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游戲體育 從零開始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發現   
  
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五章 意外的發現

第三百一十五章意外的發現

"我靠,不是吧?要不要這麼變態啊?"

開拓者被擋住之後我就讓其爬到了一邊,而在開拓者讓開了前面的通道之後我就發現了他被卡住的原因.原來在我們的前面居然橫著一塊鋼板,看這塊鋼板的樣子,上面已經明顯被開拓者給撞得凹了一大片下去,但是鋼板畢竟還是鋼板,即便是被撞得凹了進去一大塊,但也沒有發生太明顯的松動跡象,而且感覺上這個鋼板後面應該並不是某種通道,而是岩石之類的東西.

我臨時召喚了辣椒出來讓她用精神感應測試了一下,結果得到的答案是她所能探測的二十米范圍內沒有空隙.根據辣椒的精神力場反饋回來的信息,在我們面前的這塊鋼板的厚度大約是五十公分,然後在這個鋼板的後面就是一層和城牆一樣的青條石,厚度大約是五米左右,再往後就是一層全新的混合土層,應該是夯土,而且里面加了某些東西,反正硬度很高.這個混合土層的厚度大約是十米,在往後還有一層五十厘米厚的鋼板,之後又是青磚,一直延伸到辣椒感應不到的范圍之外.

如此恐怖的底下防禦,即便是我在鋼板上開個洞,後面的通道估計開拓者也幫不上什麼忙了,而我並不想自己挖洞進去.想來想去地下的這條路貌似是沒法用了.

"真是麻煩的事情啊!"看著千米那的這個鋼板我無奈的開始思考別的方法進入這個城市內部.本來我以為追蹤到那個玩家的位置之後就算是差不多了,可是沒想到原本以為最難得追蹤部分完成的那麼輕松,而一直沒怎麼當回事的潛入部分卻是遇到了麻煩.

"遇到麻煩了?"凌忽然自己從空間中跳了出來,看著我站在那里看著鋼板牆發呆便出聲問了出來.

我點點頭指了下前面的鋼板."進不去了!"

"這是什麼鋼板?這麼厚?你都切不開?"

"切是能切開,只是後面是青條石,再往後是夯土,然後又是鋼板,估計里面都是一直這樣循環的.我切割鋼板是沒問題,可是照這個土層結構,剩下的路就只能我自己一個人挖洞前進了,這樣的話我不如想別的辦法了.有那個時間挖進去我不如直接硬闖來的快一點!"

"其實也不一定需要挖進去,可以選擇方案還有很多啊."

"我都想過了."我解釋道:"夜影的夢境穿梭雖然可以跳入城市內,但這里人員密度很大,不能保證不被人發現.傳送技能的問題更大,看不清坐標的情況下被卡在牆里都是正常的.陰影傳送和瞬間移動差不多,自後都是會被發現!"

"那要不然我們可以考慮一下別的方法,比如說偽裝潛入."

"沒用的.城門附近有大型的長效反隱形,反幻象結界,而且是二十四小時開啟,對方已經擺明了就是防衛森嚴,我們根本就進不去."

"那要是先制造混亂再使用夢境穿梭進行傳送呢?"凌建議道.

聽到這個方法我倒是稍微愣了一下,想了想發現確實是可行,雖然還是有被發現的可能性,但是至少安全了很多.不過對方的城市外面戒備這麼森嚴,內部的情況故意也不會好到哪去,所以……

"難道要暫時放棄?"我自言自語的感歎了一句,隨後便狠了狠心道:"那就按你的方法執行,被發現了大不了就直接強攻,被發現就被發現,打草驚蛇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總不能放著不管啊!"

凌點點頭道:"那我帶人去城市的另外一面去制造混亂,完成後我們直接進入訓練空間躲避,你從這邊進入."

"好的."

作為我的魔寵,凌帶著我的其他魔寵去執行佯攻任務非常的方便,因為她們不需要逃跑.他們只要發動攻擊,然後在目標達成後進入訓練空間就可以了.訓練空間雖然不能讓我直接將魔寵投送到很遠的地方,但魔寵們自己跑過去是沒問題的,而且雖然訓練空間不能直接在遠處展開讓魔寵過去,卻可以隨時在魔寵身邊展開讓他們回到訓練空間,而我又擁有在身邊附近打開訓練空間的能力,所以這就等于是說我的魔寵全都具有瞬間傳送回我的身邊的能力.這種能力比任何的逃跑技能都要強,所以凌他們完全不怕被敵人包圍,而且是鬧得越大越好.

