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章 一點小麻煩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章 一點小麻煩

蘇西斯帶著我們進入這條商業街之後就開始展示出本地人的特征來了.因為比較熟悉這邊的環境,所以蘇西斯直接在店鋪外面就開始給我們介紹起了這里的每一間店鋪的大致經營范圍,如果是沒用的店鋪我就干脆不進去了,直接往下走.

雖然克利斯締娜和蘇西斯都是女性,按說對逛街應該是很有熱情的,但那也要看是買什麼.你要是拉著女朋友或者是老婆去逛軍火市場,我估計她們就發揮不出那種穿著高跟鞋一走一下午不帶休息的強大力量了.這暗精靈的都城之中的市場雖然也有賣一些女人喜歡的東西,但我們時間有限,而且因為我直接跳過了那些對行會或者玩家沒有意義的東西,所以連為女士的購物欲都沒能發揮出來.正因為如此,所以我們的逛街速度超快,不到半個小時就快把一條街走到頭了.就這還是因為半路上發現一家賣暗精靈特產飾品的商店,克利斯締娜非要進去看看,無奈之下才耽擱了十分鍾.

"這間是賣地下世界的食品的,比起你們地面上的食品,我們這里的食物就要差了很多."蘇西斯依然盡責的介紹著路過的店鋪."這邊這一間是出售魔獸卵和奴隸的,您要是需要魔寵可以考慮進去看看."

原本一直沒怎麼在意的我在聽到魔寵兩個字的時候立刻就把耳朵豎了起來.

雖然穿的好像重甲戰士,但我可是正牌馴獸師啊!別的店鋪咱可以不看,這絕對是要進去的.而且,進入這種店鋪還有個很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為了行會.要知道魔寵這種存在基本上就是來源于各中魔獸和高級智慧生物,而這些東西都遵循著自然規律,那就是越是條件惡劣的地方出產的生物,其個體戰斗力就越強.這種規律其實很好理解,因為環境惡劣就意味著生存競爭更激烈.這種激烈的生存競爭就好像是養蠱一樣,用激烈而快速的優勝劣汰迅速的淘汰掉不適應或者說弱小的生物,從而使最後剩下的生物快速的進化.

當然,養蠱這種方式其實是一種破壞性的生存環境,它是無法持續的.因為競爭過于激烈,最後這個世界會進化出一只或者是一種最強的生物,然後這個世界的生命曆程就走到了終點,因為條件此時已經無法適應生物生存了,等這最後的生物死亡,那這個環境也就徹底變成生命禁區了.所以說,這種養蠱的方法只能用于短時間的定向培養戰斗生物,正常的生存環境如果變成那樣的環境,那基本就會變成沒有生命的生命禁區.

這地下世界雖然不像養蠱的地方環境那麼惡劣,但不得不說這地方比起地面上的生存環境可是糟糕多了,所以地下世界也是經常會出一些高級怪物的地方.也正因為這地方比較經常性的出一些高級怪物,所以這里的寵物店內的貨物質量絕對會高于一般的地面城市的寵物店.

因為我是冰霜玫瑰盟的會長,所以我平時出門都會帶上不少現金,這里正好是一個可能會有大量高級寵物的地方,這我怎麼能錯過?萬一里面的魔寵都是很不錯的品種,我也不介意幫他們清下存貨.掃貨這種事情我向來是很喜歡干的.

游戲里的商店,尤其是系統商店,里面的營業員是不會像現實中的那麼熱情的.一般現實中的店鋪,一有人進去,立刻就有銷售人員跟上來.低端的商店就直接開始給你介紹,也不管你想不想聽,高端一點的就跟著你,發現你在某個商品上停留時間長一點,就立刻上前給你做個簡單介紹什麼的,要是你跟對方搭話,他(她)就開始給你認真推薦和做介紹.

這游戲內的店鋪雖然也有銷售人員,但人數很少,而且游戲內的商品如果是低端的就會直接采用水晶球的方式讓你選購.這個水晶球其實就好像一個購物目錄,你摸一下水晶球就進入了商店目錄,之後只要站那里自己慢慢翻資料就行了.高級商品當然不會用這種方式,而是采用實體展示的方式,不過這種商品普通客人是看不到的,你必須跟NPC店員對話,要是你有本事引出後續發展,對方才會讓你看店里的高端產品,例如鎮店之寶之類的東西.

