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額外任務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五章 額外任務

"別留力了,主力在克利斯締娜那邊,出去幫忙.這邊我扛著!"

"明白."真紅聽到我的提醒直接轉身一個回旋踢將一直擋路的怪物踹飛了出去,跟著三步助跑,然後跳起來一記重拳轟在了門板上.只聽轟的一聲爆響,和城門差不多厚的條木金屬大門直接便爆成了漫天飛舞的碎木片,連稍微大點的殘骸都沒剩下.

"喂喂喂,別急著跑,我這邊需要幫助!"金幣看到真紅跑掉了趕緊叫了起來.她被兩只怪物包圍,而且根本騰不出手來.這兩只怪物似乎就是專門壓制她的特殊類型生物,她的很多技能對這兩只怪物都不起作用.

"閃開,讓我來."就在金幣喊完的同時我已經沖到了那倆怪物身邊,直接抬手一劍將其中一只怪物的腦袋給削了下來,跟著兩步加速沖上前去一把抱住另外一只怪物的腦袋,右手永睌蝓鉆齔菮ヰ囿澈|喉一下貫入,然後用力一拉一抽,那怪物的腦袋也迅速的和身體分了家.

"搞定,這邊我來擋著,你們出去幫忙."

聽到我的再次提醒,正回頭觀望的真紅立刻加速沖了出去,金幣也緊跟著沖了出去.

克利斯締娜此時正在半空中懸浮著,身邊有幾只會飛的怪物試圖靠近她,但是幾乎都無法接近到五米范圍內就被直接擊落或者驅離了,不過因為這些怪物的干擾,克利斯締娜的戰斗力似乎也無法完全發揮出來的樣子.

"真是煩人,殺都殺不完!"克利斯締娜看著沖上來的怪物抱怨道.

"你准備大招,這個交給我."真紅直接三步並作兩步沖了上去,然後一個縱躍就抱住了一只飛行怪物,接著兩個身影一起墜落地面.真紅一只手提著那只怪物將其拎了起來,然後另外一只收握拳對准這只怪物就是一記重拳,那怪物在被命中的瞬間就好像炮彈一般飛了出去,轟的一聲將外圍的城牆都砸塌了一段.

"需要我們做什麼?"金幣沒有像真紅一樣直接參戰,而是跑到了克利斯締娜身邊詢問了起來.

克利斯締娜直接喊道:"幫我擋一會,我要准備大招."

"好的,這邊交給我."金幣說著便將身上的乾坤袋一翻,漫天飛劍立刻就占據了整個天空.這些飛劍一出現立刻就跟跟蹤導彈似的的開始四處亂竄,很多怪物都沒來及靠近就被削成了碎塊,別說攻擊了,連自保都成問題.

克利斯締娜趁著這個空當念動咒語,跟著抬手舉起了法杖對准一段城牆就要施法.

躲藏在城牆內的幾個玩家立刻發現了她的這個動作,當先一個女性玩家立刻叫喊著讓大家快閃,結果卻還是慢了一步.只見克利斯締娜的法杖尖端突然一閃,一道藍色的沖擊波猛然朝著他們躲藏的那段城牆飛了過來,下一秒便是一陣地動山搖,飛沙走石,被直接命中的那段城牆連帶著周圍十米范圍內的城牆建築已經全部被炸飛,外面的護城河就好像是下餃子一樣掉下了一大堆的碎磚塊,差點沒把護城河都給填平了.

"咦?"正抓著一只怪物的尾巴准備將其扔出去的真紅突然就發現眼前的怪物往地上一癱就沒動靜了,大廳內我對付的那幾只怪物也是先後失去了反應,最長的一只也不過多堅持了十幾秒而已.

因為所有怪物都倒了下去,並且很快就失去生命反應,所以我們也都失去了目標.大家疑惑的走到一起站在城堡大廳前的小廣場上卻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現在這個算什麼情況?"

"不知道!"

"還是我來解釋吧."裁判突然出現在了我們周圍,然後出聲說道:"真是沒想到,即便是增加了如此難度,你們的完成速度依然超乎想象."

"完成速度?"我驚訝的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這就算通關了?"

