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擊穿與頑強的阻擊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七章 擊穿與頑強的阻擊

我們這邊知道時間緊迫,對方當然也知道,所以那個魔法師立刻又從地上爬了起來開始繪制魔法陣,而且之前被我摧毀的魔法陣雛形雖然已經不存在了,但是地面上剩余的痕跡就像是標記一樣,這給對方繪制魔法陣的工作帶來了很大便利,至少他的速度快了很多.

阿修福德在這邊看著那個魔法師又開始繪制魔法陣立刻就著急的催促我們快一點,從現在的情況不難看出,對方的繪制速度明顯超過我們.如果對方按照這個速度,最多再有二十秒就能完成一個新的魔法陣,而我們這邊二十秒卻只能干掉大約二十人,這個損失雖然也不小,可我們不確定這樣是否能保證摧毀那道屏障.

阿修福德能看出我們的進度慢于對方,我當然也能看的出來,所以我正在想辦法.

永琱w經被我扔過去了,召回我已經試過了,根本無效,屏障顯然隔絕的不單單是正面這一小塊,可能是形成了一個球體將整個區域都罩起來了.沒有永,我的破防能力就很成問題了,所以現在還是要靠魔寵幫忙.

夜月在我看她之前就已經明白了要干什麼.她迅速的抬手按住了自己的頭飾側面的那個可以旋轉的外殼,然後向上一擰,眼前的目鏡立刻升了起來,將她那雙天下最美的眼睛露了出來,不過這雙眼睛剛一出現就突然閃耀起了一圈七彩的光芒,然後從瞳孔中猛然射出了兩道亮白色的射線.

沒有出現預料之中的能量轟擊畫面,光束在撞上屏障之後沒有爆發任何聲光效果直接就穿了過去,但是卻肉眼可見的細了一圈,更重要的是變得黯淡了很多.不過,即便是變的更細更暗淡,但光束好歹是穿過去了,只是那光束在穿過屏障後卻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因為它居然轉完了.

射入光幕中的光束在穿越屏障的瞬間立刻就來了個轉向,直接偏向一側將防線後方的三名玩家直接射穿後又擊中了地面炸的石屑亂飛.

夜月也是對這一擊有些疑惑,沒想到這個光幕居然還能起到折射作用,雖然光束還是傷到人了,但是這個折射顯然並不受控制,至少短時間內我們沒法計算出准確落點.不過,考慮到這樣至少能加快點速度,夜月也沒停下,而是不斷的發射光束進行攻擊,可惜准頭完全沒法控制,偶爾能一次穿幾個人,但更多的時候卻是飛上洞頂或者直接擊中地面,反正效果很糟糕,只能說是聊勝于無而已.

夜月和克利斯締娜在那邊一發接一發的給對方制造傷亡,阿修福德卻是急的直上火,對面的法師速度非常快,這麼點時間就完成了差不多一半的魔法陣,如果再沒有什麼轉機,對方很快就會完成自己的魔法陣.

就在阿修福德急的不行的時候,我們這邊的米拉卻是從地上站了起來.甩了甩了頭讓自己稍微清醒一下之後米拉沒有做任何停留,立刻將目光鎖定了那邊的屏障,然後張嘴就是一發毀滅射線砸了出去.

和克利斯締娜的那種光彈不同,米拉的射線雖然也是聚能武器,但沒能擊穿屏障,這個主要和毀滅射線的特性有關.如果用動能武器的方式來形容,克利斯締娜和夜月的攻擊其實類似穿甲彈,其攻擊方式就是將自身能量向前作用,一路突破,直到自身能量耗盡.但是米拉的毀滅射線卻具有爆破榴彈的特性,屬于那種一碰就炸的類型,因此在命中光幕之後毀滅射線不是穿過去,而是發生了爆炸.

發現自己的毀滅射線沒用,米拉立刻干了件很驚人的事情.只見她突然再次加速沖著光幕狂奔而去,然後在即將撞上光幕的瞬間突然抬起了上半身用兩只前爪和胸口以及整個腦袋一起撞上了那道屏障,但後肢卻是一直不斷的發力向前沖.

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米拉再次重重的撞擊在屏障之上.因為這次接觸面積很大,所以米拉並未被反震力傷到,反倒是屏障背後的那群人中再次有人開始流鼻血了.

發現攻擊有效果的米拉毫不猶豫的立刻退後了一截,然後發力再次撞了上去,這次效果更明顯,隊伍里不然全員流鼻血了,而且其中還有一個家伙的眼角也開始淌血了.

