萬單位信仰之力這麼點價值嗎?

我這邊問完之後阿努比斯立刻就搖了搖頭,但是想了想之後卻是馬上又點了點頭."我正好知道我們埃及神族有兩樣事物可以拿來和你交換,其中一樣是很多東西,雖然單個價值不高,但是整體價值非常可觀.另外我們還有一件單獨的裝備,這個東西雖然只有一件,但是價值也很可觀,所以你要是想要換,一百萬單位的信仰之力是絕對不夠的."

"那你估算兩件東西加一塊需要多少信仰之力?"對我們行會來說信仰之力根本不值錢,所以能換東西的話我肯定會換.之所以咬著價格不松口,那是為了獲得更多好處,可不是我心疼信仰之力.

阿努比斯在我問完之後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在旁邊思考了一陣道:"那個數量很多的事物交換的話,至少需要一億單位的信仰之力.另外那個單件的裝備至少要八千萬單位."

"噗……"因為埃及這邊比較干,正在喝水潤喉嚨的我直接將一口水全噴在了阿努比斯身上,多虧這家伙身高比較誇張,不然這一口絕對噴他個滿臉開花."你說多少?"

"一個一億,一個八千萬,一共是一億八千萬."

"我說阿努比斯,你這是不是太黑了點?雖然說漫天要價就地還錢,可你這也太離譜了吧?一億八千萬信仰之力?你這賣的是什麼玩意啊?"

阿努比斯被我噴了一身水也沒生氣,而是平靜的說道:"我知道你肯定覺得貴,我也不跟你解釋,反正說也說不清楚.你跟我來,我帶你去看看你就明白了.我這個價格絕對不貴."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九十九章 盟軍就位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零一章 奇怪的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