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進入地下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進入地下

剛剛感覺到腳下踩到東西我就低頭去看,結果就在我看清楚那東西的樣子的同時那玩意就直接爆炸了.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緊跟著就感覺腳下一股巨力襲來,我整個人被掀起來騰空轉體十幾圈之後吧唧一下撞上了洞頂,接著又再次落地.這邊剛摔在地上還沒爬起來,對面又是一輪炸彈飛過去,我只來及用胳膊上的盾牌蓋住腦袋就被爆炸完全淹沒了.

"該死,這幫洞穴人都是特種部隊出來的嗎?"剛剛好不容易沖到對方身前,沒想到居然緊跟著就踩到了地雷,而且不是一般的雷,而是聚能裝藥型的地雷.也不知道這幫洞穴人是不是職業反坦克步兵轉職的,你說你做地雷就做地雷,你又不用對付坦克車,沒事做什麼反坦克地雷?爆炸之後一個破片都沒有,全部的能量都被集中成了一束金屬射流從我的腳下轟了出去,即便是龍魂套裝也是有抵抗上限的,剛才那一下我的金屬靴就被直接洞穿了一個窟窿,而且是兩面對穿,不光腳底,連腳背上都多了個洞.還算好,龍魂套裝是成套的,沒有四分五裂將我的腿也撕下來,只是在腳上開了個大洞,這要是現實中,我估計我的這條腿連帶著半邊身體可能現在都已經不見了.

雖然傷害不是很嚴重,但這次畢竟是嚴重破防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整條右腿現在都快沒知覺了.龍魂套裝擋得住穿透殺傷和切割傷,但是震蕩波和沖擊力並不能完全抵消.

趴在地上被對方一通狂轟濫炸,趁著對方換彈藥的時間我趕緊從地上一蹦而起,然後手腕一翻從腰間摸出了一排飛到.

我的飛刀是一直插在裝甲腰帶上的,並不在鳳龍空間里面,所以可以隨時拿出來.摸到飛刀之後我也沒有攻擊那些洞穴人,畢竟他們是任務NPC,把他們都干掉了我們的任務就等于是失敗了.

看准對方的攻擊間隙,我突然抬手就是一刀射了出去.一名洞穴人剛剛換完彈藥想要發射,突然就聽到叮的一聲,同時手上一震,抬頭一看,發現手里的發射器槍管前面居然多了個飛刀把手在那里,明顯飛刀的刀刃都已經插進槍管內部去了.

槍管被堵,再開火除了炸膛之外不會有別的結果,所以那家伙就立刻退到了隊伍後面開始用力往外拔那個飛刀,而後面的人則是迅速頂了上去代替了他的位置,顯然這些家伙對這種配合非常擅長.

一刀讓一名洞穴人暫時退出之後,我手上就沒停,刷刷刷的激昂手里的飛刀全部射了出去,對面立刻就有一排洞穴人吼叫著往後退,後面的洞穴人立刻向前擠希望接替他們的位置.不過,之前一個人換位置倒沒什麼,現在一大群人突然一起換位置,立刻就讓陣型出現了短暫的混亂.

我之前就是因為對方排列的陣型發揮了最大火力,所以根本沖不上去,但是現在對方的陣型一亂,火力立刻就弱了下來,趁著這個機會我立刻就沖了上去.

排在最前面的洞穴人看到我靠近立刻就紛紛側身往兩邊靠,我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聽到前面的通道中傳來了一陣很奇怪的聲音.不過是稍微一遲疑的功夫,對方的陣營後方就突然站起來兩個鋼鐵巨人.這東西其實並不算很高,大概也就兩米五到兩米八之間的樣子,全金屬結構打造的身軀看起來完全就是個工程機械,但是這東西明顯有著人類特征.驅趕,四肢一樣不少,唯獨沒有腦袋,而且這玩意的身材比例也比較誇張,身高和肩寬基本相等,看起來非常的矮壯,不像人類倒是像矮人.

