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麻煩大了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麻煩大了

"我們無意傷害你,只是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你只要不干擾我們的行動,我們可以相安無事,所以,你沒必要對我們有這麼大的抵抗心理.你的抵觸只會增加無端的戰斗."

"這是我的地盤."那只哈納斯女妖終于說話了,這是個好的開始,至少對方說話就代表可以談了.

我點點頭道:"這里確實是你的地盤,但我們也不是想搶奪你的什麼東西,只是要找些人."

"找人?"那個哈納斯女妖驚訝的看著我問道:"你說的是那群很吵的家伙?"

"吵不吵我不知道,不過我這里有張魔法影像可以給你看一下."我說著就將之前得到的影像展示給了那個哈納斯女妖看了一下,然後說道:"我們要找的人就在這個影像中,不過不是全部,而是其中的一部分."

那只哈納斯女妖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如果是這些人的話,應該就是我說的那群人了."

"那麼請問這些人現在在哪?"

"正在那邊打洞呢."哈納斯女妖指了下洞穴深處.

"打洞?"

哈納斯女妖點點頭道:"他們那群人來了之後就開始在牆壁上打洞,吵得要命.我們之前也襲擊過他們,只是他們的隊伍里還有幾個比較厲害的人,我們只干掉了他們之中的一個人,但是我們這邊卻有兩個姐妹受傷了,所以我們覺得這些人不好惹,就暫時沒有再去碰他們."

我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我們的利益就是一致的.那些人現在是我的敵人,但是我需要抓活的,要將他們帶到一個地方去.你們正好也覺得這些人很討厭,那麼我們合作,將這些人擊敗,之後我將他們帶走,你們就清靜了."

"不錯的提議,但是對方的人群中有兩個很厲害的家伙,你能對付他們嗎?"

"能不能對付是我的事情,你只要帶路就行了."

"那好吧."那個哈納斯女妖指了下國王道:"現在可以讓他放開我了嗎?"

我只是看了國王一眼,國王立刻將武器收了起來,然後重新回到了我的身邊,而那邊的哈納斯女妖則是揮舞了兩下翅膀飛了起來,然後指著前方道:"跟我來吧."

有個帶路的就明顯方便多了.這地方可不是只有一只哈納斯女妖,再說就算沒有哈納斯女妖,這里也有別的怪物,但是有了一只哈納斯女妖帶路之後,我們得進程就變得容易的多了.那些怪物全都被哈納斯女妖給驅散了,至于其他的哈納斯女妖,雖然沒有露面,但是我們卻知道她們就在附近.

哈納斯女妖這種生物雖然比較凶悍,但是群體內部還算比較和睦,算是少數幾種有感情的亡靈生物,當然這個感情僅限于族群內部.

這邊的地洞比起之前的墓穴要明顯寬敞很多,但是岔道也非常多.從這邊拐過幾個岔道口之後我們就聽到了前面傳來的叮叮當當的敲擊聲,明顯有人正在那邊敲擊牆壁,應該就是哈納斯女妖告訴我們的惡魔營地的那幫人正在那邊挖洞的聲音.

對于一般的大型行會來說,人員配置都會比較齊全,比如說會有一些專門從事輔助工作的玩家.像是我們行會就有專門的工程部,里面有很多非戰斗類玩家.他們的能力各種各樣,其中也包括土石開挖之類的活計.不過惡魔營地只是個微型行會,不足一百人的行會根本不可能有什麼太明顯的分工,能把戰斗人員的職業體系搭配開就已經相當不容易了,更別提輔助玩家了.所以,他們的挖掘工作用的就是最原始的方法,幾個人站在那里一人拿著一個鐵鎬在那里一下一下的往下敲,等第一批人累了就換人,反正是人閑工作不閑,總有人在忙活.

"那就是你們要找的那幫人了."帶我們來的哈納斯女妖指了下前方不遠處的亮光說道.

