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包圍   
  
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八章 包圍

當我們走到那輛車的旁邊時可以看到里面的四個人中有一個腦袋歪在座位上沒了反應,剩下三個人正在激烈的掙紮試圖從車里出來,只可惜剛才那一下撞得不輕,車身已經嚴重變形,想出來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本來正在掙紮的三個人看到我們靠近立刻劇烈的扭了兩下,確認短時間內出不來之後其中一人突然從座位下面拽出了一把手槍從窗口伸了出來對准我們就扣下了扳機.

呯……伴隨著一聲清脆的槍聲,一發黃燦燦的子彈就這樣懸停在我的面前一尺遠的地方高速旋轉著,但是彈頭卻沒有絲毫要向前移動的意思.

突然地變故令車內的人全都愣住了.開槍沒打中目標的事情經常發生,但子彈停在半路不動,這種事情就稍微獵奇了一點.不過,車內的顯然都是狠角色,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之後那人立刻連續扣動扳機開始快速射擊,當然結果其實沒有任何變化,除了我面前多了一堆懸浮著得彈頭之外根本沒有其它事情發生.

在對方打空了整整一個彈夾之後我面前的彈頭突然嘩啦一下全都掉在了地上,然後我兩步跨到車前,抓住開槍那人所在後座的車門用力向外一拉.吱的一聲,變形的車門被我硬生生的從車身上拽了下來.隨手將車門丟在一邊,我就像在雞籠子里抓雞一樣伸手將開槍那家伙拽了出來.這家伙被我捏著還在那拼命掙紮,還試圖給手槍上子彈繼續攻擊.我直接一把握住了槍身微一用力,只聽到吱的一聲槍身明顯塌下去一大塊,那家伙直接驚的差點把眼珠子瞪出來.

隨手將這家伙向後一仍,我又低頭進入抓另外一個家伙,而與此同時凌維娜也已經拽開了前門將司機拖了出來.坐在副駕座上的那個家伙已經昏迷,被我抓著的後座上的另外一人明顯是個非戰斗人員,幾乎不知道抵抗,很簡單就被拽了出來.

凌站在一邊有些疑惑的說道:"女媧是不是搞錯什麼了?就這幾個人的實力用得著我們出手嗎?隨便派一隊特警都能輕松搞定吧?"

"或許是有什麼計劃外的情況我們不知道而已."我說著就直接將手里的那個家伙提到面前,然後看向天他問道:"你們拿走的東西呢?"

那家伙被我問完之後好像是稍微恢複了一些神智,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這家伙哆哆嗦嗦的好像很害怕的樣子,可是一張嘴說出來的卻是:"你殺了我吧,我絕對不會告訴你的."

看到這個情況我直接將那家伙往凌那邊扔了過去,同時提醒道:"這家伙可能被人威脅了.直接讀記憶吧."

凌點了下頭然後接住那家伙將其按在地上,然後一只手覆蓋上了這家伙的額頭.

在凌讀取記憶的時候,我則是開始指揮其他人將剩下的三人全都弄上我們的車,而對方的車我們只是簡單的掃描了一下,沒找到我們要的東西,之後就直接放棄了.這隊人馬弱的出乎意料,如果我沒猜錯,這應該是誘餌才對.對方的真正運輸人員如果不是使用某種特殊方法已經離開了那個我們之前蹲守的小區就是還在那里等著.

果然,就在我開始懷疑這個事情的時候,凌那邊已經完成了四位讀取.將手里口吐白沫已經接近死亡邊緣的家伙隨手扔進車廂,凌開口說道:"這家伙只是日光公司中國分部的普通員工,他的家人被對方控制,逼迫他出來當誘餌.之前我們干掉的兩輛車里只有一些毫不知情的保鏢和兩個和他類似的人員,其他信息他都不知道."

既然這家伙是誘餌,他不知道內情也就非常正常了.畢竟誘餌本身就是最可能被對方抓住的人,而這樣的人如果知道太多事情,顯然是個很麻煩的事情,所以正常人安排誘餌的時候都不會讓他知道太多東西,而對誘餌本身來說,知道的越少其實也就越安全.

既然已經確定這些家伙都是沒用的人,我們也不打算在這停留了.直接跳上車掉頭離開.這地方隨著槍聲停止,已經開始陸續有膽大的人出來圍觀了,我可不想被人當動物圍觀.在我們到達小區大門口的時候已經有幾輛警車趕到了,看標志,這應該是女媧調來的警車,因為車身上打著龍緣標志,說明這是龍緣集團的保安,而不是正規警察,雖然兩者的制服,車輛以及職能什麼的都差不多,但其實還是有些區別的,至少這個單位我們可以直接指揮,正規警察卻不行.

