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老頭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老頭

看著飛過來的怪物,克利斯締娜是絲毫沒有猶豫就直接一連串魔法扔了過去,那怪物都還沒來及落地就已經被烤了個半熟,至于我們則是直接從那怪物下面沖了過去追著真紅往那邊的怪物堆里沖.

對面的怪物群顯然確實是具備相當高的智力水平,竟然分出了幾只怪物從真紅身下跑了過去擋在了我們前面,而後面的怪物則是一起圍上了真紅.

我們這邊看到怪物沖過來的當然就沒法繼續往前沖了,只能先和眼前的怪物打,至于真紅那邊就只能期望她多堅持一會或者最好能主動沖過來了.

在我們這邊被怪物攔住之後真紅那邊也終于落地了,因為只是被沖擊波掀飛的,所以真紅的意識很清楚,看著一個超自己撲過來的怪物她直接在空中一個扭身,強行轉體,然後頭上腳下一下踩在了那怪物的額頭上,跟著在那怪物的爪子捂向自己的額頭的時候她又猛然發力一下借助怪物的腦門做踏腳石身形再度拔高,但是後面一個怪物居然也踩著前面怪物的背一路跑了上來,然後一個縱躍張開大口就朝著真紅咬了下來.

眼看著一張大嘴朝自己壓過來,真紅的手腳都不夠長,根本碰不到怪物的任何部位,照這個角度肯定會直接掉進怪物的喉嚨里.不過真紅自然雖然沒辦法,但她卻突然聽到背後傳來克利斯締娜的聲音喊自己的名字.猛然一轉頭的真紅就看到一枚光彈朝自己飛了過來,瞬間反應過來的真紅回頭就是一拳打在了光彈之上,而那個光彈則是立刻爆炸,一股強大的氣浪直接將真紅橫向吹飛了出去.

飛起來的怪物長開的大口以毫厘之差在真紅的身邊轟的一聲猛然閉合,真紅看著眼前怪物森白的牙齒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怪物的嘴皮,然後借助怪物向前撲擊的力量身體被扯向怪物的方向就勢一個翻身騎到了怪物的脖子上.

那怪物反應也很快,感覺到真紅落到了自己脖子上干脆順著下落的姿態猛地將自己抱成了一個團,然後轟的一聲砸在地上並順勢向前滾了出去.要是一般人這一下絕對會被甩出去,然後被怪物那巨大的身體給碾成肉醬,但真紅的體術可是非常強的,根本沒有任何失去平衡的趨勢.在怪物落地的同時真紅就猛然一個後空翻,雙手勾住怪物的甲殼縫隙一用勁立刻就是連續的一串後手翻,那步調愣是和怪物滾動的速度完全同步,結果怪物翻出去七八圈她在怪物身上.

已經滾了七八圈的怪物完全喪失了對體表觸感的敏銳直覺,不知道真紅還在的它直接松開了蜷縮的身體,但是真紅卻是在它伸開身體的一瞬間突然從天而降,雙手在空中畫出一道絢麗的金色流光."大威天龍拳第八十式——地爆."伴隨著轟的一聲,下面那只怪物直接發出了一聲尖銳的都已經變掉的慘嚎聲,連這邊和我們戰斗的怪物都忍不住扭頭看了過去.

對于眼前怪物的分神我可是沒有絲毫要放過去的打算,身體直接抱成一團向前一個翻滾到了眼前這只跟大王八似的怪物肚子底下,跟著身體猛然伸展開來,永睄C向天一指:"永琚X—神雷流炎斬."一道足有水井那麼粗的光束從永睄C的尖端射出直沖天際,在我上面的那個怪物絲毫沒能阻擋光束的上升,而且連它自己也被一起掀飛了起來,而在光束射入天空之後,立刻就是一道天雷從天而降正中那個怪物的身體,伴隨著一陣噼里啪啦的電火花,那只怪物渾身冒煙的摔落在地半天沒爬起來.

