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邊倒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一邊倒

怎麼著?你現在很得意是嗎?"雷牙妖王在我說完之後並未表現出任何激動的情緒,反倒是相當沉靜的樣子.這種情況一般代表三種可能.一,這家伙智力有問題,屬于愣頭青,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當然,我覺得這個可能性不高,畢竟都已經是妖王級別的存在了,不可能沒腦子.第二,這家伙是裝的.他知道自己越是慌亂就越是會讓勝率降低,因此強行壓制了自己的情緒.第三,他有什麼後招,確實是不擔心自己會輸.

這第二第三兩種情況的可能性都很高,但是我隱隱覺得對方應該是第三種情況,也就是真的是有恃無恐.之所以會有這樣的猜測,主要還是因為對方的態度表現的太輕松了.就算是裝作鎮定,一些行為上的小細節還是會不自覺的露出一些破綻來的,而這個雷牙現在表現出來的卻是一種非常放松的狀態.所以說,要麼這家伙是影帝,要麼就是真的有恃無恐.

"看起來你覺的在這種人數對比之下還是可以戰勝我的是嗎?"雖然估計對方大概是還有什麼底牌,但是這種情況下我也沒法調查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讓他自己說出來.

果然,這種時刻雷牙似乎是相當的有自信,因此他根沒有絲毫要隱瞞的意思,直接就對我說道:"我知道你感覺自己那邊人多就覺得自己占據了優勢,但你難道忘記這是什麼地方了嗎?這可是我的地盤,難道你以為我在自己的藏身處會不設置一些防護措施嗎?"

原我對雷牙的表現還有一些懷疑,但是在聽到這個解釋之後我立刻就相信了他說的是真的.確實,沒有哪個妖王會不在自己的老巢附近設置一些報名的東西,這就好像我們給自己的行會外面修城牆加裝各種防禦設施一樣.純粹就是一種理所當然的事情,是再正常不過的行為了.之前的經驗告訴我,所有的妖王都是有這樣的習慣的,所以不出意外雷牙妖王的地盤必然也是有這樣的設置的.因此,雖然現在看起來是我們人多,但一旦真的打起來,那結果還真是個未知數.

"看起來我確實是算漏了一點東西."看著雷牙妖王我很認真的說道:"不過這和我們之間的敵對並沒有什麼關系,但是這個事情是你主動挑起來的.我是拿出了足夠的誠意來和你做生意的,可是你偏偏要做無的買賣.我不想被搶就只能反抗.再說,你怎麼就知道你的防禦措施就一定能制衡我們這里人數上的優勢呢?我們之間的人數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吧?你的那個什麼防禦手段該不會能同時對抗好幾位妖王吧?"

我的話讓原投靠了我這邊的那幾個妖王安心了不少,這些被我利誘過來的妖王說白了就是為了好處費,所以在我這邊沒有勝算的前提下,他們跑回去也是理所當然的.只不過我剛剛的話卻是讓他們想明白了.雷牙的話明顯是有問題的.因為即便是一個妖王為自己的老巢設置的最終防禦手段.也絕對不可能抗衡好幾個妖王的實力.這種防禦手段通常來說能相當于雷牙妖王自己的實力就算是頂天了,而我們這邊只要分成兩個妖王來就能穩贏雷牙妖王,這樣算下來不管那個防禦設施到底是什麼東西,但它最多也就是能擋住兩個妖王而已,而我們這邊實際上卻是比他們多了十三人,即便去掉兩個妖王,那還有十一人的優勢.這種優勢已經不能說是明顯了.這幾乎已經是壓倒性優勢了.

"是不是可以同時對抗這麼多妖王你可以試一試,但是不管如何,我會優先攻擊你.所以今天不管我們雙方誰勝誰負,你都死定了."

這個雷牙顯然是很少和玩家大交道.居然都不知道玩家其實是不怕死的.至少相對于NPC來說,玩家可以複活的特點決定了玩家比NPC要勇敢很多,畢竟玩家死亡只是掉一兩級而已,而NPC死亡則是真的死亡.所以兩者面對死亡的態度自然是不一樣的.

