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個目標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個目標

"既然這三個家伙占了事件發生原因的三成,那就是重點人物了.我們襲擊他們三個,會不是影響太大?"克利斯締娜問道.

松本正賀搖頭道:"不,選擇這三個人就是因為他們影響夠大.如果我們隨便找幾個小兵干掉了,對整個日本神界的局勢來說可謂是影響全等于無.因為沒有影響,所以事件可大可小,各方都可以那這個事情做文章,最後我們實際看到的反應應該是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之間的利益糾葛的體現,而不是我們希望看到的他們的態度的體現,這種切身的利益糾葛我們是能推斷出來和確實看到的,所以完全不用去試探.我們需要試探的是各方對我們介入事件的反應,同時還需要知道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到底對于這次的內戰有什麼看法.這些事情單靠幾個小兵的傷亡是根本看不出來的.我們需要的是一些沉重的,能夠觸動雙方基本利益,但是又不會過度刺激他們的目標."

"這樣說來你選的目標還算不錯."我點頭道:"襲擊這幾個家伙可以試探出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對這次內戰的具體態度.如果他們希望將內戰進行到底,那麼他們就不會去在乎這次的事情,反而會幫著我們淡化這個事件,讓日本玩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對方身上,這樣他們就可以完成一次徹底的內部清理,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最終只能剩下一方."

"那要是他們自己也覺得這次的事情有點蹊蹺,結果就坡下驢,把我們當成公敵來宣傳要怎麼辦啊?"阿芙洛狄忒問道.

櫻雨神雛接話道:"如果是那樣不是更好嗎?"

"為什麼更好?"阿芙洛狄忒明顯沒反應過來.

克利斯締娜倒是反應了過來給阿芙洛狄忒解釋道:"我們原本就已經准備好了應對八歧大蛇成為行會神族之後的入侵,現在我們跑到日本來就是要阻止日本玩家內部的消耗,因為現在的日本玩家其實也是我們實力的一部分,只是不能拿到台面上來講而已.所以,如果對方就坡下驢,那就正好和我們意了不是嗎?"

"這樣說倒也確實如此,只是我沒想到事情會這麼複雜."阿芙洛狄忒說著又問道:"松本正賀你知道這三個人的行蹤嗎?我們要在哪里伏擊他們?"

"襲擊地點我們已經幫你們選好了."松本正賀直接遞給我們一人一張地圖.這個不是系統出的地圖,而是手繪的地圖,所以稍微有點不標准,不過大概信息還能看得明白.

"這就是伏擊地點?"地圖山標記的位置是一處山區,周圍一圈的山圍出了一塊封閉區域.這個區域和山外的連接通道只有三條.其中一條是一條小河,而且這個河離開山體的過程中還有一段要經過一處山洞,算是半地下河了.另外兩處通道的其中一條直接就是一條地底隧道,算是比較難走的路,而且根據地圖上的標記,這地方貌似是個怪物區,里面有大量的野生怪物.最後一條路相對來說最好走,這是條彎彎曲曲的山路,是兩座山之間的一條山溝,而且中間已經有一條現成的小路,雖然路很窄,但畢竟是條路,總比地下河和地下通道好走的多.不過,這條路也不是真的就很安全,因為這路兩邊分別就是兩座山頭,而這兩個山頭剛好就是兩片高級怪物區.雖說這道路本身不屬于怪物區,可問題是道路兩邊的區域全都是怪物區,這地方也沒有明確說就是安全區,只是沒有被怪物區圈進去而已.所以,這條路基本上就屬于擦邊球地區,你要是人品好,指不定來回跑了幾十次都沒問題.但你要是人品不好,路過的時候正好碰上倆山頭的BOSS在這邊約好了集體開片,那你就樂子大了.反正綜合來說就是一點——三條路都不安全.

"沒有安全的出入通道,山內的區域基本屬于封閉區.而且這里面一沒資源二沒怪物……也不是真的沒怪物,主要是里面的怪物等級比較誇張,反正一般玩家沒法進去.所以,這里基本上可以歸類到無人區一個范疇."松本正賀非常肯定的說道:"在這種人跡罕至的區域,你們和他們開戰,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影像,再不濟也可以延長那些可能干擾你們的人趕來的時間."

