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久別的死亡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四章 久別的死亡

原本只是用來哄騙日本玩家的一個借口而已,但是現在被我們這麼七分析八分析的居然貌似還真的有這種可能性了.

八歧大蛇那家伙現在在日本的名聲雖然不能說是臭大街,但也絕對不算什麼好人了,不光是玩家勢力對八歧大蛇的看法普遍出現負數,更重要的是大部分的NPC勢力都對八歧大蛇沒什麼好感,即便是一項以意見不統一,組織松散而著稱的妖魔也大部分都看不上八歧大蛇,所以說八歧大蛇要在日本本土獲得支援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面對這種情況,按說八歧大蛇只要集結好了部隊就應該立刻發動襲擊了才對,只是讓我們沒想到的是現在的八歧大蛇居然在這里一等再等,這就顯然是不合邏輯的.但是,既然它發生了,那就必然是有其原因的,所以,那個最不可能的可能便成為了最大的可能,也就是八歧大蛇存在增援.

既然八歧大蛇必然是有一支增援的,而國內又不大可能讓他得到增援,那就只能是國外的增援了.之前松本正賀和櫻雨神雛他們七嘴八舌的已經把事情都分析的差不多了,剩下的目標只有兩個.俄羅斯,或者韓國.

"韓國人又可能去幫助八歧大蛇嗎?"克利斯締娜忽然插嘴問道.

真紅搖著頭說道:"應該不大可能吧?兩國的關系貌似和我們與日本也差不多吧?"

"可是八歧大蛇不等于日本玩家啊!"金幣說道:"八歧大蛇畢竟是NPC,也許韓國玩家對這個存在的認知是獨立的呢?"

"這個很有可能."我出聲說道:"韓國如果排除不了,那就先分析下俄羅斯人."

"不,我覺得韓國可以排除."玫瑰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到了城牆上,在我們說話的時候她突然插了進來.

我轉頭看向玫瑰問道:"為什麼這麼肯定?"

"因為韓國人正在計劃進行一項大型計劃,而且是有關于他們自己國土的.根據這個計劃的設計內容來看,韓國玩家暫時騰不出手來關心國際事務."

"那就是說剩下的目標就只有俄羅斯人了?"

"可是這個也不對啊!"克利斯締娜問道:"俄羅斯人費了那麼大勁布置這個計劃,好容易八歧大蛇中套了,他們不在一邊看我們打,自己插進來這算怎麼回事啊?"

被克利斯締娜這麼一說我和玫瑰也是皺眉思索了起來.克利斯締娜說的沒錯.俄羅斯人的計劃就是調動我們和日本玩家對戰,然後將我們的力量拖在日本,這樣他們就可以趁機進攻中國了.但是,現在這個計劃眼看著就要完成了,他們卻自己跑來了.這不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嗎?他們需要的是讓我們和日本人一起跳進泥潭里對掐,可是他們自己也跳進來,這是要干嘛?

"這樣看來應該也不是俄羅斯人吧?"金幣不太確定的說道.

"或許俄羅斯人有別的什麼計劃呢?"松本正賀那邊說道.

"計劃?他們還能有什麼計劃?這麼大的一個計劃都沒能完全執行,現在的結果都可以說是他們的運氣了,這樣的情況下俄羅斯人還要計劃新的計劃,這個不符合邏輯啊."克利斯締娜說道.

"或許我們可以換個角度想一下.俄羅斯人可能就是意識到之前的計劃沒能順利執行,所以才會前來參戰."玫瑰不是很確定的說道.

紅月在一旁補充道:"這個倒是有可能.說不定俄羅斯人來參戰就是八歧大蛇對我們動手的前提條件.盡管我們之前都推斷是八歧大蛇為了回複自己在日本玩家中的信譽,所以才對我們動手的.但是以八歧大蛇的性格來說,也不排除實際上是收了俄羅斯人的好處給他們辦事的可能性."