我們這邊除了我的魔寵和我之外就只有那個精英國王騎士還跟在身邊了.我有完美黑暗視覺,我的魔寵也都繼承了這樣的能力,而精英國王騎士本身就是亡靈生物,黑不黑的對他完全沒影響.哈納斯女妖本身就是這里的生物,自然更不在乎了.但是,那些惡魔營地的卻是沒有我們這麼方便的能力.他們大多都是正常玩家,只能在有光線的環境下才能看清周圍的環境,所以對于這樣的地方他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不用點什麼東西照明的話根本就看不到東西.

雖說需要照明,但是這些家伙明顯的准備充分.他們使用的並不是簡易火把.那玩意便宜倒是便宜,就是煙太大,而且照明效果很不好,一不小心還會爆炸.當然,火把本身是不會爆炸的,關鍵是地下洞穴里搞不好就有沼氣什麼的.據說之前還有玩家在一個天然洞穴內發現了天然氣,然後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舉著火把就進洞了,最後好像那個山洞就變成了露天的,上面壓著的一座小山包整個都不見了.所以說在不清楚環境的地洞里使用火把其實是挺危險的.

這些家伙都沒帶火把,他們用的照明設備是一種光系魔法裝備,使用魔晶石供能,只要一小塊就能幾乎無限制的使用下去.畢竟照明用的能量比較少,一般的魔晶石也能支撐很長時間.

這種光系照明設備的個頭比較大,看起來就好像過去的那種手提式的煤油燈,現在部分小區里保安巡夜使用的那種手提式的大型電筒也和這個東西類似.這個東西雖然體積大了一點,而且比較重,但是照明效果還是不錯的.不但可以像手電筒一樣將光束聚攏成一束照射遠處的目標,還可以打開燈罩變成電燈泡一樣的狀態,這樣就可以照亮附近的一大片范圍.

現在這些家伙用的就是第二種模式,他們將燈罩打開,將這些東西放在附近的地面上,這樣就形成了一片有著充足光照的區域,方便他們干活,而且那些外圍的光源發出的光還可以起到預警作用,有別的生物進入到這個范圍就可以提前預警了.

"對方用了燈誒."看到這個情況,凌忽然出聲提醒了我一聲.

我點點頭道:"我知道,看起來我們可以占點便宜了."

對方用燈就說明他們需要光明,而我們卻不用,所以只要摧毀那些照明設備,我們就可以讓對方全都變成瞎子,至少也能讓其中的大部分人失去觀察能力.

決定好了目標之後我就開始安排魔寵准備下手,對付這些照明設備當然不能靠近,不然對方看到我們的樣子就知道是什麼人襲擊他們了.我們要保持隱蔽,這樣才能對對方造成心理震懾.

"維多利亞,這里交給你了."

"了解."

我的魔寵里一直就很缺遠程攻擊單位,維多利亞雖然不是專職干這個的,但自從奧林匹斯山一戰之後她的遠程能力就獲得了很大的提升,現在倒是很適合干這個了.

將她的狙擊弩架了起來之後維多利亞就開始瞄准最近的一個照明設備,在確認瞄准之後她的手指微微一動,一根二十厘米長的光錐直接電射而出,瞬間便將放在地上的那個設備擊得粉碎,附近的光源瞬間就缺了一塊.

"什麼聲音?"

"有敵人.戒備!"

光源突然消失,惡魔營地的那些人自然是知道有人襲擊了,只是剛剛我們用的是遠程攻擊,速度太快,他們根本沒看到任何東西,就感覺其中一個光源突然就消失了.指揮人員慌忙讓大家聚集到了一起,然後戒備的看著外面,就擔心突然從什麼地方撲出來一個怪物.

這些人正緊張的戒備著,冷不防的突然又是啪的一聲響,然後就看到又是一個區域黑了下來,明顯是再次有照明設備被摧毀了.

"到底是什麼情況?"那邊惡魔營地的人開始不淡定了,有人緊張的叫喊了起來.

回答他們的是兩聲同時響起的破裂聲,兩個位于不同位置的照明設備突然同時爆裂,然後瞬間就又多了兩塊區域變成了一片漆黑.