小區保安看到我們再次出現立刻指著我們對身邊的龍緣保安說著什麼,應該是指證我們就是凶手之類的,不過龍緣保安當然認得我們得車牌,壓根沒當回事,再說他們就是女媧調過來給我們善後的,應該也知道一些大概情況,因此看到我們之後那個保安還揮手讓後面的車靠邊給我們讓路.

我想了想還是把車一腳踩停,然後讓依佛里特將那四個人扔了下去,同時開窗對外面的那個龍緣保安喊道:"這四個是外圍犯,先幫忙看押起來,我們還有任務,帶著不方便!"

"可以,上面有打過招呼.交給我們就行了."對方果然是得到女媧下達的直接命令了,非常迅速的做出了反應.幾個保安跑歸來將地上四個家伙按住之後帶上手銬拖進了一邊的警車,而我們則是迅速離開了這里往直前埋伏的小區看了過去.

這次我們當然不可能在小區外面等,女媧應該也是知道我們得目的,我們才到小區門口,崗亭里的保安還沒來及反應,小區的大門欄杆就自己升了起來.我們速度不減的直接開進小區,輕車熟路的直接開到對方躲藏的那棟樓的樓下,然後迅速跳下車往里跑,不過可惜剛到大門口就被擋住了.

小區單元樓的樓洞口都有樓門擋著,我們到門口之後卻發現大門緊鎖,而且這個門不是電子式的,不能進行入侵,無奈之下我只好將大門整個從牆上拽了下來.本來用電磁控制也是可以開門的,但是那需要先用電磁感應摸清楚門鎖的結構,有那時間我們已經打開七八道門了,所以我干脆用最笨的辦法,直接拆門.

雖然是用蠻力拆掉了大門,但因為不是用鐵錘之類的東西砸,只是單純的拽下來,所以噪音並不大.將大門放到一邊,我們立刻開始往樓上跑.此時已經是上午六點五十了,我們上到五樓的時候剛好有一對小夫妻從樓上下來.雖然我們理論上應該是避著點人的,但現在我急于知道情況到底如何,所以我也沒管他們,沖到五樓那家的門口就直接上去一腳將大門踹倒在地.正下樓的小夫妻倆嚇得立刻停在了那里不敢往下走了.

我們根本沒空管他們,直接就從門口沖了進去.

剛一進客廳我們就發現房間里非常安靜,憑借我們龍族的聽力,房間里要是有人絕對躲不過我們的耳朵,畢竟你可以不出聲,但你的心髒沒法停止跳動,而我們可以聽到心跳的聲音,挺到呼吸的聲音,還可以感應到人體的電磁場,所以除非在強磁強噪音環境下,否則和我們玩捉迷藏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房間里沒人?"維娜跟進來之後就出聲詢問了起來.

我點點頭,然後示意大家分開搜索,于是凌她們立刻分開搜索起各個房間,結果發現這里就是很普通的居民住宅,沒有任何特殊的東西可以作為線索的.不過,就在我們回到客廳里的時候,碧姬絲卻是突然轉身向客廳沙發前的茶幾走了過去.一把扣住茶幾邊緣向上一掀,轟的一聲茶幾就整個飛了出去.

這是一張相當沉重的大理石茶幾,桌面下面是地櫃,所以底部貼著地面,看不到茶幾的支腿.正因為這種設計,所以這個茶幾可以充分遮掩其下方的情況,而當碧姬絲掀掉茶幾之後,我們立刻發現了地面上居然有個大洞,直接通到了下面一層.

"我靠!"我現在也來不及問碧姬絲怎麼發現這個洞的了,直接就縱身跳了進去.凌和維娜她們立刻跟著跳了下來,依佛里特和碧姬絲體型太大只好繞出去從樓梯下來.

剛剛落到這一層的客廳中我就聽到了一個很微弱的心跳聲,直接扭身撞開側面的臥室門,沖進去之後我立刻就感應到了身邊的壁櫃頂部有個小孩躲在那里.電磁感應雖然不像視覺可以清楚的判斷目標長相,但是可以確定對方的體型大小和身體輪廓,所以大人小孩還是分的清的.