"不行不行,這樣亂猜的話可能性越來越多,根本找不到真正原因了."我打斷他們說道:"先不管來的是什麼人,我們至少至少八歧大蛇有個增援.那麼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攔截.不管增援是俄羅斯人還是韓國人,他們肯定都是從背面過來的.我們派人向北搜索,其他人該干什麼干什麼.松本正賀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先把八歧大蛇弄走.只要你們聯名原諒八歧大蛇,他就沒有留下來的理由了.如果他執意要繼續戰斗,那就會徹底和日本玩家勢力決裂,我想八歧大蛇暫時還做不出那種事情來."

"好的我們明白了會長."松本正賀說完就切斷了通訊並轉身對八月熏她們道:"我們需要加快速度,盡量多爭取一些時間."

八月熏她們也都知道這個事情越快越好,所以立刻就通知了後面的玩家開始加速.好在來的都是這些日本行會的首腦人物,所以每個人都有坐騎,而且基本上都不會太爛.畢竟會長這個職務可不是白當的,能當上會長的人一來本身就必然有一定的實力,再者成為會長之後必然是可以享受很多行會帶來的好處的,這一點上會長肯定是比會員得到的好處要多的多的,所以即便是小型行會的會長,通常也會有一身還算湊合的高級裝備和一只中高級的坐騎,對會長們來說這都屬于基本配置.

松本正賀他們加速趕路,我們這邊也不能閑著.城牆的搶修不但不能停還要加速,而且各種武器需要首先安裝單位,尤其是一些大威力的超級武器.畢竟這次對付的目標不完全是戰斗力基本穩定的玩家,而是八歧大蛇和那些妖魔.這個八歧大蛇的實力就不說了,妖魔之中也一樣存在強力生物,所以必須要有對特殊生物的高級武器,我們的防衛戰才有可能獲勝,否則的話單靠我們這些人去硬扛八歧大蛇的攻擊,這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除了城牆的搶修和武器的配置,我們還有個工作就是需要去看看八歧大蛇的增援情況.對于這個工作當然不用我去,我們行會有專業偵察兵,而且是非常牛的那種.

讓軍神派出了偵查單位之後我們就開始躲在城牆後面等待著事情的下一步變化.現在能做的我們都做了,之後的事情就只能是看天意了.

本來我們以為最先一步的變化應該是松本正賀他們到達支點城外,然後開始勸說八歧大蛇,至于勸說成敗什麼的另說,反正這個事情應該是先發生的,畢竟現在松本正賀他們距離支點城其實已經很近了.

但是,盡管我們以為松本正賀會最先到,可結果卻是我們的偵察兵先發回了信息.我正在和玫瑰他們討論一些戰場上的細節問題,忽然就聽到通訊器里軍神的聲音報告道:"會長,偵察兵回報,支點城以北一百三十海里之外發現小規模艦隊,國籍不明."

"什麼叫國籍不明?"

"對方沒有任何外部標識,而且在我們的偵察兵到達現場後對方立刻就下潛了."

"潛水艇?"

"是的.一共十二艘,全是潛艇,不過看樣子速度不是很快."

"居然會有潛艇?"玫瑰在旁邊也聽到了我們的對話,于是立刻說道:"既然這樣,看來韓國人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我記得韓國行會是沒有潛水艇的."

游戲內因為魔法的存在,很多東西的建造難度都比現實中要低很多,畢竟有了很多高性能的材料以及大功率的輸出設備,所以制作很多東西都會變得簡單.但是,即便是簡單了很多,潛水艇這種東西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弄出來的.

游戲內最初的潛水裝置應該說是潛水戰艦,那東西其實是不密封的.因為游戲內的騎士頭盔很多都帶有水下呼吸屬性,所以玩家完全可以只帶一個頭盔,然後坐在任何能下水的東西里潛入水下.再加上游戲內對水壓的影響被調整成了很微小的設定,因此即便是到很深的地方,玩家也只會覺得有些不舒服,並不會像現實中一樣出現那麼多危險的麻煩.

不過,剛剛說的這種不密封的潛水艦畢竟是一種臨時過渡性的東西,而軍神報告發現的是潛水艇,也就是全密閉的,有自己的東西的潛水裝置.這種東西的設計相對來說就要複雜了很多,制作工藝也要高出很多,因此實際上能生產潛水艇的行會並不是很多,至少韓國人暫時是沒有能力生產潛水艇的.他們目前擁有的都是別的行會賣給他們的,其中好像還有幾艘是我們賣的.