事實上雖然我的魔寵中很少有會射箭的,但我自己卻是有複仇者狙擊弩,所以我也是可以進行遠程打擊的.剛剛就是我和維多利亞一起出手,所以才同時滅掉了兩個照明設備.

那些惡魔營地的人雖然在周圍放了不少照明設備,但是加一塊也不超過二十個,這一下就少了四個,周圍立刻就黑了一大片.還沒等他們稍微緩和過來一點,卻是突然看到其中一個照明設備向著洞穴深處閃電般飛去,然後眨眼間就帶著一串光亮消失在了通道深處.

其實剛剛這一下是我讓飛鏢干的.這個設備雖然也不算太小,但是飛鏢勉強還能帶的動,即便是因此降低了很多速度,可以飛鏢的速度,就算慢了很多也不是人眼能夠捕捉的.所以那些人看到的就是其中一個照明設備瞬間就飛走了.

等把那個設備帶到他們看不到的黑暗區域後,飛鏢就將其破壞掉又跑了回來,而我們這個時候也是再次出手,而且是連續射擊,瞬間周圍一大片都變得如同他們來到這里之前一樣黑漆漆的了.

"小心保護剩下的魔法燈."惡魔營地的人終于意識到了我們在有意消滅他們的照明設備,而且他們也已經猜到了,我們肯定是能在黑暗中自由行動,所以才會優先打擊光源,這樣等一會完全黑下來了,他們就會徹底陷入被動.和一群能夠在黑暗中看見東西的人在黑漆漆的地洞里戰斗,那明顯是自討沒趣的行為.

盡管這些家伙已經意識到了需要保護光源,但我們的行動太快,眨眼之間現場就只剩下了三個光源,而且都集中在了他們的身邊.

這些家伙現在聚集的地方是位于天然洞穴側面牆壁上的一段通道內的.外面的洞穴其實很寬敞,寬度差不多有三十多米,洞頂高度也在十米以上,可以說是非常寬闊的一段通道,不過他們所在的那段通道卻是這個自然形成的主通道側牆上的一段他們自己挖出來的通道.

為了減少工作量,他們的通道挖的並不寬,最多也就夠三個人擠成一排.目前這條通道已經有十幾米深了,里面擠了十幾個人,外面還有一群人站在洞口,但是照明設備就只剩了三個,其中一個被洞口的一名玩家拿在手里,另外兩個都在他們挖出來的通道內部.

站在洞口的那個家伙現在正在往回裝那個東西的燈罩,顯然是想將這個照明設備變成電筒形態,然後就可以拿來照射遠處的目標了.不過可惜,不知道是緊張還是什麼原因,這家伙手一滑居然將燈罩弄掉了.正當他低頭彎腰的瞬間,一根光矢突然橫向飛來,啪的一聲他手里的照明設備也變成了一地碎片.

最後三個光源一下就只剩兩個了,那些人也是緊張的要命.相比之強大的敵人,看不見的敵人其實才是最嚇人的.這些家伙現在看到光源一個個的減少就知道有人襲擊了他們,可是偏偏還就看不到是什麼人在襲擊他們,這種情況讓他們非常的緊張.現在哪怕是周圍突然亮起來,然後讓他們看到千軍萬馬堵在那里,都比這個狀態要讓人放心一些.

正因為知道他們這樣會緊張,所以我們才故意這麼干的.看著剩下的連個光源,我開始帶著魔寵們向前靠攏.沒有了外圍的光源,洞口附近已經變得一片漆黑,我們完全可以稍微靠近一些了.

事實上我們現在就算站在洞口外面的那片有著微弱光亮的區域,里面的人也是很難看大我們的.站在亮的地方看黑的地方,人的眼睛往往無法捕捉目標,即便那個黑的地方也只是比亮的地方黑了一點點,但你就是看不清,所以說他們現在有光源反而是給自己增加了麻煩,可偏偏他們還不能關閉光源或者把光源扔過來,因為一旦進入徹底的黑暗環境,他們會更加被動.