雷牙妖王這話剛一出口,我們這邊的妖王們立刻就大笑了起來.而雷牙那邊剩余的妖王們也是強忍著憋住了笑聲,只有他的直屬手下沒有絲毫笑意.

對于我們的反應雷牙妖王顯得相當的疑惑,但是這種時候也不好出聲詢問,因此他也只能是憤憤的瞪著我們,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卻是沒有馬上沖上來動手.

一般來說戰場之上按照敵人的節奏戰斗是很吃虧的,所以想要占便宜,最好的方法就是別按照人家的節奏去戰斗.那個雷牙妖王現在不動手就說明按照他的節奏,現在應該等待,而我要打破這種節奏只需要反過來就行了.既然對方不希望馬上開戰,我就要立刻開戰,而且要窮追猛打,勢必要做出一種想要速戰速決的態勢來.這樣做的目的不在意快速擊敗對方,而在意讓對方的節奏出問題,只要他不能按照自己的節奏戰斗,就無法發揮最大戰斗力.雖然反其道而行對自己也未必是好事,但至少對敵人更加不好,所以這種方式在戰斗中是非常有效的.

看到那個雷牙妖王在那里等待,我直接就看向了松正賀,然後稍微點了下頭之後便突然不跟別人打招呼自己一個人沖了出去.

雖然我是突然沖出去的,但是松正賀已經提前得到了我的暗示,因此動作也不慢,幾乎只比我晚了半秒就沖了出去.我們這邊兩個主要人員一動,剩下的人自然也只能跟著沖,而對面雷牙妖王的那幫人自然也不能閑著,只好一樣沖了上來.

兩邊都是高手,距離又不遠,所以我們幾乎是同時撞在了一起.不過,兩邊的戰斗和想象中稍微有些不一樣.

站在雷牙妖王那邊的妖王一共有四個,但是開戰之後這四位卻是和我們這邊的四位妖王站到了戰圈之外去觀戰去了.對于他們的行為我倒是可以理解.而且這種情況下,使用這種方法戰斗貌似也很合理.

因為這些妖王的戰斗力實際上相差都不大,而且和我們以及雷牙妖王不一樣,他們這些妖王實際上應該算是外援,因此他們沒必要像我們一樣拼命.那麼,既然對面的敵人和自己是一個實力線上,而且兩邊都沒有拼命的必要,那不如兩兩站到一邊去看熱鬧,因為就算他們真打起來.對整體戰局的影響也和雙雙看熱鬧是一樣的,反正都是沒法出手幫助別人,不如直接站到一邊,這樣還能減少無意義的傷亡.

對于那幾個妖王的這種偷懶行為我可以理解,也並不在意.反正就和他們想的一樣,他們是否真打對戰局根沒有影響,所以我就默認了這個情況.至于雷牙妖王那邊……他和我的想法稍微有點不一樣,因為他們的人數來就沒我們多,如今這樣就相當于是一對一的在拼人數了,可是兩邊的人數來就不對等,這樣拼明顯他們吃虧.

不過.即便是心里覺得這樣不對,可是雷牙妖王也沒辦法說什麼.那些妖王又不是他手下,人家能頂住誘惑繼續幫他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他還能再奢求什麼呢?再說就算那些是他手下.可以隨便指揮,那也沒用.因為他自己現在根就沒空管別人.我剛剛直接沖過來可不是找的別人,目標就是他這個主謀,而且我一上來就沒留手.直接就貼了上去開始近身戰.這種戰斗方式雖然不如拉開距離互相扔大招的傷害高,但這種方式其實才是最凶險的.因為遠程攻擊的時候雙方幾乎都是撐起防護技能,而且還可以用身上的鎧甲,盾牌什麼的進行防禦,但是相比之下,近身戰斗中很多防禦手段都沒法使用,即便是身上的鎧甲,也有可能因為接縫或者是薄弱點等問題被近身戰中的敵人一擊致命.所以說,近身戰看似殺傷力輸出不高,其實卻是非常的一種戰斗方式,搞不好一瞬間就會分出勝負.

此時我就貼在雷牙妖王身邊以閃電般的速度不斷的變換各種攻擊方式貼著他不斷的搶攻,搞得雷牙妖王有實力也發揮不出來,只能是狼狽的躲閃我的攻擊.