我直接站在壁櫃旁邊的床頭櫃上打開了壁櫃頂部的櫃門,然後就看到一個大約七八歲的男孩蜷縮在一個只有六十公分寬的壁櫃方格中.多虧這孩子還小,再大一點的話估計就進不去了.

小孩子並沒有因為看到我而又什麼過激反應,因為他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了.我小心的將其拉了出來然後抱到了地面上,凌通過無線通信告訴我在隔壁發現了小孩的父母,此時已經死亡有一段時間了,尸體已經完全僵硬,死亡原因是被人扭斷了脖子.

這家人應該沒有參與這次的事情,他們只是不走運住在了那幫間諜的藏身處樓下,不過人已經死了,我們也沒什麼辦法,只能通知女媧盡快派人過來接手.

彈出指尖的麻醉針,給男孩注射了一點點麻醉劑使其進入深度睡眠,然後我就將其放到了床上.我們還要追查那幫間諜的去向,這孩子是沒法帶在身邊的.不過為了不讓其看到父母的尸體,我覺得還是讓其睡過去比較好.

處理完孩子的問題,我又聯系上了女媧,然後說道:"女媧,對方破開地板進入了下面一層住戶的房間殺死了兩名屋主,小孩子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遇害."

"樓下那家?"女媧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突然說道:"我剛剛查閱了早上的監控,那一家三口應該在你們追逐誘餌離開後就離開了這棟樓,監控有拍到他們夫妻兩人離開的畫面.當時那個女人還抱著熟睡的孩子."

"大清早的,七八歲的孩子怎麼會睡得這麼沉?那應該是個假人.我們要找的東西肯定在那個女人抱著的假人肚子里.那對夫妻也是對方假扮的."

"你的判斷應該不錯.我剛剛查了附近街區的監控錄像.對方駕駛這對夫妻的私家車從六號公路向北去了,但是現在已經超出監控范圍了!"

"我就知道沒這麼簡單.你有在前面設置路卡吧?"

"路卡已經設置了,但是沒有發現目標車輛,現在我正在調動一般警察幫忙搜尋那輛車."

"對方這麼謹慎,有沒有可能半路棄車?"

"這都是有可能的."

"那就麻煩了,現在連對方的體貌特征都不知道,我們要怎麼找人?"

"用鼻子聞唄!"

"好吧,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雖然靠嗅覺追蹤一直是警犬的活,但是我們龍族的鼻子都很牛,所以這工作咱也能客串一下.當然,前提是要先找到那輛車,不然連個追蹤目標都沒有,我們想追也沒法追啊!

無奈的再次檢查了一遍房屋,然後我們就打算先離開這里,不過走到門口想了想我突然停住了,然後敲了下對面的門.

"誰啊?"對面的人顯然是正打算出門,我剛敲了一下門就開了.

"你好,請問一下你今天早上有沒有看到對門出來一男一女兩個人,打扮和對面的夫妻差不多,手里還抱著個孩子."

"請問你們是……?"對方瞄了眼我身後的幾位.維娜明顯一看不是混血就是純種的白人,白色人種的特征很明顯,雖然相貌比較細膩,但白人的那種大概的骨骼框架在那擺著.凌和夜月道是標准的亞裔人種造型,不過這長相稍微誇張了點,不是影響市容那種,而是太漂亮了.當然,就算我帶一個排的美女,對方也不會有什麼好擔心的,真正讓他猶豫的是最後面的依佛里特和碧姬絲.這兩位站在樓道里腦袋都快頂到房頂了,而且兜帽形成的陰影完全遮蔽了面部,乍一看能嚇人一跳.不過還好,我的賣相還不錯,所以這位沒有立刻關門.

幸好出來的時候有帶證件.我直接拿出了一本小本本遞過去給對方看了一下.對方實際上根本看不懂這個本子上寫的那些職務什麼的,但他反正知道了咱們是官方人員.既然不是犯罪分子,問點事情當然可以照實回答了.

對方遞回我的證件同時說道:"張允家里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從昨天夜里就開始折騰,搞得叮叮當當的.早上我起來的時候聽到走廊里很吵,就從貓眼看了一下,結果發現從他們家出來好幾個人,還有樓上也下來好多人,他們好像是認識的.彙合之後就下樓了.等那些人離開我就去廁所刷牙了,可是等我刷完牙開門扔垃圾的時候就看到他們家又出來一男一女.當時我低頭扔垃圾也沒注意,還當是張允夫妻倆,結果我還問了聲好,哪知道一抬頭發現不是他倆,但是那衣服我記得張允夫妻倆穿過.對方大概也沒想到我會跟他們打招呼,稍微愣了一下也回應了一下,反而搞得我尷尬死了."