"對對對,就是這樣,有效果,加油!"阿修福德看到了希望立刻大聲加油鼓勁.

我一看這情況也是想明白了,直接一個響指,身邊立刻又多了一個身影."維多利亞,拜托了."

"看我的吧."維多利亞剛一出現就將自己的命運之箭舉了起來.

之前因為時間太短,所以我沒有想明白,現在總算是想清楚了.這個防禦屏障顯然就是靠這些人的集體組成的一個共同防禦體,對其產生的任何攻擊都會被消弱,然後平均分擔在這些戰士的身上.但是,歸根結底這東西依然是個防禦屏障,而我們要捅破屏障,其實並不一定要用高功率輸出來硬砸啊.

維多利亞出現之後立刻從地面升了起來,巨大的命運之輪在她面前出現,然後維多利亞直接將手中的黃金弓平舉于面前,右手輕輕搭上弓弦.隨著她的手指拉動那根亮閃閃的能量弓弦向後拉的同時,一支純能量體的光箭也在弓弦上凝聚了出來."去吧,命運之箭."維多利亞手指一松,那枚光箭便電射而出,然後就在對面玩家擔憂的目光中輕松穿過防禦壁.那玩意對命運之箭幾乎毫無反應.

阿修福德在看到命運之箭闖過去的同時就興奮的蹦了起來,因為我們這邊又多了一個能射穿防禦壁的人,而且和前兩個人的攻擊方式不一樣,維多利亞的攻擊居然沒有被前面的玩家擋住.光箭直接穿透了幾名主動去擋箭的玩家的身體,但是沒有產生任何效果,搞得那幾個被射穿的人還愣了一下,低頭看了一下自己中箭的部位發現沒有任何損傷後還有點愣神.

位于法師身邊的戰士們看到光箭竟然無視前方射穿的人體直接沖身邊正在繪制魔法陣的法師去了,連忙再次出手推了對方一把,希望和上次一樣讓法師逃過一劫,但結果那支黃金箭卻是在法師被推出去的同時立刻就來了個急轉彎,然後不偏不倚的正中那家伙的心口位置並一下完全穿了進去.

幾乎在看到這個結果的瞬間對面的人就集體呆住了,因為他們以為法師完蛋了.但愣了兩秒之後看到的卻是那個法師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疑惑的看了下自己胸口.

那光箭就仿佛是一個幻影,射入法師的胸口就消失不見了,沒有產生任何殺傷,也沒有什麼聲光效果出現.不過,相比之他們的疑惑,我卻是淡定的轉頭看向了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稍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對我道:"抱歉,抽到的是憤怒!"

"憤怒代表什麼意思?"阿修福德大致知道維多利亞的命運之箭是個怎麼回事,但他並不記得具體屬性效果.

維多利亞聽到阿修福德詢問就直接回答道:"憤怒的屬性是使目標生命值和防禦力下降50%耐力消耗翻倍,同時獲得正常值三倍以上的攻擊力和敏捷,各類技能釋放失敗概率翻倍,但釋放後威力為正常值的三倍."

阿修福德一聽這結果不但沒有失望,反而興奮的拍手道:"不錯不錯,這個結果很有用."

維多利亞顯然不明白阿修福德為什麼這個反應,她疑惑的看向我,等待解釋.我先是提醒米拉和克利斯締娜不要停,然後才解釋道:"我們需要的就是打斷對方的技能釋放.你這個技能失敗率翻倍其實已經幫大忙了."

"可這樣依然還有成功的可能性啊."

"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盡快幫我把前面的那排人都給我點倒."

"了解."維多利亞立刻再次開弓,而且這次沒有任何停頓的開始一只一只的往外射命運之箭.

和克利斯締娜以及夜月的攻擊不停,維多利亞的命運之箭發射速度奇快,一秒就能飛出去三四支箭,而且前面那道屏障對她的命運之箭完全起不到任何攔截效果.

雖說維多利亞的速度很快,但是我們這里也有個問題,那就是維多利亞的命運之箭並不一定會造成直接傷害,所以對面的人群不是中箭之後都會出現不好的現象,而且很多負面效果對那些戰士現在的工作其實沒有太大影響.不過,至少維多利亞的命運之箭還有一個死亡屬性,以現在這個速度,維多利亞平均每五秒就能抽到一次死亡屬性,然後被命中的人直接就掛掉了,而且更多的人中了負面屬性,體力什麼的都下降了很多,對防禦壁的支撐力度明顯下降了很多.