洞穴人和矮人的身高差不多,但洞穴人並不是矮人.矮人族的身體和人類比例不一樣,他們的四肢較人類來的短小粗壯,而洞穴人的身材比例和人類是一樣的,只是整個小了幾號.不過這些金屬人明顯都是按照矮人的身材打造的,而且比一般的矮人還要粗壯,至少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矮人能長到這種身材比例.

伴隨著一陣咚咚咚的腳步聲,那兩台金屬人偶直接就邁著步子朝我這邊沖了過來,而且看這架勢他們是打算直接來個野蠻沖撞之後再考慮戰斗的問題.

雖然自認為自己的屬性還算比較強悍,但我也沒打算跟這種明顯一看就好像是工程機械的東西去對撞,這不是膽小,而是聰明.

眼看著跑的比較快的那部金屬人偶已經沖到了面前,我干幾件一個側身閃開這東西的攻擊,然後抬腳一蹬它的腿部關節外側,跟著整個人騰空而起,一下就竄上了第二部金屬人偶的頭頂.

說是頭頂其實就是肩膀上面,這東西壓根就沒腦袋,他的軀干部分往上只有輕微隆起,沒有脖子和頭.相對應的是這個東西的身軀部分非常的厚實,不但寬度很大,而且前後的縱深厚度也不低.根據這玩意的外形結構,我初步估計這個東西可能是有人駕駛的.身去中央的部分那麼厚是因為里面有駕駛艙,而沒有頭是因為不需要.

成功落到這玩意的頭頂之後我也沒閑著,直接抽出永盚齔蛦o玩意的雙肩猛地向下一切,轟隆兩聲,那玩意的兩條胳膊就直接掉在了地上.

第一台金屬人偶在沖過頭之後立刻轉身打算回援,可惜剛一轉過來就看到同伴被我卸掉了雙臂的一幕,而且沒有給它發飆的機會,我直接一下從這個金屬人偶的頭頂跳到了那台人偶的頂部,接著一縱身就從那台人偶的頭頂跳了下去,同時人在空中就是一個轉身,然後永痗項菑U落的力量切入金屬人偶的背部,等我落地之時,那部金屬人偶的背後已經被我切出了一道從頭頂到襠部的貫通切口,而那家伙的動作也是直接就停了下來.

因為這邊還有兩個金屬人偶在,周圍的那些洞穴人都沒開火,而場中的兩個金屬人偶,一個沒了手臂,另外一個則是差一點被切成兩片,現在都已經完全靜默了下來,一時之間場地中出現了短暫的停頓.

這麼好的機會怎麼能放過,我趕緊趁機對外面喊道:"都不要開火,我真的不是你們的敵人,我們是來和談的."

那邊的洞穴人並沒有來及回答我的話,卻是我身前這部背後被切了一刀的金屬人偶突然發出了一聲金屬扭曲的聲音,跟著這部金屬人偶忽然搖晃了幾下,然後突然就向前跪了下去,接著身體繼續前傾,最後轟的一聲砸在地上不動了.

本來這個人偶倒掉了還沒什麼,但是突然就聽到一陣電火花爆炸的聲音,接著轟的一聲,也不知道怎麼搞的,金屬人偶的側面突然發生了爆炸,猛地噴出了一大團火焰.

一看這情況對面另外一部金屬人偶上突然傳來了一個男性的聲音哭喊著:"阿爾弗瑞娜,阿爾弗瑞娜,你怎麼啦?快……救人啊……"

那部金屬人偶一邊叫喊著一邊沖到了這邊的金屬人偶旁邊,但是因為沒有手臂,所以他只能用腳去勾住地上的金屬人偶試圖將其翻過來,可惜這玩意的設計結構明顯不是很合理,短粗的腿部明顯沒有足夠的靈活度去翻動地上的另外一部金屬人偶.

周圍的其他洞穴人看到這個情況都在往這邊靠近,但因為戒備著我,所以都動作緩慢,而且一個個都拿著我去對著我.

一看這情況我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這東西明顯有人駕駛,剛才另外一部的反應,說明這部起火的金屬人偶里面肯定有一個對方關心的人存在.這邊這麼多洞穴人,只有兩部這種人偶,說明這東西的駕駛員肯定不會是一般人,至少也是地位比較高的存在,這就好像現實中的空軍飛行員肯定比步兵軍銜高一樣.