其實被我逼成這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手里的武器造成的,剛開始雷牙也曾經考慮過自己的妖魔之體防禦力和血量方面應該是占優勢的,所以他最初還打算和我硬碰硬來個以傷換傷來著,但是在我的第一招削斷了他的主武器並且在他的肩膀上留下了一條深達半寸的傷口之後,他立刻就改變了策略.他已經意識到了我的武器攻擊力太高,如果真的不管防禦和我對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給我添上幾道傷口,然後被我剁成一堆肉醬.永琲漣蟪誘O和切斷規則實在是太變態了,即便是比我戰斗力更強,也絕對不能和我拼傷害,因為只要我手里拿著永,對方就絕對比我先被剁成肉醬.

雙方各有四個妖王退出戰斗,我們這邊就等于是還剩下十六名妖王,而這些妖王們也是根據自身的判斷選擇了自己的目標.

這其中沖的最快的並不是我和松正賀帶來的真紅或者櫻雨神雛她們,而是那八個臨時轉會的妖王.這八人之所以沖那麼快其實並不是他們對這個事情有多積極,而是有他們自己的考慮.

首先,因為他們是在我拿出信仰之力之後才過來的,這個性質上和之前就站到我這邊的那些妖王比起來就低了一等,因此他們如果出工不出力很可能會被我厭惡而拒絕支付信仰之力,因此他們必須參戰.

其次,他們畢竟是傾向性最不穩定的一幫人,要他們去和雷牙妖王對抗,他們是不願意的,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些輕松又好干的活.所以他們就優先沖了出來,因為這樣才可以選擇目標,要不然好辦的敵人都被選完了,剩下的就都是不好辦的了.

事實上我們這邊退出戰斗的四個妖王就全都是最後過來的那八個人中的,而剩下的四個最後變節的家伙則是分別找上了雷牙妖王的四個手下.這四個被盯上的目標就是我之前在房子外面看到的那五個守衛中的三個,以及帶我們過去的那個老頭.

我估計這些家伙一對一的選擇目標肯定都是找了最好對付的目標,不過在這種人數占優勢的情況下,能夠一對一拖住一個敵人就已經是勝利了.所以他們的行為可以說是出力最少又不會被人說什麼的工作.

這邊八個妖王都選擇了目標之後我們就只剩下了十二個妖王和真紅她們四個女玩家外加上松正賀,而因為我和雷牙妖王已經最先打成了一團,因此對面剩下的目標就只有兩個雷牙妖王的部下以及他妹妹和鬼手信長四個目標而已了.

相比之最後變節的那八個妖王,我方剩下的這幫人都算是比較有目標的存在,因此松正賀對這些人稍微進行了一點指揮.在臨沖上去的時候松正賀直接對著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叫道:"櫻,熾擋住那個公主."

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和松正賀配合也有段時間了,因此第一時間就按照命令轉換目標撲了上去.那位妖精公主因為看到我和他哥打起來了,所以就想上來幫他哥哥一起對付我,結果剛跑到一半就被櫻雨神雛和熾火龍姬兩個人從側面插進來給攔了下來.

這邊妖精公主被擋住,鬼手信長卻還在往我這邊沖.他的目標也很明確,那就是先把我干掉,因為信仰之力在我這里,只要這東西沒了,我們這邊的妖王就不會再幫我們作戰了.但是.他和那位妖精公主一樣剛跑到一半就被人擋住了,而擋住他的自然就是真紅和金幣了.畢竟也是和我一起混了這麼久了,真紅和金幣的戰場嗅覺還是很靈敏的,一下就看到了自己應該切入的關鍵點.

妖精公主和鬼手信長雙雙被困,而且都是二對一,不但沒辦法突圍去幫助雷牙妖王,甚至連自身安全都很成問題.這兩位對上自己面前的兩個敵人明顯都是力不從心的感覺.眼前的敵人雖然單對單他們都不怕,但二對一就明顯只能被壓著打了.

這兩位被控制住之後雷牙妖王那邊就還剩下倆雷牙妖王的手下了,不過我們這邊還有松正賀和另外十二位妖王沒有找到目標.在這種情況下松正賀直接就對那些妖王喊道:"先搞定那兩個."