"對方潛水就說明不希望被發現,這倒是很符合援兵的特征."我想了想對軍神說道:"那個偵察兵身上有帶定位裝置嗎?"

"當然."

"讓他報告位置,我們過去看看."

"好的."

很快我們就從那個本行會的玩家偵察兵那里得到了具體的位置信息,然後我就帶上了金幣一起坐飛鳥朝著那邊飛了過去.一百三是海里對一艘船來說可能需要跑一會,但對天上飛的來說就不是什麼距離了,何況飛鳥還是噴氣式的,速度自然快很多.

用了兩分鍾找到那個偵察兵,對方此時正在海面上兜圈子,而下面的海平面上還能看到幾道白色航跡,可以確定有幾個很大的東西正在水下運行.

"那幾個陰影就是目標."我們這邊剛一到那個偵察兵就直接喊了出來.

我向他點點頭示意他在原地等待,然後就和金幣一起朝著下方俯沖了下去,在快到海面的時候我們一起收回了飛鳥和長槍,然後同時一頭紮進了海里.

游戲內的海水比現實中的海水透光性要好很多,至少感覺上水會比較清亮,能見度非常好.當然,和在天上是沒法比的.

我們這邊剛一下水就發現在我們下方不太遠的地方有幾個巨大的黑影正在緩慢移動,看來對方似乎並沒有潛多深,也不知道是他們的潛水艇只能下潛到這個深度還是他們覺得我們不會下水,所以就沒有往深處移動.

在確認到黑影的位置之後我就向金幣那邊打了個下潛的手勢,金幣點點頭立刻跟著我向下潛了下去,而我們這邊也就是剛剛開始下潛,那下面的潛水艇卻是突然也開始往深處潛了下去.看來對方已經發現了我們入水了,畢竟聲納什麼的不好弄,水中聽音器還是很簡單的.

雖然對方在確認到我們入水之後就開始了緊急下潛,但是這幾艘潛水艇的速度真的是不敢恭維.撐死了六節航速,下潛速度也是非常的慢,雖然能明顯看到對方的艇身傾斜了過來,但是卻沒有迅速下潛,只是在很緩慢的往深水處移動.

因為那東西速度很慢,所以我們很快就追了上去,而隨著我們的靠近,這東西的全部樣子也終于浮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這些所謂的潛水艇其實並不是通常意義上的潛艇,因為這東西雖然能潛水,但是和現實中的潛水艇造型卻是有著巨大的區別.首先這個玩意的造型並不是雪茄型,而是有點像老美的B2轟炸機,當然也不是一模一樣的造型.這東西看起來比B2要短粗很多,就好像B2增肥了的感覺,有種卡通Q版的感覺.

除了外形和一般潛艇不一樣之外,這萬一的推進方式也很奇葩.它用的不是螺旋槳,也不是我們使用的噴水推進器,而是幾十只搖動的長槳.這些長漿的槳頭很奇怪,造型好像芭蕉葉,而且其槳面是有很多分開的小葉片組成的.當槳葉向前運動的時候這些小槳葉就會張開,形成百葉窗一樣的結構,可以讓水流通過,不會產生很大阻力,而當槳葉向後運動時這些小葉片就會閉合,然後組成一個巨大的葉面,這樣就可以向後劃水了.

這種推進方式的速度確實很慢,但不得不說這種方式的噪音真的很低.要不是因為我們直接就看到了目標,光靠水中聽音器是肯定發現不了這種東西的.畢竟這玩意用的不是螺旋槳,推進音聽起來就和魚類游動的聲音差不多,根本就分辨不出來.