這個東西這麼少,能駕駛這個東西的就肯定是有能力或者有地位的人,而即便沒什麼地位,能開動這個東西也就有了地位,所以這里面的人要是能救下來,對我和這些家伙溝通絕對是有幫助的.

看著那個沒有手的家伙在那里拼命努力想把同伴翻過來,我立刻就做出了決定,一下跳到那家伙的旁邊猛地對著他的胸口裝甲錘了一拳,然後大聲問道:"你想救里面的人是吧?"

對方沒想到我力氣這麼大,被我一下砸退了好幾步,然後沖我吼道:"你想干什麼?"

"當然是幫忙了.我都說了不想和你們戰斗了,是你們非要攻擊我的.我不想傷害你們,當然也包括這里面的人,所以,你要是需要幫忙我就幫你把里面的人弄出來.那麼,你需要幫忙嗎?"

雖然還是不相信我,但是同伴的生命已經不允許他遲疑了.對方立刻喊道:"需要!"

"好的,我來幫忙."我說著就直接站在那個金屬人偶的背上指著腳下的人偶問:"駕駛艙在什麼位置?"

洞穴人本身就矮小,這個東西又比較高大,如果對方是坐在駕駛艙里的,那麼他的位置還真的不太好確定.

對方聽到我的問題立刻走了過來,然後前面的裝甲忽然派出了一陣白色的蒸汽並向上掀了起來,然後一個長得很英俊的洞穴人從里面蹦了出來,跳到這邊這台金屬人偶的背上指了一下某個位置道:"就在這下面."

"大概有多深?范圍多大?"

"這麼深."對方比了一個半米多的厚度,然後用手指指出了大概范圍."就在這個范圍內."

"好的,你退後."我說完也不等對方反應就直接將永硠雃角F一柄匕首對著那金屬人偶的背部猛地一下插了進去,然後用力拉動匕首在人偶背上切開了一個圓形的大洞.

對方的金屬人偶使用的是特殊金屬合金,硬度還算不錯,但在永畯惚e也不過是稍微費勁一點的區別.幾秒之內切出一個圓形之後我直接一拳砸進裝甲內部,然後往外一撕,轟的一聲一層裝甲板就被掀了出去.

裝甲板的下面是一些排列複雜的金屬管道,對著這些東西永痟N和切豆腐差不多,全部切斷扔掉之後就能看大里面的一層合金板了.那個給我指位置的家伙這個時候也跑過來對我喊:"那個就是駕駛艙的外殼,注意不要傷到里面的人."

"知道了."我說著就將匕首變成了只有兩寸長,這樣就算紮穿過去也不至于要人命,畢竟駕駛艙外殼也是蠻厚的.

輕松在駕駛艙的外殼上切出一個小洞之後我就看到了里面的駕駛員.這是個女性洞穴人,這點我倒是不意外,之前聽她的同伴喊她阿爾弗瑞娜我就知道這大概是個女性了.不過此時對方卻是昏迷狀態的,也不知道是煙熏的還是人偶摔倒的時候撞到了哪里,反正她現在是扒在駕駛艙的前壁上一動不動.

確認到人的位置就好辦了,我直接將周圍礙事的東西全部切開,然後一轉頭對上面那個家伙喊道:"你進去把她弄出來,洞口太小我進不去!"

對方聽到我的話立刻就鑽了進去.先是大致檢查了一下,確認對方還活著,而且沒有血跡之後他就直接抱起那個女性洞穴人將其舉了上來.

本來這個家伙自己下去的時候是挺簡單的,但是在我抓住這個女性洞穴人想要往外拉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之前為了節約時間,我切開洞口的時候根本不仔細,只是簡單的撕開了能讓人過去的洞口而已.但問題是,外面這個家伙是清醒的,所以鑽進去不是問題,可這個女人現在正處于昏迷狀態.沒有知覺的人本身就是軟了吧唧的,而且她自己也不知道扭動身體鑽洞,靠我們外人的力量硬拉,肯定會在她身上造成多處傷口,甚至弄出人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下面的那個家伙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左右看了看之後直接踩上駕駛座的靠背爬上來一點,然後托住那個女人想幫我將其弄出去,可是這女人軟了吧唧的實在是弄不過去.一看這情況我趕緊對下面那家伙道:"先扛一下."說著我就松開了那女人.下面那家伙慌忙接住,然後憤怒的瞪了我一眼.

