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暴走的生命之樹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二十一章 暴走的生命之樹

原本我以為生命之樹的發芽會很迅速,但實際上直到精靈族長和泊爾塞福涅離開之後五分鍾,那顆種子都meiyǒushime明顯變化.在這段shijiān內那枚生命之樹的種子上一直在源源不斷的向外擠出大量的lǜ色藤條,這些藤條就hǎoxiang章魚的觸手一般拼命的往地下紮,但是地面上能看到的除了種子本身並meiyǒu過多的東西.

五分鍾之後,這種實際上很迅速,但看起來非常平穩的生長終于結束,我tūrangǎnjiao到地面下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傳來,同時地面也出現了輕微的震動,並且這種震動正在逐漸加強.ZhuZHuDao."豬豬島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gǎnjiao到地面下不穩定的情況,我迅速的跳上夜影的背部並讓他離開了地面.事實證明我的這個選擇是非常正確的,因為就在我們升空之後不到五秒,我們剛剛所在的weizhi地面就tūran向上爆開了一個大洞,然後就見到一根足有火車頭name粗的粗壯藤條鑽出了地面,然後hǎoxiang怪物的觸手一般持續向天空伸去.

"後退,後退!"隨著我的提醒,夜影開始迅速後退,因為下面的藤條yǐ精追上了我們的高度,而且在夜影躲開那個weizhi之後,那根藤條依然meiyǒu停下.它顯然並不是估計從我們身下冒出來打算襲擊我們,在我們躲開之後藤條meiyǒu任何變化,直接越過我們剛才所在的weizhi繼續向上生長,很快就超過了我們的高度.

在這根藤條鑽出地面之後,地面下就法ngfo是發生了暴動一般,地面上到處都是飛快裂開的大洞,然後以根根類似的觸手鑽出地面伸向天空,而在這些觸手的中央,一根明顯不同于其他觸手的巨大藤條就hǎoxiang火山噴發一般猛然鑽出地面,zhōuwei的泥土被這根藤條帶起上百米高才開始下落,那景象簡直像是shijie末日.

恐怖的主藤條雖然出來的有點晚,但無論是生長速度還是本身的體積都遠超zhōuwei的那些藤條,只用了十幾秒這家伙就超越了zhōuwei藤條的高度達到了二百多米的恐怖高度.而且還在以之前的生長速度持續向上生長.而zhōuwei的那些稍細一些的如火車頭一般的藤條則是開始紛紛附著到了中央的主藤條之上開始纏繞在主藤條之上並跟隨其一起向上生長.

隨著主藤條的不斷生長,下方藤條鑽出地面的weizhi附近也開始出現了更多更細的藤條,這些藤條就法ngfo是一條條巨大的lǜ色地龍一般在地面之上鑽進鑽出,並迅速的向zhōuwei區域擴散,凡是生長在附近區域的植物全部都被這些藤條卷入地下或者被帶入空中,但無一例外的它們都被攪的粉碎.要不是因為生命之樹最初開始發言的五分鍾shijiān僅僅向外輻射能量波而meiyǒu別的動靜的話,估計這里死掉的動物也將非常可觀.不過因為之前那五分鍾.動物都被能量波嚇跑了,所以現在被吞噬的就只有那些沒法移動的植物而已了.

雖然生命之樹的藤條動作很快,但是因為距離很近,我看到了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情況.那些藤條在將zhōuwei的植物全部絞碎之後並不是單純的將之遺棄,而是在迅速的融合這些植物.那些被粉碎的植物不管是shime種類的,只要jiēchu到生命之樹的藤條就會hǎoxiang兩塊擠壓在一起的面團yīyang融合成一塊.這種恐怖的融合能力甚至于對動物也有效果.盡管之前的能量波動嚇跑了不少東西,但是昆蟲shime的低級生物似乎對這種波動meiyǒu太明顯的反應,加上有些生物天生移動慢,五分鍾根本來不及離開這片區域,因此還是有一些生物被藤條給覆蓋了的.

那些被覆蓋的生物最終的結局和那些植物yīyang,在不擠壓致死後就被藤條吸收融合,甚至我還看到一條叢林巨蟒居然活著就被融合吸收了.它的頭部連接著一尺多長的伸去還在那里拼命擺動想要逃跑,但是尾部卻yǐ精完全和藤條連成了一片分不出彼此了.這種可怕的融合能力簡直比強酸的腐蝕效果還要嚇人.好在大部分生物都yǐ精離開此地.不然這個景象絕對將更加的震撼.

事實上被嚇到的可不只我一個,在艾辛格那邊.巴貝爾塔內的天基觀測系統前面,本行會的一眾領導層人員全都估計在觀察期前看這由巴貝爾塔拍攝到的地面俯覽畫面.在畫面中,之間一大片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熱帶雨林之中tūran騰起了漫天的泥土,然後就hǎoxiang是爆破了一枚核彈一般,一股土華ng色的沖擊波之後跟隨著蠕動的lǜ色波浪在地面上快速推進,眨眼之間就在熱帶雨林之中弄出了一個明顯和zhōuwei顏色不太yīyang的淡lǜ色區域,而且,這個區域還在不斷的擴大,zhōuwei的植物只要被其覆蓋就會被蠶食,根本毫無抵抗力可言.