和自己魔寵一起執行計劃,效率比和別人在一起要高多了.和你快我和凌就各自到達了城市的一端.因為凌擁有忠貞之心,可以代替我指揮魔寵並長開訓練空間和鳳龍空間,甚至是大地之門,所以實際上在我不在的時候凌完全可以代替我做出任何的事情來.

在我們兩邊都准備好之後凌那邊便首發動了攻擊.

既然是要吸引對方的注意力,那當然是東京越大越好了.所以一上來玫瑰就讓坦克在城市對面的一除森林之中展開進入了攻城模式,同時米拉,依佛里特以及碧姬絲都在附近待命.

隨著凌的一聲令下,坦克背上的魔晶大炮直接就是一發光彈飛了出去.這發經過長時間的充分聚能的魔晶炮彈威力已經相當的恐怖了,而且因為這些魔晶炮彈本身是會發光的,所以它剛一從森林之中升起來,立刻就吸引了對面守衛的注意.

"敵襲!"伴隨著一聲警報聲,兩個站在城門口的玩家迅速向著城市內部跑去,而跑的比較快的那個玩家則是在進入城門洞之後立刻繞道了門洞內部的一個開口位置將脖子上掛著的一根很大的鑰匙插入了牆壁上的一個金屬轉盤之中.此時另外一個玩家也已經到了他的身邊,兩個人一起抓住鑰匙柄部橫線展開的把手用力扭動這個轉盤,在成功讓其轉動了九十度之後,城門下方突然就震動了起來,然後就看到一道大約五米後得鋼板開始從地面下轟隆隆的升了起來.

在這道鋼板升出地面的同時,整個城市的外圍地面上突然就出現了一圈藍色的光膜,這層光膜從地面上出現,然後迅速上升,很快就在城市上空交彙變成了一個覆蓋整個城市的巨大藍色防護罩.

在這個防護罩完成的最後一秒,魔晶炮彈也正好命中這個東西.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整個防護罩都閃爍了一下,不過也僅僅是閃爍了一下而已.坦克畢竟只是我的一個魔寵,他發射的魔晶炮彈雖然威力很大,但畢竟不可能單靠一人之力就撼動那個城市級的防護罩了.

雖然沒有能夠對防護罩產生什麼威脅,但我們的目的反正也不是破壞這個東西,所以凌和坦克他們都沒有任何的擔心.事實上就在他們開炮之前我就已經進入到了隱形狀態潛伏到了那個反幻象,反隱形結界的邊緣,而就在炮擊發生的一瞬間,趁著所有人都慌亂的沖向城門內的瞬間我猛然越過了那道屏障.在穿越屏障的瞬間我的身影被迫顯示了出來,而且這個結界居然還帶檢測效果,它竟然在我穿過的時候發出了警報聲.只是還算我運氣不錯,這個東西的警報聲並不大,而此時正好那些守衛都在往城門內跑,加上對面的炮擊聲,剛好掩蓋了這個警報聲.好像除了我自己正好在結界旁邊聽到了這個勁爆之外,並未有人聽到任何的聲音.

就在成功通過那道結界之後我立刻又再次進入到了隱形模式,然後我迅速的向前跑去,並且盡量躲避著周圍幾乎可以說是密密麻麻的守衛以免碰到他們.當然,我的侵入計劃可不是這麼簡單的.

就在我發力向前沖擊的時候,在我的身後,玲玲站到了樹林的邊緣,然後發動了技能.一道直插天際的光之巨劍瞬間出現在了城市的外圍,然後就在那些玩家和NPC的驚呼聲中,那道光劍猛然斬下,然後撞在了防護罩上,立刻爆發出了炫目的強光和震耳欲聾的聲音.

借著這個強光和聲音的掩護,我迅速的穿過了城門口的這段路,然後朝著感應到的那個弓箭手的位置跑了過去.

其實城市內部比起城門那個地方要好走多了.守衛們只有在城門那個地方方位比較嚴密,城市里面的巡邏隊一來有時間間隔,二來複雜的地形也可以幫助我隱蔽,所以要在城市里面移動其實比想象中要稍微簡單一點.