我這次因為有打算給行戶里補充一些魔寵,所以沒有一上來就去搭話,而是先去摸了下水晶球啟動目錄,接著就開始站那里翻起來.克利斯締娜也順手摸了一下想看看有沒有啥中意的.當然,以克利斯締娜的眼界,最終自然是啥也沒看上.要知道她和大多數玩家不一樣,在加入我們行會之前就已經是名聲在外的高手了,所以她的各種資源都很多,幾乎沒有接觸過低端裝備.後來進入我們行會那就更不得了了,整個冰霜玫瑰盟的好東西基本上都是隨便她挑的,而她自己的魔寵也是對她來說最合適的極品魔寵,這樣的情況下當然不可能隨便遇到一個小店就能找到滿意的魔寵.要是好魔寵真多到那種程度,現在世界各地的玩家們也不會把魔寵的交易價格炒上天去了.

克利斯締娜這邊翻完資料後我也剛好看完,果然,這種對外開放的低級目錄里根本沒有好東西,最高階的不過是一只八百級的岩蟒.這種東西在游戲剛開服那會或者還算是高端產品,到了現在基本上也就是二線玩家中的頂級玩家才會使用了,一線玩家基本上都不會看這種東西.我們行會雖然也有二線乃至三線級別的玩家,但是因為我們行會的行會福利之中包括了行會守護獸,而我們行會的守護獸又特別的多,所以本行會玩家對魔寵的需求迫切性並不像別的行會的玩家那麼誇張.在這種情況下,這個八百級的魔寵也就只能算是低端產品了,大部分會員可能都不會要.不過,考慮到這種魔寵有時候有些特殊用途,所以我還是把這個岩蟒給買了下來,反正沒人用還可以再賣出去.我們行會的人不要,外面的玩家可是搶著要.

關閉商品目錄,我直接走到一個坐在櫃台後面的暗精靈旁邊站在了那里.這個暗精靈年紀不小,正拿著本書在那里裝文化人,其實他的眼睛一直在進入店鋪的客人身上掃來掃去的,只是從不主動搭理客人.事實上因為有那個目錄的存在,所以他也不需要和客戶交流什麼,人家想買什麼自然就會問,不想買直接就走了.

因為注意力一直在客人身上,加上這店鋪里本來就沒幾個人,所以這個老年的暗精靈看到我站在他面前立刻就抬起了頭,然後非常客氣的站起來主動問道:"這位客人有什麼需要的嗎?"

他這麼客氣當然不是因為看到我靠近,而是因為他發現了我身上的威壓.要知道游戲內的威壓可是屬性化的,這可不是現實中虛無縹緲的氣場什麼的,這是真的會被系統換算成數據帶入計算的,所以眼前這個暗精靈此時在我面前表現的是一場的謙恭,因為他的本能告訴他,得罪我會死的很慘.

"你好."雖然有屬性幫助,但我還是客氣的和對方對話,畢竟光靠屬性是不夠的."我聽說你這里有一些高級魔寵,所以就過來看看有沒有合適的."

"高級魔寵當然是有,只是您剛才不是看過目錄了嗎?難道沒有找到合適的?"老頭雖然被威壓影響卻還是沒有直接帶我去看藏貨.

對于對方的反應我一點也不在意,只是說道:"貨架上的那些也能叫高級貨嗎?你就別和我開玩笑了.我是真心想進一批好貨,你給我行個方便吧."我在說話的同時就將一枚高級水果遞了過去.這地下世界食物緊缺,水果自然要為糧食作為讓路,更何況我這枚並不是一般貨色,而是從天庭那邊順回來的仙果.雖然只是仙果中最低級的果子,只有短時間的屬相強化作用,不能持久,但這畢竟是帶屬性的果子,其價值在地下世界絕對是相當可怕的.

老頭看到這個東西之後立馬麻利的收了起來,然後就開始驅趕那些客人.等將外面的客人都給趕走之後又迅速的關上了門,然後走到櫃台後面的牆壁邊上打開個一個隱藏著的門.這個小門只有一尺見方,而且很淺,不是什麼倉庫也不是密道,里面只有一根繩子而已.老頭抓住繩子用力一拉,然後整個店面里就是一陣嘩啦啦的聲響,前方大的有些不合邏輯的店面地板居然打開了兩個大洞,然後兩個圓柱形的展示架就從地面下升了上來.

這突如其來的貨架可是把我和克利斯締娜給驚了一下,沒想到這地方還暗藏著這樣的東西.那兩個圓柱形的貨架每個直徑都有一米多,周圍一圈被分隔成了八個扇區,每個扇區之內都放置著一枚魔寵蛋或者魔寵印記什麼的,總之那就是一只等待認主的魔寵就是了.