"這個地方聽著是不錯,只是,你怎麼能確定那三個目標就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呢?"潘多拉出聲問道.

"關于這個問題其實很好解釋."松本正賀說道:"因為這個地方就是他們三個暫時躲藏的地方,而我們剛好知道了這個情報."

"他們三個干嘛要躲起來啊?"拉達曼提斯問道.

"這還不簡單?"克利斯締娜解釋道:"他們三個造成了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兩支高等力量之間的大規模沖突,現在等于是兩邊看到他們都煩,所以當然要躲起來了."

"高天原神族恨這三個家伙我可以理解,八歧大蛇干什麼也要恨他們?"拉達曼提斯問道:"八歧大蛇和高天原神族開戰又不是他們三個直接下令的.八歧大蛇要和高天原神族那是他自己決定的,他們三個只是出了個主意,這也要怪他們嗎?"

"具體情況不是很清楚."松本正賀說道:"但是從我們所掌握的情報來看,現在的八歧大蛇就是非常討厭這三個家伙,他們三個當初鼓動八歧大蛇去挖高天原神族牆角的時候可能並不是簡單的勸說那麼簡單,這其中可能還涉及了一部分特殊原因,但是具體情況我們就不清楚了,唯一可以肯定的一件事就是現在這三位在日本神界算是很不招人待見的那種,所以我們這次才選定了他們作為目標."

我點點頭道:"不管怎麼說目標就定他們三個了.我們這就過去找他們試下水."

"等一下."松本正賀看我們這就要走,趕緊就站了起來拉住我說道:"稍微等一下."

"怎麼了?還有什麼需要講的嗎?"潘多拉問道.

之前一直沒說過話的孔雀這個時候也站出來問道:"你不是還有什麼事情要和我們說吧?不是重要的事情就等我們回來再說吧."

"不不不,是個注意事項需要提醒一下."松本正賀非常認真的說道:"你們之前過來的時候我都已經提心吊膽的了,這次可不能再忘記了."

"你把什麼忘啦?"

"就是日本現在的情況."松本正賀說道:"現在因為高天原神族的勢力和八歧大蛇新拉起來的勢力在互相挑戰,所以整個日本到處都是各種神族在跑來跑去.你們這樣的身份,要是萬一在半路上碰到的話……"

不用松本正賀說完我們就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確實,如果事情真的和松本正賀說的一樣的話,那我們之前能這樣安穩的跑到這邊來還真是走運.

日本這地方和我們國家不太一樣.中國的神族相當的高傲,這一點似乎各國神族都有,但是唯獨天庭比較特殊.別國的神族在派系立場上,一向是只要順從的就拉攏,只要反抗的就敵對.可是,中國的天庭卻是除了態度問題之外,對出身問題也看的很重.天庭之中的神仙,幾乎都是正統的仙人,而神獸則是單列一支,和神仙並不是一路的.至于說妖仙,這只是個說法,其實整個天庭就沒幾個妖仙,而大部分的妖怪,全都被天庭排除在外,以至于中國會出現天庭和妖族對立的情況發生.

但是,除了中國之外,別的國家從來就沒有這樣分類的.別國的神族之中,對于魔獸或者是修煉過的高級生物,都是直接根據可否溝通收服為依據進行區別對待的.只要能遵守一定的規則,大部分神族都很願意接收這些強大的非人形生物.不過,雖然如此,日本也依然是個特殊的國家.

歐洲和世界上大多數地區的神族雖然不像天庭那樣排斥非人生物,但他們也只是可以接納這些非人生物而已,並不是真的把他們看成是同等的存在,在某些方面來說,那些非人生物在這些神族之中地位依然是偏低的.不過,日本是個很特殊的國家.他們是唯一一個直接把妖魔鬼怪這些所有具備能力的生物都視作神明的.