裁判解釋道:"理論上應該算是.本關卡的難度就在于有那四個玩家會為你們設陷阱下絆子,但是很可惜,他們已經在克利斯締娜剛剛的攻擊中被全部報銷了,所以你們唯一的障礙已經不存在了.雖然按照任務規則,你們應該走完全程到達終點才能拿到獎勵,但是因為這一路上只有很普通的通達,所以在失去攔截者得情況下我並不覺得讓你們再走完全程有什麼意義."

"所以我們可以提前完成了是嗎?"

"是的,你們這些強力的家伙."裁判忽然說道:"不過,雖然你們完成了最後的任務,但是你們現在還有三個選項需要決定一下."

"請說."

裁判聽到我的回答也不客氣,直接就開始說道:"你們的選項很簡單.第一,保持原有獎勵,也就是得到神器太極劍."

"另外兩個選擇呢?"我覺得還是聽完比較好一點.

裁判並沒有讓我們等多久,直接就說道:"另外兩個選擇也很簡單,第二項選擇就是加賽一關,然後獲得一種完全嶄新的獎品."

"這個我們放棄."

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因為這個任務卷軸中的任務獎品對金幣很有作用,所以才會來接這個任務,如果獎品發生改變,也許新獎品會比太極劍更加的強悍,但是對我們來說那都是沒有意義的事情,我們需要的就是太極劍,不是別的什麼武器.最好的武器不一定是屬性最高的武器,而是最適合你的戰斗模式的武器,所以說屬性好的裝備未必就比屬性低的裝備好,關鍵還看誰在用.

金幣需要的就是太極劍,任務卷軸上的關于獎品的屬性介紹已經寫的很明白了,太極劍的屬性絕對合適金幣,所以不管是再好的武器我們也不換.

聽到我們直接否決了這個第二方案,裁判倒是沒啥反應,而是直接說道:"既然這個方案不行,那就聽聽第三個方案.我的第三個方案就是你們來擊敗一只額外的守衛,然後我可以給你們一次武器強化機會."

"什麼叫武器強化機會?是強化太極劍還是說只給個強化機會,太極劍不給了?"

"太極劍依然給你們,但是只要你們擊敗這個守衛,那麼就可以額外得到一次武器強化的機會.這次機會的強化成功率是百分之百,不會導致裝備損壞或者丟失,所以可以放心.而且,如果你們挑戰失敗,也就是在任務中死亡一次而已,不影響太極劍的獲得."

"你們看怎麼樣?"我轉向真紅和克利斯締娜她們問道.

真紅想了想道:"反正沒損失,拼一把就是了.再說那個守衛也不可能變態到我們四個聯手都打不過的地步吧?"

克利斯締娜也是點頭道:"就算是真的打不過,我們也不過是掉一級,損失不大的."

金幣本來也是想說什麼的,但是考慮到這個是在為她謀利益而做任務,所以她反而不好答話了.不過看她的表情明顯是想要得到這個獎勵的.

看到她們這樣的反應,我也就知道怎麼選擇了,直接轉身對裁判道:"我們跳斬那個最終守衛.我們怎麼開始?"

"最終守衛不在這里,讓我先把你們送到擂台上去再說."隨著裁判的一聲話落,我們突然就發現自己身子一輕,然後就是一種失重的感覺出現,等我們恢複視力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正在一個非常奇怪的空間中.

"靠,這什麼地方?怎麼環境這麼奇怪?"

我們所在的這個地方光線還算不錯,雖然找不到光源的位置,但是周圍都挺亮堂的.

在我們腳下的不是地面,而是——巨石,確切的說是懸浮在空中的巨石.這些石塊大多是條形石板,長度從二十多米到幾米長不等,厚度接近一米,寬度也差不多是這個數.

這些土黃色的,看起來風化的挺嚴重的石板非常多,我們周圍的空間中幾乎到處都是.但是,這些石板並不是堆在地面上的,而是全都和我們一樣懸浮在空中,感覺就好像這地方是太空中的無重力區一樣.

"這算什麼情況?"我們四下觀察了一下.這些懸浮的石板周圍並不是一望無際的,在這石板陣的外圍還有一圈球形的防護罩包圍著我們這里,而在那個防護罩外面則是密密麻麻的幾圈看台,在看台上竟然坐滿了玩家.