趁著眼前的怪物被打殘的機會我一個突刺猛然沖過了兩只怪物的合力封鎖終于到達了真紅的身邊,而此時的真紅也是忙得不可開交.雖然剛剛真紅的一招將那只怪物給打慘了,但是旁邊的怪物很快又圍了上來.

一只長臂猿一樣的怪物伸手就要去抓真紅,真紅看准機會一個小跳直接落在了對方的爪子上,接著借力反彈一下竄到了對面的怪物臉上.趁著那個怪物在那里慌忙伸手往臉上抓的機會真紅又再次起跳,整個人在空中團體前空翻至少三千六百度,然後猛然展開身體再度擺出了一個出拳的姿勢.

因為這些怪物的智力很高,所以對我們的戰斗方式大致都能看的明白.真紅連續這麼幾次,那些怪物也知道了她的戰斗特點,所以前面那只長臂猿怪物一看到真紅又擺出了這個姿勢立刻就開始往後退,生怕步了同伴的後塵.要知道他並不是防禦型的怪物,可不能像前面那幾個同伴那樣去正面硬扛這樣的攻擊.

本來以為自己身高腿長的怪物在連續後退了幾步之後就以為自己已經安全了,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後退之後,真紅卻是突然啟動了她的技能."大威天龍拳終極奧義第一式——萬…龍…斷…日"伴隨著嗷的一聲龍吟聲,真紅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金色魔法陣,然後就見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多少條金色神龍從魔法陣中好像井噴一樣的蜂擁而出,瞬間就將那只怪物給完全淹沒了.周圍的怪物原本還要上去幫忙來著結果正往前沖的好好的就看到前面一片金光閃耀,一個靠的近的怪物只是被擦了一下整條手臂就徹底不見了,而比它更靠前的那只怪物則是半個身子都消失了.至于那只正面承受了這一擊的怪物……好吧……我們需要放大鏡才能看到它的……碎片?

咚.在萬龍斷日的余威之中真紅保持著半跪著的姿勢沉穩落地,她的身上此時就好像裝了一部蒸汽機似的,白色的青煙蒸騰而起,甚至能聽到地面都傳來一陣茲茲的聲音,而在她的前方則是一條通天大道.三十米寬,至少三千米長,一條筆直的直線,在這條直線上啥都沒剩下,不管是怪物還是森林或者是山石什麼的,反正啥都沒了,就剩下一條大溝.

"我擦,老大你悠著點啊!"看到這個恐怖的威力金幣和克利斯締娜她們都嚇了一跳.大招雖然很厲害,可問題是這里不是只有一只怪物,放大招確實過癮,可是魔力用光了咋辦?後面的怪物不打了嗎?

真紅這邊都還沒來及回答就看到對面的怪物突然集體掉頭離開了現場,然後留下我們一群人站在那里發呆.

"這什麼情況?"克利斯締娜走過來疑惑的問我.

我也是不明白的搖搖頭道:"可能是被嚇到了吧?"

八月熏看了下眼前的這條打溝說道:"我不覺得.你們沒來之前這些怪物我們已經交手有一會了,他們的戰斗力非常強,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被嚇跑."

"那他們這是……?"克利斯締娜問道.

松本正賀道:"或許是回去搬救兵了.真紅的招數威力太大,他們覺得需要重新評估我們的戰斗力,所以就先撤離了."

"不管怎麼說我們先恢複下自己身上的消耗."我說著就主動解除了合體狀態,然後開始讓小純給大家治療回複,當然我們也用了些藥物.

熾火龍姬因為之前剛剛被我使用轉世重生複活過一次,所以現在的身體狀態還是完美狀態.不用治療的她立刻就飛到了樹冠頂上去給我們放哨,結果她這邊才剛上去那邊就立刻又蹦下來了.

"儈快快,那些東西又回來了!"

"該死,怎麼又回來啦?"克利斯締娜抱怨著.

"回來正好,可以練練手."真紅活動著雙臂說道:"很久沒有這樣放開來破壞了.這些東西真的挺經打的."