沒去管對方的白眼,我再次將永琝豸F出來,然後對著洞口就是一陣切割,將突出物全都弄開,然後發現有個鋼梁橫在那里,擋住了大部分的洞口,之前那個家伙下去的時候就是從這里繞下去的,但是現在卻是有些礙事.看著這玩意挺粗的,估計切開需要時間,我干脆直接轉了個身坐在了洞口,然後抬腳對著那東西就是一腳踹了過去.吱的一聲,那根金屬鋼梁直接被我一腳踩彎,這下空間立刻就顯得大很多了.

"好了,上來."

下面那家伙看著我一腳踹彎了支撐梁也是嚇了一跳,作為駕駛員他是知道這東西的一些結構的,剛才我踹彎的那個可是這東西的主要支撐梁,硬度非常誇張,沒想到居然被我一腳就給踹彎了,這絕對是驚人的力量輸出了.

砍他在下面不動,我忍不住再次叫道:"快上來啊?發什麼呆啊?"

那家伙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趕緊把女人遞了上來.我直接抓住那女人的胳膊一下就給提了起來.那家伙看女人被拉上去了就踩著伸出來的金屬零件要往上爬,沒想到才剛上來一截就被我抓住胳膊個一下拉了上去.他本來還想反抗,結果突然就聽到下面傳來了轟的一聲響,感覺到腳下一熱人就已經被拎到了外面,要是剛剛再慢一步,他就要變烤肉了.

"謝謝."這家伙素質還不錯,出來之後先是向我道歉,然後就跳下去檢查起那個被救出來的女人去了.剛剛我救人的時候周圍的洞穴人就已經全都圍了上來,我把那女人拉出來之後就交給了他們,現在這會正有人圍著在給她檢查傷口.

"別擔心,只是撞到了腦袋,問題不大."一個看起來年紀很大的洞穴人對剛剛出來的年輕駕駛員說道.

這個年輕駕駛員聽說只是撞到腦袋暈過去了而已立刻就松了口氣,然後才想起來我還在那邊的人偶身上.

大概是注意到了對方的眼神,那個老者這個時候也將目光投向了我這邊,然後說道:"外來者,我們感謝你救了阿爾弗瑞娜,但是我們並不想再接觸外族了,所以還是請您離開吧."

"您是族長嗎?"

"我不是族長,但我是長老之一."

"那麼好吧長老.我向知道,如果您某天喝水嗆到了,是不是就從此不再喝水了呢?"

"這個……"因噎廢食的道理雖然簡單,但真輪到自己頭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出正確判斷的.況且很多事情沒有發生之前,你就能確定自己的判斷一定正確?好心辦壞事的事情也是時常發生的,何況自己都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正確的情況下?

長老被我一句話問的啞口無言,過了好半天才道:"可能我們得做法確實極端了一點,但是我們真的不想再接觸外人了,如果你不是想和我們成為敵人的話,還請離開這里."

"我是不想和你們成為敵人,但問題是我要去一個地方,而能送我去的只有你們,我也是沒辦法啊!只要你們能把我和我的同伴是送過去,你們到底是和外來者和平相處還是選擇避世,我都不會管你們.好歹我也救了你們的同伴,而且被你們不分青紅皂白的狂轟濫炸了這麼半天,我都沒找你們報仇,你們好歹也要給我行個方便吧?我又不是要你們付出什麼,只是給我們一條路而已!"

"這個……我自己一個人無法決定這樣大的事情,所以我需要和族長商議一下."

"這個沒問題,不過您最好快點,我們趕時間."

"沒關系,很快就能有結果."對方說完就通知了一個洞穴人讓其去請族長,而我則是回去把阿修福德他們也給叫了過來.