雖然我們這邊在努力清人,但對面的魔法陣畢竟已經完成大半,對方最終依然在我們摧毀防禦壁之前完成了魔法陣,然後那個法師在阿修福德驚慌的表情中點亮了魔法陣.緊跟著就聽到轟的一聲爆鳴,然後法師直接向後飛了出去,地上的魔法陣也是直接爆掉,連上面站的人都被炸的灰頭土臉.雖然這次爆炸沒有造成任何傷亡,但阿修福德卻很開心,因為這個情況說明技能失敗了.

維多利亞的那一箭顯然是奏效了,對方的技能雖然不會總是失敗,但重新繪制魔法陣也是需要時間的.之前對方第二個魔法陣繪制速度很快是因為地上還有第一個魔法陣的痕跡,而現在第二個魔法陣直接就爆掉了,不但地上的痕跡沒有了,連繪制地點都要換位置,因此這次的魔法陣不但快不起來,甚至可能還會因為法師的傷勢而變慢,也就是說這個魔法陣要再次完成只要要三十秒以上.

三十秒雖然不多,但照我們現在這個速度,對方的防禦壁明顯撐不到三十秒了.就這麼一會那邊的戰士已經被我們干掉三分之一還多了,剩下的人不是鼻子流血就是眼睛流血,看起來都快不行了,所以這個屏障隨時可能崩潰,而只要這個東西完蛋了,就靠那些人是肯定擋不住我們的.

看到了希望,我們這邊的人乾淨立刻就上來了,而且我發現召喚維多利亞之後居然還能召喚新單位.我們這邊開始任務的名額是七個人,現在掛掉了四個,而我只召喚了夜月,米拉和維多利亞,也就是說很可能還有一個名額.

考慮到這已經是任務的最後關卡了,所以我也沒打算再保留這個名額了,直接一揮手,坦克巨大的身軀便出現在了我的背後.

阿修福德感覺到背後好像有什麼很沉重的東西落地,回頭一看立刻興奮了起來,不過我沒管他,而是直接指揮坦克開火.

坦克直接將自己的背甲展開,然後被大量肌肉組織高管的魔晶大炮發射器就升了起來.經過五秒聚能,坦克背上的發射器內部突然一閃,一枚紫色光彈飛射而出,不到一秒就命中了光幕.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大廳都被照的一片雪白,我們這邊的人都被強大的爆風吹的向後滑行了好幾米才穩住身形,而在我們看不到的光幕對面,就在爆炸的瞬間,對方的防線中立刻又十幾個人同時蹊蹺噴血的倒了下去.

阿修福德一直在等著看結果,這邊爆炸產生的煙塵剛剛散開一點,他立刻就望向了對面,結果就看到對方的防禦線上倒了一排人.這些人的腦袋整個都不見了,從地上放射狀的血跡可以看的出來,這些人的腦袋應該是直接爆炸了,至于剩下的人,雖然腦袋還在,但是一個個都是七孔流血,站在那里也是搖搖晃晃的好像隨時會倒下去的樣子.

"哈哈,看你們還怎麼防!"阿修福德興奮的沖我喊:"再來一發,搞定他們."

"抱歉,聚能魔晶炮就一發!"

"啊?"

原本興致高昂的阿修福德直接被我一盆冷水澆了個通透,不過,就在他失望無比的時候,我卻是又再次開口了.

"不過,沒有魔晶大炮不是還有腦袋嗎?"我說著就一指前面的屏障對坦克大喊著:"給我直接撞過去,碾死那幫家伙!"

坦克二話不說,直接收起魔晶炮,然後鞘翅長開,里面的翅膀瘋狂扇動輔助加速,同時六條粗壯的長腿快速運動,推動著他那巨大的身軀猛然加速向著屏障沖了過去.

米拉看到坦克沖了過來也是稍稍退後,然後看著坦克的步伐計算好了提前量跟著他一起撞了上去.

那屏障後面的人員被干掉了一半多,本來就已經搖搖欲墜了,兩只巨獸這次的聯合攻擊根本就超出了他們的承受上限.米拉和坦克只感覺到了輕微的抵抗力,面前的屏障就突然爆成了漫天的光之碎片,然後兩頭巨獸都是一沖而過.米拉一個緊急刹車,張口就是一道毀滅射線從陣線前方橫向掃了過去,瞬間就清掉了一片人,而坦克則是低著頭直接沖那邊還在忙活魔法陣的法師就撞了過去.