這邊十二個妖王一聽就明白了松正賀的意圖,立刻就圍了上去.十二個對二.而且是十二個妖王對付倆高級打手,這差距實在是太明顯了.另外一邊松正賀自己也沒閑著,直接就沖到了我和雷牙妖王的戰團之中從背後對著雷牙妖王就是一劍劈了下去.

感應到背後的威脅,雷牙妖王慌忙一個側身.結果躲開了松正賀的攻擊卻沒躲開我的,被我一腳踢中腰側.整個人橫著就飛了出去,而我和松正賀則是立刻一個轉折就奔著雷牙妖王追了過去.

即便是單對單那個雷牙妖王也未必是我對手,何況現在還冒出來個松正賀,這差距就更明顯了.被一腳踢翻的雷牙妖王剛爬起來就看到一道閃光照著自己的脖子就飛了過來.他趕緊一個鐵板橋向後仰倒,那道白光立刻擦著他的鼻尖飛了過去,瞬間就將他身後的森林切開了一條兩米多寬,深達幾十米的走廊,凡是擋路的不管是樹木還是石頭全都變成了粉塵.

這邊剛閃掉一劍的雷牙妖王還沒來及直起腰來就突然感覺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來,他幾乎是能的一個翻身,雖然摔了個大馬趴,但是總算躲開了豎著飛過去的一道劍芒,要是他剛剛反應再慢一點,這道看著不起眼的紅光絕對能讓他變成屠宰完的生豬肉一樣的兩片.

"兩個打一個,賴皮!"剛爬起來的雷牙妖王出人意料的居然對我們大叫了起來,而我們這邊的回答就是一先一後飛過去的兩道劍芒.

"這種時候還講什麼公平,你當這是擂台賽還是交流切磋啊?"我趁著對方停頓的機會也停了下來,不是因為對方在對話,而是因為我也需要對永痚竣@點小調整.

剛才的戰斗中我已經發現了這家伙的大概特征.可能因為是魔獸進化而來的,這家伙的身法非常的靈活,反應速度是正常人的兩倍多,雖然還不如我的速度.但對普通玩家來說,除非你用范圍攻擊,並且計算提前量,否則只要你還是人類,單體攻擊就肯定打不中他,畢竟人家的反應速度已經超出人類極限了.

另外,從之前我偶爾碰到他幾次的情況來看,這個雷牙的防禦力貌似不是很高.當然,他的血量那是毋庸置疑的高.但防禦卻很一般.我的永琩荋N是以破發破防著稱,對方的防禦力很低,那我的破法破防能力就沒多大意義了,因此我直接放棄了高破防高破法的劍形永,而是直接將其變成了液態附著到了我的刃爪和全身各處刀刃之上.

使用刃爪的時候雖然我的攻擊距離會下降.傷害輸出和破防等能力也會出現明顯的下滑,但這個狀態下我的攻擊速度卻是最高的,而且我在這種狀態下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體術特長,一般人別說防禦,連我的動作都看不清,就更別提格擋了.

正因為知道對方敏捷很高,而且防禦低.所以我才轉換了永琲漣庥A,而對面的雷牙妖王雖然看到了我的永琣b變形,可是他卻不知道這樣做的意義所在.

松正賀看到我這邊的永琣b變形就知道了我的意圖,因此他也稍微做了點調整.不過他的裝備可沒有我的永痝o麼方便,幾乎可以當成萬能武器來用.他能做的就是將光神劍的劍柄稍微拉長了一些.

事實上光神劍也是可以變形的,只是和我的永琩S法比,它的變形范圍僅限于握柄的長度.

光神劍擁有兩個不同的形態.其中一個是劍柄很短的劍形態,還有一種就是現在這樣將劍柄拉長之後變成的權劍形態.權劍其實是一種法劍.它實際上是一種變形了的魔法杖,也就是說這東西的體是法杖,只不過它能被當成劍來用而已.