盡管他們拼命想要保護好那兩個光源,但我們這邊卻還會找到了機會.那兩個光源被保護在他們挖掘的洞穴內部,外面還站著幾個玩家,從洞口看過去根本看不到光源,所以沒有射擊角度.但是,我忽然發現只要稍微高一點,從前排的人頭頂就可以看到後面人手里抱著的光源.

確認到目標所在之後,我立刻把鐮刀放了出來.簡單的下達命令後,鐮刀立刻對著洞頂射出了一根蛛絲,確認蛛絲牢固之後,鐮刀迅速的順著蛛絲爬上了洞頂.在空中翻了個什,將八條鐮刀般的長腿插入洞頂的岩石之中固定身體,然後鐮刀直接瞄准了那些人後排的那個光源,然後蛛絲噴射.

緊張兮兮的守在洞口的那幫人就看到一條白線一閃,那個抱著光源的人突然覺得手里一輕,他本能的握緊,結果整個人都被向前帶飛了起來,接著他就撞到了前排幾個人的背上,一下將前面的人給撲倒在地,手里的光源也脫手被拽了出去.

看著被鐮刀用蛛絲釣出來的光源,維多利亞一抬手就是一根光錐,直接將那個光源射爆,周圍瞬間變得更加黑暗了.

有經驗的人都知道,在那種完全漆黑的環境中,人造光源其實是照不了多遠的.原本有一大堆光源還好點,這下被打的只剩一個之後,周圍立刻就陷入了一片恐怖的黑暗之中,只剩最里面為開挖洞穴的人提供照明的那個照明設備還在,出了它的照射范圍,外面就是一片徹底的黑暗了.

這種緊張的氛圍讓里面的惡魔營地的玩家一個個神經都快繃斷了,尤其是之前被撞倒的那幾個人和抱著光源的人,他們甚至都沒搞清楚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有人抱怨著.

"那幫人是不是故意害我們的啊?"有人在後面說著,但是沒有得到回應.

我在外面看著里面緊張的人群,然後尋找了一下發現似乎找不到什麼路線可以直接襲擊到那最後的光源.稍微想了想,我直接將沙夜子叫了出來.作為怨靈,沙夜子起碼還保持有最基礎的穿牆能力,所以她是現在唯一適合過去執行偷襲任務的魔寵了.

在得到我的確認後沙夜子直接就從洞穴頂上的岩石內部潛伏了過去.事實上幽靈穿越障礙物是有距離限制的,沙夜子因為本身實力比較強,加上吸收了新的靈體強化了自身,所以現在的實力比以前有大幅度提升,這才能保證穿透這麼長的一段岩壁過去搞偷襲.

小心的潛伏到了那邊的洞穴頂部,下面就是那個光源了,然後沙夜子直接一鼓作氣從洞頂撲了下去.

這個洞穴是這些人自己挖出來的,高度只有兩米而已,所以沙夜子發起攻擊的時候距離光源一共就只有一米多遠而已,這麼點距離幾乎是眨眼就到,那守衛光源的玩家只感覺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個白色的東西閃了過去,可是下一秒周圍就陷入了一片漆黑.

一擊得手的沙夜子也不再停留,直接一頭紮入地面下的岩石中潛了回來,而那邊的洞穴內卻是已經一片混亂了.

"哈哈,這些家伙開始慌了!"

回到我身邊的沙夜子回頭看了看那邊的洞穴,里面的人群都在緊張的四處亂摸,站在外面的人甚至拿著武器在胡亂的揮砍,可惜啥都沒碰到.

我看了一眼身邊的哈納斯女妖,然後道:"作為暫時的盟友,現在是不是該你們表演一下了?"

那個哈納斯女妖對于我們的話並沒有任何異議,直接就飄了出去,而與此同時,我還看到周圍的洞穴中又陸續的飛出來三四個哈納斯女妖,她們開始逐漸靠向洞穴入口,然後又再次發出了之前我們聽到的那種奸笑聲.

本來因為突然看不見東西,那些人就已經感覺有些緊張了,現在突然聽到哈納斯女妖的尖笑聲,一個個就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在那種黑暗的環境中,人的恐懼會被放到到極限,這種時候只要給一點點心理暗示,大多數人都會本能的開始感覺到恐懼.