洞穴人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善良的,之前是因為對方完全不和我們溝通,但是只要一旦開始說上話,我天生的魅力屬性加上對方的天性,很快氣氛就變得融洽了起來.之前拿著武器戒備著我們的那群洞穴人也是放下了武器,不再防賊一樣的盯著我們了.

對方的族長確實如他們長老所說來的很快,不到五分鍾就有一個長得很強壯的洞穴人帶著一大幫手下走了過來.那家伙帶來的人中大部分是士兵,我還在其中看到了另外四部鋼鐵人偶,而且那四部明顯比這邊的兩部要高大一些.

"你好,聽說你救了我的女兒?"

"女兒?"我看了下那邊已經醒過來的阿爾弗瑞娜,然後道:"那是你的女兒?"

"是的,阿爾弗瑞娜是我的第十七個女兒."

聽到族長的話我們這邊的人都是直伸舌頭.十七個女兒,還不知道有沒有兒子,而且不確定這個阿爾弗瑞娜是不是最小的女兒,這家伙真是比種豬還要厲害!

"那個……族長,相信事情你已經都清楚了.我們想要借道,所以我們需要您的幫助.當然,作為報答,我們可以為你們做點補償."我說著就直接拍了兩下手,後面希爾老爹立刻指揮著蛛形魔偶將那些俘虜全都送了上來.

看到對方疑惑的目光,我直接走過去撕開了其中一個家伙臉上的蛛絲,然後那個族長還是傻愣愣的看著我,不過他身邊的一個洞穴人卻是驚叫了起來."就是他,那個帶人屠殺我們族人的家伙!"

因為怕對方記不住小兵的樣子,我撕開的這個其實是惡魔營地的會長的蛛絲繭.對方果然對這個主腦比較熟悉,一下就有人認了出來.

族長當時因為有事恰好不在營地,所以不認識這個家伙,但是他知道這個事情,一聽說這家伙就是那群人的首領,立刻就憤怒的盯著這個家伙好像要撲上去吃了他一樣.

看到對方的表情這麼配合,我立刻說道:"這里的這些就是那天參與襲擊的全部人員,我將他們全部抓了起來,交給你們處置,隨便你們怎麼報仇,只要你們願意幫我們這個忙,讓我們去那個地方."

"沒問題."族長回答的很干脆."我們是知恩圖報的人,你們為我們做了這麼多,我們不會讓你們白忙活.你們是要去封印之地是吧?沒問題,我馬上安排人送你們過去."

"太感謝您了."

在我的感謝之下,對方很快就准備好了一小隊人員帶著我們離開了這里往那個所謂的封印之地走去.

之前一直提心吊膽的阿修福德現在總算是放心了不少,能夠得到這些洞穴人的幫助,我們就可以達到那邊了,而只要可以戰勝那里的怪物群,之後的任務環節就會變的很簡答.之所以說這個任務後面會變的很簡單,主要還是因為那些洞穴人.這個任務本來難度就不高,難就難在封印以及別的玩家的干擾.那些洞穴人現在對外族非常反感,我們做了這麼多才能讓對方送我們過去,也就是其他人根本過不來了.這樣的話,後面的任務就不會再遇到搗亂的玩家了,而這個任務只要沒人搗亂,其實還是很容易完成的.

跟這帶路的幾個洞穴人一路向下,走了不遠之後就遇到了一個巨大的洞穴.這個洞穴比較奇怪,滿地都是窟窿眼,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篩網一樣.當然,用這玩意曬東西,只要比牛小一點的東西估計都能掉下去.

到了這里之後阿修福德就給我解釋,然後我才明白為什麼去那個地方必須要這些洞穴人幫忙了.原來這些地洞下面全都是一個個的滑道,這些滑道下面有很多的歧管互相聯通,有些歧管和滑道甚至直接連接到熔岩之中.因為熔岩產生的熱量和一些複雜的管道內氣體流動,導致這里的這些洞口會時不時的往外噴射高溫蒸汽.這里面並不是說洞穴人知道某個通道就一定安全,而是所有通道都不安全.之所以需要洞穴人是因為他們知道一種規律.在洞穴人中有一些專門的人員,他們可以通過聽洞穴內的回音確定哪個洞口現在是安全的,以及能到達哪個地方.所以,我們要下去就需要他們幫我們聽洞穴的回音.