我這邊換上短兵器就是要准備超近距離的貼身戰斗了,而這個時候如果有個人和我擠在一起攻擊,那顯然只能是相互干擾而已.所以松正賀直接換上了權劍,目的就是從近身戰變成遠程攻擊,利用魔法對我進行支援.這樣我們兩個的戰斗力就不會出現干擾,反而會疊加.

都說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從松正賀的反應就能看得出來,要是換個豬頭在這,哪怕他比松正賀還要強大,說不定也只能幫倒忙.

雷牙妖王來就已經被我們搞的相當狼狽了,看到我們都在變化武器他心里就有點不淡定了,不過好容易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他是不會放過的.一邊將一只手故意被在背後,雷牙妖王一邊對我們說道:"雖然這不是切磋,也不是什麼比賽,但你們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如果今天聯手對付我一個人,這話傳出去怕是不好聽吧?"

"哈哈哈哈,你這人還真有意思.好了好了,反正我的准備完成了,不跟你開玩笑了.名譽什麼的我們根不在乎,你既然當初敢動歪腦筋就要做好承擔後果的准備.好了,現在是時候讓你承擔你所造成的後果了."我說著就不再等待,而是再次沖了上去.剛才是在等永硠雱,現在既然都搞定了還耽誤那個時間干什麼?

我這邊剛一啟動就立刻朝著那邊的雷牙妖王飛速沖去,幾乎是眨眼之間就到了那家伙的面前,但是,就在我的刃爪即將揮向他的時候,意外卻發生了.

我猛然揮出去的手腕居然在即將命中雷牙妖王的時候被一只大手給捏住了.這只手不但捏住了我的手腕,而且居然還在瞬間做出了反應,直接抓著我的手腕順著我的力道一個過肩摔將我從他身上扔了過去,然後向著地面砸了下去.

感覺到自己瞬間騰空之後我根沒有絲毫慌張,整個人在空中一個翻身,雙腿扭轉,硬生生的讓自己的雙腳先落在了地面上.不過,抓住我的那家伙卻是不肯罷休,看我居然站住了,立刻就抓著我的手腕向前一拖,直接將我拽倒在地.

我這邊剛被拉倒在地,雷牙妖王就立刻看准機會從後對著我就是一刀劈了下來,不過他的刀才劈到一半就聽到當的一聲.他的刀直接被松正賀用光神劍給架住了.

一擊震開雷牙妖王之後松正賀迅速轉身就向抓著我的那個人影砍了過去,但是對方的反應也想當誇張,竟然直接將我當成盾牌舉了起來擋在了松正賀的攻擊路線上.看到這個情況我當然不會坐以待斃,腰部一發力整個人直接卷了上去,雙腿一下鎖住了那家伙的胳膊,同時全身用力試圖扭斷這家伙的胳膊.

我的力量屬性在玩家之中絕對是最驚人地,即便是那些力量型的戰士也和我差距明顯,有這種原因的根原因就在于我的基礎屬性是統一的,也就是所有基礎屬性都會根據數值最高的那個單一屬性來變化.別人得到的基礎屬性要分開加到所有屬性上.而我因為屬性會互相複制,因此干脆就將自己的所有屬性全都扔進了力量上,所以我現在的力量這一單一屬性就相當于別的玩家所有屬性之和了.

有著如此大的力量,只要有能讓我用上勁的地方,我甚至可以直接讓巨龍骨折.因此我有信心,憑借自己的腰腿力量,絕對能把這家伙的胳膊扳斷.但是,就在我自信滿滿地突然使力的時候卻是突然感覺手上一松,緊跟著整個人就直接出現了失重感向著地面掉了下去.

松正賀來都准備好了要攻擊了,結果我突然掉下來正好擋在他的攻擊路線上,逼的松正賀不得不一個急刹車停住了自己的攻擊.不然這一下絕對會砍在我身上.

"我靠,你搞什麼?"松正賀硬生生的停住之後直接拉著我就往後退,而對面的那個雷牙妖王也是迅速連滾帶爬的跑到了那個剛剛抓我的家伙身邊.

直到此時我們才看清楚,站在雷牙妖王身邊的似乎並不是一個普通妖怪.而是一個看起來很奇怪的家伙.