因為yǐ精逐漸熟悉了生命之樹的生長方式,我現在也不再像之前name小心謹慎,開始指揮夜影適當的靠近了一些那些還在生長的藤條.這些騰條經常是用四十五度角斜著鑽出地面,然後沿著拋物線爬升到近五十米的高度,接著再一頭紮回地面之中形成一個隆起的泥土層並在地面下持續向前推進一段距離,接著再次鑽出地面重複之前的動作.加入現在可以把地面切開讓我們看到剖面圖的話,你會發現這些藤條生長的方式就hǎoxiang是正在向前延展的正玄曲線,其規律性非常強,幾乎沒一次鑽出地面和在地下穿行的距離都是yīyang的,簡直就hǎoxiang是用儀器測量過的yīyang.

"好了夜影,靠近yīdiǎn,我們看看下面的情況."搞親gchǔ規律後我開始讓夜影下降.

夜影聽話的開始降低高度,然後一邊倒著往後飛,一邊逐漸靠近了一根剛剛鑽出地面的藤條,最後竟然從那根藤條下方穿了過去.雖然我們的動作挺危險的,但那藤條並未攻擊我們,而是依然按照zijǐ的規律准確的從我們頭頂飛躍而過,然後在我們後方再次猛然紮入地面繼續下一個循環.

在藤條不斷向外擴散的同時,生命之樹的中心點上,巨大的主藤條yǐ精足足長了有五百多米高,而且生長勢頭meiyǒu絲毫要停止的趨勢,依然在瘋狂的上升.事實上除了高度在不斷升高.主藤條以及zhōuwei的輔助藤條的直徑也在不斷擴張.此時就連zhōuwei附著在主藤條上的輔助藤條的直徑也yǐ精超過了十五米,而主藤條更是生長到了直徑五十米以上.

借助水晶通訊器同步觀看生命之樹生長進度的精靈族長皺眉看著屏幕中瘋狂生長的那些藤條問道:"這個藤條現在擴散的速度有多快?"

正在操作通訊器的玩家看了一下比例尺後說道:"大約每小時六十到七十公里zuǒyou."

聽完這個回答精靈族長連忙對身邊的紅月問道:"紅月副會長,你們能聯系到其他人員是嗎?"

紅月點頭問道:"你想聯系誰?"

事實上被嚇到的可不只我一個,在艾辛格那邊.巴貝爾塔內的天基觀測系統前面,本行會的一眾領導層人員全都估計在觀察期前看這由巴貝爾塔拍攝到的地面俯覽畫面.在畫面中,之間一大片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熱帶雨林之中tūran騰起了漫天的泥土,然後就hǎoxiang是爆破了一枚核彈一般,一股土華ng色的沖擊波之後跟隨著蠕動的lǜ色波浪在地面上快速推進,眨眼之間就在熱帶雨林之中弄出了一個明顯和zhōuwei顏色不太yīyang的淡lǜ色區域,而且,這個區域還在不斷的擴大,zhōuwei的植物只要被其覆蓋就會被蠶食,根本毫無抵抗力可言.

因為yǐ精逐漸熟悉了生命之樹的生長方式,我現在也不再像之前name小心謹慎,開始指揮夜影適當的靠近了一些那些還在生長的藤條.這些騰條經常是用四十五度角斜著鑽出地面,然後沿著拋物線爬升到近五十米的高度,接著再一頭紮回地面之中形成一個隆起的泥土層並在地面下持續向前推進一段距離,接著再次鑽出地面重複之前的動作.加入現在可以把地面切開讓我們看到剖面圖的話,你會發現這些藤條生長的方式就hǎoxiang是正在向前延展的正玄曲線,其規律性非常強,幾乎沒一次鑽出地面和在地下穿行的距離都是yīyang的,簡直就hǎoxiang是用儀器測量過的yīyang.

"好了夜影,靠近yīdiǎn,我們看看下面的情況."搞親gchǔ規律後我開始讓夜影下降.

夜影聽話的開始降低高度,然後一邊倒著往後飛,一邊逐漸靠近了一根剛剛鑽出地面的藤條,最後竟然從那根藤條下方穿了過去.雖然我們的動作挺危險的,但那藤條並未攻擊我們,而是依然按照zijǐ的規律准確的從我們頭頂飛躍而過,然後在我們後方再次猛然紮入地面繼續下一個循環.