因為洞穴內如果有高溫蒸汽噴發,那就會導致氣壓改變,這樣洞穴人就能聽出來.

阿修福德解釋到這里克利斯締娜就疑惑的問他:"如果只是高溫蒸汽的話,只要火抗夠高不就能硬挺過去了嗎?"

阿修福德搖頭道:"哪那麼容易啊?你是不知道,下面的高溫蒸汽會在管道內循環,形成不斷變化的壓力網,這樣就會讓你在滑道里進入錯誤的岔道.這些滑道下面並不是一根管道到底的,其間有一些管道互相連通,還有一些岔道,你要是在不正確的時間進入了不正確的管道,就可能會被高壓蒸汽吹進別的通道,最後掉到哪里就沒准了,甚至會直接滑進熔岩湖,或者掉到一個封閉的死洞之中再也出不來.再說,就算你碰巧最後又被吹回了正確的通道,可是在路上不斷被高溫蒸汽噴到,即便火抗夠高也是會掉血的.下面就是那個怪物窩,你在不滿血的狀態掉下去,你說會有什麼結果?"

被阿修福德這麼一說,克利斯締娜立刻點頭道:"這樣說起來還真是沒有這些家伙不行了.說起來真是可惜,要是會長的亡靈軍團還在就好了."

我搖頭道:"用轉換陣轉換的亡靈生物是有時間限制的,不可能像自然誕生的亡靈生物一樣無限制的生存下去,消失掉也是正常的."

希爾老爹笑著道:"這樣說來我還要感覺那些亡靈消失了,要不然你們就不需要請人來抬俘虜,我也就不會認識你們,也就沒法加入冰霜玫瑰盟了!"

"你倒是樂觀."阿修福德說道.

我聽希爾老爹說話,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然後問阿修福德:"對了阿修福德.奧蕾西婭和希爾老爹都不是任務中的人員,你這個任務還限制帶的人員數量,我們這樣帶他們下去不算犯規嗎?"

阿修福德搖頭道:"限制帶人只是說限制帶自己人,沒有什麼關聯的人是沒問題的."

"什麼?"我聽到這里立刻瞪大了眼睛問道:"你怎麼不早說?"

阿修福德疑惑的反問我:"早說還不是一樣?難道你能因此就把熟人帶進來?"

"笨啊你!熟人帶不進來你不會找陌生人啊?"

"陌生人憑什麼跟你出任務啊?"

"你難道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種職業叫做中間人嗎?"

我的話就好像天堂的雷霆一般將阿修福德劈的找不著北了,他足足在那里愣了好半天,然後才反應過來."我說怎麼一個高級任務而已,居然這麼多次都完不成,原來問題在這里啊!"

阿修福德這個笨蛋居然把最關鍵的東西給忽略了.這個任務的關鍵就在于在這邊尋找中間人,然後讓中間人再去找人,然後以第三方勢力的方式進入任務區域,明面上既不和阿修福德他們組隊,也不和他們交流,但是卻會在關鍵時刻出手幫助.這就是第三方隊伍.

事實上之前阿修福德他們每次的任務失敗,就是被第三方隊伍干擾的,只是那些隊伍不是他們請來的,而是系統發布任務找來給他們搗亂的.實際上系統招這些人來搗亂,本身就已經是一種提示了.系統既然能讓別人進來,那就意味著這里不是真的限制人員數量,僅僅是不能讓阿修福德他們帶自己人來而已.《零》中有一個親密度設定,實際上緊密度應該理解為關系值.兩個人只要說幾句話就會有一點的親密度,這個是正面的交流,但是這個任務限制的親密度其實並不是很低,像是奧蕾西婭和希爾老爹這樣和我們有過短暫交流的人就不會受到限制,因為我們是今天才認識的,關系很一般,所以系統沒有排斥他們進入.

按照這個理論推敲,阿修福德完全可以找代理人去雇傭一群人進任務幫忙,甚至于他都不用請人,直接去收買那些本來和他們作對的人就行了.那些人也是因為系統給的任務獎勵才進來做任務的,只要你給的報酬更高,人家又不傻,干嘛還去做系統任務?