這家伙穿了一身武士鎧,臉上還戴著面具,根看不到他的臉,但是可以確定這是個身材相當高大的家伙.而且能夠從鎧甲各部件的角度看的出來,這家伙的身上應該全都是肌肉.估計整個就是一個魔鬼精肉人一樣的造型.

不過,雖然看起來非常的魁梧,但這卻不是他的特別之處.比他壯的人多得是,他這種並不算什麼,只能說是身材很好.真正讓我們感覺到驚訝的是這個人居然是半透明的,給人一種虛無的感覺.

"這是……巫妖?"看著這個奇怪的東西,我不太確定的說道.

松正賀站在我身邊也是一腦門子問號,但最終還是搖頭道:"應該不是吧?巫妖不是西方人的東西嗎?這明顯是我們這里的土產啊!"

"誰跟你說外國人不能穿日武士鎧再變巫妖的?"

"可是這也……"松正賀想了想還是道:"應該是英靈."

"我的國王就是英靈,他們倆的氣質差好多,肯定不是."

"那難道是幽魂?"

"你見過這麼強的幽魂嗎?神魂也不至于吧?"

"你們不用瞎猜了."對面的雷牙妖王忽然說道:"這是我的父親,他確實是一名巫妖,不過他生前可是比我還要厲害的大妖怪哦."

"巫妖?"雖然最初就是這樣猜的,但是真的得到確認後我還是驚訝的不得了.一只穿著日武士鎧的大妖怪變成了巫妖,這個中西合璧還真是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而且這個家伙貌似非常的強大,明顯已經不是一般巫妖的狀態了.再說巫妖這種東西一般不都是法系的嗎?怎麼好弄出個物理系的巫妖來了?這貨難道是記錯了?搞不好他是僵尸.不,也不對,僵尸又不可能是半透明的.我可沒聽說還有果凍僵尸這個分類.

這個奇怪的家伙在雷牙妖王介紹完自己之後就開口對我們道:"這次的事情剛剛雷牙已經和我說了,這次算是他有錯在先,所以我不會追究你們的責任.我們就此停戰,你們可以隨意離開."

"噗……哈哈哈哈……你比你兒子還要搞笑.現在到底是誰息事甯人啊?居然說得好像放我們一馬的樣子.不知道的還真以為是我們差點被你兒子干掉了呢!"

"哼,給臉不要臉."那個淡黃色的老巫妖冷哼了一聲之後突然就朝我直沖而來,顯然是要教訓教訓我.

看著對方沖過來的樣子我當然不可能站這里讓他打,不過逃跑的話很丟面子,因此我直接打了個響指.玲玲突然出現在我的身邊,手中聖劍之上頓時光芒萬丈,然後迎著那老家伙一劍就削了過去.

既然是巫妖就必然是暗屬性的,碰上光明系的攻擊那可是要傷害翻倍的.玲玲的攻擊來就誇張,這再一翻倍,那老家伙有幾個膽子也不敢往上撞啊.不過,這家伙也算厲害,一招不成立刻一個急轉彎閃開了玲玲的聖劍,然後從側面繼續向我撲了上來.

我沒想到這家伙這麼頑固.玲玲的大招太過用力,一時之間收不回來,所以這次就不能指望她了.當然,我魔寵多的是,玲玲幫不上忙不是還有小純呢嗎.

那家伙剛剛繞過聖光劍沖向我這邊就看到我這邊白光一閃.然後一個巨大的白色光球就突然以我們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而且它變得越大擴散速度就越快.那老巫妖看到光團擴散立刻就飛身後退,可惜光團速度越來越快,他剛跑出不到兩米就被追上,光幕瞬間掃過他的身體,然後就好像是被雷劈了一樣,那家伙頓時全身電弧亂閃的飛跌了出去.而光幕卻沒有消失,而是繼續擴散,瞬間就掃過了附近的所有人.

起先看到光球擴散開來還有些妖王緊張的不得了,但被掃過之後才發現這東西居然自帶敵我識別.凡是我們這一方的妖王都感覺自己被掃過的瞬間身上的那點小傷都立刻恢複了.而且體力也回滿了,而所有雷牙妖王一方的人員卻是都和那個老巫妖一樣瞬間就被電的全身亂抽.