對于現在這個情況,我稍微有些得意,並且我很快就將另外一個沒怎麼召喚過的魔寵放了出來.

瑞貝卡是一只變異幻獸,她可以根據敵人的恐懼將自己轉化成對方最害怕的東西,而且對方越是恐懼,她的力量就會越強.簡單點講瑞貝卡的內力就是恐懼吸收,如果敵人完全被她嚇破膽了,那她就將擁有和對方恐懼的事物相似的能力,此時對于被她嚇壞的人來說,她幾乎是無敵的,因為在強大地人也不可能戰勝自己心中最恐懼的東西,除非你能做到完全消除恐懼,什麼都不懼怕.

周圍雖然一片漆黑,但瑞貝卡得能力是類似于幻術的能力,直接作用于神經系統,即便是看不見也並不影響能力發揮.

我這邊才剛把瑞貝卡放出去,那邊的洞穴門口突然就傳來了一聲變調了的驚叫聲.這聲音可以聽出來應該是個男性發出來的,但是這聲音卻是又有點像女性的聲音,甚至還有點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雞發出的聲音,這已經是不是正常的人聲了.可以想象那個發出聲音的家伙絕對是已經被嚇到快要崩潰的地步了,不然不可能發出這種聲音.

雖說那邊的那個家伙的聲音已經完全嚇變調了,但是因為瑞貝卡使用的是幻術攻擊,所以我們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麼.從我們這邊看過去,瑞貝卡就還是瑞貝卡,她就站在那里,根本就沒動也沒變成怪物.

人在精神失控的情況下根本就沒辦法按照正常思維去理解,正常來說現在聚集在一起才是正確選擇,但是那家伙現在已經失常了,所以他直接就從通道口沖了出來,然後一邊時不時的回頭看瑞貝卡一邊向著洞穴深處跑去.

在這樣漆黑的環境下那家伙其實是看不見瑞貝卡的,他之所以回頭看,完全是因為瑞貝卡的幻術在他的腦子里建立了他恐懼的生物的形象,所以這個家伙才會跑的這麼歡暢.

聽著逐漸遠去的聲音,那邊惡魔營地的領隊人物立刻大叫著:"該死,誰跑出去了?都別亂動,聚集在一起.誰身上還有火把的?趕緊拿出來點上."

這人不說很多人都給忘記了,畢竟這種情況大家都已經嚇壞了,所以沒有人想到要去點火把,畢竟之前用的是魔法燈,所以一時之間沒能轉過彎來.

火把這東西雖說有時候不是很安全,但大部分情況下還是挺好用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這玩意便宜啊,所以只要有空間道具的玩家,通常每個人都會帶上一兩根備用.這邊的玩家里顯然是有人有這種設備的,所以他們迅速的拿出了火把就打算點燃,只可惜我們並沒打算讓他們重新恢複視線.

就在靠近洞口的一個家伙倉皇的拿出火把准備點燃之時,他突然感覺肩膀一緊,接著整個人就騰云駕霧一般的飛了出去,不過還沒等落地他就突然感覺有個溫溫的東西貼在了自己嘴上,他很想叫,可惜那東西封住了他的嘴,根本張不開嘴也叫不出聲,而且沒等他反應過來身上也被那種東西給粘住了,而後他就感覺自己被很多只手抓著在空中一通翻滾,再然後就啥也不知道了.

和這個家伙的疑惑不同,看著頭頂上鐮刀的麻利動作,我直接伸了個大拇指出來.剛才那家伙其實是被國王抓住肩膀扔出來的,不過他在空中就被鐮刀射出的一團蛛絲球封住了嘴巴,然後不等他反抗,鐮刀又用一根蛛絲將其從空中拽到了自己身邊,然後就看鐮刀用一根蛛絲倒掛在洞頂上,八只腳抓住那個玩家一通快速的翻滾就將那個家伙用蛛絲給裹成了木乃伊.從第一個蛛絲彈封住那家伙的嘴巴開始,到他完全變成木乃伊,整個過程加一塊都沒用到三秒,快的難以想象.而在完成了這個活人木乃伊之後,鐮刀又用屁股後面的巨大蟄針在這家伙的大腿上補了一下,瞬間就讓還在那里跟個蟲子一樣扭個沒完的家伙徹底安靜了下來.