"你還是給我稍微節制點,我們可不是過來鍛煉的."我說著就看到前面的森林邊緣的一排樹木突然齊齊向前倒下,然後就看到一大群密密麻麻的怪物沖了過來.

"我靠,這次看來是真的凶多吉少了!"看到眼前這一幕金幣忍不住說道.

雖然比較擔心我們的損失情況,但是既然怪物都上來了,我們又跑不掉,那也就沒啥好猶豫的了.我直接讓大家擺開了防禦姿態做好硬碰硬的准備.

本來已經准備好了要打一場硬仗的我們正在那里緊張的等待著的時候,前方的怪物群卻是突然發生了一點變化.怪物群在快到我們面前的時候突然開始分了開來,然後中軍停止了前進,兩翼的怪物則是繼續前進,很快就繞過我們組成了一道包圍圈將我們團團圍在了里面.

雖然被這些家伙包圍了,但是我們卻沒有任何感覺.他們能封鎖這個空間,我們實際上已經是被困住了,被不被這些怪物圍起來實際上已經沒啥實際意義了.再說,我們可是會飛的.他們封住了我們的前後左右卻不把天空也擋起來,這和不包圍有啥區別?

在成功的圍著我們形成了一個圓形的包圍圈之後,所有的怪物都安靜的在我們周圍坐了下來.看他們的樣子分明是不打算戰斗了,因為這個姿勢怎麼看都不像是要打仗的造型.

"他們這是要干什麼?"金幣問我.

雖然很想回答,但事實是我其實也是一頭霧水."那個,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在等什麼強力怪物出現,也可能只是想要暫時圍困我們,誰知道呢."

因為不知道他們要干什麼,所以我們也就只能是小心的防備著這些怪物突然暴起發難,只要他們一會打算一擁而上,我們就會立刻飛起來.反正他們之中沒有會飛的,我們不飛起來欺負他們豈不是很笨?

就在我們小心的戒備著想要看看眼前的這些怪物要干嘛的時候,那些怪物的包圍圈上,對著來時方向的那個方向卻是突然打開了一條通道.所有的怪物都在向兩邊移動,逐漸在這里讓開了一條路出來.

"這是要干什麼?放我們離開?"金幣再次問道.

克利斯締娜搖頭道:"我們來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方向."

"他們是絕對不可能放我們離開的,這些家伙應該有別的目的.不過他們沒有主動攻擊,這應該就是一件好事."我說著就對克利斯締娜他們道:"先往前走,看看他們想要干什麼."

松本正賀也是點點頭贊同我的意見,于是大家開始一起往那個缺口移動.

起先我們還擔心怪物們等我們進入了那個通道後就突然沖上來發動襲擊,但事實是這些怪物表現的異常的奇怪.他們雖然對我們表現出了相當的敵意,但是卻能保持克制,堅決不靠近中央的通道.一些怪物甚至是一邊滴著口水一邊沖我們齜牙,那樣子一看就知道它想吃了我們,可是即便是都那副樣子了,那怪物也沒有真的對我們做出任何不正常的舉動.它就這樣在那個通道之外對我們示威,可就是不敢上前.

"真是奇怪了.這難道是什麼立場?"克利斯締娜忽然湊到了怪物讓出的通道邊緣,然後湊到了一頭怪物的面前.此時她和那個怪物的距離已經不到一米了,可是那怪物居然還是沒動她.

"喂,你別靠那麼近,當心那東西突然襲擊."松本正賀好心提醒了一下.

克利斯締娜搖搖頭說道:"他們是不會攻擊的."

"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們看到的這些全都是經過訓練的怪物."

"什麼?你的意思是說這些是有人養的?"

克利斯締娜的突然爆料讓我們這里的所有人都是突然一愣,然後一起圍了上去問道:"你到底是發現什麼了?"

"其實也不能說是發現了什麼,只是有一種感覺."

"感覺?拜托你靠譜點好吧?"金幣抱怨道.