"該死,我居然因為這種事情白做了這麼多次任務!"想明白的阿修福德氣的差點扇自己倆耳光,這種陰溝里翻船的事情實在是夠打擊人的.

"行了行了,都進來了,就這樣吧.反正這次又我和克利斯締娜幫你,而且沒有人搗亂,肯定能完成任務."

夜之子在一邊弱弱的舉手道:"還有我呢!"

"你是打醬油的,一邊呆著就行了."克利斯締娜直接把夜之子給堵了回去,逗得阿修福德他們也笑了起來,之前的情緒似乎也緩和了很多.

"很好,保持情緒,讓我們下去見識下那些怪物先."我說著就對那邊自從進洞就一直在到處找洞口的洞穴人問道:"請問可以下去了嗎?"

其中一個洞穴人喊道:"這邊有一個洞口,但是最多下去兩個人,之後氣壓就會改變,需要重新更換洞口."

"不能一次讓我們全都下去嗎?"我問道.

阿修福德拉住我說道:"之前也是這樣的.一個洞口只能下去一到兩人,難得能碰上可以一次下三個人的,所以來的人都要分批下."

"這樣的話我就必須先下去了."我說著又掃了一眼其他人,然後道:"夜之子,你一會跟我第一批下."

"為什麼不是我啊?"坦克驚訝的看著我問道:"我是主坦,這種頂怪的事情為什麼讓法師先干啊?"

"你們自己都說過了,這里的怪物剛開始等級很低,需要殺死一些之後重新聚集實力才會提升.既然下面的怪物實力不強,我帶誰下去不是都一樣?"

"那也不應該帶法師啊?"

"夜之子是亡靈法師,我在下面頂怪的時候他可以瞬間弄點亡靈生物出來.你別看他一臉小受的模樣,其實他是很強的,雖然召喚亡靈生物的數量不能和我比,但是他弄出來的都是高級貨,怪物等級不高的情況下他就是清場主力."

阿修福德這個時候也道:"坦克你別吵了,就這樣,讓紫日和夜之子先下."說完他又看向我:"我們後面的人怎麼安排順序?"

"第二批坦克和你優先,還有你老婆,你們都是能頂怪的,先下來支撐防線,只有空位置的話就讓克利斯締娜跟著下來,艾爾最後.奧蕾西婭你和希爾老爹是外援,等我們全都下去之後你們再下,明白了嗎?"

"明白了."奧蕾西婭回答道.

安排好順序之後我就和夜之子一起來到了那個洞穴人找到的洞口位置.對方又仔細的聽了一陣之後才對我們道:"下吧.注意間隔,第一個人下去之後間隔三秒第二個再下,不然在里面可能會撞在一起."

"好的."夜之子點頭答應.

最後看了一眼他們,然後我猛然向前一步跨入地洞,接著身體下沉,一下就掉了進去.滑道先是垂直向下的,前進了一段距離之後開始傾斜,最後變成了四十五度角的斜度開始曲折前進.因為這個滑道非常的光滑,我此時的速度差不多已經接近二百公里每小時了,而且居然還在加速.在這種狹窄的地方,速度感會比寬敞的地方更加強烈,我只感覺周圍的洞壁飛速滑過頭頂,有時候甚至感覺有種會撞上去的感覺,不過好在通道比較平整,並沒有什麼東西撞到我.

一路下沖,周圍的通道突然結束,我一下就進入了一段空曠的空間之中,本來我還以為到盡頭了,誰知道下一秒又飛進了一條滑道之中繼續往前沖.剛才我飛過去的應該是一道地底峽谷,而我居然能從一側的洞口飛出來,還准確的落入對面的洞口.以剛才的速度,這要是稍微偏一點沒進入滑道口而是撞到懸崖上,那還不得變成人餅啊?

繼續前進了一段之後,這種密封的滑道又再一次的突然結束,而且滑道在這個位置居然出現了短暫的上揚,結果我就在滑道內畫出了一個對號,一下被拋了起來.