這個蟄針是鐮刀的攻擊武器之一,而且可以注射多種不同毒素,其中最常用的就是這種麻醉毒素,只要一小點就能讓人身體失衡,戰斗時只要蟄一下就可以讓一個戰斗高手變成醉拳大師,稍微增加點劑量更是可以讓任何沒有毒素抵抗的人直接睡過去,而且只要鐮刀不願意,你就別指望醒過來了.

成功封住一個家伙之後我們這邊的速度繼續加快,國王站在洞口一個一個的把里面的人全都扔了出來,然後鐮刀張開自己的八只腳在空中編織了一張大網,接住一個人就立刻打包好放在地上,很快我們身邊就堆滿了一個個的白色木乃伊.

"OK,這是最後一個了."清點完身邊最後一個木乃伊,凌對我說道.

"好的,人員收集完畢,我們趕緊回去找阿修福德他們吧,我估計克利斯締娜他們和阿修福德應該都已經完成自己的任務了."

"說的也是,我們已經耽擱不少時間了."

因為我們在捕捉這些惡魔營地玩家的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超高效率,那邊的哈納斯女妖們都已經對我們非常的尊敬了.這些家伙之前不怕我們只是因為沒見識,但是她們並不傻,看到我們的實力之後就直接放棄了抵抗之心,再說我們之間也確實是沒啥沖突存在.

簡單的告別了一下之後,我們就在精英國王騎士的帶領下離開了哈納斯女妖的領地,臨走的時候這幫哈納斯女妖還非要送我點禮物,結果我萬分不好意思的收下了他們的禮物.不過說實話,這個禮物還真是讓人受不了,因為這種所謂的禮物其實是一種洞穴生物死亡後剩下的皮膚組織.對于這個東西哈納斯女妖們似乎很喜歡,可惜我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為了不得罪人家,我只好先收了起來.

在精英國王騎士的帶領下離開這個墓地群之後我立刻返回了任務地點,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回來的居然是最晚的.其他人的動作都比我快,不過他們也沒比我快多少,等我回來的時候他們也就是剛剛到位而已.

"紫日你那邊都抓到了嗎?"看到我回來,阿修福德立刻就迎了上來.這本來就是他的任務,所以他當然是最關心任務完成情況的.

對于阿修福德的問題,我並沒有回答,而是直接打開了大地之門將那些蠶繭都給倒了出來.不過,在把這些家伙弄出來之後我卻是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那個……阿修福德,我剛剛似乎想到了一個問題,看起來我們可能有點麻煩了."

"啊?什麼麻煩?"本來看到大家都按計劃把要抓的人都帶了回來阿修福德還挺高興的,可是冷不丁的突然聽我這麼說了一句,立刻就讓他擔心了起來.

對于我說的麻煩,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想到.事實上克利斯締娜也想到了,而克利斯締娜想到的原因也是和我一樣,就是因為剛剛放出那些被捆成了蠶繭的家伙的時候我召喚的大地之門.

阿修福德的這個任務本來難度只是一般,之所以變的這麼難,主要就在于限制一切處傳送之外的空間類能力.我之前就是用大地之門將這些家伙帶回來的,但問題是從這里再往前就進入任務區域了,而一旦進去,我們不但召喚類的技能會失靈,連空間門也打不開了.而且,因為這個任務限制人數,所以我們還不能提前召喚魔寵.

本來以任務難度,我們就算不召喚魔寵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問題是我們現在抓了五十多個玩家回來,而且這些人全都被我們捆的跟粽子一樣.我們這里一共就只有八個人,就算一個人扛兩個,也只能搬運十六個人,可是俘虜一共有五十多個,這要我們怎麼搬?

"老公,我想我知道我們的麻煩是什麼了."阿修福德他老婆愛麗絲也注意到了問題所在,而偏偏這個問題貌似還沒法解決.

