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黴星高照的鬼手信長   
  
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九章 黴星高照的鬼手信長

"你們這是要干嘛?"八歧大蛇一沖過來就激動的問道.

"八歧大蛇,請你看在我們全體日本冒險者的面子上不要再節外生枝了."松本正賀站出來對八歧大蛇說道.

"什麼叫我節外生枝?"八歧大蛇氣憤的看著松本正賀質問道.

"八歧大蛇,你的那點小心思誰都懂.你和天庭有仇,就希望挑起兩國戰爭,這樣你就可以借助這些日本冒險者的手來為你自己報仇鋪路.不過很不幸呢,我們和日本雙方雖然有仇怨,但大家都不傻,現在這種狀況再繼續打下去對雙方都沒好處.所以我們打算暫時休戰一段時間,在此期間任何想要挑起雙方戰爭的存在,都是我們中日雙方共同的敵人,所以……只能對你說抱歉了."

"紫日,你算個什麼東西!"八歧大蛇怒視著我憤怒的說道:"這是我們日本的土地,你在這里說什麼也沒用."

松本正賀立刻接道:"他說話沒用我的話總有用吧?我們日本現在確實不適合發動對外戰爭,請八歧大蛇保持克制不要再做出讓我們為難的事情."

八歧大蛇被松本正賀說的一愣,隨即又反應過來沖松本正賀怒喝道:"松本正賀,日本的前途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

"那難道是你說了算不成?"八月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追了過來,這個時候一句話正好將八歧大蛇的話給頂了回去."松本君一個人確實不能代表全日本的意志,但是我們來這里之前已經召集日本大多數行會的首領磋商過了,而且我們已經就此事達成了一致.也就是說,這是我們日本主要行會的聯合決定,不是某一個人的決定,如果八歧大蛇你認為這都不能算是日本的意志,那你所謂的日本意志又是誰的意志呢?難道是你的?我可不記得您什麼時候成為我們日本的天皇大人了."

"你……"

"你什麼你啊!自己不占理,說又說不過人家.我勸你還是趕緊滾蛋吧!別在這里丟人現眼了."和松本正賀他們嚴肅的語氣不同,我反正是敵對方,所以說話就不用那麼客氣了,能諷刺挖苦就絕不委婉平和,氣死最好,氣不死能氣吐血也行啊!

"你……你們……"現在的八歧大蛇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指著我們你了半天都沒說出什麼話來.

這個時候一直被我們帶在身邊的鬼手信長卻是突然站了起來往八歧大蛇那邊跑了過去.他之前被制伏之後並未被干掉,只是被捆了起來.之所以不殺他,這個主要是因為松本正賀在場.要是戰斗中直接干掉也就算了,但當時只是俘虜了他,之後要是我們動手殺她,以松本正賀的身份必然是需要出面阻止的.畢竟和我們一起聯手對付雷牙是可以用大義什麼的來掩蓋的,但是如果我們殺鬼手信長,松本正賀卻不管,這就說不通了.所以,反正也沒法下手,我們干脆就沒提這茬.當然,我們不說殺,松本正賀也不會說放,所以這家伙就一直被捆了回來.

現在看到空隙鬼手信長立刻從地上一蹦爬起來就往八歧大蛇那邊沖,金幣反應也快,單手一捏劍訣,並指成刀一指自己背後斜背著的飛劍,然後向前一指,飛劍立刻出鞘,嗖的一下就奔著鬼手信長的後心去了.

八歧大蛇雖然在氣頭上,不過實力在那擺著,變成人形的他單手一指那柄飛劍,一道紅光飛射而出與飛劍在半空中對向飛去,眼看就要撞在一起.不過金幣反應更誇張,眼看著光,劍即將交彙,金幣突然左手一捏右手手腕,手掌一翻,那柄飛劍突然嘩的一聲就散成了十七八柄飛劍組成了一個滾動的劍筒,一邊以原本那柄劍飛行的軌跡為軸旋轉一邊繼續前進,而且因為飛劍散開,那道光束直接就從中間射了過去,完全沒擦到飛劍.而且,在光束飛過之後金幣又是手指一勾,分散開的飛劍立刻嘩啦一聲又再度撞在一起組合成了一柄飛劍猛然一個加速朝著鬼手信長就飛了過去.