"他們當時有抱著一個孩子嗎?"

"有.不過我沒看到臉.孩子似乎是睡著了,扒在那女人身上一動不動.請問一下張允他們夫妻倆是犯什麼事了嗎?"

"不是,他們遇害了."

"什麼?"這人明顯嚇了一跳.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你現在是唯一見過對方面貌的人,所以麻煩你幫我們描繪一下對方的長相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但是他們那麼多人……"

"其他人不用管,只要最後那一男一女的長相."

"這個沒問題."稍微停頓了一下之後那人又問道:"那個……張允夫妻倆真的死了嗎?"

我點點頭道:"他們的兒子不知道為什麼藏在衣櫃頂層的櫃門里沒有被發現,除了他,兩個大人都死了.你現在是唯一的目擊證人,對方是很凶惡的歹徒,現在正在躲避追蹤顧不上,一旦他們脫離警方的追蹤,很可能回過頭來找你滅口,所以你最好是能幫我們繪制出他們的相貌,這樣一來可以幫助我們抓住他們保證你自己的安全,二來即便我們沒有抓住他們,因為他們的相貌已經泄露,他們就不一定會再冒險回來殺你了."

我的恐嚇手段其實並不高明,但一旦涉及切身利益,真的能冷靜下來評估自己的生死的人又有幾個?那人一聽自己可能被殺人犯盯上立刻就緊張了起來,在我安慰了一番之後才總算緩和下來.接下來我們開始拜托他幫助我們描繪犯人的長相.

"真的只要這樣就行了嗎?"幾分鍾後,在對方的家里的客廳里,我站在一邊,凌和那家伙面對面坐在沙發上,凌的左手按在他的太陽穴上,而右手則拿著一只鉛筆在一張白紙上時不時的勾畫兩筆.

我在旁邊對那個家伙道:"你看過我的證件了,應該知道我們不是普通警察.這位是我們的特殊人才,她有類似心靈感應一樣的能力.雖然聽起來很玄乎,但其實也只能讀取別人正在想的事情,所以你現在要集中注意力回想那兩個人的樣子,你想的畫面越清晰,我們得到的相貌就越准確."

"沒想到國家真的有超能力部門,我還以為只是網上的傳說呢."那家伙稍微有些驚訝,不過並沒有表現的太誇張,畢竟現代人的見識在那擺著,不大可能因為什麼事情而特別的驚訝.

"請不要轉移注意力."凌提醒了一句.

對方連忙道歉,然後開始認真回憶,最後干脆閉上了眼睛.當他將眼睛閉上之後,凌那只握筆的手立刻就高速運動了起來.

這個男子看到那兩個間諜的時候大約是早上五點多,現在也才六點多,剛過去一個小時而已,他的記憶還很清晰,何況凌的能力其實並不像我和他說的那麼弱.凌可是能在對方完全不配合的情況下強行讀取記憶的存在,對方主動配合,那自然更是手到擒來.隨著那家伙的注意力集中起來,凌的手動的飛快,然後就見白紙上逐漸顯現出了一張畫面.這個畫面就是外面走廊的景象,畫面正中就是那兩個目標人物.

"好了."凌直接松開手看向了自己繪制的素描圖片.

旁邊那男子聽說好了也睜開眼睛看了過來,然後他就愣住了.因為凌的手上拿著的那東西基本上已經不能算是素描了.這玩意簡直就是一張黑白照片,其中的景物什麼的逼真的難以想象,居然還有一點立體感,那效果簡直太驚人了.

"這是你從我腦袋里讀出來的?"那人看著素描驚訝的問道.

凌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就站起來接通了女媧的通訊,然後道:"圖像出來了,你收到了吧?"

女媧回應道:"已經收到了,正在比對信息.我目前正在監管全市所有的聯網攝像頭,一旦他們在任何一個攝像頭前停留超過兩秒,我就能立刻知道."

"很好,這樣速度就快多了."

我向那個房主表示感謝後就帶著凌走出了房間,此時下面正好有一大幫警察上來,帶頭的正好就是剛剛那個小區幫我們善後的那個龍緣保安.對方只是和我點了下頭就讓開了道路,不過我還是和他說了下房間里的大概情況,同時叮囑他照顧那個孩子,然後就帶著維娜她們下去了.