本來正常玩家要看到這個東西起碼需要在這個店鋪里購買到一定金額之後和老板把關系值刷上來,然後才能看到這個東西,但是因為我有威壓,外加那個果子,就輕易的看到了這個玩意.

兩個展示架雖然一共只有十六個展示格,但是兵貴精不貴多,所以要是好魔寵,別說十六個,就算是六個也是相當讓人興奮了.當然,我對這十六個魔寵蛋並未報多大希望.這畢竟是系統商店,就算有隱藏界面,你也不能指望從這里得到什麼驚世駭俗的東西.目前游戲內玩家們得到的那些極品裝備,魔寵和藥材,其中只有千分之一不到是從系統商店的隱藏界面買出來的,剩下的絕大部分都是玩家組任務得到的或者在野外打到的.要是商店里隨便就可以買到頂級裝備,那某個玩家只要一口氣充一大堆錢進游戲世界,然後去商店刷就是了.即便《零》是一個為了破壞各國經濟而存在的經濟炸彈,那種竭澤而漁的事情也是絕對不能干的.

這次的貨架彈出來之後我只是簡單的看了看,確實,比起目錄里能直接看到的魔寵,這里的這一排都是相當不錯的貨色了,至少我們行會的玩家應該會比較欣喜的買下來,不過離我的要求還差得遠.當然,因為我們行會的會員可能會需要,所以這些我都沒放過,十六枚魔寵蛋被我一骨碌全給買下來了.

在仔細詢問老板確認沒有更好的了之後,我們便離開了這家商店,不過出來的時候蘇西斯卻是略帶猶豫的問我:"紫日會長很喜歡魔寵蛋?"

我點點頭道:"為什麼這樣問?難道說你有貨源?剛才你也看到了,一般貨色我可是看不上眼的."

蘇西斯稍微有些猶豫,但是想了半天還是開口道:"其實我還真的知道有個地方有幾種生物很適合做魔寵,他們非常的強大.不過……"

"不過怎麼了?"

"不過那地方也很危險.那些生物並不是現成的魔寵蛋,需要你自己將其抓獲,所以這個過程會非常的危險.你和我們黑暗評議會現在正在合作時期,我很想幫助你,可是我又擔心這會給你們造成損失,所以……!"

"這個擔心我覺得完全沒必要."我看向蘇西斯道:"首先,不管你說的生物書否能威脅到我們,我都不大可能被直接干掉,所以說就算對付不了,跑是肯定沒問題的.其次,我們是冒險者,擁有近乎無限複活的能力,就算被怪物干掉了,那也無非是損失一點實力而已,你完全不用為我們擔心."

"這樣說的話,看來你是對這些生物非常感興趣了."蘇西斯想了想說道:"那好吧.如果你什麼時候有空了想要去抓那些魔寵就來黑暗評議會找我,我會帶你們去的.不過先要說明,我只能將你們送到那個地方的入口,里面我是不敢進得."

我點點頭道:"這個你放心,只要到了入口就行了."

我們這邊交流完之後又繼續在這邊的市場轉了轉,還別說,之後還真讓我們又找到了幾樣好東西.其中大部分都是行會會員使用的物品,不過我和克利斯締娜卻是都有收獲.克利斯締娜找到了一個奇怪的三角形金屬塊,我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但是克利斯締娜是興奮的不得了,應該是個對她很有幫助的物品.至于我則是買到了一枚定向變異果實.

這個定向變異果實是一種很特殊的果子,生長地點完全沒有規律,從岩漿中道極地酷寒之地,這東西基本上是完全不挑環境,任何地方都會生長.但是,這個東西的生長地點雖然分布很廣,可是產量卻低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幾乎都沒怎麼聽說過有出產,很難得才能在拍賣會上看到一個,這次沒想到居然在一個路邊的地攤上找到了一枚.

其實買下這個東西的時候我發現這是個隱藏任務的開端,只是我當時沒空,所以買下這個東西後就沒有和那個NPC繼續聊下去,不然肯定會接到一連串的任務.

這枚定向變異果實我是打算給幸運使用的,主要原因就是這枚果實的屬性是黑暗屬性,所以適合的魔寵只有幸運,瘟疫,國王和沙夜子還有黑炎,但是國王和黑炎都泡過寂靜之海的海水,等于是受到過類似的洗禮,就算再用這個果實,也沒有什麼成長空間了.至于說沙夜子……她現在的屬性還極不穩定,上次吞噬的後果還沒有完全穩定下來,暫時不適合用來強化.幸運和瘟疫雖然都能用這個東西,但是幸運畢竟跟我久一點,而且瘟疫雖然體型比幸運要大一些,但潛力似乎不如幸運那麼高,所以我覺得還是個幸運使用最好.