裁判的聲音適時響起."你們可能不知道,我之所以叫裁判,是因為我還掌管著一處玩家挑戰賽活動場地,也就是說這里是用來給玩家們跳戰怪物或者跳戰自己所准備的.作為全世界最受歡迎的挑戰賽房屋,我的挑戰屋有著很多特色服務,這其中一條就是名人挑戰賽.本來你們四個早就在挑戰賽的期待排行榜榜首了,不過很可惜,我之前一直沒有找到機會.難得你們今天忽然同意了我的要求,所以我就把你們拉過來了."

"喂喂,說好了只有一個守衛的,你放一群玩家進來不合適吧?"我出聲問道.

出乎意料,這個裁判居然很有奸商的氣質,他完全不在乎我的質問,直接反問我:"一萬級的超級BOSS和一群傻瓜玩家,你比較喜歡挑戰哪個?"

"呃……還是玩家吧!"

這麼赤裸裸的威脅我們也只好就范了.之前我們已經答應了跳戰守衛,也就是BOSS戰.所以,如果裁判拉出來一只一萬級的BOSS,我們也只能乖乖的上.但是,如果是對付10000級的BOSS,我們四個估計都會完蛋.可是,如果敵人變成了一群玩家……反正我覺得不大可能出問題.

就在我們這邊答應了之後,那邊的裁判立刻消失,然後出現在了這個球形護罩的外面,然後用非常巨大的聲音對著外面的觀眾吼道:"女士們,先生們,你們期待已久的,全游戲最最強大,最最恐怖,最最變態的超級高手四人組,終于被我請到了我們的挑戰屋,他們已經答應,接受我們這邊的挑戰.如果有誰想要挑戰這些最強玩家,那麼就請現在報名.我們這次使用的是亂斗模式,不管你們多少人要參加,都會一次性全部進入比賽場地.你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消滅他們.而他們的事情當然也和你們差不多,那就是殺光你們.那麼,你們還在等什麼?還不趕緊報名?"

"為什麼我覺得我們就好像是一群等待別人屠宰的牲口呢?"真紅說道.

"應該說是斗獸."克利斯締娜畢竟是外國人,對這種事情比較熟悉,相比之下在國內就很少有人玩這種挑戰屋,這也算是文化差異.

"不管和誰打,只要我們最後能拿到獎品就行了."金幣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只是有點擔心."我看著外面眾多的玩家說道:"這邊的人數搞不好已經破萬了.我們要對付這麼多玩家倒是不難,可是這里的空間就這麼大點地方,施展不開的話被一擁而上,我們也可能會掛掉的!"

"你這一說我也注意到了."金幣說道:"最糟糕的還是這里的失重環境.我們都是高手,在這種環境下戰斗力優勢根本發揮不出來,相比之下那些普通玩家的戰斗力雖然也受到了限制,但是他們本來戰斗力就很一般,即便是受到影響,下降的也不多,所以這種環境明顯是我們吃虧."

"那怎麼辦?總不能這個時候喊棄權吧?"真紅反問道.

"其實要勝利也很簡單."我出聲說道.

"嗯?老大你有辦法?"金幣問道.

我點點頭到:"方法我不但有,而且還不止一個."

"不止一個?那你快說說啊."克利斯締娜追問道.

"第一個方法就是直接開大招."我解釋道:"我們四個的防禦力都不算弱,如果一上來由克利斯締娜開大招,全屏攻擊,這樣就可以直接清掉周圍的全部玩家.雖然我們也會跟著受傷,但是受點傷比起被干掉總好了很多不是嗎?"

"對啊."金幣贊同道:"克利斯締娜的攻擊力那麼高,能頂過一招的人絕對不多,即便是一次沒全搞死,那我們也可以趁機反擊,到時候勝利就簡單了.要不然我們就用這招吧."

我搖搖頭道:"這招其實也不是很好."

"能夠迅速解決戰斗,而且安全的很,有什麼不好的?"克利斯締娜不接的問我.