此時樓下已經里三層外三層的圍滿了看熱鬧的人群,因為樓道周圍停了一圈警車將這個地方隔離了開來,但是這反而引來了更多的人圍觀.

我們幾個一從樓上下來就立刻引起了人群的一番喧嘩,但我們所有人卻是突然集體眉頭一皺並動作統一的將目光轉向了一個方向.被我們盯著的人群立刻就驚了一下,而其中一個人則是在往後退試圖離開人群,而我們卻是已經朝這個方向大步走了過去.

對方看到我們快速向他移動,立刻就開始加速後退,但是這家伙明顯低估了看熱鬧的人群數量,盡管費了老大勁,可還是沒能擠出去,而此時我們這邊已經明顯是進入小跑狀態了.

就在對方准備狗急跳牆的時候,我卻是閃電般的從身邊一名維持秩序的警察腰間抽出了他的配槍,然後直接就對著那邊開槍了.直到槍身和慘叫響起之後那邊的人群才開始尖叫著准備逃跑,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們後面另外一個方向的人群中卻是突然傳來一聲大喊:"警察殺人啦!"

我在聽到聲音的同時就扭頭看了過去,而凌比我反應還快,抽出另外一名警員的配槍回頭就是一強,那個叫喊的家伙眉心處瞬間多了個窟窿,整個人直接向後仰倒,這一結果立刻引發了一片混亂,不過尖叫聲和混亂的人群很快就全都蹲在了地上,因為一串密集的震耳欲聾的機槍聲將所有人都嚇得不敢動了.

依佛里特在我的示意下緩緩的放下了單手提著的那個還在轉動著的多管機炮,剛才就是這東西讓周圍的人群安靜了下來.當然,依佛里特是朝天上開的槍,不然這玩意的穿透力至少能打穿兩棟樓房還未必停得下來.

"所有人都蹲在地上不許移動,不許說話,更禁止站起來.現在都看我這里."我說著就走到了最先我開槍攻擊的那個人身邊.此人並沒有死,現在還在地上哀嚎著,這也是目前現場唯一的聲音.

我走過去將那個人拖到了場地中間以方便所有人都看到他,然後蹲下去從他的腰間摸出了一支手槍並舉起來展示給周圍的人看."你們可能以為我剛才攻擊了一名普通的老百姓,但作為普通人的各位覺得普通人會在大清早出門買早點的時候順便在腰里插把手槍嗎?"

我知道今天不解釋清楚肯定會造成輿論壓力,所以並沒有就此結束,而是又走過去將後來被凌擊斃的那個家伙也拖了過來,然後照樣在這人身上翻到了一把手槍,而且還找到了三本護照和分成好幾卷的各種外幣.

"就像大家看到的,這個喊警察殺人的家伙也不是個普通人的.就算他是個槍支愛好者,私藏槍支算不上死罪,但正常人有可能隨身攜帶三本不同身份的護照和這麼多不同國家的外幣嗎?"稍微停頓了一下讓周圍的人思考了一會我才繼續道:"昨天夜里這棟樓上發生了一起惡性案件.一家三口中的兩個大人被殺死,一個八歲的孩子從此成為了孤兒.殺死他們的人只是想要借用一下他們的衣服和身份來偽裝自己,因為他們是一幫窮凶極惡的境外恐怖分子.他們混在人群中刻意制造混亂就是為了阻撓我們查找他們,所以,為了各位自己的安全也為了別人的安全,現在請現場的各位都不要亂動,我們會一一檢查各位的身份,沒有問題的很快就能離開,千萬不要隨意制造混亂幫助那些恐怖份子逃脫."

我說完之後就將搜查任務交給了身邊的警察,其實我知道現場已經沒有他們的同伙了,之所以這樣說就是為了方便進行輿論控制.畢竟我要是不把這個事情解釋清楚,明天絕對會鬧得沸沸揚揚.

將手槍還給旁邊的警員,我直接帶這凌她們離開了這里.車子開出小區之後我正打算問女媧我們是先找個地方等待消息還是先返回,沒想到女媧反倒是先聯系了我們.

"目標出現."

"位置?"

"我在地圖上給你標記出來了."

我迅速在電子腦內展開周圍的導航圖,結果發現目標居然和我們的直線距離都沒超過一千米.

"我靠,這幫家伙膽子忒大了吧?"

"所以我才讓你們去.早上你們追擊的誘餌雖然很垃圾,但是那些只是外圍的棋子,對方真正的人員實力很強,一般的特警根本解決不了這些家伙."