為了盡可能的吸引那些人的注意,城市兩邊的攻擊並未停止,雖然總傷害輸出遠不止達到破壞防護罩的地步,但因為我的魔寵都是高級生物,戰斗力非常的強悍,所以他們每一次的攻擊都能讓那個防護罩出現劇烈反應.這一現象本身並不會產生什麼殺傷力,但它對玩家們的精神壓力卻是巨大的.很多這個行會的玩家和NPC都在那里驚訝的看著被打的時不時閃幾下的防護罩,擔心這個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突然爆掉.畢竟外面的攻擊殺傷力太高,有的時候防護罩甚至會向內凹陷下來一小塊,這絕對是即將破裂的前兆.當然,雖然這個破裂跡象很明顯,可因為實際上的攻擊傷害並不高,所以每次出現這個東西之後很快就會被防護罩內的能量修複,因此防護罩本身其實根本不會破掉,只是看起來挺危險而已.

外面的戰斗還在繼續,而我這邊則是已經進入到了城市中央的一座相對比較高大的建築之中.

之前我就說過,這個城市非常的小,它的內部只有很少量的建築,而且排列的非常緊密.城市里的街道和房屋一樣排列非常的規則,一共只有七橫六縱十三條街道.這些街道全部成十字交叉,形成了整個城市內部的道路網絡,而這個我進入的建築就在這個道路網絡包夾出來的其中一個小方塊區之中.

這個方塊區內的建築並不多,但和周圍的建築比起來,這里的建築都比較高大,而我進入的這個則是其中最大的一座建築.根據我的判斷,這里不是行會總部也是其他什麼重要機構,反正肯定很重要就是了.

在從房頂進入到這個建築的頂樓之後我就感覺那只幽靈蟲距離我的位置越來越近了,而且我還感應到,這里似乎出現了一些讓我感覺很熟悉的氣息,只是我一時之間想不起來這到底是什麼氣息了.

小心謹慎的順著樓梯從頂樓下到下面一層,然後發現那個目標人物比我所處的位置還要更低很多,可是按照這里的建築高度,他所在的位置應該已經位于地面以下了.也就是說這個地方八成是有地下結構的.不過想想也對.對方在城市下面修建了那麼誇張的地底防禦設施,沒道理不建設地下建築的啊.

"看起來這個地方的敵人還真是不少啊!"在越過了上面幾層之後,我已經到達了一樓大廳的上方,也就是二樓的位置.在這里我可以依靠魔力感應被動的接受周圍的感應波動,這樣就可以檢測出周圍的敵人大概位置以及個體強度了.當然,如果有很弱小的存在,或者是刻意隱藏了氣息的人存在,這種方式就沒法感應到對方.畢竟這是一種類似于被動聲納一樣的探測方式,對方不發出波動我就感應不到.

正當我在那里感應著下面的情況的時候,突然聽到背後走廊上的一間房間的房門傳來了轉動聲.我就好像觸電般得本能的向後一閃,然後靠在了另外一側的牆壁上.因為我現在在敵人的行會總部內部,加上我又是隱形狀態,所以反而不容易被敵人發現.畢竟這是對方的老巢,就好像人在自己家里的時候警惕性會下降一樣,對方也不大可能在自己的行戶總部之中還開著全部的偵查手段觀察周圍的情況,所以一般來說我的隱形效果在這里是擁有絕對的安全保證的.但是,既然有一般情況,那就意味著,也存在特殊情況,而我現在就是很不巧的正好碰上了一個特殊情況.

"那麼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了."大門打開之後並沒有人馬上出來,但是我聽到里面有聲音傳出來.剛才說話的這個人是一個韓國人,他說的是韓文,不過因為我開著翻譯器,所以可以聽得懂.

在這個人說完之後,另外一個聲音立刻跟著道:"嗯,暫時也只能這樣了.上次的原料因為被破壞,所以損失比較慘重.你們也知道,我們現在被壓制的很厲害,想要獲取原料也非常困難.你們那邊的份額我們只能說是盡量保證,要是實在不夠用,你們也不能怪我."這第二個說話的聲音用的是英文,發音很怪,可以知道對方不是原本使用英文作為母語的,不過雖然對方的發音很奇怪,我卻總感覺這個聲音好像在哪聽過.

大家都知道,我不是人類,而是龍族,作為擁有電子腦的超級生物,我的記憶力和人類有很大差別.所以,如果我感覺這個聲音聽過,那八成就是真的聽過,因為龍族是很少產生錯覺這種東西的.

"我們給了你那麼多的資金,難道你就給我們一個這樣的保證?"另外一個聲音此時也用英文說了一句話,但是這個人的聲音同樣是非常的奇怪,可以肯定他也不是用英文作為母語的.