我直接指了下那邊正在接受報名的裁判道:"那家伙明顯不太靠譜.借助主持任務的機會連蒙帶騙的拉生意,你覺得這是正常NPC干得出來的事情嗎?所以說這個裁判明顯不靠譜.他拉我們過來就是為了能夠幫他吸引挑戰者的.如果我們一上來就一個大招KO掉全部的人員,那些人肯定會有被騙了的感覺,連帶著那些人就會將不滿表達在這個裁判身上,而裁判必然會將不滿再轉嫁到我們身上.萬一他再利用自己的NPC特權搞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們搞不好還要倒黴."

"那怎麼辦?"克利斯締娜問道.

"他要的無非就是讓那些玩家玩爽了,我們獲勝或者失敗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所以我們可以贏,但是不能贏的太快,起碼也要讓那些玩家有個戰敗的過程."

"這個過程就是你的第二方案?"克利斯締娜問道.

我點頭道:"這個第二方案就是直接用我的魔寵寶寶將這些家伙全部拉入甜蜜世界中.金幣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們因為自身實力的無法正常發揮,所以才受到限制,如果到了甜蜜世界里,空間限制就不存在了,重力場也會恢複正常,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順利的干掉那些玩家了.只要不是上來就爆大招,我覺得那些玩家也不會在意什麼,只要他們玩爽了,我們也就沒什麼了."

"那就這個辦法吧.聽起來就這個最靠譜了."

報名並沒有用掉多長時間,很快我們就看到了裁判宣布報名結束,然後所有參賽的人就被一起丟進了我們所在的這個空間中.

事實就如之前金幣說的,這麼多人全都擠到這個狹窄的范圍內,自然就是人擠人,根本就發揮不出戰斗了,所以我果斷的召喚了寶寶出來,然後開啟了甜蜜世界.

寶寶的甜蜜世界領域拉人進入的時候並不是根據人數來界定消耗的,而是根據對方的實力強度來界定的,因此在這里的這麼多人雖然被一次性全都給拉近了甜蜜世界,但是實際上寶寶承擔的壓力卻是一點都不大.

"我靠,這怎麼搞的啊?"

"喂,別睬我……"

"這什麼地方啊?"

"……"

剛剛被丟進戰斗空間中的那些玩家突然就感覺周圍環境一變,然後就全都掉進了一篇彩色的幻想世界.之所以知道這個世界不是真實的,主要是因為寶寶的甜蜜世界實在是太童話了一點.

相比之一般精神系戰斗人員創造的那些環境來說,寶寶的這個位面領域完全是一種顛倒過來的存在.幻術系創造的環境本身是虛假的,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但是他們卻在努力營造一種真實的環境,為的就是讓玩家迷失在里面分不清楚真假.但是,寶寶的這個甜蜜世界卻不是虛假的,而是一個真實存在的世界,唯一的不同是這個甜蜜世界是一種非持續性的世界.這個世界只在寶寶啟動技能的時候形成,而後會在技能關閉後毀滅,不會一直存在,而且里面也沒有任何生物,可以說是絕對沒有生命的世界.從這一點上來說,這其實應該算是一個極端低級的世界,因為它連世界法則都很混亂,甚至無法長時間維持運轉下去.

盡管這個世界的問題多多,但和那些環境比起來甜蜜世界起碼是個真實世界.玩家被拉入甜蜜世界後並不是簡單的進入了環境,而是連肉體一起進入了這個世界,而且在這個世界內一切的存在都是真實的,不是幻覺.

但是,盡管甜蜜世界是真實村子的,但是和那些力求逼真,希望能讓人和真實世界混為一談的環境不同的是,甜蜜世界內部的世界卻是一個非常不實際的世界.這個世界內的所有東西都有著極其鮮豔的顏色.天上的白云怎麼看都像棉花糖,各種植物都是五彩斑斕的好像彩虹棒棒糖一樣.如果連這麼明顯的差異都還分不出來,那就不是簡單的用智力低下可以形容的了.

正因為差異太大,所以突然被拉入這個甜蜜世界的那些玩家一時之間全都愣在了那里,他們四處觀望著,完全不知道到第出了什麼事情.雖說挑戰賽的場地也是可以根據需要來隨意設定的,但是這種奇怪的好像童話世界一樣的環境還是太奇怪了一點.