八歧大蛇眼看著飛劍朝鬼手信長背後飛去急的要命,倒不是他真的有多擔心鬼手信長,而是他擔心自己的名譽.本來他現在在日本的名聲就已經很臭了,剛才不出手也還好說,可是出手了卻沒將人救下來,這一搞不光名聲不好聽,連實力都要被人懷疑了.自古以來要別人聽你調遣就只有三種方法.一是許之以利,二是仁義服之,三是武力冠絕.

這許之以利方便又簡單,可惜八歧大蛇是個吃獨食的主,有好處是從來不想和別人分的.所以說,這一點他是做不到的.

剩下的仁義服之就是要用自己的好名聲去吸引別人的投效,像是松本正賀現在這樣就是用的這個仁義之法.不過八歧大蛇最近連續和鬼手信長一起做了很多烏龍事,外加之前流出的那段視頻記錄,現在八歧大蛇的名聲什麼的真的是迎風臭十里,別說吸引人了,就算給人好處,一般人稍微重視點名節的估計都不好意思來拿.

現在八歧大蛇唯一剩下的還能號召別人跟隨自己的就只剩下個武力冠絕了.不管是對方崇拜強者願意跟隨,還是自己用武力去壓服對方,總之武力出眾就可以有人願意追隨.可剛才這一下,在他出手之後鬼手信長要還是被人殺了,這傳出去,誰還信他的實力?當然,八歧大蛇的實力確實是有的,而且也不會因為這個事情就變少一絲一毫.可問題是你實力再強如果沒人知道的話,那又有什麼用呢?八歧大蛇總不能把全日本的玩家都叫過來當著他們的面表演一翻吧?

所以說,現在的八歧大蛇可謂是急的都快火燒眉毛了.可是,即便是再著急,現在的八歧大蛇也是毫無辦法,因為那柄劍已經快到鬼手信長身上了,而他的招式才用完,還沒來及准備第二招呢.

不過,就在八歧大蛇以為自己的武力值也要被人懷疑的當口,突然一個人影一閃,當的一聲,金幣的飛劍直接被彈飛出去,在天上轉了好幾圈之後又飛回了金幣身邊.

雖然剛才發生了這麼多事,但鬼手信長其實啥都不知道.他是背對著這邊跑的,所以他當時啥都不知道,直到八歧大蛇的那道光束從他頭頂飛過,這才讓他意識到背後發生了什麼.

猛然回頭的鬼手信長先是聽到當的一聲響,那其實是飛劍被磕飛的聲音,緊跟著他就看到一個人影在自己背後,聯想到八歧大蛇剛剛向自己背後發生的光束,顯然是要攔截什麼.仗著這種分析,鬼手信長又干了一件超級大蠢事.他突然猛地一下掙斷了身上捆著的繩索.這東西本來就是做個樣子,對他這種級別,又有神力護體的人來說根本沒有約束力.之前我們本來就沒打算殺他,繩子也就是意思一下的意思,只要他想掙脫,這繩子什麼時候都能掙脫.正因為如此,所以鬼手信長很輕松的就掙斷了繩子,然後他自認為自己做了件出人意料的事情,很准確的轉手抽出了腰間沒有被下掉的長刀,然後直接給了那個人影一刀.

事實上鬼手信長的這一招確實是非常的出人意料,只不過這個出人意料的方式有點不對.現場不管是我們這邊的人,還是日本那邊的人,不管是玩家還是NPC,一時之間全都傻眼了.就好像整個世界都進入了一種慢鏡頭一般的狀態,大家就這麼看著那個被砍了一刀的人影緩慢的轉了過來,然後緩慢的伸手摸了下自己的後背,接著將手拿到了自己面前看了一下,最後在所有人大張著嘴巴目瞪口呆的狀態下向前撲倒在地.