之前那個韓國人再次說道:"現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各退一步吧.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都能盡力完成自己的事情,這樣對我們大家都好."

"你說的我都明白.你們放心,能達到要求我是肯定盡量滿足的.只是不行的話你們也別怪我,畢竟那個家伙實在是太煩人了!"這個聲音就是第二個說話的那人的聲音,第二次聽到我更確定自己聽過對方的聲音了.只是這家伙現在使用的是蹩腳的英語,所以聽起來很別扭,一時之間我也搞不清到底是誰的聲音.稍微想了想,我總覺得這個聲音的主人應該是很重要的,所以我第一時間開始在電子腦內對我經常聽到的那些人的聲音進行了音頻分析.

每個人說話的聲音都是獨特的,即便是說不熟悉的外語,你的發音習慣之類的東西都不會發生明顯改變,因此只要使用特殊編碼方式對聲音進行還原比對,就可以確認兩個聲音是不是一個人發出來的.當然,這種事情人腦做起來速度更快,但准確度偏低,而我的電子腦速度要慢一些,不過精確度更高.

就在我這邊比對聲音信號的時候,對面的大門之處正好傳來了腳步聲,而那里面的人此時也走出了大門.就在那個人走出大門的瞬間,我的聲音比對軟件也正好找到了對應的聲音.

比對結果顯示,剛才那個我覺得非常熟悉的聲音,其主人居然是——鬼手信長.

沒錯,就在聲音比對出來的瞬間,那邊的門內幾個人也正好走出來,而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分明就是那個該死的鬼手信長.

雖然在這種地方碰上鬼手信長非常的讓人驚訝,但是我的心髒卻是在下一秒進入了更加緊張的狀態,因為我發現那個走在最前面的鬼手信長此時正好轉向我這邊.本來我這邊就是通往一樓的樓梯所在方向,所以對方轉向這邊也不足為奇,但是我強悍的視力以及恐怖的觀察力讓我敏銳的捕捉到了鬼手信長的表情變化.他本來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表情還是比較正常的,但在轉向我這邊的時候,他的瞳孔卻瞬間開始聚焦,而且眼睛在睜大,表情也在急速變化中.

我只用了千分之一秒就確定自己被發現了.很明顯,鬼手信長開了反隱形.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還開著反隱形,但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既然已經暴露了,那就不能繼續躲藏了.我的選擇只有兩個.要麼轉身就跑,要麼馬上展開攻擊搶占先機.

我又不怕鬼手信長,跑是肯定不需要的,所以我選擇了第二個方案.鬼手信長那邊驚訝的表情都還沒有完全展開我就已經俯身沖了上來,鬼手信長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一轉身將身邊兩個人推進了房間,同時另外一只手也摸向了腰間的長刀.

叮……伴隨著一聲脆響,鬼手信長最後時刻拔出來的長刀被永琱@劍削斷,斷裂的那個刀頭翻著跟頭飛了出去,然後哆的一聲釘入了對面的牆壁之中.不過鬼手信長也算是個高手,雖然武器斷了,但是借助這一格擋的機會他還是將我的劍引偏了一點點,同時他也爆發出了全身的潛力,就勢向後一趟,然後雙腿一蹬我的肚子就想將我從他身上蹬飛出去.不過他太高估自己的反應速度,也低估我的應變能力了.

就在鬼手信長的雙腿跳起准備踹我肚子的時候,我直接一個側身從他身側閃了過去,而他此時卻是整個人橫著平躺在半空中還沒落地的狀態.我在經過他身邊的時候直接抬起胳膊用肘部照著他的面門就是一下.伴隨著轟的一聲,鬼手信長的腦袋直接向下嵌入了地板之中,雙腿高高翹起,整個人都差點翻個跟頭過來.

這一肘下去我自己都感覺胳膊肘上傳來了一陣劇烈的阻力,估計鬼手信長的鼻子肯定被砸沒了.當然,這是游戲,破相是不至于的.

一肘得手之後我迅速後退然後直接抬手一把扶住他的腳腕,同時膝蓋抬起,一個側踢飛出,但是就在命中鬼手信長的一瞬間背後卻是一陣颶風刮了過來.現在的情況是繼續攻擊鬼手信長就必然要承受背後的一擊,而躲避就意味著要放棄攻擊.

正常情況下以上兩個選擇就是大多數人能做出的僅有選擇了,但是我不是在正常情況下可以計算的人員,因為我是馴獸師.