來就是寡不敵眾,突然被電擊失去反應能力,那些和我們交戰的家伙完全沒有任何意外的被紛紛擊倒.而且因為是在對方失去反抗能力的情況下擊倒的,所以不但將其擊倒.而且還控制了起來.也就是說,現在除了雷牙妖王人和那個老巫妖,現場所有雷牙妖王的人都被俘虜了.

盡管小純剛剛使用的只是一個威力不大的控場技能,但在我方人數和戰斗力都占優的前提下,這一招的威力卻異常的強悍,直接就讓戰斗結束了.

當然,雷牙妖王和他爹,也就是那個老巫妖還在,但是現在的情況變成了二十六對二,怎麼算也是他們死定了.所以說,這場戰斗實際上就等于是已經結束了.

"怎麼樣?差不多可以投降了吧?"我看著雷牙妖王問道:"我們這邊不算我們自己還有二十位妖王,你爹再厲害,一個打三個不得了了吧?你能打幾個?兩個?我們這麼多人圍毆你們,磨也把你們磨死了.怎麼樣?爽快點投降吧?我一高興說不定就不殺你們了."

其實不應該說是一高興就不殺,而是肯定不會殺.我又不是缺心眼.這可是妖王,神級的存在.都已經抓了俘虜,再轉化成魔寵那是非常簡單的.以現在《零》中的魔寵價格,估計妖王這個級別的,拍賣到上千萬上億水晶幣都是很正常的.所以,正常情況下我是絕對不會殺他們的.當然,這個指的是我能活捉他們,否則的話我甯可讓他們死掉也比讓他們跑掉好.

對面的雷牙妖王和那個老巫妖在我說完之後反應是各不相同.雷牙妖王之前的囂張勁已經蕩然無存了.這家伙在小心的環視了一圈周圍的妖王們之後就開始畏畏縮縮的似乎是想要找機會開溜的樣子,甚至連他妹妹都不打算管了.至于那個淡黃色的老巫妖則完全是另外一個反應.

"你休想.我響雷只有戰死的份,絕不向任何人投降."

"勇氣可嘉."我說完之後直接對那邊的那些妖王們說道:"別愣著了,一起上吧.早點干完活分信仰之力嘍."

最後那個信仰之力絕對是妖王們的原動力,在場的妖王們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撲了上去,而失去斗志的雷牙妖王直接就投降了.他又不傻,這邊的妖王里雖然就他戰斗力最強,可是一個拳王難道就能同時KO兩個拳擊比賽亞軍嗎?他雖然是最強的那個,但是現場的妖王哪個也不是軟腳蝦啊.別說這邊有二十個妖王.就是兩個他也打不過啊!所以,這貨在試圖逃跑被擋住之後就果斷的投降了.

妖魔這個種族還有個好處,那就是態度鮮明.你很少能看到優柔寡斷的妖魔,因為那種性格根進化不到妖魔級別就被別的生物給干掉了.妖魔之中要麼就是那種一根筋死都不回頭的家伙,要麼就是完全的沒臉沒皮說變就變的存在,當然還有一些是有某種堅持,只要不涉及到他堅持的那些東西,其他東西都好商量.總之妖魔們的特點就是非常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他們可以非常迅速的對眼前的情況作出判斷.絕對不會出現猶豫不決的情況,而且越是緊急的情況下他們下決定就越快.

雷牙妖王明顯已經確認了自己反抗的結局,因此他也就非常光棍的直接就投降了.至于那個老巫妖……貌似這是個一根筋的,也就是死都不會改變自己的原則.而這家伙的原則就是我老大,天老二,地老三,其他人全都靠邊站.

這麼跋扈的性格.難怪會掛掉.雖然變成了巫妖,但是死不悔改的性格,依然是決定了他是沒有出路的.

在雷牙妖王投降之後現場就變成了二十個妖王圍攻那個老巫妖一個人,當然實際上只有幾個妖王在出手,其他人基上都在圍觀,畢竟對方就一個人,我們這邊人太多一起出手反而會互相干擾.