"明白了,我們馬上去處理.不過我覺得我們可能需要武器.依佛里特身上的東西火力太猛了,近戰用不上啊!"

真不知道女媧怎麼想的,居然給依佛里特配備了一個六管的機關炮,這玩意打直升機挺不錯,對地的話火力就太猛了一些.關鍵是子彈穿透力太強,敵人鐵定會死,但子彈打穿敵人後會傷到後面的人群,所以在我們自己的城市里我們根本不敢用.

"武器已經給你們送過去了,之前是我低估了對方的狡猾程度.如果再這樣下去事態只會越來越嚴重,所以現在改變策略,不用再注意隱蔽了.直接全副武裝碾過去就行了."

"我就愛聽這句."維娜插嘴說道.

"喂,老大,你們的快遞到了."我剛和女媧說完,忽然就聽到我們自己的團隊呼叫里響起了玲玲的聲音.我扭頭一看發現三輛和我們這個同款的車輛正在從後方追上來.很明顯是玲玲她們來增援了.我從自己的無線信號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來的第一輛車里坐著晶晶,玲玲,小純和辣椒.第二輛車里面坐著的是艾美尼斯,霜雪,阿嫡娜以及小龍女,而且貌似小白也在那車上.最後面那輛車明顯和我們這個型號不同,應該是量卡車,里面居然坐著斯哥特他們二十一個人,此外小不點居然也在車上.

"喔,這回陣容還真是挺強大的."維娜感歎道.

"老大,你們的東西都在我們這邊,需要現在穿上嗎?"玲玲顯然是負責二號車的架勢,此時正在詢問我們.

我想了想還是決定半路先找了個地方下來把裝備更換了一下,然後才再次上路.

三輛轎卡加上一輛重卡,這車隊已經相當吸引人了,關鍵是我們這車雖然是民用版偽裝,但畢竟體積太大,而且全都是一個樣式,怎麼看都還是軍車.

對方那兩個人明顯有優秀的反偵察能力,他們刻意避開了所有的監控探頭,所以之前才能從我們的搜捕中脫逃,但是剛剛他們很不幸的在一家小賣部買了點東西,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這個小賣部為了防盜安裝了一台隱蔽的攝像頭,而且這個攝像頭是聯網的.

正因為對方沒有發現這個攝像頭,所以他們被拍了下來,兩秒之後女媧就鎖定了他們的位置.因為有個確切目標,他們再利用一些技巧遮擋面孔或者以背影通過攝像頭已經無法欺騙識別軟件了.之前是大海撈針,識別軟件畢竟智能有限,他們只要不漏臉,基本沒法確認追蹤,而現在是女媧親自盯著,這他們就徹底沒法隱藏了.

我們根據信號一路追到了對方所在的位置,而這個地方卻是比之前那個老式小區還要破,因為這個地方是城中村.這里原本是城郊的村鎮,後來因為城市擴建而被城市包裹了進去,但是這片地方因為還沒來及改造,所以還是當初的樣子.村子里全都是住戶自己搭建的房屋,結構什麼的根本談不上齊整,而且道路窄的要命,汽車根本開不進去.

"所有人下車.斯哥特,你帶人封鎖路口,其他人跟我進去.小不點,你和白浪先呆在車里別出來,需要你們的時候會叫你們的."

迅速發布完命令之後我們所有人立刻行動了起來.因為這個城中村並不是太大,而且因為違章搭建的原因,道路已經被基本堵死,只有兩個出入口可以自由進出.當然,地方也可以翻過那些建築出去,不過比翻牆的速度他們肯定沒我們快.

"老大,我們已經就位了."在我們潛伏進城中村之後負責堵路的斯哥特便發來了通知告訴我他們已經在道路兩邊埋伏好,只要那兩個家伙從這里離開,鐵定要吃個大虧.當然,我估計對方可能並不止兩個人.那兩個人之前只是將東西轉移了出來,而這邊應該是還有接應人員,只是暫時不知道數量多少.

"好了,道路已經封鎖,所有人注意,啟動戰斗模式,向目標點接近."

聽到我的命令,維娜她們紛紛放下自己的頭盔面罩,然後拿起了隨身的長槍開始以戰術隊形小心的接近目標,沿途碰到剛好出門的路人都是被我們直接敲暈扔回房間里,以免驚動目標.我們可不想再來一次城市追逐戰了.事情搞太大女媧那邊也不好善後啊!

"所有人小心,准備突入."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逼停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最後的反抗與任務完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