"鬼手信長你瘋啦?"八月熏第一個叫了起來,而熾火龍姬則是反應最快的上去一腳將鬼手信長給踹翻在地.

被打了的鬼手信長爬起來之後還有點不知所措,因為他發現周圍的所有人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對勁了.要是只有八月熏和熾火龍姬反應不正常他還不覺得奇怪,畢竟她們這三位一直都是跟松本正賀一個鼻孔出氣的,所以她們不管做什麼,鬼手信長都不會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可問題是現在連八歧大蛇看他的表情都明顯不太正常了,這就讓他很疑惑了.

雖然疑惑出了什麼事情,但自己挨了一腳也不能就這麼算了.鬼手信長從地上一蹦爬起來大聲質問道:"熾火龍姬,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揍你.好好的你踢我干什麼?"

"我(該玩家被屏蔽)的鬼手信長."地上被砍了一刀撲倒在地的人這個時候終于在八月熏和櫻雨神雛的攙扶下爬了起來,聽到鬼手信長的話他立刻罵了出來,而且用的是髒話,連聲音都被系統屏蔽了一段."你可以砍我,熾火龍姬為什麼不能踢你?我說你腦袋里都是排泄物嗎?今天你不給我說出個一二三來我絕不會放過你的!"

原本鬼手信長還疑惑來著呢,可是一聽到這個聲音他突然就愣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砍了一刀的居然是松本正賀.

大家都知道,松本正賀用的武器是光神劍.這玩意平時不用的時候還好,可只要一灌輸魔力,立刻就會變成日光燈管似的,而且越是有強大地力量施加上去,它就越亮.剛剛要抵擋金幣的飛劍,松本正賀自然是要投入大量魔力的,畢竟金幣也是世界排名前五的超級高手,這不加點力量是肯定擋不住她的攻擊的.所以,因為灌輸了大量的魔力,當時松本正賀整個人都被光神劍的白光給籠罩了.所以,鬼手信長當時回頭的時候看到的其實就是一片白光之中的一個人形黑影,再聯想到那個八歧大蛇的光束,他自然就一刀砍了過去,而實際上他當時根本就沒看清楚砍的是誰.

不管鬼手信長怎麼說怎麼想,反正現在的情況就是大家看到松本正賀沖上去替鬼手信長擋開了追擊而來的飛劍,然後鬼手信長回身一刀將松本正賀給砍倒了.這種事情不管是在中國在日本,你就算是在外星球,那也絕對是遭人鄙視的行為了.人家沖上來幫你擋槍,你不感謝也就算了,居然還反過來趁著人家幫你擋槍的機會偷襲人家,禽獸不如都不足以形容這種情況了.要知道就算是野獸也有很多都是知道報恩的,作為一個人類,做出這種事情,你說別人會怎麼看你?

當然,有些人會說這種事情其實也是有不少人做過的.但問題是你做也別做的這麼明顯啊.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而且是這種生死相關的時候,這意義可就實在是太大了.

鬼手信長在發現被砍的是松本正賀,然後再聯想到剛才的情況,自己一分析,差點沒當場哭出來.他終于是意識到了自己好像砍錯人了,松本正賀明顯是過來救他的,而他自己居然將松本正賀給砍倒了.

如果現在有條地縫鬼手信長一定會毫不猶疑的一頭鑽進去再抓兩把土把自己埋了,因為實在是太丟臉了.雖然他很想解釋,而且現場應該也有些人想到了原因,不過……事實就是他砍了松本正賀,這是咋解釋都改變不了的事實,所以鬼手信長在那里結巴了半天也沒說出半個字來.

啪啪啪啪……一陣掌聲突然響了起來,起先就一個人鼓掌,之後突然就變成了一片掌聲,而鬼手信長一歪頭就發現鼓掌的是我們這邊的人.發現鬼手信長看到我了之後我便笑著說道:"真是精彩啊!這叫什麼來著?恩將仇報?東郭先生的故事沒想到還真的有現實版啊.長見識了,長見識了啊!"