在藤條不斷向外擴散的同時,生命之樹的中心點上,巨大的主藤條yǐ精足足長了有五百多米高,而且生長勢頭meiyǒu絲毫要停止的趨勢,依然在瘋狂的上升.事實上除了高度在不斷升高.主藤條以及zhōuwei的輔助藤條的直徑也在不斷擴張.此時就連zhōuwei附著在主藤條上的輔助藤條的直徑也yǐ精超過了十五米,而主藤條更是生長到了直徑五十米以上.

借助水晶通訊器同步觀看生命之樹生長進度的精靈族長皺眉看著屏幕中瘋狂生長的那些藤條問道:"這個藤條現在擴散的速度有多快?"

正在操作通訊器的玩家看了一下比例尺後說道:"大約每小時六十到七十公里zuǒyou."

聽完這個回答精靈族長連忙對身邊的紅月問道:"紅月副會長,你們能聯系到其他人員是嗎?"

紅月點頭問道:"你想聯系誰?"

事實上被嚇到的可不只我一個,在艾辛格那邊.巴貝爾塔內的天基觀測系統前面,本行會的一眾領導層人員全都估計在觀察期前看這由巴貝爾塔拍攝到的地面俯覽畫面.在畫面中,之間一大片有如汪洋大海一般的熱帶雨林之中tūran騰起了漫天的泥土,然後就hǎoxiang是爆破了一枚核彈一般,一股土華ng色的沖擊波之後跟隨著蠕動的lǜ色波浪在地面上快速推進,眨眼之間就在熱帶雨林之中弄出了一個明顯和zhōuwei顏色不太yīyang的淡lǜ色區域,而且,這個區域還在不斷的擴大,zhōuwei的植物只要被其覆蓋就會被蠶食,根本毫無抵抗力可言.

因為yǐ精逐漸熟悉了生命之樹的生長方式,我現在也不再像之前name小心謹慎,開始指揮夜影適當的靠近了一些那些還在生長的藤條.這些騰條經常是用四十五度角斜著鑽出地面,然後沿著拋物線爬升到近五十米的高度,接著再一頭紮回地面之中形成一個隆起的泥土層並在地面下持續向前推進一段距離,接著再次鑽出地面重複之前的動作.加入現在可以把地面切開讓我們看到剖面圖的話,你會發現這些藤條生長的方式就hǎoxiang是正在向前延展的正玄曲線,其規律性非常強,幾乎沒一次鑽出地面和在地下穿行的距離都是yīyang的,簡直就hǎoxiang是用儀器測量過的yīyang.

"好了夜影,靠近yīdiǎn,我們看看下面的情況."搞親gchǔ規律後我開始讓夜影下降.

夜影聽話的開始降低高度,然後一邊倒著往後飛,一邊逐漸靠近了一根剛剛鑽出地面的藤條,最後竟然從那根藤條下方穿了過去.雖然我們的動作挺危險的,但那藤條並未攻擊我們,而是依然按照zijǐ的規律准確的從我們頭頂飛躍而過,然後在我們後方再次猛然紮入地面繼續下一個循環.

在藤條不斷向外擴散的同時,生命之樹的中心點上,巨大的主藤條yǐ精足足長了有五百多米高,而且生長勢頭meiyǒu絲毫要停止的趨勢,依然在瘋狂的上升.事實上除了高度在不斷升高.主藤條以及zhōuwei的輔助藤條的直徑也在不斷擴張.此時就連zhōuwei附著在主藤條上的輔助藤條的直徑也yǐ精超過了十五米,而主藤條更是生長到了直徑五十米以上.

借助水晶通訊器同步觀看生命之樹生長進度的精靈族長皺眉看著屏幕中瘋狂生長的那些藤條問道:"這個藤條現在擴散的速度有多快?"

正在操作通訊器的玩家看了一下比例尺後說道:"大約每小時六十到七十公里zuǒyou."

聽完這個回答精靈族長連忙對身邊的紅月問道:"紅月副會長,你們能聯系到其他人員是嗎?"

紅月點頭問道:"你想聯系誰?"

"可以聯系泊爾塞福涅嗎?"

"好的."紅月示意通訊人員啟動,和快泊爾塞福涅的聲音就出現在通訊中.

"怎麼啦?這個shi厚聯系我."

精靈族長有些擔憂的問道:"泊爾塞福涅大人,您之前溫養的生命之樹種子是不是輸入了大量的生命精華?"

泊爾塞福涅疑惑的反問:"不輸入生命精華還怎麼溫養?"

精靈族長一聽就zhīdao問題出在哪里了,但還是確認道:"那您是否zhīdao生命之樹的能量利用率和一般植物不太yīyang呢?"

泊爾塞福涅疑惑的問道:"這個有區別嗎?"

精靈族長無奈的說道:"一般植物的生命能量利用率只有百分之二十幾,最多的也不過才百分之三十八而已.但是生命之樹的能量利用率是百分之九十七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之間,也就是說生命之樹吸收同樣的能量可以產生一般植物三倍以上的效果.您是不是依然按照正常植物的吸收率計算的生長能量需求量啊?"