"喂喂喂,你們快嘗嘗,這個樹上的果子居然是糖豆誒."一個女性玩家發現新大陸一般的叫了起來.

幾個嘴饞的玩家立刻跟了上去,然後開始品嘗果樹上的果子,結果一吃之下立刻就發現美味無比,開始大肆采摘了起來.

有人發現了果子的其妙味道之後,周圍的人就都活動開了.先是有人發現了除了果子,大樹本身也很美味,然後又有人意識到了周圍的植物既然都這樣鮮豔,說不定也是能吃的,于是他們也開始吃了起來,結果一吃之下立刻就發現了這些植物的美味.

在那些人大吃植物的時候,另外一些聰明人就警覺了起來,然後開始試著嘗試了一下周圍的其他東西,結果他們的發現更加令人震驚.除了植物全都是香甜的食物之外,他們還發現,原本他們以為是泥坑的那個翻著泡泡的池塘里居然都是熱巧克力,而不遠處那個沼澤地一樣的綠色黏液坑則是一個巨大的奶昔池塘,而地面上的泥土干脆就是巧克力慕斯做的.

"這這這……為什麼這里全都是好吃的啊?"一個好吃的玩家興奮的抱著一大堆樹枝和雜草邊吃邊問道.

"因為這里是寶寶大人的世界啊."突然的回答聲讓正在研究周圍環境的玩家們都愣住了,然後他們一回頭就發現一直可愛的小熊居然正站在不遠處的一顆大樹的樹干上看著他們.

"你是這里的主人?"一個玩家試著問道.

寶寶臭屁的點點頭說道:"我不但是這里的主人,更是這里的創造者.怎麼樣?能創造出這樣世界的我非常偉大吧?來吧,盡情的敬仰我,崇拜我吧.寶寶大人的榮光必將照耀整個世界."

"誒,雖然我也覺得弄出一個巧克力池塘蠻厲害的,但是你可以先告訴我們紫日他們哪里去了嗎?"

"你想知道主人的位置?"寶寶突然出聲說道.

"主人?你是紫日的魔寵?"

這里玩家都是很想挑戰我們的玩家,所以他們對我們這里的四個人的屬性和戰斗方式什麼的都有所了解.寶寶雖然我不常召喚,但作為我所有魔寵中最特別的一個,寶寶其實還算比較出名的,尤其是這家伙的布偶形象和果凍形象都很可愛的情況下.

認出了寶寶的那些玩家中立刻有人喊道:"先抓住它再說."

有人反應過來直接對著這邊就發射了一枚魔法火球,結果大家就看到一大團紅色的東西飛了出去,然後吧唧一聲糊了寶寶一頭一臉.

抹掉了臉上的番茄醬,寶寶暴怒的跳著腳大罵道:"誰讓你朝我丟西紅柿的?當心寶寶大人告訴主人,到時候你就慘了."

寶寶在那邊說的起勁,這邊的眾多玩家卻是目瞪口呆.雖然大家並不知道剛剛那個玩家仍的是什麼魔法,但絕對不是番茄醬,可是最後命中的效果……這難道是幻覺?

為了證實大家的猜測,有人開始朝寶寶釋放別的系的魔法.火系的魔法無論什麼類型的,雖然都會成形,但是最終命中時則必然會變成番茄醬,最後除了搞的周圍到處都是爛西紅柿之外根本是毫無殺傷力可言.

威力最大得火系沒法用,有人就用冰系的魔法攻擊,結果和火系差不多.火系的魔法全都變成了番茄醬,冰系的則是全都變成了冰淇淋,雖然說砸到脖子里也挺涼的,但是這個真心傷不到人,所以那些冰火兩系法師全都郁悶了.

冰火不能用,風系法師也試了一下,結果差不多,風系的魔法不管什麼類型的,全都變成了一種暖暖的軟風,風速不高不低,反正就是吹的人想睡覺,完全沒有一點威力.