雖然這個東西造型很奇葩,但是我們現在需要搞清楚的是這些東西到底來自哪里,因此我們毫不猶豫的就沖著那些東西靠了上去.在接近到對方的附近之後我就開始考慮是不是需要主動攻擊了.最後稍微想了想,我覺得還是先不要攻擊的好.畢竟我們暫時還不知道這是什麼人的東西,雖然對方在我方偵察兵出現後就立刻下潛這個行為很可疑,但這也有可能是巧合,再說即便不是巧合,人家說不定有什麼事情不想讓人看到,躲起來也不難理解吧?所以說,這萬一也未必就是來增援八歧大蛇的,因此我們決定還是進去看看再說.先禮後兵,萬一真不是八歧大蛇的增援,我們事後也好處理一些.

既然不打算來硬的,那就不能把人家的船弄沉了.不過這東西現在在水下,人家又不會主動給我開門,所以想進去就只能跑壞船體,可是考慮到這里的環境,一旦船體上出現一個大洞,那基本上也就等于船體完蛋了.所以說,如何進去是個問題.

當然,這個問題對別人是問題,對我們基本上不是問題.我和金幣很快就游到了那個東西的表面,然後順著船體移動,很快就周到了一個艙門.這東西外面有把手,明顯就是個門.既然有門,那就說明里面是連著船體內部的.因此,只要注意打開門的時候不會把水弄進去就行了.

對于防水,我們可是有專業設備的.我直接從自己的鳳龍空間里弄了個水壓門出來.這玩意是亞特蘭蒂斯的產物,外圈一圈是門框,門框里面有動力設備和能量場發生器,而門框中間就是一層藍色光膜.這光膜可以讓大多數物體穿過,唯獨水過不去,所以使用這個東西制作的水密門可以讓人員隨意出入,而且不需要像現實中的潛水倉那樣先進入水密隔間,然後再抽水這個過程,直接一步跨過去就好了.

拿出了那個水密門之後我直接就將其扣在了對方船體外面的那個門上,我們的水密門比對方的門大很多,所以可以完全覆蓋對方的水密門,而且因為我們的水密門中央的光膜不阻擋物體進出,所以這個水密門依然可以照樣打開或者關閉,只是現在不管它開或者關,水都不可能從這里進去了.

因為對方不會給我開門,所以我只好用永硠雃赤虃C強行破壞了這個水密門.當這個門被切下來之後,船體內部和外部立刻就連接在了一起,因為外面的水壓明顯高于艇內氣壓,所以海水立刻向船內湧去,但是因為我放上去的那個水密門的存在,所以海水不但沒能灌入船內,反而將我那個水密門牢牢的壓在了對方的船體上.之前沒有破壞對方的水密門的時候我還要讓金幣幫忙扶著那個門防止它掉下去,現在別說扶著了,就算你想把它弄下來估計都不可能了.這麼大個門所承受的壓力是非常恐怖的,要想打開它就和在水中扣開一個密封的真空罐一樣,沒有足夠的力量你是絕對打不開的.

沒有了壓力門,我和金幣立刻就從這個地方鑽了進去.這里面就是傳統的水密隔艙,顯然這個東西也是有在水下允許人員進出的設計的.不過現在兩道水密門倒是給我們造成了一點麻煩,因為里面的門居然也是從內部打開的,這個和我以前見過的水密艙都不一樣,以前的水密艙,內門應該都是兩面開的,可這個卻是單面的.

雖然這個門沒法正常開啟,但我還是用老辦法,直接就給用劍切了下來.沒有了這道門,我們立刻就進入到了船體內部,而在這道門倒下去的同時,我突然就感覺到一股魔力波動正在迅速成形.

"小心."我們這邊們剛一倒下去金幣就想往外走,結果感覺到了那股魔法波動之後我趕緊拉了她一把.事實上金幣反應也很快,在我拉她的時候她就已經停了下來,只是還沒來及往後退而已.

就在那扇大門正在往下倒,還沒完全倒下去,門板剛剛和牆面成四十五度夾角露出了一個縫隙的時候,一道粗大的藍色電弧突然就從門口的縫隙中飛了進來.這道電弧速度超快,一進來就直接飛向了我和金幣,不過這個時候我已經擋在了金幣前面並抬起了左臂擋在了身前.