"我可不是在亂說."克利斯締娜說道:"我是元素之體,對所有的元素都非常的銘感,這些怪物的身上有一種非常奇特的元素波動,我一時也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但我可以保證,這些怪物不是自然野生的怪物."

"那他們現在這個樣子就是說養這些怪物的人想要讓我們過去是嗎?"

"差不多吧."克利斯締娜點頭道.

"雖然不知道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但除了順著怪物們讓出來的道路前進,我們貌似也就只能這樣了."八月熏說道.

"那就繼續前進."

在我的命令下,大家又重新開始順著怪物們留出的通道向前走去,而在我們走到通道一半的時候周圍的怪物也是集體掉了個頭,然後順著道路兩邊跟著我們一起向前走,看這樣子簡直就好像是在夾道護送.

盡管很疑惑,但我們也知道不到那些怪物希望我們到的地方我們是不可能知道答案的,所以我們也沒有啥別的歪心思,就這麼跟著這些怪物向前進.

怪物們的速度很快,我們的速度也不慢,很快我們就離開了剛剛戰斗的地方到達了一處山坡之下.在這個山坡的半山腰位置有個大洞,看洞口的大小,怪物們應該是進不去的,所以這里必然是住著別的生物,或者說是這些怪物的主人也可以.

就在我們到達洞口附近後,周圍的怪物突然就自己散了開來,而那邊的大洞里則是走出了一只看得我們一愣神的怪物.

這是個你一眼看過去就覺得他是老虎的生物.這家伙有著老虎的一切特征,虎皮,虎頭,虎尾還有那巨大的虎爪,但唯一的不同點就是這家伙的身體結構不是老虎那樣的四足著地,而是像人一樣直立狀態的.並不是那種動物模仿人類的刻意站立,而是從身體結構上發生了變化.說起來這東西倒是有點像獸人之中的虎族人,只是虎族獸人除了長了個老虎腦袋之外,身體還是像人類多一些,至少虎族的身上是沒有皮毛的,而是和人一樣的無毛的皮膚.而眼前這個家伙一身皮買和野生的老虎一模一樣,要不是形象太逼真,我們甚至以為這是個穿著虎皮的人裝的.

眼前這個生物在看到我們之後並未做什麼別的動作,只是朝我們一招手就轉身進入了洞內.我和松本正賀互相看了一眼,最後還是點點頭一起走了進去,克利斯締娜她們當然也是選擇跟了上來.

"你們說這里住的是什麼人?"金幣在進洞之後問道.

"不知道."真紅的回答超級干脆.

克利斯締娜則是說道:"應該是個搞生物基因研究的家伙.沒看到外面的怪物和剛才的虎頭人嗎?說不定就是這里的人造出來的."

"基因研究?游戲里有那樣的東西嗎?"松本正賀疑惑的問道.

我在旁邊給松本正賀解釋."游戲里沒有基因研究,但是有血統研究方面的學者.我們行會也有類似方面的研究,主要就是在研究怎麼對怪物進行合理混種,然後得到更強的下一代生物.這個方法在現實中需要很多年才能研究出來,但是在游戲里的研究進度還是挺快的."

"客人們,請走快一點,我們的時間不多了."我們這邊正說著話,突然就聽到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在前面響了起來,因為虎頭人已經走很遠了,我們也不知道聲音時不時他發出來的,但是感覺似乎不太像,因為那個虎頭人看起來很年輕健壯的感覺,而這個聲音聽起來卻是有種七老八十行將就木的感覺.

我們這邊正疑惑呢,那聲音卻是再次響起:"請不要猶豫了,我們真的沒有太多時間了."

松本正賀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想要得到我的意見,而我在稍微想了一下之後還是決定加快進度,反正實在不行大不了就是掛回去.這地方已經有很多人死在這里了.大家都說過,這地方死亡不掉裝備,就是會被傳送出去外加正常死亡那樣掉一級而已.