土系法術倒是還能用,只是從地上站起來的不是巧克力怪就是彩虹糖勇士,這些東西的戰斗力也是基本處于幼兒園小朋友那個級別,看著一點威脅沒有不說,動作還超級搞怪.這要是沖上去,那就真的是給敵人送菜去了.

四個主要系別的魔法全部失靈,剩下的光暗兩系也沒例外.光系魔法真的是變成了光系魔法,除了能發光之外啥玩意沒有,拿來當舞廳的燈光用挺不錯,戰斗什麼的就別指望了.

黑暗系的詛咒什麼的勉強還能用的出來,只是用完之後出現的結果就比較歡樂了.各中詛咒魔法都發生了變異,有些會讓對方的鼻子變大,有些會讓人變成脖子好長的狀態,還有的可以讓人變出豬鼻子.總之詛咒系魔法徹底變成了哈哈鏡魔法,而威力更大的直接攻擊類的黑暗法術則是干脆全都變成了巧克力系的魔法,發射出去的黑暗侵蝕魔法變成了巧克力團,冥界黑洞魔法變成了熱巧克力雨,反正和其他魔法一樣,沒有一個有殺傷力的.

"看起來法師在這里受限制,干脆都集中在這里別亂跑.戰斗系的馬上去外圍,搜索敵人位置進行戰斗."有個玩家試圖指揮大家行動.

一名弓箭手說道:"我看過紫日的魔寵介紹,那個包包就是這個環境的制造者,只要殺掉它我們就可以脫離這里."

"那你還等什麼?"幾名弓箭手一邊聽著一邊就已經舉起了自己的弓箭,然後不用數一二三,幾個人的箭呼啦一下就全都飛了出去,然後經過了幾秒的飛行後那些箭矢幾乎有一多半都命中了目標,周圍的玩家立刻就是一片歡呼聲,只是……"該死,你們居然膽敢攻擊偉大的寶寶大人.你們要接受本大人的神罰."寶寶說著就把插在自己身上的箭矢一根根的拔了下來,而此時那些弓箭手才發現,他們射出的箭矢居然也發生了改變.箭杆和箭翎倒是沒什麼變化,只是那個箭頭……居然變成了吸盤頭.

現在的商場里就有賣一種小孩子玩的弓箭玩具,那里面的箭矢就是這種吸盤箭,箭頭的位置不是鋒利的金屬箭頭,而是一個橡膠吸盤.當箭射到某個平面上的時候就可以吸在上面,不會掉下來.這種箭最大的優點就是安全,因為箭頭的吸盤面積比較大,所以即便是射到人的眼睛等脆弱部位也只會當時疼痛一下,一般不會出現永久性傷害,很適合給小孩子玩.但是,這些弓箭手們發射的可不是玩具.他們就指望這些箭能把寶寶干掉呢,結果這些箭全都變成了這種樣子,你說那些弓箭手會有什麼反應?

"怎麼可能?"那幫弓箭手一起驚叫了起來,完全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看來只能讓我們戰士上了."一名持劍的玩家說完就沖了上去,其他的拿武器的戰斗也都紛紛沖了上去.

看到這些戰士沖了上來,寶寶卻是意外的沒有像之前一樣站在原地說話,而是掉頭就跑.這一不同反應立刻讓周圍的戰士們群情激昂,因為他們認為這是對方畏懼戰士系的原因.

《零》這個游戲的屬性克制比較嚴重,很多職業都有自己的天敵職業.也許某個公認的最強職業一碰上某種最弱職業立馬就完蛋了,也可能某些超級BOSS卻總是被一些PK總數輸的玩家輕松搞定,這都是屬性相克的原因.碰上專門克制你的職業,有時候就算等級比人家高出一二百級,也只能被打的抱頭鼠竄,這就是屬性克制的效果.

一般來說,並不存在無敵職業,也就是沒有全面強大的生物.一種生物或者一個玩家再怎麼強大,也必然有其弱點,如果感覺沒有,那一定是你沒找到.

之前寶寶已經用事實證明了他可以完虐法師和弓箭手,于是那些玩家就理所當然的認為寶寶肯定是被近戰系克制,不然為什麼他不怕遠程的法師和弓箭手,唯獨看到戰士就要跑呢?