泊爾塞福涅這下也反應過來了,也顧不得回答了,連忙叫道:"快快快,讓zhōuwei的精靈族士兵趕緊撤離,生命之樹的生長范圍會比預期的擴大很多.他們現在的weizhi會被卷進去的!"

精靈族長哪還敢耽擱,迅速開始下令讓精靈部隊撤離.紅月一看這情況也是趕緊命令本行會的人員去幫忙精靈族趕緊撤離,bi禁g人家是幫我們做事,要是出現大量損失,這個無論于情于理我們肯定都是要做些補償的.再說就算人家不要補償,我們也不能看著精靈族的士兵白白死在這里不是?

因為有我們行會的通訊設備幫忙傳遞命令,所以精靈們的反應很快,幾乎只過了幾分鍾就開始大規模的撤離現場.而且因為我們行會的玩家有鳳龍可以幫忙裝東西.所以精靈們只需要輕裝逃命就行了,那些不好帶的東西都被扔進了鳳龍空間.而且我們行會的人有長槍可以用來代步,每個人回來的shi厚就可以順便帶上兩名精靈,以長槍的速度來回多跑幾趟也是能運出不少人來的.

得益于我們的幫助以及發現的及時,精靈們撤的很快並未被生命之樹的藤條覆蓋到,不過,我們是跑的挺快的,可是有的人可就不怎麼快了.

"報告."

"shime事?"南美地區一座相當巨大的城市中,一名玩家推門進入了一間辦公室,里面坐著的兩個玩家正在查看一張地圖商量著shime,聽到這人進來頭也不回的問了一句.

剛進入這里的玩家立刻報告道:"釘子剛剛用魔法卷軸傳信說包圍他們的精靈部隊tūran離開了,而且樣子很慌張,似乎是在逃命的樣子."

本來正在商議shime的兩個人聽到這個報告tūran一下就轉了過來,也不再看那份地圖,轉而認真的問道:"你說他們在逃命?"

那名玩家立刻說道:"信息上是這麼說的."

之前meiyǒu說話的另外一人開口道:"精靈一族包圍我們設立的釘子倒是可以理解,臨時撤離也可以理解,可是他們為shime會像是逃命yīyang呢?"

之前說話那人說道:"精靈們沒必要做戲給我們看,以他們的實力就算隨手滅掉我們的村莊也不過是舉手之勞,根本沒必要大費周章在我們面前表演shime."

"那豈不是說他們是真的在逃命?shime東西能讓精靈們都落荒而逃?"

"不管是shime,反正我們是肯定擋不住的.通知釘子,讓他們也趕緊撤離."

"是."

以傳送卷軸為基礎改良的傳訊卷軸雖然也存在一定成本,但總體來說一般的行會通訊還是用的起的,所以那個故意跟我們搗亂的村莊里的玩家很快就接到了讓他們跟隨精靈們撤離的通知.不過,雖然他們接到了這樣的通知.可是結果卻是和精靈們完全不同.

精靈們有我們幫忙.手里沒有礙事的東西,只管自己跑就行了,而且我們這邊的運輸能力也幫助精靈們運走了一些移動力相對比較低一些的人員,所以精靈這邊剩下的可以說都是高機動部隊.再說精靈們本來就是森林的寵兒,在樹林中精靈們的移動速度是非常快的.但是,相比之下這些玩家可就不一樣了.他們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大概的知道有危險.而人就是這樣的生物,如果不能真切的感受到威脅,多數人是不會有太強烈的緊迫感的.

幾乎是全力狂奔的精靈和一群相當隨意的人類,兩者逃命的速度自然是不可能一樣,更何況玩家這邊是發現精靈們主動撤離之後才報告上去的,他們的上級下達命令又耽誤了點時間.這一來一回的,等這幫玩家開始准備跑的時候實際上就已經來不及了.幾乎也就是這幫人中動作最快的家伙剛剛離開村子大門,後面就隱隱傳來了隆隆的巨響聲.

"什麼聲音?"還在整理東西准備裝車離開的幾個玩家疑惑的抬頭望向村外,但是可惜因為森林的阻擋根本什麼也看不見,只能聽到聲音越來越近,而且地面居然開始出現了輕微震動.

"快看,那是什麼?"隨著距離逐漸接近,終于有玩家注意到了不遠處的森林後方一片飛舞的碎木和泥土.接著就看到一大群好像巨蛇一般的粗壯藤條在樹冠的上方時隱時現的向著村子這邊撲來.

"我的天啊!"隨著之前的玩家的呼喊.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了那邊的動靜,然後人們開始丟下身邊的東西轉身就跑.但此時為時已晚.