我們這邊逛完了街,那邊暗精靈的內部清洗活動也完工了.斯哥特帶著麒麟武士們返回了我這邊,小鳳也回來了.西斯比家族的人員被全部殺光,不光是本族,就連為他們家服務的那些人之中也被干掉了一大批,只有部分主動投降的被押了回來.當然,這些人最後也未必就能活下來,只是那就和我沒啥關系了.

確認了任務完成之後我也不想在這邊多呆了,本來來走這一遭就是在幫白精靈做白工,目的只是為了搞好關系方便以後發展,現在既然完事了我當然不想浪費時間.

因為暗精靈和白精靈的誤會已經通過黑暗評議會說清楚了,所以這次我也就不避諱了,直接光明正大的返回了白精靈的都市.在白精靈都市交接完任務之後在對方熱情的挽留之下我還是離開了那邊.我們自己行會的城市建設在即,現在可沒啥心思考慮別的事情.

"會長,你們可算是回來了."看到我回來,金山銀海興奮的就迎了上來.他作為我們冰霜玫瑰盟在南美洲的總負責人,建立城市之後當然就是城市管理者,而且這個精靈都市的建設意向就是他提出來的,所以在這個事情上他比我們都要關心的多.

看到金山銀海之後我也沒跟他客氣,直接問道:"周圍勢力的協調問題有處理好嗎?"

建立城市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因為系統會根據兩座城市之間的中間點劃分城市轄區,所以你只要建立一座城市就等于是在消減附近其他城市的轄區范圍,要是周圍是無人區還好點.像是南美洲這種生物密集,各種勢力混雜的地區是絕對不能隨便建立城市的.要是不和人家溝通好就貿然的開始建造城市,回頭怪物攻城的時候人家一起跟著怪物後面攻擊你的城市,那可就麻煩了.

金山銀海對于這個事情早就安排了專門人員負責,我這次帶著克利斯締娜他們過來的時候也帶了不少人來,所以這個事情處理的還算不錯.金山銀海笑嘻嘻的說道:"附近的幾個主要勢力我一直在刷好感度,這次會長你又從總部那邊帶了那麼多高手過來撐場子,對方自然不會有什麼異議.不過有一個土著部落似乎不大願意搬遷,而且比較麻煩的是他們的部落剛好在城市范圍內,這要是在城市外面哪怕近一點都無所謂,可對方居然卡在城市范圍里面,這就不搬不行了.我們的人和他們談了好幾次,可是對方就是不肯讓."

"這個部落是個什麼情況?是玩家還是NPC啊?"

"是NPC就好了,大不了殺光了事.關鍵是這里是個玩家村落,而且對方不接受任何談判,根本不和我們商量這個事情,我們就算想買或者交換都不行,對方根本不讓我們提條件."

"玩家村落?"我略帶驚訝的問道:"你之前不是說是土著部落嗎?"

金山銀海點頭道:"確實是土著部落,但後來被一群玩家入主了,現在就變成玩家部落了.這個部落的玩家都是世界各地彙聚而來的,其中以美國人居多,而且還有不少美籍華人,只是對方根本不買我們的帳,無論如何都談不攏."

"知道他們為什麼不肯讓位置嗎?"

金山銀海搖頭道:"知道的話我就想辦法解決了,問題就在于不知道啊!"

克利斯締娜在旁邊聽著我們的話忍不住插嘴道:"實在不行就武力拔除就是了.我們行會在外面樹敵還少嗎?也不差這幾個吧?"

金山銀海解釋道:"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就別亂出主意了.這南美洲和別的地方不一樣,叢林太過茂密,各中自然生物和神秘勢力很多,魚龍混雜的,簡直就是游擊隊的天堂.在這種地方不怕得罪大型行會,就怕得罪那些零散的玩家和小行會.大行會家大業大,只要不是欺人太甚,人家一般不會跟你過不去,畢竟他們有家業,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為了那些家業,能忍的人家也就忍了.可是這些小行會和個人玩家就不一樣了.他們可以說是沒啥牽掛,一旦你惹了他們,他們就沒日沒夜的騷擾你,在這種地方想要清理這樣的人非常麻煩,投入大不說效果也沒法保證,所以我們在這邊都是和平發展,一般能不得罪人就盡量不得罪."