簡單點講,日本人的觀點就是:只要你比強大,你就是神,不管你原來是什麼東西,善良或者邪惡,這都不重要,只要你夠強,那就是神.所以說,日本的神族其實算是被嚴重擴大化的神族.別看高天原神族的實力跟天庭完全沒法比,但是單論人員數量的話,高天原神族可以說一點不比天挺少,原因就在于高天原神族之中甚至還有連普通人都打不過的低級妖怪,而天庭之中最爛的至少也能達到一千級玩家的戰斗力.這就是兩者的差別所在.

雖然說人多未必就一定是強大,但是也正因為高天原神族的人多,所以凝聚力不強,因此八歧大蛇剛剛開山立派,立刻就拉過去一大幫子的忠實追隨者.這些家伙跟著八歧大蛇一起叛離了高天原神族,然後就形成了一個新的勢力.現在這兩邊的人員數量都不低,其中充斥著大量的低級妖怪.這麼多的人員分散在日本雖然不能說密度很大,但也絕對不少.可能這些家伙碰上我們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會被一招秒掉,但他們畢竟是神族,在神力核心中是留有自己的神魂印記的.而神力核心這個東西基本上就等于是帶有無線傳輸能力的飛機黑匣子.飛機的黑匣子可以將飛機失事時的各中數據和通訊內容記錄下來讓之後的事故處理人員分析飛機失事的原因,而神力核心中的神魂印記則可以讓本族主神大概的知道自己人是被什麼樣的敵人給干掉的.雖然這個信息不會太詳細,但要暴露我們的身份卻是足夠了.

"靠,這麼說來我們還得低調一點了!"克利斯締娜說著就問櫻雨神雛:"你們這邊有馬車什麼的嗎?給我們弄一輛吧.我看地圖上,那地方好像距離我們這里並不遠的樣子,我們直接坐車過去.有車棚擋著,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櫻雨神雛點頭道:"這個沒問題,不過不能用我們的車,要用就用松本君的車吧."

"為什麼?"克利斯締娜疑惑的看向松本正賀.

果然,松本正賀解釋道:"八月熏她們的車是特制的,而且很招搖.畢竟你們也知道,她們三個現在在日本也算是全民偶像了,所以追星族什麼的肯定不少.她們的專車要是出現在外面,必定是會被圍觀的.所以你們最好還是不要用她們的車.我可以用新黑龍會的普通馬車送你們過去,再隨便裝點貨物組成一個小型車隊,你們就當成是押車的,這樣便于偽裝."

我點點頭道:"那你快點准備吧,我們一會就走."

等松本正賀出去准備之後拉達曼提斯才出聲問道:"為什麼不用飛的?"

孔雀幫我回答道:"天上無遮無攔的,一般人可能看不見,神族肯定能發現我們.你我身上的神力威壓在天上簡直就和幾枚小太陽一樣,想不被發現是不可能的!"

"這樣啊!早知道就應該把冥王斗篷帶上的!"

"冥王斗篷是什麼東西啊?"克利斯締娜問道.

潘多拉回答道:"是一種冥界特產道具,披上之後可以遮擋各中力量波動,即便是我們穿上,泄露出去的力量波動也不會超過一個普通人.不過那種東西被懂行的人看到更糟糕."

"為什麼?"克利斯締娜傻呼呼的問道.

我回答道:"因為懂行的人本來就知道這個冥王斗篷可以遮蔽能量波動,結果你穿個冥王斗篷還是一身的澎湃力量泄露出來,這不明擺著告訴人家你實力超強嗎?不然為什麼連這種遮蔽道具都無法完全遮擋你的氣息?"

克利斯締娜聽完我的解釋才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道:"我說呢!這樣說來的話,我們確實是不能這麼干了."

潘多拉說道:"其實從地面走的話,也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了.大地對各種力量的吸收和包容能力都很強,所以我們只要在地面上不超過一定高度,自身的力量就會被遮蔽掉很大一部分,除非正好被人撞上,一般人是感覺不出來的."

"我現在總算明白為什麼大家都說會長的坐騎是最好的了."克利斯締娜感歎道.

"啊?"潘多拉沒理解克利斯締娜的意思.