啪.電弧打在了我的盾牌上發出了一聲爆響,然後電弧被反彈了回去,擊中了還沒倒下的大門之後又被彈上了天花板,之後撞上天花板再次反彈,不過後面的情況被門板擋住我們根本看不到.

"%……$"電弧剛飛過來就聽到門後傳來一陣嘰里呱啦的叫喊聲,同時門板也徹底倒了下來.

說實話,看到門後的人的時候我是真的相當吃驚,因為之前我們一直覺得俄羅斯人的可能性較大,而且可以說智力超群的玫瑰也否定了這個可能,但在大門倒下之後我看到的卻是一堆相當漂亮的東方面孔,而且對方之前的喊聲也暴露了他們的國籍.

韓國人.這東西居然是韓國的!

因為大門已經倒掉了,所以現在我們和對方之間已經變成了正面相對的狀態,不過那些人在看到我的樣子之後都是愣了一下.他們可能是知道我們下水並追上了他們,但是這些人並沒有辦法看到我們.畢竟這東西在我們來的時候已經在水里了,潛望鏡之類的東西根本就派不上用場.他們雖然知道有人從這里突入了船體,可是卻完全沒想到會是我.

不過,雖然在看到我之後稍微愣了一下,但對方卻並未就此放棄戰斗.在稍微的遲疑之後那些家伙突然就吶喊著沖了上來,不過很可惜,這些人對我完全造不成任何威脅.

以我的實力即便是萬軍從中跑個全程馬拉也不會有多大問題,何況我們前面一共也就只有十幾個人而已,更重要的是這事潛水艇里面.潛艇這種東西因為需要裝備很多複雜的部件,所以內部空間其實並不像外面的體積看起來那麼大.潛水艇內部的通道什麼的其實都是很狹窄的,而且是比起水面艦艇更加的狹窄.游戲內的潛水艇比現實中的要造的大很多,設備也少一些,所以通道會稍微大一點,不過也僅僅是大一點而已了.這條通道最多也就能讓兩個人比較寬松的並排行走而已,三個人的話就只能肩膀靠肩膀的僅僅擠在一起才能通過.對方要和我戰斗,那自然需要活動空間,所以三個人擠在一起顯然是不可能的,最多一次也只能由兩個人同時站在通道上和我戰斗.

平常在開闊地,十幾個人圍個圈攻擊我都沒用,現在只有兩個人,而且還在我的正面,更重要的是沒有地方讓他們躲閃,這種硬碰硬的戰斗擺明了就是對我有利.要知道我的龍魂套裝防禦力可是逆天的,被艦炮正面直接命中都可以硬扛個十幾次,而且還是我不治療的前提下.這種防禦力要想靠玩家的攻擊單對單擊殺我,那就必須要是槍神或者鬼手信長那種級別的,否則根本想都不要想.

很不幸,別說這里沒有什麼高手,就算是全韓國的玩家捆一塊也沒用,因為韓國玩家的戰力榜排名有個特點,那就是平均成績很好,但沒有特強的存在.也就是說韓國玩家的平均戰斗力要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但是他們國家沒有那種在世界上能排的上號的人.這個特點造成了韓國玩家在面對高端武力的時候往往缺乏抵抗力,而《零》恰好是個比較注重個人武力的游戲,所以韓國玩家在這一點上非常吃虧.

看著沖上來的幾個韓國玩家我並沒有下殺手,微微一側身讓開第一個玩家的一個直刺,在他腳上輕輕一勾,直接讓這個家伙飛身撲了出去,然後我又重新閃回過道中心並上前一步,單手捏住了第二個玩家揮過來的劍柄,然後手腕一扭,咔嚓一聲骨裂聲,那家伙立刻慘嚎著蹲了下去,手里的長劍也掉在了地上.

後面的玩家一看這情況連忙沖了上來想幫忙,我直接將手里這個家伙向後一仍,然後上前一腳將第三個玩家踹趴了下去,身體順著反彈的力量後撤並微微側過肩膀閃過一道飛來的暗器,跟這扭頭看向對面人群,抬手將剛剛接住的那柄暗器又扔了過去,結果正中那個扔暗器的家伙的手腕.回身繼續前進,一腳將剛剛踹趴下去的那家伙再次踩回地面上,然後踩著他的背走到他的後面伸手一把捏住一個人揮過來的戰錘,接著在對方驚訝的目光中一拳直接錘在了他的面門上.這家伙立刻就松手捂臉後退,同時鼻血噴的到處都是.