整個人在上升過程中飛過了一斷峽谷,然後前面就是一大片斜坡,飛行的力度讓我正好落上斜坡.這個斜坡很寬,就算我在空中掙紮扭動應該也不會飛出斜坡范圍,而等落上斜坡之後,斜坡就開始逐漸變窄,最後將我重新送入一條封閉管道一樣的滑道之中.

說實話這段滑道和過山車有的一拼,只是游樂場的過山車沒這麼刺激罷了,要是游樂場也敢裝這樣的滑道,我估計每天至少能嚇死七個八個的.

後面的滑道基本上就是個完整的過山車組合,在空中飛來竄去的時不時還蹦起來一截,最後連我都開始有些頭暈的時候終于是落進了一條垂直向下的通道.在這個通道中繼續下落,然後通道開始逐漸收窄,最後再次傾斜,我此時的速度已經加快到每小時四百公里以上的速度了,然而,就是在這種狀況之下,滑道卻是突然出現了一個U形彎,一下就將我拋了起來.

從一道地底懸崖上猛然飛出,然後我就感覺自己失重了.上升的慣性逐漸用盡的時候,我的前方出現了一大片岩石平台,而此時我的速度已經非常慢了,畢竟從剛才飛出那個洞口開始我就在做拋物線運動,此時已經基本到達頂點,向上的動能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當然前進的動能依然不小,只是速度已經不快,我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因為這邊不是滑道而是一大片平台,所以我沒有讓自己摔在上面,而是張開翅膀輕飄飄的落地.

這個平台是從一大片懸崖中間伸出來的一塊平台,面積不小,但是唯一的出口卻是在貼著懸崖的那一邊.在高出平台大約四米多的地方有個洞口,洞口倒是很寬,只是上去的話需要一定的彈跳力,或者你會攀岩也行.

我的屬性自然不用費勁,一步就蹦了上去.進入洞口之後就是一條向前的筆直通道,而且明顯是人工產物,因為牆壁不但光滑,居然還是用條石砌出來的,上面還有一些看不懂的紋路.

順著通道向前走了十幾米之後出現一條向上的階梯,也就幾十級而已,上到頂部就離開了通道.在這前面有個伸出通道口的小平台,也就一平方多點.剛一踏上平台我立刻就感覺到了一陣清涼的感覺.之前的滑道里雖然沒有蒸汽直接噴到我身上,但是感覺溫度一直就很高,相當的不舒服,但是進入到這里,一股清涼之氣立刻讓人精神一震.

這個小平台位于一處懸崖之上,下面距離地面至少有二十米高.前方是一片巨大的一眼望不到邊的巨大地洞.這個地洞很高,也很長,但是並不很寬.洞穴的牆壁幾乎是垂直的,高度差不多有五十米,基本上就是絕壁,光滑到找不到任何突起物可以借力的.

和之前黑暗的地下世界不同,這個洞穴一點都不黑,相反還挺亮的,而光源就在洞穴底部.

這洞穴的底下好像是條河,但是能看出來水不深.這河水完全就是青綠色的,里面有很多小光點在閃耀,看起來非常的漂亮,給人一種夢幻的感覺.

站在這里目前能看到的就是這下面的一片水域,前方的洞穴拐彎轉向了右側,因此看不到那邊的情況,我無奈只能縱身跳了下去.

落到洞底果然是掉進了水里,只是水面的深度比想象中要略微深了一點.這確實是條河,深度在一米多,水面到我腰部略高一點,走路的時候阻力很大,但是因為河流的水流速度很慢,所以倒是不用擔心被沖走的問題.

本來落大這種地方我是應該感覺安心的,畢竟環境不錯,可我現在卻是一點也安不下心來,因為這里和阿修福德他們描述的環境明顯不一樣.

"我靠,難道那幫洞穴人坑我們?跳錯洞了?"

"你沒有來錯地方,只是很不幸的進入了不同的時間基點之中."一個突然出現的聲音嚇了我一跳.

"是誰?誰在那里?"

"你找不到我的,想要看到我的話,向前走就行了,我在這里等你."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五十章 強沖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未知存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