克利斯締娜解釋道:"會長的那個坐騎夜影,就是那個夢魘,他的能力就是虛空行走.可以貼著地面急速前進,不但可以保持飛行生物的速度,而且因為貼地運動,所以力量輻射被大幅度吸收,隱蔽能力比一般的飛行生物好太多了."

潘多拉點點頭道:"夢魘確實是一種很不錯的坐騎,而且紫日的那只夢魘也是極品中的極品,不過真要說到最強的坐騎,其實還有別的更好的東西."

克利斯締娜本來還打算問一下是什麼,不過松本正賀剛好回來通知我們一切都已經准備就緒,所以我們就跟著他離開了這邊.

雖然說要坐馬車,但這個馬車不是從這里坐,而是從目標地點附近的一座城市坐.我們從這里使用傳送陣,直接傳送到那座目標城市.這座城市是松本正賀直轄的一座城市,而且離目標地點很近,在這里松本正賀的控制力很強.我們被秘密的送到了這里,並且用巨大的斗篷遮蔽了體貌特征,而且傳送陣里的人都被暫時清空了.畢竟這是松本正賀直轄的城市,要短暫封閉一會傳送殿還是沒問題的.

我們離開傳送殿之後直接就被秘密的送上了一輛比較巨大的四輪馬車,而在這輛車的前後還各有幾輛車,整個車隊一共八輛車,個頭都不小,清一色的黑色篷車將車廂內的情景完全的遮蔽了起來,我們坐在里面可以說是相當的安全.當然,這里有個前提就是不能碰上真正的高級神族,不然我們身上的氣息會被第一時間發現.至于低級神族,那個就不用擔心了.在地面上,只要我們不主動散發氣息,低級神族是很難直接感覺到的.

被松本正賀專門挑選出來的都是知道松本正賀真正身份的自己人,所以我們被保護的很好.車隊順利的通過了城門走上了通往另外一座城市的道理.我們要去的那個山谷就在兩座城市的旁邊,其中那條被兩座山夾著的山溝中的道路就剛好位于這兩座城市之間的一段區域,從連接兩座城市的道路上就可以拐上這條路.當然,因為那邊的怪物等級太高,所以基本沒人過去就是了.

因為拐上那條小路的岔道離我們出來的這座城市更近一些,所以車隊只走了不到二十分鍾就到了那個其中一個岔道口.這地方是個三岔路口.往左拐就可以拐上那條小路.往右則是通往下一座城市.

車隊在岔道口並沒有停下,只是帶隊的隊長過來提醒我們可以下車了.因為這里都是高級戰斗人員,沒有老弱婦孺,所以也不用停車,我們就直接一個接一個的跳了出去.

等我們落地之後,車隊繼續前進,而那名隊長則是指了下路跟我們說道:"從這里一直向前走回看到一條岔道,你們順著路的方向繼續向前就是進山的路,另外一條和這條路幾乎平行的岔道則會拐回這條路上來.那地方有路標,一般都不會走錯."

我點點頭道:"行了,你們走吧,讓人發現我們在一起不好."

那名隊長點點頭迅速回到了隊伍中,然後車隊加速離開了這里.我們幾個也沒有在岔道口多停,和車隊分開之後直接就往那邊的路上走了過去.前進了不到五百米就看到了車隊隊長說的那個岔道口.道口確實有路標,一看就明白了.順著路繼續前行,道路開始明顯變窄,兩邊的灌木叢幾乎都快擠到一起來了,只留下一條寬不到半尺的小徑而已,而且道路高高低低相當不好走.

"這路不太好走,我們還是騎著坐騎走吧?"我轉身問潘多拉和克利斯締娜,這里就她們倆身體素質最差,其他人基本上都是展示型,連阿芙洛狄忒都是一身的蠻力,所以真有問題也就只能是這兩位了.