每小時六十公里的前進速度對于現代汽車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但問題是這里是熱帶雨林不是高速公路,再說這里的人也沒有車,能有個魔獸坐騎就不錯了.況且,能以六十公里的時速在樹林中狂奔的魔獸實際上並不多.倒不是說速度達不到,而是沒法跑.密林之中的路況想想就清楚了.高低不平的地面高度,軟硬不定的地面強度,橫七豎八的灌木叢,密集的參天巨木,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前進的障礙.能在大草原上跑出一百多公里時速的魔獸隨處可見,但在密林之中,任何時速超過四十公里的移動物體都必須有一套完美級的動態捕捉系統和一套至少手精良級的障礙規避系統才能保證不會撞上什麼東西或者摔個大馬趴.

相比之需要躲避前方的障礙,還要小心選擇腳下路面的玩家們,後方的生命之樹可是絲毫沒有任何困擾的一路平推了過來.有個玩家不知道是天生勇武還是腦子有問題,居然站在村子前面面對著迎面撲來的生命之樹劈出了一道劍氣.當然,結果很悲催.劍氣還沒靠近生命之樹的藤蔓就被生命之樹掀飛起來的土皮和斷木給擋了下來,然後那家伙自己也被這傾瀉而下的木頭和泥土給埋了下去.

毫無阻礙的越過這名玩家,生命之樹還在繼續前進.本來按照正常情況,生命之樹根本不應該生長到這個位置.我們之前已經改變了生命之樹的生長位置,新地點距離這個村莊其實非常遠,按照我們重新規劃的建設地點,這個村莊本來應該正好卡在我們的城市邊緣之外,況且本來這個城市預計的面積就比生命之樹覆蓋的面積要大很多,生命之樹只是城市的中心區,不是說整個城市都是生命之樹.可是現在,生命之樹不但已經蔓延到了原本城市邊緣都不該覆蓋的區域,而且還在不斷的往外生長.

隨著生命之樹的進一步推進,那座小小的村莊終于進入了生命之樹的覆蓋范圍.木頭編制的柵欄在生命之樹的藤蔓面前就好像紙模型一樣被藤蔓帶起的氣浪直接吹飛,緊跟著村莊外側不遠處,一根藤蔓轟的一聲鑽出地面,在空中劃過一段距離後再次下落.然後一頭紮進了村子的邊緣地帶將小半個村莊都整個砸進了地下.而剩余的部分村莊則是被藤蔓進入地下濺射而起的泥土完全覆蓋,里面的人即便不死,短時間內也絕對出不來了.

村子里的人被直接活埋,跑出村子的人也沒好到哪去.一小群玩家低著頭拼命狂奔,但是後方隆隆的巨響卻是越來越近.突然,轟的一聲巨響,一根史前巨獸般的藤蔓從他們左前方十幾米遠的地方破土而出.在向前沖了一段距離後猛然再次紮入地面,而就在他們下的面色蒼白腿腳無力之時,突然發現天黑了下來.驚慌的眾人抬頭一看險些直接跪地上.這哪是什麼天黑了,居然是一根藤蔓穿過了他們的頭頂正在向著他們前方的地面壓下來.

因為蔓藤已經越過頭頂,正在奔跑的眾人為了躲避這些蔓藤也只好向兩邊移動,但是本來他們的速度就不如那個蔓藤快.現在又要斜向移動,自然更不是對手,很快就被後面的蔓藤追了上來.

先開始因為不知道情況,這些人在發現被追上之後的反應也是各不相同.首先有人想到了要用武器去攻擊,結果當然是如揮劍擊水一般,攻擊砍在蔓藤上確實是有些效果,但問題是那些傷口相對于生命之樹的體積來說,那就跟人體皮膚上的天然褶皺差不多.甚至于連傷都算不上.這麼點傷害對那些蔓藤根本毫無影響.反倒是那些人被飛濺出來的汁液沾到之後立刻就開始溶解,兩三秒內整個人都沒了人形.可此時卻還未死,依然在那里扭動掙紮.這麼恐怖的狀態著實嚇傻了不少人,但是更多的人開始意識到攻擊沒用,于是他們開始選擇跳上蔓藤的方法進行逃跑,但是這個選擇也很快被證實是沒有用的.

最先跑到蔓藤旁比的人以為只要注意別被那些交錯生長的蔓藤給擠死了就行,但當他摸到蔓藤的瞬間就遭殃了.之前他們以為只有蔓藤的汁液可以腐蝕人體,現在才知道這些蔓藤的表面一樣不能碰,所有人都是剛一接觸到蔓藤立刻就被粘在了上面,然後身上的鎧甲連帶著身體一起開始融化,好像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抵擋得住那些蔓藤的侵蝕.

這些企圖逃跑的人很快就在眾人眼前被一點一點的吸收進了蔓藤內部,而更多的人則是被困在了一個個的隔離區中.由于這些生命之樹的蔓藤是跳躍式的向前生長,所以其下方其實是有很多的縫隙的.但是,這些人的好運也就到此為止了.雖然生命之樹的蔓藤最外圍是跳躍式向前生長的,但在其內部,那些蔓藤卻開始逐漸向下生長出了很多的旁系枝條,這些枝條開始逐漸將地面與蔓藤之間的縫隙填滿,而那些躲藏在其中的幸存者也毫無意外的全部在被蔓藤碰到的瞬間開始了和蔓藤的融合,即便是揮舞武器進行反抗也沒多大意義.那些蔓藤不但行動迅速,更主要的是數量太多,砍都砍不完,最終那些玩家無一幸免,全部變成了生命之樹生長的肥料.