在我們加快了進度之後那聲音也就沒再出現過,不過我們很快就穿過了這條超長的直線隧道到達了一處開闊的房間.在這個房間的入口處是一個噴泉,而在噴泉的兩邊和後面各有一個通道連接在這個又噴泉的房間之內.算上我們進來的這條路,這地方等于是一共有四個通道連接.

在我們走進這個地方之後那個老虎一樣的人卻是站在噴泉對面的那個通道口朝我們招手,無奈我們只好繞過噴泉繼續跟著他前進.

這次的通道倒是沒有之前的那麼長,我們走了不多遠就是一個上升的台階,上去之後又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亮光,然後在繼續前進了十幾米之後我們就從一個洞口走了出去.

這通道的這一頭顯然是從剛剛那個山體內部穿了過去,而這邊也不是地面,而是一小處位于懸岩半腰處的平台.此時這個平台之上正立著一根石柱,而在這個柱子上還用一根長長的鎖鏈捆著一個人.這個人看起來至少有八十歲了,全身的皮膚都已經干枯的好像老樹枝一樣,頭發胡子一大把,身上的衣服只剩一些破布條而已,看起來是要多淒慘有多淒慘.

"你是什麼人?"看到這個家伙之後克利斯締娜第一個走上去問了起來.

那個被捆在柱子上的家伙沒有回答克利斯締娜的問題,他甚至連看都沒看我們一眼,只是閉著眼睛在那里說道:"你們的時間不多了,聽我的,趕緊自殺."

"自殺?你腦袋沒問題吧?"真紅直接反問道.

那個老頭似乎對我們的反應是早就知道,所以並沒有什麼激動的表現,而是很平靜的說道:"你們要是不相信我的話,查看下自己的狀態,影響你們實力的某些東西應該已經在減少了."

雖然不相信這個老頭,但他都這麼說了,為防萬一我們當然還是看了下屬性.動作最快的金幣在看完之後猛地舒了口氣,然後說道:"你這個老家伙,被捆在柱子上都還不老實.我們的屬性沒有任何變化."

"等一下."這邊金幣才剛說完櫻雨神雛卻是突然叫了起來."會長.我的經驗值下降了!"

"經驗值?"低級玩家天天盼著升級,所以經常會盯著自己的經驗值條看,但是高級玩家升一級的經驗都是海量的,而且高級玩家的經驗本身就是天文數字,所以根本沒什麼人記得自己具體的經驗值.但是,這其中當然也有例外,至少櫻雨神雛記住了自己的經驗值.

本來沒怎麼注意的情況下沒發現很正常,但現在櫻雨神雛都喊出來了,我們這一仔細看當然就發現了.我們的經驗值的的確確的是正在下降,雖然速度並不快,好幾秒才有一點的扣除數量,按照這個速度等我們死了我的經驗值都不可能被扣完.

我們這邊才剛確認完經驗值確實是下降了,那個老頭突然就再次說道:"怎麼樣?現在知道怕了吧?只要你們在這里繼續呆著,你們的經驗就會不斷的下降,而等到經驗不足以支撐現在的實力,你們就會降級,而後這個扣除並不會停止,而是會一直繼續下去,直到你們離開這里."

"就現在這個速度,扣上十年也未必扣得光我們的經驗值吧?"克利斯締娜問道.

老頭忽然大笑道:"你們難道以為就這樣就完了?實話告訴你們,這個吸收速度是在逐漸增加的.別看現在好像很慢的樣子,但是很快這個吸收速度就會上升十倍,然後過一段時間就會再翻十倍.別說是十年,你們能堅持十天就算你們自己不回去,也會被強制轉送回新手村的."

"我靠,你不早說?"金幣聽說這個扣除經驗值的速度會不斷增加立刻就不淡定了.現在這個速度雖然不快,可要是翻十倍,那就不慢了,而要是繼續再翻十倍,那速度就更嚇人了.老這麼翻下去,再多的經驗值也不夠減得啊.

在金幣問完之後我忽然站到了那個老頭面前,然後說道:"你的話里有幾處問題我想得到解答."