寶寶當然不怕戰士系,他雖然有弱點,但並不是戰士,而是驚喜系法師和神術師,這兩種職業對寶寶的克制都很嚴重.不過很可惜,這兩種職業都是極端稀少的職業,這里雖然有近萬人,但以上兩種職業這里卻是一個都沒有.

"主人救命啊!"雖然不怕戰士,但寶寶其實對付戰士系也比較慢.法師系在這個甜蜜世界里最倒黴,因為他們從進入的瞬間開始全部的法術就都會失效,而弓箭手也基本差不多.但是,戰士們的技能都是體術之類的東西,這個就不容易被寶寶影響了.所以說戰士在甜蜜世界中剛開始還是有戰斗力的,只是這個戰斗力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只要經過一定時間,這些玩家和他們身上的裝備就會全部變成布偶,到那個時候即便是戰士只能任人宰割了,畢竟一個布偶拿著一根布做的長劍是不可能有啥殺傷力的.當然,那都是過段時間之後的效果,至少現在寶寶還是要躲著這些戰術的,被逮到的話寶寶是絕對搞不定這些人的.

就在寶寶引著這些戰士追過前面的那篇叢林之後,這邊剩余的法師和弓箭手們的身邊卻是突然浮現出了一圈圈的身影.我們雖然只有四個人,但是別忘記了我可是最強召喚師,身邊的魔寵和各種召喚生物都是成千上萬的,包圍他們根本不是問題.

因為寶寶本身是我們這邊的,所以甜蜜世界的限制作用對我們完全沒有影響.不用擔心變成布偶,連攻擊都會保留原來的效果,而對方的攻擊全都是各中食物,而且完全沒有殺傷力,這樣兩邊一對比,那些法術和弓箭手除了接受屠殺之外也就真的啥也做不了了.當然,哪都不缺有骨氣的人,這幫玩家之中就有個家伙拿出了一枚不知道從哪搞到的液化魔晶蒸汽手雷.

這種液化魔晶蒸汽手雷其實應該叫光榮彈才對,因為這個東西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大部分玩家都沒可能將其扔到安全距離以外,所以除非你自己是躲在戰壕之類的掩體之中的,否則丟這種東西基本上和握在手里炸是沒啥區別的,反正都是死.,眼前這個玩家拿出來的這美明顯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產品,因為這個液化魔晶蒸汽手雷不是我們行會那種甜瓜類造型,而是跟汽油桶差不多的形狀,只是體積小一點,看起來就好像沒有木柄的手榴彈.

那名玩家拿出這個之後先是說了一番場面話,聽著貌似還挺硬朗的,感覺形象似乎很高大的感覺.只是,當他拉開引爆線的時候,效果卻發生了改變.隨著他一拉引爆環,掉下來的不止是插銷,居然連整個雷頭都跟罐頭盒的蓋子一樣被撕了下來,然後就見到一個亮晶晶的黃色半透明物體掉了出來.那玩意落地之後居然還彈了幾下,然後才落地,而這個時候大家才發現,那居然是個果凍.

液化魔晶蒸汽手雷變成了果凍,那玩家直接就傻眼了.愣了幾秒之後他才一口棉花絮噴出,然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咦?"有人奇怪的扶住了這個倒下去的玩家,然後驚訝的看著他噴出來的棉花絮不知所措.一般來說被氣倒之前不應該是噴血才對嘛?這個噴棉花算是個什麼情況啊?

"不好,我們不會是中了詛咒吧?"有人叫了起來,但是更多的人卻是完全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他們的混亂很快就因為我們的突然襲擊而停止了.不是因為這些玩家開始專心對抗我們的攻擊,而是因為他們放棄抵抗了.

本來這邊剩下的不是法師就是弓箭手,這些人的攻擊力等于都廢掉了.射出來的箭和魔法都沒有殺傷力,所以根本就沒有戰斗力.後來在我們沖上來之後他們還試圖依靠肉搏來反擊.法師雖然沒什麼肉搏能力,但好歹還有點力量屬性,所以多少應該是能敲出一些攻擊傷害的.至于弓箭手……他們其實本來就是可以近戰的.沒看到弓箭手的腰上都帶著一柄短劍嗎?這就是說明弓箭手其實也是可以近戰的,而且因為加的屬性點也和戰士的接近,所以弓箭手的近戰能力其實並不弱,除了技能用不上了之外,也不算是影響太大.但是,當這些玩家和我們真正的撞在一起之後,他們就終于的明白了自己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必要了.