泊爾塞福涅此時正和我一起飄在生命之樹的主干區域上空.外圍的生命之樹根系網絡依然還在向周圍擴張,此時它的面積已經遠遠出了我們之前的預計,不但把原本我們計劃中應該被占領的區域都占領了,甚至還超出了城市范圍好大一截,現在整個生命之樹所覆蓋的范圍已經基本上就是一個半徑三十多公里的圓形區域了,而且這個區域現在還在持續增加.唯一讓我們稍微感覺有安心的就是生命之樹的生長速度正在下降,至少現在它沒有剛開始那麼誇張了.當然,每小時十幾公里的生長速度即便沒有之前的速度誇張,那對于植物來說也絕對是恐怖的生長速度了.

"泊爾塞福涅,你有辦法控制這個生命之樹嗎?"我飄在泊爾塞福涅身邊詢問她是不是有辦法處理.現在這個生命之樹長到這麼大可以說她要承擔主要責任,因為她計算錯了生命精華的使用量,所以才會導致生命之樹失控,居然長了這麼大還在生長.

泊爾塞福涅對于我的問題也是很想回答,可是最終她還是無奈的歎了口氣搖頭道:"雖然我也很希望有辦法控制一下,但事實就是生命之樹在正式長成之前都是不受控的.我們現在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頂著她這一個事情了吧?"

"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只能等到這個生命之樹長成了之後自然停止生長?"

泊爾塞福涅無奈的點頭道:"不然的你要是對她發動攻擊其實也是可以消減她的體積的."

泊爾塞福涅所說的方法其實就是能量消耗法.植物生長需要能量.生命之樹也不例外.之前生長的太過誇張就是因為泊爾塞福涅給生命之樹澆灌的生命精華太多了.以至于生命之樹表現出了營養過剩的狀態,所以才會長得這麼誇張.但是,反過來,如果我們對生命之樹進行攻擊,那麼生命之樹必然就會受傷.一旦生命之樹受傷,她自身就不得不花費能量去修補傷害,這樣她儲存的能量就會下降.只要我們對生命之樹造成大量傷害.那麼為了恢複自身,生命之樹只能大量消耗自己的能量,這樣一來生命之樹的內部存儲能量就會開速耗盡,而那個時候生命之樹就會停止生長進入成年階段.

"我倒是想攻擊幾下,但是這樣的話我們會被記恨得!"我無奈的說道:"生命之樹可不是一般城市,她可是有生命的.而且還有智力,我們要是現在攻擊她,絕對會被記一輩子.這要不是我們的城市,大不了全部摧毀,重新建設,可這是我們自己的城市這你讓我怎麼攻擊?"

"那就只能等了!"泊爾塞福涅說道.

聽到泊爾塞福涅的話我也是相當無奈.生命之樹的生長此時已經完全的超出了我們的預料.下方地面上,半徑三十多公里的圓形區域已經完全被生命之樹覆蓋,這個范圍內的任何動植物都已經被生命之樹當做養份給吸收掉了.而地下的礦藏什麼的應該是沒有.如果有也會被生命之樹徹底吸干,這就是生命之樹的強大能力.

事實上生命之樹誇張的並不只是她的覆蓋面積.她的很多數據都相當誇張.雖然根系網絡的覆蓋半徑已經達到了三十多公里,但是此時的生命之樹一點也不顯得矮粗,因為此時它的中央主藤條已經長成了一根直徑超過三公里,高達一萬兩千米的恐怖巨木.原本看起來很柔軟的藤條現在顏色正在逐漸加深,而且其表皮也從之前的光滑柔嫩向著正常數目那種粗糙的樹皮轉化而去.

除了這個誇張得主干,實際上生命之樹頂部的那個巨大的樹冠也是挺嚇人的.這恐怖的樹冠是從中央主干上方大約三千米的高度開始生長的,其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橫向枝干伸展開來,而這些伸展開的枝干,其覆蓋半徑居然也達到了二十公里左右.

你可以想象一個半徑二十公里的樹冠有多大嗎?那可真的是遮天蔽日啊.別說天了.這地方要是下雨,只要余量不達到中雨以上,下面估計連一滴水也別想看見,因為水都在樹干上被葉子吸收了,根本就流不下來.

看完這邊的生長情況我迅速的鏈接了行會那邊的通訊器,果然玫瑰他們都在水晶通訊器前觀看我們的生命之樹生長情況.

"你們那邊可以看到生命之樹的全部覆蓋范圍嗎?"我在水晶通信中詢問道.

紅月迅速的回答道:"巴貝爾塔那邊可以看到這個地區的衛星圖片,生命之樹覆蓋的范圍和周圍的森林分界很清晰."