潘多拉對于我的詢問倒是沒怎麼在意,她畢竟是神族,體質差那是相對我們這幫人來說的,和普通人比起來,她基本上就屬于強壯過頭了的那種,怎麼可能走個山路就堅持不住了?真正有點頂不住的其實只有克利斯締娜.她的屬性確實是不錯,可人家畢竟是法師,體質方面主要加的都是精神力之類的屬性,耐力和力量什麼的都沒怎麼強化過,頂天了也就比普通人強點.雖說她使用元素之體的時候不但能近戰,而且還很生猛,但那個是技能,現在不過是在趕路,她總不能連走路都用技能吧?

"我確實有些累了.會長你的坐騎借用用下吧?"

"好的,你們稍等."我說著就直接把夜影和小雪都給放了出來,然後把夜影暫時借給了潘多拉,而克利斯締娜則是騎上了小雪.作為銀翼獨角獸,小雪雖然不能像夜影那樣飄著走,但起碼人家也是高階魔獸,而且畢竟有四個蹄子,怎麼著也比兩條腿穩當多了.

看到我們這邊召喚了坐騎,阿芙洛狄忒也放出了自己的坐騎.不過我覺得她不是想偷懶,而是覺得走路沒意思,所以才召喚了坐騎.

阿芙洛狄忒的坐騎是一直很少見的白色獅子,全身都跟銀子做的一樣,閃亮閃亮的,而且這家伙的爪子和牙齒都跟鑽石一樣,是透明的,非常的漂亮.

雖說現實中的獅子是草原上的生物,但這個是游戲里,再說阿芙洛狄忒的這頭獅子也不是一般的獅子,而是個神獸,所以走起路來速度飛快不說還一點動靜也沒有.話說貓科動物果然都適合搞偷襲,腳步聲方面隱蔽性太強了.當然,阿芙洛狄忒這頭獅子估計是沒可能偷襲任何生物了,畢竟這家伙的顏色太騷包了,別說偽裝了,這簡直都快趕上警告色了!

騎著獅子的阿芙洛狄忒開始主動承擔了探路的任務,一下就跑到隊伍前面去了,雖然我不想讓她跑那麼快,但是今天的阿芙洛狄忒卻是有點興奮過度的感覺,我也不知道她為啥這麼開心.

拉達曼提斯和孔雀雖然也各自有自己的坐騎,但是都沒召喚,而是一起和我步行前進.當然,說是步行,一般人就算是全速奔跑也未必趕得上.我們得體能畢竟在那擺著,隨便一點地面就能躥出去七八米遠,爬山什麼的完全沒有一點感覺,蹦蹦跳跳的就躥上了山,根本沒有一點累得感覺.

"地圖上說這條路應該不是很長,我們走了這麼半天大概該到地方了吧?"走了一會之後騎在坐騎上的克利斯締娜就出聲問道.

孔雀看著周圍的環境道:"看這個樣子應該已經是進入深山老林地區了,不過還有多深我就不清楚了."

"阿芙洛狄忒一個人跑到前面這半天都不回來,不會出事吧?"拉達曼提斯有些擔心的問道.

"我倒是不擔心阿芙洛狄忒,她好歹也是神族,沒那麼容易出事的,我只是擔心萬一遇到岔道,她走錯路就麻煩了."潘多拉也表示了自己的擔憂.

"你們在說我什麼?"我們這邊正說著,沒想到阿芙洛狄忒自己就回來了.

我看了看她問道:"前面情況怎麼樣?"

"有點不好."阿芙洛狄忒突然冒了這麼一句,搞得我們都是一愣.

"你說的不好是什麼意思啊?"

"前面有戰斗痕跡."阿芙洛狄忒說道.

"戰斗痕跡?"

"在這種地方?"

拉達曼提斯和克利斯締娜都驚訝的看著阿芙洛狄忒問道.

阿芙洛狄忒點頭道:"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應該是山谷的內部出口,那邊的地勢明顯平坦了一些,但是附近有一大片區域的樹都被放倒了.而且看樣子不是自然倒伏的,而是被撞斷的.我在附近還看到了一些燒過的痕跡,有幾棵大樹也明顯被燒著過,此外還有的樹干上有利器切割的痕跡."

潘多拉皺眉問道:"有感覺到魔力波動或者神力波動嗎?"

阿芙洛狄忒搖頭道:"這個我沒注意!"