咚.伴隨著一聲金鐵交擊之聲,晶晶的聖盾准確的擋下了我背後的一擊,而我則是動作不變,一腳將鬼手信長踹飛了出去.伴隨著轟的一聲巨響,鬼手信長整個人頭下腳上的倒飛了出去,先是撞穿了大門,然後飛入走廊,接著正好撞上一面窗子.玻璃當然擋不住他的身體,所以他直接就穿過窗子飛了出去.

樓下的那些這個行會的玩家本來就因為城市遭到攻擊而有些緊張,這個時候突然從總部大樓的二樓窗口飛出來一個人,這一下可是讓下面的人嚇了一跳.有反應快的立刻就開始呼喊著往樓梯跑,甚至有人直接用飛爪射上二樓的窗台開始往上爬了.

雖然外面亂成一片,但我此時卻是沒有任何的功夫管外面的情況的,因為房間里的另外幾個人居然出乎意料的強悍.而且,在這里我居然碰上了讓我意外的人物.

就在晶晶剛剛成功擋下那次攻擊之後我也轉身開始面對這邊,鬼手信長被我踹下樓,會不會跑回來還兩說,而且就算他要回來也不是立刻就能回來的,肯定是要耽誤點時間的.我本來就是計劃著利用這個時間差先擺平了房間里的其他人,但是讓我意外的是,這里的人員數量稍稍有點超標,而且人員素質也相當可怕.

原本我只聽到了三個聲音,而且沒有感應到任何的能量波動.很明顯這個房間是有特殊的結界用以防止外部人員探測這里的,所以我之前從門口走過去都沒發現這里面其實是有人的.而因為我在開門後只聽到三個聲音,所以我直接就估算了房間里的人員數量是六到九個,甚至只有三個人.畢竟正常來說,三個人聽起來都像是那種行會大佬,而這種人談話的話,身邊帶一兩個保鏢是很正常的.但是,因為他們談的都是秘密的事情,所以保鏢必然都是心腹,而心腹並不是那麼好找的,所以我估算這些人帶的人應該不多.再說這個房間能有多大?里面能有多少人?

本來我的計算都是按照常理來計算的,應該是非常准確的,但是現在看來常理有時候也是會出錯的.就比如現在.在轉身之後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推測簡直是錯的離譜了.

首先,這個房間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點大,而是非常的大,因為它是一個貫通的會議室.相信大家都去過飯店,在很多飯店中都有那種連成一排的包間,這些包間之間使用的都是活動門板隔離,當客人需要較大的空間時就可以將隔板收起來,這樣這一排房間就會連接成一個巨大的包廂,而如果需要分開用的時候只要把那些隔離板重新拉回去就行了.

眼前這個房間就是這樣的一個貫通的會議室,它的內部其實是一整個空間,而我剛剛走過的那條走廊上的十多個門,實際上全都是連接著這一個大會議廳,而不是十幾個門對應十幾個房間.

因為錯誤的估算了房間結構,所以我低估了房間里的人數.想想,這一整個樓層除了走廊和兩頭的樓梯間就只有一個房間,你說這個房間有多大?這兒大的房間里只有三個人?怎麼可能呢?所以,現在的實際情況是,房間內放著一張長條形的會議桌,而這桌子周圍坐了一圈起碼有三十個人,而這些人的身邊全都站著一到兩個跟班.也就是說,這個房間里實際上擁有的人數已經過百了.

本來只是一百來個人倒是沒啥問題,關鍵問題是,這里不但有一百多人,而且這些人身上的裝備就沒一個看起來是那種很低級的樣子.坐在那里的一幫人一看就是會長,也就是說這里有三十多個會長,而會長自身的戰斗力往往都是很厲害的,更要命的是這些人還都帶著保鏢.這些保鏢基本上都是他們行會里數一數二的高級打手,這些人的戰斗力是絕對不能按照外面那些土雞瓦狗來計算的.

當然,以我的實力,碰上一百多一二線的主力玩家我也不是全無勝算,而且這地方的這些人貌似也不像都是一二線主力的樣子.但是,在這里面我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身美麗的淡藍色裝甲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因為,那個人就是唯一有可能在單對單模式下和我抗衡的玩家——冰封女妖.