一眨眼的功夫倒了四個傷了一個,對方剩下的人都感覺精神有點恍惚.事實上到現在我都還沒用武器,而且貌似戰斗也不是很認真,雖說打了人,可是實際上連戰斗姿態都沒擺出來,根本就不算是在戰斗.

"剛剛我已經手下留情了,你們要是再往上沖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站在一地傷員中間,我沖後面的人說道.

對方一時之間被我的氣勢給嚇住了沒敢上前,稍微遲疑了一會之後其中一人卻是開口問道:"那你想怎麼樣啊?是你強行闖入我們的潛艇的,又不是我們把你綁進來的!你打了我們的人還說我們,這什麼道理啊?"

在那人說完之後我手里已經變成球形的永琠艙M開始變形延長,很快就變成了一柄長劍,然後就在他們警惕的後退之時,我突然閃電般的手腕一動.對面的人只看到一道虛影閃了一下,然後就感覺身上一輕,緊跟著就是一陣稀里嘩啦的聲音.驚慌失措的他突然發現自己身上的鎧甲解體了.金屬鎧甲變成了一堆零件掉的滿地都是,而且這些零件明顯不是拆下來的,而是被切斷了所以才會散架的.

以快劍切人衣服的把戲本來不算什麼,但我的表演卻更加驚人.其一是因為他身上被切的可不是衣服,而是金屬鎧甲,而且是帶屬性的鎧甲.這種東西居然被輕易的切成了一堆零碎,這個就比較嚇人了.那可是鎧甲不是豆腐,就算平時砍個木頭還有巨大的沖擊力呢,這鎧甲被切了,那人自己居然啥感覺沒有,這要多鋒利的武器才能做到這一點啊?其次,我雖然仗著武器鋒利切了他的鎧甲,但我的速度也絕對不是鬧著玩的,因為被切了鎧甲的那位並不是站在最前面的,而是站在第二排.他前面還有倆人擋在那里,但是他們都沒有感覺到任何東西,結果站在他們背後的人就被切掉了全身的鎧甲.這可不是仗著武器好欺負人,這是真本事.

一招完成,我直接將永琣洶F起來放回手背上,然後說道:"就憑這個."

我的意思很明白.拳頭大就是道理.我比他們強,所以我強行進來了,而且打了他們的人,但是他們就必須保持克制,因為他們打不過我.

"好了,都別在那發抖了.帶我去見你們這里管事的人,或者讓他來見我也行,我有些問題需要詢問他."

對方雖然被我的實力嚇住了,但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卻還是沒有聽話,除了那個沒了鎧甲的家伙突然轉身就跑之外,其他人則是再次怒吼著朝我沖了過來.

看到沖過來的人群,我無奈的一側身靠到了牆壁上,然後伸手做了個請的姿勢.金幣手指一彈,十七八柄飛劍就從我面前呼嘯而過,然後對面就是一陣噗噗噗的聲音,等我轉回來的時候那些沖過來的人都已經被串成一串釘死在了對面的過道拐彎處了.

"雜魚而已,別這樣看我."金幣走過去收起飛劍,然後問道:"我們現在怎麼辦?"

"當然是找一下這個船的核心位置了."

"你還打算去問情況?"金幣有些驚訝的問道.

我無奈的聳了聳肩道:"別忘記了我們還有個韓國盟友呢.私底下做什麼都無所謂,明面上起碼要說的過去才行啊.要是我不分青紅皂白直接擊沉韓國的潛水艇,以後見到樸銀要怎麼說啊?之前沒進來的時候還可以說是當成了別國的船,現在都知道這是韓國人的了,再動手就不合適了.當然,要是對方反抗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善良."金幣說完就轉身率先向剛才那人離開的方向走了過去,而我則是先把白浪放了出來,然後才跟了上去.