"那就好.你們現在趕緊找地圖,哦對了,不用了,讓軍神幫忙看下,生命之樹拓展的范圍是否覆蓋了別的什麼NPC勢力的勢力范圍."

現在生命之樹的生長已經逐漸開始放緩,應該是能量即將耗盡,很快就會停止生長進入成熟期,但是我擔心的不是這個.生命之樹這東西雖然說也不是越大就越好,但大也就大一點了,也沒啥大不了的.我真正擔心的是周圍的那些勢力.

原本我們要建立城市,所以對周圍的NPC勢力都做了一些公關方面的處理,最後那些勢力都在我們的補償政策之下向外遷移,或者是干脆搬到別的地方去了,也有一些直接就加入了我們的城市.打算等我們的城市建立完成就回到我們的城市定居.

本來這個結果算是做的比較好的了.除了那個剛剛被生命之樹吞掉的村子,我們基本上算是沒有遇到什麼阻力.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不一樣了.生命之樹的生長范圍明顯是超出了她應該在的范圍.這就好比你是建築開放商,買了一塊十萬平的地建設商業樓盤,結果你不但把這十萬平米內的原住民給牽走了,居然還把這個范圍之外的居民的房物也給推平了.更要命的是之前還沒跟人家打招呼,甚至可能……不.應該是一定有人已經死在了這次拓張之中.這簡直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之前大家在南美洲這地方就是為了賺錢,所以大家都對本土的NPC勢力表現出了相當的克制,畢竟這地方實在是游擊戰天堂,真要得罪了哪個本土勢力,你要有本事把對方清理乾淨也就算了,只要你做不到這一點.那麼之後可就慘了,對方的騷擾絕對會讓你的生意徹底完蛋.

原本我們行會雖然已經可以說是世界第一的行會了,但是我們依然按照這個潛規則在運作著,也就是盡量不得罪本土勢力.但是現在麻煩了.我們不但得罪了人家,而且有可能還是一次性得罪了很多家,更要命的是這還不是簡單的利益侵害,而是真正的弄死了不少人.這簡直就是血海深仇了,你說這個事情人家能善罷甘休嗎?游戲里的這些NPC勢力可不是現實中的人.他們可沒有家里死了人就去跟別人要錢了事的習慣.這些家伙講究的是更古老的規則殺人償命.所以.我現在幾乎已經可以預期到了我們將來的情況了,那絕對是和游擊隊戰斗不斷的狀態.當然.有可能情況會變得更糟.要是這些企圖報複我們的勢力被別的一些有心人利用,那搞不好游擊反抗就會變成恐怖襲擊,到時候再給我們來個自殺炸彈襲擊啥的……想想就一腦門子汗!

本來我不說還沒什麼人想到這個問題,我一讓軍神看地圖查看周圍的勢力分布,行會里立刻就有很多反應快的人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糟糕,把這個給忘記了!"紅月驚叫道.

克利斯締娜也是叫道:"這可怎麼辦啊?之前我們可是和這里的本土勢力相安無事的,這下弄出這麼多的敵人,我們以後還怎麼混啊?這里可不是適合打持久戰的地方啊!"

他們這邊七嘴八舌的討論著,聲音也是越來越大,不過,就在大家都顯得無比著急的時候,一個人的一句話卻是讓我們全都冷靜了下來.

這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精靈都市的族長.在智力方面這位族長可能並不比我們高明多少,但是和我們這里的所有人都不一樣,她有一個我們不具備的特點,那就是她不屬于冰霜玫瑰盟.

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們都是冰霜玫瑰盟的人,所以我們自己根本就看不清楚這個事情,但是作為第三方的精靈們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所以,當我們這邊全部陷入誤區的時候,精靈族長卻是突然冒了一句:"這棵生命之樹不是以我們的名義栽下去的嗎?他們為什麼要找你們麻煩啊?"

"誒?"我們這邊的所有人就好像被人澆了一盆涼水似的,突然一下就全部熄火了.過了好半天才聽到克利斯締娜突然說道:"對啊!這個又不是我們的名義建設的城市,那生命之樹是用精靈族的名義栽下去的,就算是有人要報複,那也是找精靈族吧?"

"對啊,怎麼把這個給忘記了?"紅月也是拍著胸口說道:"還真是虛驚一場啊!"

精靈族長看到我們的情緒都緩和了下來之後忽然又接著說道:"不過,雖然這個事情暫時是掛在我們的名下,但是我們也是為你們冰霜玫瑰盟辦事,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們不會真的讓我們去承擔全部後果吧?"