論戰斗力,我們這邊的八個人絕對能輕松搞定幾萬普通玩家,可問題是,你再強也是一個人,就算你力大無窮,難道你能一次扛著十幾個人移動?不是扛不動,而是根本沒法扛!

"到底是什麼問題啊?"阿修福德還是沒有理解.

克利斯締娜看他還是不理解,就出聲給他解釋了一下,隨後阿修福德就突然傻掉了."糟糕,怎麼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

"我說,我們要不然只帶上十幾個對方的指揮人員過去行不行啊?"夜之子提議道.

"我們又不知道那些小矮人的態度,萬一他們就是要所有人怎麼辦?"克利斯締娜反問道.

我點點頭道:"甚至于我們現在抓這些人過來都是臨時起意,根本就沒有任何根據,我們根本都不確定這些人到底是不是可以消除那些NPC的怒火,要是他們根本不聽我們解釋要怎麼辦?"

克利斯締娜想了想說道:"我們現在還是不要討論更廣泛的事情,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怎麼把這些人弄過去,不管怎麼說這些人都是我們的一個辦法,誰也不能保證一定成功,可是我們也不能保證一定就會失敗,多少總是要試驗一下的.至于方法失敗的事情,那個等真的不行了再說吧."

事實上現在克利斯締娜說的辦法也是我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了.不管如何我們並不知道那個洞穴人種族到底是個什麼態度,我們現在在這里患得患失的瞎猜根本就沒有意義,還不如先把手里的這些人送過去,不管有沒有用,起碼可以試一下,多少是個機會不是?

不過,雖然說是個機會,可是問題轉了一圈回來,又回到了原點上,這些人我們到底要怎麼弄進去呢?

夜之子想了想道:"要是我用傳送能力帶人的話,在不計較魔力消耗的前提下,我其實可以帶八個人的."

"我們這里有八個人,每個人帶八個人,把這些人全都弄走是綽綽有余的."阿修福德忽然興奮的說道.

我搖了搖頭道:"夜之子是特殊情況,我讓你帶八個人,你試試?"

被我這麼一問阿修福德直接就啞火了.對我和克利斯締娜他們來說,只是來幫忙的,成與不成我們反正都出力了,這個就算是還過人情了.可是對阿修福德來說不是這樣,任務的成敗關系到他們的切身利益,所以他現在是最著急的.

"要不然我們雇人怎麼樣?"克利斯締娜忽然提議道.

聽到克利斯締娜的提議我們都是愣了一下,這個方法還別說,貌似還真的可行.阿修福德他們的這個任務改變的並不是任務地圖上的限制,而是對我們這些參加任務的人做了限制.比如說那個讓人討厭的封閉空間能力的設置,我們這里有七個人都被封閉了那個空間能力,可是剛剛加入的奧蕾西婭就不受影響,貌似她可以很簡單的打開自己的空間裝備,因為她並不是任務內設定的任務人員.這個任務空間允許別的沒有算在任務內的玩家出現在任務區域,只是這些人不能算作任務人員,有些事情他們不能做而已.

當然了,即便是奧蕾西婭能打開空間裝備也沒有用,因為她現在還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人,即便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可以隨時批准她入會,但是行會福利還是要去艾辛格領取,現在的奧蕾西婭根本沒有我們行會的那些標准配置,也就是說她身上的空間道具也就是她之前的那些空間道具而已.

之前我和奧蕾西婭聊天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奧蕾西婭是很窮的,她身上的空間裝備還是從別的玩家那里撿過來的,而且她撿到的這個空間裝備也不是什麼高級貨,只有一個不到一立方的空間,里面最多也就放點藥品什麼的,稍微大點的東西就放不進去了.像我們冰霜玫瑰盟那樣逮到什麼東西就往鳳龍空間里面塞得情況,那也就只有我們行會才有了,對于目前的大多數玩家來說,空間裝備依然是非常緊俏的物資,而且即便是有,也不是什麼高級貨.

"如果是雇人幫忙的話,我可以幫你們還價."奧蕾西婭直接表示了自己作為地頭蛇的能力.