剛才那家伙不出意外應該是去報信去了.水中聽音器雖然不是很複雜的設備,但是功能也很有限.船里的人肯定知道我們下水,也知道我們靠近,但是他們沒法確定我們從哪進來.剛才打開門的時候之所以只有十幾個人等在那里而不是全船的戰斗人員都在這里,就是說明對方不知道我們會從哪進來,只能是分散布防.

這個家伙離開之後肯定是去通知其他人,而我們只要跟著他,就算找不到他們的最高領導者,起碼能找到大部隊,這樣也便于我詢問情況.

果然,我們順著那家伙留下的氣味走了不遠就進入到了一個相對較為寬闊的倉庫一樣的地方.對于這艘潛艇里有這麼大的地方我並不覺得奇怪,畢竟這東西體積非常大,比現實中的潛艇要大了很多很多,而游戲內的制氧設備和浮沉控制系統什麼的都簡化了很多,所以潛艇內部空間相對較多,能騰出這麼大個倉庫倒是不奇怪.

剛剛逃跑的那人應該不是嚇跑的,因為這個倉庫里此時居然站滿了人,一眼望過去至少有兩三百,而且人人都拿著武器擺好了戰斗姿態.很顯然,這是對方的戰斗.小隊發現入侵者之後先試著攔截,如果對方實力不強就派出一兩個人去通知其他人來增援,要是入侵者過強就引對方到這個倉庫進行圍攻.

這個戰術還算不錯,可惜太低估我的戰斗力了.說實話,要不是沒搞清楚情況不想擊沉這艘船的話,我只要放開手腳戰斗,別說人了,船都打沉了.

"呦……這是列隊歡迎是怎麼著啊?我只是要和你們首領談一談,用不著這麼大陣仗吧?"

"哼,紫日你不要太囂張."一個一看就是首領的韓國玩家從人群里走了出來,然後說道:"你不就是想要知道我們是不是八歧大蛇的增援嗎?你不用問了,我告訴你,我們就是.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發現的,但既然你能出現在這里就說明八歧大蛇已經暴露了.我們也想好了,既然都這樣了,你肯定也是不會放過我們的,不過你也別得意.我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們的船上可是裝了些特別的玩意.本來如果來的只是蝦兵蟹將我們還不舍得用,但既然是你來了……嘿嘿,倒是正好合適."

聽到這家伙的話我的眉頭立刻就是一皺.對方知道我是誰,那他肯定也清楚我的戰斗力.在這種情況下,他居然還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他確信他的底牌是可以對我造成威脅的.在他知道我的實力的情況下他有這樣的信心,那麼即便那東西不能殺死我,起碼也不會太差才對,不然對方不可能這麼自信.

"你說這話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我的實力你們應該清楚,單靠你們的那點小伎倆就想要我陪葬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雖然心里有些擔憂,但是嘴上我可是從來不服輸的.

出乎意料,對方居然沒有和我爭辯什麼,而是抬頭大喊了一聲:"啟動吧.有紫日在,我們反正也是跑不掉的."

對方越是這樣我就越是擔心,因為如果對方和我說話,這說明他沒底氣.雖然沒底氣可能是因為不想死,也可能是因為擔心那東西搞不定我,但不管怎麼說他沒底氣對我總是好事.但是,對方居然這麼淡定的要啟動那個未知的東西,這就讓我非常擔心了.顯然對方不是沒底氣,而是相當的有信心.但願他是個腦殘,可別真是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啊!

盡管我已經做了祈禱,但鑒于我平時對各路神佛的不尊重,所以關鍵時刻也沒有哪個神佛打算伸手拉我一把.對面那家伙剛說完話,我都還沒來及接茬,下一秒就突然感覺畫面一白,然後我就接到系統提示問是否准備複活.

"我擦!這神馬情況?我……掛掉了?"

雖然我驚訝的不得了,但是這種時候也沒人會回答我的問題.想了想我還是先選擇了複活.