那些守衛在法師身邊的戰士還不算太傻,沒有笨到以為自己能擋住坦克的直線沖擊,而是直接架起那個法師就跑.人群中央,抱著獎品的那個玩家也是被眾人簇擁著趕緊閃避,而坦克則是仿佛一艘失控沖上陸地的航空母艦一般一頭撞上了大廳後方的牆壁,然後那道牆壁就好像豆腐做的一樣碎掉了,坦克直接一頭插進去好幾米深才算停住.

我早就知道那個屏障八成擋不住這一下沖擊所以在屏障貫通的瞬間就對著那個法師發射了一枚追魂箭.對方身邊的戰士相當給力,居然用手里的大劍擋住了我的追魂箭,但是這家伙緊接著就被一排光錐命中了小腿,瞬間倒了下去,沒等他再爬起來,一道超亮的射線便直接轟中他的腦袋將其變成了無頭騎士.

那個被保護著的法師因為戰士突然跌倒而跟這摔了個跟頭,不過他才剛爬起來就聽到背後有破空聲.他猛一回頭就看到兩個旋轉著的月刃飛速射來,然後不等他張開防護魔法就被兩只月刃切成了三段散落一地.

在法師掛掉的同時我便已經從他的尸體上跳了過去,向旁邊一伸手,之前扔出去的永琤艅霅蒂^了我的手里瞬間變回了鉤鐮槍形態.

拿著永盚_鐮槍,我速度立刻再次暴增,朝著那邊拿著獎勵的那個玩家沖了過去.

在防禦屏障破裂後,對方的防衛人員只有兩個人保護法師,而剩下的人無一例外的都去保護這個那著獎品的人去了.看到我沖過來,對方立刻開始阻攔我的攻擊.兩名玩家剛剛一左一右的站好位置准備夾擊就被兩只月刃削掉了腦袋,而我則是從他們尚未倒下的尸體中間跑了過去,手中永盚_鐮槍被我揮了起來對著人群後方就是一下劈斬而出.一道光刃隨著我的劈斬飛了出去,對方的人群中分出兩人回身格擋,但光刃仿佛裁紙一般穿過兩人的身體將其分尸,然後繼續向前,直到命中發現事情不好回身格擋的第三個人後才在將此人的盾牌切開之後又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道能直接看見心髒的傷口才算是徹底消失.

這邊防禦的人剛剛倒下我就沖到了人群附近,幾個玩家剛想要圍攻我就被不知道從哪飛來的光錐命中了額頭倒了下去,而我則是直接閃過他們的尸體殺入人群,永盚_鐮槍一個橫掃就挑飛了四五個人,槍尾橫向一下砸飛一個,槍頭轉動過來一個下劈又將一人從肩膀到另一側的胯骨斜著劈開.不過這家伙還挺硬氣,死都死了還死死抓著我的永盚_鐮槍不肯松手,希望能多爭取一點時間.不過我沒有滿足他的願望,手腕一抖,永盚_鐮槍直接碎成了一地的金屬彈珠,好像彈簧球一樣在地上彈了一下之後立刻全部飛射入我的手心再次凝固成了一柄一模一樣的鉤鐮槍.

對方看到我再次獲得武器控制權,眼神不甘心的黯淡了下去,但我卻沒有管他,直接越過那家伙的尸體繼續追擊,前面的人並沒有因為我的生猛而有所退縮,反而是瘋狂的撲了上來.他們甚至放棄了用武器攻擊,而是使用了無賴打法,直接抱頭的抱頭抱腿的抱腿,一群人呼啦一下全都掛到了我的身上,乍一看就好像我身上又披掛了一層人體裝甲一般.

我甩動收臂旋轉腰肢試圖掙脫,但是可惜這些人就跟塗了膠水一般粘在我身上死活不下來.

"真是礙事!"我突然放棄了永睌糷滮漇一彈,兩邊手腕上放的開口打開,伴隨著一陣嗚嗚聲,龍筋索自動射出並迅速防線展開了一大截細長的索線,而我則是在索線展開之後猛然用力旋轉身體將索線完全甩了起來,同時啟動技能:"綻放".

跟在我後面的阿修福德只看到我的身邊仿佛一朵巨大而美麗的花朵瞬間綻放開來,而後就見那些掛在我身上的人都變成了漫天飛舞的殘肢碎肉四下飛濺.驚訝的阿修福德只來及喊了聲:"我靠!"就被一堆紅的白的黏糊糊的噴了一身,險些沒直接吐了.