阿修福德開口道:"價格不是問題,能把人運過去就行了,只是我們最好能快點."

"你這個任務還限制時間嗎?"雖然問問題的是奧蕾西婭,但我和克利斯締娜還有夜之子卻也是看向了阿修福德.他之前給我們的任務卷軸里好像沒有提到有關于時間的事情啊?

阿修福德也知道我們不知道這個事情,所以就給我們解釋了起來."這個任務要求上確實是沒說限制時間,但是這個任務本身其實是有時間限制的.叢我們開啟任務的那一刻開始,又一個地方的怪物就在不斷刷新.你也知道,我們之前已經嘗試過好多次這個任務了,所以那個地方的情況我們都知道一些.那里的怪物在我們每次嘗試任務的時候就會開始刷新,要是任務失敗了,怪物自動清零,下次我們接任務就會再次開始刷新,而且直到我們到達那個位置之前,刷新速度不會減慢,也即是說,我們去的越晚,到時候面對的怪物就越多."

"是什麼樣的怪物啊?"克利斯締娜問道:"要是低級怪物,以我們的實力,直接推過去就好啦.有我和紫日在,沒什麼東西能真正阻攔我們吧?"

克利斯締娜說的話雖然是囂張了一點,但這個也是事實.克利斯締娜整個就是一個人形炮群,她一個人就頂的上一個炮兵陣地,而我就更不用說了.能召喚魔寵的時候基本上就是一個人頂一個軍團,即便是不能召喚魔寵,我個人的戰斗力也絕對是大魔王那個級別的,所以,有我們兩個一起出戰,正常來說單靠怪物的數量是沒法牽制我們的.

阿修福德聽到克利斯締娜的話就直接說道:"你們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厲害嗎?可是你們不了解那里的怪物."

看到阿修福德有些激動,旁邊的愛麗絲伸手拍了拍他的背讓他安靜下來,然後她便接口解釋道:"那里的怪物確實是比較低級的怪物,但那是剛刷新出來的."

"難道那些怪物不但會不斷刷新,而且還會自動升級?"克利斯締娜問道.

愛麗絲搖了搖頭道:"不會,那里的怪物根本不會升級,但是它們有一種能力叫做種族凝聚.這個怪物是單一種族的生物群落,他們剛刷新出來的時候是一種一百級的怪物,戰斗力還不如最低級的白骨骷髏,但是這些怪物就好像是具備你們中國的那種蠱蟲的特征.當你殺死一只怪物的時候,這個個體雖然是消亡了,但是這個族群的實力卻不會下降,這個消失的個體的實力會平均分配給族群里的所有怪物."

克利斯締娜聽到這個回答直接驚訝的說道:"你的意識是,如果這個族群有一萬個個體,每個個體的戰斗力是一,那麼等他們死剩一只的時候,這個個體的戰斗力就會變成一萬?"

阿修福德點點頭接過話頭回答道:"你們說的沒錯,這些怪物就是有這樣的能力.我們之前幾次任務並沒有碰上洞穴人和我們敵對的情況,直接就去到了那個怪物誕生的地方.那些怪物有一個母體,她會不斷的產卵,就和電影里那個母異形一樣.我們到達那里之後母體會因為進入戰斗模式而停止產卵,所以我們去的越早,怪物就越少."

"那個,你們之前去的時候遇到了多少怪物?"我詢問了一下想要計算下怪物的具體戰斗力,就算估算不准確,起碼也能算出個大概.

阿修福德稍微想了一下道:"最快的一次我們遇到了大約三千只怪物,當時最後一只怪物的實力大概也就是一千級的怪物左右的實力,被我們輕松干掉了.不過,在此之前最慢的一次我們直接遇到了兩萬多怪物,最後對方剩下的兩個怪物都是三千多級,直接就把我們給KO了,那次任務就在那里完蛋了,壓根沒通過."

"那我們現在的任務時間和你們最慢那次比是比較長還是比較短?"克利斯締娜問出了問題的關鍵.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四十六章 專克女妖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四十八章 意外發現的牛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