聽到這個話我差點沒一跟頭栽地上.我就說阿芙洛狄忒之前自告奮勇的跑前面當偵察兵純屬興奮過度的行為,根本就不是她經常做這個.作為偵察兵,你最起碼要把附近的情況都搞清楚才行啊.可是阿芙洛狄忒雖然戰斗力還湊合,但是這個戰斗經驗就真的是不敢恭維了.居然連如何勘察戰場都不知道.分析戰場遺留的能量波動就可以大致判斷出戰斗雙方的魔法能力的類型和強弱,這麼簡單的事情阿芙洛狄忒居然說她沒注意.

"我們還是過去看看吧."孔雀性格比較直,看到這個情況就直接提議道.

現在除了這個辦法也沒別的辦法了,我只好帶著他們往前走.好在阿芙洛狄忒也不是白癡,她只是經驗不足,但腦袋不笨,所以她至少還知道那個地方的戰斗痕跡不是剛剛留下的,應該至少有一天時間了.

既然戰場已經有一天以上的時間了,那麼交戰雙方就應該已經不在附近了,這樣我們才能放心大膽的靠近.

雖然阿芙洛狄忒說前面就是戰場,但是等我們真的走到了才發現這個所謂的前面其實應該是前面很遠才對.當我們轉過一片樹林之後果然看到了那個戰場.方圓幾百米的區域都變成了空地,原本還算密集的樹木幾乎全部倒伏在地,一些樹木分明就是被巨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撞斷的,不但主干部分有明顯的折斷痕跡,甚至連樹根附近的泥土都被掀起來一大塊,要是樹干再堅硬一點,估計樹根就得從土里出來了.

相比之阿芙洛狄忒這個二把刀的偵察兵,這里的其他人中除了潘多拉很少直接參戰之外,其他人員都是戰場上滾出來的,所以勘察戰場環境絕對是行家里手,而且我還把更加專業的國王也給放了出來.作為英靈,國王可是諸多戰死在戰場上的士兵的靈魂凝結而成的亡靈生物.這些士兵們什麼樣的戰場沒有見過?他們的記憶就是做好的戰場分析資料.

經過我們的一番勘察,很多信息立刻就被發現了.

拉達曼提斯首先說道:"參戰的不止一兩個生物,應該有超過二十個生物在這里混戰,地面上發現了多種不同的腳印.其中有兩只生物的體積應該很大,那邊的樹木都是被其中一只生物壓斷的,我在樹干斷裂處看到有血跡,那個生物可能受了傷,而且傷口不是樹木造成的,血跡很廣,數量很大,看起來傷的不輕."

克利斯締娜也開口說道:"空氣中有很單薄的魔力波動,對方用的不是魔法."

孔雀也點頭道:"對方用的是妖術,我能感覺到妖氣,而且很重.你們可能沒注意,周圍還有一些死掉的生物的靈魂,這里可能有一只或者幾只邪派的妖魔."

潘多拉跟著後面說道:"我還感應到了一絲微弱的神力波動,這里可能有神族插手了."

"你們就這麼隨便看看就能發現這麼多東西?"阿芙洛狄忒驚訝的看著我們問道.

國王直接走過來,雙眼射出兩道綠光在我們面前交彙投影出一幅畫面,畫面中可以看到兩只巨獸帶著一大幫小怪物在戰斗,而且其中一只被打成了重傷.這個畫面並不是定格的,而是在不斷變化,看起來就好像連環畫一樣,不過中間似乎是缺少了一些畫面,所以稍微有點不連貫,不過大概意思能看明白.

等我們都看完了,國王收回畫面才開口說道:"我剛剛吃了一個參戰小怪物的靈魂,這是他的記憶碎片,不過這家伙死的早,戰斗的結果他沒看到."

"不帶你們這樣的!"阿芙洛狄忒看著剛剛投射出來的畫面,覺得自己這個偵察兵好丟臉.除了發現這里是個戰場,她幾乎沒有帶回任何有用的信息,相反我們卻是僅憑一點點痕跡就判斷出了很多東西,國王更是來個了戰場重現,只不過畫面不全而已.