我們冰霜玫瑰盟從來不缺聰明人,之前只是一時陷入了思維誤區,現在一下想明白了大家立刻就恢複了正常的智力水平.這邊精靈族長說的話確實是應該注意一下.雖然我們的這個城市暫時是用精靈們的名義建設的,但是人家出面幫忙就已經是給面子了.雖說他們也收了好處,但這畢竟是幫我們干活,出了什麼事情當然還要我們承擔.這就好像工人干活雖然是拿了老板工資的.但如果工人在工作中受傷了.還不是照樣需要由老板出錢?這其實都是一樣的道理.讓別人幫我們辦事,出了問題就不管了,這可不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風格.

玫瑰在對方說完之後立刻就回答道:"你放心,這個事情是我們冰霜玫瑰盟的事情,不會讓你們精靈白白承受損失,這一點你要放心.我們冰霜玫瑰盟是干不出那種事情的.不過,這個事情不能由我們冰霜玫瑰盟出來澄清.然後擔下這個責任,那樣的話,我們的損失就實在太大了."

"那你們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這樣的."玫瑰說道:"首先,這個事情對外依然掛名在你們的名下,也就是將責任全部掛在精靈族的名下.然後呢,你們精靈族現在就派出你們的人員.去那些受災區域去檢查,要是有活人什麼的就救援一下,先盡量減少損失.當然,更重要的是統計一下到底有哪些勢力受到了侵害.在此後,你們要負責出面去和這些勢力解釋,就照實說,這是生命之樹暴走造成的誤傷,不是你們故意的.屬于意外.但是你們的態度要好.要向對方表明雖然這個是意外,但畢竟是你們造成的.所以你們會承擔全部責任.同時,你們就借助這個機會,直接放話出來,就說你們為了照顧這些受到侵害的勢力的人員,決定賣掉這座城市,然後用回收的資金的一部分去補償那些受損的勢力,並且還可以向他們保證,你們精靈族將全面負責他們以後的生活問題,對這個事情負責到底."

精靈族長也不是笨蛋,一聽玫瑰的話立刻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正好借用這個借口把城市賣掉,當然買城市的肯定就是你們行會,然後我可以用這個購買的資金中的一部分去補償那些勢力,但其實就相當于是你們出的錢,我們只不過是轉個手是吧?"

玫瑰點頭道:"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這個意思.我知道,這樣會給你們增加很多的工作量,而且很可能這其中也會發生一些危險,畢竟那些受侵害的勢力肯定會有大量家破人亡的情況,所以難免就會有一些人堅持想要報複.不過我覺得這種人應該不會太多.你們精靈在這片雨林中的聲望還是非常不錯的,所以如果你們態度誠懇並積極補救,多數勢力都不會跟你們計較.至于說要是真的碰上那些報複的,我覺得硬氣一點干掉也就算了.畢竟那種人是少數,只要大部分人不計較,你們就沒什麼問題.至于說可能出現的人員損傷,這個我們就真的無能為力了.我們能做到的就是盡量多給你們一些報酬,算是我們對你們的一些小小彌補."

我這個時候直接打斷玫瑰道:"除了剛剛玫瑰說的那些,我還可以以冰霜玫瑰盟會長的身份向你們保證,以後冰霜玫瑰盟和你們的精靈都市將結成盟友關系,只要你們精靈族不首先背棄我們,我們冰霜玫瑰盟就絕不會背棄你們.以後我們不但可以在商業等多方面進行合作,還可以進行軍事合作.如果下次在發生類似上次的白精靈與暗精靈的糾葛,我們行會將直接出兵援助.這樣你看行嗎?"

精靈族長聽完我們的話立刻點頭道:"足夠了.其實只要紫日會長說的這個盟友關系我就很滿足了.這段時間和你們接觸的時間越來越長,我對你們的了解也就越來越多.能擁有冰霜玫瑰盟這樣的一個盟友,那絕對是我們的榮幸."

"過獎了."

在定下了大方向之後,我們就直接讓軍神擬定了一份詳細的盟約,同時還簽訂了一份密約.這個盟約就是很普通的結盟盟約,但是密約卻是關于這次的生命之樹事件的處理的.至于賠償的資金數量,這個我們都一致決定暫時不要確定下來,因為我們自己也不知道最後要用什麼方式完成城市的購買.

搞定了這個讓我們頭疼的問題,大家總算是放心了不少.精靈族的族長迅速的開始指揮剩下的精靈區周邊地區檢查別的勢力的損失情況.還好之前我們行會前期工作做得比較足,雖然這個范圍內不會進入城市范圍,但是考慮到之後的發展,這些勢力都會變成我們的鄰居,所以金山銀海早就讓人將附近的勢力分布都摸清楚了.

因為有這個勢力分布圖,所以精靈族拯救受災勢力的工作進行的很順利,另外我們還特別派出了一些人去幫忙,所以這個事情並沒有造成太大麻煩.

送走了精靈們,我卻還是閑不下來,因為生命之樹還在那立著.這個東西現在也成了我們的大麻煩.這麼大的一顆生命之樹,這要我們怎麼修建城市啊?難道還是沿著生命之樹外圍建設?那城市要修多大啊?真是頭疼!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二十章 高效率的精靈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二十二章 新城建設方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