冰封女妖的實際戰斗力在戰力榜上並未排的太靠前,這個主要是因為她的實力偏科很厲害,但是,有一點是需要承認的.那就是,在冰封女妖最擅長的極地寒冷環境之下,她確實是有能力和我打成平手的.勝負僅僅要看運氣和臨場發揮,我自己都不敢說一定能贏她.當然,這地方是韓國,雖然也蠻冷的,但和極地還是差了很多.所以冰封女妖在這里是不能達到和我抗衡的標准的.但是,她的實力畢竟在那擺著,就算是現在不是她最強的環境之中,她也絕對有纏住我一段時間的能力,再加上外面的鬼手信長,還有剛剛偷襲我的那個家伙.這些人的戰斗力其實已經相當可怕了.

在我用了一秒時間觀察完房間里的情況之後,對方的後續攻擊就到了.這次出手的還是剛剛砍在晶晶盾牌上的那個家伙.這是個身高兩米以上,長得相當魁梧的金發白種人玩家.他的身上套著一套非常閃亮的銀白色裝甲,而且一看就知道那東西非常的沉重.甚至于他的每一個腳步都能讓我們腳下的樓板跟著一起震動起來,好像樓板隨時會被他給踩踏的感覺.

這家伙的自重決定了他的攻擊方式必然是偏向高攻擊低敏捷的狀態,因此在看到他再次一劍揮過來的時候,我立刻果斷的讓晶晶上去擋住了他的那一擊.別看晶晶細胳膊細腿的樣子似乎很柔弱,但天使的力量是不能用體型去衡量的,加上聖盾的特殊能力,這一劍依然和上次一樣被完全格擋.而晶晶在我的授意下並未就此罷手,在擋下那一劍之後她立刻用力向前一推迫使那家伙為了維持重心而向後退去,而晶晶就在這個時候猛地一側盾牌向旁邊扇開,我則是拿著永琱@蹲身從晶晶身邊閃了過去一下撞入那家伙懷中.

本來我是指望一下將那家伙撞的向後倒下的,然後用永皒氻M.但是,這個家伙的重量明顯有點超出標准.在沒有啟動沖撞技能以及沒有足夠的加速距離的前提下,我這一下居然只是讓他雙腳微微離地浮空了一小段,然後就再次砸落地面.他的自重和平衡性都超出了我的預計,以至于我後面的補刀也被迫放棄.當然,放棄這招的主要原因並不是他沒有倒下去,而是因為出了意外.

那家伙被撞飛起來之後重新落地的時候,地面居然沒能承受住他的體重,然後咔嚓一聲地上就多了個大洞,然後那家伙就到一樓了.

目標消失,我卻沒能閑下來,因為一個人影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在剛剛那個家伙遮擋我的視線之前我明明看到冰封女妖還坐在那邊的椅子上,但是等這家伙掉下去之後我卻發現冰封女妖已經到了我對面,而且一劍朝我刺了過來.

看到冰封女妖的攻擊,我迅速抽身後退,同時舉起永畬瞉.現在我面前就是那個大洞,向前進會受到大洞的干擾沒法完全發揮實力,所以我向後退了一步,一方面拉開距離爭取時間一邊把那個大坑的障礙留給冰封女妖去頭疼.

在我後退的同時,冰封女妖出人意料的並未繞開或者跳過來躲避那個洞,她居然好像沒看見一樣就這麼直接沖了上來.這個方法讓她的速度比我預計中的要快了很多,但是我並不擔心,因為前面有個大洞,她這樣跑過來只會被絆倒,但是,就在她一腳踩上那個大洞的瞬間,一道白色的光環瞬間從她的腳下爆開,然後那個洞口一瞬間就被一層厚厚的堅冰給封了起來.

前沖的冰封女妖正好一腳踩在冰層上,然後加速沖了上來,手里的水晶劍直接朝著我的咽喉直刺而來.我甚至已經感覺到了她劍刃上傳來的絲絲寒氣.

"爆震!"看到即將命中我的那只水晶劍,我沒有選擇躲避,而是突然抬腳向下用力一跺,伴隨著轟的一聲,整個這一層樓都晃動了一下,然後地面整個裂開,房間里的人就跟下餃子一樣噼里啪啦的全都掉到了下面一層去了.

突然失重讓冰封女妖的動作稍微亂了一下,但是她在空中也沒有失去平衡,劍尖依然鎖定在我的咽喉之上,只是我卻突然張開了翅膀猛的向前一扇,周圍的碎石斷木一瞬間全部向著冰封女妖飛了過去,她不得不收劍互助面門,而我也借助這一下身體拔高脫離了她的攻擊范圍.

我們的第一次交火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暫時停止了一下,但我卻知道,她不會這麼善罷甘休的.而我也沒打算就此放過他們.(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追蹤    下篇:第二十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挑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