潘多拉開口說道:"從畫面里還是沒有看到神族的痕跡."

我打斷她說道:"這個你有點不了解情況.日本這邊的神族比較混亂,牛鬼蛇神,什麼東西都能成神,所以有些神族可能會看起來比較不起眼.你可以想象一下,當初的奧林匹斯神族要是連給神殿打掃衛生的都算成是正牌神族,會是個什麼樣子.日本這邊基本上就是那樣."

潘多拉聽完之後驚訝的問道:"日本這邊是這樣的嗎?"

孔雀很認真的點頭道:"確實如此.我之前聽說日本這邊有種很常見的神族生物叫做河童,長得就跟鴨子和青蛙雜交出來的生物一樣,唯一能算的上法術能力的就是可以噴射高壓水柱,威力都還不如普通魔法師的一級水箭術,打在普通人身上頂多也就是把人沖個跟頭,水箭術好歹還能在人身上開個洞出來,這個連洞都穿不出來.而且這些家伙離開水之後時間不能太長,不然就會死掉.肉搏戰的能力還不如你們那邊很常見的初級石像鬼.只要不害怕,三五個農民拿著鋤頭就能把他干掉.你說這樣的生物也算是神族,要是我們剛剛看到的生物里面有神族存在,你能看的出來嗎?"

潘多拉聽完之後面色古怪的說道:"果然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之前的經驗就派不上用場了.從我感覺到的神力來看,參戰的神族確實是實力很弱.這倒是和你們說的比較接近.我一開始還以為對方沒有出手,我感覺到的知識他身上散發出來的一點點神力呢!"

"如果只是散發出來的一點點神力就有這種強度,那本體應該是個什麼實力的?"我轉身問潘多拉.

潘多拉稍微想了想道:"應該有我三分之一的實力吧."

"那也不算很弱了吧?"克利斯締娜問道.

"可你們說了對方很弱,所以我覺得這個可能就是對方施展技能剩下的神力,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方的實力可能就介于七百到八百級的野生魔獸的戰斗力之間."

"七八百級?"克利斯締娜聽完感歎道:"果然不是一般的弱啊!"

"你們覺得這個戰場是什麼原因產生的?"拉達曼提斯忽然問道:"會是我們那三個目標的原因嗎?"

我搖搖頭道:"根據松本正賀給我們得資料來看,那三個家伙還是挺強的,不會實力爛到這種程度.所以我估計這只是一場意外的戰斗,只不過恰好戰場讓我們碰上了而已.再說這個痕跡看起來至少有兩天半了."

"確切的說是三天."國王說完又補充道:"那個靈魂是這樣記憶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的計劃就不用做出任何調整,直接前進就行了."潘多拉說著就問到:"之前那個松本正賀提供的情報里說那三個家伙所躲藏的地方有一座神殿一樣的建築,這地方看起來面積不小,我們要怎麼找?"

"關于這個,我覺得很簡單."我說著就轉向了孔雀,然後說道:"麻煩你了."

因為我之前就和孔雀說過這個事情,所以她立刻就開始執行了起來.

其實我的方法非常之簡單,形容起來只要四個字就夠了,無外乎"打草驚蛇"而已.

隨著我的提醒,孔雀突然放開了對自身力量的約束,一股龐大到恐怖的澎湃神力瞬間蕩漾開來,我們甚至能看到附近的植物葉片都被一種看不見的氣浪推動著晃了一下,而周圍原本很安靜的森林也是瞬間就熱鬧了起來.各種隱藏在這片山谷中的怪物就仿佛地震前忙著搬家的各種小動物一般慌慌忙忙的跑了起來,一瞬間整個山谷都沸騰了.當然,我們不是要去打獵的,所以對這些家伙的反應我們是完全沒當回事,我們所注意的是另外一種東西.

三種看不見摸不到但是可以被清晰感應到的氣息突然就爆發了出來,但是這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快,而且,我們能明顯感應到這個氣息並沒有爆發到最大程度就被強行壓了下去,就好像一個人本打算尖叫,但是聲音剛起來就突然壓住了一樣.雖然我說不上來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但是我們確實是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對方急忙壓住了自己的氣息擴散,只可惜我們還是感覺到了.畢竟我們是有准備的在等著這個氣息的出現,所以哪怕是一點點的氣息泄漏我們也會注意到.