趁著老家伙還在頑抗.那個似乎是看上了松正賀的女妖又湊到了我們這邊,然後似乎是找話題一樣的故意說道:"響雷這家伙雖然脾氣臭了點,但實力是真的不錯,還真是可惜啊!"

"你們認識?"松正賀隨口問了一句.畢竟眼前這個老頭子確實是蠻厲害的.別我們這邊四五個妖王圍在中間輪換著出手,他居然也能左支右拙的低檔下來,雖然完全是在被當成老鼠在玩了,但一般人你還真沒資格當這個老鼠.四個妖王的聯手攻擊.別說一般人,你就是換個其他妖王進去也早給拍死了.當然.他的失敗是注定了的,畢竟這邊四個妖王其實都沒盡全力,而他卻是顏色越來越淡.

巫妖又不是永動機,戰斗總是要消耗能量的,這種強度的戰斗自然消耗更快,那老家伙來不及吸收能量就只能抽取自己身上的能量使用,但是巫妖身其實也可以算是一團能量,所以再這麼抽下去,這家伙最後的結局不是能量耗盡再也擋不住對方的攻擊被拍死,就是直接抽干能量消散在空氣中.反正不管是哪個結局他都死定了.

"那個……"金幣在這個時候忽然湊了上來說道:"可不可以活捉這個巫妖啊?"

"為什麼?"我疑惑的看向金幣.雖然魔寵什麼的很值錢,但是這個家伙反抗意識太強,估計很難成為魔寵的.

金幣也知道我估計是以為她要抓魔寵,所以就直接解釋道:"我最近在煉制一件法器,需要一個器靈.這家伙看起來很符合要求,我怕這麼難得的材料以後不好找了.所以……"

我聽到這里立刻就對前面的那些妖王喊道:"被打死了,留著我們這邊有用."

"不行."我這邊才說完,那邊突然就有個人唱反調.其他人都驚訝的扭頭去看,結果發現居然是鬼手信長那家伙.剛剛小純那招他也沒躲掉,身子一抽抽就直接被制伏了,只是當時沒殺他,沒想到這個時候他被捆在地上居然還能叫喚.

見我們都看向他之後鬼手信長立刻對著松正賀大叫道:"松正賀,你幫助紫日對付我們日的土勢力我就不說什麼了,但是你不能讓中國人的實力有所增長啊!那個巫妖絕對不能給他們."說完這些之後鬼手信長居然還得意的沖我示威性的笑著說道:"哈哈,紫日你沒想到吧?我就算被你俘虜了也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今天這個巫妖你們是休想得到了."

在鬼手信長想來,之前幫助我們對付雷牙妖王那是有正當理由的.雖然鬼手信長之前一直表示松正賀這是在叛國,但實際上他自己清楚,松正賀做的才是對的.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就不一樣了,他是真的占著理,所以他自信松正賀肯定是會按照他說的辦的.不過……鬼手信長忘記了一點事情,所以他又再次失算了.

被鬼手信長要求殺死那個巫妖的松正賀根沒有像鬼手信長想的那樣動手,而是看著他苦笑了一下說道:"喂,你想死別害我啊!"

"你什麼意思啊?"鬼手信長詫異的看著松正賀:"你難道真的投靠中國人了?"

櫻雨神雛這個時候忍不住站出來說道:"你才投靠中國人了呢,你全家都投靠中國人了.你以為這些妖王為什麼幫我們?是因為紫日手上那瓶信仰之力.換句話說,這些位妖王現在全都是紫日的雇傭軍.這里只有我們三個和你是日玩家,他們全都是紫日的雇傭軍.現在紫日沒對我們動手只是因為之前我們達成了協議,在這個事情解決前雙方保持克制暫時不要發生沖突.你現在卻要我們去破壞那個巫妖,這就等于是讓我們首先破壞協議,你說紫日會怎麼做?"

"誒……這個……"

鬼手信長這下算是想明白了.妖王們都是看在信仰之力的份上幫我們滅了雷牙妖王,可是信仰之力是我的東西,不是松正賀的.這樣一來,要是我和松正賀打算互掐,你說妖王會幫誰?這不明擺著的嗎?所以說鬼手信長的話基上等于是讓松正賀他們自殺.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六章 利誘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局勢穩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