"你說就是了,我老頭子就是人好,知道的一定告訴你."

"那就多謝了."我先是雙手一抱拳,然後才繼續說道:"第一.你一直在催促我們趕緊自殺,而理由則是我們在這里會被扣除經驗值,那你為什麼不讓外面的怪物放棄封鎖這個世界,然後讓我們自己離開呢?別說你控制不了.你剛剛能讓那些怪物給我們讓條路,難道不能讓他們撤掉那個空間封鎖嗎?"

"你說對了,就是控制不了,因為那空間封鎖根本就不是那些怪物造成的."

"什麼意思?"

"意思很簡單.這個地方的空間封鎖不是那些怪物封鎖的,他們和我一樣都是被困在這里出不去的可憐蟲,所以,即便是他們想要放你們走,也根本沒辦法讓你們出去."

我點點頭算是認可了老頭的這個說法,然後又接著問道:"那麼,第二個問題.既然這些怪物也希望我們能離開這里,那為什麼一定要攻擊我們?就因為我的同伴弄碎了那個蛋?"

"當然不是."老頭說道:"其實這些怪物都是沒有生育能力的怪物,這蛋根本就不是他們的.他們的身體完全無法產生後代,你們弄碎的蛋都是我做出來的."

"做出來?蛋要怎麼做啊?"

"蛋為什麼不能做?"老頭說道:"你們沒聽說過上位神女媧造人的事情嗎?相比之一個活生生的大活人,怪物的蛋可就要簡單多了.雖然我沒有辦法造人,但是我可以制作怪物蛋."

"就你現在這樣?"我用眼神上下掃視了一下這個家伙.旁邊的松本正賀和櫻雨神雛他們也是紛紛表示不相信.

這老頭不知道是性格問題還是一個人在這里關久了,總之腦袋有點問題的感覺,在聽到我們都不相信他之後居然像小孩子一樣吵嚷這要現場給我們演示一次.結果還別說,這家伙還真的就當著我們的面給我們弄出了一個怪物蛋.這個怪物蛋最初就是一個發光的金色光點,然後隨著光點的旋轉,越來越多的光粒開始融合進入這個光團,而光團也是逐漸變大,最後變成一個西瓜那麼大的樣子並突然炸裂,而隨著光點噴湧而出,現場留下來的就只剩下一個白色的蛋了.

"我靠,真是開眼界了!"金幣在念叨著:"一個會下蛋的老頭."

"你才會下蛋呢.這是我用法力凝結出來的蛋,不是我下的!"老頭激動的咆哮著並掙的身上的鐵鏈一陣嘩啦作響.

"好了好了,我的手下不是那個意思.你回到正題上來.既然這里會吸收我們的經驗值,那有什麼方法可以解決的?"

"很簡單,你們死掉就可以出去了.這個空間封鎖對你們的靈魂沒用."

我皺著眉頭問道:"那你的意思是你殺死我們的目的其實是為了保護我們嘍?"

老頭毫不猶豫的搖頭道:"我才沒那麼好心呢.這地方的空間封鎖會吸收這里所有生物的力量然後加固自身,所以你們來的人越多,在這里呆的時間越長,那個封印就會越堅固.我老頭子一直在計劃逃出去,你們這樣呆在這里就等于是在幫著封印我的那幫家伙加固那個封印,你說我是不是要趕緊把你們弄出去?"

聽到老頭這個解釋我們立刻就相信了,因為這個理由聽起來非常的合理.被困在這里,正常人肯定都想要逃跑的,老頭不想讓我們給他增減難度,所以要殺死那些入侵者,然後讓他們趕滾蛋,這樣那個封印就吸收不到力量也就無法繼續強化了.

想到這里我突然發現一個問題."不對啊!"

"又怎麼啦?"

"這里面有問題啊!"松本正賀也發現了其中的問題質問道:"你說這個東西會吸收大家的力量加固封印,可你自己在這里為什麼不會加固那個東西?"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六十四章 一對一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六十六章 前倨後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