對于金山銀海的話我也是比較認同的.這個事情之前我就知道一點.像是南美洲這邊,各國的行會在這里幾乎都有代理點,可是這麼多行會的勢力在此紮堆,卻奇怪的相當安靜.大家幾乎不怎麼戰斗,雖然摩擦是有,但很少有演化成武裝沖突的,大家都異常的克制.

這年頭人都不傻.大家來這里就是為了賺錢的,雖然大家擠在一起會減少份額,但你要是把人完全擠走,人家一發狠跟你玩無限制騷擾戰,那可就徹底麻煩了.原本只是互相搶占一點點份額,現在就是一分撈不到還要往外倒吐,這帳大家都會算,所以大家都不約而同的保持安靜,悶聲發大財,誰也不搭理誰.

可是,雖說現在聰明人不少,可問題是,這腦袋抽筋的人也是有的.這群占據了這個小部落的人群很可能就是這樣的一群人.本著悶身發大財的初衷,在南美洲,大家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協商,無非也就是利益交換而已,反正誰都不吃虧.可是這幫人根本不和我們談,這就是擺明了不想和解.要是他們在此處發現了什麼高級礦物或者有別的什麼特大利益,那還好說,關鍵是那地方金山銀海早就派人探索過了,沒有任何特殊礦產.畢竟城市一旦建立,你是肯定沒辦法在城里開礦的,所以建造城市之前確定城市下方沒有什麼貴重礦物是基本常識.否則城市建好之後哪天突然發現城市下面全是寶石礦,你說你是挖還是不挖?挖的話要拆毀城市,不挖的話心里又癢癢.所以,為了避免那種尷尬的事情,大家都會對城市建築地進行提前的礦業勘探,只有確認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礦產才會開始建設城市.

這個部落所在的地方就在我們城市范圍內,只要生命之樹種下去,這里就會被樹干和藤條覆蓋,所以這算是真正的市區,而且還是中心區.這樣的地方我們自然是探查的很詳細,確認這里沒有什麼值得留戀的礦產.對于這樣的地方,對方卻堅決要釘在這里,這明顯不是正常情況.

"會長,我們現在已經和周邊的各種勢力都說好了.一些靠的太近的部落有的決定搬走,有的要並入我們的城市,只有這個部落死活就是不動地方.我們現在被搞得頭都大了."

"除了這個部落的事情之外,還有什麼麻煩沒有?"

"麻煩還是有一些的."金山銀海繼續說道:"首先就是周圍的怪物區內的怪物數量比我們原本預計的要大一些,所以清理進度有點落後,現在只完成了二分之一.此外,附近有條河可能需要做一點處理."

"河?"

"嗯,那條河在城市附近,平時倒是沒什麼,但是每年會有一個豐水期,這個時候那條河就會向城市所在方向蔓延,然後把這邊變成一片汪洋.雖說精靈都市的抗洪澇能力非常強,但老這麼泡水里也不是個事啊!"

"那條河你找人看過了嗎?有什麼具體安排沒有?"

"河流的問題我們已經請學水力的玩家看過了.只要在上游建個大壩提升水位,然後修一小段人工河就可以將河水引入另外一條河,這樣就沒問題了."

"修大壩?"我一聽到這個就有點擔心.大壩這東西雖然可以引水,但問題是我們這是在一個戰斗為主的游戲世界.戰爭狀態下的大壩都是定時炸彈,別人只要破壞大壩,基本上下游地區就注定要倒大黴了.我們現在面領著要強拆一個村落的可能,對方之後十有**會跟我們搗亂,我們卻是在外面留下了一個大壩.雖然我們也肯定會派人駐守,但萬一這個大壩被破壞,下游的精靈都市就注定要變成一片汪洋了.雖然精靈都市本身不會被洪水沖走,但是經濟損失肯定還是會有的.

金山銀海估計也知道我在顧慮什麼,所以很快又補充道:"其實還有個方法比較安全,就是稍微麻煩點."

"說說看."

"我們在附近的地下發現一條已經徹底冷凝的熔岩管道,這條熔岩管道一直通到一個大的地下城邦附近.他們那里本來就有條地下河,而且河床很寬,水流量卻是不大.我們如果在那條熔岩管道山方開一個洞.然後後可以把河水引入地下形成地下河,這樣只要和那個地下城邦達成協議,在他們那邊對那條熔岩管道做一點點修改,讓其直接連入那條現成的地下河,這樣我們這邊就不用擔心水流問題了.而且,如果有了這麼一條地下河連接那個城邦,我們還可以和他們建立貿易關系,等于是多了條財路."