"在那邊."幾乎在感應到氣息的同時我和孔雀就同時將目光轉向了一個方向,隨後克利斯締娜和潘多拉他們也都反應了過來.

神族都是很強大的存在,這就好像部隊里面的特種兵一樣.這種存在對于危險的感知已經深入骨髓變成了本能一樣的東西.剛剛孔雀有意放出的就是混合著殺氣的神力,這龐大的威壓擴散出去,對方幾乎是瞬間就被感應到了.同時,因為這個氣息太強大了,所以就好像猛地在別人耳邊大喊一聲的效果一樣,對方被嚇了一跳,並且本能的放出了自己的氣息去抵抗,只是他們在發出氣息之後立刻就意識到了自己是來避難的,不應該回應這種氣息爆發以免被發現.只可惜他們發現的有點晚了,雖然及時壓制住了氣息,但是擴散出去的部分已經足夠指明方向了.

我們這邊都是高手,一動起來立刻就是高級技能.幾乎是幾道光芒或者旋風吹過,我們這一幫人就全都消失在了原地,然後就見前放的一排樹木都被撞飛了出去,而我們則是速度絲毫不減得直接一路跟推土機一樣推了過去.

對方在聽到那由遠及近快速接近的斷裂聲之時就知道自己被發現了,但是對方也沒想著趕緊跑,因為他們已經沒得跑了.

這幫家伙游說八歧大蛇到高天原神族挖人,所以他們直接得罪了高天原神族,加上原本就和天照有過節,所以這個高天原神族肯定是容不下他們了的.至于八歧大蛇,他雖然不能說像高天原神族那邊一樣恨這幾個家伙,但是對他們也沒什麼好印象,至于這個原因嗎……別人雖然不清楚,但是他們自己可是很清楚的.反正,現在他們出去的話,在日本等于是人人喊打.如果能在這里干掉我們這些來找麻煩的人,他們或許還能繼續隱藏下去,可是如果跑出去,那就必然會被追殺,所以他們現在跑出去,還不如留下來拼一下.至于說我們可能不是來找麻煩的這個可能性……他們壓根就沒往那個方向去想.之前爆發的殺氣先不說,你見過哪個客人這麼氣勢洶洶的一路跟推土機似的的推過來的?

"你的方法果然有效."孔雀停在了密林中的一座建築前看著剛剛趕到的我說道.雖然我之前就和她說了這個方法,但是她之前也不知道是否有用,現在看到結果了她才確信這個方法確實有效.

我們這邊剛說完,阿芙洛狄忒他們也終于陸續追了上來,看著眼前的建築,他們也都知道了我們的目標沒錯.根據松本正賀的情報,這地方就這麼一座建築,所以不可能搞錯.

就在我們這邊全部到齊之後,那邊的那座神社一樣的建築的大門也終于打開了,而我們的三個目標則是一起從里面走了出來.不過,當我們看到這三個家伙的時候,都是一愣神,因為眼前這三位居然和我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

松本正賀給的情報中只有這三個生物的名字,以及大概的實力范圍,但是沒有相貌方面的描述.據說這主要是因為這三位很少出現在公眾面前,所以知道的人不多,影像資料什麼的就更是一點沒有,所以他們的外貌至今也沒多少人知道.好在這地方就他們三個強力神族,所以不用擔心搞錯,只是眼前這三個東西要不是一身的神力,搞不好我還就真的把他們給忽略過去了.

"我靠,這都是什麼東西啊?"克利斯締娜看到這三個所謂的神族也是嚇了一跳,沒想到所謂的神族居然會長成這幅德行."雖然說高天原神族的神祗都比較奇葩,這三位位面也太個性了點吧?"克利斯締娜說著就看向我問道:"確定沒搞錯目標嗎?"

"本來挺確定的,被你這麼一問我就不太確定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一章 混戰的原因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戰三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