當我們和第一排的玩家接觸後,兩邊立刻就開始了厮殺.對方的短劍和法杖敲在我和我的召喚生物的身上,結果卻是所有的武器都發生了彎折.不是斷掉,而是彎了,而且只要一拿起來就會恢複正常.但是,隨後他們就遭到了我們的攻擊,可被襲擊的人身上卻是根本不會出血,即便是被砍得身首異處,這些人也不會死,而是依然還能活動.但是,他們雖然能活動,卻驚訝的發現,自己身上的傷口和身體斷面之中看到的不是內髒或者血肉,而是一團團的白棉花.

"這怎麼可能?"一名玩家撿起了一條別人身上掉下來的大腿,然後發現這個大腿只有外面一層皮,而里面全都是棉花填充的,別說肌肉和血液,連骨骼在哪里都看不到.

憑借著這樣軟綿綿的肉體,和全副武裝的我的召喚生物對戰,這種事情還有勝算嗎?所以,剛開始還有人抵抗一下,到後來已經徹底沒了反應,所有人都放棄抵抗了.

這邊的大屠殺還在繼續,而另外一邊的戰士們也終于停了下來.他們不是不想追了,而是跑不動了.甜蜜世界里面的地面並不是堅硬的,而是又一定的松軟度,在這個上面奔跑就和在沙灘上奔跑的情況差不多,雖然腳下感覺挺舒服,但是消耗體力的速度卻是非常的快.這些人追了沒一會就發現自己快要接不上氣了.

看到這邊的戰斗都停了下來,寶寶立刻也停了下來.別看他那兩條小短腿胖乎乎的似乎行動很遲緩的樣子,但其實那只是個偽裝.這家伙跑起來的速度不但一點也不慢,反倒是相當的靈活,迅速,別說普通玩家了,速度慢一點的魔獸都追不上他.

"該死,那個小混蛋就是在耍我們玩呢."有人終于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本來一直光顧著追了,大家都沒怎麼想問題,這會有人說了出來,立刻大家的心思就活絡開了.有人立刻叫道:"不好,他們這是調虎離山計,我們後面的法師和弓箭手肯定被襲擊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回去增援啊!"

隨著這一聲喊,戰士們也顧不得累了,趕緊就想往回跑,但是,他們才剛轉了個身,還沒走幾步,就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你們覺得你們現在還跑得掉嗎?"

"哼,我們這麼多人,為什麼跑不掉?倒是你,一個人出現在這里,即便是實力再強,今天恐怕也難逃一死吧?"那個玩家看著剛剛從一片樹林後面飛出來的克利斯締娜說道.

克利斯締娜也不生氣,而是笑著說道:"不如我們打個賭吧?"不等對方回答,她忽然又改口道:"還是算了吧.反正你身上也沒有什麼我看得上眼的東西,賭不賭對我都沒好處.我直接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厲害.對付你們這幫笨蛋,我只要一個小火球就夠了."

"還真是大言不慚.大家別怕,一起沖上去廢了她."另外一個玩家叫囂著就沖了上來,而克利斯締娜只是微微搖了搖頭,然後打了個響指.一枚真正的小火球出現在克利斯締娜身邊.不是那種加了料的好像重炮炮彈一般的大型火球,而是真正的低級版本的小火球,只有橘子那麼大,即便是命中木板也不能把木板怎麼樣的小火球.

在這個小火球出現之後,克利斯締娜便向前一揮手,那個小火球立刻就飛向了之前說話的那個人,然後……就沒有然後了.那個人只是用劍劈中了小火球,結果他的劍就燒了起來,同時濺射開來的火星點燃了附近的人群,周圍的人就好像被澆了汽油一般沾火就著,幾乎不到一分鍾,現場就變成了一片火海.

"真是的,一群毛絨玩具在我面前囂張什麼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敵情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萬劍之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