"這個方法好,可是你之前說這個方法很麻煩,難道是地下河開鑿有難度?"

"不光是有難度,應該說是難度超大.這個地下河位置相當的深,垂直深度超過兩千米,如果我們修成斜向的通道,長度只會更長,而且一旦地下河貫通,還要考慮到河水的侵蝕作用是否會掏空附近的地下土層,萬一造成空洞引起大面積塌陷又是個麻煩.這些東西太複雜,即便是現實中也需要大量的專業設備和勘探隊論證,可是我們在游戲里根本沒有配套設備,懂地質和水力的人雖然有,可專業隊伍就不好找了.所以說,這個工程看著簡單,其實相當麻煩."

"那就是說現在的問題主要就是這三條是嗎?"

金山銀海扳著手指頭數:"一個地下河需要改道,一個怪物區清理速度太慢,還有一個釘子戶村落.只要這三個問題解決了,我們立刻就能開始修建城市."

"問題還真不少啊!"我無奈的說道:"這些問題也就那個怪物區可以解決了,反正另外兩個不解決,怪物區清乾淨了也沒用.至于那兩個問題……讓我回去找其他人商量一下再說吧."

金山銀海也知道這個問題不是馬上就能解決的,真要那麼好處理他們自己就解決了,也不會等大我回來了.

讓金山銀海先去忙他的,我又找到了泊爾塞福涅,她現在就在南美這邊專職負責那枚到手的生命之樹種子.按照她的話說,她正在用自己的神力對這枚種子進行養護,而且隨著她的養護,這個種子就會越來越強大和健康.等再過一天她就可以完成養護,之後這個種子會表現出比其他生命之樹更加強大的能力.當然,前提是我得先解決金山銀海說的那倆問題,不然就算種子養護的再好我也沒法種植啊.

和泊爾塞福涅簡單交流了之後我又找到了南美這邊的行會總部的大型水晶通訊器和艾辛格那邊通了下視頻會議,然後將金山銀海數的幾個問題告訴了玫瑰和行會智囊團.咱們行會既然有專職的智囊,那就不能浪費了.這種動腦子的問題當然就要他們來處理了.

智囊團的人雖然都很聰明,但也不是電腦,雖然思維開闊,可是想問題也需要時間,所以我也不催他們,只是讓他們慢慢想.不過這幫智囊還真的是挺給力的,我和他們說完這個事情之後就打算離開的,誰知道剛出通訊室沒走兩步就被里面專職的通訊人員給喊了回來.

"你們找到辦法了?"這麼突然地喊我回來,我當然第一個就想到了這個.

果然,素美代表智囊團說道:"我們確實想到了解決方法."

"說來聽聽."

素美直接拿出了行會地圖.這個是根據行會玩家探測范圍同步增加的行會總圖,所以我們要建立城市的這片區域也都是被點亮的區域.素美比照著地圖給我解釋道:"我們的建議是將城市的中心范圍向那條河的方向移動十五公里,直接將城市修在那條河上."

"啊?那不是徹底變成一片澤國了嗎?"

"你聽我說啊!"素美解釋道:"你看.現在的問題有兩個.首先就是這個村落不肯搬家,你們又不想來硬的.那麼,既然如此,我們干脆讓開這個問題.向那條河的方向偏離十五公里之後這個村子就從市中心移動到了城市邊緣,剛好不在城市范圍內,這樣就算靠的近,對方又不能把我們怎麼樣.要是他們主動搗亂,那我們當然是動手沒商量."

我點點頭道:"這樣的話到的確是解決了村落的問題,可是其他問題呢?"

素美繼續說道:"十五公里其實也不是很遠,這樣移動之後城市位置其實沒有太大變化,對我們根本沒有多大影響.而且,如果將城市運動到河流的正上方,我們就可以從這里向下開鑿一條地下河將河水引入那條熔岩管道.你們之前不敢這麼干無非就是擔心河水的侵蝕作用掏空地下形成空洞.但是我們如果把市中心放在這里,生命之樹的是根系就會深入地下,你覺得有什麼河流能把生命之樹下面掏空的?"

我被這個方法說的一愣."對啊!難道還有什麼河能把生命之樹下面掏空不成?這樣移動一下,兩個問題不是都解決了嗎?"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零九章 暗精靈的小脾氣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一十一章 部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