"總算是乾淨了."全身沒有沾上一滴血的我一邊快速收回索線一邊輕盈落地,看了下目標位置,猛地一招手,永盚_鐮槍再次飛入手心,然後我直接將鉤鐮槍當標槍朝前擲了出去.

那個抱著東西跑的是個女性玩家,看起來最多二十歲.此時她身邊一共就只剩下兩個人而已了.看到飛來的永盚_鐮槍,那兩人中的一個家伙立刻轉身將手中的盾牌往地上一插,一道光幕再次出現,但可惜他阻擋的是號稱可以斬斷一切的永,因此光幕和盾牌都沒起什麼作用,直接就被射穿.不過這兩層防禦好歹阻礙了永盚_鐮槍的前進,當槍身穿過他的身體時被他一把握住了.

因為這家伙已經處于瀕死狀態了,所以他這個行為不屬于搶奪武器,因此永盚_鐮槍得報複屬性沒有啟動,結果就是等我沖過來的時候一把握住永盚_鐮槍卻沒能拔出來.

"我靠,這又不是在現實世界,你們不用搞得這麼悲壯吧?"一下握住永盚_鐮槍居然甩不開這家伙,我無奈只好打算動搖一下對方的軍心,可惜顯然這招沒用,對方死死抱住插在體內的永盚_鐮槍就是不松手.

"行,算你狠!"看他死活不松手,我干脆繞過他一把抓住永盚_鐮槍穿出他後背的槍頭,然後向前一拉,永盚_鐮槍直接斷成兩截,槍頭在我手里變成了一柄細劍.

那家伙看著我逐漸追向前面的那兩人非常的無奈,對上永痝o種好像液體金屬一般可以隨意變形的武器,他實在是無能為力.

握著細劍的我再次追上兩人,一劍刺出,對方僅剩的護衛理所當然的回身迎擊,同時還不忘提醒對方:"你先跑,別管我!"

我本來以為這個家伙會跟我周旋一二,誰知道這位更絕,主動迎著我的劍就撞了上來,結果當然是不出意外的被我一劍捅穿,但是那家伙卻是一把抱住了我的手臂不肯松手了.

"我靠,你們不是吧?還來這招?"我郁悶的看了下這個家伙,他的臉上居然還有得意的笑容,不過我可不打算跟他在這里耗著.抬腿一腳踹在他身上,直接就讓我的手臂掙脫了出來,但我卻是突然感覺手上一空,然後就看到那家伙捂著肚子上的永睍鬖b不遠處沖我傻樂.

"好,你們都是牛人,算我怕了你們,永琝琱ㄜn了還不行嗎?"看著那家伙的樣子我直接放棄了永,雙手一甩,嘩啦一聲刃爪彈出,然後直接就追著那個女孩去了.不是我搶不回來永,而是我不想耽擱時間,反正對方就剩一個人了,用刃爪應該也是一樣的.

前面的女孩抱著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獎品一邊跑還一邊回頭看,發現我再次最近,她急忙加速向前.此時她其實已經跑到這個大廳的邊緣了,我很不理解她干嘛還要往前跑.這又不是地面上的建築,到了邊緣還能穿牆出去,這里可是地下,周圍的牆壁不過是起個裝飾作用,牆外面可全都是岩石,她這樣過去根本就沒地方跑啊.

雖然我想的不錯,可對方卻並不是因為被追急眼了在亂跑.就在她到達牆壁邊上的瞬間,這個女人居然突然往地上一趟,就像足球運動員飛身鏟球一樣的直接滑到了牆壁邊上,然後撞開了一塊位于牆壁底部的蓋板滑進了後面的通道中.這個活動門只有幾十公分高,就比狗洞稍微大點,要不是她這個姿勢根本就進不去,而且那個蓋板居然在打開後又自動落了下來.

我一看這情況也干脆有樣學樣的一個飛身滑了過去,結果卻是咚的一聲一腦袋撞在了蓋板上.

"我靠,怎麼封死啦?"剛剛那女人過來的時候那個蓋板就跟個活動門似的,一碰就開,我撞上去門板卻是紋絲不動,這簡直是坑人啊!"他爺爺的破門!永!"我一伸手,被那兩個人限制住的永甯藒M嘩啦一下散成一地的細小彈珠,然後飛射而來在我手心聚集成型,只是這次變成的是把匕首.

一刀插進門板之中橫向一拉,門板應聲斷裂,我一腳踢開掉下來的門板然後一下鑽了進去.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六章 聯合屏障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追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