"紫日,你個混蛋,不要挑撥離間!我剛剛是認錯了人,所以才誤傷了松本君."

"誤傷?"櫻雨神雛這個時候突然叫了起來."你倆當時距離都不到兩米,你瞎子啊你?誤傷?虧你也好意思說得出口."

"松本正賀那把劍你們又不是不知道,那東西啟動的時候就跟個探照燈一樣,我哪看得清當時到底是誰啊?"

"鬼手信長,人不能無恥到這個地步啊!之前誤傷也就算了,現在還在狡辯,你難道就不覺得羞恥嗎?"

"本來就不是我的錯啊!"

"行了行了,這次的事情我也不想和你計較什麼了,你鬼手信長這樣的人我算是看透了.你還是趕緊走吧."松本正賀一面打發鬼手信長離開一面說道.這樣做其實並不是說松本正賀有多麼的寬容,主要是不希望鬼手信長在這里繼續耽擱時間,因為我們現在還有個更麻煩的目標沒有弄走呢.

大概是讓松本正賀的話給提醒了,之前也是目瞪口呆一時之間沒緩過神來的八歧大蛇這個時候突然也反應了過來."好了,鬼手信長的事情暫且告一段路,既然松本君都不打算追究了,那就這麼過去吧.不過,今天的這個事還是要弄個清楚的."

"八歧大蛇,你不要想著挑起爭端了,我們和中國人已經達成了一致,暫時不再進行任何意義上的戰斗.妖魔們已經決定跟隨新妖王離開這里,我們這邊的行會也都已經確定了不會參戰,你要是強行挑起爭端,那就是和我們全日本作對.你確定自己想要那樣嗎?"

八歧大蛇原本是還算在這個事情上周旋一二,最終目的當然就是挑起爭端,最後引發兩國混戰.但讓他沒想到的是,松本正賀竟然一改之前的態度,極為強硬的對他說了這麼一番話.現在等于是松本正賀已經將這個事情給說死了,雖然這樣很不留情面,但也正因為是不留情面,所以反而沒法進行狡辯和抵賴了.

"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這次看在日本的未來的份上,我忍了."八歧大蛇權衡再三還是沒敢犯眾怒.他要反攻中國肯定是不能只靠他一個人的,所以日本玩家的支持是他必不可少的東西,這次放棄了這個機會,他的反攻計劃最多也就是延遲一段時間,可要是因此徹底得罪了日本玩家站到了他們的對立面,那就是真的再沒有任何機會了.所以,八歧大蛇最終還是妥協了.

雖然八歧大蛇現在在日本的聲望幾乎是負的,但這家伙畢竟是日本玩家曾經仰仗過的大神,所以只要不是大是大非的情況下松本正賀也不好太過逼迫八歧大蛇.既然現在他已經做出了妥協,松本正賀自然是沒必要再和他硬頂,而是客氣的說道:"感謝您的理解,我們日本玩家都會記住您的付出的."

對于松本正賀的話八歧大蛇只是點了點頭,並未和他多說什麼,轉身就直接離開了現場.以他的脾氣現在能克制住自己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要他再去和松本正賀他們假客套那是絕對沒可能的事情.

八歧大蛇這麼一走,鬼手信長就成了沒娘的孩子,看了下周圍人員不善的眼神,趕緊也呼喊著八歧大蛇的名字追了出去.這次的事情他算是徹底站錯了隊,而且中途連續性的失誤,連我們這些敵人都覺得他今天出門肯定是沒看黃曆,整個一無敵倒黴蛋啊,啥倒黴事都能讓他碰上.尤其是最後砍了松本正賀的那一刀,那簡直就是終身汙點啊!要是可以重來一次,我估計鬼手信長肯定是甯可自己挨一刀也不會去砍松本正賀的.可惜,《零》是個網絡游戲,沒有讀檔這一說.再說游戲能倒回去,玩家們的記憶可是抹不掉了,這個汙點鬼手信長算是徹底洗不掉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二百九十八章 局勢穩定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章 反常的小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