因為好久都沒死過了,所以我對複活系統還是比較陌生的.系統經過對此升級,很多東西都有改變,現在的複活系統和我以前用的貌似不太一樣.選擇了複活後居然是先得到了一個提示.

"您好玩家紫日,系統檢測到您的配偶血紅玫瑰的職業為複活法師,因此您可以使用特別複活模式,即請求配偶遠距離幫助複活而不使用複活神殿.注意,請求配偶幫助複活不消耗金錢,也無懲罰時間,但複活概率將由您配偶的複活術成功率決定,和系統複活神殿概率將有出入.您需要選擇這一選擇嗎?"

聽到還有這個選擇我當然是想都沒想就讓玫瑰幫忙複活了.要知道玫瑰身上的複活術可是我專門幫她刷過的,現在全游戲最強的複活法師就是她了.同級玩家99%的正常複活概率,73%的無損複活概率,這樣的比例還不夠嚇人嗎?比起複活神殿的那些半吊子複活法師,玫瑰可不要太強哦.

"我選擇讓玫瑰幫我複活."

"請求以發送,請等待您的配偶確認."

事實上這個確認時間本來應該是瞬間的,但是因為玫瑰在接到系統提示的時候一下就愣住了,所以我愣是等了近三十秒才得到確認.事實上我很久沒死過了,而玫瑰自然也就是很久……誒,不對,應該是從來沒用過配偶複活這個功能.所以當玫瑰突然聽到系統提示說我掛掉了,她第一反應就是誰在跟她開玩笑.

"有沒有搞錯?老公你怎麼掛掉的啊?你不是去追查那些援兵的嗎?怎麼?那里面有超級強力的存在?實在不行我就通知維娜她們先回來,他們死掉可是沒法複活的!"

因為太緊張,玫瑰一開口就跟機關炮一樣沒個完,我只能趕緊捂住她的嘴,然後說道:"別緊張,不是什麼高手.我們當時已經進入了對方的潛水艇里面,但是對方好像是有什麼秘密武器,可能是某種炸彈,然後對方大概是用那個東西跟我們同歸于盡了."

"不對啊!你不是有一次半血複活機會的嗎?"玫瑰問道.

我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所有的抵抗屬性都沒用,一瞬間就掛掉了.我都沒感覺到疼,簡直就好像一瞬間就被氣化了一樣."

"一瞬間就被氣化了?"玫瑰驚訝的問道:"難道是核武器?不對啊!游戲里沒有這種東西啊!"

"或許是禁咒法陣."我提醒道.

游戲內雖然沒有核武器,但是有禁咒,也就是軍團級魔法的升級版本,是一種非常強力的魔法,基本上一招下去就能抹掉一座城市.當然,這東西屬于軍團級魔法,不但需要一大群法師當人體電池,還需要一個實力超強的高級法師來引導,更重要的是這種魔法每一次釋放都需要准備老長時間,基本上除非是不會動的目標,是個人就能在魔法落下來之前跑出攻擊范圍.當然,這種魔法一般也都是瞄准城市釋放的.

玫瑰正在那里考慮是什麼襲擊了我,我卻是突然注意到這里貌似不是支點城的城牆上,甚至都不是支點城的任何一個地方."咦?我們這是在哪?"

"哦,這是在新大陸浮空島.你去調查那個增援之後我就到這邊來了."

"哦.那你有事情先忙,我去支點城看看.這麼一耽擱松本正賀他們差不多應該到了吧?"

"我之前就聽說他們已經到了,不過我沒在現場,不知道現在進行的怎麼樣了."

"但願八歧大蛇能夠乖乖回去,我是真不想和他打.不過現在我更擔心韓國人."

"什麼?那艘船難道是韓國人的?"玫瑰驚訝的問道.

"不是一艘,而是十二艘.剛剛和我同歸于盡的時候應該報銷了一艘,剩下的就不知道是一起報銷了還是怎麼了,不過既然他們能弄出十二艘來,保不齊就能弄出更多的,所以這個事情必須盡快解決.這種能夠瞬間秒掉我的武器太危險了,這要是讓他們帶到了艾辛格然後引爆……想想就可怕!"

(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外援?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虛驚一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